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92 Views

王珣挑眉道:「確實是火燒眉毛,孝伯可是指名討伐王大人你,不過,大人不用擔心,太傅和大人關係這麼好,肯定不會讓你有危險的。」

Written by
banner

「這不是太傅這幾天也不肯見我嘛,我只能向你們……」

「哦?這次難道不是太傅找我們?」王珣打斷王國寶的話。

王國寶略顯尷尬,陪笑道:「這些,王尚書你心裡也明白,就不要為難我了。」

「我是有點明白,但是我明白的事僕射你想要殺我們立威,是這樣嗎?」

「不是不是,我怎麼敢動手!」王國寶連忙擺手。

「那你讓我們來做什麼?」

王國寶臉色變得懇切,道:「我還不是想你們給我出出主意。」

王珣裝出一副沉思的樣子,他已經料到會這個樣子,「主意我倒是沒有,不過,給僕射大人的建議倒是有。」


王珣的建議,王國寶立刻想到上一次的女裝事件,「我可不能再狼狽著見太傅,你能不能實誠一點?」

見他如此,王珣甩袖離開,「既然你信不過我,又何必來請教。」

王國寶趕緊攔住他,道:「我不就說說。」

雖然覺得王國寶可惡,但他不想鬧得太僵,像這種人,也罪不至死,朝廷一邊能維持現狀就維持現狀,說道:「以我看來,你還是主動上表解職。這樣王恭就沒有起兵的理由了。」

王國寶沉默,好不容易得來的官位,不能說不幹就不幹。

王珣見他猶豫,半天才問道:「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

「官位沒了,可能過了這陣風頭,太傅還是會把官位給你,但是命沒了。可就什麼機會都沒有了,左僕射你要好好考慮。」王珣勸他。

王國寶頹然坐下。

王珣再安慰幾句就離開了,這個自動解職雖然說不是什麼妙計,卻是平息這件事的最好辦法,王恭還不至於無理到還不肯收手,先帝剛走,這樣做不得人心。

至於殷仲堪那邊,他也猜透了殷的姦猾,而桓玄, 閨冠 。這幾天,他從一些商賈中桓玄的問候信,裡面對他也是情真意切的擔憂。當然,除了擔憂,還有請求他幫助的意思。

荊州的桓玄還沒有掌控大局的實力,偶爾做點無聊的小動作,兩邊的信息交流極不通暢,幾封信還要千轉百轉,最後都滯后了。要向了解建康的現狀,最快捷的方法是直接進兵建康,但是,殷仲堪不動,他也動不了。

王國寶解職的消息幾經努力,很快傳到還在石頭城外的王恭耳里,王恭為難了,罷兵,自己不願意,不罷兵,說不過去。他能料到,這個王國寶過不了多久就能官復原職。於是,他只能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繼續駐紮在石頭城外。

王恭手下的劉牢之勸王恭直接進兵,他說告訴王恭,他不能止步於王國寶,司馬道子才更應該打倒,王恭搖搖頭,說太傅是皇帝的叔叔,現在還不能正面給他難堪。

劉牢之暗暗吐槽,你都給太傅多少次難堪來,如今兵臨城下,卻還想著這些,在這樣的人手下做事,絕對沒出路。

建康城內的王國寶見王恭不肯撤兵,不肯撤兵,而上面准許自己解職的詔書也已經下來了,這樣一算,如果王恭硬要進兵,自己是毫無抵抗之力。感覺自己又上了王珣的當,在王緒的勸說下,思來想去,他決定讓自己官復原職,於是,王國寶進宮擬寫詔書。

外面的動靜,終於讓半醉半醒間的司馬道子徹底醒了,不過,就算醒了,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他明白,王國寶復職,王恭更不肯罷休。

這幾天不見王國寶,一是懶得理這種事,另一是不想牽扯到自己,他只是想做一個痛痛快快飲酒的皇子,沒有人招惹,也沒有人打擾。現在的他,總想著息事寧人,就連他哥哥略帶著點離奇的死亡,他也不想追究。王國寶一解職,對王恭也算有個交代,可是這國寶又出來添亂。

於是, 女總裁的貼身小販 ,不過,他的兒子司馬元顯阻止了,司馬元顯的意思是棄車保帥,王國寶既然自找死路,父親還是順勢把他除掉的好。

司馬道子敲敲兒子的頭,自己從踏上政壇開始,就和王國寶交往密切,一直就這麼過來的,不能拋下他。

元顯告訴他,朝上的戰友,到了可以丟下來成全自己的時候,才是最有價值的,而且,最近王國寶趁著父親不理朝政,濫用職權,偽造聖旨,指不定什麼時候能爬到父親頭上。

此時,司馬道子的謀士也告訴他,先帝離奇死亡,最先到那裡的就是他王國寶,暗示著雖然不能把謀殺先帝的罪名給他,但至少對外人也是一個交代。

司馬元顯極力勸父親殺死王國寶也是為自己考慮得多,父親不想要管政事,只要王國寶在,道子就優先考慮把事情交給王國寶處理,做兒子的自己反而被晾到一邊。

不久,王國寶被逼令自殺,王緒也被斬於街頭。自殺前,司馬道子不知道為什麼特地派使者告訴他,他沒有對不起他的,國寶哈哈笑道:「太傅不負我,太傅不負我!」,帶著對紙醉金迷的生活最後一絲的留戀,他飲下鴆酒。

國寶死後,道子的心裡突然空落落的,從自己有點權力意識的時候起,那個人就一直跟著自己。互相扶持著一路走來,雖說都背著罵名,可是只要和他在一起飲酒大醉,世事煩惱都不復存在。到頭來,自己還要讓他一個人背負所有的罪名。

道子帶著傷感,替皇帝下詔撫慰王恭,為自己的錯誤行為道歉。而後,把大小事交給了年僅十六歲的兒子司馬元顯處理。


自己明著討伐的對象伏法,皇帝和太傅語氣也低,收穫威望的王恭也就收兵,回鎮京口。

相較之下,殷仲堪就有點雷聲大,雨點小了。一直猶豫不定的殷仲堪直到收到王國寶伏誅的消息,卻大模大樣地做出出兵的姿態,派楊佺期駐守巴陵。司馬道子親自修書安慰,勸其罷兵,仲堪才下令撤回軍隊。

對於殷仲堪此舉,桓玄略有憂慮。楊佺期,北方名將,年輕時曾經抗擊過苻堅部將,在洛陽屢建戰功,後來因病離職,就被殷仲堪招攬為司馬,現在又代替殷覬為南郡相。他和他的兄長楊廣都是強獷粗暴的人,不易被控制。

楊佺期的祖上七代都有名望,但是過江晚,東晉的世族都看不起他,而他又自恃家世,有人將他和王珣做比,他還不滿足。現在他在南郡礙眼,作為南郡公的桓玄自然是看不順眼。

殷仲堪沒什麼軍事才能,幾乎把自己手下掌握的兵力都交給佺期管,這讓桓玄很難對殷的部隊下手。楊佺期倒是有意找桓玄了解荊州的情況,桓玄對他冷冷淡淡,逐漸地,二人的關係僵化。

另一邊,王恭起兵時聯結正在居母喪的王廞,廞於是起兵響應,后王恭罷兵命王廞離職,繼續服喪。然而王廞當時已經乘著起兵誅除不少異己者,不能就此罷手,而且,當初冒天下之大不諱解服起兵,現在說退就退,將來如何立威?於是不聽王恭命令,更出兵討伐王恭。王恭見狀,於是命司馬劉牢之領兵擊敗王廞,王廞逃亡失縱。

這件事看似不大,但是卻惡化了王恭和王珣的關係,王廞是王珣的堂弟。而王恭起兵后和桓玄的關係更是進一步變好,恭常常向桓玄抱怨各種事情。就連對殷仲堪的故意遲發兵的不滿,他都會在信中訴說。可是,王珣又來書勸桓玄少和王恭接觸,這讓桓玄十分為難。

… 雖然言之渾身不樂意,卻還是為了姚之樂見了蘇雅姍的哥哥。

看著消瘦很多而且有點老態成熟的前好友。

言之抿著嘴沒有說話。

蘇又澈看著言之,知道他在生氣,自己卻還得頂著壓力說著:「能不能……高抬貴手?」

「如果不是你,你以為蘇家我會放過嗎?」

誘妻成癮:司少,請止步

這點他當然清楚,可是家裡有人不清楚。

從她說起那句話起,他們的關係就徹底變了,教官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為了被逼到絕望不已的陸行而已。

看著她手中的婚貼:「就跟你一樣,當初親自上門去跟我愛人討我們的婚貼一樣的。」

陸行面色猛地一邊,心率也極速上升。

滴滴滴上把旁邊的病友家屬嚇了一跳。

起來看了眼,就重新坐回去。

教官看了眼,一點都不意外。

紀辭牧看著姚之樂,輕聲道:「我畢業後會去華國。」

「啊?你要來華國嗎?」

「嗯,伊能靜女士讓我去華國轉轉。」

聽紀辭牧這麼說,姚之樂就點點頭:「隨時歡迎你來,來得時候,記得給我打電話。」

紀辭牧點點頭,隨後看了看洛塵,低聲問道:「如果要你做一個選擇,你會選擇言之還是薛允諾?」

姚之樂完全沒想到他會問這個,神色有些慌亂。

看她表情,紀辭牧算是知道答應了。

「到了記得給我打電話,我還有點事。」

「好,路上小心。」

姚之樂看著他離開,也不知道是鬆了口氣,還是提了口氣。

就是有些不得勁。

紀辭牧一走,陳瑗就拉著兒子過來:「之樂,謝謝你。」

姚之樂低頭看著幾乎沒有受到手術影響的孩子,搖搖頭,輕聲道:「也算是我還了你的生育之恩吧,謝謝。」

陳瑗張了張,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要怎麼去說,面對這個從未養育過的女兒,陳瑗有愧疚的。

「姐姐,謝謝。」不管他們間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況。

這個弟弟還是開口感謝。

姚之樂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

洛塵那邊對淺川錦介是一點感覺都沒有,不過這會他意味深長地笑著沖淺川錦介道:「報應要來了,希望你接住了可不要慌。我可想看到你也用對待我的方式對待她呢。」

「洛塵!」


洛塵翻了個白眼:「我說的算清了的了。」

姚之樂:「……」

看著栗山苗子兩人笑笑,就拉著行李箱跟著洛塵進去。

……

「洛塵,好歹不要說得那麼過分。」

「不過分吧,你咋還是白蓮花一朵呢。」洛塵十分嫌棄的看著她。

姚之樂:「……」

姚之樂默默拉著行李箱越過他,如果不是因為栗山苗子,姚之樂才不管洛塵跟淺川家的恩怨情仇。

洛塵扯扯嘴角,突然恢復以前漠然的態度:「麻煩和我兩不相干。」

姚之樂沒好氣的道:「除了免費的午餐。」

洛塵:「……」

差些就害得我崩人設了。

姚之樂這朵奇妙的白蓮花,太麻煩了。

「回去后你住校嗎?」

「我好好的公寓不住,去住宿舍,給自己找罪受啊。」

說的也是,但是讓她一個沒有屬於自己的房子的人怎麼那麼酸呢。 王國寶坐在主位上,王珣是客,主人擺出努力擺出一張居上的臉。

「左僕射大人,太傅現在何處?」王珣也不行禮問好,直接這樣問。

王國寶被問住了,結結巴巴道:「太傅……太傅公務繁忙,讓我代替他和兩位商議。」

王珣點點頭,直接坐在客位上,不再說話,車胤站著開口問:「僕射打算來商議什麼?」

王國寶道:「當然是王恭起兵的事,二位有何高見?」

車胤嘆口氣,道:「兵家大事,我們這些文臣也無能為力,太傅找錯人了。」

「二位不要這樣,王恭離這裡近,就是火燒眉毛的事。」王國寶道。

王珣挑眉道:「確實是火燒眉毛,孝伯可是指名討伐王大人你,不過,大人不用擔心,太傅和大人關係這麼好,肯定不會讓你有危險的。」

「這不是太傅這幾天也不肯見我嘛,我只能向你們……」

「哦?這次難道不是太傅找我們?」王珣打斷王國寶的話。

王國寶略顯尷尬,陪笑道:「這些,王尚書你心裡也明白,就不要為難我了。」

「我是有點明白,但是我明白的事僕射你想要殺我們立威,是這樣嗎?」

「不是不是,我怎麼敢動手!」王國寶連忙擺手。

「那你讓我們來做什麼?」


王國寶臉色變得懇切,道:「我還不是想你們給我出出主意。」

王珣裝出一副沉思的樣子,他已經料到會這個樣子,「主意我倒是沒有,不過,給僕射大人的建議倒是有。」

王珣的建議,王國寶立刻想到上一次的女裝事件,「我可不能再狼狽著見太傅,你能不能實誠一點?」

見他如此,王珣甩袖離開,「既然你信不過我,又何必來請教。」

王國寶趕緊攔住他,道:「我不就說說。」

雖然覺得王國寶可惡,但他不想鬧得太僵,像這種人,也罪不至死,朝廷一邊能維持現狀就維持現狀,說道:「以我看來,你還是主動上表解職。這樣王恭就沒有起兵的理由了。」

王國寶沉默,好不容易得來的官位,不能說不幹就不幹。

王珣見他猶豫,半天才問道:「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

「官位沒了,可能過了這陣風頭,太傅還是會把官位給你,但是命沒了。可就什麼機會都沒有了,左僕射你要好好考慮。」王珣勸他。


王國寶頹然坐下。

王珣再安慰幾句就離開了,這個自動解職雖然說不是什麼妙計,卻是平息這件事的最好辦法,王恭還不至於無理到還不肯收手,先帝剛走,這樣做不得人心。

至於殷仲堪那邊,他也猜透了殷的姦猾,而桓玄,他總有種恨鐵不成鋼之感,他真不希望靈寶多參與事,他現在覺得當初讓他和王恭走得太近就是一個錯誤。這幾天,他從一些商賈中桓玄的問候信,裡面對他也是情真意切的擔憂。當然,除了擔憂,還有請求他幫助的意思。

荊州的桓玄還沒有掌控大局的實力,偶爾做點無聊的小動作,兩邊的信息交流極不通暢,幾封信還要千轉百轉,最後都滯后了。要向了解建康的現狀,最快捷的方法是直接進兵建康,但是,殷仲堪不動,他也動不了。

王國寶解職的消息幾經努力,很快傳到還在石頭城外的王恭耳里,王恭為難了,罷兵,自己不願意,不罷兵,說不過去。他能料到,這個王國寶過不了多久就能官復原職。於是,他只能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繼續駐紮在石頭城外。

王恭手下的劉牢之勸王恭直接進兵,他說告訴王恭,他不能止步於王國寶,司馬道子才更應該打倒,王恭搖搖頭,說太傅是皇帝的叔叔,現在還不能正面給他難堪。

劉牢之暗暗吐槽,你都給太傅多少次難堪來,如今兵臨城下,卻還想著這些,在這樣的人手下做事,絕對沒出路。

建康城內的王國寶見王恭不肯撤兵,不肯撤兵,而上面准許自己解職的詔書也已經下來了,這樣一算,如果王恭硬要進兵,自己是毫無抵抗之力。感覺自己又上了王珣的當,在王緒的勸說下,思來想去,他決定讓自己官復原職,於是,王國寶進宮擬寫詔書。

外面的動靜,終於讓半醉半醒間的司馬道子徹底醒了,不過,就算醒了,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他明白,王國寶復職,王恭更不肯罷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