banner
1 月 17, 2021
82 Views

「我當然要聽聽,不然會覺得很無聊的。」游傑曹說到。

Written by
banner

鳥常常的目光發著光。


半響后,游傑曹已後悔,聽著鳥常常如麻雀一般,嘰嘰喳喳個不停地話語,他覺得,頭皮似乎要炸了!

藍花花果然很慢,游傑曹簡直覺得,她是造人,而不是去洗澡!

夜色戚戚,游傑曹突然很羨慕鳥常常與藍花花,作惡可以一起做,吃飯可以一起吃,至少鳥常常可以等藍花花,他呢,他能等誰?

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很多人,很多女人。

藍花花終於換了衣裳,因為門外響起了腳步聲!

「我好了,我們可以去了。」藍花花從門口走了進來,她逼視著游傑曹,說到:「你如果能拿出解藥,那就好極了!」

「我並沒有下毒,為何要拿出解藥,何況,我為什麼要拿出解藥?」游傑曹看著藍花花。

「因為你自己,因為你的命,你如果不拿出解藥,我就殺了你!」藍花花果然換了一聲衣裳,她的牙潔白無瑕,人也很年輕,她看起來就好像一直蝴蝶一樣迷人。

「哦?是這樣嗎?」游傑曹看著她。

「我已請了我大哥?」藍花花逼視他,說到:「對付你,我和常常沒有把握,但是加上我大哥,把握就大得多了,簡直可以說是十拿九穩!」

「你大哥呢?」游傑曹看著藍花花。

「就在你身後!」藍花花看著他。

「哦?」游傑曹卻不轉頭看,說到:「好吧,既然要死,我就拉一個墊背,我是死也不會拿出解藥的。」

他瞧著藍花花,藍花花瞧著他:「你……」

游傑曹心中暗到:「要不現在戰鬥經驗多,早就被這女人騙了!」

之所以不看背後,是因為游傑曹感覺不到一絲殺氣,要殺人,當然是要有殺氣的。

藍花花嘆了口氣,說到:「不管你要看要摸,我現在都只能尤得你了,我已對付不了你了!」


「花花,你若想要對付一隻卑.鄙.無.恥的東西,你自己就要變得卑.鄙.無.恥,你顯然不會,所以,你怎麼是那隻東西的對手?」鳥常常看著她。

「我錯了,我不該的。」藍花花看著鳥常常。

游傑曹一摸腦袋。嘆了聲:「記性不好,我好想忘了,我並沒有下毒,我得快點走!」

話聲未消,游傑曹已是不見,藍花花怔了半響。眼淚撲簌簌而下,瞧著鳥常常,說到:「我們不該激他的,現在怎麼辦?」

「能怎麼辦,等死。」鳥常常看著她,說到:「至少有你陪著我。」

「可是,我並不能讓你死!」藍花花已怔原地,她的目光顯得茫然。

「那你還有什麼辦法?」鳥常常看著她,說到:「只可憐了阿傑。要少一個人替他上香了!」

「想叫他,並不難。」游傑曹神隱現出身來,說到:「我突然很像聽貓叫。」

他立刻就聽到了貓叫,藍花花不停地叫。

鳥常常看著游傑曹,說到:「你真該殺了我!」

「不行,你還得帶我去不動山峰。」游傑曹看著他。

藍花花與鳥常常在前面走著,游傑曹在後面跟著,他覺得。這個光頭和這個女人,實在好玩!

天幕泛白的時候。他們就在一個地方停了下來。

游傑曹望著面前的建築,似乎有些不信這會是一簇建築!

這簇建築,就好似蜂巢一般,懸在半空,看起來就好似一座山峰一般!

鳥常常看著游傑曹,說到:「我們能做的。也只有帶你到這裡的,至於上去,你得自己想辦法!」

「難道不能直接上去?」游傑曹看著他。

藍花花皺了皺鼻子,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碎石,說到:「不動山峰有三.級防禦大陣。只一級大陣,就很少人能打破!」

說著,藍花花的碎石已如飛彈般透支了出去,啵的一聲,果然碰到了一層透明罩子!只聽嘰的一聲,碎石已變得齏粉!

「那總有人要上去的,他們是怎麼上去的?」游傑曹看著他們。

「上去當然要請柬!」藍花花說:「不過請柬只發給十個人!」

「十個人?」游傑曹看著他們。

「這十個人,其中八個,誰也不知道是誰,但是有兩個是確定的。」藍花花說到。

「兩把劍?」游傑曹看著他們。

「當然,其他八人雖不知是誰,但是卻可以確定,一定是大家族的。」鳥常常說。

「萬通老闆一定是一個。」游傑曹看著他們。

「你知道萬通老闆?」藍花花瞧著他,說到:「萬通老闆有請柬的概率很大。」

「其他的七個人,你們一定能推測出一兩個的?」游傑曹看著他們。

「你也太看得起我們了!」鳥常常說到。

「算了,我本來想聽你們胡說胡說,就給你解藥的,沒想到,你竟然連胡說,都懶得胡說,我的解藥,自然也是懶得給了!」游傑曹瞧著鳥常常。

鳥常常未急,藍花花卻急了,嘴中似乎在啐罵什麼,長長出了口氣,終於說到:「我們雖然不知道,但是我們知道,有一個絕對知道!」

「誰?」游傑曹問到。

「老酒鬼。」鳥常常說到。

老酒鬼正在喝酒,喝得當然是最烈的酒,酒吧中,每個人都避開了他,因為他身上除了酒氣,還有隻有酒氣。

他的鼻子通紅,臉色通紅,臉色都是通紅的,瞧著三個走來的人,他笑了笑,目光凝視著鮮衣的女人,說到:「我已經很久沒看過你這麼漂亮的女人了!」

「我也很久沒見過,你這麼醉的酒鬼了!」藍花花瞧著老酒鬼。

「看來你們似乎有些困難?」老酒鬼說到。

「當然,我現在簡直困難死了!」鳥常常看著老酒鬼。

「那喝一杯如何?」老酒鬼看著鳥常常。

「好!」鳥常常拿起了老酒鬼的酒杯,一口喝下了杯中的酒!說到:「好酒!」

老酒鬼看著他,說到:「看來你們的困難真不小!」

「小」字出口,游傑曹陡然感覺一股殺氣,老酒鬼已閃電出手,他的背上腳上,突然生出一隻只手,一隻只手就抓向游傑曹。

游傑曹感覺到了殺氣的時候,他的身形已在暴退。老酒鬼似乎有些吃驚,那些手,似乎已抓不住游傑曹,但是,這些手突然如橡皮一般,炮彈一樣。抓住了游傑曹。

酒吧中的人群已是四散,無論誰看到一個人的背上,突然生出這麼多雙手,一定會驚怕的!

藍花花看著已被一隻只手抓住的游傑曹,說到:「這位就是我的大哥,我說過的,加上我大哥,我就足以對付了!」

游傑曹嘆了口氣,說到:「你實在很厲害。但是他的毒……」

「他並沒有中毒,因為他喝下那杯酒,並沒有急著去拉屎。」藍花花瞧著他,說到:「你一定不知道我大哥的能力,所以,你才這麼大意,這回,我一定要教你做人。一個孩子,怎麼能騙人呢?」

藍花花的手中已取出了兵刃。老酒鬼瞧著游傑曹,說到:「你如果想要掙脫我的禁錮,是絕不可能的,除非……」

老酒鬼並沒有說下去,他的眼珠似乎要掉到了地上,瞧著游傑曹手中的血泣。喃喃道:「靈器……」

看著散落一地的手,游傑曹嘆了口氣,說到:「被這麼多雙手抓著,實在不好玩,我一覺得不好玩。就像看人的頭!」

游傑曹看著藍花花,藍花花顯得很害怕,鳥常常卻一把護到藍花花面前,說到:「要砍先砍我的。」

藍花花一把推開了他,朝著游傑曹喊到:「你難道不想上不動山峰了?」

老酒鬼垂著,他的能力,太被靈器克制,他知道,對方一有靈器,在對方面前,他就好像一個小孩子一般,簡直弱得不行!所以,他並沒有繼續攻擊,他只是嘆氣,除了嘆氣,還是嘆氣!

游傑曹看向藍花花,說到:「你有大哥,說不定就有二哥,我怎麼能相信你?」

「你……」藍花花瞧著游傑曹,並沒有繼續說下去。


鳥常常瞪著游傑曹,說到:「我可以保證,她絕不會騙你。」

「你拿什麼保證?」游傑曹看著他。

「我沒什麼可以保證的,我只知道,如果你晚上前,不過請柬,只怕就進不去了!」鳥常常說:「我其實一點也不急,我更不怕死,因為我活得已不算短!」

「好吧,你的無.恥我服了,你說說吧。」游傑曹看著鳥常常。

鳥常常看向游傑曹,說到:「我發現,和你這樣子的人做朋友,絕對不會不好玩。」

「你果然少殺幾個人,我或許會和你做朋友!」游傑曹看著他。

「好,一言為定,從今天開始,我與花花,絕對不會在殺一個人!」鳥常常眼中露出狡黠的光,說到:「我們會盡量少害人的。」

「我耐心也快沒有了,我知道,我一出手,你們或許能逃掉兩個,但是絕對會死一個。」游傑曹看著藍花花。

他知道,女人換衣服沉得住氣,這種時候,是最沉不住氣的。

「我們有一個對頭。」藍花花說:「我知道,他一定能拿到請柬,所以,你只要殺了他,就……」

「就能拿到請柬,你又可以除去一個對頭?」游傑曹眯起眼睛看著她。

藍花花捂住了衣裳,他討厭游傑曹這樣子的目光。

老酒鬼剛才一言不發,現在終於說到:「我知道,你絕不會殺他們,你也不要玩了,因為我知道,一時半刻,你絕殺不掉他,或許你根本不能殺他。」

老酒鬼看著游傑曹。

游傑曹皺起了眉頭,問到:「那個人難道該殺?」

「當然,萬人屠,你聽過沒有?」老酒鬼看著他,說到:「他每一次出現,至少有一萬個人要死!」


「一萬個人?」游傑曹驚訝地看著老酒鬼,說到:「他難道殺得過來?」

「殺得過來。」老酒鬼看著他,說到:「你若看過他出手,絕不會這樣說。」

游傑曹很難想象,一個動不動殺一萬人的人,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

「他很強?」游傑曹看著他。

「他不強,可是他懂得殺人,他認為殺人是一種藝術!」老酒鬼看著他,他出現在一個地方,若不殺夠一萬人,絕不會停手,殺夠一萬,他絕不會再殺一個!」


「你知道他在哪?」游傑曹看著老酒鬼,他並沒有問,為何這樣子一個殺人狂魔,會得到請柬。

「我當然知道。」老酒鬼看著游傑曹。

「你一定會帶我去?」游傑曹看著他。

「我當然會帶你去,因為我一定要看到,他殺死你,因為我非常討厭你。」老酒鬼看著他,說到:「打擾了我酒興,還不道歉的人,我十分討厭!不止我,只要是一個酒鬼,都會覺得討厭!」

「那真對不住。」游傑曹看著他,說到:「你有你討厭的人,我當然也有討厭的人,對付我討厭的人,我通常都會砍下他的頭,然後坐在上面!」

「他討厭的人?」老酒鬼看著他。

「我討厭破壞我心情的人。」游傑曹看著老酒鬼,老酒鬼卻哈哈大笑,說到:「對不住,實在對不住,怕壞了你的心情。」

游傑曹覺得,老酒鬼似乎也有點意思。

「我還真想和你做朋友,不過沒人會喜歡酒鬼的,我知道,所以,只好讓他們帶你去!」老酒鬼看著藍花花,說到:「大哥沒幫到你,實在……」

「沒什麼,技不如人,他要幹什麼,我們都阻止不了。」藍花花瞪了游傑曹一眼,說到:「看什麼看,要不要老娘脫下衣服,給你看夠?」

游傑曹摸著鼻子,他實在很怕這種女人。

藍花花似乎有些得意,她瞧著老酒鬼,說到:「大哥,萬人屠在哪?」

「北通莊園附近。」老酒鬼的臉色已顯得不自然,說到:「北通莊園中的人,已全死光,全庄整整七百多人。」

「難道他就住在北通莊園?」藍花花看著老酒鬼。

「萬人屠每次出現,總會製造一個根據地,這個根據地,當然是最好最奢華的地方,不動山峰離哪裡又遠,所以,萬人屠就從那裡動手!」

「離得遠?」鳥常常看著老酒鬼。

老酒鬼瞧了他一眼,說到:「我不知道小妹怎麼會喜歡,你這麼一個沒腦子的傢伙,他既是客人,怎麼會在主人的地盤上惹事?」(未完待續。。)

… 北通莊園就在面前,遠遠就游傑曹就聞到濃烈的血腥味道,聞到這股味道的時候,他就看到了各種各種的人。

看著這些人的時候,游傑曹就感覺,自己的胃在抽搐。

他從沒有見過這麼多死人!而且每個死的死法似乎都不一樣,只要你能想到的的死狀,這裡都能看到!

藍花花已在嘔吐,她覺得,自己與萬人屠比起來,實在就好像一個玩泥巴的孩子。鳥常常的手似乎在發抖!

望著燈火通明的莊園,他的瞳孔已是收縮。

游傑曹忍著不適,進入了莊園,他又看到了各式各樣的死人,各種各樣的死法,唯一相同的,只怕是他們的死狀都很慘!除了慘,還是慘!

他感覺自己好像走入了屠宰間,屠宰間有的味道,這裡都有,屠宰間沒有的味道,這裡還有!

沒有人能想象,濃烈的血腥中,竟然會帶著一種奇異的香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