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28 Views

孟婆在一旁邊聽邊皺眉:“羅漢,我想你和秦晴之間,應該是有什麼誤會。秦晴爲了你,付出了很多。”

Written by
banner

我不知道孟婆是跟秦晴一夥的,還是說她只看到了表面,沒有清楚的認識到秦晴的爲人。我也懶得再爭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一直沉默不語。

秦晴冷哼了一聲:“行了,孟婆婆,你不用再跟他說那麼多。他就是小心眼,覺得上次我沒能救他,算我倒黴,這次把他送到孟老那裏之後,我立即回到孟婆莊,跟在你邊。以後誰管他誰管!”

我真佩服她把話說的那麼冠冕堂皇,是她一臉冷漠的把我丟在那裏,到她口中,卻成了我小心眼,對這些斤斤計較。

孟婆看到我倆這狀態,很無奈的搖搖頭,擺了擺手道:“行了,你們都先下去歇着吧。等羅漢的體完全恢復,我就派人送你們去那條裂縫處。”

我直接拜別了孟婆,向自己的房間走去。沒想到半路遇到了李雨露,她一眼就看出我的心不好,又帶着我在孟婆莊轉悠了一圈。

孟婆莊幾乎容納了人生百態,逗留在這裏的鬼魂,少說也有幾十萬,這哪裏是一個村莊,簡直就是個城市。整個孟婆莊除了孟婆的府邸之外,別的地方都擁擠不堪,也難怪李雨露她們會勸那些鬼魂趕緊去地府投胎。

我見到了李雨露口中別的姐妹,她們也都是統一的穿着一白色的衣服,每一個都很漂亮,笑容也很甜,跟那些鬼魂聊天的時候,不知不覺的就勸說他們離開孟婆莊,前往地府。

“這些鬼魂都是對陽間的生活念念不忘,不願意去投胎。但大部分的鬼魂都沒什麼耐心,在這裏等待一段時間之後,自動解開了心結,主動去地府。當然也有些,說是要等着自己的親人或者人,卻大都是失望的結局。”李雨露說起這些的時候,神有些哀傷。

我關切的問道:“你怎麼了?是不是想起了什麼傷心事?”

李雨露很勉強的擠出一個笑容:“能有什麼傷心事,以前的事我全部都記不起來了。這是好事,比那些固執保留着記憶的人強,他們最終等來的,不過是物是人非。他們死了,但是別人的生活還要繼續,時間會沖淡一切。”

聽了她的話,我心中莫名的傷感,是啊,時間會沖淡一切。或許我死了之後,很快也會被遺忘,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絕對不可能一直是他們的生活重心。

也不知道父母和蘇陽他們怎麼樣了,有寂寞代替我留在他們邊,應該也是很不錯的。至少寂寞比我會爲人處世,有他在,我的存在也確實沒有太大的意義。

“行了,咱們先不說這個,我帶你去奈何橋上走走吧。橋頭有三生石,還有望鄉臺,你可以在望鄉臺上看到你的家鄉和親人喔。至於三生石,我好像喝過了孟婆湯,根本看不到我的前世今生,你可以上去試試!”李雨露很興奮的說道。

我被她說的動了心,之前寂然那傢伙說我沒有前世,我倒要去三生石上看看,是不是這麼回事。而且,我也很想通過望鄉臺,看看我爸媽的況,看寂寞到底有沒有信守承諾。

冥川的水流很急,翻滾着黑色的浪花,像是一鍋煮沸的黑色液體。奈何橋則是一條拱形石橋,看起來很普通,但即將踏上去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橋面好像變寬了許多倍。

“看,橋上在等着通過奈何橋的鬼魂喝孟婆湯的,也是我們的姐妹。那邊就是三生石,還有望鄉臺!”李雨露很開心的解釋道。

我順着她指的方向看過去,兩個穿着白衣的美女正守在一口大鍋前,一羣鬼魂正排着隊喝孟婆湯。但我在那隊伍中現了一個熟悉的影,是我的兄弟劉!?…?? 第3963章

然後找了一個安全的地方休息,在洞府裡面休息可是不安全的,畢竟萬一有人進來洞府,發現他們在裡面,註定會被奪寶的!

幾個人休息結束,就繼續趕路,墨九狸不斷的在跟三界聯繫,而三界此時也是為了尋找墨九狸,跟兩個人奇葩組隊了!

原來三界進入漩渦后,就掉在了一個大坑裡面,而且還被摔暈了過去,等到醒來后,三界也是十分的無語!

三界從坑內出來,就直接召喚附近的怨靈,了解到這裡叫做麒麟秘境,也了解到麒麟秘境內入口在東域,而進來這裡的人,都是為了尋找極品神石的!

所以,三界帶著二十多隻怨靈,在裡面尋找墨九狸的下落,還直接吩咐其餘的怨靈,去秘境各處幫自己找一個和尚!

可是三界走了幾天,沒遇到寶貝也沒找到墨九狸!

在上界晚上休息的時候,遇到兩個胖子,稍微瘦一點的哪個差不多兩百多斤,另外一個應該能有兩百五十多斤!

兩個人是夜晚趕路的聲音,直接把在樹上休息的三界給吵醒了的!

三界從樹上落下,看到兩人的時候,也是一愣,對方也被忽然出現的三界嚇了一跳!

最後,三界就跟兩個胖子組隊了!

原因是這兩個胖子被三界嚇了一跳后,不僅沒有生氣,還要拜三界為師,三界拒絕後打算離開的時候,兩個人竟然說出三界的身份,還說出三界周圍有很多怨靈!

這讓三界有些好奇,詢問后才知道兩個胖子能夠看到怨靈和鬼魂,算是對方的天賦吧,兩個人是親兄弟大胖子是哥哥叫黃文,另外一個胖子是弟弟叫黃武!

黃文和黃武是孤兒,從小兄弟兩人就提醒偏胖,而且還能夠看到鬼魂,所以也沒什麼朋友,兄弟兩人從小相依為命,一直到現在!

三界還發現,別看黃文和黃武長的胖,但是身體非常的靈活,也不會走起來喘氣不已,如今兩人的實力都是神王高級,這比一般人的實力都強,只是因為外形,經常被嫌棄嘲笑罷了!

而他們發現三界是怨靈后,就覺得三界很厲害,因為他們第一次看到跟人一樣的怨靈,主要是三界是第一個見到他們,卻沒有嘲笑他們的人,所以兩兄弟就想拜三界為師!

一路上三界因為黃文兄弟,倒是不寂寞了,兩兄弟見識不少,又十分的擅談,因此三界才願意跟他們組隊!

讓三界一路上很歡樂,唯一的遺憾就是,怨靈們始終沒有找到墨九狸的下落!

因為三界的加入,黃文兄弟兩人覺得打架都有勁了,一路上都沒遇到什麼對手!

不過,此刻三界和黃家兄弟幾人卻被包圍了,而包圍他們三人的是一個足有百人的隊伍!

事情還要從昨晚說起,三界和黃家兄弟三人本來是想找個地方休息的,結果就遇到了一個洞府,於是三人直接進入洞府內,就在三個人進去后,洞口就被人包圍了! 劉超還是以前那德行,見到美女就走不動道,一臉小兒麻痹的症狀,盯着那兩個發孟婆湯的美女直流口水。

我對他深表同情,一直到死,也還是個純潔的小處男。他倒是很想擺脫這個身份,但根本沒有女人願意跟他不純潔。

“你喝不喝孟婆湯?”那兩個美女修養倒挺好,也沒跟劉超計較,笑着端起一碗孟婆湯。

劉超的腦袋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笑嘻嘻的說道:“喝,怎麼能不喝,美女就算是給我端毒藥我也喝,這是我的榮幸。”

丫的還是一張嘴喜歡臭貧,他比我能說會道的多,也很能逗女孩子開心。只可惜這是個看臉的世界,就算他口才再好,女顧客們也都不遺餘力的投訴。最後連一直鼓勵我們鍛鍊口才的店長都看不下去,勒令他少說話。

他以前最愛跟我探討的問題就是:“漢子,不是說女人都喜歡壞男人麼?你看我痞痞的壞笑再加上甜言蜜語,怎麼就勾搭不到美女呢?”

每到這時候我都會很有良心的告訴他,很多女人是喜歡那些痞裏痞氣又油腔滑調的壞男人,但不是長壞了的男人。很多男人眼中的人渣和花心男,明明很噁心,卻總能泡到美女,原因只有一條,他們帥。

但我的打擊絲毫滅不了他的囂張氣焰,只要一閒下來,還是認真的跟我討論。再見到他,我又想起了以前跟他在一起廝混的日子,心裏的愧疚感更深。

眼看着劉超就要把那一大碗看起來很噁心的孟婆湯灌下去,我一個健步衝上去拍掉了他手中的碗。

做完這一切,我明顯感受到自己成了現場的焦點。那些鬼魂還好,只是有些詫異。但發放孟婆湯的兩個美女和那些鬼卒,都面色不善的盯着我,只要我再有動作,很可能就會被當場誅殺。

還好有李雨露跟着,她趕緊衝上來解釋了一番,爲我求情。鬼卒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把我和劉超趕到一邊。

“哎呀媽啊……能見到你太好了,漢子,你是不是一直在奈何橋上等着我?嗚嗚……這纔是真愛啊,我想清楚了,我不歧視你,你對我那麼真心,我就試着接受你好了。”劉超緊緊的抱着我,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

我頓時滿頭黑線,一把推開他:“混蛋,你瞎咧咧什麼呢?”

說完我又衝他使了個眼色,李雨露還在一旁看着,我總不能讓她誤會。我可是正兒八經的直男,真不知道劉超這廝腦子裏整天都想些什麼,難道是一直找不到女人,心理開始扭曲?

沒想到劉超看到我身邊的李雨露之後,哭的更加悲痛:“好啊,漢子,我算是看透你了。我還以爲你對我是真心的,沒想到你竟然又勾搭了一個!”

我特麼是真的想一巴掌拍死他,我分明看到了李雨露臉上的驚詫,也不知道這會不會給心思單純的她造成什麼心理陰影。

我乾淨利落的在劉超腦門上拍了兩巴掌,他才安靜下來,哽咽着跟我講了他這段時間的經歷。

我本來以爲他會一直留在陰間理髮店裏,就算能下來,不是在鬼道里苦苦掙扎,就是被扔進孤魂野鬼的放逐之地,沒想到他竟然也能來到地府。

原來他在陰間理髮店待了一段時間之後,直接被鬼差帶到了這裏,他的陽壽本身就很短暫,到了該下地府的時間。

“我剛剛從那個什麼三生石上看見了,我前世爲富不仁,妻妾成羣,活的還挺長。所以這輩子我註定短命,命中也註定沒女人,就算不被那個傢伙殺死,也活不了幾天,你不要有什麼愧疚。”劉超擠出笑容安慰我。

我深深的嘆了口氣,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卻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這一路上,沒少吃苦吧。”

說到這裏,他又精神了起來,跟我講了一大堆,什麼在陰間理髮店看到各種厲鬼了,什麼在鬼道差點遭遇襲擊了,快到奈何橋的時候,孤魂野鬼被扔進放逐之地,他也差點被拽進去了。

或許是因爲看過了自己的前世今生,他變的豁達了不少,每次我嘆息的時候,反而是他在安慰我。

“對了,我告訴你一個重大發現。那個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的傢伙,每次選擇的下手對象,壽命都剩餘不多,最多也就是讓別人提前一兩年死而已。他和葉老頭,都很厲害,跟鬼差什麼的有交情,所以這些事鬼差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羅漢神神祕祕的跟我說道。

我渾身一震,那傢伙還真是心思縝密,他每次害人都沒留下證據,陽間的警察根本拿他沒辦法。連陰間的鬼差,也跟他有交情,他根本毫無顧忌。

真不知道他是心理變態,單純爲了殺人取樂,還是真的有什麼預謀。因爲他就算害了人,也並不是讓別人魂飛魄散或者抽走全部的靈魂,只是取走一部分的魂魄,這讓人不得不有所懷疑。

我想了一下,問道:“劉超,既然你都下來了,那其他那些被害的人呢?他們都是什麼情況?”

“這就難說了,我的靈魂還完好無損,他沒有抽取我的魂魄。那些靈魂完好無損的,都下了地府。至於被抽走部分靈魂的,好像沒法投胎,處境都不怎麼樣,就算下了地府也只能一直留在那受苦。”劉超嘆息道。

又跟劉超聊了幾句之後,並沒有獲得什麼有價值的線索,我本來想讓他留在孟婆莊,等我回到陽間滅了理髮店那傢伙,再讓他安心投胎。

但是他爽朗的笑了笑,知道了前世今生他放下了很多事,又看到父母都還好,覺得自己已經沒什麼遺憾,該去投胎了。

“我這輩子所受的苦,都是爲了贖前世的罪。再投胎,我應該不會這麼悲催,我還等着回陽間快活呢,那邊發展那麼快,我怕耽誤幾年,回去跟不上社會的節奏。”劉超一臉淡然。

我知道再勸也沒什麼用,跟他聊了一會之後,親眼看着他喝下孟婆湯。喝下了孟婆湯的劉超,眼神中滿是迷茫之色,看到我還笑嘻嘻的問我:“兄弟,看起來挺面善啊。咱們認識麼?”

我一陣苦笑,沒等我跟他說上幾句,他已經被鬼卒帶着離開,留下我愣在原地,悵然若失。

李雨露走上前來,柔聲的安慰我:“人都是有這麼一天的,不要太難過。投胎轉世,對他來說說不定是件好事呢。”

我沉默了很久,最後裂開嘴衝着他離去的背影笑了笑:“劉超,你特麼以後別那麼慫,一定要泡個大美女讓我看看,你媳婦現在十有八九還沒出生呢。”

送別了劉超之後,我已經沒什麼興趣去看三生石。我這輩子還沒過好,萬一看到了什麼,也變得那麼超然物外,以後還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但看到李雨露那麼開心的給我介紹着三生石的奇特之處,我又有些不好意思讓她掃興,最終準備試一試。

三生石是一塊血紅色的石頭,足足有一人多高。我站在三生石前,按理說上面就會顯示我的前世今生,但等了很久也沒見反應。

“怎麼樣?看到什麼了沒?”李雨露在一旁很好奇的問道。

我愣住了,難道寂然當初說的都是真的?我真的沒有前世,也沒有來生?按理說,這三生石應該不會有什麼故障啊。

“沒,什麼都沒看到。”我嘆了口氣道。

李雨露一臉失望:“不想告訴我就算了,我也不是非要知道的。我只是因爲在上面什麼都看不到,所以有點好奇。”

尼瑪,我是真的看不到,不是不想告訴她。但不管我怎麼解釋,她都不聽。這下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她固執的認爲三生石絕對能顯示出前世今生,但萬一三生石壞了呢?

“你不是也看不到自己的前世今生?”我竭力的想證明自己沒有騙她。

但是她撅起小嘴搖了搖頭:“算了,我就是隨口問問。我和孟婆莊內的姐妹們都一樣,看不到前世今生,因爲我們應該都喝過了孟婆湯。”

這我就無奈了,看到她一臉傷心,我心裏更難受。緊接着我又登上了望鄉臺,那是一個黃土堆,這次我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東西。

我爸媽正在準備着飯菜,都是我愛吃的東西,看樣子寂寞沒在家,他們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

突然,我媽問了一句:“老羅,你有沒有覺得咱們兒子最近很不對勁?雖然他最近老粘着我們倆,但我總覺得他越來越陌生。”

我老爸很明顯的顫抖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然,牽強的笑道:“那有的事,兒子不挺正常的。出去那麼久,好不容易回來,你肯定有些不習慣。”

畫面一轉,我又看到了蘇陽和亞楠,他們倆在小聲的聊着什麼,仔細聽,能聽到他們好像在懷疑“我”的身份。

“這個羅漢肯定是假的,他是不是已經把漢子害了?”蘇陽一臉凝重。

亞楠剛準備開口,突然一個身影走了進來,那是我的身體,裏面的靈魂卻是寂寞。

“你們,在聊什麼呢?”寂寞詭異一笑,直勾勾的盯着一臉緊張的蘇陽和亞楠。 第3964章

原來對方之前已經進過洞府了,但是裡面的凶獸太強了,他們一百多人的隊伍,實力強的幾個高手,都被凶獸打傷了……

但是他們又不想放棄這個洞府,因此商量之後,他們決定在暗處守株待兔,等到別人把裡面的凶獸殺死,把寶貝拿出來之後,再等對方出來的時候打劫!

這個隊伍在暗處等了幾天,都沒等到人,終於在他們決定再去試試的時候,等到了三界幾人,所以看到三界幾人進去后,他們就把洞府口包圍了!

打算等到三界幾人出來后,打劫三界幾人!

等到三界幾人進去一天之後出來時,就瞬間被對方包圍了!

三界看著周圍包圍自己等人的隊伍,無語的抽搐了下嘴角問道:「你們這是想打劫我們嗎?」

對方為首的一個白衣老者,看向三界幾人道:「沒錯,交出你們身上所有的寶物,可以饒你們不死!」

「如果我們不呢?」三界無語的道。

「哼……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老者冷哼一聲說道。

「呵呵,那就動手吧!」三界微微一笑的說道。

於是,一場混合戰開始了,而最清閑的就是三界了,被黃文和黃武保護在中間,壓根不用出手,對方一百多人完全不夠黃文兄弟打的!

只看到黃文和黃武不斷的在轉圈,然後對方的人不斷的飛出去,再也起不來,不是重傷就是昏迷,完全是一面倒的局面!

三界早就知道黃文和黃武的實力,所以絲毫不擔心,最後打劫的隊伍,被黃文兄弟揍得不能自理,身上的儲物戒指也都被黃文兄弟打劫走了!

「師父,這下我們發財了!這麼多儲物戒指,雖然裡面的寶貝不是很多,但是把這些戒指都賣了,也能夠換取不少的神石啊!」黃文開心的說道。

「別喊我師父,走吧,繼續趕路!」三界無語的說道。

這邊三界在找墨九狸,另一邊墨九狸也在找三界!

經過一段時間,墨九狸也了解到了,麒麟秘境內,似乎只有東域的一個出口,至少目前姜毅等人都不清楚這裡還有別的出口!

墨九狸覺得看起來找到三界之後,只能先去東域了!

至於南域城的事情,只能希望藍傲天實力提升,出去之後能夠應付南落水等人了!

姜毅等人打算再找一個洞府後,就離開麒麟秘境,畢竟這次他們的收穫還是不錯的,墨九狸一直都沒說話,接下來的幾天墨九狸等人都遇到什麼太大的危險!

墨九狸都有些對這個麒麟秘境失去興趣了,墨九狸甚至想如果再找不到三界的話,她就打算等到姜毅等人離開后,自己就找個地方閉關,等三界來找自己好了!

很快墨九狸等人遇到了第二個洞府,然後有驚無險的進入洞府,得到裡面的寶貝,這次墨九狸選擇了一塊煉器材料!

出來之後姜毅等人決定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就先出去!

墨九狸在半夜的時候悄然離開,給姜毅留下一張字條,就直接離開了姜毅的隊伍! 我的心一下就被揪了起來,不管是我爸媽,還是蘇陽他們,都發現了寂寞的不對勁,他們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寂寞的突然出現,不僅把蘇陽和亞楠嚇了一跳,也讓我很着急。在這個時候,寂寞突然扭頭衝着我笑了笑,畫面瞬間消失。

“咦?怎麼看不見了?”我揉了揉眼睛,還是什麼都看不到。

剛剛他分明是在衝我笑,雖然我在陰間,他在涼山鎮,但他好像能察覺到我在窺視。我心急如焚,趕緊衝李雨露喊道:“怎麼回事? 禁區獵人 爲啥我看不到了?”

李雨露一臉淡定:“望鄉臺上,只能看到你比較關心的人和事物。不過時間短暫,只是看兩眼而已,又不可能一直看下去。”

這種事她見得多了,所以也見怪不怪,每天通過奈何橋的鬼魂不計其數,不可能讓每個鬼魂都站在望鄉臺上看到心滿意足。

但我真的看到關鍵地方了,從寂寞的表現來看,蘇陽和亞楠的對話,他已經聽到。他是跟我保證過不對我的家人和朋友下手,可是在這種隱瞞不了實情的情況下,誰知道他還會不會遵守承諾?

我試着跳下望鄉臺,再上去接着看,但還是什麼都看不到。李雨露看到我一臉着急的樣子,跑過來安慰我,但我哪裏聽的進去。

“不行,我要回陽間,現在就回!”我斬釘截鐵的說道。

以前我覺得可能寂寞表現的比我更好,所以有他在,我算是可有可無的存在。但如今我幡然醒悟,那是我的父母和朋友,只有我纔可能是一心一意對他們,別人或許能給他們更多,但別人給的我都不放心。

李雨露趕緊搖頭:“不行,你現在還沒有完全恢復,怎麼能離開。婆婆跟我們說過,只有等你完全恢復了,才能讓你走,因爲接下來你們會遇到很多危險。”

我嘆了口氣:“你別勸我了,我覺得自己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再逗留下去,也沒什麼用。”

我知道自己的實力,就算身體完全恢復,也強不到哪去。如果真的在半路遇到什麼危險,那也是我的命。

等我火急火燎的趕回孟婆莊,秦晴已經端着一碗藥在等着我,這次不用她催,我搶過碗直接喝了下去。

“哎呦,覺悟提高了啊。”秦晴冷哼了一聲。

我不想跟她墨跡,直接問道:“你確定在這次是要把我帶回陽間,不是找藉口把我扔到別的地方?”

她的臉色有些難看,冷聲道:“我騙你幹什麼?孟老的吩咐,我不敢耽誤。”

萌寶歸來:這種爹地,我不要 “行,現在帶我走,我要回陽間。”我深吸了一口氣道。

秦晴明顯很震驚,問我到底怎麼回事,我不想多說,心裏只有一個念頭,趕緊回去保護我爸媽和蘇陽他們,哪怕是讓我魂飛魄散也心甘情願。

“算了,你不想告訴我原因,我就是再問也沒什麼用。我先去跟孟婆婆說一聲,然後她派人送我們離開。”秦晴嘆息道。

李雨露上前攔住了秦晴:“不用了,婆婆已經閉關,不用去打擾她。如果你們確定要離開,我可以送你們走。”

秦晴一臉不屑的看着李雨露:“就你?還是算了吧,我不相信你。”

在這種緊急的時刻,秦晴的行爲讓我心煩意亂,她十有八九是跟李雨露有什麼矛盾。但這是使小性子的時候?

“別囉嗦了,就讓她送我們去。你不相信她,我相信!”我大吼了一聲。

她們倆都被我的突然爆發嚇了一跳,雖然秦晴還是一臉的不情願,但看到我態度堅定,最後不得不妥協。

在跟李雨露別的姐妹說了一聲後,我們三個一塊離開,這一路上都很沉默,我心情不好不願意說話,她們倆也根本沒有任何共同語言。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們走到了一處懸崖邊,懸崖有些詭異,好像是大地的一道傷口,憑空在一望無際的平原上出現了這麼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縫。

還沒接近那裂縫,我就感受到一股股陰風襲來,不僅吹在身上全身發涼,好像還能影響我的思維,讓我心裏怨念頓生,看向秦晴的時候眼神中多了幾分怨恨。

“這裏有古怪,李雨露,你確定孟婆婆要你帶我們來的是這裏?”秦晴疑問道。

我也有些疑惑,緊盯着李雨露。小丫頭好像對我們的懷疑很生氣,撅起小嘴抱怨道:“這是婆婆的意思,我也不知道她爲什麼要讓我帶你們來這裏,這可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你們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回去問問婆婆。”

秦晴不依不饒:“說實話我還真不相信你,誰知道你會不會瞞着孟婆婆害我們?”

“那你可以回去問婆婆啊,大不了我和羅漢在這等着你。”李雨露一臉受傷的模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