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35 Views

黃大仙無語看他一眼,從沈千凌手中接過一碗熱湯,端著慢慢喝。

Written by
banner

「說正事!」沈千凌瞪了他男人一眼。

秦少宇笑著搖頭,然後將昨晚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

「又是為了碧泉璽?」慕寒夜還未說話,黃大仙先皺眉。

「這是讓羅剎國出兵的唯一條件,周珏自然會想法設法拿到。」秦少宇道,「他一直沒有放棄找你,現在定然也已經知道你已歸順七絕國,所以也會猜到碧泉璽已然回到了慕兄手中。」

「阿黃不是歸順,而是嫁。」慕寒夜正色糾正。

黃大仙:……

你到底懂不懂什麼叫重點?

「按照我們的猜測,趙乾十有八|九會答應劉一水的條件。」沈千凌道,「有沒有可能在尚未娶親的條件下,製造出一塊假的碧泉璽讓趙乾拿到?」

「倒是可以,但為何要如此?」慕寒夜問。

「羅剎王若是拿到假的碧泉璽,應當會暴怒吧?」沈千凌道,「說不定不用我們動手,他們便會開始狗咬狗。」那楚國與七絕國便能漁翁得利,也算是好事。

慕寒夜與秦少宇卻同時搖頭。

沈小受略受打擊。

「皮古三世與周珏都沒見過碧泉璽,就算拿到假的也會當成是真的。」慕寒夜道,「那時就算我放出風聲,說真碧泉璽還在七絕國,只怕他們也不會相信。」

「倒也是。」沈千凌轉過彎,「畢竟我們當時剛見到碧泉璽的時候,也只當它是塊普通玉石。」

「現在劉一水先一步找了趙乾,我們的下一步計劃還要不要進行?」慕寒夜問。

「為何不要?」秦少宇一笑,「無論有沒有昨晚那一出,趙乾都是鐵了心要將女兒塞給你。現在被劉一水如此一說,他只會更亂,皇上找他的效果也會跟著事半功倍。」

「那就快點下一步吧!」沈千凌撐著腮幫子,「不然連過年都不安生。」叛黨什麼的,反賊什麼的,光是想一想就很掃興。過年就應該無憂無慮圍在一起吃暖鍋煮餃子,看場焰火喝點小酒然後嗯嗯才科學啊!無鹽春事

「走吧。」秦少宇帶著沈千凌站起來,「我們這就去找楚淵。」

「我就不去了。」慕寒夜正色道,「整個計劃里,我只負責出賣色|相。」

黃大仙扶額。

他何時才能不這麼丟人。

待到兩人出了小院,慕寒夜又重新叫了一鍋羊肉,與他端著碗慢慢吃。

「這件事情結束后,何時動身去東北?「黃大仙突然問。

「應該要等年後了。」慕寒夜道,「不過我會儘快安排。」

黃大仙點點頭,低頭繼續吃東西。

「放心。」慕寒夜往他碗里加了些熱湯,「答應過替你報仇,我便一定會手刃周珏。」

黃大仙有些神思恍惚。

「將來我不會讓你再受委屈。」慕寒夜柔聲道。

黃大仙「嗯」了一聲。

慕寒夜盯著他看了一會,突然道,「不然我給阿黃跳一段舞?」

黃大仙:……

慕寒夜目光炯炯。

黃大仙實在是很想不通,明明先前話題還很正常,為什麼他總是有本事在一瞬之間就開始脫韁?

慕寒夜坐在他身邊,「我昨晚一直在考慮一件事。」

「什麼事?」黃大仙看他。

「將來我們成親之後——」

「閉嘴!」黃大仙犀利打斷他。

慕寒夜委屈,「我還沒說完。」

「你不必說了。」黃大仙自顧自吃飯。

慕寒夜小聲道,「阿黃簡直鐵石心腸。」

「那又如何?」黃大仙與他對視。

慕寒夜湊上去迅速親了他一下。

黃大仙:……

慕寒夜滿眼喜悅。

黃大仙很想將他一腳踹下欄杆。

御書房裡,楚淵正在翻看奏摺,突然就聽說秦少宇帶著沈千凌來了,心裡頓時很意外——早上他聽沈千楓說秦少宇有事找自己,還當是隨便找的借口,現在看來還真是有事?

「皇上。」外頭有些冷,沈千凌包著厚厚的大貂裘,只露出一張小臉。

楚淵被他的模樣逗笑,吩咐內侍又加了兩個火盆進來,「找我有事?」

「嗯。」沈千凌點頭,「我們前來是想說,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了。」

「這麼早?」楚淵不解,「先前商議之時,說的是要在城裡放出流言,好讓劉一水坐不住,然後朕再宣召趙乾,為何要提前?」

「因為不用散布流言,劉一水已經坐不住了。」秦少宇將昨晚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

「果然是。」楚淵語調未變,眼中神情卻有些轉陰,「趙乾呢?何等反應?」

沈千凌道,「皇上不必太過生氣,趙大人並未答應。」

「但也沒拒絕,是不是?」楚淵冷笑。

這就是所謂的朝中棟樑啊。

作者有話要說:貌似好多人考試考研~

祝全部高分么么噠!

加油! 第79章-朝中有很多草包,

「尋常人碰到這種事情,難免會有些慌神,一時之間不做答覆也是情理之中。」沈千凌道,「皇上也不必太在意,畢竟趙大人若是有反意,也不會等到現在。」

楚淵若有所思,「朕先前還真沒想到,劉一水居然會如此沉不住氣,才剛傳出風聲,居然便派人去送信給趙乾。」

「只怕不是他沉不住氣。」秦少宇笑笑,「而是他身後那個人沉不住氣。」

「周珏,」楚淵問。

秦少宇點頭。

「也是。」沈千凌怕冷,於是又往火盆跟前坐了坐,然後道,「皇上這幾個月雷厲風行剷除不少亂黨,周珏定然心有不甘,而時間拖得越久,他的棋子暗線也會被拔掉的越多,對他沒有任何好處。所以趁著劉一水還沒出事,趙乾又恰好要嫁女兒給七絕王,這當口想要拼一把也算正常。」

楚淵叫來內侍,給沈千凌送了一個暖爐,是圓滾滾的小兔子形狀,還有一點檀香味。

「謝謝。」沈千凌捧在手裡,無比暖呼呼。

秦少宇連帶著也覺得楚淵順眼了些,所以說蛇要打七寸,對於秦少宇這樣的性格,就算你明裡做多少件事討好,也未必見得會有用,但若是從沈千凌下手,許多事情便會變得容易許多。


「周珏有沒有可能已經來了王城?」楚淵問。

「風口浪尖,他應當沒這個膽子。」秦少宇道,「不過也不必費心找,現在先聽之任之,待到將來大家一起前往東北,他就算人在王城,也會坐不住板凳,必然會比我們先趕回去。」

沈千凌也點頭。畢竟東北是反賊老巢,所有軍隊與錢糧都在那裡,周珏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放任不管,否則便有可能會失去軍心,讓先前一切準備都功虧一簣。

「萬歲。」內侍在外頭道,「王儒大人求見,說是已經擬定好了明年開春的科舉事宜。」

「先帶去偏廳候著。」楚淵吩咐。

內侍答應一聲,便又匆匆跑回去通報王大人。

「開春就要科舉?」沈千凌道,「比以往早了不少。」

「朝中無人,自然要早些廣納才子。」楚淵道,「此番朕會親自殿試,我大楚疆域何其遼闊,就不信找不到真正為國效忠之人。」

「嗯。」沈千凌笑眯眯,「那就快些將劉一水解決掉,省得他又暗中搗亂!」

「來人!」楚淵大聲道。

「奴才在。」四喜總管在外頭恭敬而立。

「宣趙大人未時進宮!」楚淵沉聲道,「朕有要事要與他商議!」

外頭紛紛揚揚又落了雪,沈千凌從御書房出來,裹著厚厚的貂裘往回走。

「我抱你?」見他走路不方便,秦少宇問。

「才不要。」沈千凌拒絕,「宮裡這麼多人看著呢。」

「那又如何。」秦少宇不以為意,「抱自己的夫人也不行?」

「王城太冷了。」沈千凌抱著暖爐,「還是追影宮和日月山莊好,就算冬天也不會下雪。」

「想家了?」秦少宇問。

「有一點。」沈千凌道,「不過過年定然回不去了,待到東北之事解決,我們再一道回家看爹娘,小沈晗也該長大了。」歡仙喜帝

「好。」秦少宇吻吻他的額頭,「我答應你。」

「今日你有別的事做嗎?」沈千凌又問。

「嗯?」秦少宇看他,「有事?」

「有。」沈千凌眉眼彎彎。

「看上去不是什麼好事。」秦少宇打趣。

「我想看熱鬧。」沈千凌提要求。

「看什麼熱鬧?」秦少宇不解。


「下午皇上要宣趙乾覲見,定然是一場好戲。」沈千凌道,「你帶我偷偷去看,好不好?」

「考慮一下。」秦少宇摸下巴。

「晚上一起洗澡。」沈小受很上道。

「不夠。」秦少宇搖頭。

沈千凌怒,這還不夠,知不知道什麼叫人心不足!雖然是洗澡,但也顯然也已經包含了親親摸摸說不定還有嗯嗯一系列活動好嗎,簡直就是一條龍,自己已經很吃虧了!

但秦宮主向來就如此無恥,於是沈小受只好喪權辱國道,「那我再陪你演一次馬賊和教書先生,但事先說好,你不許把我捆起來!」明明自己已經很配合了好嗎,居然還要被捆在床上,簡直惡趣味。

「你也不許中途笑出來。」秦少宇很滿意,敲敲他的腦袋,「就這麼決定了。」

沈千凌在心裡默默怨念,身為一個專業的演員,自己居然淪落到只能這種地步,陪流氓演限制級什麼的,簡直就是演藝界的恥辱。

非常值得點一根蠟。

吃過午飯後休息了一陣子,秦少宇果然便帶著沈千凌去了御書房。

「保護朕?」楚淵對此很意外。

「是啊,原本是大哥要來,不過葉大哥一直不舒服。」沈千凌嚴肅道,「趙乾雖說沒什麼殺傷力,不過狗急跳牆,難保不會做出什麼傷害皇上的事情。」

「沈公子多慮了。」楚淵失笑,「莫說是一個趙乾,就算是十個也不成問題。」

「也好。」秦少宇點頭,「既然如此,那我與凌兒就回去了。」

沈千凌:……

怎麼就回去了呢,那熱鬧還要不要看,馬賊還要不要演!

「若是葉瑾問起來,我便說皇上不需要保護。」秦少宇又慢悠悠道。

「秦宮主還是留下吧。」聽到葉瑾二字,楚淵果然迅速改口。

他嫂子果然好用啊……沈千凌一邊感慨,一邊被秦少宇帶著進了內室。先前還以為只能躲在屋頂,現在居然還有軟椅子坐,生活真是好舒爽!

而與此同時,趙乾也正在急匆匆往皇宮裡頭趕——被劉一水找過之後,他幾乎一夜未眠,早上上朝時也頻頻恍神,中午回去好不容易有了困意,卻又被招進了皇宮,只得從床上爬起來,打起精神坐轎進了宮。

「四喜公公。」趙乾一邊走一邊道,「可知皇上找老臣所為何事?」

「這奴才便不知道了。」四喜總管搖頭。

「那皇上態度如何?」趙乾識趣塞給他一些銀子。庶女重生


四喜笑呵呵將銀子收了,卻還是搖頭,「萬歲爺下旨的時候在書房,奴才連門都沒有進,著實沒法回答大人。」

趙乾心裡更沒底,惴惴站在門外等傳召。

「趙大人。」楚淵坐在案幾后,正在隨意翻閱一本書,「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