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77 Views

便是沒有感情,完全是基於利益上的聯姻,那也是要遵守利益婚姻的規則的,豈有他如此仍性-的臨時說反悔就反悔的道理?

Written by
banner

當即寧雨煙便從容走上了前,清越地道,「弦公子,你這些話說的太過有失風度和涵養了,便是你不想要娶王家小姐了,也該正式的去王大人府上退婚,而不是當眾說出難聽的話羞辱王小姐,這不是大丈夫所為!」

「你——」

「更何況,我可以證明林家確實已經到了王大人府上下過聘禮了,如今說句不中聽的話,你與王小姐之間,所欠缺的不過是一個成婚的儀式罷了,但是弦公子,你如今大庭廣眾之下,說出這些有辱你未來妻子的話,你不覺得汗顏嗎?」

寧雨煙的話,頓時引起了翡翠樓里所有的人一陣嘩然

也許很多人並不認識寧雨煙,都在好奇這個容色絕塵的女子到底是誰,但是翡翠城裡終究是有人不會對林中行感覺眼生的。

在這樣的場合,這樣的時期,能站在林中行身邊的女子,除了傳聞中,那前兩個月剛娶進門的東雲國第一才女寧雨煙之外,還能有誰?

那麼,既然是林家如今的當家主母說出來的話,那自然是不會有假的。

也就是說林弦之前撒謊了,他確實是與翡翠城的第一醜女也是第一才女的王明珠有了婚約關係的。

那他之前還一副眼高於頂,似乎是王明珠高攀了他,且不知廉恥的模樣的去恥笑人家?

明白了林弦的所作所為之後,此時的眾人自然不會再給林弦太好看的眼色了。

而林弦本來就對在這個時候看到寧雨煙和林中行出現在這翡翠樓而感覺很敏感。

因為府中自從林虞帶著已經瘋了的林瓊花離開翡翠城之後,很多人就都已經在??經在暗地裡偷偷地揣測這寧雨煙下一個要對付的人會是誰。

林弦雖然不認為寧雨煙的小產會是她為了排擠掉眾人,而自己設下的苦肉計。

但是他卻也明白,他若是還想要順利的成為林家以後的主人,這個寧雨煙卻是他不得不謹慎以對的一個對象和對手。

因此他看到寧雨煙居然如此『巧合』的剛好在他要離開的時候,走進來,上了樓,還『再度巧合』的正好隨行的還有王明珠的情況下。

林弦本能的忍不住就聯想到了——敢情寧雨煙下一個想要下手對付的對象竟然是自己?

所以心中已經有些生出了狐疑。

可這畢竟只是他的想象,在沒有確切的事件發生之前,他也不能無故的就把寧雨煙想的很壞,雖然她看起來就已經非常足智多謀的樣子了。

然而,就在他開口譏諷了幾句王明珠之後,寧雨煙開了口,不但沒有幫他,還落井下石般的說出了真相。

讓所有在場的人,都知道了他林弦先是個要為了利益出賣個人的終生大事,而最後又嫌棄王明珠實在太丑,結果又臨時悔婚的偽君子真小人。

這算什麼?

若這還不算是她在故意整他,針對他,並且試圖抹黑他的話,哪裡還有別的解釋?

林弦的眼中焉能不恨!

想著這寧雨煙果然歹毒的很,才把林虞和林瓊花趕出去不久,心裡就想著再要趕他了?

接下來肯定也會對付他的母親,若是都讓她成了功的話,不用多久,這林家除了她和叔叔林中行之外,還有什麼林家的人?

這怎麼能行?

這個林家應該是他的,他努力、奮鬥、暗自籌劃了多年,為的不就是能順利的接管林家嗎?怎麼能白白的便宜了這個寧雨煙?

其實他那裡知道,這真的是一場誤會和巧遇,根本不是寧雨煙設計安排好后給他下的套。

只可惜別說此刻沒有人為寧雨煙解釋,便是真的有人給她解釋,向林弦證明她沒有對付他的心的話,林弦也是不會相信的了。

所以林弦和寧雨煙的真正結仇,其實便是從這一天這一件事情開始的。 而一直站在寧雨煙身邊的林中行,其實從在樓梯上竟然會看到自己的侄子林弦之後,便知道今天的事情怕是要節外生枝了。

果然從王明珠的那聲驚喜的『嬌嗔』開始,事情就如他預料中的那樣,完全往不好的方向發展了。

了解煙兒的性子的他,從聽到林弦說出那麼多對王明珠很帶侮辱-性-的話后,便知道煙兒肯定會為王明珠說話,為她打抱不平的。

果然他很快就看到了煙兒走上了前,也說出了這些讓林弦無法下台的話,事已至此,林中行除了心裡嘆氣他的煙兒怕是又得罪了一個林家人之外,已經別無其他的感慨了。

眼看著林弦已經噴火的快要忍耐不住的眸子,他再不說話,怕是就來不及了。

不由也輕聲地喊了一聲,「煙兒,這件事情不如等回家再說如何?」

寧雨煙並不認為她斥責林弦是說錯了的,但是轉頭看到林中行溫潤的眸子,便把本來還要說下去的話,給吞咽了回去,想到中行可能是顧忌著這裡畢竟是在外面,中國人有句老話,叫做家醜不可外揚,她身為當家的主母,就這麼在大庭廣眾之下責備子侄,似乎的確有些不雅觀。

這般一想的的寧雨煙,便也明白了林中行的話,立即住口的點了點頭。

「弦兒,你與你的幾位朋友敘談可曾結束,若是已經結束,便一起回去吧,我有話對你說。」

安撫好煙兒,林中行頓時把視線轉向了林弦。

林弦在眾人的面前出了這般大的一個丑,心裡的氣怒如何能平?

便是眼前站著的人是他一直深為忌憚的叔叔林中行,此刻的他也顧不得了,往日的儒雅形象,此刻更是龜裂的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陰鷙和怨毒之色,「他們不再是我的朋友了,我也沒有一群看不起我的朋友!」

「至於叔叔你有話要跟我談?那就不必了,侄子我沒什麼話可跟叔叔你談的,王家這個蠢胖豬一樣的女人我是不會娶的,至於叔叔你和這位新上任的『嬸嬸』,哼!若是要把我林弦掃地出門,那就明說,不必設下這樣故意的圈套來逼我走,我不是林虞,更不是林永成!」

說完,他的表情就陰冷地掃了一眼寧雨煙,然後就有些恐怖的笑了。

「寧雨煙,你不過一個女人而已,竟然也想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你當真是好本事!」

「既然你如此煞費心機,陰如毒蠍,那也就難怪別人對你手下不留情了,本來我還有些覺得林瓊花做的太過分了點,如今看來,你真是應得的,哼!」

說完,林弦就用力地甩了甩袖子,推開王明珠的身體,就徑直從他們身邊走過,瀟洒的下了樓離開了。

寧雨煙和林中行都沒有料到一向在他們面前沒??前沒用懦弱的林弦,竟然會有這樣的一面。

他們簡直不敢相信,之前那般惡毒的話,竟然都是由林弦的口中說出來的。

而寧雨煙小產後,以後再不能懷有中行的骨肉之事,本來就是她心中永遠的痛,現如今,非但被林弦如此大庭廣眾下提出就算了,還被他指控為是她應得的,這簡直是把寧雨煙氣得心口都泛起疼來了。

林中行的臉色也變的沉了下去:這個林弦,當真是太膽大包天了!

而那個引起了這頓爭吵事件的導火索的王明珠,此刻看到心上人走了之後,當即就噗通一聲的坐到了地上,開始嚎啕大哭了起來。

口中還不斷的用讓人聽了只覺得滲得慌的聲音哭喊著,「弦郎——弦哥哥啊——你回來啊——為什麼不要人家——人家哪裡做錯了!嗚……弦郎——」

那哭喊聲,聽的人頓時只覺得比鬼哭狼嚎還要殺傷力巨大,幾乎不到眨眼功夫,所有的人就都雞飛狗跳的爭先往後的沖向了翡翠樓的大門。

然後再不到盞茶,整個翡翠樓內除了那個還在哭喊的王明珠,以及不得擅離職守的可憐店小二之流外,其他的所有的客人全都走光了。

包括林中行和寧雨煙他們也受不了王明珠這般的行徑,也在第一時間與展夕和青書逃到了外面,重新上了馬車。

翡翠樓於是從開業以來,第一次碰上了,竟然沒有一個客人的冷清場面。

----

而車廂內,氣氛有些冷凝。

馬車的軲轆在青石板路上滾動的聲音都能聽的清清楚楚,街道上的行人的說話聲,喧鬧聲,似乎與車內的眾人都無關。

「煙兒,林弦那樣的確太過分了,這件事情,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你心中不要難過!」

多餘的安撫和寬慰的話,林中行不會說,但是林弦在自己做錯事情的前提下,還敢在煙兒和他共同的傷口上灑了一把鹽的行為,他的心中也無比的氣憤,是不能就這麼姑息他的行為的。

寧雨煙卻先是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就搖了搖頭,「別!林弦的話雖然過分,不過我也做的有不對的地方,男人都是好面子的,雖然他對王明珠說的話太過分了一點,可我在大庭廣眾之下也分毫沒給他留面子的行為,他焉能對我不恨?」 「他說的對,林虞和林瓊花已經離開了林家,永成也因為我的關係離開了林家,秦秋葉和林弦他們母子又因為我的關係,被移居到了西院,這些事情雖然不是我主觀卻策劃和希望的,可是不可否認的卻都是與我有關的。」

「在林弦他們的心目中,我便是那個禍害了林家變成如今這樣四分五裂,家人都聚不齊全的兇手,心中對我的怨恨又豈會是一點半點?」

「今天的事情,雖然是無意的,但是究竟是讓林弦覺得下不了台了,把那麼一個老實敦厚的讀書人的林弦也逼出之前那般可怕的面目來的我,是不是真的做的太過分了一點?」


寧雨煙忍不住開始檢討她自己來了這個世界后的所作所為了。

她早就明白一個人活在世界上,是不會讓所有的人都喜歡的,可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若是讓大部分的人都討厭,把她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話,卻也代表她這個人做人太失敗了。

林家就好比一個小型的-社-會,而這個家裡,除了中行,秋月和青書之外,是站在她這一邊的,幫著她、照顧她、呵護她的之外,其他所有的人似乎都不喜歡她

當然,她不違言,她的出現,破壞了很多人的美夢——那妄圖通往富貴榮華的**之夢。

可是,她卻一次真正的傷害他們的事情也沒有做過啊,反而是她幾次三番的受人傷害,這能難道還不夠嗎?

他們想要林家的財富,她們想要無盡的錢和這個家受人尊敬的地位,可她,她只想保護她愛的男人的心血,這樣有錯嗎?

寧雨煙忍不住迷惘了!

她不是在後悔過去這些日子裡所做過的一切努力,她只是有些惴惴和不安,若是那些人還是不停止她們腦海中的假想——認為她是他們的阻礙,而執意一個勁的繼續對付她的話。

總有一天,中行為了保護她,會讓這整個林家最後只剩下她和他兩個人的。

若是真到這一天的話,中行他會不會覺得孤單和後悔?

後悔為了她一個人,而放棄了他其他的所有的親人?

林中行不知道寧雨煙的心裡在想著什麼,他只知道,他不喜歡煙兒此刻臉上深深地憂鬱和傷感之色,似乎無盡哀愁一般。

「煙兒,你什麼也沒有做錯,你的每一句話,都是對的,做錯事情的本來就是林弦,他那般的在大庭廣眾之下傷害一個女子的自尊心,而且說出與事實不符的話,本來就不是他生為一個讀書人該有的品行,你說他那幾句是對的。」

「更過分的是,他自己不檢討他自己的所作所為便罷了,居然還說出那般傷害你的話,更是不應當,而煙兒你,若是心中惱恨於林弦,我半點都不會覺得你心眼小,可你這般懷疑你自?你自己做的事情是否有錯的行為,我便不贊同了。」

「林瓊花的事情,相信不用任何人說,誰都知道她有過錯,你在最後的關頭也沒有忍心懲治她,反而把她交給了虞兒帶走,這般的心胸,相信所有的人都看在眼裡,明白在心底,不稱讚你大人大量,便已是他們小人之心了,如何還會怨恨你?」

「而秦秋葉和雲愛柳她們,雖然移居到西院,不過該有的,該給的,我們有的,她們哪個沒有?便是我特地送你的幾匹稀有的料子,你都讓青書和秋月送了一份去西院,還要如何?」


「做人當知足,煙兒,這是你讓我明白的道理,而不是一味的貪得無厭,奢求不該屬於自己的東西,我自然心中清楚的很,他們為何這般的針對於你,無非就是都拿眼睛盯著這林家下一任家主的位置呢!」

「可他們又哪個知道,這家主之位是件好差事嗎?」

林中行的沒有也忍不住浮現出幾分疲倦之意,「需知創業容易,守業更難,我不是捨不得這萬貫的家產,總有一天我也是會死的,也是會倦的,不管是死了還是倦了,這些財富我都是帶不走的,總要留給後人,但是如今我還活著,正值壯年,他們便已經迫不及待的在我眼皮子底下爭了嗎?」

「當真是人心不足!所以煙兒,你不要迷惘,不要露出這麼傷懷的模樣,我們都沒有做錯,做錯的是他們,我們沒有對不起別人,是別人對不起我們!」

林中行的眼中陡然的露出幾分深沉的痛,似乎下了某種決心一般,「煙兒,我上次問過你,若是我們不在翡翠城生活的話,你可願意陪我去其他地方過生活,現在,我是認真的,我再問一次,天涯海角,我的煙兒是不是都願意與我共行?」

「中行,你準備做什麼?」

寧雨煙驀然覺得有點不對勁,幾乎立即,臉上迷惘的臉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切的擔憂,她怕中行做出什麼發傻的決定來。

「煙兒,你回答我便成了。」

林中行卻不答,反而堅持的要先從寧雨煙的口中聞悉回答。

寧雨煙雖然心中感到憂慮甚深,但是表情卻依舊堅定不已的點頭,「是,你去哪裡,我便去哪裡,我們生死也不分開!」 「那就好,那我便放心了!」

林中行聞言,放心的笑了。

他倒是笑了,寧雨煙卻不能放心了!

「中行,你可不許做什麼蠢事,也不許你亂做決定,你若想要做什麼大事之前,必須要拿出來與我商量一下,你若私自做決定,我可不原諒你!」

林中行聞言再度失笑。

「煙兒,你放心,我只是心裡有點些小小的計較,等我具體的相好了,一定會拿出來與你細說的,也好徵求一下你的意見,畢竟如今我們是夫妻了,夫妻之間應當是互相信任的,我可沒有打算要背著你做什麼英雄好漢。」

「什麼自己做事自己當的想法,我是沒有的,更何況,在我的心中,煙兒你便是我的智囊我的大腦,也是我的左膀右臂,你說我缺了大腦和左膀右臂的幫忙,還能做下什麼決定呢?」

聽到他把她比作他的大腦和左膀右臂,寧雨煙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

這一笑,之前在翡翠樓里受的鬱悶和氣,自然也就跟著沒了。

而林中行看到她笑,心裡明顯的也放心了不少。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響亮的『咕嚕』聲,就在馬車裡傳了出來。

寧雨煙和林中行都同時把視線轉向了青書,青書摸著肚子有些尷尬的臉紅了一下,然後就垂頭道,「老爺,夫人!」

「看來青書是餓了!」

寧雨煙含笑肯定的說了一句,林中行也跟著點頭,還做出同樣一派正經地道,「的確是,不然的話,青書的肚子不會發出響聲的。」

「老爺,夫人,你們就會取笑人,難道你們就不餓嗎?青書好歹早上有吃早飯,老爺和夫人可就不同了,你們一起到中午前才起的床,然後便出了門,翡翠樓里本來是要吃午飯的,又沒吃上,現在可已經是丑時三刻了!」

青書雖然窘紅了臉,可看到寧雨煙和林中行有志一同的看著他笑的樣子后,還是忍不住咕噥著的反擊了。

這話一出,寧雨煙就更忍不住笑出聲了,然後也撫了一下肚子,轉過頭看向林中行,做出一派撒嬌之態,「中行相公,青書說的對,我也覺得餓了怎麼辦?」

林中行忍不住愛憐的揉了揉她的頭,疼惜地道,「再忍一忍馬上就到家了,然後便立即讓秋月吩咐廚房給我們送吃的,可好?」

「嗯!」寧雨煙點頭,然後理所當然的偎依了過去,而林中行也自然而然的攬抱住了她。

把原本想要說些什麼的青書,看的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意識到非禮勿視的轉過了身子,心裡嘀咕了一聲,夫人和老爺真是太恩愛了吧,也不顧及一下可憐的他還孤家寡人著呢!

話說,是不是過陣子,該找個機會去和夫人說說,給他和秋月也做做主?明明那個小丫頭也喜??也喜歡自己,怎麼每回就是不開口呢?

他都快等不及了,看來不找夫人出面都不行了。

青書心裡盤算著。

----

林弦其實衝出翡翠樓,就後悔了,為他的太過衝動,今次這番放肆張狂之後,怕是林中行和寧雨煙都不會再對他不再防備了吧。


苦心隱藏了多年的真面目,竟然就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暴露了出來。

林弦想想都覺得有些不值,對那個該死的王明珠更是心中憤恨不已,若不是她的出現,他如何會犯下這樣的大錯?

如今可該怎麼收尾才好?

去給寧雨煙和林中行道歉?

且不說這樣做,還能挽回多少他以往苦心在人前維持出來的虛假表象,便是這一舉動,對如今的他說,卻是如何也不願意的,畢竟在他的心裡,看寧雨煙早就是不順眼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