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79 Views

「比魯斯大人,可真是嗜睡的很啊!」

Written by
banner

「這種事情···還是交給負責的人去瞧瞧吧!」

「如果是什麼野神···那就讓殺了吧!」

未完待續! 雖然這麼想,提瑞達卻還是禁不住想要展現自己的力量,讓所有人都看見自己的強大,根本就不是那個關懷教會的傢伙能比較的。

禱告,感應神力,神術被施放,落在安博娜的身上。提瑞達的神術光芒閃亮,覆蓋了安博娜身上其他人施放的神術的光芒,強大的增益神術讓周圍的少年學員們為之驚嘆。提瑞達得意的看著安博娜,這時候她應該轉過頭尋找一下到底是誰給自己施加的如此強大的增益神術了吧。自己應該怎麼說?微微一笑,這樣似乎比較好。還是優雅的和她說,能為像您這麼美麗的聖武士施放增益神術,是我的榮幸好一些呢?

可是提瑞達的所有想法都沒有變成現實,安博娜就像是沒有感受到身上被施加的增益神術一樣,做好了戰鬥之前的準備,右腳在前,左腳在後,擺出衝鋒的姿勢,等待著命令。

提瑞達有些尷尬,從來只有自己拒絕別人的份,這次自己上趕子給安博娜加持神術,竟然連個感謝的話都沒有,她簡直太沒有禮貌了,難道她沒有學過貴族的禮儀嗎?

姜君明什麼都做不了,站在最後的位置,看著少年學員們混亂的加持神術,心裡嘆了口氣。安博娜身上浪費了多少神力,不言而喻。大多數的騎士系的少年學員都沒有增益神術的加持,這仗還有的打?一盤散沙似地,要是神殿聯盟的騎士團也像是他們一樣戰鬥,怕是早都被打的落花流水。土崩瓦解了。

「這幫笨蛋都在做什麼!」觀看少年學員們表現的神官們被少年學員們的舉動弄的很無奈,有的在嘆氣。有的則在大聲的罵道。教會學院的神官老師們都有些尷尬,可是才入學幾天,又碰到了一次爆發性的瘟疫,的確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教授這些少年學員更多的事情。

「安博娜需要那麼多增益神術?其他人怎麼辦?他們的腦子裡難道都是麵粉,加上點水就變成了糨糊?」

「這些蠢貨到底是誰教出來的?我看這就是一場鬧劇,可以停止了!」

在塞魯老騎士的指揮下,少年學員們混亂中還是勉強完成了最簡單的對騎士、聖武士的增益神術加持。做完了準備工作之後。隨著塞魯老騎士一聲號令,所有人都衝上前去。這時候對面衝過來的黑暗戰士已經很近了,姜君明甚至能聞到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黑暗、腐朽的氣息。這個幻境做的還真是逼真,姜君明心裡讚歎道。

安博娜首當其衝,這種場面對於教會學院的少年學員們來說很陌生,也很恐怖。可是對於安博娜來說,只算是尋常的小場面。像是一支鋒銳的箭矢的箭頭一般。安博娜沖入黑暗戰士之中,轉身、側步,手中的長劍刺穿黑暗戰士身上防禦力薄弱的位置。安博娜如入無人之境一般,對面的黑暗戰士沒有一個能抵擋住她手中的長劍。

雖然安博娜表現的很出眾,那些看上去兇殘的黑暗戰士根本像是紙糊的一樣,不堪一擊。可是當其他騎士系的少年學員們一接戰之後,便感覺到了和以往學習的戰鬥不一樣的地方。

一名騎士系的少年學員想要效仿安博娜,直衝向對面的黑暗戰士。可是剛一交手,手中的長劍和黑暗戰士的長劍撞在一處,力量明顯差了許多。長劍被盪開,黑暗戰士的劍鋒只稍偏了一些。擦著騎士系少年學員的肩膀落下。鋒利的劍尖在鐵甲上劃出一道火星,鮮血噴濺,只一劍,少年學員就受了傷。

這不是幻象嗎?怎麼會真的受傷?騎士系的少年學員一下子懵了,下意識的大聲呼喊著疼痛,向後退了半步,被絆倒,摔在地上。黑暗戰士哪裡又肯放過這麼好的機會,面目猙獰,手中長劍高高舉起,劈砍過來。

騎士系的少年學員不知所措的看著長劍反射出寒光,之前青袍神官老師和塞魯老騎士到底都說了些什麼早都記不得了,腦海一片空白,甚至連反抗與躲避都忘記了,只是茫然的看著長劍正準備收割自己的生命。

一道血箭噴到騎士系少年學員的臉上,就在他要受到致命攻擊的那一瞬間,黑暗戰士的動作凝滯了,胸口探出半截劍尖,隨後劍尖便收了回去,黑暗戰士像是木頭樁子一樣倒下,砸在騎士系少年學員的身上。

騎士系的少年學員眼前被鮮血遮擋住,透過血污,看到一個黑乎乎的影子倒下來,嚇得一聲大叫。

安博娜本來沖在前面,但她像是感覺到了身邊發生了什麼,回手一劍刺入那名黑暗戰士的后心。鮮血噴出來,濺了那名少年學員一臉。其他的少年學員們都手足無措,神官連最基本的治療都忘記了,受傷的少年學員連一道治療神術都沒有承接到。

「還不快去治療!其他人愣著幹什麼,騎士去掩護受傷的人,神官治療,那個小子,你趕緊從地上站起來,在戰場上裝死會被踩死!」塞魯老騎士的怒吼聲傳過來,直到這時候,少年學員們才如夢方醒,開始手忙腳亂的給騎士學員治療,掩護。

姜君明詫異的看著受傷的騎士系學員,他倒是沒有被鮮血震撼的忘記自己在做什麼,這時候姜君明身前都是人,就算是想要施放神術都做不到。姜君明想的是,這真的是幻境?真的會受傷?之前他還在想到底教會學院通過什麼手段做判定,讓少年學員受傷,甚至被「殺死」,脫離戰鬥。沒想到一切都是這麼真實,真實的就像是在一處戰場上一樣。要不是有塞魯老騎士在半空中傳來的命令聲,姜君明真的會以為自己不知怎麼被扔到血腥沙場中。

簡直太逼真了,教會學院是怎麼做到的?姜君明感受著周圍濃郁的戰爭氣氛,是那麼的陌生,這是一種嶄新的體驗。借著羽蛇的視角,姜君明可以砍到前面的發生了什麼事情,但要是用這個視角去施放神術就做不到了。所以姜君明只能讓自己努力向前,再向前一點。

見少年學員們都在手忙腳亂的施放治療神術對受傷的學員進行治療,姜君明努力的向前擠去,增益神術自己不會,但治療傷者還是能做到的。只要儘力就好,先不去想那麼多事情。

教會學院的禮堂站滿了神官和騎士、聖武士,四周的神官與魔法師還在施展著神術與魔法,可是那些曾經整理好隊列的少年學員們的身影消失不見。神官們見戰鬥已經開始,相互之間小聲的點評著這些少年學員們的表現。

似乎聚集在這裡的神官、騎士、聖武士都見慣了這種場面,就算是有少年學員受傷,也沒有人為此大驚小怪,神色都很平淡,哪個少年學員表現的很精彩,哪個人不堪造就,就這麼在他們的口中說著。觀戰的神官們統一的意見就是這一次儘管有些人才,但還是老樣子,第一次接觸真正的戰鬥,都顯得跟緊張,根本放不開手腳。


神官們的注意力基本都被安博娜的表現所吸引,尤其是騎士和聖武士,更是對安博娜的表現讚不絕口。格什議員家的這個女兒果然是天才,擁有極高的戰鬥天賦與戰場的嗅覺。有些東西,是後天無法得到的,就算是再如何練習,像是電光石火的瞬間趨避,甚至對手下一步想要做什麼的預判,這種事情總是要有天賦才能做到的。而安博娜除了武技高超之外,在預判等方面更是做的極為精彩,儘管她隻身突入黑暗戰士的人群里,黑暗戰士卻無法包圍住她,每次安博娜都能在包圍合攏之前輕易的退走,換個角度繼續攻擊。

伊萊娜神官也在看著,但她只是盯著姜君明在看,其他人的表現根本無法吸引伊萊娜神官的注意,就算是安博娜傑出的表現在伊萊娜神官看來,也提不起絲毫興趣。


「這個叫君明的孩子那麼有名,我聽說很多神官還勸說他改信。你們看,一到戰場上,就原形畢露了。傻乎乎的在後面跟著,怕是現在他腦子裡一片空白,被嚇傻了都說不定。」人群里,之前的那名神官說道。

對於伊萊娜神官的邀戰,他不敢應承下來,所以他格外的注意姜君明的表現。就算姜君明表現的和安博娜一樣好,也能挑出不少毛病來,更不要說姜君明一直在人群里向前擠去,這時候還沒有走到最前面。視線受阻,姜君明也無法觀察戰場上發生了什麼,到現在竟然連一道神術都沒有施放出去。這名神官得意的說著,雖然沒有回身去觀察伊萊娜神官的表情,但他相信那個身穿著黑色長袍的女人的臉色一定不好看。

這名晨光教會的神官一直在針對姜君明,伊萊娜神官也懶得搭理他,只是在看著光影中姜君明的身影已經將將走到神官隊列的前面,愈發期待。(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欠大家三更,下月補上 第三百零四章新的輪迴世界

嗡!

楚蕭進入楚凡體內的八十九萬億縷精神力在一瞬間被撕裂開來,與楚蕭本體的精神力斷絕了聯繫。隨-夢-.lā

但是,這股斷絕了的精神力量,在下一刻,便變成另一種玄妙的視覺,以一種從未有過的全新模式,反饋到楚蕭的腦海中。

只見楚蕭臉色蒼白的注視著被紅色氣焰包裹著的楚凡,而楚凡正以同樣的表情注視著楚蕭。

在楚蕭的腦海里,自己居然通過楚凡的眼睛看到了自己,同樣,也通過楚蕭本體的眼睛,看到了楚凡。

這是一種極其玄妙的感覺,不同於之前精神橋鏈接技術分離的精神力控制,這是真正的相互獨立又相互聯繫的兩個生命個體。

這種狀態就像是······身外化身!

沒錯!

楚蕭的腦海里直接想到了神話時代,神魔們曾擁有的一種名為身外化身的天賦神通。

所謂身外化身,便是利用自身靈魂之力或者神識抽取一絲魂魄,將其轉嫁到他人身體附體,形成自己的傀儡。

楚蕭為楚凡凝聚神性的過程,著實與身外化身之法的描述極為相似。

不同之處便是楚凡不僅成為楚蕭的身外化身,還突破凡人的界限,進階成為神一般的存在。

此刻的楚凡不僅擁有了自身的神性,更是擁有了龍珠超中,超級賽亞人之神的強大戰鬥力。

另外值得一提的便是楚凡成就的超級賽亞人之神,因為是通過覺醒細胞神性成就神位。

所以掌握了比孫悟空成就超級賽亞人之神時,更強悍地一些能力。


比如滴血重生!

此刻的楚凡全身八十九萬億細胞都覺醒了自身的神性,哪怕楚凡僅有一枚細胞存活,在足夠的能量支撐下,能夠獲得重生。

如此可怕的能力,對於超級賽亞人之神這種存在,可謂是極其強大的能力了!

·····

而神級的戰鬥力或者說神的氣息,已經不是凡人所能感知到的存在。

所以,蓋洛博士,穆博士,以及孫悟空與貝吉塔,都以為楚凡的氣變弱了。

但在賽亞人血脈之力的感應上,卻讓孫悟空與貝吉塔兩人忍不住地顫抖起來。

擁有神級靈魂的楚蕭與剛剛成就超級賽亞人之神的楚凡雙目對視。

「嗨!你好!我!」


「嗨!你好!我!」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地說道,不論是舉止還是談吐都一模一樣。


「我就是你!」

「我就是你!」

兩人又是極為默契的相視一笑。

「但是,我媳婦不是你媳婦!」

「但是,布瑪依舊是你的布瑪!」

兩人眉頭一挑,開懷大笑,都是知曉對方的心思。

歸根到底。

從本質上來說,楚蕭這個本體,還是對楚凡這具身外化身有著絕對的控制權的。

雖然兩者的靈魂同屬一源,但楚蕭畢竟是本體。

楚凡歸根到底只是楚蕭的神造物。

呼!

楚凡將自己超級賽亞人之神的變身散去,與楚蕭對視一眼,楚蕭便是立刻明白了楚凡的意思。

曾經的楚凡僅僅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自然可以如同貨物般存放著無限納戒創造的空間之中。

但是,隨著楚凡成就超級賽亞人之神,楚蕭便沒有理由再將楚凡收入無限納戒了!

畢竟,楚蕭可不想將自己裝入那黑暗的異次元空間。

那種地方,會把人···不!神!憋出神經病的!

身處無限納戒之中的弗利沙大王:「???」

楚蕭:「你瘋不瘋,其實根本看不出來的!」

····

雖然那種地方能夠讓一些生物生存···比如,高傲地宇宙帝王弗利沙大王,便是常年沉睡在無限納戒的空間中。

但是,眼下肯定是無法滿足楚凡的需求了!

楚蕭念頭一轉,便是想好了如何安排楚凡,只見楚蕭眉頭一挑,雖嘴上沒說什麼。

但是已經通過精神力將自己的想法告知了楚凡。

楚凡眼珠子一轉,便是滿意地點點頭,下一秒,周身燃起一團紅色氣焰,整個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眨眼間便化為一絲紅色的長發,漂浮在半空中。

楚蕭單手一招,便是將這一絲紅髮收入自己掌心,用著帥氣地姿勢滑過髮髻,楚凡變化的紅髮便是混入楚蕭的滿頭黑髮之中。

變化之術!

楚凡神性細胞的延伸能力之一,利用神性控制自身細胞,改變自身細胞形態,從本質上變化為一根頭髮。

如此一來,楚凡便成了楚蕭的救命毫毛,在關鍵時,絕對比西遊記中觀音菩薩賜給孫悟空的三根救命毫毛要厲害的多。

安置好楚凡,楚蕭這才收回自己的思緒。

蓋洛博士以及穆博士已經在一旁等候許久,兩人雖看不夠楚凡的戰鬥力,但是,楚凡最後那一下化為毛髮的能力,卻是讓兩人一臉震驚。

蓋洛博士:「老闆!剛剛你的分身是不是變成了一根毛?!」

楚蕭:「······」

確實是變成了一根毛,但你這說法真是讓人想動手抽人啊!

穆博士:「老闆!你的那根毛能夠讓我們研究研究么?!」

楚蕭:「·····」

你們想研究我?!

妄想!這絕對不可能!

楚蕭可不願意將楚凡拿出來交給蓋洛博士與穆博士研究。

這倒不是楚蕭自私或者有潔癖不喜歡脫光了躺在實驗台上被人研究。

而是楚凡成就超級賽亞人之神的整個過程都是楚蕭親手所為。

楚蕭早已經將楚凡的本質解析地極為透徹,根本不需要浪費蓋洛博士與穆博士的精力再去研究。

至於讓蓋洛博士以及穆博士研究神性細胞,嘗試從科技層面創造神性生物?!

抱歉!

即便兩位妖孽科學家有這樣的能力,楚蕭暫時還真沒有這種打算,讓兩人接觸神性細胞。

因為神性細胞從另一個方面來說,其神性的侵蝕性極強。

舉個例子!

如果蓋洛博士拿楚凡的一枚細胞去感染某一種生物,那麼產生的生物將無限趨近於楚凡,並且,在沒有楚凡神性主動引導的前提下,兩種生物將從基因層面互相影響,變成兩者的融合體或者突變體。

牛頭楚凡?!豬人楚凡?!狗面楚凡?!·····各種奇形怪狀之生物,都有可能從蓋洛博士與穆博士的實驗室跑出來。

到時候世界可就不那麼好玩了!

所以!

不給!說什麼都不會給的!

「楚凡的事情,你們先放一放!還是將主要精力放在超級人造人計劃上!」

「我過幾天還要出一趟遠門歷練,所以,你們儘快將永動機安裝在布龍的身上,我這次需要帶上布龍!」

蓋洛博士與穆博士兩人都是智商逆天之人,自然聽出楚蕭的話外之音,作為絕對忠誠於楚蕭之人,兩人也不再強求,心中也沒有生出什麼不快。

「老闆放心!我跟穆博士一定加班加點,幫您製造出最完美的布龍。」

「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們兩個!好好乾!加油干!將來····是屬於我們的!」

楚蕭恬不知恥的壓榨著手下的勞動力,還厚不要臉的不發工資。

楚凡已經成神!

那麼接下來,便是準備前往新的輪迴世界,儘快為自己本體打造神體了!

未完待續! 姜君明一邊向前擠著,一邊觀察雙方交手的一點一滴的細節。雙方都是差不多的套路,黑暗戰士與黑暗牧師所做的事情與塞魯老騎士讓少年學員們做的事情多少差不多,都是牧師給戰士加持增益狀態,受傷後由黑暗牧師治療,有閑暇時間,黑暗牧師還會用黑暗神術驅散騎士或是聖武士身上的增益法術。

鮮血四濺中,教會學院的少年學員們臉色蒼白,有的人甚至慌張的連神術都施放不出來。只有少數幾個人表現的很好,姜君明注意到伊德瑞亞和佩塔之間的配合很默契,佩塔已經與安博娜一樣,衝到了黑暗戰士的人群中,伊德瑞亞不斷的給佩塔予以治療、掐算著時間施放增益神術。

戰鬥隨著兩團人衝到一起而變得愈發激烈,刀劍相互碰撞的聲音,受傷后的慘叫、怒吼的聲音夾雜在鮮血噴濺帶著的血腥味道里,充斥在戰場的每一個角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