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74 Views

「修哥,怎麼了,今天你的心情不好,愁眉不展的樣子?」蘇道之不過是十四歲出頭的小年輕,語氣中都帶點奶香的味道。

Written by
banner

「被你看出來了,這兩天是挺煩的。」兩個人一直是兄弟相稱,彼此也沒什麼間隙。

「難道是你和藍希姐姐鬧矛盾了?」小蘇。

他搖了搖頭,輕聲笑道:「小孩子,別亂猜!」

司空度一襲武皇的金色法袍,身材高大魁梧,神色淡然。左手上拿著一把短小的金色匕首,正是他武皇巔峰時刻孕育而出的皇者之刃。

「你們兩個不要嘀咕了,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交給你們去做。」司空度若有其事,十分鄭重地說道:「鎖龍塔的十八層,你們可知道這裡是蔚然學院的一位校長,花朝月坐化的地方。」

他們兩個環顧四周,空無一物,正中心只有一個玉石材質的蓮花寶座。花朝月,蔚然學院歷史上一個有名的武神級校長,眩光雷神。

「校長,您找我們來這裡,不會是和我們講故事的吧,花校長的故事我們都知道。」鬼怪精靈的小蘇含笑說道。

司空度釋然一笑:「這麼說吧,武神幾乎是每一個修士畢生的追求,武神除了擁有3000年的壽命之外,還有兩個極其可貴的特質,神域和神威。我今天叫你們來這裡,就是想讓你們見識一下神域。」

【神域】神之領域,天元地元融會貫通,神格中的二次元空間。

在這裡可以見識到真正的神域,他們兩個都心動不已,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

「難道在這裡有通往花校長神域的空間之門?」他也突然間來了精神,急切地詢問道。

司空度踱著碎步,若有所思地回答說:「沒錯,這裡不僅僅有空間之門,更確切地說,花朝月的神域就封存在這裡。武神坐化之後,神域也會隨著滄桑變遷,歲月流逝漸漸地消失。這裡因為布置了天行八卦,才使得花校長的神域存留到了今天,沒有完全凋零。」

神域就在眼前,卻一無所見,當然,這就是空間維度的玄妙所在。「校長,那就快點吧,讓我們進去瞧瞧吧,」小蘇迫不及待,極其興奮地說道。

「你們兩個說得輕鬆,神域怎麼可能想進去就進去。」司空度撫摸著銀白色的鬍鬚,猝然一笑:「神域是武神之力的源泉,也是命門所在,若不是花朝月已經逝去,就是他至親至近的人也不可能進去的。」

「校長,您就快點吧,我們要怎麼做才能進去?」小蘇恨不得立刻見到所謂的神之領域。

這時,司空度才亮出他的皇極之刃,明晃晃的光芒四射。

「你們要聽好了,小蘇你要運轉五行之力,鎖定某一點的空間,越小越好,儘可能將空間壓縮。」他用眼神示意眼前的某一個點位。「修,你儘可能的運轉毀滅之力,加持到我的皇極之刃中來。最後,由我來操控就可以了。」

轉瞬間,周圍的空氣靜謐了起來,三個人屏住呼吸,不敢做聲,小蘇的心跳也在加速,集中精力,引動金水風火土,明青色的五行之力,形成一股淡青色的光暈,凝聚在三個人的正中間,並不斷萎縮,乃至空間塌陷成一個斗狀的漩渦。

修也不敢怠慢,強勁的毀滅之力,從食指指尖迸發而出,如同一條剛猛的黑曼巴,竄入了皇極之刃。

皇極之刃隨之顫抖起來,司空度匯聚全部的精神之力,操控利刃,刺眼的金色尖端直至微乎其微的空間塌落的極點。「我也不知道在神域裡面會發生什麼事情,你們一定要小心,三天之後我會撤掉法力,你們就可以出來了!」

嘭!一聲清脆的鳴響,在皇極之刃刺入極點的那一剎那。

他們兩個對視著點了點頭,縱然感覺一股強勁的引力,如同置身漩渦中一般,昏天暗地,剎那之間,一落千丈。

一瞬之間,鎖龍塔的衍射出一道刺眼的電弧,如同晴天霹靂一般,將整個蔚然學院的校園點亮。校園裡的人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目光集中到了一個位置,鎖龍塔的十八層。

這裡只剩下了司空度一個人,他盤坐在玉石蓮座之上,陷入了冥想之中。

這是一個狂風驟雨,電閃雷鳴的世界,一道道閃電如同群龍亂戰一般,在天空中怒不可遏地嘶吼著。茫茫大海中,一個小小的島礁上,兩個人失魂落魄,瞬間就被傾盆大雨,澆成了落湯雞。

凝視著這個未知的世界,不遠處一群上下穿梭急速飛行的海燕,在狂風中逆行,傳來一陣陣聲嘶力竭地鳴叫聲。

… 「天啊,這就是神域,雷神的神域!」小蘇擰巴一臉的雨水,身子濕了個透,瑟瑟發抖難以置信地問道。


「兄弟,先別管什麼神域了,我們還是先找一個地方避避雨吧,這是什麼破地方,雨水都是鹹鹹的。」他舔了舔微微青紫的嘴唇,全身濕透,濕噠噠的衣服像膏藥一樣貼在皮膚上很不舒服。

轟隆隆,又是一陣狂躁的電閃雷鳴。海水狠狠地拍打在暗紅色的砂岩上,狂風挾裹著濕漉漉的水汽,肆虐著。

滔天巨浪,洶湧澎湃,幾乎要將整個天地吞沒掉。

兩個人在荒無人煙的小島上,尋找著可以庇護的場所。好不容易找到了岩礁交錯形成的洞穴,由於地勢較高,還比較乾燥些。

海濤拍擊岩石和沙灘的聲音永無休止地喧響著。幾乎像一條白線似的浪花從遠處奔騰而來,猛碰到岸邊,發出富有韻律的激濺的聲音,然後迸著泡沫,消失在沙石之間。後面一排浪花又緊接著追逐上來……

「修哥,你看這裡,除了驚濤駭浪,就是電閃雷鳴,我覺得此地不宜久留,弄不好就被劈死了!」小蘇。

他的擔心不是多餘的,話音剛落,又是一道貫穿天際的霹靂,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掩之不及。

「怎麼說我們也是花校長的學生,校長的閃電應該不會跟我們過不去的!」他望著金蛇狂舞一般的閃電,心裡多少也有些不踏實。

突然間,一個身著紅色長袍女子,以風馳電掣的速度瞬間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懸於半空之中。

一身古色古香的棗紅色長裙,身子纖長,嫵媚動人,臉色紅潤,烏黑髮亮的髮髻上帶了一件金光閃閃的黃金頭冠,眉心一硃砂,高貴的氣質顯露無遺。

神秘女子,雙手合十,神態端莊地輕聲笑著:「你們兩個是蔚然學院的修和蘇道之吧?」

他們兩個都愣住了,還以為是遇見鬼了呢,金院長可沒有告訴他們,這裡還有人,如果眼前的女子是個人的話。

「您好,我是,修,聖菲爾德.修!」他有點小緊張,磕磕巴巴小聲回答道。

「我是蘇道之!」小蘇像個小女生似的,一隻手不由自主地伸過去,握緊了修的手臂,心裡也是七上八下的。

「你們別緊張!」看出他們兩個有些緊迫的樣子,紅衣女子落到地上,步履輕盈地走到了他們面前,笑道:「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西山見川,你們可以叫我小川阿姨,或者小川姐姐,都可以。」

一聽到西山見川,他的心裡咯噔一下,『雨盡西山不見川,雪枕風樓花朝月』,西山見川正是花朝月校長的妻子,可那是三千年前的事情了。


「您是西山見川,花校長的?」子修。

「沒錯,我就是!」

她親切地笑著,很隨和的說道。潤潔無瑕的臉龐,如花似玉,額頭眉心處一顆硃砂紅點,使得她神秘的氣息又多了些許妖嬈。

「可是花校長他都死了好多年了……」蘇道之也大吃一驚,沒想到在花校長的神域里,竟然能夠見到他的神秘妻子,一個存在於三千年前的人。

西山見川淡然一笑,說道:「你們別多想了,待會我在告訴你們是怎麼一回事,先跟我去一個地方,瞧你倆狼狽的樣子!」

兩個人相視一笑,點了點頭。在西山見川強大功力的加持之下,三個人乘風沐雨穿梭在在電閃雷鳴的空中,一道道閃電擦身而過,都能感受到陣陣切膚的灼熱,嚇得蘇道之都不敢睜開眼睛。

不知道飛了多久,在一座山峰的半山腰處停住了。

他們兩個這才睜開眼,眼前是一處氣勢恢宏,蔚為壯觀的殿宇。兩尊高大威猛的石獅子盤坐在大殿的門前,十八級台階之下,仰望著龍蟠虎踞的大殿門頭,只能嘆為觀止。

金碧輝煌的琉璃瓦,硃紅色的牆,巍峨的門樓莊嚴肅穆。門上「北極閣」三個赤金大字,赫然醒目。分殿門媚正中高懸金匾,門上雕刻著精美的神仙、花卉圖案,富麗堂皇。這裡供奉千手千眼觀世神王。神王對面是一尊金甲金剛,全身披掛,威風凜凜。

「哇,這裡好氣派!」蘇道之由衷地讚歎道。

西川微微一笑,說道:「馬馬虎虎吧,這是花朝月特意給我建造的,北極閣。你們是不是很想知道為什麼我會在這裡,還有這裡的其它秘密?」

「對了,西川阿姨,您是怎麼知道我們兩個是蔚然學院的學生的?」蘇道之摸不清頭腦,外面的世界和二次元世界可以說是兩個沒有直接聯通的兩個世界。

「這個,很簡單啊,你們進來就是我安排的,司空度是遵照我的指示,才幫助你們兩個來到這兒的。」她輕然一笑:「其實從外面的世界進入神之領域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不過你們有點特殊,一個毀滅,一個五行,五行天性均衡,毀滅極致偏鋒,使得你們在時空輪流中停留的時間大大縮短,而且不會引起太大的波動。所以我才選擇你們兩個到這兒來的!」

修和蘇道之相互看了一眼,心裡都弄清楚了一點,這次神域之行,並非一次簡單意義上的遊山玩水。

「那您叫我們來這,有什麼事情?」他都有點緊張,若有所思地問道。

清風徐徐,穿堂而過,空氣中瀰漫著西山見川身上氤氳的芬芳,她欣然一笑:「你們放心好了,我費了這麼大勁把你們弄進來,是想幫你們兩個精進修為,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強者,武魂,甚至武神!」

武魂,武神!兩個人聽了頓時震顫了一下,雖說他們也想過有朝一日會成為蔑視群雄的武神,但是那不是嘴上說說就可以實現的。

「西川姐姐,您說的是真的嗎?」蘇道之很是興奮的樣子,很興奮地大聲問道。

聽到有人稱呼自己姐姐,西山見川臉上乍然浮現一抹喜悅的微笑。

她回應道:「當然是真的,你們兩個天賦都不錯,完全具備成為武神的潛質,而且我會盡全力指導你們。其實,我這麼做並非純粹為了你們,也是為了保護這片神域!」

初見端倪,事情越來越複雜了,從進入神域,見到要指導他們的修鍊的西山見川,現在要他們保衛神域。

「這裡怎麼了?」修的眉頭一緊,輕聲問道。

西山見川顯露出些許憂慮的模樣,淡然說道:「神域其實和外面的世界相比,除了小了一點,並沒有太大的不同,神域是每一個武神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地,但是每當神域失去主人的時候,它就成了眾多武神覬覦的盤中魚肉,很容易就落入任人宰割的境地。」

她拎起裙擺,漫步走上二樓的台階,邊走邊說:「尋常意義上來說,外界並沒有直接進入神域的通道,除了本位神自身。但是並沒有絕對意義上的世外桃源,神域也是如此,從空間的角度來講,神域根在神格之中,神域之外卻是一片混沌的時空亂流之中,世界與其聯通的通道除了本位神的意念之外,還有一種途徑叫做時之刃!」

「西山姐姐,是不是有人想通過您所說的『時之刃』到這裡來,並控制這裡?」他們兩個聽得很認真,蘇道之猜想著問道。

「你們先坐下吧,我慢慢和你們說,也算是讓你們多了解一點武神的世界!」西山見川引領著,進入了北極閣二樓上的養心齋。

兩個人應聲坐在了製作精巧的座椅上,望著窗外的空行萬里,感受著雷神那份蔑視天下的氣息,心靈上如同經受洗禮一番,格外的明凈。

她接著說道:「關於時之刃,其實我的了解也很少,畢竟我也不是武神,只不過是擁有這裡的掌控權罷了,在時空的理解上造詣並不是很高。直說吧,就是最近三百年,有一位風系的武神在時空亂流中,似乎找到某一處時之刃運行的規律,並通過它嘗試著進入這裡。只不過,現在還不用擔心,以我的觀察,那個風系武神起碼還要摸索個一百年才有可能進入這裡,我們還有時間。」

修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是奉先 ,有些擔心地問道:「西山姐姐,若是那位風系武神進入這裡,會有什麼後果?」


西山見川微微一笑:「若是他成功了,而我又不是這裡真正的主人,沒有絕對實力與之抗衡,那麼後果只有一個,這個神域只能拱手相讓了!」

他們兩個以前也聽說過一些傳聞,武神都喜歡搜尋殘破的神域,從中汲取彌足珍貴的神威,進而達到強化本位神域的目的。

「那麼我們現在能幫上您點什麼?」蘇道之。

「其實我是花朝月用盡全部的神威之力,在這裡復活的,這裡的能量支配著我的生命力,所以如果有外人強勢侵入並控制了這裡,我也就會隨之消亡!」西山見川回想起了與花朝月一幕幕難以忘懷的往事,神色有些黯然。

她接著說道:「我希望你們儘快成長起來,有朝一日可以成為武中神者,才能幫得到我。當然,在這過程中,我也會傾盡全力幫助你們!」


聽這麼一說,他們兩個相互看了一眼,心裡不免有些沉重感,都覺得武神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有些太遙遠了。

修突然想到一件事,輕聲問道:「西山姐姐,您說說,我若是想成為武神,也就是毀滅之神,在您的提攜幫助下,還需不需要迷迭香的幫助?」子修。

他想起了擁有迷迭香天命的楚蕭蕭,他現在還沒有想好怎麼去面對她,難道真的要和她訂婚不成。

西山見川愣了一下,思索片刻之後,笑著回答道:「可以沒有我的提攜,但是絕對不能,沒有『迷迭香』!」

聽了之後,子修歇斯底里地發出了一聲苦笑……

… 當天晚上,他們兩個經過西山見川的允許之後,順著雲峰山腰處的天階,朝著雲峰的頂端攀爬,他們想到神域之中的最高處看看,這裡到底是怎樣一番景象。

陡峭的山峰如同利劍一般直入雲霄,懸崖陡峭,茂密的古藤交錯著攀附在陰森森的崖壁上。時不時傳來幾聲猿啼虎嘯,整個肅清的山林又多了幾份神秘的色彩。

不知道按照這個速度還需要多久才能攀登到雲峰的頂端,抬頭不見終點,回頭也是萬分兇險,兩個人的體力都有點吃緊了,在一處略微開闊些的平台處停了下來。

「小蘇,真不該聽你的,不好好獃在北極閣,非要爬什麼雲峰,我們不是在自討苦吃嗎?」他苦澀地笑了笑,背靠古木參天的大樹,喘著粗氣。

「修哥,我們在這裡又不能久留,下一次到這來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我想弄清楚,神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也好回去好好琢磨一下,以後我五行神域的樣子!」

蘇道子額頭上滿是汗水,精氣神還很不錯,喜形於色。

說來,神域裡面也倒是生機盎然,應有盡有,只是雷系元素偏多了一些,所里雷厲風行,給人一種躁動的感覺。

「你這麼一說,我也挺想知道,毀滅之神的神域是怎樣一番景象!」

他心裡琢磨著,若是一個世界裡面超過三成的物質都是毀滅元素,那麼就要出問題,毀滅元素特有的吞噬,虛無的特質,無疑會將這個世界刻畫成一片死寂的地獄。

「是啊,我小蘇也算是見多識廣了,就沒聽說過哪裡有毀滅之神,也沒見過有關毀滅神域的描述,據我所知,整個東方大陸,就沒有毀滅之神!」小蘇搖了搖頭,表示很難理解。

就毀滅系來說,他自己還是有著深刻的理解的,毀滅本身就是一個不解之謎,他也不清楚自己能夠在這條道路上走多遠,但是,每走一步,都會有全新意義上的新發現。

感受著丹田裡茁長成長的元嬰,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只不過,隨著元嬰的生長,丹田之中的毀滅之力日漸充盈,現在他覺得自己的元神已經很難壓制住真力的膨脹,所以,現階段,要抓緊時間提升元神之中的魂力,不然,毀滅真力失去控制,元嬰無主,會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情。


他伸個懶腰,擰巴著身骨,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繼續前行。

「好了,你要對我有信心,會見到毀滅神域的!」

「你可別讓我等得太久!」小蘇緊跟著,一步步地沿著盤旋而上的天階,向上邁進。

歷經千辛萬苦,終於在半夜時分看到了來到雲峰的頂端。半月的夜空,傾灑著溫柔的月沙,照亮著整個夜空。

由於這裡雷元素比較集中地關係,所以不時會憑空劃出幾道美麗的電弧,噼里啪啦的電光隨處可見,乾燥的風也是異常地凜冽。聽西山見川說,這裡有一個三層的亭子,小蘇才決定深夜到這裡來,起碼在這裡不會風餐露宿了。

「果真有一個亭子,修哥,你看!」蘇道之指著前方不遠處一座三層的亭台,興奮地說道。

「飛宇軒!」從匾額中看到遠古文字鐫刻的三個字,修隨口念道。

【雷系】屬於複合系的一種,介於風系和火系之間,所以雷元素具備風和火的雙重屬性,導致這兒電火閃現,疾風陣陣。

兩個人一路辛苦的走來,總算是到頭了,來到飛宇軒的前頭。草深三尺,生機勃勃的蕨蘚,將台階都埋沒了,抬頭看著氣勢十足的三個大字,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湧上心頭。

「小蘇,你知不知道,花校長還有一個名號叫做『飛宇眩光』!」他語氣嚴肅地說道。

小蘇想了想,回應道:「我也聽說過,每個武神都是有封號的,比如鳳凰城的柳門的飄神,封號就是『飄』!」

他突然低下了頭,陷入了沉思之中,突然抬頭說道:「你倒是提醒了我,我說飛宇軒這三個字體這麼熟悉,原來和飄神的『飄』字屬於同一種字體,我曾經有幸見過飄神的背影,他錦袍背後的『飄』就是這種字體,沒錯!」

小蘇定睛看著眼前金色匾額上的三個大字,心底也有了一種好奇的感覺,說道:「好特別的字體,變幻莫測,殺氣瀰漫,難道武神級別的人物都鍾愛這種字?」

「還有一種可能!」修一語中的。

「什麼可能?」

「武神的名號本源相連,並非他們肆意自封的,在冥冥之中受到了某種力量的支配!」

飛宇雷神,鳳凰城的飄神、冷月光明神……武神少之又少,千萬人中難有之一,關於冊封武神的世界,外人的了解十分有限。

小蘇有點理解了,點了點頭,說道:「我們進去吧,說不定在這裡就能揭開謎題,如果我們運氣好的話!」

沒有多想,兩個人一前一後步入了幽暗的飛宇軒,借著淡淡的月光,只能勉強看清裡面的基本布局,不時還要藉助一下靈識的感知之力。

一樓並沒有特殊的地方,地面和亭子的圓柱是相連的整體,屬於同一種硬質石材。沿著樓梯一步步地朝上走,由於灰塵的堆積,每走一步都會留下清晰可見的腳印。

讓人奇怪的是,二樓上情況也和一樓一樣,除了一處樓梯之外,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著實讓他們兩個有些失望。

而當他們來到三樓的時候,眼前的景象讓他們震驚了。一尊校長花朝月的銀色雕像赫然單膝跪在樓層的中央。銀光熠熠,塑像身上一道道刺眼的電弧上下穿梭,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眸,也投射出雷電般犀利的目光。

飛宇雷神的雙手豎握著一把利器,就是那把三千年前威震整個東方世界的飛宇眩光鐧。

他們完全被惟妙惟肖威風凜凜的塑像給震懾住了,若不是沒有感受到神威的氣息,真的以為站在眼前的就是『飛宇雷神』!

「天哪,雕像竟然是純粹的雷系元素凝聚而成的!」蘇道之通過靈識的探查,發出一聲驚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