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83 Views

看了一場電影,賀崢全程都在釋放著低氣壓。雖然他有努力收斂,但謝瑤能夠看出來他的心情很不好。

Written by
banner

不就讓他叫一聲老婆嗎,不叫就不叫,居然還生氣了。

想著自己每天那麼多遍的老公叫著,她忍不住心中哼了聲。既然不叫她,那她也就不叫他好了。

接下來晚飯時間,賀崢就發現謝瑤一次都沒有再叫他,似乎是在跟他置氣。

這個認知讓他心中更是難受了,幾次想要哄她的話到了嘴邊,嘴巴卻怎麼也張不開。

他想,待會回房間后再跟她說好了。


回房間的時候,她還坐在客廳里,沒有要上去的意思。


肯定是生氣了。

他想著,轉身順著主樓的另一道門下去,到了後花園那裡剪了幾支粉色的玫瑰,插在了房間的花瓶中。

在房間里等了又等,直到過了兩個多小時,也沒有見她進來。

就在他想著要不要下去哄她的時候,就聽到有敲門聲響起。

根本沒有去細想,下意識的就去將門打開,「怎麼不進來?」

門打開,露出了外面管家的那張臉。

他剛要揚起的笑容瞬間收起,冷眸看著他。

管家心裡哆嗦了一下,趕緊低頭道,「先生,有宵夜您……」

門在他話還沒說完的時候被關上,管家正想著要不要離開時,門再一次被打開,露出了賀崢的那張臉,「夫人還在樓下嗎?」

管家早在晚飯的時候就看出了兩人之間似乎鬧了彆扭,此時聽到他這麼問,趕緊開口道,「夫人去了對面樓的房間睡了。」這裡的客房床已經被抬走了,別的房間都是伺候的傭人和護工的房間。

賀崢沉默了起來,隨後毫不猶豫的推著輪椅到了樓梯口,被保鏢抬下去后,立即就朝著對面樓而去。

賀家莊園很大,裡面有很多棟樓,但大多數樓都是空著沒人住的,真正有人住的就只有那麼幾棟。

謝瑤來住的這棟,雖然沒人住,但每天都有人打掃收拾的乾乾淨淨的。

來到房門外,透過門縫看著從裡面漏出來的燈光,他緩緩抬起手。 剛準備敲門的,就看到裡面的燈光忽然沒了。

方才他過來時的動靜雖然不大,但是卻也能夠聽見。所以她這是不想見他嗎?

他的確不該板著臉說她……

坐在輪椅上,他整個人都融入進了黑夜裡,走廊的燈光並沒有被打開,也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剛剛進來的時候並沒有讓管家跟著,此時整個走廊就只有他一個人。

他就這麼坐在輪椅上,目光盯著面前的這扇門,任由時間一點點的流逝。

謝瑤躺在床上,不明白他為什麼還要跟過來,不是在跟她鬧脾氣嗎?

而且在外面待那麼久,都還不走,他到底要做什麼?或者說他還要待多久?

她閉上眼睛,其實很容易就睡著的。但她不知道怎麼回事,眼睛閉上許久都沒有絲毫困意。

許久,她打開手機看了眼,發現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外面的人還在那裡坐著,聽不到絲毫動靜。如果不是還聽得到呼吸聲的話,她真的要以為他已經走了。

她在心裡慢慢數著時間,就在忍不住想要掀開被子走出去問他怎麼還不走的時候,就聽到他隔著門低低的喚了一聲,「……老婆。」

動作頓住,張了張嘴巴,謝瑤有些驚訝。

不是不願意叫嗎?在門外待了半天,就是為了叫一聲老婆?

謝瑤心情很複雜,想著這棟樓因為沒人住,也沒有什麼空調暖氣的。他身體本來就涼,又在外面坐了兩個小時,現在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

叫完這麼一聲,賀崢突然發現似乎也沒有那麼難為情。想著明天再當著她的面叫一聲,然後再哄哄她,說不定她就不生氣了?

從來沒有哄過人,也不知道怎麼哄人的賀崢再一次感覺到了困難,人生難得遇到的困難。

就在他想著的時候,面前的門忽然被打開,因為裡面沒開燈,所以他看到的只是一片漆黑,以及面前看不清楚的人影。

看不清楚,但他知道是她。只是在想著此時的她臉上會是什麼表情,有沒有因為突然出來看到門外有個人影而被嚇到。

最主要的是,他還沒想好該怎麼哄她。

就在他絞盡腦汁的想著要怎麼哄她的時候,放在一旁的兩隻手突然被握了起來。

謝瑤被他雙手的溫度給嚇到了,像兩塊冰,讓她下意識的想要哆嗦一下,但還是忍住了。

將一旁的燈打開,帶他進了房間。將床上的暖寶寶放在了他的懷裡。

暖暖的溫度從暖寶寶上傳來,他抬頭就看到謝瑤面色平靜的坐在自己的對面。

他剛剛臨時想到的幾句哄人的話,在迎上她視線的那一刻全部從腦海中忘得乾淨,一句話都想不起來,也說不出來。

「大晚上的怎麼不睡覺?」謝瑤開口,想著剛剛摸到手的溫度,覺得就他的這個身體,如果不做好保暖,明天指不定要發燒感冒。

聽出了她語氣里的關心,賀崢覺得一顆心彷彿被泡在了溫水裡,不像剛剛那樣忐忑不安了。 「你沒回去睡。」他開口,聲音聽不出來什麼。但謝瑤總覺得有那麼一絲絲的幽怨意味在裡面。

她坐在椅子上,開口道,「我在這裡睡挺好的,你以前一直都是一個人睡,現在一個人睡肯定也沒有什麼問題吧?」

有問題。

他很想這麼說,不過看著她后,忍不住說出了心裡的一句話,「你不在,我睡不著。」

謝瑤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不是確定面前的這個人就是賀崢的話,她絕對會懷疑這是有人假扮的。

賀崢居然會說出這種話來?就算他心裡真的這麼想,只怕也開不了那個口。


「你不在,我睡得著。」她開口,其實心裡已經不怎麼生氣了。主要是想要逗逗他。

摟著暖寶寶的手一頓,他整個人沉默了起來。隨後低低的「嗯」了一聲,「那你好好睡。」

見他推著輪椅就要出去,謝瑤哪裡能夠放心。

還沒準備跟上去,他就已經出門並且將門給關上了。落在門把上的手剛準備將門給打開,忽然停了一下。聽到了他輪椅停下來的聲音。

他並沒有離開,而是就這麼坐在輪椅上,待在門外沒有動靜。

謝瑤知道他沒走,所以他是打算在外面守一夜,還是篤定她會追出去?

也只是猶豫了一下,她就繼續將門給打開。

賀崢心中對她會在乎自己,會追出來也是抱有那麼一絲期望的。等到真正見她把房門打開出來時,心中是說不出來的感覺。

這一刻,他突然很想將她給抱住。

見他一直盯著自己,謝瑤忍不住摸了摸臉,確定沒什麼問題后,伸手推著輪椅,「我送你回去。」

他不說話,直到回了主樓的卧室,見她準備離開,才伸手將她給拉住。

拉住之後想起自己的手還冰涼著,又趕忙鬆開,將懷裡的暖寶寶塞到她的手上。

謝瑤抱著暖寶寶,轉身就要離開,然後就聽到了輪椅緊跟著響起來的聲音。

扭過頭,就見他跟在自己的身後,隨著自己的動作也停下了推動輪椅的動作。


就在她忍不住想要開口問的時候,就聽他道,「我不該凶你,用那樣的語氣跟你說話。」

見她不說話,他繼續道,「我道歉,你想怎麼做?」

謝瑤眨了眨眼睛,「怎麼都可以嗎?」

他沒有絲毫猶豫的點頭,只要她別再去另外一棟樓睡就好。

十分鐘后,賀崢臉色通紅的躺在床上。感受著她的手在自己的身上為所欲為著。終於忍不住道,「可以了嗎?」

謝瑤抬起頭看著他,「你說隨我摸的。」別看賀崢不能動,但是現在經常鍛煉。哪怕還是有些瘦,但腹肌卻也是有的。

想到自己剛剛答應的話,賀崢乾脆閉上眼睛不去看,否則很怕自己會伸手阻止。

又摸了好一會兒,謝瑤停下了手。

她覺得自己如果再不停的話,他可能就真的要因為害羞而跑去跳樓了。

目光在他紅的不成樣子的臉上看了好幾眼,最終十分遺憾的將手給收了回來。 賀崢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快速的坐起身,把剛脫了的上身睡衣給穿好,隨後背對著她不敢瞧她。

謝瑤心情很好的湊過去,對著他拍了拍肩膀,摟著他的脖子親昵的道,「老公,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 這個總裁不太冷

躺在床上,賀崢並不想跟她說話。只不過她卻自己往身邊湊,「老公,我給你暖暖啊。」


賀崢心裡是開心的, 三國之我是四弟 。同時也是有些苦惱的,苦惱她喜歡對自己動手動腳的。

她的手腳很快纏了上來,賀崢立即就感覺到了從她手上傳來的溫度。至於腳,能夠感覺到一丁點她壓過來的重量,但是卻不能感覺到什麼溫度。

對此賀崢並不在意,反而感覺到欣喜。

他的腿比之前的更有感覺了,說不定很快就能站起來,和她走在一起,還能抱著她……

想著可以像普通夫妻那樣,丈夫背著妻子,他心裡就說不出的高興。

謝瑤能夠感覺到他的開心,以為是自己給他暖身體他感動了。當下微微抬起頭,朝著他的臉上「吧唧」就是一口,「老公趕緊睡。」

賀崢正想著事情,被她這樣突然親上一口,整個人除了有些愣之外,還有就是心裡有一點甜甜的。

第二天賀崢醒過來時,已經是早上七點多了。看著八爪魚一樣趴在自己身上的謝瑤,伸手一點點將她搭在身上的手和腿挪開。

坐在輪椅上,他從衣櫃里拿出衣服換上。剛將身上的衣服給脫下,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推動著輪椅緩緩轉身,就看到躺在床上的謝瑤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

下意識的就將手中拿著的衣服遮擋在身前,然後就聽謝瑤道,「老公別遮,好看。」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賀崢整個人如同煮熟的蝦子,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因為是紅著臉瞪的,所以一點威脅力都沒有,反而讓謝瑤看的很想要把他手裡拿著的那件用來遮擋的衣服給搶過來。

「真的好看。」她用十分認真和誠懇的語氣開口,「我又不是外人,我看沒事的。老公,你真的不用遮。」

說完她掀開被子下床,「大不了我換衣服也給你看好了。」

見她真的要現場換衣服,賀崢嚇的趕忙推著輪椅往外走。走了沒幾步就被謝瑤給按住了,「老公你衣服還沒穿呢,不許出去給別人看!」

賀崢這才突然想起自己只是拿著衣服在身前擋著,並沒有穿上。

他想要將手中的衣服放下給穿上,但是身後的目光一直在緊緊的盯著,讓他動作僵硬不敢動。

想要回頭讓她不要再這樣看著了,但又怕剛剛那一下的功夫她已經把衣服給脫了,自己扭頭會看到什麼不該看的。

兩人雖然是夫妻,看到了什麼也沒關係。但他還是會覺得不行。

她看他,他不是不給看,只是覺得有些彆扭不適應。她看人的目光實在太過灼熱了,總覺得隨時會過來對他做些什麼。 「老公,你幹嘛要出去啊。」她開口,在賀崢沒反應過來之前,將輪椅快速的轉了個方向,面朝著她。

賀崢驚了一下,下意識的就要閉上眼睛,總覺得她已經把身上的衣服給脫了。

微微彎腰,看著他閉上眼睛輕輕顫抖的睫毛,伸出手撥弄了一下,隨後吹了口氣,「老公,你睫毛真好看。」

被她弄的眼睛有些癢,賀崢還是忍著沒睜開,只是開口道,「你衣服穿好了嗎?」

一句話,謝瑤立即明白過來他這是怎麼回事了。當下笑著道,「我不想穿,老公你給我穿唄?」突然覺得賀崢這樣挺可愛的。

賀崢哪裡肯給她穿,只是稍微想一下,就會覺得整個人緊張的不行。

見他真的害羞的緊,謝瑤也不想逗他了,「我衣服沒脫呢老公。」

賀崢不怎麼相信,生怕她是騙自己的,也不敢睜開眼睛。直到謝瑤拿著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衣袖上,「你瞧,這是袖子。」

摸到了袖子還有她的手,賀崢緩緩睜開眼睛,就看到她一直在盯著自己瞧。

暖婚蜜愛:BOSS大人難伺候 ,隨後朝著外面而去,「趕緊換衣服,換完出來。」

謝瑤點了點頭,等到一會出去后,就看到他在煮粥。

賀崢目前也只學會了這個,自從發現做出來的味道跟謝瑤做出來的差不多后,他就更喜歡煮粥了。當然,煮了之後只給謝瑤嘗。

喝了一大碗粥后,謝瑤十分滿足。過去摟著他的脖子,「老公你真好。」

看著她湊過臉來,知道她要做什麼的賀崢抿了抿唇,並沒有躲開。

就在以為會有一個香香的吻過來時,她突然停住,捂住自己的嘴巴,「老公,我剛吃完飯呢,就不親你了啊。」

賀崢不說話,謝瑤笑了笑,將自己的臉給湊了過去,「我不嫌棄你,要不你親我吧。」

湊到自己面前的臉頰白嫩嫩的,看著就想讓人親上一口。他伸手,在謝瑤有些不明所以的時候遮住了她的眼睛。

正想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遮住自己眼睛的謝瑤忽然感覺到有溫軟的東西如蜻蜓點水般快速落在她的臉頰上,她整個人愣住,眼前很快重新見了光亮。

收回手的賀崢有些不自在的推動著輪椅離開,走了幾步又回頭瞧著她。

等到謝瑤看過來后,他又飛快的將目光移開,只有微紅的的耳朵在證明著他剛剛害羞和不好意思了。

謝瑤想要走上前去看,卻見他推著輪椅趕忙離開,似乎是怕她要湊近做些什麼。

接下來一天,謝瑤就發現賀崢不敢看著自己,總是避開自己的目光,彷彿她就是那洪水猛獸。

快到晚飯時間,謝瑤突然朝他問道,「老公,你以後真的不針對宋璇了嗎?她犯了什麼錯?能夠被原諒嗎?」她很想聽聽賀崢心中的想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