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79 Views

當然。除了化肥之外,瑪納魔法王國對這些異種族所生產的獨有產品需求並不多,影響倒也不大。

Written by
banner

可是隨後而來的人類商會的大肆跟風退出,則對瑪納魔法王國造成了巨大的影響,使得原本正在蓬勃發展的魔法工業體系幾乎一蹶不振。甚至連瑪納魔法王國內部的其它產業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最近這幾個月內,瑪納魔法王國內部到處都是怨氣衝天,局勢已經變得極度不穩定。

每次收到類似的消息時,康斯坦丁國王心中都掠過一陣陣後悔。

當初導致新飛商會退出瑪納魔法王國的反對浪潮,事實上當然和他這位國王陛下脫不開關係。

實際上,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反對浪潮,甚至還有大規模的示威遊行,完全是瑪納魔法王國高層刻意縱容,甚至還有一些高層大貴族們在背後指使。

之所以這樣做的目的,一是因為瑪納魔法王國內部的確有一些反對新飛商會的聲音——主要是來自和魔法師工會有關的部分。二是瑪納魔法王國方面也希望能夠憑此向新飛商會表明自己的態度,爭取雙方合作的更多主動權。

然而康斯坦丁國王和其他瑪納魔法王國高層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新飛商會的反應竟是如此決絕,居然直接宣布了全面退出!

這一下讓瑪納魔法王國方面始料未及。

錯愛一生

現在新飛商會已經從瑪納魔法王國全面退出接近半年,這件事所造成的巨大影響開始一點點體現出來,然後便讓整個瑪納魔法王國都陷入了困難中。

這次和恩斯法蘭王國的戰爭實利,表面上已經是影響巨大。但和整個瑪納魔法王國內部受到的影響相比,卻只能算是冰山一角罷了。

「納薩蘇斯,你也不用太責怪約修安了。」想到這裡,康斯坦丁一臉疲憊地擺了擺手。安慰著納薩蘇斯公爵。「約修安已經儘力了,只是各種問題一起爆發,他也實在是無能為力。」

納薩蘇斯公爵眼睛一瞪:「沒有能力解決,那就是他的錯!我不管問題有多少,但他既然是後勤總管,解決這些問題就是他的責任!如果不行。那就換人!」

約修安伯爵眼中掠過一絲怒氣。

這個納斯蘇斯公爵一向和自己政見不合,看來是打算趁著這次機會直接把自己從現在的位置趕下去了。

正要開口反駁,康斯坦丁國王卻瞥了他一眼,用眼神阻止了他。

「納薩蘇斯,我說了,這次的失利,主要責任不在後勤部門身上,也不在你們前線奮戰的將士身上……」

納薩蘇斯公爵一愣。

責任不在後勤部門身上,也不再前線的軍隊身上,那在誰身上?

「陛下,我……」

納薩蘇斯公爵剛一開口,忽然感覺眼前一暗。

大廳內頓時響起一陣驚疑和慌亂的聲音。

「怎麼回事?」康斯坦丁國王沉穩的聲音響起。

「陛……陛下……是……是供應魔法水晶燈的魔力水晶用完了……」大廳的一角響起一名內侍慌亂的聲音。

「那還不去補上?」康斯坦丁國王怒道。

「可是……皇宮裡的標準魔力水晶已經用完了……」內侍的聲音更加慌亂。

康斯坦丁國王這次真的怒了。

「知道要用完了,為什麼不早點兒補上?」

「陛下……那個……王國內現在已經買不到標準魔力水晶了……」

「怎麼會買不……」

康斯坦丁國王剛剛斥責了半句,卻陡然想起一件事。

雖然新飛商會目前獨有的產品除了軍用魔法機械之外已經不多,但卻有一樣平時不起眼,卻至關重要東西依然是新飛商會專屬生產。


那就是所有魔法機械都會用到的標準魔力水晶。

想到這裡,康斯坦丁國王陷入了沉默之中。

一時間,漆黑的大廳里只剩下康斯坦丁國王三人清晰可聞的粗重呼吸聲,卻不知道三人都在想些什麼。(~^~) 一封署名「紅雲商會」的信來到了許亦的手上。

按理說,像這樣別家商會寄來的,帶著公文性質的信,一般是不會送到許亦的手上。

他雖然身為新飛商會的會長,但卻早已經不太怎麼管新飛商會的一般公務。

這種信,大多數時候都是交給商會下屬具體的管事人員處理,甚至連首席執行官格萊魯斯都不會驚動。

但是這一次,因為紅雲商會的幕後,實際上就是大陸魔法師工會,所以屬下們不敢擅自處理,這才送到了許亦的手上。

然而許亦只是掃了一眼信里的內容,便把這封信丟到了一旁,根本不做理會。

這封信來自紅雲商會,看起來似乎是代表魔法師工會的意思,但實際上,卻是向許亦表達了瑪納魔法王國的意思。

因為新飛商會宣布全面退出瑪納魔法王國,所以如果瑪納魔法王國方面直接和新飛商會聯繫,肯定會被置之不理,那麼讓魔法師工會這個瑪納魔法王國最重要支持者來轉達,也屬正常。

在這封信里,紅雲商會其實只提及了一件事情,就是希望能夠和新飛商會加強在農田魔力機械方面的共同研究合作,並有意再次向新飛商會購買更加高端的農田魔力機械技術,還表示願意為此付出足夠的代價。

乍一看,這封信也很正常。

向新飛商會提出類似合作要求的商會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多一個紅雲商會並不稀奇。

但實際上,許亦卻很清楚,紅雲商會,或者說魔法師工會根本是在替瑪納魔法王國出頭。

紅雲商會的背後是魔法師工會,而魔法師工會名下可沒多少土地,這麼在意農田魔力機械做什麼?

當然是為了瑪納魔法王國。

許亦可是非常清楚,再過一個月,就到了賽恩斯大陸上絕大多數國家的春耕時分。

瑪納魔法王國失去了新飛商會的支持和參與后,現在在這方面缺口很大。卻又很難補充,所以勢必會極大的影響即將到來的春耕。

現在瑪納魔法王國想要透過魔法師工會的關係來解決問題,同時也算是向新飛商會表達了和解的意思。

然而許亦卻根本不在意,也沒有出爾反爾。只是過了幾個月就讓新飛商會回到瑪納魔法王國的意思。

對於瑪納魔法王國這件事的處理,許亦雖然向弗萊婭解釋了一些,但卻並沒有完全解釋清楚。

事實上,他之所以會對瑪納魔法王國內爆發的反對新飛商會的浪潮做出如此激烈的反應,同時還對坎德拉帝國以及蘭帕里王國私下裡研發軍用魔法機械的事情置之不理。的確是故意的。

大張旗鼓地宣布全面退出瑪納魔法王國,一是為了體現自己針對瑪納魔法王國翻地浪潮的強硬態度,二是早有類似計劃,只不過瑪納魔法王國剛好撞了上來罷了。

現在新飛商會全面退出了瑪納魔法王國,相信所有人都能夠清楚看到這件事對瑪納魔法王國造成的巨大影響。

通過這件事,大陸上其它國家想必會對發展本國魔法工業產業有了更加深刻和直觀的認識,再不會像之前那些年那樣,就算新飛商會再怎麼努力幫助它們,它們卻完全不重視,以至於發展緩慢。

瑪納魔法王國。可以說就是許亦故意作出來的一個「榜樣」。

而現在,僅僅只是不到半年過去,瑪納魔法王國便在和恩斯法蘭王國的短暫戰爭中吃了大虧,給所有國家做出了一個完美的「榜樣」。

至於縱容坎德拉帝國和蘭帕里王國嘛……倒是的確就是他向弗萊婭解釋的那樣,因為不可能永遠壓製得住大陸上其它國家的野心,那麼乾脆就不要壓制好了。

許亦從來沒有打算過在這個世界稱王稱霸,他沒有這份野心,更沒有這個興趣。

獨家婚寵:首席誘妻成癮 ,卻有的是人想。

賽恩斯大陸上所有國家都希望自己能夠一統大陸,成為歷史上僅有的大帝國之一。

許亦不可能把他們的野心都砍掉。那麼只能選擇順其自然。

他已經幫助這片大陸獲得了長達十年的和平發展時期,至於之後,他管不著,也懶得去管。

更何況。戰爭一向是技術爆發的催化劑,地球上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就經歷了兩次科技大爆炸。

許亦不敢保證這個世界上經歷大戰會不會也來一次科技大爆炸,但是他可以肯定,如果能夠有機會讓軍用魔法機械的研究有所進展,這片大陸上的絕大多數國家都不會吝惜在魔法科學研究上投入。

而這一點。也是許亦告訴弗萊婭他想要之後「自私一些」的真正原因。

放任各大國家研發軍用魔法機械的話,勢必會讓賽恩斯大陸的局勢無法一直穩定和平下去,從而會對這片大陸上的人們帶來動蕩甚至是災難。

然而許亦不是聖人,也不是神明,他不可能長生不老,也不可能讓新飛商會一直保持對其它國家的絕對實力壓制。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稍微放開一些限制。

他不敢確定之後發生的事情會完全如他所料,但是他還是會在儘可能的情況保護這片大陸上大多數平民們的生存權利。

這是他唯一可以保證,也是唯一可以做到的事情。

「唉,相比較起來,還是魔雲大陸上的情況要單純多了。」許亦的目光從那封信上挪開,轉向西邊。

相比起賽恩斯大陸上早已經被各個國家瓜分乾淨的現狀,魔雲大陸因為在文明水平上比起賽恩斯大陸都相差甚遠,加上之前一直處於統治地位的都是十分落後的地精種族,所以實際上反倒比賽恩斯大陸好處理得多。

新飛商會在十餘年前開始正式開發魔雲大陸,現在經過這些年的開發投入,憑藉新飛商會護衛隊強悍的戰鬥力,早已經將地精族打得落花流水,在魔雲大陸上開闢出了一片極為廣闊的統治區域。


與新飛商會相比,魔雲大陸上的土著種族們連地精們都無力抵抗,自然更加不可能抵抗得了新飛商會。

而且相比起地精只會帶來破壞,新飛商會卻帶給了這些土著種族們更好的生活和更遠大的發展前景。

於是新飛商會在魔雲大陸上獲得了幾乎所有土著種族們的全力支持,在統治區域里掌握了所有的權利,完全可以為所欲為。

當然,新飛商會的「為所欲為」,其實也不過是在魔雲大陸上發展魔法工業產業,憑此紮根而已。

由於新飛商會的絕對統治,以及土著種族們的絕對支持,使得新飛商會在魔雲大陸上的發展進度反而遠遠超出了賽恩斯大陸。

僅僅只是十餘年時間,新飛商會甚至就已經在魔雲大陸上建起了和賽恩斯大陸上一樣完善的魔法工業體系,可以說速度驚人。

而且魔雲大陸上雖然文明落後,但資源卻不比賽恩斯大陸上稍差,所以新飛商會紮根下來后,已經能夠憑藉當地的豐富資源做到自給自足。

如果說之前幾年,新飛商會還需要源源不斷地從賽恩斯大陸向魔雲大陸運送大量的物資進行支援,那麼最近這幾年內,反倒是魔雲大陸那邊能夠不停地運送大量資源反饋賽恩斯大陸上的新飛商會。

可以說,新飛商會在魔雲大陸上的投資早已經得到了極其豐厚的回報。

而正是因為新飛商會在魔雲大陸上已經取得了雄厚的根基,才使得許亦現在做出了對賽恩斯大陸近乎放手的選擇。

當有了另外一片同樣寬廣的土地讓他更加容易地實現自己的夢想時,那麼自私一些,不再更多干涉賽恩斯大陸的事情就成為了一個合理的選擇。

至於賽恩斯大陸會變成什麼樣子,他完全可以冷眼旁觀。

「當然,前提是手裡依然捏著足夠的力量。」許亦眯起眼睛想了想,轉身離開私人莊園。

半個小時后,他出現在了新飛商會主基地北面一座荒山之中。

這座荒山從上面和周圍看,都沒有任何異樣,和別處的荒山沒有任何區別。

但是如果親身走過去之後,就會發現這座荒山外面卻整體被籠罩在了一個巨大的魔力防護罩中,同時這個魔力防護罩還帶著幻象屬性,遮蔽了裡面的一切食物。

這個特殊的魔力防護罩,當然就是從精靈族部族特有的魔力防護罩稍加改造而來,可以幾乎完美地屏蔽一切外界的窺視。

想要進入這個魔力防護罩,要麼你具備超強的實力,能夠直接破除——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這個魔力防護罩足以防護超過十萬艾的超強攻擊,根本是個人完全不可能達成的攻擊量級。

要麼,就是掌握進入這個魔力防護罩的特殊方法,也可以稱之為一串魔力密碼,才能順利進入。

而能夠掌握魔力密碼的,只有許亦以及寥寥幾名新飛商會的高層,甚至連著裡面的普通工作人員都不知道。

要知道,在沒有得到批准的情況下,這裡面的普通工作人員甚至根本沒辦法隨意進出。

由此可見,這裡面的保密措施是有多麼嚴密。

但是當許亦通過了數道手續,好不容易進入了魔力防護罩,一眼看到山谷中高高矗立,足有好幾層樓高,外表就像是一顆巨大的彈頭樣的東西,便再一次確定,使用這樣嚴密的安保措施,那也是理所應當。(~^~) 十一年前,新飛商會護衛隊和魯爾遜王國聯軍在坎德拉帝國中部行省的塔拉平原上,大敗坎德拉帝國和瑪洛帝國聯軍,一舉擊碎了兩大帝國反抗的**,逼迫兩大帝國簽署了停戰協議。

在那場戰鬥中,起到最終決定性作用的,就是新飛商會魔力飛艇大隊發出的一記攻擊。

僅僅只是一次攻擊,就將一座高山轟平,甚至連方圓數里範圍內的地面都受到了嚴重的破壞,可見威力多麼恐怖。

而正是親眼目睹了新飛商會魔力飛艇大隊發出的這記攻擊,才讓兩大帝國方面徹底失去了抵抗的**,答應了許亦提出的停戰和談要求。

不誇張地說,這一發攻擊,完全改變了整個賽恩斯大陸的局勢,也奠定了賽恩斯大陸最近這十一年來的和平形態,可謂功不可沒。

當時發出那一記攻擊的是新飛商會魔力飛艇大隊,而帶來這一記攻擊恐怖破壞力的本體,則誰眼前這個巨大彈頭的前身——魔力空間連鎖崩塌導引彈。

在十一年前,新飛商會僅僅只是剛剛觸及到了這個領域,所以實際上當時的新飛商會雖然掌握了這麼恐怖的攻擊方式,但實際上能夠使用出來的,也不過僅僅只是三發而已。

如果當時兩大帝國沒有被這一發攻擊徹底摧毀意志,那麼新飛商會實際上還是還能依靠常規武器來獲取勝利。

但是現在十一年過去,新飛商會不僅已經完全掌握了這個特殊的恐怖攻擊方式,甚至還更進一步,在這方面的研究獲得了更深的突破。

許亦抬頭看著這個外表看起來就十分可怖的彈頭,心中忍不住生出一絲驚嘆。

他從來沒有想到,在這個魔法為主的世界里,居然也能產生出這種威力幾乎可以和地球上的核彈相比媲美的恐怖武器。


是的,這個被命名為「魔法核能裂變彈頭」的武器,可不僅僅只是在名字上和地球上的核彈相近而已。

「會長大人,關於新型魔核彈頭的引爆試驗。我們已經有了初步計劃,請您過目。」負責這裡的新飛商會魔法研究院軍用魔法機械研發部門主管之一拉瑪西亞拿著一份計劃書遞交給了許亦。

許亦一邊看,他一邊在旁邊講解。

「按照計劃,我們將在三天後把彈頭運往距離這裡七百公裡外的某座海島進行秘密引爆試驗。為了保密。這次我們希望把彈頭先運往黑米港,再從那裡出發,繞行一圈后再抵達目的地。同時,我還希望會長大人能夠派出一支魔力飛艇小隊隨行,不僅是為了負責我們的安全。也為了提前預警。」

「這沒問題。」許亦一口答應,將自己大致掃了一遍的計劃書交還給拉瑪西亞,笑了笑道:「其實你們也不用這麼緊張。就算真的泄密了,也沒什麼關係。」

拉馬西亞看著許亦,滿臉驚訝。

在此之前,會長大人可是一向都對他們這個部門要求極度保密,不允許任何消息泄露出去,甚至為此專門把這座山谷開闢出來,還布上魔力幻象護盾進行隱藏。

而現在,他卻突然擺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實在是變化太大了點兒吧。

看出拉瑪西亞心中的疑惑,許亦倒也沒有向他多做解釋,而是左右看了看,換了個話題。

「關於魔核能量的副作用研究,最近有進展了沒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