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76 Views

提瑞達也笑了,姜君明顧念情誼,這對自己來說是一個好消息。一個一起來自月光城的同學姜君明都肯為了他退步,自己做了那麼多,以後肯定會有更多的回報。

Written by
banner

主教們都有一種死裡逃生的感覺,不用姜君明叮囑,便讓屬下的神官、騎士、聖武士去打探蒼狼商會的據點,把這些被黑暗氣息侵染,有黑暗屬性的人都關押起來。護衛之神教會的主教還安排了兩名聖武士巡視荒野草藥行,信誓旦旦的和姜君明說肯定不會有任何問題,一定會保證這家草藥行的安全。

很快神官回來彙報。已經找到了蒼狼商會的地址,並且把那裡封鎖,等待主教大人進一步的指示。

普萊斯主教很客氣的請姜君明和提瑞達一同前往。月光城也不大。很快姜君明一行人就來到曾經的短劍公會的舊址。


剛走到短劍公會的房屋附近,姜君明、提瑞達、小普萊斯和諸多主教們就能感受到那棟建築傳出來的黑暗氣息。主教們的臉色都很難看,沒想到這裡的邪惡、黑暗的氣息已經這麼重了,而自己竟然沒有發現!

「這裡曾經是短劍公會的地方,後來有一天邪神的信徒出現在這裡,把短劍公會的人都殺了。我們徹底清查、封鎖了這裡。」普萊斯主教和姜君明說道:「後來這裡被蒼狼商會買走,然後發生了後面的事情。」

普萊斯主教避重就輕。中間的要害關節全都忽略過去。姜君明倒也不想知道太多,提瑞達見姜君明沒有提,也懶得理會月光城這些教會裡斂財的手段。

「現在裡面怎麼樣?」姜君明見短劍公會周圍有騎士和聖武士在來回巡視。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便問道。

「裡面已經被控制了,還有十多個人在,都被黑暗氣息侵染。正在準備凈化。」普萊斯主教說道。

姜君明見在騎士和聖武士的保護下。諸多教會的神官聯手對短劍公會的建築和剩餘的留守的人施放神術加以凈化。裡面剩下的人隨著凈化神術的施放和圍攻荒野草藥行的人一樣,紛紛暈死過去。整棟建築撒發出來的黑暗氣息也為之一凈,直到這時候,主教們才鬆了一口氣。

「君明,你看還需要做什麼嗎?」凈化完了短劍公會的人和建築之後,普萊斯主教小心翼翼的徵求著姜君明的意見。

「提瑞達,你看呢?」姜君明只關心治病救人的事情,對黑暗氣息之類的事情並不是很在意。

「這些人身上雖然有黑暗氣息。但只能說是被侵染,還沒有到黑暗化。也就是沒有達到我們常說的黑化的程度。而且這些人和前幾天暮色城惡魔攻城的時候被深淵邪惡、混亂的氣息侵襲的人不同,他們不是被魔化,和深淵惡魔的氣息也不一樣,和黑暗中邪惡的神邸有關係。」提瑞達說道。

姜君明靜靜的聽著,有些東西,僅靠著書本上學到的知識是無法了解更深的。《世界的本質》上對這兩種氣息的區別一筆帶過,並沒有做詳盡的描述,或許是著作者認為這應該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識性問題吧。


「現在我覺得我們要去找尋這股黑暗、邪惡氣息的來源,要不然隨著時間的推移,附近會有更多的人被黑暗氣息侵襲,變的狂躁,容易被激怒,要是再失察的話,他們甚至會出現黑暗化的狀態。那樣的話就麻煩了。」提瑞達說道。

姜君明想起來文森特老闆說蒼狼商會和城外的強盜有關係,會不會是什麼信仰黑暗神邸的信徒們滲透到了光明神殿聯盟的內部,在這裡搗亂呢?

「普萊斯主教大人,我聽人說蒼狼草藥行的人和城外的強盜有關係,要不要找個人詢問一下?」姜君明很客氣的和普萊斯主教提議到。

普萊斯主教馬上讓人找來這棟建築裡面被黑暗氣息侵染的比較輕的人,帶到姜君明的面前問話。

這個人剛來這裡十多天,身上雖然已經被黑暗氣息所侵染,但是卻並不重。在神官的神術凈化下,他沒有暈死過去,只是受了一些驚嚇。被帶到姜君明的面前,還沒等姜君明詳細的問什麼,那人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原來這家商會真的和城外的強盜有關係,但具體是什麼關係,那個人也說不清楚。姜君明也知道這個人明顯只是新來的人,很難知道更多詳細的事情。但最後那人說了一件事,前幾天新來的盜賊工會想要重新奪回這個地方,結果還沒等他們下手,城外的強盜就先行下手把盜賊工會殺光了。

月光城竟然亂成了這個樣子,普萊斯主教聽到這裡,有些慚愧。雖然這種治安上的事情歸城市議會和城衛軍負責,但蒼狼商會的人被黑暗的氣息侵染。這就屬於光明神殿聯盟的教務了。

姜君明想了想,總是覺得哪裡不對,還是慎重的決定進入這棟建築。仔細的查看一下。

走入曾經的短劍公會的房子,姜君明沒有發覺什麼不對的地方。這裡剛剛被神官施放了凈化神術凈化過,和其他地方一樣,一切正常。就是裡面堆放著很多貨物,很雜亂,一看就知道很久都沒有打掃過了。

姜君明和提瑞達、月光城諸多教會的主教查看了一圈上下兩層樓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隨後一行人便來到了地下室查看。

走入地下室,裡面堆滿了貨物。幾乎堆滿了整個地下室。

「這裡都是貨物,沒什麼特殊的地方。」普萊斯主教笑呵呵的說道。

姜君明卻忽然停住腳步,皺著眉頭看向那堆貨物。

「君明。怎麼了?」提瑞達見姜君明若有所思的看著地下室的貨物,便問道。

「總感覺這裡有什麼不對。」姜君明指著地下室堆放的貨物說道:「普萊斯主教大人,麻煩您找人搬開這些貨物看看。」

普萊斯主教雖然覺得姜君明小題大做,但是這也不是什麼難事。普萊斯主教馬上找人開始按照姜君明說的把那些貨物移開。

貨物下面是地板。地板上鐫刻著花紋。只搬走了幾件貨物,花紋露出一角,看不出來是什麼圖案,但已經很陳舊了,邊緣的地方磨的次數多了,已經有些模糊。

雖然說地板上鐫刻花紋很常見,但很少有人在地下室的地板上鐫刻圖案,畢竟這裡最常用的用途是放置貨物。做的再怎麼精美,也不過是儲藏室。

提瑞達看到地板上的花紋之後「咦」了一聲。說道:「把貨物都搬出去。」

這個……這個要求……普萊斯主教雖然覺得有些無禮,但畢竟是小事一樁,犯不上在這種小事上得罪費萊昂洛斯家族的人。提瑞達和姜君明都沒有繼續說什麼,而是盯著地上的花紋在看。普萊斯主教和其他主教也覺得奇怪,但那花紋並沒有什麼古怪的地方,要是說古怪,就是怎麼會出現在地下室里。

地下室並不是如何大,雖然被貨物堆滿,但很快那些貨物都被搬了出去。鐫刻在地板上的花紋漸漸露出了全部的圖案。

所有的主教們都看傻了眼,這哪裡是尋常的花紋,分明是一座魔法陣!深深的鐫刻在地板上,甚至已經刻穿了地板,刻畫在地板下面的地面上。經過月光城光明神殿聯盟的神官凈化,魔法陣上只有少量的黑色氣體繚繞,盤旋,若有若無。

原來源頭在這裡,主教們都長出了一口氣。至於那些殘留的黑色氣息……月光城光明神殿聯盟的神官神力並不強,有殘留的黑暗氣息,也是正常,主教們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當所有的貨物都被搬開,整座魔法陣顯露出來,黑暗的氣息居然開始在魔法陣的圖案上流動起來。像是一層黑色的水汽一樣,黑暗的氣息流動著,並且迅速凝結成許多水珠飛向半空中。每一滴水珠都繚繞著黑色的氣息,雖然那種氣息很淡薄,氤氳纏繞在水珠周圍,像是水珠里滴出來的黑色的更為淡薄的黑霧一樣。

提瑞達一愣,隨後開始禱告,一道凈化神術脫手而出,落在水滴上。

嘶嘶嘶的聲音不斷響起,水珠外圍繚繞的黑暗氣息變得更弱,可是卻沒有消失。提瑞達的一道凈化神術竟然連水珠的本質都沒有傷害到,看見自己的凈化神術竟然沒有任何效果,提瑞達又怒又驚,又開始禱告。

但第二道凈化神術還沒有施放出去,提瑞達就看到接連不斷的治療神術的光芒接踵而出,連城一片,落在黑暗魔法陣上空飛起的水滴上。水滴雖然不是很多,也有十幾滴,可是就在一眨眼的功夫里,更多的神術的光芒出現,雖然每一道神術都只能消耗一部分的黑暗氣息,但是神術施放的速度快到了讓提瑞達無法想象的程度。

難道……提瑞達手中還閃爍著白色凈化神術的光芒,但是已經施放不出去了。禱告的話語被腦海里出現的恐怖的推測全盤擊碎,提瑞達愣在那裡。看著數不清的治療神術出現在自己面前,這些神術彷彿合成了一道威力巨大的神術,正在無情的吞噬著黑暗氣息。

他的神術竟然沒有冷卻時間嗎?提瑞達驚愕的想到。瞬發神術。在某些高階的大神官的水準,也能施放出去。但是這裡所謂的瞬發,只是說的是神術瞬發。而當神術施放出去之後,有一個短暫的無法再次施放神術的空檔期,在神學院里,這個空檔期被稱為冷卻時間。也就是兩次施放神術之間的間歇期。

這段時間如此之短,以至於幾乎所有人都不認為冷卻時間有什麼重要的。甚至絕大多數神官都已經習慣了冷卻時間的存在,把這段時間當做是神術的一部分,乃至於忘記了冷卻時間的存在。

可是……可是……

姜君明施放神術。卻像是根本沒有冷卻時間一樣,提瑞達已經不知道在這一瞬間姜君明到底施放了多少道治療神術。

要是自己能瞬發神術的話,假如自己真有那麼高的等級的話,這段時間。因為神術的冷卻時間限制。能瞬發出三道或是四道凈化神術。但姜君明似乎無視了冷卻時間的存在,數不清的治療神術匯合成一道威力巨大的神術從天而降,把所有的水珠與黑暗氣息吞噬。

提瑞達看清楚姜君明施放的神術到底是怎麼回事,他驚訝、錯愕、糾結的東西是在神術的冷卻時間上。在場的月光城光明神殿聯盟的主教們則根本沒有看到這一點,在他們的眼中,姜君明抬手就施放出了一道「奇怪」的神術,把那些看上去並不強,其實卻蘊含了大量黑暗氣息的水滴凈化。

很奇怪。姜君明的神術並沒有強大到讓人不能接受的程度,但氣勢恢宏。鋪天蓋地。從氣息上分辨,應該是關懷教會的治療神術,關懷教會什麼時候能有這麼強的治療神術了?而且看樣子好像是三級或是四級的治療神術,但氣息卻還是一級的治療神術……種種想不懂的東西把月光城所有的主教都弄迷糊了,不知道姜君明到底施放了一道什麼神術。

但不管怎樣,他的神力的確強大!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提瑞達,黑暗魔法陣該怎麼凈化?」姜君明忽然問道。

提瑞達還在迷茫中,滿腦子都是神術冷卻時間的問題,忽然聽到姜君明問自己,隨口說道:「用凈化神術凈化就行了。」

「哦,治療神術不行嗎?」姜君明問道。

「需要凈化,治療神術中的神力能有微量的凈化作用,但效果並不好。」提瑞達說道。

「那你來吧。」

「……」提瑞達啞然的看向姜君明,這是怎麼回事?

姜君明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伊萊娜神官沒教我凈化神術。」

天啦!提瑞達瞬間被姜君明的解釋擊潰。

一名被關懷女神眷顧的少年神官,一名可以無視神術冷卻時間的神官,一名天賦超人,幾乎已經達到了妖孽程度的神官,竟然和自己說,暮色城關懷教會唯一的神官伊萊娜並沒有教給他最基本的凈化神術!

伊萊娜神官想做什麼?

關懷教會想做什麼?

這不是……一瞬間,提瑞達真想和姜君明說,君明啊,咱們改信吧。只要你改信,什麼神術學不會啊,哪能像是關懷教會一樣,連凈化神術都不教給你。

馬上提瑞達想到了在銀月城裡的一個傳說,那是費萊昂洛斯家族的族長在他自己的卧室里和自己說的,在銀月城晨光教會的主神殿里,晨光教會的大主教曾邀請姜君明改信,並且許下諾言,要是改信的話,將要由他親自教導姜君明,更是肯定的說,他可以獲得巨大的榮光,超越王國的國王。

除了教會的大主教之外,還有誰的榮光能超越所在國度的國王?

但姜君明還是拒絕了……提瑞達覺得這個世界簡直太荒謬了,自己根本無法想象。姜君明抱著一個連凈化神術都不肯教給自己的關懷教會不走,放棄了由大主教許諾,他能成為這片大陸上最大的教會之一的晨光教會的大主教的機會!

這……唉,似乎只能用關懷女神的眷顧來解釋了。提瑞達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在銀月城回來之後,傳出姜君明是被關懷女神眷顧的少年見習神官的話語。

姜君明也很奇怪,自己不會凈化神術而已,提瑞達怎麼一臉古怪的表情?凈化神術也不能治病,用提神藥劑完全可以取代,姜君明倒也沒有馬上去學的心思。

「提瑞達,你想什麼呢?」姜君明奇怪的問道。

「啊?」提瑞達被姜君明喚醒,連忙說道:「好,我這就施放凈化神術。」

黑暗的氣息已經被姜君明鋪天蓋地的治療神術消除,剩下的黑暗魔法陣也沒什麼難度,在提瑞達的凈化神術的作用下,很快失去了生機。留在鐫刻到地板上的魔法陣中的黑色線條冰消瓦解,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空蕩蕩的一座魔法陣流在地上,不對,應該說是魔法陣的殘骸。(未完待續。。)

ps:連續萬字更新,看得過癮不,打賞和月票要更給力些! 第四百三十五章魔人布歐

楚蕭與布瑪從漫威世界返回之後,

楚蕭短時間內不計劃繼續穿越輪迴世界,

因為布瑪的姐姐塔依絲傳回來了重要的信息,

之前塔依絲到地球休假的那段時間,

楚蕭曾拜託塔依絲藉助銀河保衛隊的資源,在全宇宙範圍內尋找一個人。

這個人不是別人,

正是黑暗魔導師比比迪,

龍珠魔人篇的原劇情中,正是比比迪將魔人布歐帶到地球,並藉助悟空與貝吉塔的能量復活了封印中的魔人布歐。

誓要休夫:邪王私寵小萌妃

但是,

楚蕭本人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見識一下魔人布歐這種特殊的生物了。

所以,


錦繡田園:農門辣娘子

很幸運的是,

塔依絲還真就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她的同伴在半人馬星系發現了疑似比比迪的黑暗魔導師,

將信息傳給塔依絲后,她第一時間將這個消息告知了楚蕭。

楚蕭接下來要做的自然是去半人馬星系去尋找比比迪的蹤跡,

只要找到了比比迪,自然能夠找到封印中的魔人布歐。

而布瑪在回來以後,

便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一項偉大的事業中,

振興銀河系計劃!

沒錯,

經歷過薩卡帝國的建立,

布瑪的思想發生了一些有趣的變化,

她迷上了改變世界的感覺,

那種對一切掌控於心地感覺,

令布瑪慾火難耐,情不自禁地想要在銀河系建立起以地球為核心的新帝國。

對此,

楚蕭自然是選擇支持的,

這不僅僅是因為銀河系本來就是楚蕭的領地,統一銀河系是遲早的事情。

更主要的原因是楚蕭不想否定布瑪的請求,

給布瑪一些事情去做,比讓她呆在地球消磨時間,要更合適的多。


女人嘛!

一定要讓她忙起來,

要不然她會用閑著的時間,去琢磨一些男人根本就理解不了的東西,然後拿著這些東西將你盤的圓圓潤潤。

嘿!女人啊!

楚蕭將自己離開地球,前往半人馬星系的事情告知了布瑪,

布瑪對此並沒有多說什麼,

她的心思早就投在了振興銀河系大計劃中,

只是囑咐楚蕭這一次出行將林可也帶上,美其名曰帶孩子出去旅遊,享受一下父親與小情人的甜蜜時光,

實則是派林可監督楚蕭的一舉一動,

防止楚蕭在外面肆意妄為,沾花惹草,一趟出去帶回來好幾隻狐狸精,

畢竟,

天使女王凱莎與惡魔女王莫甘娜的事情,布瑪心底還沒有跳過去這個坎呢!

要是再整出來個女王啊!佳人啊!貴婦啊!小可愛啊!小姐姐啊!

·····

布瑪的小爆脾氣可就真的要爆發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