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78 Views

可惜就是自身也會受到一些創傷。

Written by
banner

當被宣布勝利之後,炎陽赤走了下來。

接下來繼續,這一次該炎家先行上場。

炎陽赤看看炎陽柳,還沒有說話,炎陽柳大聲的說道:「我棄權!」

棄權,也就是認輸,在這個時候比起「我認輸」三個字光榮不到那裡,炎鼎浪在上位那裡依舊坦然。

炎鼎天面色陰沉如水,但卻是什麼也不說。

七場,勝三負四,接下來的一場是最關鍵的,這一場輸了下面一場直接不用比了,所以所有人都很期待。

炎家認輸一場,接下來的一場又該玉家先行出場了。

「這一場,我們也認輸!」

這道聲音響起的時候所有人都呆了。

青水卻是笑了,青水先前叮囑炎陽赤要殺死那個大漢,從一開始青水就叮囑他們要至少重傷,能殺死最好。

他所做的一切就是要讓玉家知道,這邊認輸,人活著,你們家的精英弟子一個個喪命,這可是家族的未來。

雖然這般想,但青水並沒有抱特別大的希望,但那道聲音響起的時候,青水感覺如仙音一樣。


很多人都是一愣,以為炎家這邊認輸上癮,那邊也想感受下,但只有熟悉的人知道,對方是對最後一局有著必勝的信心。

但青水現在更是對自己有信心,百歲之內的他不懼任何人,加上剛剛突破的實力,他感覺自己贏是沒有問題的,他還怕對方直接被自己秒殺就不好玩了。

最後出場能是什麼實力?三級國師?

最後一場前休息半個時辰,半個時辰后開始,炎家的人先上台!

「這一次誰上?老七上嗎?」炎陽赤輕輕的說道。

老七就是炎冷,他在炎家男孩里排行老七。

這個時候那個五公主和七公主走了過來,這裡是一處巨大的帳篷,外面看不到這裡的。

「你沒事吧!」五公主看著炎陽赤擔心的問道。

「我沒事,你們怎麼來了。」炎陽赤笑著問道,五公主這個時候能來他很高興的,不管如何,都是高興的。

「最後一場,炎冷上去會輸的。」五公主也是嘆口氣說道。

「這一場我來打!」 1187【對戰天劍歌,太極手,天劍手】

【感謝「曉肆」賞本書1888看書幣,感謝「學生蔣鴻水」的打賞,多謝支持!!】

「這一場我來打!」

這個時候青水緩緩說道,他這句話讓眾人很震驚,因為五公主說了炎冷上去必輸,在聽到這個話后這個男人還這麼說,那他一定是有著巨大的把握。

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青水,雖然他們知道青水不凡,但具體如何不得知,只知道他在鍛造上的天賦無與倫比。

「我有信心!」青水輕輕的說道。

五公主和七公主都是驚異的看著青水,炎家人也不例外,這一次是最關鍵的一戰,所以不能有半點疏忽。

每家都可以尋找一個不超過百歲的外援,所以炎家也可以,先前五公主前來就是為這個問題來的,但沒有想到中途青水會跳出來。

「你知道玉家這次上場的是誰嗎?」七公主皺眉看著青水,似乎很不喜歡青水的狂妄,現在的青水在她眼中應該就是狂妄吧。

「不知道,我只是表達我的觀點,炎兄讓我來打,我就打,如果讓別人呢,我也沒有任何意見。」青水無所謂的說道。

他不喜歡看到七公主的那個神色,不過還是隨意的說道。

五公主皺眉,過了一會才緩緩的說道:「對方出場的是天機學府的年輕強者,他今年是百歲之年,剛好可以參加,實力很強,和三皇子交情不錯。」

「他是不是叫天劍歌?」炎瑾瑜已經輕輕的說道。

「是的,想必瑾瑜妹妹也知道他的厲害吧。」七公主這個時候說道。

「他是天機學府的精英弟子,最重要的是他今年剛好百歲,比他年齡小的幾乎沒有可以勝過他的。」炎瑾瑜嘆口氣看著青水說道。


青水倒是沒有什麼感覺,微笑著說道:「那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我們也找了一個,只是和天劍歌相比勝算只有一成。」五公主苦澀的說道。

「他雖然勝算只有一成,但他有個殺招,使出後有三成的希望重創對手,但這個殺招的後作用很大,無論能不能成功重創對方,過了今天都會成為三年廢人。」七公主接著說道。

「施展殺手鐧也才有三成的希望,太小了。」炎陽赤現在很糾結。

「青水兄弟,你也看到了,這個叫什麼天劍歌的人似乎很強,二哥是支持你上去的,但我們也不想你出事。」炎陽辰看著青水認真的說道。

「沒事,我答應瑾瑜姐,替她打一場,如果你們決定讓誰打我也沒有意見,但我保證戰勝對方的幾率絕對比你們說的那個人高。」青水笑著說道。

「青水兄弟都這麼說了,我們支持,只是這戰鬥是生死相搏,所以我們希望兄弟想好,我們不希望你出任何事情。」炎陽赤咬咬牙說道。

「哈哈,那就好,這一場我來打,對了瑾瑜姐,如果天劍歌出點事,不知道天機學府會不會來找我麻煩?」這個問題青水感覺還是需要問問。

「不會,這是正常的比斗,至少天機學府的人不會找你麻煩,最多是天劍歌的一些朋友、親人什麼的,但不會光明正大的來,反正你也不會安生。」炎瑾瑜想了想說道。

青水那個鬱悶,不過現在也顧不上了,這次應該也是一個巨大的機遇。

五公主和七公主看到這樣也沒有說什麼,和炎陽赤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只是在離開的時候七公主卻是回頭看看青水:「如果你打贏了,我幫你做一件事。只要我能完成的。」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像是很慢,又像是很快!

時間到了,這一次該炎家上場了,青水凌空走向斗台,他的速度看起來不快,但卻是幾個眨眼的時間就到了。

「好年輕,這是炎家的人嗎?」

「不是吧,應該是請的外援吧!」

「對啊,兩家是可以請一個外援的,只是年齡不能超過百歲。」

「這個年輕人挺俊的,只是不知道功夫怎麼樣?」

「最後一個出場,你用腳想想能弱嗎?」

……

青水站在斗台上,但玉家那邊沒有動靜,后出場的人可以在先出場的人上去后可以停一刻鐘的時間。


而現在對方應該是在「晾」青水,青水微微閉著眼睛,站在那裡如一株萬年老松一樣,巍然不動,甚至讓人感覺已經石化在那裡一樣。

「玉家也太能裝了!」

「擺什麼架子啊!」

「小聲點,聽說這次玉家請來的外援了不起。」

「是嗎,老兄知道是誰嗎?」

「好像是天機學府的強者。」

「要是真的,台上的這個年輕人估計要完了。」

……

一道人影出現了,一身白衣,負手踏步而來,每一步都一種神奇的玄奧,這個人看起來同樣很年輕,俊美的像是畫中人。

他的臉上一直掛著淡淡的微笑,青水現在想到了一點,他是天機學府的強者,三皇子找到他是怎麼找的。

要知道天機學府比起大禹王朝強大太多太多了,一個皇子按說不會放在天機學府精英弟子的眼中的。

站在青水不太遠的地方,這個青年惹來下面一陣歡呼,也不知道是歡呼這個年輕人的英俊,還是因為他的名聲。

青水也打量這個看起來很年輕的人,他已經知道這個人正好百歲了,但他看起來和自己不相上下。

青水笑了,如果不是鵬形雙圓滿的話,讓自己的實力大增,不然今天估計真夠嗆了,這個大陸的水很深,天機學府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青水,請指教!」

「天劍歌,很高興認識你!」

天劍歌說出的話讓青水有點驚訝,但還是笑著說道:「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那我們今天就手底下見真章吧,不論輸贏,只要我們今天都能活著,我就交你這個朋友,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天劍歌笑著說道。

「好!」青水依舊不動聲色的說道,然後微微抬起一步,一閃就到了天劍歌的身邊。

天劍歌眼睛一眯,身影微妙的一動,右手抬出。

手掌上一道銀色的氣流一樣,向著清水的手腕壓下!

太極金縷氣!


青水手掌金光一閃,猛然後發先至的打向天劍歌的手腕,精妙的讓人感嘆,兩人的腳下踏著玄妙的步法,在外人看來如兩團虛影一樣,只有實力強大的才能看到兩人的動作。

雲手!

單鞭!

青水的手似慢實快的籠罩著天劍歌的周身大穴,游龍步在大鵬展翅以九宮小方位攻擊者,雙手渾然天成,大氣磅礴,彷彿是一張大網,密密麻麻的讓人找不到一絲破綻。

青水知道這個天劍歌先前不管如何說都沒有將自己看在眼裡,他也不會因為對方几句話就產生什麼好感。

青水看到對方空手,就準備讓他吃點苦頭。

天劍歌現在的內心波動的如波濤洶湧,他修鍊的天劍,雖然現在沒有使用武器,但以手代劍天劍手的威力很強,沒有想到被同樣空手的年輕人逼住……

本來以為自己赤手空拳就能將對方擺平,他是天機學府的精英弟子,同齡中人的佼佼者,而他這次要面對一個比自己年齡還小的人,他根本沒有放在眼裡。

雖然先前感受到要比斗的人很不錯,但散發的氣息和自己差不少,但現在卻是被對方逼的後退,主要是對方攻打的是穴道。

近身短打,青水的手快的令人眼花繚亂,雙臂蘊含的力量很奇妙,就算是和天劍歌相撞,就算是力量不大也能將對方的手盪開,趁虛而入,擊打在對方身上,而這個時候天劍歌會極力的避開穴道。

嘭!

一道不是很剛烈的勁道直接將天劍歌打得倒飛出去,兩人似乎有種默契。

「對不起,先前我小瞧了你,我會認真的,你也要小心!」天劍歌看著青水認真的說道。

青水點點頭!

先前天劍歌被震飛,下面的人炸開了鍋!

「看不清,貌似那個玉家請來的人落了下風!」

「是啊,被震退了!」

「大哥,你說青水能不能戰勝天劍歌。」炎瑾瑜輕輕的說道。

「瑾瑜,以你對青水的了解,你感覺他是個什麼樣的人。」炎陽赤微笑著說道。

「心有山嶽,卻平靜如水,不張揚,也不氣餒,他性子堅毅,處事不驚……」說到這裡炎瑾瑜也愣了。

「我們都太低估了他了,他的實力應該更強,真是奇怪,誰家能調教出這麼一個妖孽,而且還有強大的鍛造術。」炎陽赤不得其解,但還是很開心。

他是從五州來的,炎陽赤想著搖搖頭,大陸隱藏的高人太多了。

「四哥,這個人原來這麼強大,大禹王朝年青一代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個人?」五公主驚訝的看著台上說道。

「老三算到一切,卻沒有算到會出現這麼一個人,再看看吧,等他戰勝了天劍歌再說,天劍歌的能力可不是這麼點的。」四皇子平靜的笑道。

「他這人隱藏的還真深啊,等比賽完了我就去他鐵匠鋪看看,他可是給我打七折的。」七公主淡然的笑道。

四皇子和五公主只是含笑不語。

「這是從哪裡蹦出來的小子?」三皇子臉色很難看。

「他是個鐵匠師,這段時間他的鐵匠鋪很出名的,叫什麼火雲鐵匠鋪。」三皇子身邊一個中年男人小聲的說道。 1188【戰,我輸了,天劍歌輸了】

「鐵匠師?什麼樣的家族能讓一個鐵匠師達到這般境界?我大禹王朝不計其數的人口中這樣的人能有幾個?」三皇子此時驚訝無以形容。

他能請到天劍歌是因為曾經對他有過一次很大的恩惠,天劍歌答應以後幫助他一次,這一次就是他償還三皇子的,而且是儘力而為,不說勝負。

這是三皇子說的,因為三皇子想的是天劍歌出手,就已經是勝利在握,所以他不擔心,一點也不擔心。

……

化獸鎧!

天劍!

天劍歌用出了化獸鎧,他的化獸鎧雖然是第二形態,但卻不是青水之前見到的那種第二形態可比的。

雖然熒光閃閃,但更傾向於實質的固體,銀白色,手上的天劍也是銀白色,這一瞬間讓他有種從天降臨的感覺,帶著一股子超凡氣息,但更多的是殺氣。

很矛盾,比起先前的氣息強大太多了,青水也不敢大意,拿出北斗七星劍,使用了化獸鎧!

青水的化獸鎧是金黃色的,看起來特別的厚重,和天劍歌的銀白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天劍影!

天劍歌這一次先行出手,身影一動,現在他的速度提升了很多很多,一道犀利的劍影一閃向著青水射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