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82 Views

「不用跟我道歉,我理解。你身上的傷可好了?」

Written by
banner

一句道歉就能解決一切恩怨么,打一巴掌再給一顆糖,真是可笑的手段。

假如我給顧嫣兩刀,轉頭再給她說一句對不起。顧太蔚,你顧府上下會讓我們之間的芥蒂煙消雲散么。

顧太蔚露出几絲苦笑,她知道這是她的客氣話,這話讓他覺得他們之間終究是生分的。

「我的傷已無大礙,只需調養便可。他是外傷,已有御醫醫治。」

他說的是那個「他」,是指被顧嫣刺傷的伏洛。

目光落在池裡游來游去的錦魚身上,一提及伏洛,金戈心裡有說不出的鬱結。

她心裡有伏洛,但並不代表她會因為他而原諒顧家人。

她不喜歡顧家人,從顧嬪到顧嫣,她們總是針對她。說她們是無辜的嗎,也不盡然。

就拿顧嬪來說,一國之君,不是靠搶就能得到的。皇上不是物品,更不可能受到哪個女人的支派。

何況天子對她金某人如此好,只是為了利用。

而顧嬪卻是天子的妃子,理論和實際上都稱得是一家人,而她卻將她視為假想敵。可悲可嘆。

當然,顧嫣也是如此。

如若沒有顧老的一廂情願,沒有顧嫣自己內心的執念,也不會有今時今日的瘋狂。

所以,那日顧嫣傷了她,傷了伏洛,皆是不可饒恕的。

如果有人說那是顧嫣太愛伏洛,太害怕失去他。所以,傷了他。

她,卻不那麼認為。

一個人,在經歷過死亡之後,也許,她會忘記很多人很多事,包括最親近的父母。

但,她會記得心底最愛的那個人,女人,是感情動物,她的一生都不會傷害她最愛的那個男人。



她說她是為他好,其實,那都是佔有伏洛的借口。

到如今她瘋了,這個借口便堂而皇之,信手掂來。

伏洛,你是知道顧嫣的吧。所以,你不會愛她。那,我們該怎麼辦呢。

「原諒我爹好嗎,他、他已是彌留之際了。」

金戈被顧太蔚的懺悔拉回思緒,聽到後半句時,手不自覺的頓了一下。

「什麼意思?」她問。

顧太蔚面露戚色,有些哽咽。

「哥哥們……爹氣急攻心,又加上顧府……爹已卧床一月余了,太醫說……說爹……」

金戈伸手拍了拍顧太蔚放在石桌上的手,在他抬頭之際收回。

她並非同情或是安慰,她只是不讓他再說下去。

這事,她早有耳聞,只是金哥哥和伏洛都另有看法。

現在聽他這樣說,她也不好多說什麼。事情總歸會明了的一天,現在說什麼都為時尚早。

再者就算顧老不知道兒子們叛逆之事,做為一家之長,這也和他的寵溺脫不了關係。

她不會動他們,因為顧家會很慘。她便積點德,不再雪上加霜落井下石。

黑笑給她睇眼神,指了指亭外,只見鳳羽面無表情的立在遠處。

顧太蔚也看到了,似是自嘲般笑了笑:「坐的時候也久了,想必你也累。我就不打擾,先行告辭。」

金戈自不會挽留,沖他點頭,對黑笑道:「送客。」

黑笑先是一愣,繼爾乖順的做了個「請」的手勢。

顧太蔚起身,望了一眼遠處的鳳羽,再次露出幾分自嘲,離去。

金戈坐在亭內一動不動,等著鳳羽走近。

支開黑笑,並不是她想獨自一個人呆著,而是給鳳羽過來發氣的機會,讓黑笑免遭牽連。

什麼時候,她也顧及鳳羽的感受了,甚至習慣性的替他安排好生氣的時間,然後她再去哄一哄他,兩人便這樣過了一天。

習慣真是個磨人的東西,曾經的她那麼討厭他跟在她身邊。

現在,他不在,她便覺得少了些什麼。

「二王子怎麼不說話?」

他已經在她身邊站這麼久了,一反常態的沒有找碴。

「你想不想聽琴?」他說,語氣里有生硬。

心,漏跳了一拍,她,猶還記得桃樹下那個絕美的容顏謫仙般的人,指下彈出的旋律讓人如墜夢境。

她可從沒聽說過鳳羽會幹這種風雅的事,也許他玩手段比彈琴來得更好。

仰頭看他,金戈眸中浮出幾許調侃:「二王子會彈琴?」

鳳羽臉色不善,冷冷的瞪了她一眼,道:「本王是沒有彈三弦那個傢伙有本事,你若不聽,便罷。」

眼看鳳羽就要甩袖離去,金戈趕緊抓住他的衣袍,連聲說要聽要聽。

面色鐵青的鳳羽,黑眸透出幾分煞氣:「不想聽便罷,本王不勉強。」

噗。這廝真是個彆扭的人也,想顯擺又不好意思明說,非要把責任推到人家頭上。

「二王子不要誤會,我這幾日真的挺悶。再說了,二王子彈琴給民女聽,民女怕受不起。」

「哼,你何時有『受不起』的自覺性。」

鳳羽終是緩了臉色,嘴上卻有些不饒人。

金戈識相的閉嘴,不與他唇槍舌戰。

這廝說不過人的時候,總會用嘴堵住她的話…… 琴早就準備好了,金戈所用的七弦。

見到此琴,金戈便想到小時候,每日練琴練得指尖鮮血直冒,卻異常乖巧和隱忍,不哭不鬧,默默承受。

金哥哥心疼得不得了,後來乾脆不讓她學這些玩意兒。

她施苦肉計陰謀得逞,差點開心過頭被哥哥查覺。

鳳羽見她臉上的神往,便讓她坐在身旁。

拔動第一個音符時,他,並沒有仲音的飄逸優雅。

接連幾個音符飄出,琴音平常無奇,甚至有些單調。

再耐心聽下去,旋律中漸漸起了鏗鏘之聲,時而高亢激昂,時而深沉飄渺。

它,不及天籟,不似悠遠,更別提聽者心寧氣靜。相反,它讓人感受到的卻是征戰沙場豪情萬壯之勢。

這,才是適合他的。

他的人生與仲音不同,蘊含的樂章和心境也不同。

如若同一首曲子,兩人彈出來的,定是大相徑庭。而她,似乎更喜歡鳳羽所彈。

收回遙遠的眸光,金戈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之詞,將鳳羽從頭到腳誇了個遍。

鳳羽神情專註的注視著她,直到她挖空心思最後詞窮,他才平靜無波的問:「這些,可是你真心話。」

本就沒詞兒的金戈張了張嘴,再也吐不出半個字。

是真心的么?她也這樣問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她都忘記自己是為了保護自己才違心的哄著他,還是其實自己一直喜歡這樣哄著他。

看著他為自己怒,為自己喜,為自己較勁,她的心裡多少還是歡喜的吧。

她不是一個白痴,更不是一個情商低能兒。

如若曾經的鳳羽只是為了利用她,而現在的鳳羽對她,或多或少總有些說不明道不清的感情。

金戈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恥,甚至有些卑鄙。

相較於伏洛,她身邊一直有不少人,可卻總希望伏洛身邊只有一個她。

這樣的佔有,對伏洛是不是太不公平。

她還是要去看看伏洛,她不能就這樣放棄。聽說他一回到府中便借酒消愁,人越發的削瘦。

對於鳳羽的問題,她終究沒有回答。轉身慢慢回房,準備明日去伏府。

鳳羽越發像變了個人似的,雖然還是棺材臉,但他執拗的將她送到了伏府門前。

金戈遲疑幾秒才獨自一人進了伏府。

再次立在伏府院中,府中下人停下手裡的活兒,靜靜的看著她。

金戈有些尷尬,她想,或許,她不該來。

伏大哥率先出來將她引進正堂見了伏公,伏公還是那般模樣。

伏家相比顧家,還是要安生得多。

「金姪女,老夫是看著你長大的,在老夫內心你與洛兒……罷了,老夫也不便多說。只是洛兒日日買醉,還望你能體諒一下。」

是,伏公,你太耿直,玩不過顧老那隻狐狸。

不過,你終究還是知道顧老早打著伏洛的主意了。

「伏伯伯,都是姪女的不是,還望伏伯伯原諒。不知道姪女可否見一見子喻哥哥。」

「他在後苑,你去吧。」

伏公讓伏大哥帶她下去,自個兒卻搖頭嘆息。

伏府後苑。

伏洛坐在廊下,抱著一個酒壺有一茬沒一茬的喝酒。眸色深沉直視遠方,臉上流露出几絲凄涼。

伏大哥輕輕的嘆息,道:「他的傷還沒好全,連日來一直這樣。」

金戈謝過伏大哥,輕手輕腳的走過去。

他們都是有傷之人,只是不知道哪一個比哪一個傷得更重。

曾經的歡聲笑語已經不在,曾經的海誓山盟被現實拖得支離破碎。

「不要再喝了好嗎?」

拿過他手裡的酒壺,她看到他眼下的暗青,墨黑眸子一片渾濁。

他好疲憊。


驀然抬頭,看清眼前之人,伏洛頓時露出溫暖的笑意,眸子猶如朗月入懷,亮了整個人,整個心。

「戈兒」,他撫上她的臉,喃喃的呼喚,「真的是你?!」

「嗯。」

小心靠進他的懷中,臉貼著他的心窩,雙臂攬住他的腰,她說:「我來看你。」

伏洛習慣將修長的五指插`入她的發間,溫柔的擁著她,在她額際落下一吻。

「我不敢,怕傷著你。」

他的意思是,他想她,想見她,又怕上次的事傷了她的心。

她能說什麼。

他們都在小心翼翼的維護那份感情,其實她和他都心知肚明,如若再這樣下去,稍有不慎,她與他之間就什麼都沒有了。

仰著頭,她看到他憔悴的面容,酸楚不已。

他也在打量她,她的氣色比以前好多了,可眼中多了很多憂鬱,是因為他嗎。

她不知道該怎樣安慰他,索性湊近給他一個輕吻。剛一觸及那片濕熱,他及時的攝住她的唇,輾轉纏綿。

他的溫情,他唇齒間的酒香,都帶著淡淡的苦澀。

她回應著他,很是主動也很是投入。喜得他多了幾分霸道和掠奪,修長的手托著她的後頸,舌尖探進她的齒貝,那樣鉅細靡遺,滾燙灼熱的呼吸,讓她情不自禁顫慄。

直到抽幹了肺里的空氣,兩人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他似是很幸福,又似不滿足,濃情的眸光凝進她的眼底,手托著她的下顎,指腹卻在她艷`靡水潤的唇上來來回回的摩挲。

金戈覺得自己的臉快燒了起來,趕緊摟著他的腰,將整個腦袋埋進他的胸懷,憋了好久才說話。

「你的傷還沒好,為什麼要喝酒,是為了借酒消愁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