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55 Views

「始祖說的話,如今無人王正處於被孤立的時候,對我們龍家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始祖,你真英明!」見縫插針,龍天毫不掩飾的讚歎起來。撇過臉看了一眼龍天,龍聖皺了皺眉頭,並沒有說什麼。

Written by
banner

下方,作為龍家家主的龍破軍已經知曉始祖龍聖的意思,當機立斷道:「始祖,三大老祖宗,我即刻去準備二十萬精兵強將,半柱香后便可出征!」

「好,那我們就半個小時后出征!」滿意的點了點頭,對龍破軍的辦事效率龍聖還是比較滿意的。

屠龍聯盟在龍家安插有探子,所以這邊有了行動後秦朗第一時間得到消息,當即跟屠龍聯盟的一些核心高手商談起來,決定要不要援助無人王。

「主人,那無人王可不是什麼好東西,之前在太魔宮一戰,你險些死在他手中,如今他有難,我們去幫他,這不是找打嗎?我想說的是,如果我們屠龍聯盟遭遇到危險的話,無人王會不會幫助我們?我想,他絕對不會這麼做的!」見秦朗就這事議論起來的時候,滅寰帝獸當先站了出來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他是一百個不想幫助無人王。

「滅寰帝獸說的對,我們屠龍聯盟絕對不幫助他這種無情無義之輩,死神,我們今天幫他,明天他就有可能跟我們怒劍相向,甚至殺到我們帝皇星來,這種人絕對不能幫。」跟滅寰帝獸有一樣的意見,九五聖獸也不同意幫助無人王。

對此,秦朗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所以對滅寰帝獸和九五聖獸的意見他顯得很淡然,鎮定自若。

「唇亡齒寒這個道理我想你們在列的人應該都懂,無人王跟我們屠龍聯盟只有怨,沒有恩,正如滅寰帝獸說的那樣,我們今天救他們,也許明天他就要殺我們,可即使這樣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救,畢竟無人王倘若真要是死了,對我們屠龍聯盟絕對沒有好處。無人王的存在能吸引龍家的注意,使得他們不敢輕舉妄動,一旦無人王這股勢力被龍家吞噬的話,以後龍家就可以一心一意對付我們屠龍聯盟和帝焚聖境了,我想,這絕對不是我們想要看到的。」從容不迫,秦朗一副很鎮定的樣子,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秦朗的話音落下見並沒有人站出來持反對意見,這讓他很欣慰,繼續說:「我知道很多人對無人王恨之入骨,不喜歡他的人品,我跟你們一樣,但就目前的形勢來講,對我們來說,無人王的存在利大於弊,所以我還是想我們屠龍聯盟能幫助他們,不為無人王,而是為我們自己幫助他們。」

「死神,你這是很理智的看法,我認為這種做法很值得,我贊同幫助無人王,其實也是幫我們自己。」鴻鈞老祖站了出來看著秦朗,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顯然,他是站在秦朗這一方的人。

鴻鈞老祖站出來後來鳳天祖等人相繼也全都站出來了,讓人頗為欣慰的是,在這種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他們都能看清利弊。

「死神,既然決定幫助無人王,我想知道的是,我們要不要跟帝魔聯繫一下,畢竟帝魔是無我之境的修為,只有他才有能力跟龍家始祖龍聖戰鬥,其餘的人一旦跟他打的話唯有死路一條。」

「這是我們屠龍聯盟自己的行為,跟帝焚聖境無關,不用通知他們,免得他們也惹火上身。」

!! 天恆星,外宇宙空間為數不多的修鍊絕地,本來被幾個歸一之境的強者霸佔,然而無人王出來打聽到這麼一處絕地后,直接率領十五萬歸一之境強者欺壓過去,強行奪取了天恆星。

只要無人王看中的東西,他都蠻不講理的奪取,這跟他的性格有關,霸氣蠻橫,目空一切,所以他才會跟秦朗鬧翻,準確來說,縱然秦朗救了他一命他也壓根沒將秦朗放在眼裡,雖然此刻他不得不承認屠龍聯盟的實力遠強於他麾下那十五萬強者。

無人王在龍家安插有探子,跟秦朗一樣,他也第一時間得知龍家始祖龍聖打算對他下手的消息。

不同於秦朗等人,無人王在得知龍聖將率領龍家高手前來圍剿時他一副很淡定的樣子,微閉著雙眼,繼續修鍊,似乎對這些事情漠不關心,倒是無人王麾下那些核心高手,一個個全都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心急如焚,他們知道彼此間的實力差距,如果真打起來,他們絕對只有被碾壓的份。


「無人王,龍家馬上就要包圍過來了,據說這次龍聖秦朗率領龍家高手過來,一共是三十萬,全都是歸一之境的精英強將,除此之外,龍傲、龍天、龍葵以及龍破軍等人也會前來,他們手中的鴻蒙至寶萬生石、毀滅天羅刀對我們極具威脅。」忍無可忍,鎮邪祖師上前一步,不安的看著無人王,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擔憂,他希望無人王能正視這件事情,否則他們所有人都只有死路一條。

「是啊無人王,我們根本就沒有跟龍家抗衡的資本,他們的實力太強悍了,跟他們打,無異於雞蛋碰石頭,我看要不要找屠龍聯盟幫忙?依我看屠龍聯盟的盟主死神秦朗還算是個明辨是非的人,他應該懂得唇亡齒寒這個道理,只要我們開得了口,他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壯著膽子,鬼天子說出了這大逆不道的話,畢竟無人王對死神相當反抗,上次如果不是秦朗搗亂的話,他們就吞併了帝焚聖境。

然而事關存亡,鬼天子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捨命一搏,他希望無人王能理解自己。

不過讓鬼天子心底一寒的是,無人王怒視盯著他看著,那凌厲的眼神就好像是兩把鋒利的匕首,直接插入鬼天子的心臟當中,使得鬼天子忌憚的向後退了兩步,臉上流露出慘白的神色,一副身受重傷的樣子,極其狼狽。

「哼,上次就是死神破壞了我的好事,如果不是他阻擾,也許我們就吞併了帝焚聖境。他跟我勢不兩立,你竟然還有求他的想法,真不知道你這麼多年是怎麼活過來的,白痴!」冷哼一聲,無人王不屑的看了鬼天子一眼,一副不屑的樣子,有種像是跟煞筆對話的感覺,他很不理解鬼天子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臉色蒼白的鬼天子聽到無人王這麼說的時候憋著一口氣,震怒無比,他沒想到無人王竟然會這樣怒罵自己,從無人王的言語中,他沒有感受到任何尊重,這讓鬼天子遲疑,當初選擇跟無人王在一起到底是誰是錯,如果要是選擇跟死神在一起的話,他會不會尊重自己?

然而錯局已成,世上沒有後悔葯,鬼天子只能憤恨的退到一旁,不再言語。

本來還打算說些什麼的鎮邪祖師見無人王不分青紅皂白的竟然怒罵長老鬼天子的時候他也一臉的錯愕,很識趣,鎮邪祖師自動退避一旁,不在說話,他可不想找罵。

怒罵鬼天子一番后,無人王狂傲的站了起來,目空一切的看了下方眾人一眼道:「龍家有什麼好敬畏的?你們隨我一起征戰這麼多年,哪一個不是獨當一面的人?此番龍家不過刷林三十萬人過來罷了,我們還有十萬人可以戰鬥,以一對三,足以接擋下他們的攻擊。倘若我們要是連這點能力都沒有,還如何征戰天下?還如何統一外宇宙空間?傳我令,所有人都準備迎戰,我倒是想要看看,龍聖他能把握怎麼樣!!!」

無人王極其自負,雖然他自知不是龍家的對手,但仍是不想承認,對他而言,無論避而不戰亦或者求援屠龍聯盟都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他丟不起這個臉,故而只有迎戰一條路可以選擇。

無人王的命令宛若聖旨,沒有人敢拂逆,畢竟他對待鬼天子這種核心高手都如此,如果要是其他人還敢站出來公開對抗的話,恐怕只有一種後果,那就是死亡。

從無人王修鍊禁地出來后,鎮邪祖師和鬼天子兩人聚到一起,知道鬼天子受了委屈,鎮邪祖師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說:「不要想太多,我們都理解你。」

「鎮邪,你後悔了嗎?」臉色動容的盯著鎮邪祖師看著,鬼天子直言問道。

「後悔?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沒有解釋,鬼天子目不轉睛的問道。

遲疑一番,鎮邪祖師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道:「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你還提這些幹嘛?畢竟這就是我們的選擇。」

「你說的對,這是我們自己的選擇,不怪任何人,但我們修鍊了無數億年,如果就這樣白白死去,你真的甘心嗎?反正我不甘心,我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他人之手,對我而言,這種犧牲沒有任何意義。不是我鬼天子怕死,而是我不想窩囊的死去。鎮邪,我問你,如果有合適的機會可以離開的話,你願意跟我一起去屠龍聯盟投靠死神嗎?死神你見過,雖然年紀輕輕卻深明大義,人品可靠,更重要的是他是我們的救命恩人,而且在他的帶領下,屠龍聯盟發展的勢頭很好,如果可以的話,我想離開這裡,前往帝皇星。」看了一眼四周,見沒有人在這裡,鬼天子設下一個防禦罩,認真地看著鎮邪祖師,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鎮邪祖師臉上的神色很凝重,他沒想到鬼天子竟然有這種想法,要知道,一旦被無人王知道的話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饒是如此,一番遲疑后鎮邪祖師仍是認真地問道:「鬼天子,難道你不怕無人王殺了你嗎?」

「誰都怕死,但我不想窩囊的死。」擲地有聲,鬼天子直言道,十分堅決,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好,我答應你,如果有合適機會的話,我一定會跟你一起離開,不過我不願意做逃兵,在跟龍家正面交鋒之前,我沒有辦法離開這裡。」很快,鎮邪祖師也做下決定,他也願意離開,但是在跟龍家戰鬥之後,他不想被人詬病是逃兵。

「我也是這個意思,如此,你暗地裡聯繫下跟你要好的幾個兄弟,看看他們是什麼想法,記住了鎮邪,千萬不要把這事暴|露出去,否則你我兩人小命難保,無人王一旦知道的話,絕對不會輕饒我們的。」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

……

龍家來襲的速度遠超想象,還沒等天恆星上的眾高手準備好他們已經將整顆星球死死包圍住了,對於無人王沒有離開,龍傲、龍天、龍葵、龍破軍等人很詫異,似乎想不通無人王在明明知道消息的情況下為何絲毫準備都沒有,太不同尋常了。

「始祖,天恆星太過平靜了,無人王是不是有計謀,否則為什麼一點動靜都沒有?」警覺的問了起來,龍傲說出了心中的好奇,臉色緊繃道。

「哈哈,你們是不是很好奇?其實我想告訴你們的是,這裡並沒有什麼威脅,無人王的行事風格就是如此,只是我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還是這樣孤傲、目空一切,當年沒有殺死他,今天我可不會客氣了!」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龍聖怡然自得道,對他而言,無人王的剛愎自用是很愚蠢的做法,這將直接導致所有人會屠殺。

「始祖,你的意思是……無人王根本就沒有布設防禦?他是故意任由我們進來的?」難以置信,龍破軍驚訝道。

「這就是無人王的行事作風。好了,我們直接過去吧,今天我要親手殺了無人王!」狂傲的看著天恆星,龍聖興緻勃勃道,對於斬殺無人王,他有絕對的信心。

接下來,在龍聖的帶領下,三十萬龍家高手長驅直入,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阻攔就進入天恆星腹地,對無人王麾下十萬高手形成封鎖,使得他們無力突圍。

「龍聖,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來到我天恆星撒野,我看你是找死!」面對龍家的強勢包圍,無人王這才現身,來到跟無人王齊平的位置冷冷地盯著他看著,負手而立,雙眼中流露出不屑的神色,一副根本就沒將他放在眼裡的樣子。

「無人王,你太讓我激動了,這麼多年過去,你還是跟當年一年沒變,今天我要知道你的自負是多麼愚蠢,因為你的原因,你身後那十萬強者都會死去。」譏諷的看著無人王,龍聖戲謔道,言語間充滿了諷刺,壓根就沒將無人王放在眼中。

「哼,龍聖,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大話,他們的實力沒有人比我更清楚,每個人都至少有以一擋三的修為,不過你怕是看不到了,因為我會在這之前殺了你!」震怒的看著龍聖,無人王不以為然道,在他看來,自己這一方沒有落入下風,至少還有一戰的實力。

不僅如此,接下來跟龍聖打他也有十足的把握,無人王堅信,龍聖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和實力殺死他。

「哈哈,見過狂妄的,卻沒見過你這麼狂妄的。跟當年比起來,你給我的感覺不是實力進步有多大,而是變得更加狂妄自大了,既然你一心認為有能力跟我們龍家分庭抗禮,那麼接下來我就讓你看看事實。所有龍家高手聽令,給我殺,一個不留!」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龍聖直接下了殺戮的命令,運籌帷幄。

!! 龍家被帶過來的全都是修為高深的強者,加之在人數上佔優勢,而且還有龍家始祖龍聖坐鎮指揮,所以他們對這場戰鬥充滿了絕對的信心,當下一個個如狼似虎,全都瘋狂地朝無人王麾下的高手碾壓過去,至少從氣勢上來講,兩股勢力有雲泥之別,無人王麾下的高手根本與之相提並論。

這一戰,龍傲、龍天、龍葵以及龍破軍也加入戰鬥中,只見龍傲手中的萬生石大展神威,如入無人之境,根本就沒有人能對他們形成阻攔,不過龍天並沒有拿出鴻蒙至寶毀滅天羅刀,這讓人很好奇,他為什麼不祭出毀滅天羅刀來殺戮。

鎮邪祖師和鬼天子竭力抗戰,平明殺敵,然而資質實力不濟的他們兩人下意識的朝邊緣躲讓,一旦不測的話能及時離開這裡,他們不想做無謂的犧牲。

戰鬥剛一開始就呈現出一面倒的局勢,無人王這一方根本就不是對手,一直都被龍家高手壓著打,不斷有高手隕落,如果照這種態勢繼續下去的話,他們絕對難堅持超過三炷香的時間。

對此,無人王熟視無睹,一副像是沒看到的樣子一般,臉色漠然,十分冷靜。

「無人王,現在你應該看到差距了吧?枉你還這麼自信,你將為你的愚蠢付出血的代價。」臉色張狂的看著無人王,龍聖故意藉此機會打壓他,他很享受現在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十分舒爽。


「龍聖,你說倘若我要是殺死你的話,你們龍家群龍無首,結果會不會改變?」冷冷地看著龍聖,無人王猙獰的笑了起來,給人的感覺,他對斬殺龍聖有十足的把握。

「你說什麼?我沒聽錯吧?就憑你也想殺我?無人王,我沒聽錯吧?看來你真的是病的不輕,不過我真的好想知道你有什麼底氣殺我!」雲淡風輕的看著無人王,龍聖擺開架勢,對於即將到來的惡戰,他很期待,無所畏懼。

沒有意外發生,無我之境的兩大超級強者展開了激烈的戰鬥,當他們動手的那一刻,整個天恆星直接被引爆了,狂暴的毀滅氣息席捲天下,以至於靠得比較近的強者直接被掀飛了,形神俱滅。

龍聖和無人王這一戰至關重要,因為他們兩人都是無我之境的強者,可以對歸一之境形成碾殺,所以誰要是能取得勝利的話,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就有很大的把握取得最終的勝利,故而他們兩人使出渾身解數,竭盡所能的威脅對方,企圖將對方殺死。

無人王之所以狂傲,那是建立在絕對的實力至上,實際上他也有驕傲的資本,至少此刻跟龍聖的打鬥中,他一直牢牢掌握主動,反倒是龍聖有些實力不濟,竟然被無人王壓著打,十分壓抑。

原本以為在實力上不弱於無人王的龍聖此刻臉色緊繃起來,一副不安的樣子,眉頭緊皺,他沒想到無人王的實力如此強悍,超乎想象,甚至有些匪夷所思。

從目前的態勢來看,龍聖幾乎拼盡全力還威脅不到無人王,而無人王一直都閑庭信步,看似輕描淡寫的攻擊往往能給龍聖以致命的威脅,令人防不勝防,這讓龍聖有些駭然,竭力的避讓著。

同是無我之境,他們在實力上竟然有巨大的差距,讓人遐想。難得遇到同等級的高手,無人顯得無比興奮,然而麾下高手的不斷慘死讓他心急如焚,所以此刻跟龍聖打鬥的時候無人王異常瘋狂,甚至可以用喪心病狂來形容,竭盡所能的想要將他殺死。

很快,龍聖在無人王殘暴的攻擊下被打得口吐精血,左手臂當場被扯斷,鮮血淋漓,幾乎沒有招架的餘地。

「龍聖,你太弱了,就憑你也敢挑釁我,根本就是找死,我奉勸你最好還是離開這裡,否則今天我必殺你!」血色的雙眼中閃爍著兇殘的光芒,無人王厲聲威脅到,邪氣凜然。

對於殺死龍聖,無人王有十足的把握,尤其是此刻將他重創后,無人王更是自信心爆棚,信心大漲。

「是嗎?」掙扎著站立起來,臉色蒼白的龍聖伸手擦拭了下嘴角的淤血,原本被扯斷的手臂在他的全力治療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了出來。

沒有恐懼,讓人意外的是龍聖反倒笑了起來,似乎對強勢的無人王顯得有些不屑,十分鎮定,並且還主動迎了上來。

「找死!」

縱身一躍,無人王沖了上去,他的殺心很強烈,想要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勢儘快將其斬殺,只有殺死龍家始祖龍聖,龍家才會方寸大亂,到時自己才能掌握機會,反敗為勝。

氣勢如虹,無人王的攻擊相當凌厲,殺氣吞天,然而真正來到龍聖身邊即將展開殺戮的時候無人王突然皺著眉頭,一股濃烈的殺氣讓他感到心悸,情不自禁的向後退,雙眼中流露出恐懼的神色,本能的感覺告訴他,龍聖隱藏有殺招,能威脅到自己的性命。

果不其然,一道凌厲的刀氣衝天而起,攜帶著斬滅寰宇的濃烈殺氣,氣貫霄漢,在鎖定無人王的氣息后突破時空禁錮瘋狂朝他斬殺過去,不可阻擋。

是鴻蒙至寶!這是無人王感受到這股刀氣時心中第一想法,雙眼中流露出忌憚的神色,他沒想到,龍聖手中竟然也有一柄鴻蒙至寶。

得知不饒人,憑藉鴻蒙至寶的凌厲龍聖肆無忌憚的朝無人王威逼過去,想要趁機給他帶來威脅,雖然兩人在實力上有一定的差距,但因為鴻蒙至寶的存在使得這種差距微不可計,不僅如此,龍聖還佔據了絕對的優勢,這種優勢在無人王的瘋狂避讓下這才慢慢的消失。

滿頭大汗,無人王忌憚的看著龍聖,一副震撼的樣子質問道:「這是毀滅天羅刀,龍聖,看來你真的是用心良苦啊,為了殺我,竟然從龍家弟子手中把毀滅天羅刀搶奪過來,這事也只有你才做得出來!」

「你這是羨慕呢還是嫉妒呢?無人王,不得不承認你的實力遠強於我,但我有鴻蒙至寶毀滅天羅刀在手,任你如何強悍都威脅不到我,只要我能堅持下去,你就只有死路一條。」意有所指,龍聖睥睨道。

他的算計很精明,龍家本來就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只要自己能穩住無人王,儘可能的拖下去,無人王麾下那些高手便只有死路一條,一旦那些爪牙都死了,孤身寡人的無人王也就不足為懼了。

沒有回話,無人王千算萬算也沒料到龍聖竟然將龍天的毀滅天羅刀要了過來,如此一來,僅有的優勢蕩然無存,等待他們的恐怕只有覆滅。

然而這是無人王自己選擇的路,縱然明知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他也沒有下令撤退,這就是他的性格,剛愎自用,目空一切,縱然明知不可違也必須硬著腦袋走下去。

龍家眾高手氣勢如虹,尤其是看到龍聖牢牢地掌控主動,把無人王打得毫無招架之力的時候,他們更是興奮無比,在他們肆無忌憚的碾壓下,無人王麾下原本十萬強者,至今只剩下五萬左右,照這種覆滅的速度繼續下去,他們最多只能堅持一炷香的時間,一炷香過後,連同無人王在內的所有人恐怕都唯有死路一條。

「嘭嘭……」

「噗噗……」

無人王也好不到哪裡去,本來跟龍聖的戰鬥他十分從容,可自從龍聖祭出鴻蒙至寶毀滅天羅刀后,形勢急轉直下,在毀滅天羅刀那恐怖的刀芒下,無人王的實力受到絕對壓制,舉步維艱,別說再去威脅龍聖,他想要自己保命都有些難度,十分頹敗。

鬼天子和鎮邪祖師兩人一直都在一起,他們幾人下意識的邊緣化,雖然也受到圍攻,但相對而言傷勢不重,此刻他們的處境讓鬼天子不得不為接下來的路著想,所以他跟鎮邪祖師溝通說:「鎮邪,接下來該怎麼辦?我們已經撐不下去了!」

「還是等等再看吧,我知道我們堅持不下去,但沒想到龍家如此強勢,簡直就是對我們形成碾壓之態,太不可怕了!」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鎮邪祖師驚嘆道,惶恐不安。

「哎,沒想到龍聖竟然弄了一把鴻蒙至寶,否則在實力上他是威脅不到無人王的,不過也許這就是命中注定!」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鬼天子有些不忿,卻又無可奈何,必須接受事實。

「哈哈,無人王,眼睜睜看著這些人死去你是什麼感覺,我說過,你最大的弱點就是剛愎自用,自以為是,是你的狂妄、目空一切葬送這些無辜的生命,他們一個個可都修鍊了無數年,卻因為你的錯誤抉擇而死去。」眼神冰冷的盯著無人王看著,戰鬥的間隙,龍聖睥睨道,怡然自得。

現在龍家已經掌握了主動,可以說鎖定了勝局,不管無人王實力有多麼強大,他都不可能力挽狂瀾,改變已有的頹勢。

「他們都是英雄,為信念而戰,也為信念而死,我想,他們都不會後悔。」擲地有聲,縱然到了這個時候無人王還固執己見,死不認輸。

「不後悔?你有什麼資格決定他人的命運?當年就是因為你的固執己見無數人死了,如今又是因為你的固執己見無數人死了,無人王,今天你也該死了!」聲色俱厲,龍聖一副像是站在正義一方的樣子怒視盯著無人王看著,隨即掄起毀滅天羅刀,凶神惡煞的朝無人王劈砍過去。

正當眾人以為無人王以及他麾下的所有人必死無疑時,突然間,戰鬥中的龍聖和無人王突然緊張起來,龍聖更是停止戰鬥,眉頭緊皺起來,一副想不通的樣子,他似乎很不理解為什麼死神還過來幫助無人王,要知道,他們在這之前已經有過生死拚鬥。


「真沒想到,死神竟然來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龍聖感慨道。

「看來今天你想要滅了我有些難度。」戲謔的笑了起來,無人王狂傲道。

「哼,你還真不要臉,別忘了,之前你可是跟死神針鋒相對過,你就確定他是來救你的?」諷刺的看著無人王,龍聖不屑道,眉宇間完全看不起他。

!! 「他即使不是來救我的也絕對不是來幫你的,我和他之間可沒有什麼恩怨,倒是你們龍家,似乎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吧?」玩味的看著龍聖,無人王一副小人得志的心態,不管怎麼樣,死神的到來對他而言有益無害,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他們可以威脅狂妄不可一世的龍家。

死神率領一眾超級強者來后並沒有立刻展開戰鬥,而是將所有龍家和無人王麾下的高手全都包圍起來,蓄勢待發,似乎只要秦朗一聲令下,他們立刻會瘋狂地殺戮。

「龍聖,我看這一戰適可而止,沒有必要再繼續打下去了吧?」持劍而立,秦朗來到龍聖和無人王兩人跟前,雲淡風輕的看著他們兩人,神采飛揚。雖然修為還沒達到無我之境,但秦朗仍是有足夠的底氣跟他們說話,至少不會畏懼他們兩人。

「怎麼?你們屠龍聯盟怎麼也來湊熱鬧?」玩味的看著死神秦朗,龍聖從容道,泰然自若。

「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個道理你應該懂吧?我和無人王雖然算不上敵人,但絕對不是什麼仇人,跟你們龍家就不一樣了,你們龍家跟我有血海深仇,所以從這個層面上來講,我是不會眼睜睜看著你滅掉他的。龍聖,我知道你們龍家勢大,不過今天我率領了三十萬人過來,你要是不服氣的話我們可以比劃一下,反正萬天屠滅陣我已經讓混沌太極龍、至尊鴻蒙鳳、無量不滅虎以及太始無敵龜準備好了,我倒是想要看看,在萬天屠滅陣之下,你們龍家的三十萬人能支撐多久。」譏諷的看著龍聖,秦朗針鋒相對道,哪怕在境界上跟他還有一定的差距,但秦朗熟視無睹,他有足夠的底氣跟龍聖叫板。

「你在威脅我?」秦朗的話讓龍聖感到不忿,厲聲質問起來。

「你沒聽錯,老子就在威脅你,如果你們還不罷戰離開的話,那可就別怪我辣手無情了。」面對強勢的龍聖,秦朗十分霸氣,眼神睥睨,桀驁不馴,無所畏懼。

一旁,鬼天子、鎮邪祖師等人聽到秦朗和龍聖之間的談話時對死神秦朗佩服得五體投地,敢以這種口吻跟龍家始祖龍聖說話,恐怕在外宇宙空間找不到第二個人。

「鎮邪,看到沒有,死神多麼霸氣,雖然他的境界跟龍聖還有一定的差距,但從氣勢上來講,他完全不怵龍聖,依我看,只有跟著這樣的人我們才有出頭之日!」仰慕的看著不遠處揮斥方遒指點江山的死神秦朗,鬼天子艷羨道,他從內心深處敬佩秦朗。

「你說的對,死神就是死神,氣魄驚人,難道會有眾人的高手依附於他。」贊同的點了點頭,鎮邪祖師也是被秦朗的豪氣給震驚到了,那在看向他的雙眼精光四射,興奮無比。

當著幾十萬頂級強者被死神給威脅了,龍聖騎虎難下,站也不是走也不是,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雖然從內心深處看不起秦朗的修為,但龍聖知道,他既然敢來這裡,一定有萬全之策,三十萬歸一之境的強者對龍家而言並不是全部實力,但也佔據了很大的比例,不能讓他們白白死去。


所以遲疑一番后,龍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眼神凌厲的怒視看著秦朗說:「死神,今天我就賣給你一個面子饒了無人王一命,不過你也別得意,很快,我就會讓你們屠龍聯盟分崩離析、灰灰湮滅,我們走,哈哈……」

雖是離開,但龍聖還是甩下了狠話,當即帶領龍家的眾高手離開,很快,三十萬大軍消失在星空中,無影無蹤。

龍傲、龍天、龍葵、龍破軍等人雖然不明白龍聖為什麼要下令離開,畢竟他們不落下風,哪怕屠龍聯盟那些人加入其中也改變不了什麼,但龍聖的命令無人敢拂逆,只能帶著不甘的心離開這裡,另作打算。

龍家人離開后,無人王麾下原本十萬人至此只剩下五萬人不到,其中還有很多人身受重傷,如果不是秦朗來得及時的話,恐怕這些人也會死在秦朗手中,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秦朗算得上是他們救命恩人,而且還是第二次救了他們。

沒有感謝,對於死神救了自己,無人王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甚至都不朝秦朗所在的方向看,這惹惱了滅寰帝獸,當即只見滅寰帝獸來到無人王跟前,聲色俱厲的質問起來說:「無人王,今天如果不是我主人來得及時,恐怕你的小命都難保,你不感謝也就罷了,竟然連正面看他的勇氣都沒有嗎?」

「我又沒有讓你們過來,是你們自己過來的。」不以為然,無人王負手而立,臉色漠然道。

「靠,沒見過你這樣不要臉的人,主人,我就說了,這樣的負心漢我們根本就不該來救他。馬戈壁的,氣死老子了!」怒不可遏,無人王的話深深地刺激到了滅寰帝獸,如果可以無所顧忌的話,他真想大殺一通。

「他說的對,是我們自願來救的,他沒有理由感謝我們。龍家的人已經走了,我們也走吧。」古井無波,秦朗倒是很淡然,似乎並沒有將這一切放在心上,示意滅寰帝獸離開這裡。

「等等。」

就在秦朗等一眾人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間,鬼天子和鎮邪祖師等一眾近百人站了出來,在鬼天子和鎮邪祖師兩人的帶領下,徑直走向死神。

鬼天子和鎮邪祖師這兩人秦朗認識,知道他們在無人王那裡有很大的影響力,而且實力強悍,屬於歸一之境後期的頂級高手,不過對於他們一眾人叫住自己秦朗顯得很疑惑,並不知道他們想要幹什麼。

即使這樣,秦朗認識停留在原地等待他們到來,想知道他們究竟想幹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