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82 Views

「道生,難道你真的不怕死?」這一次,葯族強者終於開口了。

Written by
banner

道生帝冷冷而笑,浩瀚的冷息仿若冰封了天地。

葯族強者暗道不好,這道生帝恐怕真是是決意要殺死他們這些人了。

目光變得狠戾起來,那名葯族長老大聲叫道:「既然他要殺我們,我們也不得不反抗了!諸位,一起上吧!」

道生不屑:「螻蟻而已!」

說話間,龐大的音波直接讓那名葯族長老口吐三口大血,然後七竅流血,元神碎裂!

「一起上吧,倒是讓你們清楚你們是有多麼的不自量力!」道生帝語帶嘲諷,當年他只手便滅了五大家族六十位帝境巔峰強者,從此五大家族元氣大傷,到現在依然沒有完全恢復過來!

如今眼前只有十幾位帝境巔峰之人,他有何懼哉?

不,事實上,這些人連讓他看一眼的資格都沒有!

素銘內心驚起了驚濤駭浪,實在是太強絕了,這還是人嗎?帝境巔峰強者,隨便吐一口氣,或者看他一眼,他或許就要死了,但是現在,這些恐怖到極點的人物在道生帝面前,卻有如紙糊的娃娃,根本經不起道生任何一絲力道!

素銘對道生帝的崇拜油然而生。

四大家族的力量有多麼強大,即便是素銘這個從下域而來的人都能清楚,更不用提道生這等境界的強者。

一般來說,越是強絕,越能感覺到四大家族實力的恐怖。

但是道生卻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殺了三族長老,甚至直接將靈陣一族的四名長老全部殺滅。

這等氣魄,他是真正的不害怕四大家族啊!

難道到了帝境輪迴,真的可以連四大家族都不放在眼裡?

不!直覺告訴素銘,這不大可能,即便是帝境輪迴強者,在深不可測的四大家族面前,依然不夠看,只是還能做出強

章節不完整?請百度搜索飛su中文閱讀完整章節!%66%65%69%73%75%7a%77%2e%63%6f%6d

〓〓〓

〓〓



〓〓〓〓〓〓〓〓〓〓〓〓〓〓〓〓〓〓〓〓〓〓〓〓〓〓〓〓

〓〓〓〓〓〓〓〓〓〓〓〓〓〓〓〓〓〓〓〓

〓〓〓〓〓〓〓〓〓〓〓〓〓〓〓〓〓〓

〓〓〓〓〓〓〓〓〓〓〓〓〓〓〓〓〓〓〓〓〓〓〓


〓〓〓〓〓〓〓〓〓〓〓〓〓〓〓〓〓

〓〓〓〓〓〓〓〓〓〓〓〓〓〓〓〓〓〓


〓〓〓〓〓〓〓〓〓〓〓〓〓〓〓〓〓〓〓〓〓〓〓〓〓〓〓〓〓<

。 言年軒不想再跟伊拉待在一起,直接拉著安琪兒就往別處走,一邊走一邊指著牆上的畫。

伊拉也看出安琪兒的敵意,也知道他對眼連身有著不一樣的情緒,但他並不是那種拆穿別人的人,所以也就安安靜靜的跟在了他們身後,享受著這一趟的旅程,等這趟旅程結束,他還是需要給他爸爸當一下下手的。

畢竟很多時候說醫術高明來說,他這個女兒確實比他父親要好的多,而且是屬於那種青出於藍勝於藍,這也是讓仲白引以為傲的事情,畢竟自己的女兒比自己厲害也沒什麼不高興的。

相反,他更多的是開心,更擔心開心的事,他女兒得到他的真傳,而且還是比他好,還要厲害的那種,那就說明他以後就算得了病他女兒也可以為他醫治。

但是有一點讓他會擔心的是,就是如果她女兒得了病,但沒有人能夠一得了就連他這個父親也不能那麼他又能夠讓誰醫呢?畢竟醫者不能自醫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而且也很有道理可言的事情。

坐到了位置上,伊拉看著服務員拿餐牌進來,梁思雨直接把餐牌遞給了伊拉。

伊拉直接擺擺手,並沒有接過餐盤,他嘴角微微上揚,「點餐這種事情還是你們來吧,我也沒有來過這裡,也不知道什麼東西好吃,而且這些東西我都看不懂啊,所以你們來點吧。」

梁思雨見他拒絕了也沒有繼續糾纏,就直接把攤牌遞給了安琪兒,安琪兒白白手也拒絕了點餐,他看了一眼言館館,言館館直接伸手搶了過來,開始向服務員點了起來。

梁思雨見他這般動作彷彿沒有意,直接翻了下白眼對著言館館,「你這小孩懂不懂規矩怎麼可以這樣,我們是請人家來這裡玩的,怎麼就你來點餐呢?快給人家姐姐或者哥哥點餐,你這個小孩子懂什麼。」

「誰說小孩子就不懂了,而且這還需要想嗎?像你們家園西那個吃貨的飯量來說,還需要想直接把全部都叫一遍就好了。」

說完,言館館直接把視線放在了服務員上,用著英文,「這餐牌上的所有東西全都要了,你都下單就行。」

服務員神色微愣,還沒有回神過來見他這般說,而且還很認真的樣子,但他是一個小孩子,他不敢相信能夠點這麼多,直接把視線放在了涼暖暖,梁思雨身上問,「小姐真的要這麼多嗎?如果不要這麼多的話,您來點吧,他點的實在是有點多了這麼多的東西,如果沒有一個大人來定論的話,我不太敢下單。」

梁思雨嘴角微微上揚,看著言館館投以一道得意的笑容,隨後把視線放在服務員身上。

「是的,就要這麼多,你直接下單吧,我們這麼多人能夠吃得完,對了我想問一下你這裡的東西有多大份,會不會一份都吃不飽,你可以形容一下給我知道嗎?我看一下能夠要多少,而且我們這裡有一位飯量很大的,所以需要的量也很多,你可以給個參照我看一下嗎?」

服務員再次一愣,對於梁思雨的要求感到了不敢自信,但他還是笑著回答。

「小姐抱歉,這可能我給不了你,因為我們這些都是照片的,所以也沒有什麼樣品能夠給您看如過,這樣吧,你可以先點這些,等上了之後你看一下夠不夠,如果不夠的話您再點就行了,我們現在也給不了你看,所以呀,還是需要你點完之後再做決定」

「那行吧,就要這些,謝謝,這個能告訴我們需要多長時間嗎?因為我們剛下機,也沒吃多少東西,就吃了一點水果,都還很餓可以,大概時間能夠說嗎?」

「可以的,大概需要半個小時左右吧,因為我們這裡上菜不算是最快的,但也不是最慢的,一般點餐後半個小時都會上的了。」

「好的謝謝您。」


服務員嘴角微微上揚,很禮貌的微微點了下頭就直接走了出去,梁思雨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揚,把視線放在言謙身上問道。

「你說你這裡有那些生意夥伴,你應該吃過這裡的東西吧,那你知道這裡的東西有多大份嗎?夠不夠我們吃,而且會不會很少分啊?我聽別人說,越貴的地方東西就越少,雖然都是像樣板,而且都是很名貴的,但不管飽啊。」


「我之前出差來過一次這裡的東西很多樣,而且餐牌上面的所有食物加起來就一個,300多到如果這樣算的話,應該是夠的,不過你也知道你朋友吃相可是說不準300多道,我也不知道夠不夠,但是這裡絕對放不下,所以他們可能會先上一批,到時候在前一批,我們都吃飽了,後面那一批可能就得你朋友自己一個人吃完了。」

「我去300多道菜嗎?但是那個餐牌上面,我看著就很小個啊,能寫得上300多道菜在上面,你會不會是沒有來過這裡,然後騙我的吧,我覺得也寫不下呀,就那兩三頁紙能夠寫得下300多道菜?」

「怎麼不能寫?有很多菜配樣起來,然後再變幾道就可以成為一道菜了,而且300道菜很多嗎?寫那幾張紙上就足夠了,還可以配上幾張圖片。」

梁思雨突然有點懷疑人生,他覺得有錢人的世界真的很不懂,而且很多時候他都有點懵,突然想到了飲料方面他直接看著在一旁站著的服務員。

「那個那個小姐你可以過來一下嗎?」說完,他發現自己說話不對時間轉換了英文,再說了一遍。

服務員走了過來微微點了下頭,但是沒有說話知識以及舉動都很有禮貌,梁庄了梁思雨見他不說話就直接奔向了主題,指了一下他手中放著的,一瓶水。

「那個我想問一下,我剛才點餐的時候我說了上面的所有東西都上一遍,那餐台上面會不會包括飲料,飲料的話只要9份就行了,不需要那麼多,現在如果跟你們說,退到一點可以嗎?」

服務員保持笑容,「那個小姐,剛才您看的那個廠牌上面只是有菜品,你們沒有說要飲料,而且我們這裡的飲料都不會寫在窗台上的,是擺在了包廂裡邊飲料是免費喝的,如果您需要喝什麼直接告訴我,我幫您拿。」

「飲料免費的,真的假的?」

「是的飲料,還有酒,都是免費的是是不是那種很名貴的酒都是免費的。」

「那那那你這裡有沒有百威?」

「有的,您要幾罐?」

「給我拿18罐上來,反正上菜也需要一點時間,我們先喝點酒。」

言謙眉心撅起,見梁思雨直接言謙啤酒便有點不太高興了,他把視線放在了服務員身上,「給我來一瓶79年的宮崎駿。」

服務員點頭直接轉身走向了一邊的冰箱里,直接輸入了一點密碼,從裡邊拿出了18瓶的百威出來而後來到了梁思雨的旁邊放一下,放好之後就轉身出去,直接走上了酒櫃,從上面拿了一瓶79年的宮崎駿,回到了房間。

涼暖暖看著他拿過來的,就是一瓶很小瓶很小瓶的,但名字卻讓他很熟悉,宮崎駿是一位漫畫家,難道連酒也有叫這個名字的?

梁思雨看著言謙打開,隨後接過服務員遞過來的一個高腳杯直接拿著隨後開始喝了起來。

梁思雨看他喝的津津有味,彷彿在喝著極美的酒一樣,「這個酒好喝嗎?我可不可以查一下?方便給我一杯嗎?」

言謙把視線放在了梁思雨身上,好像很感興趣的樣子,眼睛眨啊眨,放著閃光。

直接拿過來另一個乾淨的高腳杯,倒了1點,遞了過去。

梁思雨接過直接學著他的樣子搖了一下杯子隨後放進了嘴裡,細細品味。

入口醇香,沒有那種酒,一般的苦味相反,甜甜的,酸酸的,有種雞尾酒的味道,但比雞尾酒更加香醇,入口散發著醇香。

梁思雨一下子就愛了,直接看著眼前,小心翼翼中帶著一點請求,「我可以再要一點嗎?」

言謙直接將酒生推了過去,梁思雨見狀立刻拿起,到了一大杯開始喝了起來。

一瓶酒很快就被他們兩個給幹完了。

安琪兒跟妍希坐在一邊,看著兩人喝酒的模樣,忍不住吞了下口水,直接搶過了梁思雨手中的最後一點,到了自己的杯中也嘗了一下。

不嘗還好,一嘗就愛了,原先見他們都那麼喜歡,然後把視線放在服務員身上。

「再給我來一瓶過來。」

「先生,這宮崎駿79年的已經沒了,有的是65年的,您還要嗎?價格會稍微高一點。」

「拿過來吧。」

服務員露出隱藏不住的笑意,直接轉身快步走了出去,生怕言謙會後悔一樣,5分鐘不到,一瓶新的酒就放在了他們面前,所有人都倒了一杯,除了伊拉不想喝之外,其他人都開始嘗了起來,伊拉跟眼光光坐在一起,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在自己面前嘗著酒香。


梁思雨臉蛋都微微紅了起來,稍微有些醉意了,他坐在言謙身邊,身體微微晃了起來,言謙直接伸手將他摟入懷中。

梁思雨依靠在言謙身上,整個人彷彿置身於春天的櫻花下,風徐徐吹來,彷彿整個人置身於桃花海中。

櫻花跟桃花相繼吹來,落在他的身上,彷彿花香圍在他的身邊,讓他整個人輕飄飄的飛了起來。

桃花與櫻花彷彿有了生命一樣在他面前飛舞,漸漸形成了一個人的模樣,在他面前伸出了手,就像邀請他一起舞蹈。

梁思雨傻笑著伸出手直接放在了櫻花上,他彷彿置身於跟櫻花桃花一起跳著華爾茲。

言謙看著他閉著眼睛彷彿在想著某些事情一樣,他微微低下頭,蜻蜓點水一般一碰,久久沒有離開。

安琪兒跟妍希被他們兩個突如其來耍狗糧,弄得有點哭笑不得,言館館坐在他們身邊看著這一幕,伊拉直接覆蓋著他的雙眼,不讓他看這場大人之間的遊戲。

兩人忘我,讓人的思想中都沉浸在另一個場景,幸福美好的,不舍離去……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門被打開,服務員推著東西進來,所有人都聞到了香味,梁思雨跟言謙的就一稍微也上了一些,兩人早已分開坐在了位置上,彷彿帶著些尷尬的氛圍當食物語推進來,梁思雨立刻把這些事情拋之腦後,摸著已經餓了許久的肚子,等待著東西上來。

梁思雨看著服務員吧,東西一份一份的上來,擺盤精緻所有食物看起來都很少,但卻很有胃口讓他忍不住拿起來刀叉,吞著口水。

妍希本來就是個吃貨,而且還餓了這麼久,他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也不專註保持形象,在歐陽身邊坐著也忍不住拿著刀叉開始夾起了一塊牛肉片……

他把牛肉片放在嘴裡做出一副陶醉的樣子,歐陽在旁邊看著也忍不住吞了下口水,畢竟坐了飛機那麼久,飛機上面的東西也挺難吃的,雖然他是做頭等艙,但頭等艙的東西也不算很好吃,起碼在這些面前確實是不夠看的。

好不容易等東西,所有都上完了,一盤牛肉片已經被延續吃的差不多,他看著所有人都動了筷子之後,也開始夾了一點麵條。

吃這一頓飯不壞也不慢,剛好半個小時,這時天已經黑了,時鐘已經去到了8:00。

梁思雨拿著包包起身,看著接機的男人直接付了錢,他忍不住問,「這頓飯,你來請?」

「不是,是先生的合作夥伴,給我的錢,因為我是先生安排的,然後對方找到了,我就直接把錢給我了,畢竟這裡不能先付錢,所以就把錢給我,讓我來付。」

梁思雨點點頭,懷著好奇的心情稍微靠近了一點點,對著他好奇問,「那我可以問一下,這頓飯吃了多少錢嗎?這頓飯喝了那麼多,名貴的酒也點了那麼多,一共多少錢呀?對方給你的錢夠嗎?我感覺這一頓可能會吃破產吧。」 「神陣!輪迴帝仙陣!」數名帝境長老齊齊低呼,隨即眼中全部流露出絕望之色!

不可能活了,即便是劍宗族主,面對輪迴帝仙陣,要破解,也要花上一段時間,而在這段時間中,他們恐怕早就化成飛灰,不復存在了!

劍宗族主望之一臉憤怒,那恐怖的眼神與繚繞在身上的無窮劍意,彷彿不將道生萬劍穿心,便決不罷休!

道生神情淡然,遮天之手繼續壓下。

眾人皆是軟倒在地,不反抗,也不可能反抗的了。

而就在眾人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其他三族族主終於出現了。

三位族主氣勢絲毫不比道生弱,甚至還要強上一分,不過那又如何?道生帝根本不把三位族主的存在放在眼裡,手掌依然壓下!

「孽障,當初就應該將你扼殺在搖籃里!」靈陣一族族長怒道。

感受著族內四位長老身亡,璇璣族長便怒不可遏。

道生帝冷漠淡然,以他的修為,完全可以與四大家族族主平起平坐,璇璣族長的叫囂,也不過時平輩之間的爭鬥罷了!

道生帝根本不將璇璣族長的話聽在耳力,手掌壓了下來,只要瞬息就能夠讓眾帝境長老全部身亡!

眾長老又喜又驚懼,又有希望又是絕望,這時何等境地?

在如此情緒的引動下,有一名長老竟是直接陷入瘋狂!

葯族族長終於出手,他那恐怖的修為,似乎較天劍一族族主更為強大深厚!

不,是較其他三族族主都要深厚!

他一出手,整個天地都安靜下來,便是道生那恐怖的手掌,在天地間也難以讓空間發出一絲音嘯!

嗡!滔天浩瀚的法則將整個秘境包圍,即便輪迴的氣息,也難以從這種恐怖的氣息中逃散出去。

他一出手,光明照亮天際,天地便陷入了一種永世的光明之中。

光明照耀天地,整個秘境都散發出無比耀眼的天光,而在下一個瞬間,億萬個星辰閃亮起來,光輝浩瀚無邊!

恐怖絕倫!

眾人升起了一絲希望,唯有那名癲狂者仍然癲狂不已。

只不過,頭頂的那隻巨大的手掌依然讓眾人膽戰心驚,肝膽欲裂!

道生帝面對四位中州最強大的族主,四位帝境輪迴的強者,依然面不改色,彷彿世間萬事都已經不在他的心中。

他一揮手,又是三座輪迴帝仙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