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84 Views

「嗡……」

Written by
banner

趁著黑衣人軍團成員們還沒有衝上來之際,三架阿帕奇直升飛機快速飛走了。

蔣少龍與三胖、四眼、王琪琪等人坐在第三架阿帕奇直升飛機上面。

正當倖存的廢棄倉庫防守方人員神經無比放鬆之際,蔣少龍卻忽然間大喝一聲:「停!」

眾人均被蔣少龍突如其來的命令給嚇得怔了一怔,大衛率先開口詢問道:「少龍兄弟,你有什麼事情嗎?」

蔣少龍轉過身去,面露兇狠的神色,射出兩道猶如實質性的目光,其銳利程度堪比鷹隼,死死地盯住下方的廢棄倉庫。

只聽,蔣少龍咬牙切齒的說道:「我不會容忍任何敢於傷害三胖跟四眼的人活下去!」

「嘶……」

大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試探性問道:「少龍兄弟,你的意思是?」

誰曾想?蔣少龍並沒有直接回答大衛的問題,而是反問道:「大衛,這架阿帕奇直升機有武裝攻擊系統嗎?」

「當然……」大衛點點頭,詳細的介紹道:「我們所搭乘的這架阿帕奇武裝直升機型號為ah-6、4a,機首下方裝有一門m-203e-1型號30mm單管鏈炮,採用簡單的封閉迴路驅動,所需的動力由機上提供(電力),透過一條簡單可靠的鏈帶來帶動整個機炮運作。炮機心在前後端運動時進行上膛或退殼,靜止於前後端時則完成閉鎖、擊發、拋殼與進彈。」

頓了頓,大衛繼續補充道:「除此之外,在機身兩側各有一個短翼,每個短翼各有兩個掛載點,每個掛載點能掛載一具m-261型19聯裝2.75英寸的火箭發射器(或是m-260型七聯裝70mm火箭發射器)、

一組掛載agm-114地獄火反坦克導彈的四聯裝m-299型導彈發射架。」

從大衛嘴裡所說出來的各種專業武器名稱,以及從未聽過的裝備術語,令蔣少龍頓時感到頭大如斗。

蔣少龍使勁兒搖晃了幾下腦袋,輕聲問道:「大衛,你就告訴我,你剛剛所說的那些武器,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今天都裝備了嗎?」

聞聽此言,大衛點點頭回答道:「沒錯,一樣也不少,你要幹什麼?少龍兄弟?」

「把這座廢棄倉庫炸掉!一個活口也不留!」蔣少龍冷言道。

「呃……」

大衛似乎沒想到蔣少龍會做出如此果斷的決定,短時間內大腦有點短路,不知道是否該向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的駕駛員下達攻擊命令?

等了一小會兒,見大衛那邊沒有動作,眾人乘坐的三架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就這樣停在半空中一動不動。

此時此刻,已經有幾名黑衣人從廢棄倉庫三樓頂層天台的通道入口處爬了出來,發現企圖從空中撤退的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之後,二話沒說衝到天台南端,舉起槍來扣動扳機。

「叮叮噹噹……」

索性黑衣人成員們使用的只不過是普通槍械,打在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的防護裝甲上面,除了能夠發出一陣清脆的聲響之外,根本無法破開鋼板裝甲的防禦。

「咔嚓!」

不過,由於大量子彈在密集範圍內發起攻擊,雖然阿帕奇武裝直升飛起駕駛室採用防彈玻璃建造,依舊有點扛不住,發出一記刺耳的裂紋聲。

見此情景,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的駕駛員不敢有絲毫耽擱,利用飛行頭盔自帶的無線電通訊系統放聲提醒道:「隊長,進攻還是撤退?我們就快要頂不住了。」 大衛清楚的意識到,再這樣猶豫不決,任其繼續發展下去的話,一定會落得個機毀人亡的悲劇收場。

因此,大衛咬咬牙,當機立斷命令道:「一、二、三號都給我聽好了,先用m-203e-1單管機炮進行自由掃射,時間半分鐘,然後各發射兩枚地獄火反坦克導彈,都聽明白了嗎?」

「一號收到,隊長!」

「是……二號收到!」

「三號收到!」

得到來自三架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飛行員的肯定答覆之後,大衛一聲令下,道:「火力全開!」

「是!隊長!」

「嗡……」

三挺高射速機炮在同一時間內開火,無數到光點傾倒在廢棄倉庫三樓頂層天台上面。

那些好不容易才剛剛爬上來的黑衣人戰士們,盡數被覆蓋在高射速機炮的進攻範圍之內。

要知道,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機炮所使用的全部是加強型暴力穿甲彈,能夠在中近距離射擊的情況下,輕易洞穿輕型步兵裝甲車,以及各種主戰坦克兩側鋼鐵防護較為薄弱的銜接部位。

只見,一名現在最前方的黑衣人戰士首當其衝,同時被三道光點擊中。

期間,蔣少龍以及三架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上的其他人,均目不轉睛的盯著下方所發生的一切情況。

不曾想,當三道在夜空之中看似無比華麗的光點,觸碰到那名黑衣人戰士身體表層皮膚之時,竟然就這樣直接穿透了。

不僅如此,白色光點穿透黑衣人戰士之後,依舊在低空中沿著固定的軌道保持直線飛行,彷彿壓根兒就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平南文學網)

直至那三道光點撞擊到臨時掩體,或者地面、牆壁,才會從根本意義上減慢前進的速率,失去繼續飛行下去的動力。

再看那名被光點擊中的黑衣人戰士,右臂被直接打斷甩飛出去好遠,重重的落在地面上。

與此同時,在此人的小腹以及左側胸口處,赫然出現了兩個直徑達十幾厘米的血窟窿,令人看上?

??有一種觸目驚心的感覺。

猩紅色的鮮血,順著三處傷口流淌出來,從未停歇過。

「咣當!」


最終,該黑衣人戰士身體向前搖晃了幾下,腦袋下垂無力的跌倒在地面上。

位於後方的幾名黑衣人戰士,下場亦好不到哪裡去,均被白色光點擊中,傷口或多或少。

但是,不管怎樣?第457章。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很快,大衛便先後接到了三名阿帕奇武裝直升機駕駛員的彙報,共發現兩名黑衣人倖存者。

據彙報,這兩名黑衣人倖存者均身受重傷,幾乎喪失了行動能力。

得知此事後,大衛建議道:「少龍兄弟,根據我的判斷,那兩個黑衣人,就算在短時間內得到救助,也活不了多久,咱們沒有再下去的必要了,你說呢?」

「呃……」

孰料?就在蔣少龍猶豫之際,原本受傷不輕,且身體狀況虛弱的四眼,卻忽然間從座位上站起來。

只聽,四眼用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要求道:「龍哥,讓我下去一趟吧!」

由於蔣少龍與大衛剛到這裡沒多久,有很多情況還沒有去具體了解。

所以,他們並不知道四眼這樣要求的原因,無一例外全部滿臉疑惑的盯著對方。

此時此刻,三胖也勉強起身表示道:「龍哥,我陪老四一起下去,你們繼續往周邊搜尋吧,記得一會兒來接我們就行。」

再看蔣少龍,終於忍不住發問:「老三,到底是怎麼個情況?你們倆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只見,三胖先是瞅了瞅低頭不語的四眼,立刻搖搖頭否認。

三胖這樣做,也是不想再提及那段令四眼無比傷心的往事,以免揭開剛剛癒合沒多久的傷疤。

可是,雖然現在局面剛剛穩定下來,盡在莊園警衛跟刺客聯盟成員們的掌握之中,但誰也不敢打包票,下去之後會遇到什麼突髮狀況?

不得已的情況下,蔣少龍只好說出自己的擔憂,低聲問道:「萬一還有黑衣人藏在廢墟的陰影之中,我們沒有偵查到怎麼辦?」

眼看著時間飛速流逝,不明所以的大衛,也滿臉焦急的追問道:「三胖、四眼,你們倆都傷成這個樣子了,就別下去逞強了。」 一旁的黃小仙,見狀也隨聲附和道:「就是啊,兩位小兄弟,大仇得報!你們還有什麼不甘心的呢?還是安安穩穩的在直升機上接受治療吧。」

此番,黃小仙卻為一番好意,可迎來的卻是三胖、四眼的白眼。

不知為何?打見到黃小仙的第458章在大衛身旁,形成一支臨時搜索小隊。

蔣少龍原本還有點擔心,當他看到大衛等人並沒有遭遇到任何黑衣人殘餘勢力的偷襲之後,這才下令三架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一路向東飛了過去,尋找警車的下落。

四眼也匆匆跟了下去,三胖受的傷比較嚴重,行動實在是有點不方便,無奈之下,只得老老實實的留在機艙內。

第三架阿帕?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剛剛飛出去沒多遠,蔣少龍便忍不住好奇的問道:「老三,我怎麼覺得有點不對勁兒呢?那個朱麗葉跟老四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四眼一提到這個女孩兒,眼珠子都赤紅充血了?」

對於兄弟三人來說,不存在任何秘密,三胖想也沒想,便開口回答道:「龍哥,你有所不知,其實我們跟朱麗葉那幫人剛遇上沒多久,也就兩、三天的光景,不過那個小妞對老四有種說不出來的曖昧情愫,所以……」

接下來的話,就算三胖不用明說,蔣少龍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兒了,眉宇間透露出一股子殺氣,腦門也快擰成一條麻花了。

不過,蔣少龍剛剛打心底里替四眼感到惋惜之時,目光突然間落在一個女孩兒身上。

該女孩兒身穿一件薄薄的連體睡衣,猶豫面料是純棉的,緊緊地包裹在那具嬌俏而又略顯消瘦的身軀上,顯得十分惹人憐愛。

此人正是蔣少龍兄弟三人當初前往精神病院之時,帶出來的唯一一位女孩兒,小靜。


不知為何?剛才還有些慌張不堪的小靜,此時此刻卻顯得十分安靜,蹲在那裡將臉蛋貼在窗戶上,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得滴流圓,清澈見底沒有一絲雜質,不知道在那裡看什麼?

其實,自始至終,小靜的目光都沒有從四眼身上離開過。

在小靜的心裡,早已經把四眼當做她今生今世最為親近的人了!

雖然,小靜不會表達……

一分多鐘過去了,蔣少龍還未來得及深究此事,目光便再次被迫轉移到前方。

因為,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前方大約五百米處,出現了久違的霓虹燈閃光。

不僅如此,隨著閃爍的霓虹燈,越來越清晰的映入蔣少龍眼帘之中,雙方之間的距離也在快速拉近。

天上飛的,永遠都比地上跑的要快!

無論在哪裡?都是不變的定律!

連一般的直升飛機完成這種追擊跟蹤任務,都是小菜一碟,更何況是阿帕奇這種各方面性能優良的武裝直升機呢?


漸漸地,通過簡單的目測,蔣少龍發現前方的空地上,至少停了十餘輛警車。

乍一眼看上去,給人一種密密麻麻的感覺,心裡甚是沒底。

「飛過去看看!」

孰料?蔣少龍的話音剛剛落下,警車聚集地那邊突然間變得十分慌亂,分別發動引擎,快速向東繼續「逃竄」。

典型的此地無銀三百兩,這不是明擺著做賊心虛嗎?

想到這裡,蔣少龍感到內心深處有一種莫名的悸動,情緒也逐漸變得煩躁不安起來,總是預感接下來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待蔣少龍所乘坐的第三架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飛抵事發地點上空之時,還有三輛警車沒來得及撤離現場。

一道強光束瞬間照射到地面上,將幾輛警車盡數覆蓋在內,那些還沒來得及上車的警員們,也被照得無所遁形,紛紛抬起胳膊遮擋面部,彷彿他們才是賊一樣。

忽然間,蔣少龍身形一滯,整個人都愣在當場。

因為,蔣少龍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

其中一個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是m市現任公安局局長潘安。

這個老傢伙,能夠安安穩穩地坐在現在的位置上,保留頭頂的烏紗帽,完全是蔣少龍手下留情。

只是,潘安為什麼會率領數十號手下出現在荒郊野外,且看起來漫無目的呢?

蔣少龍現在可沒有時間想那麼多,別看潘安貴為m市公安局局長,在普通人眼裡高高在上。

可在蔣少龍看來,潘安只不過是一個毫不起眼兒的小人物而已,跟世界殺手排行榜前三名的伯爵、鬼皇相比,差了十萬八千里。

蔣少龍想要弄死潘安,還不是分分鐘的事兒?簡直比捏死一隻螻蟻還要簡單。

至於另外一個人影,才是令蔣少龍感到無比震驚的原因所在。

雖然,蔣少龍看到的只是一個背影,但是,單薄的女式警服,根本無法掩蓋裡面火爆的身材、曼妙的s型曲線。

蔣少龍幾乎有九成的把握,認定這道背影的主人,就是許久不見的劉詩雅。

從劉詩雅跟潘安所處的距離來看,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應該還算可以,最起碼不是仇人。

這一點,令蔣少龍感到無比費解。


想當初,劉詩雅的爺爺,以及全家人,都將潘安視作頭號大敵。

即使是劉建業臨死之前,也沒忘叮囑劉詩雅,千萬要小心潘安這個敵人。

「為什麼詩雅跟潘安兩個人之間會和平相處?而且從表面上看起來相安無事,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呢?」

正當蔣少龍心中無比納悶兒之際,又一個較為熟悉的身影,從其中一輛警車之中沖了出來,將愣在原地的女警,強行拽進他所乘坐的警車。

不知為何?當蔣少龍看清楚這個警察的面孔之時,頓時覺得有一種無名之火,蹭的一下子從內心深處躥了出來!

該警察不是別人,正是m市警察局重案組一隊隊長肖劍鋒,不過現在擔任什麼職位?蔣少龍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蔣少龍對肖劍鋒非常反感,在他的印象當中,這個人總是跟自己對著干,而且態度極其傲慢、囂張,誰都不放在眼裡。

更可惡的是,肖劍鋒當初一直在追求劉詩雅,就在蔣少龍被關押在m市警察局地下監牢內之時,劉詩雅、劉詩韻姐妹花,還差一點慘遭肖劍鋒蹂躪。

也不知道劉詩雅是怎麼想的?為什麼會跟這個無恥齷齪之徒待在一起呢?

想來想去,蔣少龍也理不出個頭緒來。

位於下方的警察們,似乎沒有半點留下來的意思,甚至都不打算跟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上的人員進行交涉,待所有人員上車之後掉頭就走,追趕東邊大部隊去了。

此時,一個人從機艙內走出來,緩慢地停下來,站在蔣少龍身旁,伸出手臂扶住艙門。

一頭捲髮的黃小仙,先是瞅了瞅蔣少龍,隨後又沖著遠去的車隊努了努嘴,問道:「少龍兄弟,怎麼不追上去?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那個小妞應該喜歡你才對啊,怎麼會跟那個人面獸心的重案組隊長在一起呢?」

聞聽此言,蔣少龍先是輕輕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略顯失落,惆悵的命令道:「三號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繼續向東方追擊,其它兩架回去跟大衛匯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