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86 Views

在一旁聽到宮以言的話的東方無涯,臉上一片冰冷。眼神中露出陰寒的神色。連自己的女人都敢動,不是說鳳傾城是多麼弱小,鳳傾城的實力東方無涯是非常相信的,但是自己的女人,別人如果有一點不尊敬的想法。

Written by
banner

東方無涯都會覺得這是個殺無赦的大罪。東方無涯冷冷的說到,連語氣都能凍死人。「那個叫墨浮萍的女人,現在在何處?」

宮以言聽到東方無涯天尊都開口了,頓時非常尊敬的向東方無涯說到:「天尊,我當然沒有讓她逃走。我把墨浮萍帶回了府邸。我已經用幻術把墨浮萍定住了。墨浮萍現在在閣樓。」

東方無涯聽到后,非常嫌棄的說到:「你為什麼要把她帶回我的府邸,真是污染了我的府邸。我的府邸是她那種人能夠進的么。」說著便冷哼了一聲。

鳳傾城好笑的看著東方無涯,走過去對東方無涯說:「一個小螞蟻而已,還不值得你動怒。我可以解決好。相信我。」

東方無涯看著鳳傾城看著自己。便回答到:「好,那本尊就將這件事交於娘子你處理。」有說起本尊來了,鳳傾城很無奈,這個東方無涯還真是會賣弄啊。

鳳傾城看著站在門口的宮以言,對宮以言說到:「走吧,我們去看看那個死而復生,揚言要殺了我的墨浮萍。」宮以言跟在鳳傾城的身後。

兩人,不一會兒就到了小閣樓。鳳傾城進去后看著被幻術定住的墨浮萍。鳳傾城冷冷的打量著墨浮萍,嘖嘖,自己還真的是非常好奇。 這墨浮萍到底是怎麼如何死而復生的呢,不然自己真的要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有問題了。

鳳傾城對身後的宮以言說到:「好了,現在把墨浮萍解開吧。」說著便走到了墨浮萍的身後,宮以言聽到鳳傾城的話后,上去把用手指一點在墨浮萍的額頭處,原本被定住的墨浮萍,一下子像是又活過來了一樣。

墨浮萍看著眼前的宮以言,絲毫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異樣。墨浮萍不知道剛才發生了好多事。墨浮萍對宮以言說:「公子,你快帶我去鳳傾城被關的地方吧。」

宮以言聽到后,便對墨浮萍用手指了指身後的方向,同時想墨浮萍說到:「你要殺的鳳傾城就在你身後」

墨浮萍聽到后非常激動的轉過身,一看。鳳傾城正在冷冷的看著自己。但是鳳傾城是悠閑的,雲淡風輕的現在那裡。絲毫沒有被綁住

或者是被人抓住的跡象。墨浮萍看著這樣的與自己想象中不一樣的場景。

轉過身,對宮以言說到:「公子,你不是說你已經抓到鳳傾城了么,那為什麼鳳傾城絲毫是不像被抓起來的樣子。」墨浮萍神色激動,大聲質問著。

宮以言看著如此激動的墨浮萍,冷冷的說到:「那你認為傾城姐應該是什麼樣子?」

聽到宮以言的話后,墨浮萍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開始結結巴巴的說到:「公子,你叫鳳傾城這個賤人什麼?傾城姐?」上去很激動的要去抓宮以言的衣服,宮以言不著痕迹的躲開了墨浮萍的激動的手?

「好了,墨浮萍小姐。真的是很抱歉吶。你眼前的這位公子他是我的徒弟。但是聽我徒弟說你想要殺我,我就來赴約了。」鳳傾城看著墨浮萍快要分裂的樣子,淡淡的說到。


墨浮萍頓時全身僵硬,自己竟然被眼前的這個男人給騙了。轉過身對鳳傾城說:「哼,鳳傾城。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么」

突然自己的眼前一閃而過一個身影。墨浮萍一看,是那位公子,宮以言轉眼間就已經站到了鳳傾城的身邊。墨浮萍這下終於相信了眼前的事實。

鳳傾城對墨浮萍說到:「墨浮萍小姐,我很好奇的是那日在學院難道我記得你已經被我解決了,怎麼會這麼神奇的就又死而復生了?」

「還是說你根本沒有被我解決掉,是我自己的能力有問題?」

墨浮萍聽到鳳傾城的話后,便想起了前幾次在鳳傾城身上所受的屈辱,便又開始激動起來。什麼都不管不顧,仰頭大笑到:「鳳傾城,我今日一定要與你同歸於盡。我要讓你也嘗嘗你給我的屈辱。」

鳳傾城見墨浮萍不肯說出原有,想到這其中肯定有什麼隱情。便對墨浮萍說到:「到底是誰救了你?」鳳傾城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自己被這個麻煩纏上已經非常心煩,沒有解決掉她,更是出乎意料。

沒想到,這個墨浮萍還真是不肯認清現實是怎麼樣的。墨浮萍便開始胡說八道:「你註定殺不了我的,應該是由我殺了你。你是該死的,哈哈。」

鳳傾城聽到這墨浮萍聒噪的聲音,便開始沒有了耐心。墨浮萍雙手用力,運用靈力,想要攻擊鳳傾城。

墨浮萍的靈力是紅色的光,可以見得,墨浮萍的神級根本不能與鳳傾城相提並論,真的可以形容為一個是天上。一個是人間。

紅色的氣流向鳳傾城衝去,鳳傾城才沒有心情與時間浪費在墨浮萍這個白痴身上。與這個白痴比試真的是有點像玩過家家一樣的把戲。鳳傾城與這樣的白痴玩這種遊戲,真的有點太拉低檔次。

鳳傾城一揮袖,那股紅色的氣流便消失不見。墨浮萍驚訝的看著一幕,不敢相信。自己這次的攻擊所使用的靈力可是用了自己的十成功力。怎麼會被鳳傾城輕鬆揮袖就消失了?

墨浮萍剛想出聲說話,奈何鳳傾城已經不想給她任何出聲的機會了,先前讓她說了那麼多已經是鳳傾城的恩賜了。鳳傾城在墨浮萍想要出聲的瞬間便用了靈力封住了墨浮萍的嘴。墨浮萍也這會兒已經動彈不得了。

墨浮萍驚恐的看著鳳傾城,想到。這鳳傾城竟然會用妖術,自己為什麼會動不了。看著墨浮萍的用詞與想法,也就知道這墨浮萍真的就是一個不肯認清現實的白痴。

自認為是墨家的天才少女,那只是墨家的人以及那些人間的普通人的看法。在鳳傾城眼中,墨浮萍就是一個跳樑小丑,明明是一個小螞蟻,但非要說自己是個大象,還要與鳳凰想比較。

墨浮萍還是沒有認識到自己與鳳傾城的神級上的差別。還竟然說鳳傾城用的是妖術,也罷,墨家的人是有幾個神級還不錯的,但是那幾個只是相對於普通人來說的。

但是墨家主要還是依靠著仙靈石才出了那麼幾個神級換不錯的人,但是他們也連仙靈石的用法都沒有用正確。他們只是用仙靈石修鍊的時候會吸收一下仙靈石的靈氣。

墨浮萍是墨家唯一一個女的,神級還不錯吧,相對於家族中的人來說。所以因此很是得寵,墨浮萍也常常被誇的很高。墨浮萍從小到大都是在這種環境中長大的。所以,不允許任何人比她自己強,自己必須是最強的。

墨浮萍此時想後悔都來不及了1,只見鳳傾城纖纖玉手微微用力,一束白色的光波便向墨浮萍衝去,衝進了墨浮萍的眼睛中。墨浮萍眼神突然變得獃滯。

鳳傾城見墨浮萍不肯碩出死而復生的原因,那隻好由鳳傾撐動手了,只不過,還是要讓墨浮萍自己開口說。鳳傾城早就想用這個了。

鳳傾城對墨浮萍說到:「在學院那日,你是怎麼如何死而復生的?」

墨浮萍聽到后,乖乖的回答到:「是學院的副院長救了我,他用海靈石醫治了我。之後我在副院長的密室中康復,然後副院長讓一定要找到鳳傾城,並且親手殺了鳳傾城。」

「副院長用海靈石幫我突破了神級,副院長說我現在的神級一定能夠殺了鳳傾城。」墨浮萍這下子,把本來副院長交代她不能說的事,都說了出來。

鳳傾城聽到后,覺得有點好笑。難道學院的副院長真的將自己的神級看的非常底么,竟然幫墨浮萍神級突破了紅色就以為能夠殺了我。呵,這種感覺還真的是不太爽。

嗯,自己也收到了一個有趣呃呃信息,學院的副院長竟然有海靈石。這海靈石放在副院長手中了真的是有點浪費東西啊。鳳傾城惋惜的想到。

沒想到,這副院長竟然這麼想要殺掉我。原來他那一日所陰狠的眼神的結果就是派了這個墨浮萍來殺我,真是有點侮辱我鳳傾城。

鳳傾城聽到墨浮萍口中說出的話時,非常滿意。答案沒有讓自己很驚訝,也在自己的預料之內。

墨浮萍此時還是一副被幻術控制住呆傻的樣子。鳳傾城問什麼墨浮萍便會乖乖的回答什麼。鳳傾城問清楚原有后,便向身後的宮以言說:「你怎麼帶進來的,就怎麼把她帶回去吧」。

宮以言回答到:「傾城姐,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鳳傾城還補了一句,:「她墨浮萍也配進入這個地方?」說完便走了出去。

宮以言看著鳳傾城出去后,視線便轉向了眼前的墨浮萍,墨浮萍此時還是痴傻的樣子。宮以言揮袖解開了鳳傾城的幻術。墨浮萍一下子清醒過來,看著這房中只有宮以言一人,頓時覺得剛才的一番景象就是幻覺。 墨浮萍開口對宮以言到:「沒想到你是鳳傾城身邊的人,你還處心積慮的拿走了我的仙靈石。我要殺了你。啊~」墨浮萍頓時作勢就要向宮以言奔去。

宮以言看著還是不知死活的墨浮萍,便一下子用屏障擋住了墨浮萍,對墨浮萍說:「你真是不自量力,你連傾城姐的名字都不配叫出來。還想傻傾城姐,真是天方夜譚。」宮以言冷冷的說到。

鳳傾城臨走前留下的話的其中的意思,宮以言是很明白的。鳳傾城不想再讓墨浮萍來麻煩自己了。宮以言說到:「我帶你進來是因為你還是有點用處的,但是帶你進來已經是讓我自己犯了危險了,但是你還是這樣的不知死活,不自量力。」

「在你主動找到我的時候,你的下場就已經註定了,那就是……死。」話落的宮以言看著墨浮萍,眼神中散發出一抹嗜血的氣息。

墨浮萍聽見宮以言這樣說到,心想著,鳳傾城真的有這麼強大么?不會的,我不相信。但是,我真的要死在這裡嗎,不可以。墨浮萍已經被嚇的開始有些神智混亂,在屏障的一邊的墨浮萍嘴裡開始說著:「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然後眼神驚恐,雙手極力的擺動著,腳下的步伐開始向後退著。嘴巴沒有合起來。然後轉身就像向外面逃跑,卻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無形的屏障當中,墨浮萍在向外面跑的時候被屏障彈了回來。

墨浮萍更加驚恐的看著宮以言,現在眼中完全沒有對宮以言以往的痴迷,剩下的只有驚恐,彷彿宮以言是一個極其恐怖的惡魔一樣。


墨浮萍開始瘋狂的拍打屏障,並喊著:「快放我出去啊,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啊!」宮以言冷眼看著墨浮萍瘋狂的舉動,開始雙手用力,宮以言手中散發出青色的光芒,宮以言雙手方向一轉,光芒向墨浮萍射去。

靈光穿透了墨浮萍的身體,墨浮萍遭到光芒的穿透后,頓時瞪大了眼睛,捂著自己的胸口,彷彿非常痛苦的樣子。墨浮萍身形開始搖晃,漸漸的支撐不住的倒在地上,不一會兒墨浮萍腳一蹬,便斷了氣。

死之後的墨浮萍的眼睛還是睜的大大的。這女人還真的是死頑固,死之前都不肯承認她與別人的差別。真是死不瞑目。

不一會兒,墨浮萍的屍體便漸漸的開始變的透明,然後變的消失不見。宮以言記得剛剛東方無涯說墨浮萍不配進自己的府邸,那個嫌棄呃呃眼神。宮以言也覺得自己帶墨浮萍進入到這裡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

解決了墨浮萍的宮以言,便去了自己的房間,開始修鍊神級。鳳傾城這邊正在悠哉悠哉的走在路上,這東方無涯的府邸真的是自己前世都沒有見過這麼豪華的花園,嘖嘖,看看這水池看看這假山。鳳傾城估計東方無涯的這府邸估計得有十幾萬的面積。


鳳傾城想到,自己這是無意中釣了一個有錢人嘛。鳳傾城其實到這兒也沒有太仔細的觀察過東方無涯的府邸,今日難得在府邸中走走,還真發現這東方無涯的府邸簡直就是豪門中的豪門啊。

看看這木料,看看這鋪的地板簡直與玉石走的一比啊。這顏色光滑透亮。鳳傾城走走停停的,不知不覺的便走進了東方無涯為鳳傾城準備的花園。

其實。鳳傾城只是看見這一片一大片白霧環繞,確實有點神秘,東方無涯府邸上竟然還有這樣神秘的地方,鳳傾城還真是沒有來過東方無涯為自己準備的這片神秘花園。

鳳傾城慢慢的走了進去,進去之後看見的便是若隱若現的整片花叢。恰好都是自己喜歡的玫瑰,血紅色的玫瑰花布滿了整片花園,而且周邊還點綴著些百合。鳳傾城慢慢的走著,漸漸的發現這花園中先前濃重的迷霧,此刻已經消失不見。

鳳傾城暗暗的想到,這東方無涯還是個喜歡花的男人,還真的是沒看出來。東方無涯還整天綳著一張臉,假裝嚴肅。嘖嘖,這東方無涯原來也是個悶騷型的。想著便笑了出來。鳳傾城有了這個發現,覺得心情還真的是不錯。

突然身後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娘子,你終於來到這片花園了。怎麼樣,娘子還滿意么。為夫早就已經準備好了這片花園,可是娘子一直沒有來欣賞過。」東方無涯溫柔的笑著,眼睛溫柔像早溢出水一樣。

鳳傾城聽到身後東方無涯的聲音,便一下子轉過了身。看著東方無涯身穿一身黑色的衣服,將東方無涯的完美的身形修飾的很是修長。有型。鳳傾城開口說到:「這是你為我準備的?這麼一大片花園?」

「娘子,不是為你準備的,那是為誰準備的。這府中還有第二個女人么?」東方無涯戲謔到。

鳳傾城看著東方無涯調戲自己的樣子,便也想揶揄一下東方無涯。便說到:「哦~這是東方天尊為我準備的?我以為是東方無涯天尊自己喜歡花呢,而且是大片的玫瑰花,熱情似火啊。」

東方無涯聽到自己家娘子真的揶揄自己,竟然說自己喜歡花,還是玫瑰花,還是熱情似火?東方無涯覺得自己真的是有點上火,自家娘子總是這麼牙尖嘴俐。

鳳傾城看著東方無涯有點黑臉的趨勢,便正色說到:「無涯,我有要事與你商議。」

東方無涯看著鳳傾城嚴肅的樣子,以為鳳傾城要說什麼重要的事情呢。東方無涯看著鳳傾城的臉色,便也正色的回復到:「娘子,這次想要幹什麼呢?」

鳳傾城看著東方無涯說到:「我現在想要回學院一趟。」

東方無涯一聽自己的娘子被自己好不容易從那個學院誘哄出來,結果自己的娘子有要回到那個學院。東方無涯一想便開始有點不高興。東方無涯回到:「娘子,你這次回學院有什麼重要的事么?」

鳳傾城看著東方無涯有生氣的趨勢,連忙開始解釋到:「無涯,我這次去學院,是因為我想要查明一件事。」

東方無涯說到:「是有什麼事還需要我的娘子親自去查明。讓宮以言去不就行了。」

鳳傾城接著說到:「是剛剛的時候從墨浮萍口中知道了一點消息,是關於墨浮萍自己死而復生的原因。原來是學院額副院長就可墨浮萍。還讓墨浮萍來殺我。這個副院長覺得以後又是一個麻煩,我不想再拖延了想儘快解決掉謝這些麻煩。」

東方無涯聽到有人竟然還想對自己家的娘子耍手段,頓時怒了。便說到:「娘子,讓為夫幫娘子解決了娘子的麻煩可好?這樣娘子就不會每天辛苦的勞心了。」

鳳傾城聽到東方無涯這樣說,便說到:「無涯,你要相信我的實力,難道在你眼中我就這麼的弱么?我一定要一步步的強大起來,才能夠與肩並肩的站在一起。」

東方無涯聽到自家娘子的這番話,連忙說到:「娘子,為夫沒有不相信娘子的意思。為夫只是不想讓娘子被這些小螞蟻打擾而已。既然娘子如此堅持,我東方無涯的女人定是世上最好的女人。」

東方無涯這也算是默認了鳳傾城的話。東方無涯接著說到:「但是,娘子你要記得,為夫在這裡的幻境中一直關注著娘子你,如果娘子你有危險,為夫會馬上趕過來。絕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 鳳傾城點頭答應到:「我的神級在大陸上也算是少有的了,一個區區的學院副院長能有多大的能耐。弄死他就像捏死一直螞蟻一樣簡單。」

東方無涯聽到鳳傾城非常霸氣的話,走上前去摟住了鳳傾城,說到:「這就是我東方無涯的女人。」

兩人之後又在這片巨大的花園中逛了許久。晚上的時候,東方無涯把鳳傾城緊緊的摟在懷中,沒有一刻絲毫的放鬆。

鳳傾城覺得好笑,此時的東方無涯有點孩子氣。對東方無涯說到:「你為什麼抱我這麼緊,感覺都快被你捏碎了一樣。」東方無涯好回答到:「我只想再多抱你一會兒,明天你走了之後。不知道什麼要多長時間才能見到你。」


繼而有惡恨的說到:「你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回來,不然我就去親自抓你回來。」

鳳傾城有點無奈的嘆了口氣,聽見鳳傾城的嘆氣聲。東方無涯低頭狠狠的在鳳傾城唇上咬了一下,說到:「你個沒心沒肺的女人,難道只有我一個人會這麼思念么。」

好在鳳傾城及時的安慰了東方無涯。說到:「我會很快回來的,不要擔心我。」

次日,鳳傾城想要一個人帶著小鳳回到學院的時候,東方無涯就是想要自己把鳳傾城送到學院。鳳傾城拗不過東方無涯,索性就隨他去了。

等把鳳傾城送到學院后,在鳳傾城的再三催促下,東方無涯終於依依不捨的走了。走之前東方無涯冷聲的對小鳳說到:「保護好你的主人,不然煮了你吃肉。」

小鳳聽見這樣威脅的話,而且是天尊說的,身子不禁的抖了抖,回答到:「我會保護好主人的。」自己家的主人的神級現在還會被欺負么,東方天尊真的是把自己家主人當做什麼都不會的弱女子一個。

東方無涯走後,鳳傾城與小鳳進了學院,走在學院里,學院中的學員都注目著鳳傾城與小鳳。

那種目光中有的帶著的是敬畏,有的帶著的是崇拜。鳳傾城與小鳳就在這種強烈的注目禮中走在學院當中。

而在學院當中當初被鳳傾城扔下的招呼都沒有打的陸奇在路上聽到旁邊的人說。老大走回來的時候,那個激動的。一下子跑到鳳傾城所在的地點。

「老大,老大……」真是人未到,聲先到。聽著從遠處傳來的熟悉的聲音。鳳傾城停下了腳步。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果然,一個跑的飛快的身影出現,漸漸逼近。

正是激動的跑的氣喘吁吁的陸奇,跑到鳳傾城面前。陸奇說到:「老大,你終於回來了。我等了你好久啊。」

鳳傾城看著一臉激動的陸奇,好笑的看著陸奇,說到:「你還是那樣,跑那麼快。」陸奇聽到鳳傾城在揶揄自己,便說到:「老大,你當初走的真是毫無徵兆。感覺你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老大,你當初可真是有點狠心啊。」

鳳傾城看著陸奇說:「你還是這麼多廢話。」說完后便高冷的邁開腳步,陸奇便在後面連忙跟上老大的腳步。還有一旁的小鳳,嘰嘰喳喳的和陸奇說著什麼,只見陸奇只是不停的點頭答應這。這陸奇沒準兒又是被小鳳忽悠到醉仙樓去了。

鳳傾城回到學院的事不到片刻便就傳遍了學院。連石長老都知道了,石長老對鳳傾城再次回到學院那是當然的非常高興啊。而走的人心情也就不是開心了。

副院長聽到自己呢探子前來對自己說,鳳傾城就在剛剛已經回到了學院。副院長當時就露出了不敢置信,隨即又露出咯與陰狠的神色。這個鳳傾城,竟然沒有死,自己對墨浮萍可是用的是海靈石救活的還給墨浮萍突破了神級。

鳳傾城竟然沒有死,那墨浮萍可真是個廢物。竟然連鳳傾城都沒有解決掉。那自己救活了墨浮萍還有什麼意義,這不就相當於自己救了一個廢物么,還真是有點浪費自己的海靈石。

只能算鳳傾城這一次比較走運了。不過這一次自己一定要殺了鳳傾城,這個鳳傾城真的是太礙事了。鳳傾城絕對不能留。不過,現在鳳傾城自己送上門來,自己一定要讓鳳傾城消失掉。

副院長陰狠的想到。鳳傾城此時正走在學院的路上,鳳傾城正悠悠的想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看一看。副院長此時正在被鳳傾城竟然活著回到學院的消息氣的額頭的血管已經張牙露爪的一跳一跳的。

鳳傾城回到自己的院子,一看。還是乾乾淨淨的,好像有人每天打掃一樣。鳳傾城隨口說了一句:「不錯嘛,我的院子還是這麼乾淨。」跟在身後的陸奇立馬回答到:「老大,自從你走後,這院子我每天打掃一遍啊。我就知道老大你還會回來的。」

鳳傾城眉頭一跳,看著陸奇說:「我想問的是我離開了也有段時間了,不知道陸奇的神級修鍊的怎麼樣啊。」陸奇一聽到這個,立馬低著著頭,不好意思的抓著頭,聲音像蚊子一樣的嗡嗡的說到:「老大,其實,自從你悄無聲息的離開后我,就偷了幾天懶,結果神級要突破的時候,被卡主了,就一直停留在那裡了。我也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

鳳傾城一聽到陸奇的聲音沒有先前的激動,卻聽到陸奇說他自己修鍊被卡主了。鳳傾城也是醉了。鳳傾城說:「待會兒,你到我房間裡面來,我幫你打通神級修鍊的瓶頸。」陸奇一聽到鳳傾城要幫自己突破神級修鍊的關卡,別提多高興了,陸奇立刻點點頭,:「老大,真是謝謝你了。」

鳳傾城進了自己的煉丹房后,發現裡面空無一人。身後的陸奇解答到:「這吳中磊就不是個好東西,假惺惺的。還說什麼幫老大做什麼都願意,這不老大才走的第一天,吳中磊因為老大離開了,便撒手不幹了。還說什麼,自己在這裡辛苦了好幾個月,老大卻一個人走了。還說老大也不收他自己為徒,自己算是白乾了這麼的活」

接著繼續說到:「那吳中磊是還說老大騙了他。」陸奇一口氣的數落著這吳中磊。

鳳傾城聽到了陸奇的話后,並不感到驚奇,因為她自己早就看出吳中磊只是想從自己這裡偷師學藝,想以後打敗自己。所以她才讓吳中磊為自己干這麼多的事,但是就是不鳥吳中磊,反正吳中磊有所圖謀,鳳傾城就正好利用了他這個免費勞動力。

接著,鳳傾城休息了一會兒后。便想要去拜訪一下,石長老。不久,鳳傾城便去了石長老的住所。石長老聽到鳳傾城的來訪后,瞬間臉上喜笑顏開,趕緊讓人請鳳傾城進來。

鳳傾城進屋后,石長老樂呵呵的看著鳳傾城。說到:「哎呀。傾城啊。你這是好久都沒有見著你了。來來,坐。」鳳傾城便對石長老問候了幾句后,便坐了下來。

石長老看著鳳傾城就像看著自己的女兒一樣,慈祥和藹的目光讓鳳傾城感到非常的溫暖。鳳傾城說到:「長老,您最近可好?」

石長老聽到鳳傾城問候自己,又是開心的答應到。鳳傾城再與石長老又閑聊了幾句后。便說到:「石長老上次給我的上古捲軸,我是破解開了。但是其中一種修鍊方法,需要上古天尊在於邪惡的萬古神獸的戰鬥時,將上古靈石流落在了人間。這上古靈石我自己手裡現在有一顆。但是需要集齊的是五顆上古靈石。」 石長老聽到鳳傾城的話后,是非常的激動。那個上古捲軸打不開是有原因的,這書中竟然運藏著這麼強大的神級修鍊方法。石長老說:「嗯,這上古靈石是流落在了人間。現在傾城你手裡有一顆,正好的是我的手裡也有一顆,我一直沒有用上它的機會,如今便給你傾城你把。」

鳳傾城又聽到了一個好消息,這下自己的手裡的靈石已經有兩顆了。還差三顆了。鳳傾城謝過了石長老后,石長老又接著說:「但是,我知道我們學院還有一個人還拿著一顆靈石。那就是副院長。他手中還有一顆靈石,是海靈石。」

鳳傾城心想到,果然是副院長手中拿著一顆海靈石。哼,副院長拿著海靈石真是有點爆珍天物,浪費啊。不過自己總會讓副院長乖乖的自願的交出海靈石,並且在一同解決了副院長。

在告辭了石長老后。鳳傾城早就在來之前就已經察覺到了。有人在跟著自己,罷了,就讓他跟著吧。從石長老的住所出來,這個人還是在跟著鳳傾城,鳳傾城依舊沒有搭理這個人。

鳳傾城已經知道了是誰的探子了。無非就是那位不知死活的副院長的。先讓那個不自量力嗯副院長先多活兩天,自己過兩天再收拾他。

鳳傾城沒有再去別處,直接去了自己的住所。探子此刻正在向副院長報道,聽到探子說鳳傾城去了石長老的住所,而且待了好一會兒。這兩人不知道在搞什麼名堂。鳳傾城又想幹什麼,看來自己得趕快解決鳳傾城了。副院長陰狠毒辣的皺著眉頭想到。

這個副院長真的是有點痴人說夢,自己連鳳傾城的實力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還沒有摸清楚,就要開始計劃寫殺鳳傾城。真是和那個墨浮萍沒有什麼區別。這哈副院長的神級是還是不錯的,畢竟也是副院長。但是和鳳傾城的比起來,在鳳傾城的眼中,這個副院長就和墨浮萍差不多。

如果鳳傾城這樣的想法讓副院長聽到后,恐怕會當場與鳳傾城展開決鬥吧。鳳傾城回到自己的小院子里,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心想著除了副院長的海靈石外,還有兩顆靈石在在哪裡呢?

墨浮萍回到學院后,先是在學院中悠閑的待了幾日。陸奇每天都跟在鳳傾城的身後,幫鳳傾城跑腿啊,之類的事情。

小鳳來的時候,通知了火鳥,自己的老兄弟。這時火鳥已經回到了學院。小鳳開始與火鳥廝混在一起。

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微醺,柔和的陽光撒在大地上。下午的時候,鳳傾城覺得閑來無事,想去院子中的軟塌上去晒晒太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