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83 Views

越子墨收起了神導書,手掌在次一番,又出現了一團銀灰色的火焰。

Written by
banner

「萱兒,你說將此火取什麼名字好呢。」越子墨看著手中的銀灰色火焰說道。

「嗯,我看此火其內蘊含的力量驚人,雖是火,但是卻又似乎充斥著其他屬性的力量,但是細看又不是,有種混沌初開的感覺,那麼就叫它混沌之火吧。」靈萱兒打量著越子墨手中的火焰說道。

「混沌之火,好名字。」越子墨笑著說道。

「那是,也不看是誰起的。」靈萱兒得意的說道。

「就是萱兒起的,所以聽起來格外好聽啊。」越子墨嬉笑著說道。

「就會跟我嘴貧。」靈萱兒故意一仰頭,說道。

「這可不是貧,這是實話。」越子墨笑著說道。

…………

就在二人嬉笑的時候,越子墨手指上的墨晶儲納戒忽然亮了起來。

「嗯,這好像是……」越子墨有些吃驚的說道。然後越子墨往魔靈儲納戒中微微注入了一絲靈力,接著儲納戒黑芒一閃,出現一枚閃著光芒的紫色玉牌。

「這不是主人在學府那裡當授課師時候的身份玉牌么。」靈萱兒看著越子墨手中的玉牌奇怪的說道。

越子墨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結果越子墨拿在手中一看,是龍騰傳來的,上面寫著短短的幾行字。

「武依死了,並留給你一封信。回來看看吧。」

「武依死了,怎麼回事。」越子墨看到此消息,驚出口道。

「啊,武依死了。怎麼回事,我記得她以前被主人救過好幾次呢,是那個女孩吧。」靈萱兒詫異的說道。

「沒錯是她,怎麼這樣呢,難道遇見遇到了什麼強敵。哎,好歹相識一場,而且還留給我一封信,回去看看吧。」越子墨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嗯。」靈萱兒點了點頭。

…………

執法堂,大殿。

越子墨從裡面走了出來,本來是想告訴大姐自己要離開一段時間,結果卻沒見到人。也不知道大姐去哪了。越子墨想了想,渾身雷弧一起,又向宗務閣飛去。

「師兄,你來了。」宗務閣內,正坐著一位可愛的少女。正是白果兒,一看見越子墨,當即一臉開心的叫道。

「怎麼是你在這,你周師兄呢。」越子墨問道。

「你說那個死胖子啊,領取了一個什麼清除田靈鼠的任務走了,讓我幫忙在這看著宗務閣。」白果兒一臉不高興的說道,似乎對在這裡待著很不情願。


田間除鼠,越子墨聞言就知道周二寶肯定有是去血洗老鼠的財物去了。要是平時越子墨可能會無奈的笑一笑,跟白果兒說這件事。但是現在,雖然稱不上還有,但也算是相識一場,就這麼去了,越子墨心裡多少有些感慨。也沒心情逗這個可愛的小師妹了。

「哦,大姐去哪了你知道么。」越子墨又問道。

「大姐?大姐不在執法大殿么。」白果兒反問道。

「沒在,我有事要回青州城一趟,過一段時間就回來。幫我告訴大姐一聲。」越子墨說道。

「好的,不過師兄回去幹什麼去啊,帶我一起去吧。「白果兒嬉笑著說道。

「下次帶你去。」越子墨面上笑了笑,化為一道雷弧飛走了。

「怎麼了今天,師兄神色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啊。青州城,那裡似乎是師兄的老家吧,難道家裡發生了什麼事么。」白果兒看著越子墨飛走的身影,喃喃的說道。

越子墨一路飛馳,絲毫沒有停留的直接離開了天月山脈,認準青州城的方向,飛馳而去。

…………

天月山脈,某處不起眼的小山頂。

一名身穿靈劍堂堂服的束髮扎髻的中年男子,神色凝重的站在那裡似乎在等什麼人。不多時,一名身穿黑袍,頭戴扣帽的神秘男子從天邊落向此山頂。

「原來是三星獸王大人,這麼著急找在下有什麼要事么。」束髮扎髻的中年男子一見到身穿黑袍的神秘男子當即一臉恭敬的說道。

「哼,陸正青。你這不是明知故問么。」男子言語冰冷的說道。

…………

… 「大人,你這是什麼話啊。」束髮扎髻說道,此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陸家的三家主,陸正青。

「要不是我們聖獸魔法士,就憑你們陸家這個中等修仙世家,能在短短數十年的時間即成為青州城第一修仙世家么。」黑袍男子淡淡的說道。

「小的,知道要不是獸王大人的鼎力相助,我陸家是不會有今天的。」陸正青聞言不但沒有絲毫不悅,反而雙手合十更恭敬的說道。

「知道就好,那我問你。我讓你們陸家辦的事,辦的怎麼樣了。」黑袍男子質問道。

「這,還沒有找到。」陸正青聞言一臉尷尬的說道。

「哼,廢物。你們陸家最好趕緊給我個好消息,否則我也保不住你們陸家。你應該也知道六星獸王大人的脾氣。」黑袍男子說道。

「是是是,您也知道我們陸家最近的局勢不太好。」陸正青一聽到六星獸王大人這幾個字立馬臉色大變,似乎極其害怕的驚恐道。

「哼,枉費我們聖獸一族這麼支持你們,居然輕易的被一個後起之秀弄成這樣。」黑袍男子不悅道。

「您教訓的是,可是我們陸家現在人手確實不夠。元嬰期的修士本來也就只有二世祖和老祖,現在都隕落了。」陸正青解釋道。

「那是你們的事,之前派去的陸飛雖然修為不高,但卻也是一位一星獸王的遠親,因為其無緣無故的在你們陸家被殺。現在聖獸那邊已經不可能再給你們陸家派人手了。自己想辦法吧。」黑袍男子說道。

「這……」陸正青還想再說什麼,但是卻被黑袍男子打斷道。

「好了,我先回去了。上面已經沒有多少耐心了,你要想我們聖獸一族還支持你們陸家,就最好把事情辦好。」黑袍男子說完,渾身黑芒一閃消失在了天際。

在男子消失后,陸正青看著天空喃喃的說道:「越子墨,要不是因為你,我陸家也不會落到如此田地,我一定要將你千刀萬剮,否則難消我心頭之恨。」

…………

不知名某處大殿。

「參見六星獸王大人。」之前訓斥陸正青,威風凜凜一臉冰冷的黑袍男子出現在了某處大殿內,一臉恭敬的對台上主座之人參拜道。

「嗯,事情怎麼樣了。」台上之人同樣一身黑袍,頭戴扣帽,讓人看不清面容,看上去十分神秘。

「回獸王,陸家還沒有依舊什麼也沒有發現。」黑袍男子說道。

「陸家真是廢物。」主座之上的男子聞言,不悅的說道。

「那要不要除掉陸家。」黑袍男子厲聲道。

「不用,暫時還用的著。對了之前那個殺害我們執行此任務的弟子,那個修士查到了么。」主座之上的男子問道。

「查到了,那人名叫武化,天月學府的授課師。不過此人早在一年意外身死了。」黑袍男子說道。

「死了,查到怎麼死的了嗎。」主座之上的男子淡淡的說道。

「似乎是去什麼秘境尋寶的時候,死在了裡面。」黑袍男子說道。

「……可有同行之人還活著,或者武化還有什麼親人。」主座男子沉凝了一會說道。

「此子是中等修仙世家,武家之人。其還有位遠親堂妹同在天月學府的授課師。因為怕引起五大宗的注意,所以我並沒有派人對武家動手。只是派人抓了武依,但是此女似乎極其害怕受傷,所以輕易打探到了當初似乎有兩人活著。但是她死也不說那人是誰。最後重傷而逃,現在已經死了。」黑袍男子說道。

「做的好,先不要對武家出手,以免引起五大宗的注意。對了,動手的時候,有沒有被人看到。」主座之上的男子說道。

「沒有,那女子似乎以前受過什麼迫害,異常害怕受傷。輕易的用計,套出了她的話。但是後來讓她說出還剩下的人是誰,她卻死也不說。但是由於害怕受傷,動起手來實力大減。幾乎沒有費什麼力氣,我派去的人就輕易將其打成重傷。但是後來被其逃到了天月學府地界,所以手下弟子沒有在追去,只是尾隨,但是親眼看見她死在天月學府的門口。」黑袍男子說道。

「嗯,加緊去查那人是誰。如果他們幾個真的找到了那個地方,而且還活著,很有可能發現那物了。」主座之上的男子說道。

「明白。」黑袍男子恭敬的說道。

…………

五天後,青州城。

原本按照越子墨以前的實力,要想從天月宗飛回青州城最少也要十幾日,但是現在越子墨實力大漲,並且一路全力飛行,硬是僅用了五天就趕了回來。

「回來了。」越子墨看著青州城的城門說道。

「走吧,現在應該還來得急去看武依妹妹最後一面。」一旁的靈萱兒說道。

「嗯。」越子墨點了點頭,然後掏出了以前在天月學府的授課師身份玉牌,打出了幾道法決在其上。然後就和靈萱兒向久違的天月學府飛去。

天月學府,大門。

「哈哈,越子墨,你這個宗門人物終於回來了。」在接到了越子墨的通知,龍騰立馬和莎莎去天月學府的大門迎接了。

「好久不見,龍騰,修為見長啊。」越子墨看見龍騰,忽然心頭一躍的笑道。

「我這算什麼,跟你這個變︶態比還差遠了。」龍騰笑道。

「越公子好久不見。」莎莎說道。

「莎莎,多日不見,修為也精進了不少啊。」越子墨說道。

「越公子取笑了。」莎莎說道。

三人稍微寒暄了幾句,因為越子墨回來的事情,並沒有通知其他人。所以只有龍騰和莎莎前來相接了。

「發現武依的時候,是在天月學府的門口,但是就剩下一口氣,什麼也沒來的急說就斷氣了,只留下了一封信。」龍騰說道。

「查出來什麼了嗎。」越子墨問道。

龍騰聞言搖了搖頭。

「我先去看看薇姐吧。」越子墨說道。

「不用了,直接去武家吧。雲薇長老,知道這件事後,感覺這事估計沒有那麼簡單,料到你肯會回來看武依。已經去了武家,而且由她親自拿著那封信,以防萬一。而且你走後,雲薇長老特意派人時刻暗中保護你家。」龍騰說道。

聞言越子墨不禁心頭一暖,自己雖然離開了學府,但是薇姐居然還是這麼照顧自己。在這裡也就除了薇姐,還有龍騰這幾個朋友,會真心關心自己。府主什麼的不過是因為自己的修為,和宗門弟子的身份。要是自己哪天遇敵身亡,估計連問都不會問。

既然知道了雲薇也在武家,越子墨等人也沒有遲疑什麼。直接先向武家的方向飛去。至於自己的父親,還是等看完武依最後一眼再去吧。畢竟死者為大。

青州城,武家。

原本一座氣派的府邸,白燈白布,出入的下人也是身穿素衣,充滿了悲痛的氣息。雖然武依在武家不是家主的什麼嫡系後人,但是其身為學府授課師的身份,在青州城這種元嬰期的修仙世家中地位也低不了。

「我們的著裝不妥吧。」越子墨忽然想起了什麼,看著三人的衣服說道。而靈萱兒早在進入青州城的時候,就回到了神導書之中。

「哎呀,這事我倒是忘了。不過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先進去吧。畢竟心意在就行,那麼在意形式幹什麼。」龍騰說道。

「是啊,畢竟先知道信中寫什麼要緊,沒準還能得知武依姐姐是怎麼死的呢。」莎莎說道。

「嗯。」越子墨點了點頭,走進了武家大門。

…………

靈堂之內,眾人都在為這位可愛的少女守靈。而且武依生性天真,善良,所以在天月學府和家族中結交了不少好友。前來送她的人也有很多。

就在眾人哀弔的時候,忽然兩男一女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其中最前方的人,最引人注意,一身黑色紅邊,背後赤月的清秀青年,一臉神色低沉。

「看來趕上了。」 八十年代巨富之路

越子墨三人走到靈堂前的巨大檀香木做的棺材前,深深的鞠了一躬。

…………

… 「越子墨。」眾人之中一名格外顯眼的精靈族美女,看見越子墨后居然沒有絲毫意外,似乎早料到其會來。平靜的叫道,但是語氣中似乎有帶著一些喜悅。

「好久不見,薇姐。」越子墨看見此女后,勉強露出了一抹微笑說道。


「越子墨。」

「他就是宗門的弟子,越子墨。」

……

隨著雲薇的脫口而出,其餘眾人紛紛將目光挪向越子墨。有些人是早就聽說,天月學府出現了一位天才弟子,僅僅入學府兩年就成功加入了宗門。有些人是因為知道武依死的時候,留給了一封信給越子墨。

「給,這是武依留給你的信。」雲薇向越子墨走了過來,手一翻出現了一封白色的信紙。

「有勞薇姐了。」越子墨客套了一下,當眾打了開來。雖然大家都很好奇,但是誰也沒有不識趣的去看那封信。

越兄,見此信,吾恐於世。當日武化巧知秘境之地,乃有緣與君相識。但因此地似與聖獸魔法士關聯甚大,所以追查至此。為得君之身份,恐吾告知。不從,被殺。請君日後保重,聖獸魔法士定會尋覓而來。感君數次捨命搭救之恩,請恕小女子無法報答。如有來世,再報前世之恩——武依絕筆。

看到武依寫的信,越子墨神色不禁一變,臉上充滿了複雜的神色。她能想到因為當初陸信的殘害,此女是多麼害怕受傷。但是為了不說出自己的身份,居然死也守口如瓶。那時候她的心裡該有多麼害怕,多麼無助,但也想保全自己。

「可惡~」越子墨咬牙切齒,拿著信的手掌,忽然銀色火焰一出,瞬間就將此信化為了飛灰。

「謝謝你,我一定會替你報仇。殺了那些聖獸魔法士,不管他們是多少人,不管他們修為有多高。不管他們幕後指使是誰,總有一日定會連根拔起。」越子墨暗下決心。

「主人,武依妹妹她……」靈萱兒的聲音出現在越子墨腦中。

眾人也看到了越子墨看完信的神色,雖然好奇但是卻沒有人趕上了詢問,畢竟越子墨是宗門的人。龍騰和莎莎見了,也是眉頭一皺沒有說話。

良久,雲薇開口道:「怎麼了,沒事吧。」

「沒事,薇姐。」越子墨勉強笑了笑說道。

雲薇見狀,也不好多說什麼。眾人在又哀弔了一番,相繼離開了。

途中。


「說吧,怎麼回事。」雲薇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