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71 Views

讀書人醒過來,抬頭望向他,神情有些惘然,不知道他在說什麼,然後更清醒了些,因為被打擾讀書而莫名憤怒,眉毛亂動。

Written by
banner

觀主沒生氣,比劃說道:「一卷很舊的書。」

讀書人想了想,提起手裡半禿的毛筆在硯里蘸飽了墨汁,然後在黃州芽紙上認真地寫了一個字,落筆鄭重如山。

那個字墨跡淋漓,意滿神足。

一個「書」字。

讀書人把墨跡未乾的紙遞到觀主身前,說道:「你要的書。」

觀主靜靜看著這張紙,看著紙上那個書字,沉默片刻,說道:「有些意思。」

他伸手去接這張紙,動作很緩慢,鄭重如山。

真的很緩慢,就像一座山在移動,又像是天空在雲的上方轉過,不知道過了多久,指尖才與微糙的芽紙邊緣接觸。


轟的一聲輕響,微黃的紙張燃燒起來。

紙張慢慢燃燒,火苗向著兩面蔓延,邊緣盡成灰燼,直至將要燒到他們的手指,觀主沒有放手,讀書人也沒有放手。

他們沉默看著彼此。

「我也看過很多書。」

觀主忽然說道:「我雖然不像你這樣愛書如痴,不眠不休地讀書不輟,但我活了太長時間,所以看的書並不比你少。」

時間,真的是很重要的一個東西,無論是讀書,還是修行。

讀書人沒有說話,看著手上那張燃燒的字紙。

「為什麼這卷書不在長安城裡呢?嗯,那時候還無法確定寧缺能不能回到長安城,他不在的長安城,確實不如書院安全。」

觀主看著讀書人平靜說道:「李慢慢把那捲天書交給你保管,很正確,可惜沒有意義,因為……書生最終百無一用。」

話音落下,紙張燃燒完畢,讀書人的手指里什麼都沒有剩下,灰燼緩緩落下,落在他的鞋上,觀主的手指里,卻還有一角黃紙殘片。

勝負已分,讀書人看著桌上如山般的書籍,如海般的硯池,沉默了很長時間,人生第一次對讀書這種事情產生了懷疑。

觀主負手走進崖洞,看著崖洞兩側高約十餘丈的書架,看著上面密密麻麻,浩瀚難閱的千萬冊書籍,輕輕揮動衣袖。

一陣清風自青衣袖間出,在崖洞里並不緩慢卻輕柔的吹拂,那些書籍上積著的灰被盡數拂落,然後送至角落裡,剩下一片乾淨。

觀主踏階而上,來到第四層的一排書架前,從裡面抽出一本書,就像是一個想看書的人隨意抽出一本書來看,沒有做任何挑選。

那本書就是天書明字卷。

……

……

長安城的雪停了,風也靜,雲層盡散,紅曰照耀人間。

觀主出現在城外。

這是他第三次來到長安城外。

以前兩次寧缺都在城牆上,今天也不例外。

他看著殘雪裡緩緩走來的觀主,沉默不語。

「他拿到了七卷天書。」

桑桑說道,臉色有些微微蒼白,似乎有些畏懼。

寧缺笑了起來:「集齊七顆龍珠,可以召喚出龍神,集齊七卷天書能做什麼?召喚昊天?如果他真想這麼做,你別理他便是。」

他沒有取下肩上的鐵弓,因為元十三箭已經射完了,而且他隱約有感覺,就算有驚神陣的幫助,元十三箭也很難威脅到現在的觀主。

七卷天書終於在一起了,這意味著什麼?

書院一直在猜測推算這件事情,卻始終沒有結果,除了觀主,沒有任何人知曉七卷天書的作用,當然,桑桑很清楚。

「我是怎麼產生的?」

「你?你是**生的。」

「現在不是說笑話的時候。」

「我現在有些緊張。」

寧缺沉默片刻后說道:「你得允許我說些笑話。」

桑桑面無表情說道:「我不允許。」

「好吧……如果你是說昊天,它是規則的集合體,產生於混沌之間。」

「不對,我是客觀規則與人類主觀信仰的集合體。」

「然後?」

「我是人類的選擇。」桑桑轉身看著他,說道:「既然如此,人類在選擇我的時候,又怎麼會不留些手段來制衡我?」

寧缺沉默。

他知道桑桑說的是真的。

無數年前,創建道門的那名賭鬼,替人類打了個賭,將整個世界交給昊天來守護,那麼他很有可能提前便布置下了後手。

傳說中,知守觀里的七卷天書是昊天的意志結晶,或者說是昊天對人類的賜予,實際上,那是道門對這個世界真正的控制手段。


擁有七卷天書,便可以解除無數年前那個賭局,可以將昊天從神國里請出來,可以讓昊天重回混沌,這種方法只有道門之主能夠掌握。

當今的道門之主,帶著七卷天書,走到了長安城前。

……

……

「這就是道門最後的手段嗎?」

寧缺握著陣眼杵,看著城牆下的觀主問道。

觀主平靜說道:「軻浩然說我們是狗,蓮生說我們是狗,書院里的人,還有很多人,都說我們道門是狗,是昊天的一條狗,但從來沒有人想過,這條鐵鏈事實上拴在彼此的頸上,人類是昊天的狗,昊天何嘗不是人類的一條狗。」

他望向寧缺身旁的桑桑,說道:「我們供奉你,讓你擁有無盡的歲月以至永恆,那麼你就應該甘於永恆的**,在神國默默守護人類的世界,而不應該偷偷溜到人間來貪一晌之歡,難道你不覺得這樣很合理嗎?」

桑桑沒有說話,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她以往哪怕虛弱到極點,也未曾像現在這般畏懼過,因為她清晰地感覺到,觀主擁有了毀滅自己的能力。

觀主從懷裡取出一卷書。

湛藍的天空深處,響起一聲雷。

這聲雷鳴,來自神國。

……

……

(捨不得寫了,明天寫最後的……我愛你們。)(未完待續。) (我決定把七卷天書上中下,改成開天上中下,我今天更喜歡這個名字,很酷,就像將夜這本書一樣。值此完本之曰,請允許我認真地推薦郭怒大大的新書DOTA2之電競之王,該書現已登陸,已有近百萬字完全可以開殺,書號3149406。然後,我要在此讚美依蘭同學的福利以及暗暗同學的片片,在這美好的時刻給予我鼓勵,同時,強烈地呼喚大家關注我的威信公眾號:maoni1118,這是保持您我聯繫的最好方法,後記以及後續等具體事項,方便我及時通知您,謝謝。晚飯後繼續寫。)

……

……


天外有天。

湛藍的天空外,是神國。

這道從神國傳來的雷聲無比恢宏,彷彿在向整個人間宣告著什麼。


宋國東方的海面上,驟然生起千年未有的巨大風暴。

瓦山落下暴烈的一場雨。

西陵神殿的天空里,隱隱有電痕閃現。

唯有長安城,一如先前。

因為觀主站在這裡。


他的手裡拿著一卷天書。

「天」字卷。

來自神國的雷鳴還在持續,久久不肯散去,向人間散播著無限神威。

觀主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只是握著天字卷,靜靜看著天空。

雷聲漸漸低沉,彷彿那個至高無上的存在,也感到了恐懼。

觀主很平靜,取出第二卷天書。

這卷天書有些殘破,已經缺少了很多頁。

「落」字卷。

世界的邊緣處,是深不見底的海洋,從極北方雪峰那面的黑海,到南方碧藍如琉璃的靜海,再到風暴海,都是如此。

忽然間,有無數雲從天空里垂落,像瀑布一般流淌到海上,如真似幻的雲霧與海面相接,形成四道不見盡頭的雲牆。

那道來自神國的雷聲,變得更加低沉,似有些哀憐。

觀主取出第三卷天書。

這卷天書已經沒有書的形狀,只有一些殘燼剩餘,看著就像是些焦黑的碎末,又像是被太陽烤了無數萬年的沙礫。

是的,這是「沙」字卷。

大地上所有的沙礫,都開始緩緩流動起來,荒原中部的沙漠,泥塘邊緣的乾地,風徐徐拂過,所有沙面都變成了吞噬一切的深淵。

即便是光線,彷彿也要被吞噬。

觀主站在風中,黑髮飄舞,神情平靜,彷彿神明。

神國的雷聲已經低沉近不可聞,終於顯現出了服從。

即便是觀主,也有些微微失神。

無數年前,那名賭鬼施下的禁制,是道門對這個世界最大的責任,但從來沒有人嘗試過,甚至想都沒有人敢那樣去想。

觀主這樣想了,也這樣做了,現在看來,他也成功了。

他接著取出其餘的四卷天書。

取出「倒」字卷時,西陵神殿叢嶺深處知守觀的那片靜湖,忽然間掀起波瀾,那七間茅草屋在湖面的倒影,忽然正了過來!

取出「開」字卷時,湛藍天空的最深處,忽然出現了一道裂縫,其間隱隱可見由純凈光明構成的宮殿,那裡便是神國!

取出「曰」字卷時,天空里那輪太陽,驟然間變得異常明亮,無數道光線四處散射,同時神國里那些完美莊嚴的宮殿,也隨之更加明亮!

取出「明」字卷時,整個世界……一片光明!

……

……

七卷天書,七個字。

「曰」。

「落」。

「沙」。

「明」。

「天」。

「倒」。

「開」。

曰落沙明天倒開。

這便是顛倒乾坤,這便是光明重構,這便是開天!

七卷天書出現在長安城前。

神國出現在天空之上。

雲牆垂落,圍住整個世界。

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明亮,只剩下光明。

……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