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90 Views

「不過,也可能你所在的人元大陸也有修真的法門,不過,覺得非常的稀少,至於在那裡的以武入道則完全沒有可能。因為就算在地元大陸元氣磅礴的環境下,想要以武入道都非常困難,更何況人元大陸的元氣相對來說,幾乎算是沒有一般的貧乏了。」

Written by
banner

「孩子,從現在開始努力吧!爸爸和媽媽都在地元大陸等著你的到來。以後你的能力再提升上去,除了獲得家族的一些戰技、輔助修鍊的能力外,將不會再有我們留下的記憶了。你要好好保重,一切都聽從歐陽管家的話。我們都等著你。」

鄭詩哲依舊清晰的記得,父親的話聲最後,居然是哽咽的。一股很不祥的預感籠罩在他的心中,他總覺得,父親和母親現在並不安全。或者更是受制於人,這種感覺讓他徹夜難眠、食之無味。可惜,他想要快速的提升修為,卻又沒有辦法。

因為地球真的如父親所說,修鍊月神訣所需要的天地元氣真的太稀少太稀少了。他能夠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突破到了月神訣第三層,除了機遇、除了夏曉曉的離去外,根本原因就是月神訣前三層,也就是初級階段除了第二層的那個極度悲傷的桎梏外,幾乎沒有任何的坎。而想要從月神訣第三層突破到月神訣第四層,也就是初級進階到中級,那麼需要的月神訣能量最少是前面三層總和的兩倍以上。由此可見,想要再次突破,那得有多麼的難。

不過,幸好,在他無可奈何的時候,【第二世界】橫空出世了,雖然只是十五分鐘的體驗,卻讓他感覺到了【第二世界】中修鍊獲取的天地元氣速度居然比現實中獲取的速度快上無數倍。

這真的是下雪寒冷時有人正好送了燒紅的熱碳過來,飢餓時卻又有人給你擺上了美味佳肴一般。讓他興奮不已。

不過,鄭詩哲心中雀躍,一樓的發布會卻依舊要進行的。

一樓的展台上,天風和龍王微笑的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濃濃笑意。因為樓上那些不大不小的議論聲、討論的話語傳入他們的耳中,幾乎一致都是在讚美和誇獎這款遊戲和血月集團的強大科技能力的。

「大家,安靜一下!」

天風在話筒前面說話了,簡簡單單幾個字,就讓鬧哄哄的場面都安靜了下來。每一個人都伸著脖子望向他,多麼的希望能夠從他的口中得到再次體驗的機會,哪怕只是五分鐘也好。

「下面我們將進行今天發布會的最後一個環節,答記者問。與會的各位,心中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在這裡問,我們將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本次答記者問,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請大家等下一個個輪著提問。保持好會場的秩序。」

天風微笑的說,並且示意可以開始提問了。頓時整個會場就熱烈起來了。在很多人還在思考要問什麼問題能夠一語中的的時候。一個聲音已經傳了下來。

「天風總裁您好,我是國家電視台的記者李豐,很高興能夠參加本次【第二世界】的發布會,我想問一下,血月集團是如何做出如此超越現有地球科技數百年的擬真遊戲的。」

國家電視台的李豐,新聞界出了名的記者,無數次槍林彈雨中穿行,只為獲得第一手的新聞資料。他的問題也是很多人心中的問題。整個會場安安靜靜的注視著天風,等待他的回答。

「李記者您好,能夠在本次發布會受到國家電視台的王牌記者的關注,也是我們血月集團的榮幸。【第二世界】是我們集團的科技研發人員經過了數十年的辛苦研發,不斷的突破各種技術難關,才於今天推出面世的。至於是否超出了地球的科技數百年的水平。我想,這個有點誇大其詞了。而我並不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所以,這個問題,我也抱歉,沒法在作出更深一步的回答。」

天風的回答,天衣無縫,因為他在展台之上,盡量控制著語速的快慢,聲音的清晰,同時,又不斷的沉吟思考著怎麼樣子的回答,才能夠更好更完美。當然,很多的問題其實在之前已經做出了回應的預案了。

李豐記者聽到天風的回答,只能無奈的坐了下來,因為這樣的回答也相當於沒有回答。而其他的記者已經開始接力了。

「天風總裁您好,我是新幹線的記者羅文,我想問的問題是,【第二世界】真的如同你們血月集團的宣傳廣告一般,能夠讓屌絲變富帥、醜女變靚妹,就連殘疾都變成正常嗎?裡面真的能夠賺到錢嗎?」

又是一針見血的問題。也是眾人都想問的問題。

「羅記者您好,關於您的問題,我想,應該不需要我來回答了。因為,剛才體驗【第二世界】的十五分鐘,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應該很清楚,從你們進入遊戲的那一刻起,不管你在現實中有什麼樣子的身份背景、如何的優秀、名滿天下。但是,從出生在新手村的那一刻起,除了一套新手服裝外,每一個人都是一樣的。至於屌絲變富帥、醜女變靚妹,就連殘疾都變成正常。這些,似乎已經實現了不是嗎?至於裡面是否能夠賺到錢。這個答案是肯定的。在不久的將來,第二世界中的金錢將會對外開放貨幣兌換系統。屆時,華夏幣將以1:1的比例和第二世界中的世界幣進行等值兌換。世界幣可以用以購買第二世界中的物品、材料、天材地寶乃至土地房產、軍隊城池等。」


「嗡嗡嗡……」

天風的話,讓整個會場差點就亂套了。與會的眾位,哪個不是聰明人。經過剛才的十五分鐘體驗,早就體會到了【第二世界】的真實性與以後具備的超級影響力。而如今,天風的話里的意思,間接、直接的表達了【第二世界】的發展模式有可能會和現實世界的一般發展起來。房地產、醫藥、雇傭軍、市場等等都會相繼出現。屆時,肯定會引起整個世界的一次全新的技術革命,往深遠想,第二世界的出現,可能會讓整個現實世界的固有格局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天風總裁你好。我是燕京宋家嫡系的宋文敏。」

又有一個人開口了。他的話音有點尖細,不甚好聽,不過,卻聲音很大,聲音中掩飾不了那種高高在上的傲人一等的感覺。而且,他說完這一句話,還用眼神巡視了整個會場一眼。待整個會場都鴉雀無聲了,才滿意的微笑起來。

「宋文敏,宋家三少爺,燕京四大家族宋家強有力的繼承人競爭者。年紀只有二十歲,燕京大學大三的學生,手下卻管理有宋家一個科技上市公司,先後憑藉著明裡的強勢和暗裡的陰狠,僅僅兩年就吞併同類科技公司無數家。」

龍詩雅在鄭詩哲身邊輕輕的說道。對於宋家,她居然如此的了解。鄭詩哲不由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宋少敏看到整個會場全都安靜的等待他的繼續提問。就連南化市的那些領導頭頭們也轉頭向他點頭示意。終於是滿意的繼續說話了。

「不知道天風總裁是否聽說過我們燕京宋家,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我想,這款如此先進完美的遊戲,如果血月集團能夠讓我們宋家來代理運營的話。一定會取得更好的效果。不知天風總裁以為如何。」

一席話,真的彷彿一場震動,雖然早已經預料到會有這種情況。只是沒想到會被對方如此直白的道出,威脅那是字裡行間中紅果果的。

每個人都專註的看著天風,看著他臉上不斷變換著的神色,更是期待著他該怎麼去回答,回答宋家這個華夏巨無霸家族嫡係為了可能的繼承人之一的話。 「宋少敏?燕京四大家族的宋家三少爺?」

天風腦海中快速的掠過這一道信息,這是這一周的時間,對於邀請到的參與這次【第二世界】發布會的各方勢力與國家領導的名單上面的一行信息。而這條信息的完整的應該是這樣的。

「宋家方面派出的代表——宋少敏,燕京四大家族之一的宋家的三位繼承人之一,宋家名下浩瀚電子科技的實際掌權人,業界對其評價:背景深厚、資金雄厚、為人陰狠,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為了利益六親不認。」

面對著宋少敏的突然發難,讓天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是思考著怎麼回答才好。鬆一口氣的原因是因為本來天風預計會有很多的勢力會張口搶奪血月集團【第二世界】這塊香饃饃的。而如今,宋少敏一開口,自然就將其他低於宋家的勢力給排除出去了。省了他一大堆的口水,自然是鬆了一口氣。

可是,該怎麼回答,才能夠讓宋少敏不記仇,且和宋家關係不惡化,給血月集團迎來快速的發展時機呢!

只要給血月集團時間發展,天風相信,很快,血月這艘航空母艦將會快速的走在這個世界所有勢力的前方。而這艘航空母艦巨無霸絕對不是那種在大海上面航行的那種,而是在空中飛行的。有本質上面的區別。

會場,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誰都等著天風的回答。

「宋家的小子嗎?血月集團的這塊遊戲是不會有代理商的,【第二世界】將全面由血月集團開發與運營。況且,就算找代理商,也不會找宋家吧!燕京的白家、鄧家和龍家想必怎麼都比你們宋家好上不少。」

暴怒脾氣的龍王,聽聞宋少敏話語中的威脅味道,加上看到天風在那深思均衡,便不耐煩的拿過話筒吼了起來。

「麻痹的,這老頭是誰,那麼狠,居然不怕宋家的報復,敢如此對宋家三少爺那麼說話。」

「你還不知道嗎?這個老頭曾經可是南化地下世界的龍頭老大,宋家一條強龍來到了南化這個地頭,碰上這裡的地頭蛇,那都必須得低頭。」

「龍王,不愧是南化的混黑教主,雖然金盆洗手了,不過,餘威還在啊。居然敢如此正面的和燕京宋家死掐。」


「看來,有好戲看了。一條強龍來壓地頭蛇,到底是誰勝誰負呢?真的好期待啊!想不到今天除了能夠體驗到【第二世界】的美妙絕倫之外,還有一出好戲可看。真是不虛此行啊。」

「…………」

聽到龍王的怒吼,宋少敏臉色不由紅白一陣變化,心頭的怒氣騰的就上來了。曾幾何時,他被人如此的無視與譏諷過。別人也許只知道這個老頭的一個隱藏身份是南化地下世界的龍頭。可是他更是知道他的另外一個身份。

「龍天賜,你一個被龍家踢出來的垃圾,有什麼資格跟宋家的繼續人對話。」

「你……你……」

龍王根本沒想到宋少敏居然會如此直白的羞辱他,龍家棄子的身份一直是這輩子心中的一塊心病。只因他年輕時一心想要在混黑上打出一片天下,而且又是龍家最強的幾個繼承人之一,最後在長輩的勸導無效以及兄弟姐妹們的蠱惑與陷害下。失手打殘了一個弟弟,最後被逐出龍家,斷絕關係,從此後幾十年竟不得再入家門一步,就連父母死亡時只能偷偷的在一旁流淚觀看。

龍王被氣得說不出話來,指著宋少敏,恨不得就上前把他大卸八塊。只不過他的手卻被天風死死的扣住了。

聽到宋少敏的話,龍詩雅也是激動得握緊了拳頭。差點就要站起來破口大罵了。不過卻被一隻溫暖的大手給按了下去。

露在外面的肩膀上,那隻大手傳來溫暖無比的能量,讓她心定、讓她溫暖。她看著身邊這個她深愛的男子,看著他搖著頭,並且堅定無比的眼神,才緩緩的吐出了一口。

「天風老弟,你幹嘛攔阻我。讓我上去弄死那小子。太氣人了。」

龍王感受到他被天風抓住的那隻手上傳來的強大力量。除非他全力施為,不然肯定掙脫不開的。所以,忙出聲詢問天風。


天風只是搖搖頭,然後緩緩將話筒舉到了嘴邊。用他那特有的,充滿磁性的渾厚聲音,卻又豪邁萬千、霸氣絕倫的說著話。

因為,剛才在龍王替他回答宋少敏的提問時,他就偷偷看了一眼手機簡訊,那是鄭詩哲發給他的,一條簡訊只有四個字:「無所顧忌!」

「少爺都說無所顧忌了,難道老子還怕個卵啊!宋家?得罪了又怎樣?見鬼去吧!」

心中想著,所以天風霸氣絕倫的開口了。

「宋家三少是吧!我現在以血月集團總裁的身份代表血月集團就你的問題正式作出兩個官方回答。」

「第一。」

說了一個第一之後,天風刻意的停頓了一下,讓滿場的人的視野全都聚焦在他的身上,每一個人都在想著,他是不是想要說的是什麼樣子,如此的正式。就在眾人等得將要失去耐心要議論說話的時候,他渾厚的聲音再次在喇叭中響起,而且這一次是連珠一般的將話一口氣說完。

「第一,血月集團現在的【第二世界】包括以後的所有業務絕不可能會和宋家包括宋家的合作企業有任何的合作。第二,宋家人員以及和宋家合作的企業員工及人員,在未來想要申請在【第二世界】中進行遊戲、購置房產、雇傭軍隊、建設城池等,絕無可能,血月集團和【第二世界】不歡迎宋家及一切與宋家相關的人員進入。」

霸氣無雙的話語,渾厚無比的嗓音、絕無餘地的回答,讓整個會場瞬間亂了。很多人害怕引火上身的都站起了身子,就連一些南華市裡面的領導和宋家關係好的,也站起了身子,血月集團和宋家,明顯他們更害怕得罪宋家,畢竟血月集團只不過是新起之秀,哪怕有南化地下世界的老大龍王在,混黑永遠擺不上檯面的。哪裡是宋家這種在華夏已經生存繁衍發展了幾百年的大家族能比的。

不過,宋少敏顯然是被氣得不輕。他沒有想到,以他宋家三少爺的身份,居然在這樣一個在宋家眼中根本不算什麼的小公司,連續吃到了幾下耳光,這種耳光在眾多的記者面前被打得噼啪響。雖然不是真的打在臉上,卻是打在宋家的面子上。

「天風、龍天賜,你們居然敢如此口出狂言,得罪宋家,我會讓你們會後悔的。華夏網路服務商的三巨頭絕不會有一家和你們合作,想讓【第二世界】上線運營,你們做夢去吧!」

宋少敏咆哮道。雙眼都有著一絲赤紅,赤紅中更有著深深的陰狠之色。

「不會和我們合作?宋三少,你實在想太多了。現在我再次明確的告訴你,我們血月集團的科技技術不需要跟現在任何一家科技公司、網路服務商進行合作,血月集團的科技技術自成一體,網路覆蓋由衛星傳輸進行。無論在世界任何地方,只要能夠接收到衛星信號,將能夠登錄【第二世界】,同時,所有網路費用、通訊費用全部是免費的。你說,我們稀罕和任何人合作嗎?」

天風的話剛說完,整個會場全都安靜了下來。是的,所有人都張大嘴巴的安靜下來。每個人心裡都是無比的震撼的。

用衛星發射信號,只要能夠接收到信號的,無論在全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都能夠玩【第二世界】這款遊戲。這可不是一般的強大了得了。這個簡直就和軍方一樣了。

「難道血月軍團背後有軍方支持嗎?」

每個人心中縈繞著這個問題。而另外一個人讓所有人瘋狂的則是玩【第二世界】除了全息頭盔或者更高級的生態功能艙需要一筆不小的開支之外,居然免了網路通訊費用。

誰不知道在華夏,網路通訊費用那是何等之高。對於一般的網民來說,能夠一年節省那麼多的開支,那是誰都會開心的。

「你們……哼!就算你們能夠有衛星網路覆蓋又如何,我相信,很快國家廣電總局就會發下通知,【第二世界】違反國家法律法規,嚴禁上市運營的。到時候,我看你們怎麼辦,還怎麼囂張。哼!到時候,求跪下來本少都沒用。」

氣不過的宋少敏忙搬出了國家廣電總局來了。在華夏,誰不知道國家廣電總局的局長大大是宋家人呢。也就是宋少敏的一個叔叔。而所有的影視、遊戲、網路傳播等審核,都需要經過廣電總局這一關。

如果宋少敏在背後耍陰招的話,真的有可能讓【第二世界】還沒上市,或者剛剛上市,被找到一個借口、一個苗頭,就真有可能以各種名由以官方的姿態取締掉。

血月集團天風總裁、龍天賜董事與宋家的三少爺宋少敏直接突然碰撞閃現出的火花,越發的明亮耀眼。讓一個個記者拿起了相機不斷的錄音、拍攝,並且第一時間將這些錄像和照片發往了所在的報社、電台,並且通過電視、網路、報紙、收音頻道等方式,實況或者間接轉播給了全華夏的所有人知道。 宋家祖宅中。此刻瀰漫著緊張的氣氛,每一個人都沉默著盯著大屏幕的電視看著。除了首座上面那個年紀近七十的老者外,所有人在盯著電視看的時候,還偷偷的甩眼瞄一眼老者的臉色。

「啪……」

忽然,老者一巴掌重重的拍在面前的茶几上面,茶杯都被驚嚇得跳了起來,更別說身邊那些幾個人了。

「少敏怎麼能夠那麼魯莽,那麼多的記者在場,居然說出那麼樣子的話來。我一直教導你們做事一定要沉得住氣、大智若愚。怎麼就不聽。氣死我了。」

老者的話聲如洪鐘,氣勢非凡,完全體現出一個長久處於上位者的姿態。而旁邊的人則一個個都縮著脖子,不敢多說一句話。都害怕觸了霉頭。

「少文,你現在立即打電話給你二叔,一定不能夠聽少敏這個chu生的話。現在軍部那幾個老頭可是對血月集團的這項擬真技術有興趣得很,已經開始派人要去和血月集團接觸了。我們宋家不能夠在這個時候撞到槍口上。」

「是,爺爺。我這就去打電話。」

宋少文恭敬的回答,然後站起身就走出去打電話,在轉過身子的那一瞬間,一抹笑容掛在了臉上。

「我親愛的三弟,這次你在爺爺面前犯下如此嚴重的錯誤,還想和我爭奪宋家下一代繼承人的位置嗎?門都沒有了,哼哼!」

待宋少文離開之後,老者再次一拍桌子,彷彿看到了什麼讓他怒不可赦的事情。

「爸,你小心身體,千萬彆氣壞了身體。」

一個中年男子忙上前要攙扶老者,只是後者一擺手就將他伸來的雙手給拍掉了。

「宋文武你生的好兒子啊!這是想要把我們宋家給毀了是不是!」

「爸,我……我……」

宋文武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電視上直播血月集團的這場發布會上,宋少敏的所作所為確實讓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心中也暗暗的怪罪宋少敏的魯莽。

「你什麼你。你什麼都別說,立即將少敏叫回來燕京。別再在外面丟人現眼了。至於浩瀚科技,先讓其他人管理先。等在燕京大學畢業再說吧!」

「爸,這,這不好吧!這樣會傷害到少敏的。請爸爸三思。」

讓宋少敏放棄他經營了兩年的公司,先回燕京大學讀書,這不止會傷害到宋少敏,而且還會讓其他人在這一年多的時間內不斷的分化和蠶食掉浩瀚科技的能量。到時候,宋少敏在和他的幾個兄弟的家族繼承人中,定然會處於劣勢。作為宋少敏的親生父親,宋文武自然要儘可能的爭取。

「別說了,我意已決。」

「是,爸,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通知少敏回京。」

本還想說話繼續爭取的,可是老者卻閉上了眼睛說出一句冰冷的話。老者的神情、動作以及冰冷的話語,身為老者親生兒子的宋文武哪裡不知道,事情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了。他只能告退而去,同時思考著該用什麼辦法去彌補,儘可能的減少損失。

看到老者閉目陷入了沉思之中。客廳中剩餘的幾人,每一個都只能安靜的看著電視中的血月集團【第二世界】發布會。

當中自是有人歡喜有人憂愁。

話分兩頭。在宋家老者發出一連串指令的時候。血月大廈中的發布會可一絲停頓都沒有的照常舉行。

面對宋少敏以國家廣電總局的名義壓迫血月集團,天風卻沒有正面的回應宋少敏,而是忽然間展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將話筒放到了嘴巴后,才以他特有渾厚而富有磁性的聲音說話。

「今天來到這裡的各大電台、新聞頻道和報社的記者們,不知道你們是否已經在第一時間將我們血月集團本次發布會的盛況實時直播了沒有。」

大廳中,沒有人說話,因為大家都不知道天風為何會如此問。不過,記者們則一個個檢查起自己的設備來。好確認是否已經把第一手的信息給發回了總部了。

「我想,應該都在第一時間在各大媒體轉播了吧!那麼我們華夏的人民肯定也看到了,燕京宋家的三少爺宋少敏同志正在以國家廣電總局的名義要挾我們一個小小的公司,逼迫我們將【第二世界】代理權轉讓給宋家。依我想,宋家可能看上的不只是【第二世界】的代理權那麼簡單,更是把主意打到製作【第二世界】的核心技術上,各位,難道,我們華夏泱泱大國就沒有法制了嗎?難道我們這些平頭百姓就能夠任由像宋家這種燕京大家族給欺凌、壓迫嗎?難道我們國家的廣電總局這樣的國家機關代表的就是宋家或者是宋少敏這等人的意志嗎?我想,【第二世界】的神奇與真實,體驗過的在場眾位一定深有體會。如果,我說如果有一天【第二世界】真的忽然就被國家廣電總局或者某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而停止了運營。你們願意看到嗎?願意和我們血月集團的員工一起去維權嗎?」

天風這一番話說得慷慨激昂,特別是那三個難道,更是一聲高過一聲,聲聲擲地、鏗鏘有力。同時加上他將內力凝化成聲,更是讓這一句話在整個會場中回蕩不已,而每個人的耳中彷彿都受到了天風這一句話的感染一般。群起激昂起來。

「會的。如果【第二世界】被國家機關刁難,我肯定第一時間將宋家的陰謀通過我們報社公之於眾。」


「我也是,我們電視台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像【第二世界】那麼好那麼先進的遊戲,代表的可是我們華夏科技技術進步的一個里程碑。我就不信他宋家真的能夠一手遮天了。」

「我們電台也不會坐視不理的。」

「我們也是……」

「…………」

群起激昂的記者們,一聲聲的附和著,聲浪一浪高過一浪,而看著宋少敏的眼神則冒著兇狠的光芒。

反觀宋少敏,臉上紅一陣綠一陣的,他覺得萬萬沒有想到。血月集團的總裁天風居然會如此狠的擺了他乃至宋家一道。讓宋家通過實況轉播的方式,在全華夏人民的面前丟盡了臉。更別說,血月大廈的燈光師還特意的將燈光給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強烈的燈光將宋少敏整個人的毛孔都打亮,更別說他變幻萬千的表情了。他此刻恨不得找一個地洞鑽下去。

可惜,這裡沒有地洞,他只能沉默的站起身,帶著跟著他來的人就向著旁邊一角的電梯走去。

此刻,在燈光的聚焦下,他完全不敢在多說一個字,哪怕威脅的話都不敢說。因為,再說下去,他只會更加丟人。更加丟宋家的臉。所以,他只能選擇離開,離開這個地方,至於過後,這個仇、這個場子肯定得找回來的。他在心中發誓。

宋少敏走得很急很急,可是,他的身影卻都在燈光的照射下,從座位走向電梯口。他現在恨死了血月集團的這個燈光師,不,是整個血月集團都恨上了。

「唉喲……」

走著走著,就要快要到達電梯口前面不遠時。忽然宋少敏一聲痛呼,整個人直接往前撲去摔倒在地。斜著的身體,正好一個頭對著鄭詩哲的腳下。

腳尖處傳來的火辣辣的疼痛,讓宋少敏搞不明白到底這光滑平整的走廊自己怎麼會摔倒的。所以,他一骨碌想要爬起來。


可鄭詩哲卻先他一步,一腳踩在了他的一隻手上。

「唉喲,這不是燕京宋家的宋三少爺,你這是怎麼了!看到我也不需要行五體投地的大禮啊!我又不是生你養你的老爸老媽,也不是那種能夠讓國家廣電總局都乖乖聽話的紈絝大少。你為什麼要對我行如此重的禮節呢!真是嚇壞我了。」

一隻手被鄭詩哲的腳用力踩著,怎麼扯都扯不出來,讓宋少敏強忍著沒有痛呼出聲,不過整個臉憋得紅紅的,而眼前這個比他還要年輕幾歲的少年更是那話擠兌他,讓他更是怒得發狂。

他抬起一隻手舉起想要砸在那該死的踩著他手的腳上。卻不想鄭詩哲眼明手快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