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76 Views

手機震動一次,他心碎一次……

Written by
banner

他小小年紀戀個愛,為什麼要遇到這麼大的挫折??!

情敵的對手,卻還是自己爸爸!

權清辰感覺,自己已經無法再直視爸爸在他面前把玩手機了。

翻了個身,就把臉朝向窗外……

索性眼不見為凈!

可看著窗外的天空……

憂鬱的心爆發。


哎……

此刻,他感覺自己的心就像外面的夜空,那樣暗,那樣冷,那樣靜……

0000000000000000

喬璇收到那條簡訊后。

視線久久都停留在簡訊上的字眼……

『小璇,我不喜歡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那個孩子真的不喜歡她和權默廷在一起嗎??

可是之前在醫院的時候,她明明看著自家寶貝而自己似乎很喜歡權默廷的樣子!

還坐在權默廷腿上,兩人一起看著書本。

小傢伙最後還替那男人剝了葡萄皮,把葡萄送到權默廷嘴前喂他吃呢……

怎麼就不喜歡了??

難道是這孩子回去靜靜,覺得還是更喜歡權君城……?

不過也是……

說到底,權君城也撫養了那孩子這麼多年了,父子倆多多少少還是有感情在的。

別說拿這份父愛和權默廷比。

就連喬璇自己和權君城比……

都沒底氣!

越這麼想,喬璇對於自己和權默廷複合的事都開始變得猶豫了……

如果哪天她和權默廷結婚的,而且自己一心又要孩子,清辰是肯定要和自己還有權默廷生活在一起的!

可現在,又橫出一腳說不喜歡權默廷??

那樣自己寶貝兒子就更不會和他們一起生活了!

喬璇這麼想著。

又發了一條簡訊問:那清辰喜歡姐姐和誰在一起??

……

沒過三秒鐘。

拿在手裡始終沒放心的手機就響了——

打開簡訊時。

上面是用著理所當然的口氣,回復:當然是我爸爸呀~!

喬璇即便隔著屏幕沒看到臉。

此刻都能想象出那個孩子是多麼天真,又渴望著自己和權君城在一起……

難道這就是親生的關係么?

正因為有血緣關係,所以讓這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都希望自己能和權君城在一起??

越這麼想著,喬璇就越苦惱!

難道她真的要為了這個孩子,來貢獻出自己的第二段婚姻嗎??!

並且……

結婚對象還是她的前夫!!?

這都已經結過一次婚了,難不成還要結第二次??

而且還不知道那第二段婚姻,是福是禍??

喬璇自己心裡也清楚。

他和那個男人之間根本是沒有丁點感情!


五年前是,五年後也是。

倘若真能長久,五年前,那個男人也不會提出離婚……

所以如果再結第二次婚的話,只怕到頭來承受的更苦!

沒有愛的婚姻,到最後無非是家破分離,若她能忍得起,那最壞的結果也就成了那男人外面紅旗飄飄了!

……

喬璇這次又是隔了好久。

想了很久,才狠下心,拿自己的婚姻去換孩子!

回去一條簡訊。

問:那如果姐姐和你爸爸在一起,清辰會不會快樂??

那頭的『孩子』似乎和自己一樣。

也一直拿著手機看著,很快就回了過來。

內容:那當ran了,爸爸要求很高!小xuan你要讓爸爸開心!爸爸才會qu你的!!

『讓爸爸開心』??

要她伺候那男人??

並且還得伺候到位了,滿身求嫁的樣子,那男人才能娶自己??

若不是因為這條簡訊是自己『寶貝兒子』發的,否則喬璇早就還擊了!

—題外話—明天大更~~ 就算她對付歸一宗的方法陰損了點。

可這歸一宗也確實欺人太甚,他都要忍不下去了。

……

啪啪啪——!

二十幾個不著寸縷的歸一宗男修被丟在逍遙門門外。

落雨拍了拍手,居高臨下道:「今日的事你們記住了,若是誰有膽子去歸一宗告狀,或者哪一日,我逍遙門被凶獸或流寇襲擊,嘿嘿嘿,我保證,不需要三日,你們那風騷的肖像畫,就會傳遍整個青天界。」

「有膽子,你們可以試試看哦!」

歸一宗的男修一個個用手遮著身上的重點部位,羞憤難當地大喊,「你們太過分了,快把那幾張畫給我們!」

「噫~~,你當我傻啊!把畫還給你們!」落雨做了個鬼臉。

「那至少,至少把我們的衣服還給我們。這樣讓我們怎麼回去啊!」

雲若寒一想也是,正要把他們的衣服拿出來。

誰知還沒遞出,就被冷羽沫一把攔住。


「呸,砸壞了我逍遙門的牌匾,還想要衣服,做夢呢!」冷羽沫嗤笑一聲,扔了一條破被單給他們,「喏,你們就用這個裹著下山吧!」

「混蛋,這被單這麼短,怎麼夠我們這麼多人裹?」

冷羽沫:「呵呵,不要被單啊!那就還給我,你們就這麼裸著下山吧!」

歸一宗的弟子們被嚇到了,再不敢多說什麼,一個個揪扯著被單,只求能拿到一塊布,遮住自己的重點部位。

至於昏迷的徐長老,已經沒人去管他了。

就那麼狗吃屎的趴在地上,圓潤的屁股還翹得高高的。

逍遙門眾人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就算是最沉穩的雲若寒也忍俊不禁。

雖然今日做的事好像不地道,可怎麼就那麼爽快呢!

感覺幾年的鬱氣,都在這一刻出完了。

「你們在做什麼?」

就在眾人笑得前仰後合之際,突然耳邊齊齊傳來一個磁性好聽的男聲。

明明那聲音宛如玉石,朗朗無濁,扣人心魂。

可聽在逍遙門眾人耳中,卻讓他們激靈靈打了個寒戰。

就連那最無法無天的冷羽沫,也感覺背脊發涼,一滴冷汗從她的額頭滑落。

隨即,一個尖細猥瑣的聲音,呼嘯著傳入他們耳膜。

「哇哈哈哈,你們在玩什麼,好像很有趣的樣子。」

「這麼有趣的事兒,怎麼能少了本大爺呢!」

砰一聲響。

就見一隻細長身形的奇怪靈獸,剛好落在徐青光溜溜的屁股蛋上。


站穩后,它還來回踩了踩,隨後猛然尖叫一聲,嫌棄地蹦到一旁。


「我去,看到白花花的肉體,本大爺還以為是美女呢!沒想到竟然全都是糙漢子,糙漢子的果體誰要看啊!你們是變態嗎?!」

「主人,罰他們,快狠狠地罰他們!!」

……

因為大師兄他們堅決不允許慕顏旁觀三師兄畫「果體肖像」,慕顏只得悻悻地跑回屋繼續畫符。

其實慕顏挺不忿的。

明明同樣是女子,為什麼四師姐能現場觀摩,她卻要被趕回來。

她是不是要跟大師兄他們談談,像這種「群體赤果肖像」,她早就畫過不知道多少了。 要她伺候那男人??

並且還得伺候到位了,滿身求嫁的樣子,那男人才能娶自己??

若不是因為這條簡訊是自己『寶貝兒子』發的,否則喬璇早就還擊了!

家裡。

喬璇對著手機發了半天愣,最後還是舒晴拿了她的手機,才回了神魍。

「那當……ran了??」

舒晴念著簡訊上的內容:「爸爸要求很高!小xuan你要讓爸爸開心!爸爸才會qu你的!!」

「什麼情況??小璇,你要嫁給你前夫啊!?檎」

從她回到家到現在,就一直看見喬璇拿著手機一動不動,就跟一座雕塑似的。

面上卻是一臉煩惱的很。

身為朋友的她,自然得在這個節骨眼上拔刀相助!

「沒有!誰要嫁給那男人……」

喬璇把手機奪回,鬱鬱寡歡著:「是『清辰』說的,如果我和他爸爸在一起,他會快樂的……」

「而且……現在清辰在那個男人手裡,他想什麼時候帶我兒子走,就什麼時候帶走!他想不讓我兒子和我見面,我就沒法和我兒子見面!」

「但如果我和那男人結婚的話……說不定這樣我能每天都見到清辰呢??!」

以喬璇看來……

眼下,只有這招是最便捷的方法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