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195 Views

一名比蒙想讓雲羅不要高興的太早。

Written by
banner

「殺掉我,對你們沒有任何好處,而且我父王定會為我出兵,到時候,生靈塗炭,可不要怪我們人類!」

雲羅說道。

「哼,我們無需殺掉你,你們人類的女人不是很重視貞潔的么?要知道,在你們眼中,我們獸人可是無比暴力的存在,若是我們這些在你們眼中醜陋的傢伙,將你……嘿嘿,你覺得生不如死的感覺會如何?」

雲羅還真被嚇得臉色蒼白:「你,你們!」

獸王剛想讓那比蒙不要恐嚇雲羅公主,這時候,一名獸人戰士卻是急匆匆的跑來:「獸王大人,有人類求見!」 「人類?不會是涼王吧?」

獸王說道。

「不,涼王可是騎著一匹飛獅的呢,他是一個人來的,看起來有些清秀,長得很斯文!」

那名獸人戰士描繪道。

「斯文敗類吧!」

雲羅恍然,哪裡還不知道到底是誰來這獸人部落了,她真覺得眼前這名獸人戰士眼睛有些問題,居然能將許楓看成斯斯文文的!

「你認識?」

「嗯,他也算是王國的高官,剛剛被涼王任命驍勇戰將!」

雲羅點頭。

獸王也是說道:「那好,請他進來,看來涼王已經派出下屬和我談判了,這是個不錯的開始!」

那名獸人戰士通知許楓進去的時候,他正在和獸族的小王子旋在聊天,他不明驚訝:小王子不是應該和人類有血海深仇的么?

旋也是剛剛發現許楓的,本來對許楓還有些恨意,不過,和許楓聊著聊著,卻是像是成了極好的朋友一樣!

旋畢竟還只有十歲,才剛剛能夠參加族中大會,年紀小,處事未深,關鍵許楓長得很有親和力,並且告訴旋,他和那些對付凱的人類不一樣,是他讓凱不用天天睡監牢的。


「許楓大哥,聽到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看來哥哥並沒有受什麼傷呢!」

旋說道:「你這次來我們族中所謂何事呢?」

「我們人類的公主被你父王抓了,我這是來和你父王談判的!」

「抓了你們人類的公主么?我還是剛剛打獵回來呢,可不知道這件事情!不過,我父王人可好了,他不會傷害你們人類公主的!」

旋指著手中的一隻野雞說道。

原本他下午打獵的時候都沒精打採的,卻是沒想到許楓給他帶來一個這麼好的消息,這也是讓他立刻神采奕奕。

「王子殿下,獸王大人請這位人類進去!」

「嗯,許楓大哥,我父王讓你進去呢,啊多,你幫我將這隻野雞帶回去!」

旋很熱情的拉著許楓一起進去。

「父親!」

「旋兒,你們?」

獸王有些莫名其妙。

雲羅也是一驚,不過也是對許楓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司空見慣了,並沒有表現的太過明顯。

「許楓,這是我父親,獸族之王,這是許楓,人類來的使者,他告訴我,哥哥並沒有被人類折磨,也沒有住監牢,哥哥很安全!」

旋說道。

「旋兒,你似乎和許楓關係不錯?」

「嗯,許楓大哥很好說話的,而且懂得很多東西,他告訴我,朋友是不分國界的,獸人和人類,也能夠成為朋友!」

旋說道。

獸王點頭:「獸人當然能和人類成為朋友,但前提條件是,人類要把凱放回來,旋兒,我要和許楓談論事情,你先回去!」

「是,父親!」

「真難以想象,使者大人,你第一次來,就能博得我小兒子的好感!」

獸王說道:「不過,我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既然涼王派你來和我談判,那麼他應該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

「你的兒子!」

「不錯,見不到我兒子,你們人類的公主也休想回去!」

「涼王只是派我來告訴你,不要傷害公主殿下的,至於談判,他會帶著您的兒子來到這裡的!」

「那樣最好,聽說你們人類以禮對待凱,並沒有讓他住進監獄?」

獸王問道,見到許楓點頭,他也是說道:「那麼,我也會讓你們公主殿下住在我們獸人部落最好的房屋當中!」

「嗯,為了確保公主安全,我必須要和公主住在一起!」

許楓一本正經說道。

「什麼?本公主才不要和你這種人住在一起!」


「許楓,這可不是我不讓你們住在一起,而是你們的公主殿下不相信你的品行!」

「獸王稍等片刻,我和公主有些話要單獨說!」

獸王點點頭,帶著幾個下屬都離開了。

「許楓,你有什麼話都別說了,本公主就是不會相信你的,告訴你,只有小孩子會吃你那一套,我可是成熟的女人,我不會中你的詭計的!」

「那麼雲羅公主,你是否知道獸人的一些怪癖?」

「怪癖?他們比你斯文多了,不,怎麼能和你這種敗類比呢,他們很紳士,連碰都沒有碰我一下!」

「那是雲羅公主不知道他們的怪癖,獸人一般只會在夜晚發狂!」

許楓說道。

「有何證據?」

「雲羅公主是否知道何為雄性荷爾蒙?」

「不知道!」

「雄性荷爾蒙就是……」

許楓憑藉讀書時候的記憶將這個名詞解釋的『鬼哭狼嚎』,連他知道都被自己的記憶力所感動了。

因為信息量太大,雲羅公主還在慢慢消化。

「聽明白了?」

雲羅公主搖頭。

許楓又講了一遍:「明白了?」

「懂了!」

「獸人的雄性荷爾蒙和人類的有所區別,在夜晚,他們的雄性荷爾蒙會大量分泌……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會在晚上發狂的原因了!」

「那麼可怕?難道獸人都是白天紳士,晚上禽獸的么?」

「當然,斯文敗類,實際上就是形容他們的!」

許楓點點頭:「不僅如此,公主殿下,你有沒有注意到獸族的房屋簡陋,遠沒有人類世界那般富麗堂皇,這樣簡陋的房屋當中,到處是小強,那是絕對的!」

「小強?」

「就是蟑螂,恐怕獸族這邊的蟑螂還會是變異的,看見了那隻野兔么?」

許楓指了指不遠處正在蹦躂的野兔,雲羅點點頭,許楓說道:「可能這裡的蟑螂和那隻野兔差不多大小!」

雲羅嚇得額頭滲出汗水來,她心道:這獸族的人晚上會發狂亂來,而且房屋簡陋,有巨型蟑螂,這可是女人都怕的噁心東西,不行,這許楓雖然是個色胚,但我好歹也是公主,他不敢亂來,否則的話,我便讓父王砍了他!

「若是公主殿下還想要單獨居住的話,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我會晚上替公主殿下好好祈禱的!」

許楓說道。

這時候獸王帶著手下也是走來:「人類公主,方才我已經命人給你布置好了房屋,你到底要不要和許楓一起住?」

「咳咳,房屋夠不夠大?」

「住十個人沒問題!」

「那就讓他陪著本公主吧,你們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幹嘛?難道你們獸人男女不能同住的么?而且,要不是你們這些獸人雄性荷爾蒙……」

她還沒說完,便是被許楓打斷,後者給他使了個眼色,意思不言而喻,這可是獸人的地盤,而不是虎王城,說話可要注意點。

獸王和他的手下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將雲羅公主和許楓帶到了住的地方,臨走的時候,獸王還說道:「許楓,祝你和公主殿下有一個美妙的夜晚!」


……

「這屋子倒是挺大的,但是卻是我們人類建造的巧妙,看來我們人類的建造師還是天下無雙的!」

雲羅說道。

「嗯,關鍵是這屋子裡雖然能夠睡十個人,但是只有一張木床,很是煩惱!」

許楓搖搖頭。

「只有一張木床?那怎麼睡啊?」

雲羅說道。

「我有不睡木床暈死症,雲羅,你不會和我搶木床的吧?」

許楓剛說完,雲羅便是躺在了木床上面:「誰會信你有這麼古怪的癥狀呢?真當我小孩子么?」

「難道不是么?」

許楓心道:你這丫頭引狼入室了都不知道。

「喂,許楓,你今晚要是真不能睡地上,你就給我出去把風吧,你不是說那些獸人晚上都會發狂么?還有地面上要是看見有蟑螂,就給我打死他們,嗯,算你大功一件,回去一定讓父王獎賞你!」

雲羅說道。

她閉著眼睛,躺在木床上,左腿搭在右腿上,臉上有些許俏皮可愛的模樣,再配上腰間別著的一根皮鞭,更是讓她有著無盡的風華,她長得本就是很美,此刻睡著的模樣,更像是一副無法挑剔的美卷,讓人流連忘返,根本忘記自己身在何處。

許楓也是男人,他看著這般美景,自然也是被誘惑到了,他沒想到這雲羅睡覺的模樣,竟是這般漂亮。

不過,許楓雖然喜歡看美女,但是要他此刻撲上床去,這也是斷然超過他道德底線的,屋內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他心道:「早知道就帶著雅落妹紙來這裡了,還能香艷一把!」


雲羅睜開眼睛,看著許楓出去的背影,她也是暗道:你這色胚若是一直在屋內,本公主還怎敢睡去啊!

這一刻,她閉著眼睛,很快就真的睡去了。

許楓在屋外蹲坐著,抬頭看了一眼漫天星光,也是覺得索然無趣,顯然此刻就算是眼前是怎樣一副美景,都比不上屋內的那隻睡美人,只可惜,她不是自己的妞兒啊!

想到這一點許楓便是暗自後悔,早知道之前便是加大把勁將這小妞給泡到,那樣的話,自己怎麼可能還在這外面呆著啊,肯定就在裡面了啊。

他自然是沒什麼心思看天上的星月的,但也是沒有辦法,還是決定盤膝而坐,準備凝聚靈氣。

「啊?這是什麼東西啊!」

一聲尖叫從屋子當中傳來,許楓睜開眼睛,也是瞬間感到不妙,立刻消失在原地。 雲羅嚇得臉色蒼白,渾身打顫,她雖然膽子不算小,但是從小便是害怕一些在她眼中無比噁心的蟲類。

而她面前的這隻比一般螳螂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昆蟲把她嚇得甚至連皮鞭都不敢抽出來了。

嗤嗤嗤!

那大型昆蟲吐出舌頭,舌尖上面綠色的液體就要噴在雲羅面前,後者拔出皮鞭,猛然一鞭甩了過去,『啪』一道痛苦的聲音從雲羅面前穿出。

「怎麼有人聲?」

雲羅睜開眼睛,方才那隻噁心的昆蟲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許楓正擋在自己面前,而他的手臂被自己狠狠用皮鞭甩了一下。

她方才被那昆蟲嚇住,自然是使出渾身神力,也是不知道許楓居然就趕的這麼巧,直接擋在了自己面前,她心道:這一鞭下去,他一定很痛,他也是白痴,居然就擋在自己面前,找死一樣啊!

心裡雖然這樣想,但是雲羅還是覺得很愧疚,她正不知道應該怎麼和許楓解釋,此刻許楓卻是轉身:「那隻蟲怪已經逃掉了,你沒事了吧?」

「那是蟲怪么?」

「嗯,這是我聽旋說的,他告訴我獸族當中有很多昆蟲都會變異,比一般的大很多,而且還是蟲怪!」

許楓說道。

「還以為你說有那麼大的蟑螂是亂扯的呢,想不到,居然是真的!」

雲羅說道。

「這種事情我怎麼會騙你呢,看來雲羅你對我實在是太不信任了,既然如此,為何又要留我在你身邊!」

許楓搖搖頭。

實際上,這獸族的昆蟲變異的確是小王子旋告訴他的,他當時也沒有在意,沒想到雲羅這種拿著皮鞭的女王j居然和一般女孩子一樣害怕蟲子,倒還真是讓許楓感覺到有趣,當然,什麼獸族男性晚上雄性荷爾蒙增多,那是他說出來唬弄雲羅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