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98 Views

陸瑤啞口無言。 當天晚上,陸琪跑回家都快要十點了,一路上磕磕絆絆,差點被嚇死。

Written by
banner

看到突然回來的閨女,陸建黨夫婦倆有些懵逼。

陸琪左右兩邊臉均有巴掌印,頭髮還亂糟糟的,是陳母下手拽的。

看到閨女這個樣子,陳紅梅上前一手握住她的一隻手,「琪琪,你,你這是怎麼了?」

終於見到母親的陸琪,抱住母親,哇的一聲就哭了。

「嗚嗚,娘,我過不下去了,我要離婚!」

被吵醒的陸成功走出門就聽到自家妹妹說這話,二話不說上前就教育她。

「說什麼離婚呢,離婚了你以後怎麼辦!」

說完陸成功才注意到妹妹臉上的傷,那巴掌印,看起來下手就很重。

這是,陳海打的?

下手是不是也太重了點。

窩在陳紅梅懷裡的陸琪聽到這話抬起了頭,一張臉淚眼婆娑的,傷心欲絕的盯著陸成功看。

看到妹妹的臉厚,陸成功臉上出現一絲皴裂。

這,怎麼還兩邊臉都打了?


「哥,你眼裡是不是只有你自己的利益,即使是你妹妹我死在家裡,你也是無所謂的是不是?!」

聞言,陸成功的心臟抽了抽。

到底是親兄妹,看到她這樣,陸成功心裡也不好受,可是,也不至於像她說的那麼嚴重啊。

閉了閉眼,陸成功走過來耐心勸解道。

「琪琪,夫妻之間爭吵是很正常的,你應該理解,陳海那樣的人是咱們鎮里少有的富有人家,你嫁過去受委屈那是肯定的啊,但是你也有用不完的錢不是。」

陸成功是覺得,男人打女人是很正常的,歸根結底還是女人不夠聽話,就該收拾一下,讓她聽話!

「是你有足夠的錢花吧!」

陸琪哭喊著咆哮,她在婆家受的什麼罪,他們都知道嗎,只知道拿著陳海的錢揮霍,說句不好聽的,那就是割她的肉去換陳海的錢!

陸成功被她吼得莫名其妙,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陸琪我告訴你,你說話不要太過分,你自己看看你什麼德行,要不是我,當初你能嫁給陳海這樣優質的男人嗎,能有現在的好日子嗎?!」

陸琪一聽好日子,氣得滿臉通紅,背對這個他們撕開衣服,露出後背。

這一看,其餘三個人都愣住了,背上的傷口新舊不一,好多都是鞭痕,三人紛紛倒吸口氣。

這哪裡是夫妻之間吵架啊,這是把人往死打啊!

「琪琪,」陳紅梅眼淚瞬間從眼眶滑落,上前抱住閨女的身子,把她的衣服攏起來,衣服被撕爛了,陳紅梅只好把她的對襟褂子披在她的身上。「你怎麼不早和我們說啊?」

早說的話,她就算是拼了全力也會讓離婚的。

陸琪這會兒反倒是沒淚了。

「說了又怎麼樣,你們有能力給我做主嗎,還不是和我哥想的一樣,讓我睜隻眼閉隻眼就過去了。」

陳紅梅抱著孩子痛哭。

這要怎麼過去啊,這過不去的啊!


陸建黨和陸成功父子倆看事情都發展成這個樣子了,看來只有離婚這一條路可以走了。

不然,不能真的眼睜睜的看著琪琪被他們家虐待死吧。

「琪琪,離婚,娘答應你,讓你離婚!」

陸琪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不知是為了解脫而哭,還是為了她即將逝去的婚姻而哭。

一家人坐下來,陸琪擔心父母只是一是惱怒才答應的她,明天要是再反悔,她還要回去那個可怕的地方,就說道。

「爹,娘,陳海他,他不行了,我要是真的和他過下去,那我這輩子,就別想有自己的孩子了。」

這話一出,家人肅然。

震驚之餘,也意識到這是一個大問題。

一個女人要是沒了孩子,那就是沒了依仗。

「爹,娘,我現在還小,也沒有孩子,以後再嫁也不是問題,不是恢復高考了嗎,我好好學習,爭取今年考上,就算是今年考不上,明年我一定能考上,上了大學,別人就不知道我之前發生的事,我還可以找個好男人嫁了,我保證,一定會找一個比陳海還有優秀的男人,給你們長臉。」

最後這句話讓陸建黨夫妻倆動了心。

本來恢復高考之後,他們就對兩個孩子考大學報了心思的。

琪琪比成功學習好一些,也許能夠考上更好的大學也說不定。

陸建黨和陳紅梅對視一眼,紛紛一點。

「好,爹答應你,離婚!」

這話由陸建黨說出來,十分的堅定。

這一夜,陸琪回到了自己的家,終於睡了一個好覺。

——

第二天,陸瑤醒來渾身還是痛的,舒服的翻了個身,拽起被子蓋住腦袋,隔住了外面的光。

光?

陸瑤身子一個激靈,猛地睜大眼。

哪裡來的光?

掀開被子騰地一下坐起來,看著外面已經大亮的天,陸瑤腦子嗡嗡嗡的。

這,這是什麼時候了!

摸出手錶,這一看。

六點五十!


八點的火車啊!

她怎麼能睡到現在這個時候?!

煩躁的揉了揉自己的頭髮,丟開被子下床,穿衣服,扎頭髮,堂屋裡還有談話聲。

「小姑姑,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陸瑤把臉埋起來,真是羞死了,她竟然讓一大家子等著她。

「再等一會兒。」

簡向前看時間差不多了,再去看老神在在一點都不著急的兒子,說道。

「阿誠,要不你去叫叫瑤瑤吧,這誤了火車就不好了,陌陌和小妹到那還要買票呢。」

他和瑤瑤的票是買好了,可是小妹和陌陌還沒票呢。

簡誠站起來,「我去叫叫她。」

簡誠走後,簡向前嘆氣。

「這個阿誠,真是沒輕沒重,瑤瑤要是過去了我怎麼放心啊。」

這才結婚兩天,孩子就下不來床了,以後可怎麼辦?

簡小妹低頭悶笑不止。

簡明面無表情,心裡已經驚濤駭浪。

簡誠一進屋,就看到已經收拾好的女孩,看到他過來,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也沒和他多說話,拿起行李走出了門。

小丫頭從他身邊走過去,簡誠心虛的摸了摸鼻子。

「爹,小妹,對不起啊,我起晚了。」

不管怎麼說,還是先道歉吧。

簡向前起來擺擺手,「沒事沒事,還能趕得上,趕快出發吧。」

陸瑤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簡向前和簡明把他們送到村口搭車的地方,正好趕上七點的車。

坐上車后,幾個人打開窗戶, 老闆娘的貼身保鏢

「爹,簡明你們回去吧,我們走了。」

簡向前揮揮手,「好好,瑤瑤,注意身體啊。」

注意身體,陸瑤難免的想歪了,臉一紅,點頭應下來。

簡向前還真沒那意思,就是純粹的交代孩子注意身體。

陸瑤心虛,就想多了。

「小妹,到那不要給你二哥二嫂添麻煩,照顧好陌陌,也照顧好你自己。」

「知道了,爹,你就不要發牢騷了,我們很快就回來了。」

簡向前瞪了她一眼,還嫌棄他話多。

車子開走了,簡向前和簡明的身影越來越遠,簡小妹抱著孩子朝前看。

「陌陌,要出門了。」

簡小妹低下頭和小丫頭說話。

簡陌小朋友顯然是很高興,揮舞著小手。

「要坐火車了!」

她還沒坐過火車呢。

陸瑤回頭看小丫頭臉上的笑容,她也跟著開心。

到了火車站七點半,簡誠讓她們看著行李,他去給簡小妹和陌陌買票。

陌陌是小孩子,所以是半票。

買完票回來,簡誠單隻手抱住孩子,另外一隻手牽住陸瑤的手,大部分的行李都落在了簡小妹的身上,陸瑤也提了一個大麻袋。

看著二嫂還有人牽著手,簡小妹暗暗下定決心,等上了大學,一定要談個對象。 「嚯~行啊!還本尊呢?」

「玄嬰?黑小子?」

「哼,若不是我之前受了重傷,別以為你能打過我!」玄嬰別過頭去,一臉不爽。

「誠玉,你別鬧,喏,找到些肉乾,先湊合吃吧。」

當白誠玉看到蕭慕雲遞過來的,那乾巴巴的,不知道是放了多久的肉乾,終於徹底的崩潰!

「啊!!我想吃韶光城的秘制烤***寶蹄髈、翠玉蒸、百花釀圓子、酒鮮蝦丸……我想吃雲山上的大山豬,啊!!烤乳兔!!」

而與他相比,一邊的玄嬰則是探過頭來聞了聞,一口就把那些肉乾囫圇嚼嚼直接就吞了下去。

「我、我的肉乾??」白誠玉剛嚎完,就發現連被自己嫌棄的肉乾也沒了!

就連一旁的蕭慕雲也沒想到,異獸竟然會吃這些乾巴巴的食物!

可玄嬰吃完卻吧嗒吧嗒嘴,看起來意猶未盡的樣子瞧著蕭慕雲。

「呃……就這麼多了。」

「哦,是嗎?味道不錯。」玄嬰舔了舔嘴巴,雖然不夠它塞牙縫的,卻還是十分給面子的評價了一下。

「你、黑小子,你竟然敢偷吃我的肉乾!」


「看你吃的那麼痛苦,好奇就嘗了一下。」

「……」好想打人腫么辦,啊不是,打獸!異獸!

「好啦好啦,一會在這邊找點吃的不就好了?」蕭慕雲依舊十分淡定,且脾氣很好的勸著。

說起來,她真的好久沒有這樣輕鬆了!

雖然被移走封印的只有三成的心魔,可她卻覺得,那被覆蓋在心口的,那塊沉甸甸的大石頭已經移開了一道縫隙!

而現在,那個縫隙正照進來慘白慘白的光,雖然對於黑暗中的她來說,著實顯得有些刺眼,可是這種溫暖而輕鬆的感覺,卻讓她由衷的感到放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