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81 Views

千婉瘋瘋癲癲的被送回府。

Written by
banner

這一場三年一次的國會就在這一場無關痛癢的風波中塵埃落定,千魅覺得沒有自己的事了,便請求東方滄明,帶著包子回府。

只是千魅臨走的時候並沒有錯過拓跋珩看向自己那個深意的眼神,心裡微微一沉,不知道為何有種不好的預感。

並沒有多想,帶著包子便要回去。

可是誰又能告訴她,身後跟著的那個白衣大狗又是怎麼回事?

… 千魅假裝並沒有看見他,拉著包子儘管往前走,百里泠殤也是出奇的並沒有說話,只是乖乖的與千魅並排而走,只是眼睛時不時的瞥向千魅,千魅看他一眼,他又立馬轉過頭去,俊俏的臉上微微閃過一絲紅暈。就這樣,來來往往幾次。

千魅很是無語的搖搖頭,不想理他。

除了宮門,就見玉風,牽著兩匹馬在那裡等著。

一身黑色勁裝,展示出他修長健壯的身材,冷峻的臉上面無表情,讓遠處路過的少女紛紛駐足觀望,卻都因為他一身寒冷的氣質望而卻步。

見到那個嬌小淡雅的少女走出來,冷峻的臉上終於有了一似波動。

「玉風叔叔!」

包子歡快的迎上去。

千魅對著他淡淡一笑,這世界上有種默契,不是情人間,親人間的,只存在與夥伴間,雖然玉風視她為主子,但是她知道對於她來說,玉風就是最好的夥伴,共同生死的夥伴,無需多少話,一個簡單的眼神,一個淡淡的微笑,他都能深切明白。

其實這些天玉風幫她的忙最多,雲妖是她暗中傳信讓他找來的,因為這世上只有自己能準確的找到雲妖的位置。

雲妖是一隻修鍊成人的千年狐狸,因為遭遇雷劫,被她所救,為了感恩,雲妖開始在人間建立各種勢力,說只為她到時能有一個依靠,並且將狐狸腋下最珍貴的一根毛髮接在了她的髮絲上,她可以隨時感應到她的位置。

她讓雲妖過來主要就是想要她幫她恢復功力的,惡懲那兩個渣女。

玉風暗中將百里泠殤搬到了她那裡被她隱身,再將那個武士搬到百里泠殤的房中,這招偷天換日將那些人-大的措手不及,找不到任何線索,就算知道是她千魅所做又如何。

百里泠殤見到玉風的瞬間臉色一跨,這個男人為什麼又來了,之前有個已經幾個煩人的傢伙了,現在又來了一個,娘子是他的,誰都不能搶走。

眼中閃過一抹堅定,百里泠殤修長的身子緊緊攬著千魅的腰肢,朝著玉風一翹嘴,敵意的看著他。

玉風看他的動作,微微怔住,忽然,眸光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

「你在幹什麼?」千魅眼神微眯,目露凶光的斜視身旁手腳不老實的傢伙。

「娘子累不累,殤殤抱著娘子!」一臉諂媚的笑。

千魅嘴角微抽,「不累!給我拿開你的爪子,否則你就不要跟著我了!」

「不要!」一聽千魅不讓自己跟著,俊臉一慌,立刻拿開自己的手,真的很像抱著親親娘子,但是為了能跟在娘子身邊,他只好現在投降。

「小姐!玉風只牽了兩匹馬過來,三皇子怕是不能跟著了?」他知道小姐會在這時會出來,才特意準備了兩匹馬,可是如今看來似乎不太夠,他忘記算三皇子了。

「無妨,你帶著包子先騎馬回去,我跟他在走著回去便是,二皇子找不到人,自認會派人來接。」

如今國會結束,各國使臣估計都要離開了,他自然也是要走的,想到他突然要走,那張純善俊美的笑臉將要消失在自己面前,她心裡忽然湧出一種異樣的感覺。

看著他歡喜的笑臉,千魅猜想他怕是還不知道自己將要離開吧,不知道等到那一天,他會是什麼樣子,她可以感受的到他對自己的依賴,甚至很享受,可是,她明白,有些事情不能依著性子來,她不想傷害那個如孩童般帶著純凈感情的大男孩。

所以她現在願意用自己一點時間來滿足他心中一個小小的願望,或許,也是自己心中的一個小小願望。

玉風聞言,微微愕然,轉瞬即逝,點點頭,帶著包子上馬,飛馳而去。

千魅拍拍後面那匹馬的馬背,那匹馬似聽話般的跟著那匹馬而去。

「走吧!」

瞥了他一眼,千魅悠悠地走在前面。

「哦哦,嘻嘻,娘子,等等殤殤!」反應過來的百里泠殤面上一喜,幾步便追上千魅,修長溫暖的大掌緊緊地握著千魅柔軟的小手,一臉幸福的表情。

… 話說四姨娘正在千府西苑,安詳得意的修養,卻突然聽到小廝來報,

「夫人,夫人,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小廝一臉慌張的摸樣。

「什麼事?」愜意的眼神和小廝的慌張截然相反,語氣尤為淡然。

「四小姐,四小姐,出事來了!」

「什麼?」眼睛一睜,嫵媚的眼神忽然一變。

「是,是,您出來看看吧,四小姐被人從宮裡送回來了。」

四姨娘柳玉環臉色微沉,帶著狐疑的眼神,隨著小廝走到千婉的住處。

當看到窩在床角一臉恐懼的千婉時,四姨娘腦中猶如五雷轟頂,一片空白。

須臾,反應過來,臉色沉積著濃濃的殺氣。

「婉兒!婉兒!你怎麼了!」她連忙走上去,想要詢問,凌亂的步伐顯示著她此時的不鎮定。

「啊!啊!不要,不要過來!」

千婉一見有人過來,立馬抱頭尖叫,身子往被子里縮,本來傾城絕色的容顏上一個深深的疤痕,顯得很是猙獰。

「婉兒,我是娘親啊!」四姨娘臉色沉痛的抓著千婉的身子,激動的問道,有些不敢相信,那個引以為傲的女兒會突然變成這樣。

握著她的手摸向她的脈搏,眼中一閃驚詫。

靈力全無?

怎麼回事?她身上的靈力竟然沒有一絲波動,全部消失。

她到底做了什麼?

還是遇到了什麼人?

「婉兒,你告訴娘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輕輕抱住千婉,四姨娘溫聲誘哄的問到。

「不要,啊,不要碰我,鬼啊,鬼啊!」

千婉雙眼的中恐懼深深深的刺激著四姨娘的心神,臉上不可置信的神色,逐漸轉化為冰冷的殺意。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轉過頭冷冷的問著小廝。

「奴才不知,只知道是老爺讓宮裡的人將小姐送回來的,宮裡的人都說小姐昨夜遇見了逝世兩年的明妃,驚嚇過度,才會如此。」

「胡說!怎麼可能會遇見她。」昨夜她也去了宮裡,卻並無發現異樣,況且那個女人的魂魄早已被她收走了,怎麼可能會出現。

小廝話剛說完就被四姨娘大聲冷斥一聲。被四姨娘突如其來的吼聲嚇得一愣,有些疑惑的看著她。

四姨娘瞬間反應過來,覺得自己的反應太過激烈,眸光微閃,臉色漸漸變淡,冷冷的問,「那大小姐呢?」

「大小姐無事,現在還沒有回來!」

「什麼?她竟然沒有事?」聲音猛地一凌,四姨娘如蠍的眼神猛地射向小廝。

千魅,她竟然沒有事,但是婉兒卻變成了這樣,這使定和那個賤人脫不了干係。

「昨夜還有什麼事發生?」這事絕不會這麼簡單。

「現在京都都在傳,昨夜公主耐不住寂寞與雲蒙國的一位武士苟合,今天早晨被眾人發現,聽說那位武士是雲蒙國第一武士,還是拓跋皇子的老師,於是公主被皇上下旨賜婚與那位武士,擇日完婚。」

小廝越往下說,四姨娘的臉色就越發的陰沉,眼中深深的凝思。

東方寧兒那個女人雖然嬌蠻任性,但是絕不是蠢笨,她不可能讓人發現自己和一個侍衛,更不會屈於東方滄明嫁給一個侍衛。

這顯然是有人在暗中設計,還是她和婉兒。

看了一眼諾諾的千婉,四姨娘眼波流轉,殺氣四溢,讓小廝嚇得一身冷汗。


千魅,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你。

「真的?」正在閉門思過的千晴聽到丫鬟通報的消息,臉上驚喜的問道。

「千真萬確,女婢親眼見到四小姐神色獃滯的被人送到了屋裡。」

「好,太好了,這下再也沒有人跟本小姐爭嫡女的位置了,只要除了那個千魅,廢了大夫人的正妻的位置,本小姐就會是千家最尊貴的小姐了。哈哈!」千晴得意的大笑,看來她這次還是因禍得福呢。

「恭喜小姐!」丫鬟一臉諂媚的笑。

「哈哈!」到時候靖王也是她的,她會是他名正言順的正妃。

被驚喜沖昏了頭腦的千晴壓根就沒有去思考千婉變化的原因,只顧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所以註定會摔得很慘。

… 京都最繁華的街道,人山人海,但是那身白衣絕世的身影依然在人群中顯得很是突出。

百里泠殤一臉的開心的痴笑,清純俊美的容顏天地為之失色,周圍人皆是驚艷的看著他,但是他卻彷彿沒有發現般,只是緊緊地拉著千魅的手,穿梭在人群中間。

他一臉新奇開心的笑和後面的千魅形成對比。

周圍的嫉妒和不屑的目光讓她頓時有種後悔帶他出來的舉動,一個絕色天人般的男子牽著一個普通的女子,的確是挺引人注目的。

「娘子,娘子,快來看呀。」某人第n次新奇的驚呼千魅。

「嗯嗯,看著呢。」與他興奮的聲音想比,千魅則是非常無奈的道。

千魅已經狠狠的無語了n次,同時心裡一直暗罵百里泠寒那個傢伙,這個獃子是不是十幾年都沒有出過門。對什麼東西都一副驚奇的模樣,比包子還孩子心,看到一個耍雜技的翻了一個跟頭竟然拉著她歡呼半天,看著周圍異樣加驚艷的眼神,她可以說,她不認識他嗎?

其實在青越國,百里泠寒幾乎一有時間就會帶著他出來遊玩。

之所以這麼激動和興奮完全是因為對象是他家娘子,對那些看膩的東西突然間興趣劇增。

腰上一雙大掌穩穩的護著自己,千魅轉頭瞥見他微微興奮的俊臉,美眸微動,這一路走來,他的手竟然都沒有離開過自己,一直緊緊地護著自己,儘管他看起來對所有的事物都挺新奇,但是依然緊緊攬著自己,她忽然有些慶幸自己是被這麼寵著的。

「娘子!娘子!你看!」

耳邊再次聽見某個獃子驚奇的聲音,千魅終於忍不住要爆發時,當看見他興奮地來源是,她頓時扶額無語,他一個大男人竟然對一些女子用品感興趣?

她們走到的是一個路邊小攤,賣著各種首飾,他手裡拿著一個木製的簪子,色澤為原色,精雕細琢著一朵百合花,淡雅樸素。

「很好看!」千魅撇撇嘴,不在意的道。

「那送給娘子!嘻嘻。」

看著他往自己手裡塞的那個簪子,千魅微微一怔,眸中閃過一絲意外,什麼?原來他問自己,只是要送給自己簪子?


「呵呵,公子與夫人真是恩愛呀,讓老朽都有些羨慕了。」

賣簪子的是位老大爺,看著千魅和百里泠殤,男的俊美,女的嬌俏,如膠似漆,恩愛和睦,大笑著調侃道。

「這是我娘子呦!」獻寶似的對著大爺說了一遍,百里泠殤眼角都溢滿了幸福。

千魅臉一黑,你不用老是強調吧。

「呵呵,夫人淡雅高貴,跟這個簪子很配,不如公子買一支吧,不貴,只要一兩銀子。」

「一兩銀子?」千魅手指輕輕轉動著簪子,淡淡的眼神看向那個老大爺。

大爺一怔,隨即笑著點點頭。

「一兩銀子可是夠普通百姓家生活一個月的了,這支木贊就算再精緻,也用不了那麼多吧。」

「娘子,一兩銀子是多少?」百里泠殤問道。

知道這個獃子對錢一點概念都沒有,她也懶得浪費口舌去解釋,淡淡的眼神只是看向那個大爺,看定了百里泠殤喜歡,就諂媚迎合,看定了他們二人穿著非富即貴,就張口一兩銀子,無奸不商,即使是一個小商販,呵呵,可是他今天很倒霉的遇見了她千魅,那一兩銀子可就別那麼好賺了。

「夫人這是什麼話,這跟簪子可是花了老朽很長時間雕琢的,一兩銀子只是成本價,也是看在老朽與二位有緣的份上,之前賣的可都是二兩!」

「呵呵,那你就二兩吧,獃子,我們走!」將簪子放下,千魅毫不留戀的拉著百里泠殤就要走。

「娘子,不喜歡嗎?」


轉身,百里泠殤問到。

千魅微微揚眉,聲音提高半分,道:

「是挺喜歡的呀,可是這位老闆竟然賣那麼貴!娘子身上可就剩下五個銅板了,怎麼買呀,還是去看看別的吧。」

那位商販一聽千魅要走,又聽到她身上還有五個銅板,立馬急急的喚道:「公子,夫人,慢走,夫人若想買,老朽可以再便宜一些。」本來是看他們穿著不凡,而且自己一天都沒遇見一個顧客了,不禁想要狠狠賺一筆,才會要天價的,現在人竟然要走,那他豈不是今天白乾了,有一個總比沒有好吧。

走了幾步遠的千魅,嘴角一勾,停下步子,回頭對著那商販一臉羞赧的道:「可是我身上就五個銅板。」

「哎!五個銅板就五個銅板吧!算老朽吃虧,虧本賣給你們吧。」那商販凝思一下,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很是為難的樣子。

「真的?老闆真是太好了。」千魅眼一亮。忽然話鋒一轉,道:「既然老闆人這麼好,今日遇見的又是我夫妻二人,單數總是不吉利,不如湊個雙數,在送我一個吧。好事成雙。」

什麼?

那商販一聽,本來還很為難的表情立馬驚詫不已,感覺從來沒有遇見這麼難纏的人。

… 「不行不行!」商販立馬搖頭拒絕。

兩個,他豈不是白在這裡站一天了。

「真的不行嗎?本夫人怎麼感覺你對面的那位就可以呢?」千魅挑眉,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一聽千魅誰對面,商販的臉色微變。


對面是同行而且是死對頭,若是自己不賣,他肯定會賣的,到時候自己在他面前豈不是抬不起頭,這樣可不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