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84 Views

「哪個?」

Written by
banner

「坐鎮天城的勢力,便是隸屬於魔傀宗的大魁王朝。這宋家大少,便是大魁王朝,宋氏家族的大少。聽說,宋家的太祖,便是魔魁宗的長老,那地位可是高的嚇人。而且,這位長老,還很寵溺這個大少。誰敢管他?」

「不過,這宋家大少的實力,也是非常恐怖啊?年紀輕輕,便是已經有一星大戰師境的修為。簡直是恐怖!」

在路人不斷議論的同時,宋家大少爺,便是獰笑著,來到了吳靈兒的面前,一隻白皙的手,便是輕輕摸向了吳靈兒,蒼白的臉龐:「小妞,長的這麼漂亮啊?這臉怎麼保養的?」

「這應該和你沒有關係吧?」突然,在宋家大少的右手,還沒觸碰到吳靈兒的臉龐時,凌天的右手,便是恨恨地鉗住了宋家大少的手。

「你這螻蟻!」感到一陣痛楚,宋家大少的眉頭,便是恨恨地皺起來。說著,他的體內,一陣強大的修為波動便是轟然升騰起來。

看到這一陣凶焰爆開,凌天的眉頭,卻是連顫抖一下都沒有。嘴角更是揚起了一抹笑意:「滾!」

聽到這句話,整個坊市大門口,所有圍觀的人,都是驚訝的尖叫了起來。這凌天到底是誰?竟然敢對宋家大少說滾?

要知道,所有對宋家大少說滾的人,現在都已經在黃泉之上了。

「你說什麼?」宋家大少充滿邪魅的雙眼之中,更是在此刻,閃爍著銳利如刀的寒芒。接著,他的牙齒便是恨恨地咬在了一起。

「滾!」凌天微微一笑,便是認真而又仔細的再次說出了這一個字。緊接著,那眼前的宋家大少,憤怒的一腳踹出來,凌天輕輕搖了搖頭,鉗住宋家大少的手,突然鬆開,接著便是在瞬間,猛地推了出去。

接著,一聲巨響傳來,一陣劇烈的空間漣漪,便是在空中炸開。接著,宋家大少便是震驚了一般的,往後爆飛出去數十步之遠。如果沒有他身後十幾個手下,他的身子,必然要恨恨地撞在遠處的牆壁之上。

「可惡,你這傢伙,是找死嗎?」捂著胸口,宋家大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實在沒有想到,以他一星大戰師境的修為,竟然會在凌天,一個九星戰師境的傢伙,一掌擊退?

他憤怒的整張臉龐都猙獰了起來。

「給我上,廢了這個小子!」 惑世妖皇 。接著,十幾個手下便是憤怒的一步踏出,接著,無數人都是朝著凌天殺來。

「聒噪!」凌天冷哼一聲,便是一步狠狠踏在地上。接著,一陣劇烈的暴風,便是在空地之上,瞬間席捲開來。接著,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這暴風是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的?

就在所有人都疑惑不解的時候,那颶風便是頃刻間落在了衝上來所有人的身上。接著,在一聲聲凄慘的叫聲之中,這些高手,便是被颶風直接吹到了數十丈之外的牆壁之上。

砰砰砰!

一陣劇烈的脆響傳來,十幾個八星戰師境左右的高手,便是頃刻間全部落敗。看著這一幕,所有人都是愣住了。宋家大少的實力,非常恐怖,這個所有人都知道。

而他的手下,更是囂張到讓人難以置信。

以前宋家大少,欺負任何人的時候,誰也不敢反抗。想起大魁王朝的風姿,想起魔魁宗的實力,所有人都不敢吭聲。

因此,凌天現在,一掌一腳,將宋家大少以及他的所有手下,全部擊敗。這一幕,真的震驚到了所有人。如果沒有凌天的話,真的沒有人敢反抗宋家大少。

「小子,你敢打我?好,今天你別想進坊市了,我要讓我大伯來,我要讓你和這老頭子,全部給我死!今晚,我要和這小娘子,共赴巫山。大伯,給我來!」宋家大少冷哼一聲,便是將手中的令牌捏碎。

天空之上,便是烏雲密布,接著,一陣瘋狂的寒風,便是席捲而來。

接著,一道身影,便是突然出現在坊市大門口,宋家大少的面前。

「竟然有人欺負到我大魁王朝的頭上?找死不成?」這是一個穿著墨色衣衫的中年人。臉上的刀疤,更是如妖蛇一般猙獰。

「呵呵,我看是你找死才對。」卻不想,在所有人或是嘲諷,或是同情的目光中,凌天卻是緩緩的開口說道。

「我找死?呵呵,在這天城之中,還沒有人敢這麼對我說話。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膽了。呵呵,給我死!」中年人冷哼一聲,便是開口說道。在天城之中,他便是大魁王朝的代言人,更是大魁王朝的攝政王。對於他來說,敢欺負大魁王朝,便是欺負他本人一般。

「那麼,如你所願吧!」冷哼一聲的凌天,緩緩地開口說道。

「找死!」大魁王朝攝政王,中年人冷哼一聲,一拳打出。接著,他一步踏出,整個身上便是升騰起來,凶焰一般的爆炎。

隨即,他的身後,便是又一頭獵豹,轟然睜開雙眸。接著,這頭獵豹,一口朝著凌天的腦袋咬來。想要將凌天整個身體都吞噬進去。只是可惜,凌天怎麼可能如他所願?

嘴角緩緩揚起一抹冷笑的同時,他的整個身體之上,轟然爆開了一團血色的颶風,接著,他一拳打出的同時,一道道兇猛的颶風,便是擴散開來。

「大荒馭風手!」接著,凌天便是斷喝道,隨即,一隻遮天的巨手,便是轟然壓塌虛空而來。

中年人看到了這一幕,眼眸之中更是閃爍著恐懼的寒芒。


「這,怎麼可能?」饒是他,都是愣住了。

這,怎麼可能?

砰!

一聲巨響,中年人的身體,便是被這大荒馭風手,徹底砸中。 緊接著,一聲巨響便是在天城坊市之前,響徹開來。接著,坊市門口,擺列著的無數個攤位,都是在這轟隆巨響之中,被這股席捲起來的颶風,徹底的刮飛。

接著,修為弱小的人,更是被這股颶風,直接卷飛。一個個如同下餃子一般,砸落在牆壁之上,有些更是跌出數十丈遠,找不到蹤影。

轟隆隆!

隨即,一聲巨響便是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轟然爆開。接著,無數人的目光也是被這巨響吸引。接著,便是看到,那之前氣勢洶洶的大魁王朝攝政王,便是被凌天的一掌,直接打飛出去數丈遠,轟然砸在牆壁之上。

這一下,可真的不輕。

大魁王朝攝政王,捂著胸口,乾嘔了幾下,才是徹底穩下身心。可是,他穩定身心,有些人卻沒有閑著。一聲爆喝傳來的同時,凌天的身影,更是以一種,讓大魁王朝攝政王恐懼的速度,直接出現在他的面前。

砰!

一聲脆響,接著,凌天的一拳便是凝聚著強勁的颶風之力,轟然落在了大魁王朝攝政王的胸口。剛剛平息的內息紊亂,在此刻,重重的一擊之下,再次在他的體內,席捲開來。

噗!

大魁王朝攝政王,真的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全身無力的顫抖之後,更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隨即,他還想要站起來,卻是被凌天一腳踩在了臉龐之上。


「你要為你的莽撞負責,因此,你的侄子,今日非死不可。」凌天冷笑一聲,便是手起勁芒落。接著,一聲凄慘的叫聲,便是在坊市的門口處,徹底的爆開。在所有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下,凌天竟然真的一手,殺死了大魁王朝宋家大少爺。

宋家大少,這個誰都不敢招惹的惡少,竟然真的被凌天一手斬殺。這樣的一幕,真的震懾住了,當場所有的人。沒有一個人,能夠在短暫的時間裡反映過來。他們的腦子都沒有轉過來,可是,這一幕卻已經清晰無誤的映照在他們的眼前。

「宋家大少爺被殺了?宋家大少爺竟然被殺了?」


「怎麼可能?宋家大少爺是怎麼死的?怎麼會有人敢招惹大魁王朝宋家?」

「這少年,腦袋壞了嗎?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這手起掌落後,大魁王朝宋家,這樣的龐然大物,超級勢力,便是與你不死不休了。真是傻瓜,你就是再厲害,能夠以一己之力,滅了整個宋家?」

「對啊,宋家是什麼勢力?他又是什麼樣的人?一個螻蟻,卻非要為了一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放棄生命。真的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現在好了,根本沒有和宋家何談的可能了。」

「對,宋家真正的高手一旦出動,這傢伙便是再強十倍,也斷然要被秒殺。」

無數人都是議論紛紛,這議論的矛頭,也是直指凌天。可惜,他們交談的中心,議論的焦點凌天。卻是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而是目光之中,閃爍著銳利如刀的寒芒,接著,看向了躺在地上,根本動彈不得的大魁王朝攝政王。

「給我聽好了,殺人者,凌天也!想要找我報仇?隨時歡迎!」說出這句話的凌天,便是再也沒有絲毫想要和宋家和解的想法。

在他看來,在這個百族大戰的戰場上,想要讓人尊敬,想要獲得更高的名望與人氣,想要讓別人不敢對自己****招。那麼,最應該做的,不是委曲求全,不是忍辱負重,不是卧薪嘗膽,不是唯唯諾諾。

恰恰相反,既然他們要對你下手,既然他們看不起你。那麼,伸出自己的右掌,狠狠地抽他們的臉,把他們的臉打腫,打爛。打的他不敢看到你,打的他,夜裡想起你,就是噩夢。

打的他,再也不敢對你下手。

這才是男子漢,最應該做的事情。凌天,便是如此,他明白,如果這一次他選擇和談,選擇容忍,選擇唯唯諾諾。或許,宋家與自己不會出現流血的情況。可是,宋家敢欺負自己一次,就敢欺負自己第二次。

更何況,除了自己,還會有更多的人,被他們欺負。

既然如此,那麼便要親手將這一切改變。殺宋家大少,這個不開眼的傻瓜,只是第一步。如果宋家還敢找上門來,還敢出動高手,對他下手。他不會有絲毫的猶豫,必將對這所謂龐然大物,所謂超級王朝之中的超級勢力,展開更加殘酷的報復。

經過這一路的磨練,凌天早已不是當日採藥的少年郎。

以為,只要努力,一切都會變好。只要努力,便是會得到所有人的青睞,只要努力,只要一心向善,這個世界上便是會有無數的人,與自己一起,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錯!

如果沒有絕對的實力,如果沒有足夠的強者之心。如果沒有足夠適應,叢林法則的心態。一個什麼都沒有的人,只靠一顆真心,是絕對無法在這個遍布荊棘的大世中,安然走過一生。

「凌天?啊?你就是魔劍宗第一天驕,不惜懸賞超級宗門名額,也要殺死的凌天?」聽到凌天的名字,那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大魁王朝攝政王,徹底愣住了。這個蠢貨,到底是怎麼招惹到這個殺神的?

要知道,這個被稱之為殺神的少年,在沒踏入到百族大戰之前,可是在整個東荒大地上,出盡了風頭。什麼一己之力,滅掉一個小宗門。什麼一把劍,橫掃一個大勢力。這個少年,在短短的半年時間裡,迅速以一場場血淋淋的戰鬥,向整個東荒大地的所有高手宣布,他的橫空出世。

想到這裡,這位大魁王朝的攝政王,卻是有些膽怯了。他萬萬想不到,只是一次尋常的事情,竟然會招惹到這尊大神,他後悔的腸子都青了。可惜,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看著侄子被這個殺神,眼都不眨一下的殺死。

他的眼眸之中,也終於閃過了一抹膽怯。相傳,這個傢伙,在踏入到百族戰場之前,可是在魔劍宗第一少年天驕趙天地手中,硬接一招不死。這等戰績,即便是他,都是不敢說,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如果想要尋仇,想要將這個場子拿回去。可以,我隨時奉陪。不過,我在天城的日子不長,別到我走的那一天,你們還沒來。那,我可就恕不奉派了。」搖了搖頭,凌天囂張的冷哼了一聲,帶著吳靈兒與司徒劍轉身便是離去。

看著這三個人揚長而去,宋家大少的幾個手下,憤怒不已,剛要衝上去,卻不想被這大魁王朝攝政王,擺手無奈的阻止。幾個手下,都不敢相信的看著大魁王朝攝政王。


「就算是我,都打不過他。你們還要上嗎?」大魁王朝攝政王,冷哼一聲,便是看都不看幾個愚蠢的手下,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塵,轉身離去了。

這件事情太大,不是他一個攝政王可以左右的。因此,他要去詢問一下,其他幾個主事人的主意。不過,從他知道,殺死侄子的傢伙,竟然是殺神凌天之後。心中的憤怒,便是已經消散了不少。

這不是因為他認慫,更不是因為,大魁王朝欺軟怕硬。而是,關於凌天的傳說,真的太撲朔迷離。即便是那幾個,真正與凌天交過手的勢力,也是絲毫也不敢提及,凌天到底擁有多強的實力。

因此,在幾息之後,街道盡頭的一處大房子里,一臉愁容不展的攝政王,整個人的氣色都不好了。

他的面前,端坐著一位華貴的美婦。美婦,微微一笑,帶著華貴,望向了攝政王:「哥哥,怎麼了?」

「妹妹,大事不好。懷仁他..死了。」皺著眉頭的攝政王,猶豫了半晌才開口說道。

「啊?」本來一直平靜,保持著一種雍容華貴的姿態的美婦,在聽到這句話之後,整張臉都蒼白了起來,緊接著,她白皙如玉的右手,更是狠狠地攥起來。長長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流出鮮血,都猶不自知,「是誰?是誰殺了吾兒?」

「剛剛被百族大戰新星榜,授予殺神稱號的凌天!」嘆了一口氣,攝政王緩緩開口。

「呵呵,百族大戰新星榜嗎?那不過是新星榜而已。殺神又如何? 白梨花開 ,一點也不比他差多少。告訴宋御風,讓他親自回來,幫他族弟,報仇雪恨。」整個手掌都是鮮紅一片,卻根本不知的華貴美婦,冷哼一聲,整張臉都泛著一種,妖媚的蒼白。

「好!」攝政王還想要說什麼,可是看到妹妹的樣子,以及想到妹妹的為人,他也只能將這些話語,化作了一聲嘆息,最終,轉身離去。

看到哥哥離去,華貴美婦,才閉上雙眼,那長長的睫毛,不斷的顫抖,一滴滴淚水,更是奪眶而出。接著,她猛地睜開雙眼,雙眸之中,更是閃過了滔天的殺芒。

「凌天?我要你不得好死。」 將這一切全部解決了以後,凌天三人便是踏入到了坊市之中。剛剛踏入這裡,凌天便是看到,無數人都是看到自己,直接繞道走。

看到這一幕的不止凌天,還有司徒劍以及吳靈兒。吳靈兒更是捂著嘴,笑了起來。看著吳靈兒眉開眼笑,凌天便是有些無奈了,他揉了揉吳靈兒的頭髮,便是說道:「你笑什麼?」

「哈哈,我笑這些人太傻,被人壓抑了那麼久,一直有苦難言。終於有人代替他們,將這些,壓在頭頂的東西打消了以後。他們反而不高興了。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吳靈兒美目之中,閃動著一抹,少女該有的魅力。

「呵呵,久而久之,就會習慣。不管是好的習慣,還是壞的習慣。總歸來說,還是習慣。這些人最可悲的不是被壓制思想,而是在慢慢的壓制之中,最終選擇了妥協。這,才是真正的可悲。」站在一邊,一直沒有開口的司徒劍,冷哼了一聲說道。

「也許吧!」聳了聳肩,凌天苦澀的一笑,便是說道。

「走吧!」司徒劍微笑,一揮手,三個人便是朝著近在咫尺的商會走去。

嶽麓商會!

縱觀這十里坊市,也只有這嶽麓商會乃是最大。因此,凌天三人便是一點猶豫都沒有,直接踏入其中。剛剛踏入其中,便是有一位少年,微笑著走來。

「幾位貴賓,可是要來參加,嶽麓拍賣會?」少年眉清目秀,氣質非凡,看似與凌天,年齡相仿。可是,卻與凌天表現出來的感覺,完全不同。凌天,是一種,深藏不露,鋒芒,盡皆隱藏在體內的風度。


而這位少年,卻是一種儒雅,似乎根本就不會生氣,不會動怒,不會有情緒波動一般。只是,在少年看到凌天以後,明顯一愣。不過,這愣神的同時,他便是反應了過來,連忙尷尬的一笑。

「嶽麓拍賣會?是什麼意思?」吳靈兒有些不懂,甜甜一笑的問道。

「原來三位貴賓,不是前來參加嶽麓拍賣會的啊?」尷尬一笑的少年,便是微微一笑:「既然不是的話,那麼還請走這邊。這邊是普通區域,有丹藥區域、材料區域、戰技區域、法器區域。以及,自由交換區域。」

「你還沒有回答我妹妹的問題吧?」微微一笑的凌天,旋即說道。

「呵呵,既然不是貴賓,又有什麼資格,讓我去解釋?」輕哼一聲的少年,壓抑下心頭剛才的尷尬,便是冷哼一聲說道。

在聽到少年的話語以後,吳靈兒整張臉都赤紅了起來。她畢竟是一個女孩子,受到這樣話語的攻擊,自然有些不好受。司徒劍倒是淡然一笑,沒有開口。站在最後的凌天,卻是搖了搖頭。

一步走出,直接攔在了少年的面前,抬起頭,狹長的眸子里,更是閃動著銳利的寒芒:「哦?不知道,什麼才能被稱之為貴賓呢?」

「貴賓?那便是要滿足本商會,創始者規定的二個條件之一。」少年輕蔑的看了一眼凌天,便是搖了搖頭,「不過,我看少年你,修為平平,財產肯定也不綽約。還是乖乖的去普通區域吧!」

「呵呵,那你倒是說一說,要滿足哪兩個條件啊?」站在少年面前的凌天,根本無視那四周圍,已經圍攏而來的,商會高手,傲然的看著少年,親口問道。

「第一,修為到達二星大戰師境。」輕蔑的揚起嘴角的一抹弧度,少年伸出了第一根手指,輕聲開口。接著,他又伸出第二個手指頭,並且,眼中泛著濃郁的譏諷與蔑視,看向凌天,接著開口說道,「有一百萬顆血靈丹以上的財富。很可惜,你二樣都沒有。」

「二個都沒有嗎?」凌天聳了聳肩,便是無所謂的說道,「前面帶路,我要去參加嶽麓拍賣會。」

「你憑什麼去?你有什麼資格去?一個只有區區九星戰師境修為的螻蟻。」到了此刻,這少年已經絲毫也不隱藏,他對於凌天的藐視與看不起。

「呵呵,小子,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年輕狂一些可以,但是太狂,就一定會吃虧了。」說著,一位身高數丈的獸頭人,手提一柄長斧,分開人群,緩步朝著凌天走來。

「這是我嶽麓商會的護法之一,擁有一星大戰師境後期大圓滿的修為,如果你能戰勝他,也是有資格成為貴賓。只是,少年,命只有一條。之前, 重案戰鷹 ,要挑戰獸頭護法,結果,沒有一個活下來。全部都死在了它的斧下。」少年人,冷笑一聲,開口說道。

隨著這邊事態的升級,整個嶽麓商會大廳里,便是已經有無數圍觀的觀眾,圍攏而來。看到這麼多人前來圍觀,那站在場中的少年,眼中便是閃過了一抹喜悅。他有些不自然的回頭看了一眼,嶽麓商會的三樓。

他目光所到的地方,一道身穿艷麗顏色衣衫的美婦,站在那裡,不動如山。如果沒有他不自然的回頭看一眼,或許凌天根本就察覺不出來。

只不過,就在凌天想要抬頭的時候,他的耳邊,一道熟悉的聲音便是傳音而來。

「別抬頭,就假裝什麼也沒有看到。這個少年,根本就不是嶽麓商會的人。這一切都是一個局。不過,既然已經來了,就將計就計,看看這些人到底會玩什麼花招。」司徒劍,抱胸而立,表情十分嚴肅的他,旁人根本看不出來,其實他在傳音。

「嗯!」凌天微不可聞的點了點頭,接著,他便是輕笑一聲說道,「獸頭人大叔,我想講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嗯?」獸頭人疑惑的冷哼了一聲,看向了凌天。

「那個,你爹和你娘,到底是怎麼相愛的?有點略微的重口味啊?」凌天十分認真的看著獸頭人,宛若涉世不深的少年一般。

「噗!哈哈哈……」

「哈哈哈……」

在聽到這句話以後,所有圍觀的人都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與此同時,那獸頭人卻是大吼了一聲,手中的斧頭,更是在空中,虎虎生風了起來。

「你找死,今天我要抽你筋,剝你皮!」 望著眼前的獸人,凌天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便是腳掌往旁邊,輕輕一踱步。接著,一道道絢爛的光彩,便是在他的身上,爆然開來。隨即,周遭觀看的無數人,都是驚呆了。

凌天的修為,剛才只有九星戰師境左右。可是,在此刻,他的一步踏出之後,修為便是猛地突破了許多。雖然還是沒有到達一星大戰師境。可是,那從凌天的體內,蔓延開來的波動,讓他們感到了一陣的恐懼。

還沒有到達一星大戰師境,為何他的戰力,卻是讓所有人都感到了震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