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85 Views

方野並沒有讓李玉晴多摻和萬道門的事情,讓她潛心修行,不被世俗的事情所煩擾。

Written by
banner

做好這一切,方野便從萬道門中離去,朝著泰慕沙海趕了過去。(未完待續。。)

… 氣流射進了她的雙眼,頓時,劇烈的疼痛鋪天蓋地,托著的錦盤哐當掉在地上,粉鑽被鳳凌然大掌吸走。

「小七,把她踢下去,太吵了。」

鳳凌然把玩著手中的粉鑽,不悅的蹙眉。

「是,主子。」

小七忽然從半空中冒出來,手中的鞭子一甩,捲住眼睛流出鮮血的美人侍者,輕輕一拉,抬腳把她踢了下去。

蕭兮手指緊了緊,精緻的小臉有些煞白,那侍者不過是多看了鳳凌然幾眼,他就出手毀了人家的眼睛,還把人家從樓上踢下去,這也忒狠了。

受到驚嚇的又何止蕭兮?聖寶閣拍賣以來,就沒有人敢在這裡放肆,更別說刺瞎侍者的眼睛,把這麼一個大活人從上面踢下來。

小七走了出來,娃娃臉揚起可愛的笑容,說出來的話,卻讓人血液冰冷。

「聖寶閣的侍者也太不懂規矩了,我家主子最討厭別人盯著他看,這侍者卻犯了我家主子的大忌,聖寶閣的主人是不是應該出來給個說法?」

拍賣員是老江湖,很快就從震驚中回神,他對身邊的侍者低聲說了幾句,那侍者立刻去跑去請示聖寶閣的主人。

沒過一會兒,侍者就來了,在拍賣員的耳邊一陣耳語。

拍賣員點了點頭,揚聲道:「尊貴的客人,非常抱歉,是聖寶閣疏於管教,才發生這樣的事情。閣主說了,為了表達我們的歉意,尊貴的客人可以選一樣聖寶閣今日買賣的寶物,作為賠償。」

「算你們聖寶閣懂規矩。」

小七說完,笑嘻嘻的跑進雅間。

「主子,這下您賺了,聖寶閣也怕您。」

若是今日聖寶閣處理的不得當,明天聖寶閣將會消失在東晉。

眾人聞言,吃驚的合不攏嘴巴,本以為聖寶閣會追究雅間里鬧事的人,沒想到聖寶閣不僅沒追究,還賠償了一件價值連城的寶物,這明顯是怕了雅間里的神秘人。

究竟是什麼樣的人?連聖寶閣都不敢得罪?

鳳凌然也不客氣,直接讓小七出去要了神草,大約一盞茶的時間,神草送到鳳凌然手中。

拿到想要的東西,鳳凌然就帶著蕭兮離開了,他對別的寶物沒有任何興趣。

鳳凌然的馬車離開的時候,一個頭戴黑色紗帽的男子走了出來,目視馬車離開。

「主子,他差點殺了聖寶閣的人,為什麼我們還要送一株神草補償他?」

這馬車他認得,是攝政王府的馬車,但主人的勢力,也並不比當今的攝政王弱,沒必要對攝政王示弱。

「他身上有一股力量,很奇怪,本主需要一點時間,去弄明白他體內的力量。」頭戴黑色紗帽的男子說道:「這件事你不許參與,你要記住,本主要找的人還沒找到,不宜露出鋒芒,惹來沒必要的麻煩。」

他的話剛說完,忽然,一股氣流逆轉,反彈回來,他覺得胸口一疼,嘴角流出鮮紅的血線。

「主子……」


男子抬手阻止了身邊的人,讓他不要說話:「本主剛才的試探被他發現了,快走。」

說完,他和身邊的人消失在原地。

奢華的馬車后簾被一隻修長的手指拉開,鳳凌然幽冷的黑眸直射頭戴黑色紗帽男子原先站著的地方,那裡什麼人也沒有,鳳凌然蹙眉,眸中閃過譏嘲,又放下后簾,做進馬車之中。

鳳凌然拉開帘子的時候,蕭兮順著他的視線朝外看了一眼,什麼也沒看到,她抿了抿唇,想問卻沒問出口。

聖寶閣那血腥的一幕,猶在眼前,他的狠厲和喜怒無常,那麼清晰的印在她的腦子裡。

蕭兮有些后怕,有那麼一瞬,她看到自己變成了美女侍者的模樣,被他虐殺。

「小東西,你怎麼了?你怕本王?」

鳳凌然慵懶而卧,手指把玩著粉鑽,看著蕭兮的那雙黑眸微微眯了一下,閃過危險的暗澤。

「我才發現,你是那麼的輕賤人的性命。」

鳳凌然妖笑:「是她自己找死,怨不得本王。」

「是嗎?以前雲霓郡主盯著你看,也沒見你這樣。皇宮晚宴,大胸盯著你看,也沒見你這樣。難道聖寶閣的侍者看你,就是找死?那些郡主公主看你,就不是找死?」

「你想要雲霓和顧嫣然的眼珠子嗎?」

鳳凌然忽然問道。

蕭兮怔了怔,他這是什麼意思?頓時,她明白了,鳳凌然的意思是……她想要,他就去挖下來?

蕭兮想到鳳凌然拿著四個眼珠子送到她的面前,心裡一陣反胃。

「你真變態。」

鳳凌然忽然直起身子,修長的手指捏住蕭兮的下巴,黑眸幽暗詭譎:「本王還輪不到你來教訓。」

蕭兮疼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感覺自己的下巴要被鳳凌然給卸下來了,她拍打著他的手臂:「松……鬆手。」

鳳凌然沒有鬆手,黑眸若寒的盯著她痛苦的小臉:「你給本王記住,你是本王的女人,無論本王做什麼?錯了對了,那都是對的,你要一心一意的站在本王這一邊,而不是去憐憫那些貪婪無用的人。」

「鬆手……疼。」

「疼了才會長記性,你可記住了?」

鳳凌然見她眼淚快要掉下來,手指微微鬆了一些。

她喜歡粉鑽,他為她拿來,她需要神草,他為她奪得,她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馬車到達攝政王府,蕭兮下來沒多久就看到一個熟悉的女子,顧嫣然。

「攝政王,皇上已經為你我賜婚,從今天開始,我就要搬到攝政王府和你住在一起了。」

顧嫣然彷彿沒看到蕭兮,她漂亮的臉上揚著自信的光彩,那雙驕傲的眸子雪亮的看著鳳凌然,從今以後,她就是攝政王府的女主人了。

鳳凌然廣袖中的手指把玩著粉鑽,聽到顧嫣然的聲音,他眸底閃過一絲微不可察的暗色,看到蕭兮垂著頭,像個沒事人似的朝前走,連半點該有的反應都沒有,鳳凌然蹙了眉,黑眸掠過不悅。

「小東西,站住。」

鳳凌然沒理會顧嫣然,而是叫住了蕭兮。

顧嫣然心中忽然有點不舒服,看蕭兮的眼睛,也像把鋒利的刀子。

這一看不打緊,顧嫣然微微怔了一下,這小奴婢的容貌居然這麼精緻,活脫脫的一個狐狸精,沒關係,皇上已經把她賜婚給鳳凌然,等她進入攝政王府之後,她會把鳳凌然身邊的狐狸精全部清除乾淨。

蕭兮頓足,站在原地,有些不明所以。

「把本王隔壁的房間收拾乾淨,給嫣然郡主住。」

蕭兮差點以為聽錯了,她現在住的房間,就在他隔壁,他這是讓她把東西搬出來,讓給大胸住?

蕭兮想到馬車中,他對她的靈魂做過的事,忽然,一股委屈冒上心頭,有種被人干過以後,狠狠拋棄的感覺。

「聽到本王說的話沒有?」

鳳凌然走到她的面前,那雙詭幽的黑眸,盯著她的眼睛,似要看清她的眸底深處。

顧嫣然萬萬沒有想到鳳凌然會把她安排在他寢房的隔壁,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看到鳳凌然這輪夜空中觸不可及的冷月,顧嫣然的心就一陣悸顫,現在皇上已經賜婚,終有一天,她會征服這個男人。

顧嫣然心裡喜悅的同時,看蕭兮的眼神也變了,彷彿這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賤婢,連勾引鳳凌然的資格都沒有,她跟這個賤婢計較,豈不掉了身價?

聽說攝政王府的「夫人」比較多,她先收拾了那群狐狸精。

「聽到了,我現在就去收拾。」

蕭兮把所有情緒都藏了起來,既然這個男人做出了決定,她不會像別的女人一樣哭哭啼啼,離開了男人不能活似的,最後只會更讓男人厭惡和瞧不起,離開都變的沒有尊嚴。

蕭兮說完,看都沒看鳳凌然一眼,從他身邊輕擦而過,離開了。

鳳凌然本以為能從蕭兮的眼中捕捉到憤怒的情緒,但沒有,那隻小狐狸的眼中什麼情緒都沒有,她走的那麼瀟洒,連靈魂的味道都帶走,不留下一點余香。

就這麼的不願意和他在一起?

鳳凌然眸光冷幽,收緊的手指,差點捏碎了手心裡的粉鑽。

蕭兮回到房中,收拾的時候,發現自己沒什麼好收拾的,這房中沒有一件東西是她的。

蕭兮坐在床上,有些失神,有些茫然,心中一角,空空的,甚至有點難受。

她腦中滿是顧嫣然剛才說的話,皇上賜婚了,她以攝政王妃的身份住了進來。蕭兮忽然覺得,以前那個鳳凌然一直說她是他的攝政王妃,原來不過是一場笑話。

蕭兮有些頭重,靈魂被鳳凌然幹了,軀體被南宮湚幹了,靈魂上留有劍傷,身體上全是鞭傷,她怎混的如此凄慘?

不知不覺,蕭兮摸了一把臉,濕了手心,蕭兮笑了,這究竟是身體的淚水?還是靈魂的淚水?流的毫無意義……

蕭兮換了一床嶄新的被子,把床上原來的被子抱了出去,秦溫已經站在門口,看到蕭兮陽光下有些發白的臉色,他心中嘆氣。

「惜兒小姐,跟我來吧!」

蕭兮跟著秦溫,也不知走了多久,只覺得走了好遠,走進一個院子的時候,似乎有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子在看她,發出低低的嘲笑聲。

秦溫推開一個破舊的房門,裡面的傢具撲了一層灰,房中的牆角,也布滿了蜘蛛網。

蕭兮瞪大眼睛,這是給人住的?

鳳凌然是故意整她的吧?

秦溫見這間屋子的環境太糟糕,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說道;「惜兒小姐,恕我說句實話,今日你是不是哪裡得罪了王爺?不如你去向王爺低個頭,認個錯,也好過住在這麼差的地方。」 方野再次出現在泰慕沙海深處,找到自己記憶中的那個方位,朝著滾滾黃沙中鑽了下去。7⊙,.2☆3wx.c

片刻之後,方野就出現在那座守護大陣外圍,順手打出一個道訣,大陣一陣迷濛,出現一條彎彎曲曲的通道。

方野在這座守護大陣中穿梭,很快就從大陣中穿了過去,進入到了大陣中央的那座星際傳送大陣之中。

方野將星際傳送令祭出,以體內神力激發了出來,星際傳送令上面頓時綻放出耀眼的光芒,一團燦爛的星光將方野包裹在內,帶著方野消失在原地。

方野就像是陷入到了時空亂流之中,有時候感覺時間流速極快,有時候又趕緊時間流速非常慢,還有時候像是在一個個世界中穿梭,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或許是一瞬間,或許是幾個月,方野陡然感覺身體一空,雙腳再次踏在實地上,他明白自己終於進入到了一個新的地方。

方野完全清醒過來,舉目望去,就見到周圍漆黑一片,根據周圍稍微帶點潮濕的氣息,能夠感應出這是在一處山腹之中。

方野功聚雙眼,周圍的一切都清晰地浮現在眼底,這裡果然是一處山腹中的空間,他腳下同樣有個傳送大陣,周圍也有個守護大陣。

方野微微一笑,再次打出幾個道訣,從這座守護大陣中走了出去。

通過一段蜿蜒的地底甬道,方野從山腹中走出,發現自己所在的山峰就是一座烙印滿了陣紋的山峰,自己出來的那條甬道,正是大陣的唯一生門!

方野從那座山脈中走出之後,那座山脈中的紋理一陣變幻。連帶著那座大山都從這裡完全消失,他整個人出現在一片連綿無盡的山脈之中。


方野暗自驚訝,這座山峰上的幻陣倒是夠高級,至少是四級神陣,難怪那座星際傳送大陣傳承了無數年,依舊完好無損。

初入此地。方野還不清楚到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到底是否安全。穩妥起見,方野並沒有將自己的神識釋放出來,而是功聚雙耳,想要聽聽這裡到底有什麼動靜。

方野剛剛將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雙耳之中,就聽到周圍傳來一道道蒼涼的禽鳴獸吼之音,到處充滿了一種蠻荒古老的氣息,似乎是進入到了遠古洪荒似的。

這是一片大妖出沒的山脈!

方野仔細感應了一番,發現周圍到處都是些古老的凶獸。每個凶獸的氣機都非常強大,聖賢境界的凶獸都有不少,甚至還有神靈境界的凶獸。

方野心中愈加震驚,不清楚自己到底進入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正在方野震驚的時候,陡然聽到一聲聲打鬥之音伴隨著怒喝聲傳出,方野心神微動,朝著聲音傳出的方向快速趕去。

既然有人煙,那就可以先詢問下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片刻之後。方野就來到聲音傳來的地方,遠遠就看到幾個修士在圍獵一頭全身布滿了紫色雷紋的白色狂獅。


在神獅的後方。赫然有著一株光彩晶瑩的神道之物,結著七個紫蒙蒙的月牙型果子,透出一股股蒙蒙的神道氣韻,遠遠看到都似乎可以讓人羽化升仙似的。

方野的眸子中湧現出一道火熱的光澤,輕易認出了這果子的來歷,紫月七星果!

紫月七星果。天生道果,神道大師境界的修士服用,可以讓神道大師直接提升一個小境界,沒有任何副作用!

也就是說,神道大師初期的修士。服用一個紫月七星果,可以直接將修為提升到神道大師中期!神道大師後期的修士服用,可以直接將修為提升到即神道大師圓滿境界!

可惜,在整個神道大師境界之中,這種果子最多只能服用一顆,就算服用的再多,都是浪費。

方野的目光又轉移到那幾個修士的身上,發現這幾個修士全都是神道大師境界的人物,有兩個人的修為在神道大師後期,還有三個是神道大師中期的修士。

而他們對付的那頭紫色雷紋的白色狂獅,則是一頭神道大師後期的大妖,倒是並沒有化為人形,依舊保留著妖獸的本體。

那五人聯合起來動手,組成一個小五行絕殺陣,將這頭神獅圍困在其中,神獅身上早就布滿了傷痕,隕落是早晚的事情。

而那五人身上雖然也有輕傷,跟這頭神獅相比,卻要輕得多了。

「咦,又來人了。」有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發現了方野的到來,瓮聲瓮氣的道了出來。

另外有個錦袍青年掃了方野一眼,冷哼道:「哼,紫月七星果,只有七顆,我們幾個還不夠分,這個神師初期的傢伙也敢來分一杯羹?」

神道大師境界,簡稱神師境界。

一個身著褐色長袍的老者快速打出一道玄奧符文,將神師的衝擊壓了回去,沖著方野冷喝道:「小子,趁早滾蛋,否則,我們收拾了這頭紫雷狂獅,就送你上路!」

方野濃眉微揚,嘴角浮現出一抹孤傲的神色,淡淡的道:「果子共有七顆,你們五個也沒辦法分。依我看,在場各位,包括紫雷狂獅,各取一顆,如何?」

「哪裡來的混小子,滿口胡話!這紫月七星果本來就是這頭紫雷狂獅守護之物,紫雷狂獅豈會與你平分?」五人之中唯一的女子不由得冷笑出聲,祭出一道黑色玉梭朝著紫雷狂獅猛烈進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