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71 Views

在老者的執掌世界之中,冥皇硬生生的依靠源惡的力量,掌控了半個世界。

Written by
banner

老者臉色大變,神識之力浩浩蕩蕩的揮霍而出,卻是只能在中間的邊界掙扎,無法掌控這個世界。

冥皇的身形漂浮在黑暗的那半邊世界之中,臉色異常的冰冷,直直的看向老者,手中黑色大刀輕揮,無數半月刀氣凌空飛來。

老者冷哼一聲,火焰舞動,手中忽然出現赤炎流火,一揮之間,漫天火焰,將那黑色刀氣燃燒殆盡。

冥皇神情不變,眼中紅光隱隱閃動,握著黑色大刀的右手也在顫抖,身形猛地衝出,攜帶著滾滾的黑氣,彷彿是長河一樣,凌空而來,直接突入那火焰的世界之中,卻是勢如破竹一樣,黑色大刀開路,直接將那火焰的世界,一斬兩半。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看著那勢如破竹的黑暗,老者臉色大變,手中赤炎流火揮舞不斷,一道道絢爛的火焰飛舞出現,化作長龍,呼嘯漫天而起。

冥皇手中黑色大刀帶著漆黑的色彩,一刀斬出,空間中忽然出現一道巨大的刀影。那刀影巨大無比,彷彿是能夠斬開這蒼天,那黑刀上刻印著的魔獸彷彿在此刻活了過來,咆哮連連,空氣中都瀰漫著恐懼的黑暗。

一刀出,斬天裂地!

火紅的世界一斬兩半,無聲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彷彿是靜止了,只有那緩緩錯開的空間,漸漸的在裂開。

老者臉上的驚恐已經凝固,在他的眼中,那巨大的黑刀彷彿是這個世間最為邪惡的東西,將這無限的火焰,都斬開。

轟隆!

空間碎裂,世界破碎,所有的一切都化作虛無,化作點點星芒消散。所有的一切重新回歸到原本的世界之中,只是那飄蕩的邪惡之氣依舊在空氣中瀰漫。老者臉色蒼白無比,那是他的執掌世界,破碎了,自然對其有巨大的衝擊。而另一邊,冥皇卻是臉色平靜,平靜的可怕,在那平靜之下,彷彿有無限的憤怒在燃燒著,在瘋狂的蔓延著,只是仍舊被壓制著,那暴怒的原罪,依舊在衝擊著冥皇的靈魂。

踏!踏!踏!

冥皇手中黑色大刀托在地上,一步步走向老者,老者平復下胸口的激蕩,手中赤炎流火舉起,一股股浩蕩的元氣注入其中。

伴隨著元氣的注入,那赤炎流火彷彿是活了過來,刻印在上面的魔獸,也在揮舞著鋒利的利爪。有火焰流動,有火光閃爍,赤炎流火上漸漸浮現出一隻只魔獸虛影,火焰滾動之間,附著在這些魔獸虛影身上,化作真實,化作存在,轉而便是五隻三丈多高的奇異魔獸,出現在老者的面前。

魔獸嘶吼,喉嚨滾動之間發出一聲聲沉悶的吼聲,呼吸之間,鼻息都化作火焰,散發著熾熱的氣息。

冥皇止住腳步,看向出現在面前的巨大魔獸,面無表情。

五隻魔獸,碩大無比,肌肉虯結,更是冥皇從來都沒有見過的種類。


說它們是魔獸,倒是更像神魔一樣的存在,只是渾身燃燒著火焰,看起來根本就不似生靈。

黑色大刀橫在面前,冥皇腳步重新抬起,速度越來越快。伴隨著冥皇的腳步,一股邪惡的氣勢漸漸的釋放出來,壓制在體內的暴怒,正在緩緩的蘇醒。

曾經的一幕幕出現在眼前,火龍王的身影似乎是在面前飛舞,曾經一起戰鬥,曾經一起度過無數的年月,曾經的曾經,卻都已經回不去了。是自己太弱,在朱雀的面前倒下了,這才讓火龍王消逝,赤陽焚天槍縱橫一世,卻在自己的手中,終結了這一生的輝煌。

是自己太弱,太弱,實在是太弱……

力量,需要力量,強大無比的力量,能夠漠視天下的力量!

暴怒,終於是在此刻爆發出來,那忽然燃燒起來的黑色火焰,滾滾的血色在長空中出現,將這天空都染成血紅。然而,那血紅之中,卻是冥皇一身的黑色火焰,彷彿是深淵一樣沒有任何的色彩與光明,只有黑暗,無盡的黑暗,能夠吞噬一切,燃燒一切,讓所有的一切都化作虛無的火焰。這是暴怒的火焰,這是邪惡的火焰,這是死亡的火焰,這是所有一切罪惡之源的火焰。在冥皇的臉上,猙獰緩緩浮現,那黑色的火焰,緩緩化作血紅之色。

這是暴怒之火,七宗罪之暴怒,暴怒的火焰!

「殺!」

一聲長嘯從冥皇的喉嚨間滾出,黑色大刀舉起,在斬下去的一瞬間,暴怒之火翻滾而上,將黑色的大刀染成血色,漫天的血海之中,那血色的長刀卻是突破天際,散發著暴怒,散發著血腥,散發著一切罪惡的氣息。

斬!一刀斬下去,面前的五隻魔獸卻是沒有絲毫反抗的力量,直接被一刀斬成兩段。

火焰翻滾之中,冥皇的身影迅速的逼近著,身後帶起滾滾血海翻騰,暴怒的血色火焰在熊熊燃燒。

老者駭然後退,手中赤炎流火之中卻是忽然出現一隻精靈模樣的小人。

小人渾身火紅,頭髮更像是燃燒的火焰。只見那小人雙手揮舞,結出一個個手印,伴隨著小人結印,赤炎流火從老者的手中飛出,火焰噴涌之中,竟是化作一隻巨大無比的魔獸。

魔獸高達十丈,臂寬也有一丈,上身粗,下身短,渾身肌肉虯結,燃燒著火焰。在其身上,毛髮都是通紅的火焰,一道道彷彿是傷疤一樣的紋路在其身上顯得十分的猙獰,紋路之中,卻彷彿有火焰流動,那如同手掌一樣的爪子一揮,便是通天的火焰撲面而來。

大刀斬下,將火焰劈開,勢如破竹一般,冥皇直接來到了那巨大魔獸的面前。

銅鈴一樣的眼睛,巨大的鼻孔呼吸之中也是火焰噴出,滿臉皺紋卻是猙獰無比,看起來蒼老卻又不失威嚴。

怒吼一聲,魔獸口中獠牙閃爍著寒光,一口火焰噴出。

灼熱的氣息將空氣都焚燒的逸散開來,冥皇一刀斬出,卻是被那噴出的火焰逼退,儘管將火焰斬開,但是那強大的力量卻是讓冥皇無法靠近一步。

魔獸嘶吼,巨大的手臂揮舞而來,速度奇快,冥皇在火焰之中無法移動,直接被那巨大的手掌拍中,身形如炮彈一樣飛出去。

落在地上,帶起一道深邃的溝壑,劃出至少**丈,這才緩緩停下。

煙塵之中,冥皇站起身來,卻是臉色平靜,雖然身上的衣物已經破破爛爛,但是氣勢卻是絲毫未損。

受了那巨大魔獸一掌卻彷彿是沒事人一樣,這樣強大的**,讓老者臉色大變,連那赤炎流火的器靈,也是臉色凝重無比。< 第909章斬獸

冥皇的肉體,在突破到天尊者境界之後,就已經完全超出了人類的想象,甚至是已經超出了生靈所能夠擁有的極限。那強大的肉體,不僅僅是速度和力量的方面,在抗打的能力上,冥皇也是不讓他人,就算是受了這魔獸強力的一擊,依舊是毫髮無損,只是模樣有些狼狽罷了。

就算是秘寶,恐怕也無法再傷害到冥皇的身體。

「這……這怎麼可能!」

老者不敢置信的看著重新站起來的冥皇,臉上的表情已經徹底的凝固。

那精靈模樣的器靈也是目瞪口呆,在成熟了赤炎流火的攻擊之後還能夠毫無損傷的,它也是第一次見到。

「力量不錯,但是,還是差了一些。」

冥皇面無表情的將已經撕破的上衣脫掉,扔在一旁。

裸、露的上身展現在老者的面前,在遠處觀戰的眾人面前。這一看,卻是驚呆了所有人。

那肌肉虯結的上身,潔白如玉的皮膚上,卻是傷痕纍纍,每一道傷痕,都像是蜈蚣一樣貼在冥皇的身上。肌肉的線條很完美,並不顯得突出,本來應該很有美感的身體,卻是顯得那麼的恐怖。滿是傷痕,其中還有不少的致命傷,都在冥皇的心口處,甚至可以說這個上身沒有絲毫完整的地方。那糾纏在一起的傷痕之中,甚至還有一些沒有癒合的,傷疤猙獰可怖,只是看一眼,就感覺到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血色的大刀握在手中,冥皇腳下輕輕一動,身形卻是直接沖了出來,在其身後,煙塵漫天。

無盡的血色滾滾而動,沖向那巨大的魔獸。魔獸嘶吼一聲,巨大的手掌拍下,將空氣都撕裂。

鐺!

美麗與虛幻的日本 。魔獸的肉體,也是無比的堅韌,無法摧毀一樣,和血色大刀碰撞之中,卻是沒有絲毫的損傷。

兩者就這麼僵持在半空中,肉眼可見的,冥皇的身上肌肉隆起,力量不斷的爆發出來,但是那魔獸也是絲毫不弱,火焰噴薄之中,毫不退讓。

空氣在兩者之間盤旋而起,化作颶風呼嘯開來,將周圍的塵土吹起。漫天之間,冥皇卻是在緩緩的前進著,那巨獸在血色大刀之下,雖然不弱,但是腳下卻在緩緩的後退著,力量已經漸漸的不敵冥皇。

「斬!」

冥皇口中怒嘯一聲,血色大刀忽然收回再斬下,血色的大刀化作一道巨大的刀影,直接斬下。

巨獸大驚,雙臂擋在面前,那血色大刀虛影直接斬在巨獸的雙臂上。那巨大的刀影斬下,落在雙臂上,發出巨大的轟鳴之聲,恐怖的力量瞬間爆發出來,暗勁重重疊發,隨即大刀收回,斬下,連續七重力量,轟隆隆的欲要斬開這蒼穹一樣,威勢恐怖無比。

巨獸嘶吼一聲,身形直接飛出去,待得落定之後,卻見到那巨獸的雙臂上火焰流淌,傷口之中隱隱可見能量化作的骨頭。

冥皇站在原地,卻是沒有繼續追上,只是那氣勢,卻在不斷的攀升。

八門遁甲,再一次見到八門遁甲,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中,冥皇的身上,緩緩的溢出一絲絲血色的蒸汽。

一如當初開啟八門遁甲死門的時候一樣,那恐怖的氣勢,彷彿是破開天地的束縛,無法無天,無欲無道,站在這天地之間,那麼的渺小,卻是顯得那麼的巨大,頂天立地一樣,無比的強大。

老者臉色陰沉,身旁的器靈雙手揮舞,那巨獸手臂上的傷口竟是迅速的癒合著,火焰凝聚之間,巨獸重新站了起來,發出一聲怒吼。

冥皇的臉色漸漸的變了,變得殘忍,變得殘暴,變得猙獰。

身形如電一般射出,手中血色大刀瘋狂的斬下。

巨獸怒吼不絕,卻是根本追不到冥皇的身影,大手揮舞之中,冥皇的身形卻是忽然突破那重重的阻隔,直接來到巨獸的胸口前。

血色大刀斬下,不斷的斬下,化作一道道虛影,不斷的斬在巨獸胸口的同一個地方。

第一刀下去,巨獸胸口的皮膚直接撕裂,迸發出火焰,如同鮮血一樣在流淌的火焰。再一刀,直接將巨獸的胸口撕裂,露出下方火焰凝聚而成的肌肉。刀刀不斷,刀刀斬下,無比的精確,無比的迅速,隨著一刀刀落下,冥皇的氣勢卻是衝天而起,那血色的海洋呼嘯起來,漫天滔天海嘯,洶湧而來,撲鼻的血腥味讓人聞之欲吐,直接將那巨獸拍下,淹沒在血海之中。一陣陣次拉茲拉的聲音發出,卻是那巨獸在血海之中不斷的掙扎,被腐蝕著。

老者臉色蒼白,在其身旁的器靈更是臉色難看無比。

巨獸受到沉重的傷害,這兩者也是受到了反噬。

轟隆!


最後一刀斬下,卻彷彿是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一起。空氣之中,血色的海洋呼嘯起來,化作漩渦凝聚在血色大刀上。

一刀斬下,撕天裂地!

寂靜,彷彿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一樣,唯有那燃燒著火焰的巨獸,在那一刀之中,緩緩的粉碎,緩緩的消散,化作點點的火星,飄散隨風。

冥皇站在半空中,俯視著老者。

那精靈模樣的器靈,臉色蒼白,直接噴出一口鮮血,氣息萎靡。

巨獸消散之後,一抹火光閃爍著淡淡的光芒,從半空中落下,卻是直接被冥皇抓在手中。

已經滿布裂痕的赤炎流火還在散發著火焰的氣息,那精靈卻是承受不住本體的破碎,身形一閃,迫不得已回到了赤炎流火之中,落在冥皇的手裡。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第910章大挪移符

看了一眼手中的赤炎流火,冥皇的臉色異常的冰冷。

那已經遍布傷痕的赤炎流火,與當初的火龍王多麼的相像。 火得太快怎么辦 ,同樣的悲慘,同樣的無奈,在朱雀那滾滾的火焰之中,漸漸化作虛無,最終化作消散雲煙,什麼也沒有留下。只有一些回憶,曾經的回憶,深深的刻印在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冥皇漸漸失神,曾經的回憶彷彿幻燈片一樣在腦海中放映著。

老者臉色蒼白無比,嘴唇都在哆嗦,毫無血色。

那可是南宮家族代代相傳的秘寶啊,傳承了無數年,今天拿來用在消滅北冥焱的身上,卻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老者本來是抱著百分之百能夠戰勝北冥焱的把握來的,畢竟有赤炎流火在手,再加上自身強大的修為,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會失敗。但是眼前的事實卻已經讓老者絕望,赤炎流火在北冥焱,或者說是冥皇的手中裂開無數的痕迹,雖然說在決定拿赤炎流火來對付冥皇的那一刻,就已經決定了也許會失去赤炎流火,但是卻沒有人想過竟然會這樣失去。無法接受,老者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也無法想象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冥皇的實力,太強,太可怕了!

忽然之間,黑色的火焰騰起,在冥皇的手中,將赤炎流火包裹在其中。

黑火之中,赤炎流火在掙扎,在不斷的想要掙脫冥皇的手掌。但是,那一隻肉掌卻彷彿是鋼鉗一樣,將赤炎流火死死地握在手中,不給它絲毫的機會,甚至動都不動一下。

熾烈,邪惡的氣息不斷的侵蝕著赤炎流火,甚至已經能夠聽到赤炎流火之中傳來一聲聲尖銳的慘叫聲。

那是那隻精靈模樣的器靈發出的,痛苦,讓它無法承受。

老者見到這一幕,更是心碎,想要出手將赤炎流火救回,但是又懼怕冥皇的實力。若是自己這一去,用這樣已經接近極限的身體,是不是能夠抗住冥皇的一擊?是在他的手中支離破碎,還是死亡?顯然,結果已經非常的明確,只要一個不小心,那就是有去無回。

死亡的陰影籠罩著老者,這一刻,他懼怕了,他後悔了,他恐懼了。

在家族的時候那種意氣風發早就已經不見了,現在他的心中唯一想要的,就是趕緊離開這裡,離開眼前這個男人的旁邊。

太強了,太恐怖了,簡直無法想象。

赤炎流火還在掙扎,但是掙扎的力量卻是明顯的已經開始下降了。那飄火的紅綾漸漸的化作黑色,化作飛灰,漸漸的消散。緊接著,環狀的秘寶本身也開始融化,化作一點點的能量光芒,在黑色的火焰之中被吞沒,彷彿是無盡的深淵一樣,連一絲的氣息都無法釋放出來,完完全全的將其吞沒。直到赤炎流火完全被融化,那精靈模樣的器靈還在掙扎,就算是沒有了本體,它也在掙扎,祈求著能夠有一絲生的機會。

但是,冥皇卻是神色絲毫不動,手中火焰更甚。

那精靈模樣的器靈臉上露出一絲絕望,在那黑色的火焰之中,終於是化作點點的光芒消散,卻被黑色火焰吞沒。

赤炎流火,從此除名,就如赤陽焚天槍一樣,從此之後,不再存在。

閉上眼睛,冥皇的臉上露出一絲痛苦,彷彿是想起了什麼一樣,陷入回憶之中。

下方的老者見狀眼睛一亮,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忽然掏出一枚葉子一樣的東西,元氣注入其中,隨即在一股奇異的能量包裹中,瞬間消失在原地,甚至是連一絲的氣息都沒有留下,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大挪移符?」

冥皇感受到那奇異的能量波動,睜開眼睛的時候,老者卻已經消失了。

冷哼一聲,冥皇也並沒有嘗試去追蹤。畢竟大挪移符這種東西在黑書空間之中也有一片,移動之後,根本無法追蹤,方圓萬里之內,完全隨即決定落在那裡,就算是使用者本人,都不知道自己會落在什麼地方。

看了一眼遠處還在觀望的人群,冥皇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說,直接轉身離開,走向聖城。

在冥皇離開之後,遠處的那些人,這才來到之前冥皇與老者戰鬥的地方,但是這些人卻全部都是臉色凝重,甚至是有些難看。

「這小子的實力,已經有些無法控制了。」

站在最中間的老者微微開口,看著這已經完全夷為平地的空曠之地,臉色凝重。

包括這老者在內,其他所有人都是十分的凝重,空氣在這些人的心情影響下,都有些沉重。

「方老,您老人家見識最多,之前那個小子施展的萬丈血海,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其中一個女子開口看向老者,這女子一身紅紗,身材曼妙,身上的神秘也是若隱若現,舉手投足之間都充滿了誘、惑的味道。雖然看起來年齡不過三十,但是這女子,卻也是老怪物一個,不知道修鍊了多少年,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就算是得罪那似乎是中心的老者,也不能得罪這個女人。

蛇蠍美人,說的就是她。

「血煞衝天,那是殺氣累積到一定程度之後形成的一種氣勢。心智不堅者,就算是面對這血海,都做不到。而達到了這種程度的殺氣,已經能夠作為一種能量來對敵,雖然老夫並不知道具體怎麼樣,但是僅僅憑藉那種氣勢,就算是老夫,也感覺到心顫,更不要說面對著它了。」

被稱為方老的老者臉色難看,緩緩道:「這個年輕人的實力,不可想象。尤其是他現在殘忍好殺,性情大變,更是無法無天,已經到了完全無法控制的地步。如果有機會,除掉吧。」

老者嘆息一聲,似乎是在感嘆,但是那眯起的眼眸之中,卻是閃爍著淡淡的寒光。

「之前那個老頭子應該是南宮家的南宮離吧,他的實力和我們相差不大,而且還藉助了赤炎流火的力量。看來,只能請老祖宗出手了。若是任他發展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另一個壯碩的男子哼了一聲,緩緩開口。

聞言,眾人再一次沉默。

討論了良久,卻也沒有討論出什麼有效的辦法,最終只能是不歡而散,各自離開。

他為萬年不死人 ,在他們離開之後,冥皇的身影,在遠處微微露出,隨即消失。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第911章風雲變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