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88 Views

管它是什麼,這個暫時先不說,就說說這個葉黎,她一個人走在漆黑的夜裏,鬼魂倒是沒有盯上她,可,有一種比鬼魂還要可怕的存在,盯上她了,它就是魔王,“一分鐘後,任務參與者立刻進入任務世界,任務參與者做好準備。”

Written by
banner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此時是對葉黎她說的,也就是在和李肅說的時候,也同時跟葉黎她說了,時間上是同步的。

“也不知道老闆他到底還要玩到什麼時候,我女朋友還在家裏等我呢,現在都已經十一點多鐘了,哎”,一間大型街機遊戲廳裏,一個看上去差不多二十五歲左右的男子,跟他身邊一個年紀和他差不多的男子說道,這,到底是什麼。

是什麼情況呢,這個男子口中所說的那個老闆,他現在就正在遊戲機上玩着遊戲,好像是一個可以殺人的遊戲,原來資料上說他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人,原來說的就是這個啊,那“殺人不眨眼”這五個字,就得給他加上雙引號了。

這個老闆,他的名字叫做:沉默,哦不,叫做:程陌,不過話又說回來,他還真的是對得起他這個名字啊,“不在沉默中滅亡,就在沉默中爆發”,沒錯,他現在是爆發了,他一下子又“殺”了幾個人,還真對得起他資料上。

他資料上寫的性格啊,程陌:今年三十五歲,性格:高冷霸道、殺人不眨眼,殺人不眨眼,這個我們也是“看到”了,大家說說,這個雙引號是不是打錯位置了,是不是應該打在殺人不眨眼的上面,哎,算了,算了,隨便了。

“一分鐘後,任務參與者立刻進入任務世界,任務參與者做好準備”,一個長得即使是在漆黑的夜裏,也能看見他那完美帥氣臉蛋的男生,此時,聽到了一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並且,這個聲音它還帶着一絲無法抗拒的語氣在裏面。

這個男生,他的名字叫做:秦風,姓秦的本來就不多,現在又瘋掉了一個,也就相當於是又少了一個,什麼,你說某人理解錯了,秦風這兩個字,它不是這個意思,好好好,你牛逼,筆給你,你來寫算了,秦風:今年二十一歲。 李肅、葉黎、程陌還有秦風,他們四人同時在深夜十一點多鐘聽到了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但其實聽到那個聲音的,還有一個人,她就是劉美熙,相信大家對這個名字應該不會感到陌生吧,沒錯,她就是之前和李肅還有陳婷二人。

和他們二人一起參與過一次任務的那個出生於武術世家的劉美熙,大蟒蛇,大家還記得嗎,就是那次任務,那次任務最後也可以說是,慘絕人寰,一共是十個人蔘與任務,最後就只剩李肅、陳婷還有劉美熙三人沒死,其他人。

其他人都死了,並且還都死得很慘,慘不忍睹,一個字:慘,兩個字:很慘,三個字:太慘了,四個字:慘慘慘慘。

但不管到底是有多慘,他們現在也已經死了,本不該再提,只是,有點爲他們感到惋惜而已,寶貴的生命已逝。

劉美熙一個人躺在牀上,現在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了,劉美熙她也已經睡着了,一直以來,她就有早睡早起的習慣,“一分鐘後,任務參與者立刻進入任務世界,任務參與者做好準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突然在這深夜裏。

在這深夜裏出現,把熟睡中的劉美熙給直接驚醒了,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出現之後,劉美熙躺在牀上猛地睜開了眼睛,“又來了,這次的任務不知道還能不能再遇到上次任務裏的那個人”,從上次完成任務回來之後,劉美熙的。

劉美熙她的心裏就一直惦記着那個人,也一直想要再見到他,當然,劉美熙想的是,在現實世界裏再看見他,任務世界畢竟還是太可怕了,對於劉美熙她來說,她也是不願意再進入到任務世界裏去的,真的不想,就連回憶都不想。

任務世界裏到底有多可怕,估計也只有親身體會過的任務參與者們才能知道吧,才能知道它到底可怕到什麼程度。

“任務參與者李肅,在原地等待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李肅進入到任務世界之後,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馬上向李肅說道,原地等待,這好像是李肅這麼多次任務以來,第一次遇到,之前都是李肅他去找別人,找其他的任務參與者。

這次,換一頭了,換別的任務參與者來找李肅了,這是第一次,也有可能是最後一次,因爲,這是李肅第十次進入任務世界了,第十次參與任務,如果這次,李肅他還可以成功完成任務的話,那他有可能以後都不用再進入。

都不用再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來了,這次的任務對李肅來說,可能會危險萬分,一句話,這是李肅的第十次任務。

第十次任務,也有可能就是最後的一次任務了,決定一個任務參與者能不能逃脫魔王它的掌控,但也有可能會死在這最後的一次任務裏,是生是死,還是要等過了這次的任務才能知道,現在說太多也沒有用,還是要等過完這次任務。

李肅站在原地等了差不多一分鐘,就隱隱約約看到了有一個人正朝自己這個方向走來,看來,第一個找到李肅的任務參與者就是他了,等走近一點,李肅看到,這個任務參與者是一個年紀應該比自己小一點的男生,他此時。

他此時有點六神無主,他不知道這裏到底是哪裏,他現在很想找一個人問問,看自己是來到了哪裏,它之前是說,這裏是任務世界,那任務世界到底是在哪裏,任務世界還是在原來的世界裏嗎,這個男生,他很迷茫,他彷彿是。

他彷彿是不敢相信前一秒自己還在牀上,現在就莫名其妙的到了這裏,也不知道這裏到底是個什麼樣的鬼地方。

怎麼連個人都沒有,是因爲現在太晚了的原因嗎,好像也不全是,因爲,此時這個男生,他看到了李肅,他看到前面有人,終於看到人了,看到人之後,這個男生心裏有點小激動,終於可以去問問了,希望他應該知道這裏是哪裏吧。

這個男生三步當作兩步,只爲能夠快點走到李肅的身邊,然後好問問李肅,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情況,自己是在哪裏,等等,反正這個男生他就是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問李肅,新人任務參與者,基本上都是一個樣子,對任務。

對任務世界一點都不懂,但其實有時候,不懂也不見得就是一件什麼很不好的事情,不懂,至少沒有那麼害怕。

假如說,同樣是死,一個是死之前沒有覺得有一絲的害怕,一個是死之前感到了極度的恐懼,最後同樣還是得死。

相信所有的任務參與者,知道會是這樣的一個結局,應該都會選擇前者吧,估計選擇後者的,應該沒有,就算是有,在過程中,他也會突然想要選擇前者,因爲後者實在不是人所能承受得了的恐懼,極度的恐懼,它會刺激你。

萌,是那一雙獸耳的心動 你身上的每一個毛孔,讓你感覺到全身都在害怕,全身沒有一個地方是不害怕的,最主要的還是,它會一直一直的刺激你的大腦神經,讓你又不能馬上暈過去,又得一直的受着恐懼的刺激,那感覺,是可悲、是可憐、是可怕的。

“請問一下,你知道這裏是哪裏嗎,在哪裏可以打到車,如果你知道的話,麻煩你告訴我一下好嗎,謝謝你了”,這個男生,也就是秦風,秦風走到李肅面前的時候,就馬上着急的向李肅問道,他現在是真的很想馬上就回家。

與此同時,在這次任務世界裏的另一個地方,“這是什麼鬼地方,連個人都沒有,她們還在等着我去和她們見面一起玩呢”,一個面貌還算比較姣好的女生,此時心裏有點不開心,她想罵人,但卻連個人影子都沒有,所以,她。

她也只好繼續往前走了,畢竟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是提示她向前走五百米,然後和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一起,之後,任務就將馬上開始了,程陌他現在也在路上了,也在前往和其他任務參與者會合的路上了,這次任務即將開始。 孫教授的家距離醫科大學並不遠,是醫科大學給教授們分的家屬房。

畢竟在京城這個皇城的中心,想要買個房子,那基本上是很困難的,很多人窮其一生,恐怕也就只能夠付個首付而已。

秦穆然等人來到孫教授的家,今天,孫教授的老伴也休息在家。

早早就接到了孫教授的電話,知道他們醫科大的老師要過來看看自己女兒的病情,所以已經是掃榻相迎。

「老孫,這位小兄弟是?」

孫教授的老伴見到秦穆然以後,有些意外。畢竟走進來的這群里,最年輕的都已經四五十歲了,而秦穆然這個看起來不過二十歲上下的未免也太顯眼了。

「哦!忘了跟你介紹了,這位是秦小友,可是堪比國醫聖手的名醫!」

孫教授連忙拉著自己的老伴介紹道。

「什麼?名醫?」

孫教授的老伴聽到孫教授這麼介紹秦穆然以後,也是一臉震驚,若不是因為姜靈樞等人也跟過來了,她還就真的會以為是孫教授愛女心切,為了救女兒而被懵逼了常識,被騙了呢!

「老伴,你可別看秦小友年紀輕,可是秦小友的醫術那可是相當的高超,若是說起來,我們這些人的醫術,在秦小友的面前還就真的不值一提!」

孫教授看著自己的老伴誇讚秦穆然說道。

「不好意思了,秦小神醫,剛才老婆子我老眼昏花,沒有看出來,你不要生氣。」

孫教授的老伴知道孫教授沒有開玩笑,立刻端正好自己的態度對著秦穆然說道。

若是秦穆然真的跟孫教授說的那般厲害的話,或許自己女兒這個奇怪的病能夠被治癒好。

「沒事!你們的心情我能理解!」

秦穆然微微一笑,自己因為年齡的問題被人誤解又不是一次兩次了,他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孫教授,不知道令愛的房間在哪裡,能夠讓我去看下病人嗎?」

秦穆然看著孫教授問道。

「秦小友,我這閨女的病,真的是奇怪,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一會兒若是看到了些什麼,千萬別害怕。」

孫教授一想到自己女兒的情況,便是好心地提醒道。

「哦?」

秦穆然看著孫教授這樣子,心裡越發的好奇,到底孫教授的女兒得了什麼病,會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帶我去看看吧,沒事的!」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好!秦小友,跟我過來!」

說著,孫教授便是從自家的柜子上取出一把鑰匙,然後拿著鑰匙向著屋子最裡面的一個孤零零的房間走了過去。

鑰匙打開門鎖,當打開門的那一剎那,房間里,漆黑一片,但是秦穆然的六識如何的敏銳,剎那便是感覺到了屋子裡的角落裡,正蜷縮著一個人!

是的!那是一個人。

秦穆然能夠明顯看到那個人身體在顫抖著,如同受到了驚嚇一般。

孫教授走進房間裡面,房間里透露著一股子潮濕的味道,很是難聞。

孫教授一手扯住窗帘一拉!頓時,陽光透過玻璃照射了進來。

「喵……」

當陽光普照進來的那一剎那,蜷縮在角落的女子更加的激動,但是她不是尖叫也不是說話,而是發出了一聲有如貓叫的聲音!

「喵……喵……」

陽光的突然進入,讓她整個人都有些慌亂,不知道該怎麼辦。

秦穆然這個時候看去,卻是發現這個女人蓬頭垢面,而她的指甲卻是異常的長,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修剪過,舌頭不斷地舔著滿是污垢的頭髮,就好似貓在梳理自己的毛髮一般。

「孫教授,她就是你的女兒?」

秦穆然瞪大了眼睛,盯著孫教授,有些驚詫地問道。

「哎!是啊!她就是我的女兒孫連芳。」

孫教授一聲嘆息,言語之中滿是深深的無奈。

「到底怎麼回事?這是天生的還是後天的?」

秦穆然接著問道。

「怎麼可能天生這樣!這要算起來,還得是一年前,我女兒出去有事,可是回來以後,就變成了這副模樣,變得跟貓一樣,一開始我們以為是得了狂犬病。畢竟若是被貓給撓了或者咬了,沒有注意的話,也是有這個可能的!只是,我和姜院長包括姜老都看過了,都否定了狂犬病的可能!」

孫教授說到這裡又是一聲長長而不甘地嘆息。

「既然不是被貓咬過得的狂犬病,那怎麼會呈這個狀態呢!」

秦穆然聽到這裡,也是微微皺了皺眉頭,剛才他利用中醫的望聞問切之中的望也看了下,發現孫教授的女兒並沒有什麼異常啊!

這讓秦穆然也很是無奈。

「我們也不知道,基本上能夠想的辦法都想過了,可是就是沒有找到病症的根源。」

魔卡少女櫻–追求 孫教授說到這裡,也是深深的無力感。

「孫教授,如果可以的話,我能夠給孫小姐把個脈先嗎?」

秦穆然不信這個邪,還是決定嘗試一下,問道。

「可以!等我先去哄哄她,等她睡著了以後你再把脈。」

孫教授想了想說道。

「好!」

秦穆然點點頭,說著孫教授便是走到了孫連芳的身旁,如同寵溺寵物一般地撫摸著孫連芳的頭髮。

孫連芳則是一臉享受地蜷縮在孫教授的懷裡,沒過多久,便是進入了夢鄉。

「秦小友,請!」

孫教授將孫連芳小心翼翼地放好在床上以後,對著秦穆然說道。

「好!」

秦穆然走到床旁,一手搭在孫連芳的手腕上面。

頓時,便是感覺到了異常。

現在可是冬天,即便房間里很暖和,可是也不會像孫連芳手腕如此的燙啊!

秦穆然閉上眼,運轉丹田之中的勁氣,順著指尖,湧入到了孫連芳的體內。

可是,很是神奇,哪怕秦穆然的勁氣探查,依舊看不出孫連芳身體的異樣。

這還真的是見鬼了!

這種情況,哪怕是秦穆然都是第一次遇到。

這怎麼可能!

診脈診了半天,秦穆然的心中依舊沒有一點的頭緒。

「秦小友,怎麼樣?」

孫教授看到秦穆然眉頭微微一蹙,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

「很抱歉,我也診斷不出來孫小姐到底是什麼情況!」

秦穆然如實地說道。

「秦小友,連你都沒有辦法嗎?」

姜靈樞有些不相信地問道。

「我真的沒有辦法,不過或許,有一個人能夠知道。」

秦穆然想到了老道士,在他的眼中,還就真的沒有老道士不能夠解決的事情。

「誰?」孫教授迫不及待地問道。

「我師父。」

秦穆然如實地說道。

「那能否請秦小友的師父來看看?」

秦穆然聽到以後搖了搖頭。

「我師父神出鬼沒的,哪怕是我都不敢肯定他在哪裡,不過我可以打電話看看,至於能不能聯繫上,得看天意了!」

秦穆然說道。

「那還是麻煩秦小友聯繫下吧,如果真的沒有辦法,那也是我女兒的命!哎!」

孫教授無奈地說道。

「好!我儘力而為!」

秦穆然說著,便是走出房間,然後拿起電話,撥打了老道士的電話出去。 聽到秦風說,這裏哪裏可以打到車,車,在這裏是打不到的了,不過可以告訴秦風,這裏是任務世界,進入任務世界,完成它安排的任務,就可以平安的活着回去,反之,就將永遠的死在這裏,沒有人,沒有任務參與者可以。

可以逃出它的手掌心,除非,除非你能活着完成十次任務,方可逃脫,當然,還有一種辦法,不過這種辦法比完成十次任務還要難,那就是,將魔王他給消滅掉,當這個沒說啊,因爲這基本上來說,是不可能完成,不可能做得到。

不可能做得到的事情,魔王它是誰,它可是傳說中的魔,一念爲佛,一念爲魔,它的力量可以說是,大得沒邊,所以,所以啊,任務參與者們怎麼可能去消滅得了它,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還是安心的想想,怎麼樣才能完成十次。

完成十次任務吧,“這裏是任務世界,這裏並不是我們之前所在的世界,所以,在這裏打不到車,只有”,李肅話還沒有說完,秦風就馬上打斷他了,秦風着急的說道:“任務世界,到底是個什麼世界,還有,你剛纔說只有。”

“只有什麼”,所以說呢,着急也是沒有用的,還不如聽李肅他來說,他來解答一下,秦風這個人就是性急了一點,不過這也難怪,畢竟他是年輕人嘛,年輕人有點性急,那也是可以理解的,之後李肅沒有在意秦風,還是準備。

還是準備好好的跟他解答一下,“大哥,你說得這麼恐怖啊,是不是真的啊,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是在騙人啊。”

李肅把任務世界裏的情況,大致的跟秦風他說了一下,也告訴了他,要想活着回到原來的世界,就只有完成任務世界裏所安排的任務,李肅他沒有把魔王的存在告訴秦風,因爲,告不告訴他,其實都無所謂的,有很多的任務。

任務參與者,他們可能在死之前,都還不知道有魔王的存在,到底是誰殺害了自己,是誰把自己帶到這個世界來的,無辜的任務參與者們,都是一條條活生生的生命啊,魔王它如此草菅人命,相信到最後,也一定會有人來。

會有人來收它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必將得報,說書唱戲勸人方,三條大道走中央,善惡到頭終有報,人間正道是滄桑,上天有好生之德,豈能一直看着魔王草菅人命,而坐視不理。

聽到秦風這麼說,好在李肅他脾氣好,他不會和秦風他一般見識,反正現在你信也得信,不信那就由你,不信也得信,到時候,李肅還是會盡量的去救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這是李肅的原則,這也是李肅一直以來心裏的想法。

與此同時,在這次任務世界的另一個地方,葉黎她也馬上就要到李肅這裏來了,知道這裏沒有人,葉黎她之後也沒怎麼自言自語了,既來之則安之吧,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只是不知道她媽媽這輩子還能不能再看到她,也許。

也許,今晚的那一面,是葉黎她和她媽媽的最後一面,可葉黎她卻不懂得珍惜,對此,已無力再去說什麼了,只是希望,葉黎她這次能夠活着回來吧,如果她真的還有機會回去,希望她以後,哎,說書唱戲勸人方,三條大,道。

“要是我他嗎的知道是誰搞得鬼,我不把他的筋抽了,我就不叫程陌”,新人任務參與者多多少少還是有點不相信有任務世界這個世界存在,只以爲是別人在搞名堂,在搞惡作劇,當然,要是你第一次進入任務世界,你會相信嗎。

估計,你也不會相信,你也只會是認爲別人在惡作劇,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有任務世界這麼荒唐的事情存在,你特麼在逗我吧,任務世界,那是什麼鬼,你遊戲玩多了吧,做任務做得發瘋了吧,還任務,還世界,還任務世界。

下次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亂說、瞎說,小心老子給你一巴掌,還是很重的那一種哦,明白了嗎,明白就特麼的滾。

新人任務參與者也不全是這一種的,但像這種新人任務參與者,總感覺他們就算是死在任務世界裏了,大家也不用爲他們默哀三分鐘,一分鐘都不要,甚至還有一種想法,這種新人任務參與者,他們就該死在任務世界裏,李肅你。

李肅你也不要去救他們,就隨便他們好了,隨便他們死還是活,但估計李肅他多多少少還是想要去救他們的,哎,李肅他就是這樣,你說你,你救人,那你也得看人去救啊,你不要是個人就救啊,也要看看他到底是個好人還是。

程陌一邊走在路上,一邊大聲說道,不過,就算他再大聲,也是不會有人聽見的,這是任務世界,再三強調,這是在任務世界裏,多想想接下來該怎麼活命吧,別去想抽別人的筋了,魔王,你程陌現在還是鬥不過它的,沒錯。

魔王它就是在“惡作劇”,但你又能怎樣呢,在任務世界裏,再兇的人,再有錢有勢的人,再無惡不作的人,魔王它都沒有看在眼裏,它就看重的是,誰能找出生路,哪個任務參與者可以及時的找出生路,它看中的就是這個任務。

這個任務參與者,能夠及時找出生路的任務參與者,魔王它是“最喜歡”的,當然,李肅他可能要除外,因爲他會道法,他有道法,他可以對魔王構成威脅,所以,魔王它是不會放過李肅了,但李肅也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放過它。

自古正邪不兩立,學道之人,斬妖除魔,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李肅和魔王之間,註定還要有一場決鬥。

大家肯定會覺得奇怪,爲什麼劉美熙她還沒有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來,其實,她也早就已經進來了,只是,她畢竟也是“熟人”了,所以,多介紹了一下新人,新人任務參與者,葉黎、程陌、秦風,他們這次都是第一次進入任務世界。 秦穆然走出房間,撥打了老道士的電話出去。

其實他說的也是實話。

老道士閑雲野鶴慣了,想要找他還就真的不容易。

而且這老傢伙賊喜歡捉迷藏,你要是找他還就真的不容易,但是他要找你,就跟開了掛一樣,一算一個準,要不然,怎麼他是陸地神仙呢!

電話在撥通中,耳邊不停傳來嘟嘟的聲響。

就在秦穆然覺得老道士肯定在哪裡嗨皮,打算掛掉電話的時候,電話卻是出奇地接通了!

「臭小子,怎麼想到給我打電話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