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75 Views

一道道目光,突然在此刻投射而且,望向同樣在場中的三道身影,此時的三人,目光中也是因為武弘所施展出來的攻勢浮現出了難掩的驚駭,但接著他們的眼神,便是飛快的陰毒下來,他們很清楚,若是今天他們三人敗在武弘手中的話,對於他們所在家族的地位,絕對會一落千丈。

Written by
banner

「小子,雖說你實力很驚人,但想要打敗我三人,恐怕你是自信過頭了!」

成遊樂臉龐猙獰,目光陰沉,然後目光望向了身旁面色同樣是有些抽搐的楊蟒與管碧雲,道:「二位,有人打算將我們當作踏腳石成就他的名聲,眼下不聯手,怕是不行了。」

在感應到武弘那爆發出來的那種力量之後,這成遊樂顯然是徹徹底底的將武弘當成了勁敵,而且他也知道,面對著那種力量,就算是他,恐怕還真是無法抵擋。


「嗯!」

楊蟒與管碧雲點點頭,雖說他也有些難以置信,但在少年身體上所散發出來的威壓,他們卻是的的確確感受到了一股不小的威脅。

三人相視一眼,都是能夠從對方眼中看到瘋狂的殺意,一人手持著巨斧,一人手握著長劍,一人揮動著骨扇,三股極端浩蕩的元氣,頓時從三人的體內擴散出來。

嗡嗡!

浩蕩的元氣,以三人為中心的瘋狂席捲開來,元氣鋪天蓋地,傳出了震耳欲聾的嗡鳴之聲。

那種元氣,顯然三人已是將自身的力量催動到了極限,而且迅速的匯聚在了一起,倒也是形成了極為強大的戰鬥力。

「小子,我今天倒是要瞧一瞧,你究竟有著什麼能耐,妄想挑戰衝刺選項!」

成遊樂手握巨斧,一聲暴喝,在他的眼神深處,猛地有著詭異的血光在此刻暴涌著,霸道的元氣,在他的身體之上,隱隱間,彷彿是化為了銀月之狀,而在那銀月中,一輪日月悄然浮現,一股威猛的力量凝聚在其之上,猶如是有著踐踏一切的威勢一般。

「嗡!」

而在成遊樂手中那巨斧出現變化的時候,那楊蟒同樣是沒有閑著,一股股森森鬼氣瀰漫著在長劍之上,這些森森鬼氣,猶如冤魂,在他手中長劍中涌動著,空間爆裂,威勢倒也是極為嚇人。

那管碧雲同樣是毫不示弱,手中的骨扇展開間,竟是透出了血腥的味道,令人不寒而慄。

這個時候,任誰都看得出來,這成遊樂、楊蟒與管碧雲三人,皆是施展出了自身最為頂尖的攻勢,很明顯,他們也明白,武弘的這種攻勢,單憑一人已是無法抵禦,而只要他們聯手將其抵禦下來,那武弘必定是待宰的羔羊,任他們宰割!

爭鬥場之中,武弘負手而立,抬起頭,目光冷厲的望著那實力驚人的三人,然後,他手掌中的結印,也是快速成形。

轟!

就在武弘結印成形的那一刻,他面前的空間,頓時扭曲了下來,緊接著,一龍一鳳悄然的出現在了上空中,夾雜著可怕的威壓,緩緩的降臨下來,令人不寒而慄。

那種威壓,從這片天地間席捲開來,讓得無數人身體隱隱的有些僵硬,這一刻,他們感覺到體內的元氣都是不受自己控制,那種不受控制,彷彿是將自己變成了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一般。

吼!

上空之中,那一龍一鳳,逐漸的降落下來,龍吟鳳鳴聲之中,猶如是有著力拔山河的力量!

砰砰砰!

伴隨著這龍吟鳳鳴聲的傳開,這片天地的元氣,竟是直接的凝固下來,然後,那一龍一鳳轟然而至,一時間,這片天地彷彿都是支離破碎起來。

轟!

不過,那一龍一鳳,並未攻擊這片天地間的一草一木,而後在武弘的催動之下,兩人交織間,竟是凝聚成了龍鳳玉冠,卻是悄然凝聚成形,然後撕裂空間,狠狠的對著那成遊樂三人落去。

這由一龍一鳳凝聚而成的龍鳳玉冠,尚未接觸到三人的身體,三人的護體元氣便是爆炸開來,他們腳下的大地,都是直接崩塌而去,一個個深坑出現。

「銀月裂天!」

成遊樂緩緩抬頭,眼神冰冷的望著那快如閃電的龍鳳玉冠,在那種可怕的威力下,他的四周都是忍不住的哆嗦起來,然後,他眼中殺意一閃,手中的巨斧暴劈而出。

轟!

而就在他手中巨斧劈出的那一霎,周圍的空氣爆裂,如同如履平地一般,瘋狂的劈向了那道龍鳳玉冠。

一旁的楊蟒,也是在此刻一聲厲喝,森森鬼氣在他手中的長劍之中瀰漫,竟是發出了嘶鳴之聲,一種割風斷雨的威勢呼嘯開來。


「狂魔劍,給我斬!」


伴隨著他厲喝聲的落下,長劍當即破開天際,無數鬼氣瀰漫,化作了一柄狂魔戰斧,貫穿天地,瘋狂的對著那龍鳳玉冠暴斬而去。

「風雷扇!」

在此之後,那管碧雲也是施展出了最強的攻勢,只見得手中的骨扇雷鳴電閃,重重的怒扇而出。

轟轟!

三道皆是毫無保留的攻勢,以一種鬼魅般的速度劃過天際,然後在那無數道緊張的凝重目光下,瘋狂的與那龍鳳玉冠對轟在了一起!

轟隆!

對轟的那一刻,彷彿這片天地都是搖動起來,片刻后,所有人便是感覺到,上空中,一股極端狂暴的風暴,瘋狂的肆虐開來!

那種肆虐,猶如是火山噴發一般,駭人之極。

狂暴的風暴,以一種如入無人之境的聲勢席捲開來,一些實力不濟者被波及,當即身體倒飛出去,嘴中大口的吐血。

一時間,整個爭鬥場都是一片狼藉,不過,所幸的是,這種風暴僅僅只是持續了數十秒,便是逐漸的消散而去。


待得這種風暴徹底消散之後,那漫天的目光,也是終於能夠看清上空中的戰況,他們迫切想要知道那場戰鬥的勝負…

一道道目光,幾乎是同一時間的望向上空,而後便是停留在了四道身影之上…

噗嗤。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那管碧雲當即大口的噴血,而後身體無力的滾落下來,周身元氣若有若無,顯然是受傷不輕。

「怎麼會這樣…」

成遊樂周身滿是傷痕,手中的巨斧都是化作了碎片,身體更是搖搖欲墜著,他的眼神中,布滿了難以置信之色,他實在是有些無法想象,他們三人聯手,竟然依舊是慘敗在了武弘的手中…

在成遊樂身旁的楊蟒,渾身血跡斑斑,從他那萎靡的氣息來看,顯然是受到了重創。

武弘目光淡漠的望著三人,旋即他咧嘴一笑,他明白,這所謂的衝刺選項,他總算是成功了。

「我贏了。」

淡淡的笑聲,從武弘的嘴中傳開。

噗嗤!

而就在他聲音傳開時,那成遊樂三人眼中皆是掠過了一抹不甘之色,最後身體終於是斷線的人偶一般,從那上空之中,直接的墜落下來。

伴隨著三人的身體在地面中砸出深坑,這片爭鬥場中,卻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之中,漫天目光望著那無力回天的三道身影,整個人都是目瞪口呆起來…

「我晉級了吧?」

在那死一般的寂靜中,上空中的武弘,卻是微笑的聳了聳肩,然後目光望向了那手持皇室信物的老者,緩緩的聲音,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 十萬無敵大軍,還是他的。

哈哈哈!

為了確保這場戰鬥的萬無一失,孫又昌派出的第三人自然是極其強大的。

「在下凌波殿宋岩瑞,你們誰敢與我一戰?」

話音剛落,宋岩瑞周身出現了五隻傀儡。

他本身的實力就已經是開山境巔峰,而這五隻傀儡,每一隻都與他實力相當。

而且,還是還是極其罕見的飛行類禽傀。

「第三場竟然是宋長老出戰,看來逍遙城這場對賭真的輸定了。」

「宋長老年紀輕輕,修為還沒突破開山境,可名聲卻全然不比幾個大長老小。它的【五禽傀】可不是普普通通煉製的傀儡,而是用整隻的高階凶獸【金翅焰雕】直接煉製而成的,裡面保留了【金翅焰雕】的內丹,每一隻實力都非同凡響,更別提五隻一起。」

「嘖嘖嘖,逍遙城沒有活路了。無論他們派出什麼人,這一場必輸無疑。」

「快看,逍遙城出戰的人來了!」

然後,整個廣場,乃至於整個雨霖山,都陷入了死一般的詭異寂靜。

有人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我是眼花了嗎?逍遙城竟然派出了一個奶娃娃?!」

是的!

在宋岩瑞的對面,此時正站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小男孩的外表看上去不過五六歲。

眉眼五官俊美的像是山間晨霧中走出來的精靈。

一雙冰藍色的眼眸清清冷冷,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若只盯著那雙眼看,猛然間會感覺墜入無盡深淵,冰寒徹骨。

這絕對是一個非同凡響的孩子。

可再非同凡響,也是孩子啊!

他手中抱著的那把劍,甚至比他的身高矮不了多少。

他那粉嫩嫩、白瓷如玉的面頰,還帶著微微的嬰兒肥。

這樣一個小娃娃怎麼可能是宋岩瑞的對手?!

逍遙城的人到底是瘋了,還是真的打算放棄了?

宋岩瑞的臉色也有些難看:「逍遙城這是在羞辱我嗎?還是說,以為派上這樣一個奶娃娃,我就會起惻隱之心?真是笑話!」

他陰鷙的目光掃過逍遙城眾人所在方向,最終落在小寶身上。

隨後低低笑起來:「小娃娃,一會兒可別太早受不住求饒啊!我可是已經打算好了,要當著他們的面,讓他們親眼看看你被折磨的生不日死的模樣。」

說完,宋岩瑞一招手。

天空中的其中一隻【金翅焰雕】就朝著小寶衝過去。

「啊——!!」

圍觀眾人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小孩快跑啊!」

「宋長老未免太狠了!如此可愛的小孩都下得去手!」

甚至有人忍不住想衝過去護在小寶身前。

然而,來不及了!

【金翅焰雕】的速度極快,轉瞬之間就已經到了小寶面前。

巨大的爪子張開來,只要輕輕一下,就能將小孩的腦袋徹底抓爆。

就在這時,小寶緩緩抬起頭,看著天空中疾馳飛近的【金翅焰雕】,冷冷吐出兩個字:「兔兔。」

這是再普通不過的兩個字,從孩子小小的粉嫩嫩的雙唇中吐出來,還帶著幾分萌萌的童真。

一隻白色的胖乎乎的兔子出現,朝著呼嘯飛來的【金翅焰雕】張開了嘴。 武弘那淡笑的聲音,在所有人的耳邊響了起來,旋即令得他們從那種戰鬥的震驚中緩緩的反應過來。

「竟然衝刺成功了…」

無數人對視一眼,皆是能夠從對方的眼中看到濃濃的震撼,即便這是他們親眼所見,但短時間內,他們還是有些無法接受這鐵一般的事實。

要知道,成遊樂、楊蟒以及管碧雲可是二印元宗的強者啊,而且那成遊樂,更是半隻腳踏入了三印元宗!

不過,即便是如此,面對著僅僅只是九斗元皇的武弘,依舊是落了個慘敗的下場。

這種結果,無疑是給了在場所有人極大的衝擊力。

那爭鬥場,手持皇室信物的老者也是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成遊樂三人,半響之後,方才反應過來,目光望向了那上空中毫髮無傷的修長身影,眼中在此時浮現出了震動之色,以武弘所展現出來的力量,顯然是真正的具備了挑戰楚天歌的資格…

「我宣布,汪家成功晉級第二名!」

當皇室使者那嘹亮的聲音在這片天地間響起時,一道道嘩然之聲,也是在此刻傳盪開來,那種結果,顯然是出乎了眾人的預料。

成家方向,那些成家的高層,一個個臉龐難看,原本以成遊樂的實力,必定能夠獲得這排名賽第二,但如今卻是這般的狼狽,那種變故,實在是有些讓人無法容忍。

「這個該死的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一名成家高層陰森的道。

「此人怕是來頭極大,據說他與兵師公會的會長認識,再加上認識萬古商會的會長之女尤佳麗,想來是有著不小的名氣。」一名楊家高層緩緩的的道。

「哼,管他什麼來頭,得罪我們,那他就該死!」一名管家高層咬牙切齒的道。

「對,與我們作對,絕對不能讓其好過。」……

而在成家、管家以及楊家高層為這結果吹鬍子瞪臉的時候,汪家方向,卻是一個個眉開眼笑起來,所有的汪家之人,包括布衣老者、汪藍嬌在內,都是在此刻忍不住的狂喜起來,時不時的有著雀躍之聲傳出。

「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這個時候,布衣老者長長的深吸了一口氣,眼中有著興奮之色涌動,他很清楚,若是汪雨宇的話,絕對不可能在衝刺選項中勝出。

一旁的汪藍嬌也是抿嘴一笑,笑容格外的迷人,望著上空中那道修長身影的美眸中,動容之色閃現。

上空中,武弘也是在那眾多目光中望向汪家方向,身形剛剛落下,便是對著那布衣老者問道:「我什麼才能與楚天歌交手?」

「呵呵,按照規定,就算是衝刺選項成功了,也只能第二天挑戰四大家族之首,所以,只能等明天了。」布衣老者笑著的道。

「我明天打敗楚天歌之後,就能得到仙靈石了吧?」武弘淡淡的道。

「嗯。」布衣老者點點頭,聲音平和的道:「明天結果無論如何,汪家都會將仙靈石交給你。」

「呵呵,我汪家正缺長老一名,再者小女初長成,不知小友可有意?」

布衣老者目光閃爍了一下,突然笑了笑的道,聲音之中,頗有拉攏的味道,在見到武弘輕易打敗成遊樂三人之後,他顯然是起了愛才之心,這種年齡,這般實力,想來今後的成就,必然不會低,就算是搭上自己的女兒,那也是值得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