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75 Views

看著這空中數不清的陰魂,十七號不禁有些后怕。至於沐清菡看著這麼多陰魂,也不禁也有些緊張起來。但是當她看見越子墨不魁梧卻也算結實的臂膀,面對數萬陰魂絲毫不驚,穩如泰山,彷彿屹立於天地間的背影,心中莫名湧起一股安全感。

Written by
banner

陰魂們帶著鬼嚎之聲向眾人飄了過來,似乎想將眾人圍住一般。越子墨見狀手一揚,頓時之前保護眾人的雷網翻過來向那些陰魂包去。瞬間雷弧大響,數百陰魂在雷弧的威力下奄奄一息。

然後只見越子墨腳下虛空一踏漣漪生,一躍而起。手中黑芒一閃,黑芒中還衝出一縷金芒。金光之中現出一把雕刻精美的金色長弓,腰間也在金芒遊走間出現一個獸皮箭筒。箭筒之中裝滿了金色的羽箭。

越子墨極其熟練的快速沖著腰間虛點一下,頓時飛出了三支羽箭。羽箭竟自搭在長弓之上。越子墨雙目銳色一閃專註的看著自己的獵物,然後拉滿弓弦毫不猶豫的鬆開手。

「嗖~嗖~嗖~」三聲化一,三道金芒破空而去。羽箭以一化十,一十化百。頓時數百支箭矢幻化而出。

「箭矢魔法——鏡中殺。」

越子墨在將箭矢射出去的同時,嘴中念念有詞。頓時所有的箭矢在要射中那些陰魂的時候,方向一個急轉。接著一個盤旋,盤踞在了一起。最後光芒一閃,變成了一面丈許長寬的金色的銅鏡。

光鏡剛一形成,金芒大放。射出一道水缸粗細的巨大金色光柱,瞬間就將那些沖在最前面的陰魂擊的煙消雲散。

「散。」火須子見狀也是一驚,他實在沒有想到越子墨居然還有此後手。當即法決一變,萬魂幡黑芒一閃,然後口吐一字。

陰魂們接到了命令后,頓時四散開去,向越子墨等人四周包圍而去。

越子墨見狀只是嘴角一揚,嘴中默念了一串魔法咒語。巨大的銅鏡,忽然破碎來來。變成了數百面比之前小上許多,只有巴掌大小的銅鏡。

「困」越子墨似乎並沒有說話,只是嘴唇一動,似乎輕輕的吐出了一字。頓時那些銅鏡變得有靈性一般四散飛去,將那些打算分散的陰魂們團團圍住。

「殺~」在銅鏡將那些陰魂為圍住后,越子墨嘴中又吐出了一字。

「嗖~嗖~嗖~」所有銅鏡金芒一現,頓時數百道金色光柱激射出來。那些陰魂們此時就好像是被困之獸任人宰殺。


火須子看見這一幕,臉色有些陰沉。心中暗嘆,自己如今實力不濟。憑他現在的修為,根本無法發揮出萬魂幡的正真實力。但是萬魂幡好歹也是至高邪物,怎麼可能就這樣被打敗。而且還是被一個比自己修為低上數階的人打敗,這要是傳出去男子死的心都有。

「吐~」火須子單手在胸前一掐法決,接著臉上一紅,吐出了一口精血。

鮮血瞬間變為了一團血霧,快速的被萬魂幡吸收。萬魂幡在吸收了火須子的精血后,頓時如永不見天日的深淵一般漆黑無比。大片的黑氣從幡面湧出,竟然視銅鏡如無物一般,鑽進了包圍的內部。

黑氣進入其中,卷上了被金光擊散的陰魂。不多時死去的陰魂,再次在黑氣中有如重生一般再次出現。

看見此景的越子墨,臉色不禁有些難看起來。看樣子這萬魂幡果然不是一般之物。散去,重聚,散去,重聚。在數百面銅鏡組成的鏡中殺陣中,如程序一般來回重複。

可是這樣的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隨著黑氣越來越多的湧進。居然在中間出現了一團巨大的黑霧氣團。氣團似乎帶著莫大的吸力,將附近的陰魂們一個個的吸進體內,不多時所有的陰魂都被黑團一吸殆盡。

一聲沙啞悲涼陰沉的聲音從黑色氣團中傳出,然後氣團劇烈翻滾起來。長出了手臂,雙腿,還有腦袋,瞬間變成了一個丈許身高的厲鬼模樣。出現的鬼影,青面獠牙,怒目圓睜,頭上雙角一副厲鬼的模樣。

「羅剎鬼像!」越子墨和靈萱兒看見此鬼影樣子后,當即滿臉震驚的叫道。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此厲鬼的模樣,居然和當年越子墨和靈萱兒在泰州城斬殺的那隻化形妖蝠,所修鍊的鬼道**形成的鬼像一模一樣。

「哈哈,沒想到你們還挺有見識。居然連鬼道聖像都認識。」火須子聽見二人的話,居然讚許的說了一句。

「砰~」的一聲。火須子說完,羅剎鬼像猛地揮起手臂,絲毫不在意銅鏡的攻擊。直接將所有的銅鏡一臂打碎,再次變回了箭矢的原貌。不多時所有的銅鏡,都變回了金色箭矢。

「師傅~」沐清菡在看見鬼像的莫大威勢后,不禁心中有些擔心起來。

在銅鏡被毀的瞬間,越子墨也有些意外,羅剎鬼像的威力居然會有這麼強。這可是比當初化形妖蝠的鬼像強上太多了,說實力高出數倍也不足為過。

「箭矢魔法——鏡中像。」銅鏡重新變回箭矢后,越子墨毫不遲疑的念出魔法咒語。隨後所有的箭矢再次一凝,重新變化成了銅鏡。但是這次不再是數百面巴掌大小的鏡子,而是變成了六面比羅剎鬼像還要高大倍許的鏡子。鏡子將鬼像的前後左右,上下都圍住了。鏡子中還反射著羅剎鬼像的鏡像。

「轟~」的一聲,羅剎鬼像看見鏡子中自己的樣子,頓時怒氣一閃。一拳向胸前鏡子中的鏡像打去。但是羅剎鬼像並沒有擊中鏡子,因為鏡子中的羅剎鬼像居然詭異的從鏡子中伸出巨大的手臂,一拳和鬼像的拳頭對轟在了一起。頓時一股陰風從二者的拳頭間爆發而出。

鏡子中的鬼像穩如泰山,但是本體的羅剎鬼像卻被一拳之威,震得連連後退數步。看見如此狼狽的羅剎鬼像,鏡子中的鬼像居然詭異的笑了笑,面樓諷意。

本體羅剎鬼像仰頭一聲怒吼,但是發出的不是震懾人心的粗獷吼聲,而且尖細的沙啞之聲。讓人一聽之下,頓時抓耳撓腮,仿若有上千隻螞蟻在心中爬一般難受之極。

「這是什麼魔法,鏡子中的鏡像為什麼能模仿鬼像的攻擊。」火須子看到這一幕,滿臉的震撼。

吼聲過後,羅剎鬼像一抬手,頓時萬魂幡之中大量的黑氣向其手中聚集而去。一把漆黑如墨的丈許長矛快速孕育而出。而隨著黑氣的大量飛入,火須子頓時臉色慘白了數分。他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力如潮水一般的向鬼像中涌去,似乎整個人快被掏空一般。

而隨著羅剎鬼像的長矛出現,越子墨也是很不好受。感覺自己的精神力,也瘋了一般的像銅鏡之中涌去。

片刻后,火須子身形不禁有些晃動起來。嚇得火須子臉都綠了,這時候其要是暈倒了後果可想而知。其嚇得立馬手一翻,出現一個紅色小瓶,快速的倒出一枚紅色的靈藥吞進了腹中。

……

離著越子墨和火須子大戰附近的森林之中,有一隻灰色的小狗快速的在森林之中穿梭。而此小狗速度極快,如驚鴻一般在森林之中穿梭著。時不時的還停下來,在地面上聞一聞,然後在糾正一下方向,再次在森林之中快速的穿梭起來。

… 隨著丹藥的入腹,經脈各種迅速充滿了靈力.火須子也暗自呼出了一口氣,面帶笑意的看著越子墨。他相信鏡子既然能模仿羅剎鬼像的攻擊,那麼鬼像的攻擊威力越大,銅鏡所消耗的力量也就越大。他可不相信,越子墨能堅持太久。

就在這時,羅剎鬼像舉起手中的黑色長矛向鏡子中的自己斬去。可是在羅剎鬼像發動攻擊的時候,上下左右前後的鏡子中的鬼像,同樣伸出手臂拿著一把黑色長矛,並且瞬間就刺入了羅剎鬼像中的身體之中。

六把長矛在刺入羅剎鬼像的瞬間,黑氣瞬間繚繞起來。如利爪一般開始撕扯著羅剎鬼像,並將其向鏡子之中扯去。羅剎鬼像頓時痛苦的嘶吼起來,臉現一絲痛苦之色。

「不行,在這樣下去。鬼道聖像非被撕碎不可。」火須子看著六面鏡子包圍的羅剎鬼像,有些著急起來。

萬魂幡之中雖然還有數萬陰魂,但這樣陰魂的實力大多不高。而十大鬼王還有化虛期的陰魂都在之前的會場戰鬥中,為了博得火須子的一現生機全部被殺的被殺,自爆的自爆。就算是這樣,現在只有凝神後期的火須子也無法將實力大跌的萬魂幡的威能全部催動出來。

火須子思量了一番后,當即緊咬牙關,一隻手如刀刃一般在另一條手臂的手腕之上一劃。頓時鮮血不停的流出,但血液並沒有滴在地上。而是一滴滴的向萬魂幡之中沒入,不多時萬魂幡如吃飽了一般,竟然發出一聲興奮的輕鳴之聲。隨即萬魂幡黑氣大盛,羅剎鬼像似乎受到了感應,眼看就要被撕扯成六半的身體,竟然從虛幻的身體漸漸的變為實質起來。

至於那些從六把黑色長矛散發出的黑氣,也不再拉扯著羅剎鬼像身體,而是直接被其吸進了身體之中。羅剎鬼像露出一絲詭異的神色,然後身體各處居然冒出一團團野獸般猙獰的黑影,向六面鏡子襲去。

越子墨自然不可能放縱羅剎鬼像威力大增,同樣也是一咬牙,嘴中又念起了咒語。

二人在空中對視而立,不停的催動著各自的寶物和魔法。可是二人都沒有發現的是,此時已經有一隻長相稍微有些像狼的灰色小狗來不到了近處。

「喲,火須子這匹夫果然逃走了。不過他此時的修為,怎麼會這麼低。還有對面的小子,那不是之前將火獄封魂大陣破壞的那個魔靈雙修么。難道我逃走之後,又發生了什麼不成。」

「這火須子也太弱了,雖然修為跌落這麼多,但是也不至於連對面那個小子都對付不了吧。」

「算了,反正二人的修為實在是太低了,在我面前根本就是獻醜。我還是直接動手的好,將二人和那幾個女子瞬間解決掉,省的日久生變。」灰色的小狗看了看空中的二人,還有越子墨身後的幾人,居然口吐人言的自語了起來。

「汪汪~」灰色的小狗沖著空中的二人叫了兩聲。

越子墨,靈萱兒幾人還有火須子聞言都向聲音的方向看去。然後都詫異的冒出一個想法。「狗?這裡面怎麼會有狗呢?」

「狗?老子不是狗?」看見幾人的表情,灰色的小狗頓時滿臉通紅的吼道。

「嗯?這小狗會說話?」

「老子是狼,是狼。」灰色的小狗怒吼了一聲,然後渾身光芒一閃,身形急劇變大,最終變成了一隻身形丈許的巨型灰狼。

「咦,師娘你快看,那隻小狗變成了大狗狗了。」沐清菡看著小狗一下子變得那麼大,驚奇的說道。


「我說過了,老子是狼。」變身為狼的小狗聽見沐清菡的話,當即再次怒吼道。

「有么,雖然會變大,那也不過就是體型大了一些的小狗罷了。小狗怎麼可能會是狼呢,就好像貓以為自己是老虎似的。」沐清菡搖了搖頭,不信的說道。

聽見沐清菡的話,小狗的臉上一片黑線,然後也不再理會沐清菡。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在了越子墨和火須子身上。

「哈哈,沒想到吧。你們是不是沒想到,本公子會在這裡。告訴你們,我這叫小貓相爭,小狗在後。」小狗看著越子墨二人,狂笑了起來。

「不對,老子都說了,老子是狼不是狗。」小狗忽然又怒聲喊道。

在場的所有人,看見此狗的反應也是一臉的黑線。這明明就是他自己說的,現在居然還賴起別人了。

「咳咳。」小狗怔了怔神色,然後將爪子如人類一般在嘴前掩了掩嘴,乾咳了幾聲。然後小狗直立的站了起來,變身後的巨大體型,讓其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隻遠古巨狗。

「識相的話,就趕緊投降吧。你們這等小貓不是本狗,咳,本狼爺的對手。」小狗抬了抬狗爪,指著眾人說道。

「你是誰。」還沒等越子墨開口,火須子略顯開口質問道。

「我是誰,哈哈,說出來嚇死你。不過今日狼爺心情好,就勉強讓你們這等死人在死前看看狼爺爺的帥容。」小狗說完,渾身頓時灰光一閃,變成了一位身穿灰色緊身衣的青年。青年的長相到還算可以,雖然不出眾卻也不算丑。不過讓人注意的是,此人肌肉極其發達。並且還穿著緊身衣,頓時讓誇張的線條顯露無疑。

「怎麼樣,你們幾個是不是被本狼爺的帥容迷倒了。不過迷戀我的人多了,所以你們還是難逃一死。」變成人的小狗看著幾人,輕浮的神色中現出一絲藐視。那是一種對生命的藐視,就好像站在生物鏈的頂端藐視著底端的螻蟻一般。

「森狼一族,你是西部島嶼的森狼一族。」火須子看見男子變身後,當即認出了男子的來歷。

「哈哈,算你有見識,看在你能認出我們高貴的森狼一族,那麼我就讓你比他們幾個晚死一會吧。」變身成人的小狗,發現火須子居然認出了他的來歷,當即極為自豪的說道。

「哼,區區一個小輩,也敢口吐狂言。你們來參加拍賣的長老,都被我打得屁股尿流,險些喪命。就憑你還想要老子的命,真是笑話。」火須子看著青年冷笑道。

至於越子墨則眉頭微微一皺的看著變身成人的小狗,喃喃的自語了一句:「化虛初期,而且看氣息這麼不穩的樣子,應該是剛剛進階不久。一身實力也就比一般的凝神後期高上些許而已。」

「哈哈,火須子你就別再裝了。雖然我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是你現在的明明只有凝神後期的修為,連我都不如。你認為憑藉三言兩語就能將我嚇走,當我是傻子么。而且我此次也和族中的長老一起參加了拍賣會,你那萬魂幡早就威力大跌,靈性受損。我看還是交給我保管為好,放在你那裡實在是太lang費了。」變身成人的小狗說道。

「原來你是沖著萬魂幡來的。」聽見小狗男子的話,火須子的臉頓時殺意大起。

越子墨看著此時的場景,不知道是好是壞。聽小狗的話,明顯是打算將其一行人也殺了滅口,這樣就沒人知道他搶奪萬魂幡的事情。而火須子自然也不可能將犧牲了本體換來的萬魂幡,拱手讓給小狗男子。

這麼一看,越子墨和火須子確實有共同的敵人。俗話也確實說過,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但是眼前的情況這句話明顯不適用。

「對啊,我就是沖著萬魂幡來的。如今你已經不是當初的老虎了,連個沒牙的老虎都算不上,頂多就是只沒用的小貓。你沒聽過一句話叫做,你在拿貓得瑟,老子就拿狗掐死它的名言么。呸,老子是狗,不對老子是狼。都怪在族裡被人叫習慣了,害的我總改不過來。等我得到了萬魂幡后,倒要看看這天底下還有誰敢叫我小狗。」小狗男子剛開始聲音很大,但是吼著吼著就變成自語起來了。

「別那麼多廢話了,趕緊交出萬魂幡,然後自刎省的狼爺我動手。」小狗雖然此時變身為人,但是說話的時候還是習慣性的用舌頭,時不時的tian了tian自己的手。這樣的動作,不禁讓在場幾人看著有些噁心。

小狗男子看見居然沒有人照他說的去做,而且幾人還用一種很噁心的表情看著他。其當即臉色一紅,將手放了下來,不在用舌頭去tian。然後怒聲一吼:「看來不讓你們見識見識狗爺,不,狼爺的厲害,你們是不會知道什麼叫做恐怖,準備尿褲子吧。」

「森狼咆哮。」

小狗男子說完再次變身為狼,然後張開巨口就是一聲咆哮。頓時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從巨狼的嘴中傳出,一股強大的氣lang直衝著空中已經打得兩敗俱傷的鏡子與羅剎鬼像。

原來鏡子與羅剎鬼像都已經奄奄一息,雙方隨時都有可能破碎與消散。現在被氣lang這麼一擊,頓時六面鏡子「砰」的一聲,破碎開來。羅剎鬼像也瞬間化為了無數的黑氣。

氣lang威力過後,黑氣又重新回到了萬魂幡之中。而鏡子也重新變回了箭矢,飛回了越子墨的箭筒之中。巨狼看了看眼前的場景,一臉的得意之色,似乎對自己剛才的一擊頗為滿意。

… 越子墨打量著小狗男子剛才的一擊,這一擊看似隨意但絕不簡單.雖然越子墨的鏡中像與火須子的羅剎鬼像,因為之間的相爭已經奄奄一息了。但也絕不是一般人的攻擊可以同時化解的。就剛才那一擊,越子墨就能看出來小狗男子的實力絕對在火須子之上。

按理來說,根據從小狗男子的氣息來看,他不過剛剛進階為化虛初期而已。境界還很不穩定,不可能是火須子的對手。畢竟火須子的本體好歹也是合體期的存在,不說別的就是那種體會過合體期強大實力的心境,還有多年收藏的**秘術都夠壓死小狗男子的了。但小狗男子剛才那一擊,偏偏給人一種不尋常的感覺。

看來這森狼一族,不簡單啊。

越子墨快速思量著眼前的局勢,眼珠不停的轉著。要是之前只面對火須子一人,越子墨心裡還是有些把握的。雖然火須子比他高出三個境界,但其修士修為已經追上了魔法士修為。需要修士和魔法士雙重力量才能使用的神導書,在靈力與精神力持平后,增幅魔法的威力更大。

更何況越子墨還剛剛吸收了冰麒麟的鱗片,冰凝眼威力大增。再加上越子墨還新煉製了冥鳳殘羽在銀羽劍之中,要知道這種靈禽羽毛的煉入,效果可是疊加的。不但隨著靈禽羽毛的種類變多,銀羽劍的威力會更大,就連每一種靈禽羽毛的神通也會隨之得到增幅。

綜合各種因素,就算火須子比越子墨高出三個境界,他還是有信心將其斬殺。就算不敵,帶著幾人逃走還是可以做到的。但是現在半路殺出來一隻森狼小狗,那局勢可就完全不同了。

可以說現在的局勢混亂極了,三人中的任何兩個人都不可能臉聯起手。這也就意味著每一個人,都要同時面對兩名敵人。越子墨想要一次將二人都除掉,實在是不太可能。

越子墨想著此時的情形,不禁搖了搖頭。看來如今的情形只能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了。


「小貓們,吃狼爺一招。」小狗看著空中的二人,絲毫不在意。后爪在地上用力一蹬,頓時一躍數丈之高。然後快速張開狼爪,向二人同時虛空一抓。

六道灰芒如劃破虛空的六道溝壑一般,在小狗的狼爪之中劃出,三三一分分別向越子墨和火須子破空抓來。

一出手就是同時對付二人,不知道小狗是託大還是對自己的實力過於自信。看到這一幕越子墨和火須子都不禁有些意外。

不過越子墨看到此先是有些意外,然後就面無表情起來,實則心中早已經笑出了聲。看來機會來了,既然小狗打算同時對付二人,那麼他為什麼不配合他一下呢。俗話說的好,混亂出生機。

「雷之衣——雷鳴雙鏈。」越子墨嘴中咒語一出,胸前神導書一閃。快速的抬起雙手,兩道雷電鎖鏈帶著「茲拉」之聲,分別向火須子和小狗襲去。

火須子看到越子墨此舉,臉色一凝,不知道越子墨在搞什麼鬼。但是如今局勢已定,三人必將混戰。

「精火珠。」火須子一張嘴,頓時一道紅色火芒飛出。火芒快速的一個盤旋,現出一顆普通鵝卵石大小的紅色火珠。

精火珠?此珠不是在火須子的本體被劍笑等人追殺的時候被毀了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只是無論是越子墨還是小狗都沒有看見之前森林之中的一幕,否則肯定會有此疑問。

火須子手指連彈,不停的將體內的靈力輸入到精火珠之中。瞬間,精火珠火光一閃,居然孕育出兩條火焰蛟龍。蛟龍身長米許,呼嘯一聲就向著越子墨和小狗撲去。

一條火焰蛟龍擊在了越子墨的雷鳴鏈之上,另一隻火焰蛟龍擊在了小狗的灰色爪痕。而越子墨的雷鳴鏈也是一條擊在了火須子的火焰蛟龍,另一條撞在了小狗的三道溝壑。

頓時轟鳴之聲不絕於耳,火焰,雷弧,灰痕瞬間紛紛爆炸開來,漫天四射開來。整個天空有如煙花爆竹一般炫彩美麗,當然要是沒有那可怕的爆炸衝擊的話。

三種不停的能量爆炸,頓時讓附近的天地元氣混亂起來。越子墨此時雙眼藍芒閃動,破開煙霧看著裡面的一切,嘴角莫名的微微一揚。此景正是越子墨想要的,接著只見其渾身雷弧一起,在煙霧之中消失了蹤跡。

此時的小狗正一臉詭異的看著身前灰濛濛的一片,心中有些鬱悶。他實在沒想到自己的攻擊能被二人擋住。

「切,兩隻小貓居然還有些本事,居然能接下狼爺的一招。還以為能將你們秒殺呢,真是太丟人了。下一招,一定秒了你們。」小狗正鬱悶的想著,然後帶著一臉怒氣一躍而起,揮舞著狼爪帶著破空之聲的向灰霧之中衝去。可是當其剛衝進灰霧中時,忽然發現霧氣之中居然有一雙藍色的眼睛。

這實在是太奇怪了。在這霧氣之中,能看見自己抬起的手,就已經非常不易了。居然還有這一雙美麗的眼睛,似乎根本無視這些遮蔽視線,因為爆炸產生的灰氣。

小狗男子奇怪的看著這雙眼睛,但是當其直視這雙眼睛的瞬間,其立馬就被深深的吸引了。那炫目的藍芒,旋轉的軌跡給人一種神秘的美感,既玄妙又絢麗。

火須子此時也被大片灰霧團團的包圍住了,當其想突破重圍的時候,出現了一雙藍色的眼睛。這雙眼睛給人一種雲里霧裡的神秘感覺,讓人心中大生想破開雲霧一看究竟的感覺。

「瞳術!」火須子雖然現在只有凝神後期的修為,但是合體期的見識還是有的。有些失神后,瞬間就一咬舌尖,隨著腥熱的液體流進咽喉,火須子清醒了過來。可當其想轉身避開這雙眼睛的時候,後面忽然有人拍了他一下。

火須子大驚,立馬側身看去。但是一轉身才發現,根本就沒有人。有的只是那雙閃著藍芒,如雲霧般迷幻的雙眼。這一次火須子沒有那麼幸運了,直直的對上了那雙眼睛。

「茲拉~」一聲,一道雷電閃過。婉兒的背上出現了一臉淺笑的越子墨。

「師傅~」越子墨出現的瞬間,沐清菡脫口叫了出來。

「走~」越子墨笑道。然後身下的婉兒,仰頭叫了一聲,煽動翅膀飛了出去。

「走?師傅我們就這麼走了么?」沐清菡一臉不解的說道。

「怎麼,小丫頭,你還想留在這裡過年啊。」越子墨聞言笑著在沐清菡的額頭上點了一下說道。

「切,你才在這裡過年呢。看你哪天睡著了,非要把你頭髮都剃了,就像那個火須子一樣,變成了大光頭。」沐清菡揉著額頭,小聲嘟囔道。

「涵兒,你嘟囔什麼呢。」越子墨似笑非笑的看著沐清菡問道。

「啊,沒有啊。」沐清菡看著越子墨的雙眼,感覺自己的想法似乎被看透了一般。然後面部肌肉僵硬的咧著嘴,露出一排牙齒笑道。

越子墨看著沐清菡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以他的精神力,就算沐清菡在小聲,也不可能聽不見。就在這時,後方的灰霧之中,忽然劇烈的翻滾起來。越子墨一驚,立馬回頭望去。


看著後面灰氣的變化,越子墨神情一緊。也不敢在耽擱什麼了,趕緊念起了魔法咒語。接著婉兒的身下,憑空出現了一個紫色的光陣。光陣在越子墨咒語的控制下,頓時光幕快速的旋轉起來。

一閃,婉兒包括背上的越子墨等人,憑空消失不見。


……

在越子墨離開不久之後,光幕之中,忽然所有的霧氣都消失不見。火須子和小狗瞬間從失神之中回過神來。一人一狼,面面相窺。但是當二人轉頭看向對方的時候,才發現二人的中間正有一把碧綠色的玉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