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81 Views

就連肖和,原本他是有點不好意思的,但最後也說了關心的話,有時候想想,還真的是挺諷刺的,之前二人在抽牌的時候,可以說,雙方都是想對方先抽中就好,那麼自己就安全了,可現在。

Written by
banner

可現在,雖然說穆曉雲下水這件事不是肖和他一手造成的,但多多少少,他也還是有一點責任的,第一:這個牌之前是他洗的,第二:女士優先也是他說的,所以,總的來說,肖和他還是佔了一點點優勢。

但總之一句話,肖和他這樣,也只是因爲他不想下水罷了,當然,誰都會有私心,這個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在生死存亡的面前,誰可以保證自己沒有一點點私心,誰又能做得捨己爲人。

竟然做不到,那麼肖和他又何必去勉強自己呢,所以,他說了一句女士優先,相信他之所以會這麼說,也是有很大的把握的,而穆曉雲也只能是自認倒黴了,在任務世界裏,運氣絕對是個必不可少的東西。

如果穆曉雲真的是因爲這樣死掉的話,那麼也只能說是她的運氣不好了,還有就是,爲什麼這個世界上會存在這種草菅人命的魔頭,肖和那麼做,他的目的也只是爲了不讓自己死掉而已,他其實也是沒有什麼惡意的。 秦穆然與龍天正的對話,就這麼不了了之。

結果很明顯,最終,秦穆然還是妥協了!

跟龍天正這樣的老狐狸談判,就是心累,你提醒吊膽地跟他聊著天呢,殊不知,他早就已經為你挖好坑了,你掉進去還不知道情況。

不過,解決唐家,對於秦穆然來說也不算什麼。

龍天正不說,他也是要滅掉唐家的!

無論是因為唐家要逼迫薛如夢嫁過去,還是因為唐家是李家的合格舔狗。

滅掉李家還能夠還掉龍天正這個人情,秦穆然想想還是划算的。

放下手機,秦穆然剛要離開房間的時候,突然,耳邊傳來了細微的聲響。

聲音很輕,一般的人根本就難以聽到。

若不是秦穆然進入古武境界以後,聽力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恐怕還就真的難以發現。

「有人!」

秦穆然心一緊,便是放低了身形,同時腳步也變輕了許多。

閉上眼睛,雖然對面的動靜很小,可是秦穆然依舊能夠感受到他們行動的軌跡。

兩個人!

這一剎那,秦穆然便是感覺到不好,能夠輕而易舉地進入到自己房間里,還差點沒有讓自己發現的,絕對不是普通的人!

不好!薛如夢還在床上睡著呢!

想到這裡,秦穆然臉色一變,當即便是走了出去!

剛一出門,似乎對方早就已經準備好一般,秦穆然只感覺自己的面前一道寒光一閃而過,他下意識地停頓住了腳步,臉部朝著後方仰了一下,一道凌厲的寒風從他的面前刮過。

「嘭!」

一聲巨響傳來,卻是看到一個銅錘,砸在了地上,地磚直接龜裂開來,無數的碎石濺射而出,由此可見這一鎚子的裡面。

「你們是誰!」

秦穆然向後退了一步,與他們拉開距離,目光之中有些寒冷地問道。

這才過了一天,便是有人來殺自己了,唐家這個速度還真的是夠快的啊!

「呵呵,小子,身手不錯嗎,這都能躲過去,不過,有人出了高價要你的小命,佛爺我就順手收拾掉你吧!」

秦穆然順著聲音看去,只見一個肥頭大耳的光頭正一臉笑意地看著秦穆然。

他的手上,赫然拎著一把足有百十來斤的銅錘,剛才正是他襲擊自己!

只是,這光頭的面色看起來是那麼的和善,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凶神惡煞的人啊!

「哼!光頭,跟他說那麼多幹嘛?直接殺了就是,我看裡面那小妞長得賊俊俏,我看得是那叫一個忍不住啊!快點弄死他,然後我要去好好伺候下那美女!」

光頭和尚的身旁是一個看起來有些瘦弱的男子,秦穆然是中醫,一眼看過去,從他的面相便是看出這傢伙縱慾過度,嚴重腎透支,可就是這樣一個瘦的都根火柴棍一樣的男人,還想著對薛如夢咋地?

真的是不知所謂。

「誰派你們來的?唐家?」

秦穆然冷眼看著他們問道。

「等你死了!你就知道了!」

那較為瘦弱的男子臉上露出一抹陰狠,只見他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根類似於痒痒撓的鐵質武器,便是朝著秦穆然殺了過來。

「嘭!」

秦穆然向後一步倒退,那鐵質的痒痒撓便是打在了門框上面,強大的力道直接便是將門框打的稀巴爛。

「古武高手!」

秦穆然看到他們這一出手,目光一緊,當即便是認出來了!

因為,他們的每一招式之中都蘊藏了古武心法!

這種感覺只有同樣修鍊了古武心法的人才能夠明顯的感覺到。

「呵呵!好一個唐家!」

秦穆然目光更加的寒冷,沒有想到唐家這麼捨得,為了殺自己,不惜花重金請古武界的人來當殺手。

不過這兩個人也真的是挺般配的,一個胖子,一個瘦子,還真箇和諧的組合啊!

「你竟然知道古武,看來你並不是對方口中說的那麼不堪嘛!」

和尚臉上充滿玩味地看著秦穆然,彷彿在他的眼中,秦穆然已經是籠中之鳥了,根本就難逃他們的手掌心!

「呵呵,是不是不堪,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秦穆然冷笑一聲,體內的丹田猛然一震,《元龍訣》的心法開始運轉起來,周身的氣勢頓時變得凌厲了起來。

「轟!」

和尚和瘦弱男子心猛的一沉。

從他們得到的資料來看,秦穆然不過是一個一流高手巔峰的存在。

一流高手,在他們古武界的人眼中跟螻蟻一般,所以也就沒有多放在心上,但是現在,從秦穆然身上的氣勢來看,對方似乎也是……古武界人!

一種不好的感覺從心中冒出,他們只感覺身上的雞皮疙瘩為什麼會突然起來了。

這個實力……和尚和瘦弱男子忍不住倒吸冷氣。

「你們以為我是籠中鳥,殊不知,我把你們當做牢中羊!」

秦穆然冷笑一聲,便是已然主動出擊。

對面這兩個人雖然看起來不咋地,但是從剛才的動手,秦穆然已經知道了他們的真實水平。

兩個都是暗勁初期巔峰!

好傢夥,若是沒有玉龍雪山一行,秦穆然或許還真的不是他們的對手,但是現在……只能說這兩個傢伙倒霉了!

「轟!」

秦穆然果斷出手,一拳猛地便是朝著瘦弱男子打了過去。

剛才他的言語已經冒犯了薛如夢,秦穆然不可能放過他!

元龍拳!

一拳轟出,周身的氣勢都在剎那沸騰了起來,一道隱隱的龍吟聲,伴隨著拳風呼嘯而至,空氣都似乎承受不住他的拳勁,打的呼呼作響,一條肆虐的巨龍,襲殺而至。

「不好!」

瘦弱男子沒有想到秦穆然的實力會這麼的強,一招便是有如此大的威力,當即便是沒有任何的猶豫,拿起手中的鐵質痒痒撓,進行格擋。

只是,他實在是太小看秦穆然了,秦穆然所修鍊的《元龍訣》可以說是整個古武界最為頂級的功法之一了,而元龍拳更是元龍訣的配套武技,這是一套完整的武技,更是軒轅黃帝的傳承,那是他能夠抵擋的住的!

一拳勢如破竹般地打在了痒痒撓,哪怕鐵質的痒痒撓採用的是特殊的材料,可是在秦穆然的力量以及丹田之中的勁氣雙重加持之下,也是承受不住啊!

當場,那特殊的痒痒撓便是被秦穆然給擊打斷成了兩半,同時一拳也是無法阻擋地朝著瘦弱男子的胸口打了過去。

「噗嗤!」

一拳打在了瘦弱男子的胸口,強大的拳勁有如堤壩塌陷的洪水一般,傾瀉而下,直接便是將他的胸口打塌陷下去,而他胸口的心臟等器官赫然被拳勁擊成粉碎!

一拳,便是碾壓消瘦男子,直接秒殺!

一旁的和尚看到秦穆然如此容易地解決了消瘦男子,甚至他連一拳都抵抗不住,瞬間知道自己踩了鐵板了,手中的百十來斤的大銅錘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朝著秦穆然扔了過去。

秦穆然一記迴旋踢,正中大鎚,大鎚在空中迴旋了一會兒后,便是砸向了正要逃跑地和尚。

只可惜,和尚的體積實在是太龐大,太明顯了,百十來斤的銅錘直接便是飛向了他。

「嘭!」

騷氣的和尚突如其來一記回首掏,便是握住了銅錘,隨後,想都不想地便是要破窗而逃!

「呵呵!想跑,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吧!」

秦穆然冷笑一聲,都說了他是牢中之羊,要是讓他跑了,秦穆然的面子應該往哪裡擱啊!

這兩個小菜雞,真的是太弱了,就這水平還出來殺人!

秦穆然目光一寒,一步踏出,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便是以極快地速度追了過去! 因爲畢竟像李肅那樣能夠做到捨生取義的人,真的很少,而肖和他很明顯就不是,但這件事總的來說,罪魁禍首它還是魔王,如果魔王它沒有設定這麼賤的遊戲的話,那麼肖和也就不會這麼做了,而穆曉雲現在也就不用下水了。

不過這些呢,想想就好了,一旦被魔王選中,接下來的日子,就只要想想如何不讓自己死在任務世界裏就行了。

至於像李肅那樣的任務參與者,能有幾個,會有幾個,說得好聽一點,人性到現在爲止,它還不算是最“醜陋”的。

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分鐘,海面上現在看去還是一片的“風平浪靜”,彷彿是絲毫沒有危險,難道說,這一次穆曉雲她也會和之前的鄭志平一樣嗎,也是在海里平安的待上十分鐘,然後也就再次回到豪華輪船上。

事情真的有想象中的這麼好,這麼順利嗎,不對,危險應該已經快要來了,李肅在心裏這麼想到,隨後又看了一下遠方,但不看不要緊,這一看,直接嚇得李肅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李肅他到底看到了什麼。

只見差不多在兩、三百米之外的一處地方,一條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大水蟒,在那裏又上演了一場“飛蟒在天”的表演,不過,這次就只有它這一條,其它的大水蟒,不知道去了哪裏,但哪怕是隻有它這一條。

只要它游到穆曉雲這邊來,也足以讓穆曉雲她死無葬身之地了,不行,必須得告訴穆曉雲,這一幕可能就只有李肅他一個人看到,其他人都在看穆曉雲,就連鄭志平他也是一樣,他竟然都沒有想到要去注意一下遠處。

“穆曉雲,你小心一點,那邊有東西在游過來”,由於隔得還是有點遠,所以李肅他也沒能仔細的看清楚,只好先對穆曉雲說,那邊有東西在靠近,聽到李肅突然這麼驚恐的說道,不僅僅是穆曉雲。

就連其他在輪船上的人也紛紛的看向李肅手指着的那個地方,“什麼啊,沒什麼嘛”,看了十來秒,趙藝他也沒有看到有什麼,於是對李肅說道,甚至是,他的意思是說,李肅你是不是太緊張了,所以看花眼了。

“對啊,肅哥你到底看到什麼了”,薛美美看了很久,也沒有看到有什麼東西,於是,也質疑的對李肅說道。

估計此時其他人的心裏也是和趙藝以及薛美美的想法是一樣的,是啊,李肅你到底看到了什麼,怎麼現在再來看,就什麼也沒有了,這段時間,李肅他也是還在一直認真仔細的看,但確實是,那個東西它不見了。

但李肅敢保證,自己絕對是沒有看錯,一條那麼大的東西,怎麼可能會是幻覺,怎麼可能會是自己看錯了。

“美美,大家,請你們相信我,我說的是真的,我之前真的看到了”,也許是看到大家都不相信自己,李肅甚至是情緒都有點激動了,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因爲畢竟也是一條人命甚至更多人命的事情。

容不得大家去質疑,李肅他也是一心想要大家都能活着回到現實世界,所以,情緒如果是激動了一點,那也是情有可原的,對豪華輪船上的所有人強調了一遍,李肅馬上又向此時還在海里的穆曉雲說道。

“穆曉雲,我說的是真的,那邊是真的有東西在游過來,可能只是它現在沉在水裏,我們暫時看不到它而已,從現在開始,你一定要多注意一下水裏和身邊,一旦發現有什麼不對的話,你就趕緊移動自己的位置。”

李肅好話已經說盡,聽不聽那就是穆曉雲她自己的事了,要死的話,那也是先死她,她的性命還是由她自己去選擇,李肅只能是提醒她一下而已,但能不能幫到她,就不知道了,不過還好,穆曉雲她還是選擇相信李肅。

因爲這畢竟是關係到她自己的性命,想不相信也不可能,原因是,她看李肅的表情以及語言,絲毫不像是在開玩笑,甚至是,李肅他說的,根本就是真的,那麼,如果是真的的話,自己現在的處境就真的是很危險了。

“我知道了,謝謝你李肅”,儘管自己現在的處境不是很好,甚至是,還有點糟,但穆曉雲她還是禮貌的向李肅說了聲謝謝,謝謝李肅提醒她,謝謝李肅關心她,對於一個陌生人,李肅他能做到這一點。

真的已經是很不錯了,甚至是,爲了一個陌生人,讓自己的情緒都變得有點激動了,這也足以證明,李肅他是認真的,哪怕只是一個陌生人,他也會出於好心的去提醒一下,或者說,哪怕只是一個陌生人。

李肅他也會拼盡全力的去挽救,如果是沒有遇到,沒有看到,那是沒有辦法的事了,但假如是讓自己遇到了,李肅他絕對不會見死不救,救是一定會救的,不管結果是怎樣,但至少自己是努力了。

謝過李肅之後,穆曉雲便馬上變得謹慎起來,現在時間可能還沒有過半,最起碼在海里還要待五分鐘以上,這幾分鐘裏,自己一定要小心,在海里的穆曉雲,此時心裏是這麼想的,只要自己再堅持幾分鐘就好了。

而在豪華輪船上的任務參與者,在看到李肅是這麼的認真之後,也都全部相信他了,只是有一個人,不知道他此時的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他到底在想些什麼,而這個人,他就是完成了八次任務的鄭志平。

完成了八次任務的任務參與者,他不應該不知道去思考生路啊,那他到底是爲什麼,甚至是,他竟然還是第一個下到海里的人,不過說真的,他的運氣確實是很好,儘管他是第一個下到海里的。

但他在海里的時候,那真的是由始至終,都是一片風平浪靜的景象,甚至是,最後他上來的時候,還讓大家對李肅之前的判斷產生懷疑,也給衆人造成了一個海里面是安全的假象,由此可見,他一定還有什麼沒和大家說的。 不得不說,這個光頭的速度還真的是不賴。

尤其是現在輪到他逃命了,整個人就跟長了八條腿一般,那個速度,真的是飛快啊!

只是,他的速度快,可是秦穆然的速度更加的快啊!

秦穆然冷哼一聲,速度全部爆發出來,如今的他,可是天驕榜第十的人,這還是他低調,只是露了一次臉,其實以他的實力,他覺得自己絕對能夠進入前五。

只可惜了,他天生就是一個低調的人,追名逐利的事情,還就真的沒有多麼大的念頭。

胖子光頭手持著銅錘,速度不減,眼看著就要到達酒店的落地窗前,就要逃生,可是就在胖子光頭以為自己要逃脫,臉上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的時候,一道黑影一閃而過,已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擋在了落地窗前。

「哼!來了,就不要走了!」

秦穆然目光之中不含有一絲的感情,淡淡地看著光頭胖子,在他的眼中,光頭胖子此時已經等同於一個死人了!

敢在京城動手來殺自己,真的是太不知所謂了!

「今天我們來殺你,算是我們的錯誤,你已經殺了我兄弟了,我也不追究了,萬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你這樣趕盡殺絕,只會給你招惹無盡的麻煩!」

胖子和尚眼看著不能善了,也不再想要逃脫,他則是雙眼盯著秦穆然,很是忌憚地說道。

「麻煩?能有什麼麻煩?說的好像我不殺你,就沒有麻煩一樣,我殺了你兄弟,你以為我會覺得你會因為我放過你一條命就能夠對我感恩戴德,不再找我麻煩嗎?你信,我自己都不信!」

秦穆然冷笑一聲,胖子和尚這種忽悠三歲小孩的技術,真的是爛到家了!

「今天你是想要將我留在這裡了?」

胖子和尚看著秦穆然,問道。

「都說了,你是牢中羊,你要是跑了,我這個獵人豈不是太不合格了,流傳出去,會被笑的!」

秦穆然搖了搖頭道。

「既然不能談妥協,那就只能夠一戰了,剛好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胖子和尚臉上的和善之色頓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猙獰的面容,那滿臉的贅肉都因為表情堆在一起,看起來凶神惡煞的!

「我去!你這樣子,出去都會嚇壞孩子,今天我就為民除害了!」

秦穆然說著,不等對方動手,便是主動發起進攻。

「元龍掌!」

秦穆然這一次沒有採用一慣的元龍拳,元龍拳太過猛烈了,若是自己出手的話,絕對會將這個胖子和尚給打爆了,所以他留了一手,利用元龍掌的掌勁,先廢掉他再說。

「哼!看我的,天魔亂舞錘!」

胖子和尚因為之前秦穆然一拳便是秒殺掉了消瘦男子,所有眼中沒有任何的輕視,不動手則已,一動手,便是使用出了自己的最強招式。

肥胖的身軀之中,古武心法運轉,手中的大銅錘在古武心法的加持之下,微微綻放出光芒,幸虧現在是白天,要是黑夜的話,指不定得多麼明亮呢!

百十來斤的大銅錘,在胖子和尚的手中並沒有多少吃力,只見他手持銅錘的錘柄,以「力劈華山」之姿,霸道無雙地朝著秦穆然的腦袋當頭棒喝砸了過去!

「哼!」

秦穆然冷哼一聲,哪怕已經感覺到這一銅錘之中所蘊含的力道多麼的恐怖,但是他對於自己這一掌實在是有信心。

而且境界都擺在那裡呢,若是這一鎚子都扛不住的話,他憑什麼要去成為最強的人,憑什麼能夠趕超老道士這個陸地神仙!

元龍掌!

一掌拍打出去,有如驚濤駭浪,體內《元龍訣》的古武心法自動運轉,丹田震顫,勁氣化成千絲萬縷從丹田之中,向著手中涌去。

動如雷霆,掌風如刃,一道道的掌風,使四周的溫度都降低,迎著銅錘那有如開天闢地般的威勢而上。

「嘭!」

手掌與銅錘撞擊在了一起,強大的衝擊力,讓兩個人紛紛後退。

秦穆然因為實力擺在那裡,僅僅是向後退了一小步,而胖子和尚則是足足後退了三四步,這才稍微穩住了身形!

「這怎麼可能!」

胖子和尚瞪大了眼睛,一副難以置信地樣子,看著秦穆然。

此時,在他的眼裡,秦穆然就彷彿是一個妖孽一般。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