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90 Views

一剎如電,瞬息間,白色羽刀已是劈斬到了葉銘上空。

Written by
banner

這王一鳴,天資出眾,顯然是有著大氣運的人物,又有雪山三鷹精心栽培,年紀輕輕,境界修為便已是達到了靈皇境四重的地步。

面對這狂烈攻勢,葉銘神情平靜,眼見白色羽刀劈臨,口中猛然低喝道:「給我破!」喝聲中,蘊含著雄渾氣勢,初始低沉,頃刻間,便是震若雷霆,宛若龍吟怒吼,聲震八方。

正是天龍梵音,展現神威!

梵音如雷,龍吟震天,震蕩起洶湧聲濤,使得白色羽刀遭遇到強大阻力,無法劈臨,凝滯在了半空中。「嘩啦啦!」白色羽刀上,片片羽毛狂亂飄舞,已是有羽毛脫離飛起,砰然爆碎,化作碎末飛濺。

「破。」

沉喝聲中,葉銘猛地跨前一步,右拳覆蓋黃金火鎧,狹裹著洶湧火焰,猛烈轟在白色羽刀上。

白色羽刀砰然爆裂,化作無數雪白碎片,四面飛濺,被黃金火焰無情吞沒,灰飛煙滅。

王一鳴身體猛地一晃,蹬!蹬!連續倒退了兩步,體內氣血翻湧,膚色白凈的俊逸臉龐上,浮現出了一抹潮紅神色。


葉銘揮了揮手,黃金火焰散去,冷蔑望向王一鳴,淡淡說道:「看你如此驕傲、狂妄,實力卻也不過如此。」

王一鳴咬了咬牙,眸中浮現出一抹慍怒神色。「啪!」氣息釋放,激蕩得他束髮的髮帶都是斷裂,烏黑長發飄舞,在他身後,無數飛雪飄散,一大片蒼茫雪原展現了出來。遼闊雪原上,一朵雪白蓮花扶搖升起,純凈剔透,宛若美玉雕琢,無瑕無垢,孕天地菁華。

他展現出了領域,漫天飄雪,令得四面氣氛,驟然變得寒冷,仿若要滲透到人的靈魂深處。

無盡森寒中,有殺意騰起!


「千萬雪劍,殺!」

王一鳴神色森冷,雙臂一揚,蒼茫雪原上,朔風狂旋飛起,無數飄雪飛舞。仿若有千萬雙無形之手在操控,旋轉凝聚,漫天純白雪花,化出了無數雪色劍氣,疾馳縱橫,從四面八方對著葉銘攻殺了過來!

雪色劍氣鋪天蓋地,仿若將這四面星空都化作了寒冷冬季,殺意狹裹寒氣,令人心悸。

眼見雪色劍氣洶湧攻來,葉銘雙眸微縮,眸中閃現一抹寒光。領域之力運轉,無盡戰力湧現,錚!葉銘身上劍意勃發,一束劍光飛馳了出來,迎著洶湧奔騰的雪色劍氣,疾馳奔出,勢如閃電。

這束劍光蘊含綠光,狹裹盎然生機,仿若春意萌生。

正是八大奇脈鬼劍之春邪。

春邪劍光祭起,更是憑藉葉銘領域之力,生命之樹盎然生機源源輸送而來,仿若億萬春意盛放,綠意遍布星空。錚鳴之間,春邪劍光飛速衍化,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頃刻間,已是化出無數劍光,猶如怒潮奔涌,對著漫天雪色劍氣,發起攻勢。

砰!砰!砰!砰!

劍氣、劍光對撞,碎裂光芒飛濺,景象慘烈。

激烈交鋒中,春邪劍光與雪色劍氣齊齊潰散,洶湧氣浪席捲擴散,震得星空都是晃蕩不已。

王一鳴身體微晃,體內氣血翻湧,臉上潮紅神色更甚,眸中寒意浮現,如霜如雪,冷喝道:「大雪封天,劍魂現!」雙手變化拈訣,烏黑長發狂烈飄舞,一股森寒劍意,也是從他身上暴涌了出來。

寒意襲人。

而在王一鳴身後,蒼茫雪原,遼闊大地上,竟是聳立起一座座雪峰,氣勢磅礴厚重,衝天飛起,化作了一柄柄大劍,仿若將蒼穹都要破碎。

「殺!」

隨著王一鳴拈訣一指,數十柄雪峰大劍狹裹厚重音爆聲,氣浪波涌,猶若巍峨山嶽,破碎天地,對著葉銘攻殺了過來!

頓時間,磅礴陰影籠罩葉銘,暴烈的氣勢,似欲將葉銘的身心,乃至靈魂都碾壓成齏粉。

「想憑劍勢壓人,你還差得遠了。」

見此一幕,葉銘口中冷哼,右掌一握,有滄桑劍意彌散,仿若歷經萬古歲月奔涌而來。古元劍祭起,十二地支時空輪轉意境展現,使得這片無垠星空,透出了時空輪迴的古意,意境深遠。

葉銘手握古元劍,身體騰躍而起,迎著數十柄雪峰大劍,便是猛烈劈斬了下去!

古元劍意境滄桑,凝聚歲月時空,化出一道近百丈的劍光,呈古樸褐色,大有一劍臨空,萬物皆滅之勢。

「轟隆隆!」

隨著古元劍凝聚劍光劈下,數十柄雪峰大劍劇烈搖晃,激蕩起滾滾氣浪,劍身上,都是浮現出一條條裂痕,迅速蔓延。

頃刻間,細密裂痕已是遍布劍身,最終,雪峰大劍無法承受古元劍滄桑劍意,轟然爆裂,化作無數碎塊飛濺了出去,湮滅在無垠星空中,蕩然無存。

數十柄雪峰大劍,盡皆崩毀。

「什麼!這不可能!」

雪峰大劍被毀,連得王一鳴身後的雪原領域,都是震蕩不止。蹬!蹬!身體劇晃間,王一鳴又是連退兩步,臉上潮紅神色,轉為了蒼白,一股滾燙鮮血涌到喉間,差點噴吐了出來。

王一鳴臉上變色,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唰!」氣勢巍峨、滄桑,葉銘掌中古元劍攻勢未停,古樸劍意宛若山嶽厚重,對著王一鳴無情劈斬了下去!

劍意磅礴,宛若無數座山峰,向著王一鳴傾壓,震蕩得王一鳴白衣狂舞,仿若將要碎裂。 轟鳴聲中,古元劍氣勢雄渾,對著王一鳴猛烈劈斬了下來。(www.)

面對氣勢磅礴如岳,滄桑古意的古元劍,王一鳴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臉上神色變化,狠一咬牙,眸中閃現出決然神色。他雙手拈訣,蒼茫雪原上,那株雪色蓮花扶搖升起,與古元劍硬撞在了一起。

「砰!」一圈氣浪暴涌,四面席捲、擴散。

雪白蓮花搖晃,化解了古元劍攻勢。不過,強烈的反震之力,還是使得王一鳴身體劇烈一晃,倒飛了出去,滑出了近十丈遠,才是穩住身形。

王一鳴猛地穩住身體,烏黑長發披散,已經涌到喉間的一股滾燙鮮血再也無法忍住,「噗!」的從口中噴了出來,染紅了他纖塵不染的白衣。

「葉銘,你這混賬!」

猛地抹去嘴角血跡,王一鳴眸中怒火浮現。

本來,他氣勢傲然,擁有著極大的自信,要將葉銘踩在腳下,做元靈大陸年輕一代的最強者。可惜,現今看來,想象與現實似乎有著很大的差距,如此巨大的反差,使得王一鳴惱怒不已,狠狠咬牙,盯著葉銘的雙眸中,充滿恨意。

「我要毀了你的道念,讓你從此萬劫不復!」王一鳴語氣森寒說道,說話間,他雙手繁複變化,拈成印訣。蒼茫雪原上,夾雪朔風吹拂,那株雪白蓮花飄搖舞動,朵朵花瓣緩緩綻放,祥光繚繞,意境玄妙,仿若有一片白雪天地,隨之開啟。

一花開,孕天地,白雪飄舞。

王一鳴膚色白凈的臉龐,浮現一抹蒼白之色,顯然,綻放雪白蓮花,對他來說,也是極大的消耗。

看來,王一鳴是施展出了其殺手鐧。

隨著這株雪白蓮花綻放,漫天雪花飛舞。唰!一道白雪光華從蓮花中飛騰了起來,宛若長虹橫貫天地,劃出一條渾然弧線,映染白了星空,猶如最純凈的白雪凝聚,對著葉銘奔騰而來。

這一道白雪光華,純凈無暇,毫無一絲雜質,映染天地,仿若要將人的身心、靈魂都盡數凈化,滅為虛無。

光華如雪,毫無煙火之氣,竟像已是突破時空的束縛,瞬息間,就已到了葉銘的跟前。

雪光若水瀰漫,漫天鋪展,要將葉銘就此湮滅。

面對這般攻勢,葉銘眸中也是浮現一抹凝重神色,領域之力運轉,身後,生命之樹浮現,參天聳立,巍峨直達九天。「嗡!」古元劍彌散滄桑古意,劍身上,十二地支符文閃現光輝,體現出時空輪轉意境,透著深奧、玄妙氣息。

古元劍閃現、凝聚綠色劍光,生機盎然,宛若浪濤奔涌。

化神劍道之境,萬般演化,盡皆存於一念間。

葉銘雙手交錯擎握古元劍,身體猛地騰躍而起,彌散出磅礴、蒼勁氣息,仿若化身生命古樹。狹裹磅礴生機,葉銘揮起古元劍,迎著白雪光華猛烈劈斬了出去!

一劍出,萬物生,演化生滅輪迴大道。

古元劍凝聚出百丈綠光,猶若綠意蔥鬱的山嶺,橫斷天地,聲勢磅礴、浩蕩。

終於。

蘊含滄桑古意的蔥鬱綠光,與純凈無暇的白雪光華,猛烈對撞在了一起,在無垠星空中,激烈交鋒。

「轟隆!」洶湧氣浪暴涌,整座星空都為之震蕩。

這一剎那,時光都仿若靜止。蔥鬱綠光,猶如山嶺,無數劍光衍生,如蒼勁樹木生長,生機無限。而白雪光華,就像是無暇無垢的純凈天地,將萬物生靈凈化成虛無,冰雪無情。

兩者激烈對決。

蔥鬱綠光宛若潮水奔騰,源源不絕,逐漸淹沒了白雪光華。

仿若積雪被陽光所融化,白雪光華被無盡盎然綠意覆蓋、淹沒,被消蝕,不斷消散。

「轟!」最終,一陣震撼轟鳴聲中,洶湧的白雪光華轟然崩毀,猶若一座巍峨雪峰的崩塌、毀滅,爆裂成無數白雪,被古元劍的厚重劍意覆滅,蕩然無存,灰飛煙滅。

白雪光華崩毀,無盡蔥鬱的綠光猶如潮水般,湧入了王一鳴的領域,蒼茫雪原中,洶湧覆蓋,將蒼茫大雪都是湮滅,化作了綠洲,改天換地。那株扶搖的雪白蓮花,在怒流般的綠光中飄零亂舞,終究無法支撐,砰然爆成了如玉般的碎片,四面飛濺。

雪白蓮花爆裂成無數玉片碎末,被淹沒在了如潮綠光里,黯然殞滅。

蒼茫雪原被毀滅了。

「不……!」

絕望怒吼聲中,領域被毀,王一鳴整個身體猶如斷線風箏般,倒飛了出去。只見他劃出了一條大大拋物線,狠狠墜落在近百丈外,激蕩起一大圈翻滾的氣浪,四面席捲、擴散。

「我,不服,我,還沒敗!」

王一鳴低吼、掙扎,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咬著牙,目光無比怨恨的盯著葉銘。

連領域都被毀去,王一鳴曾經的驕傲,在葉銘面前變成了一個笑話。

王一鳴也已沒有了再掙扎的機會了。

「滅。」

隨著漠然話語響起,葉銘已出現在王一鳴跟前,口中冷冷吐出一字。古元劍狹裹赤紅光芒,仿若凝聚九天火焰,炎熱氣息焚滅無情,對著王一鳴就是猛烈劈斬了過去。

王一鳴整個身體被一劍劈裂,爆裂成了無數羽毛,旋即被火焰般的赤紅光芒吞沒,灰飛煙滅。

這場道念的對決,以王一鳴完敗而告終。

「噗!」


無名茶樹下,靜坐中的王一鳴身體劇烈搖晃,口中狂噴出了一股殷紅鮮血,灑落在地面,觸目驚心。

王一鳴臉色蒼白,眉宇間,浮現出了一抹深重的萎靡神色。

道念之戰的落敗,對王一鳴造成了極大的重創,使得其道心受損,對於他今後的修鍊,也是產生了不可修復的影響。這一戰落敗的陰影,將深埋在王一鳴的內心深處,他若沒有堅毅的強大信念,從這陰影里走出,其境界修為,恐怕終其一生,都很難再有突破。

王一鳴恨恨的望著葉銘,但也已無法改變他落敗的事實。

王一鳴與葉銘的道念之戰,諸位精英也都是看在眼裡。王一鳴的落敗,就是前車之鑒,有數名頗為自傲的精英,本來也想憑藉道念,與葉銘一爭高下的念頭,頓時也是就此打消,放棄與葉銘爭奪「涅槃」感悟,與無名茶樹古老道意融合的機會。

蹬!蹬!蹬!蹬!

正在這時,突然一陣沉重腳步聲響起,一道高大身影站立而起,大踏步的對著靜坐在無名茶樹下的葉銘走了過去。踏得地面砰砰作響,猶如擂動巨鼓般,震人魂魄。

原來是袁天曜,眸底深處閃現一抹森冷光芒,對著葉銘大步而去。

「你想幹什麼!」

清冷嬌喝聲響起,慕容九鳳躍了出來,阻擋在葉銘與袁天曜之間,目光冷冷投向袁天曜,喝道。

袁天曜神色一沉,低喝道:「給我讓開!」


慕容九鳳佇立在原地,根本就沒讓路的意思。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袁天曜冷聲說道,衣袍獵獵飄舞,手掌猛地一抓,激蕩氣流狂涌,演化出了一隻漆黑大手,宛若大片鉛雲籠罩,遮天蔽日,便是對著慕容九鳳無情抓攝了過去。

慕容九鳳秀目微凝,雙手拈訣變化,一朵銀花展現,迎向漆黑大手。

「轟!」漆黑大手猛地抓在銀花上。銀色花朵一陣劇晃,花瓣片片飄零,四散飛舞了出去。

慕容九鳳嬌軀一晃,蹬蹬連退了數步,境界修為剛達到靈皇境的她,實力與袁天曜還是有著差距。

將慕容九鳳擊退,袁天曜腳步未停,大踏步的向葉銘走了過去。此刻,他的目的已昭然若顯,袁天曜不像王一鳴般,與葉銘展開道念之戰,而是直接對葉銘本體不利,要逼葉銘從道念感悟的狀態中退出,無法與無名茶樹古老道意形成融合。

袁天曜他自己已得不到「涅槃」感悟,便要強加破壞,讓葉銘也無法得到,一拍兩散!

「還真敢出手呀!」

在場諸位精英見到袁天曜眸中的陰冷目光,都莫不感到一股寒意。若是葉銘面對袁天曜的逼迫,葉銘還執意不從「涅槃」感悟的狀態中退出,袁天曜勢必不會留情,會就此下狠手。

眾人皆知,祖烏門與掌天盟達成聯盟,面對掌天盟緝殺令上的必殺人物葉銘,身為祖烏門少主的袁天曜,心裡只怕早就有了濃烈殺意。

數步之間,袁天曜便已是來到了葉銘跟前。望著靜坐中的葉銘,道圖運轉,與無名茶樹古老道意已逐漸呈現出融合之勢,他雙眸中森寒光芒閃現,右手五指一張,黑芒暴射,凝聚出了一隻黑色大手,賁張數百丈,猶若烏雲翻滾,對著葉銘的道圖狠狠籠罩了下來!

黑色大手聲勢森然,蘊含著冰冷殺機,洶湧覆蓋,欲將葉銘道圖抓碎,無情吞噬。

翻滾的黑色大手,狹裹著洶湧氣浪,激蕩得葉銘長發飛揚,衣袍獵獵飄舞,仿若將要撕裂,境況危急。

葉銘依然靜坐,雙眸微閉,此時,他道圖運轉,與無名茶樹的古老道意交相融合,已是到了最關鍵的時刻。若是此刻終止道圖感悟狀態,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將前功盡棄,化為泡影。 古老的無名茶樹聳立,彌散滄桑氣息,一重重烙印著先天紋絡的光幕垂落,在為葉銘凈化、洗禮,展現出深奧、古樸的意境。()

葉銘雙眸微閉,靜靜盤坐,星河道圖緩緩運轉,仿若蘊含著大道奧義,與無名茶樹道意交相融合,已是到了關鍵時刻。

而袁天曜卻已是祭起黑色大手,狹裹氣浪翻滾,就像是一大片烏雲凝聚的黑山,對著葉銘的道圖傾壓了下來,氣勢無情,殺意滾滾。

勁風呼嘯,葉銘長發都是被激蕩得飛揚而起,衣袍獵獵作響,飄舞不已。

袁天曜的暴烈攻勢,使得葉銘陷入了兩難境地。要麼承受袁天曜的無情攻擊,有著甚至危及生命的巨大兇險,要麼終止道念感悟,抗衡袁天曜,但如此一來,與無名茶樹古老道意所形成的融合,都將前功盡棄。要再想達成此等狀態,只怕已是可遇不可求。

無論哪種選擇,對於葉銘,都將面臨不可估量的兇險、遺憾。


黑色大手暴烈傾壓,眼看就快將觸及葉銘的道圖。

唰!就在這時,一道古樸烏黑的光芒出現,勢若閃電,在袁天曜祭起的黑色大手攻到葉銘道圖之前,猛地攻殺了過來。

電光火石間,烏黑光芒與黑色大手對撞在了一起。

兩者都是一晃,猛烈對撞中,俱是破裂成氣浪,四面潰散,煙消雲散。

「恩?」眼見黑色大手被破,袁天曜雙眸倏地凝縮了起來,寒芒閃現,目光順著烏黑光芒疾馳而來的方向,投射了過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