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82 Views

見她如此開心,劉家成也難得露出笑容,「你喜歡就好。」

Written by
banner

在她知道是這件衣服的時候,其實她已經猜到這衣服的錢肯定是他把玉佩當掉換來的,不然他哪裡有錢給自己買衣服?如果此刻和他計較這些,太煞風景。

「家成,謝謝你!」

有禮物,有新床,當晚,睡得特別香,是這麼多年來最舒服的一個覺。第054章是個大假日,一般人家會做十二生肖包子、玉兔糕、南瓜餅等等。只是自從劉煥生走後,家裡一日不如一日。

這次家勝要去參加鄉試,可是全家人都高興的一件事情。

周氏夾了一塊醉鴨遞給家勝,「家勝,這是你最喜歡吃的醉鴨,你多吃兩塊。」

三姐劉心梅也夾了一塊給劉家勝,「家勝,三姐指望著你給家裡爭光呢,你可要好好努力。」說著從口袋裡拿一個布袋子,「三姐家的酒樓也剛開張不久,也沒有掙多少錢,這些你拿著先用,不夠的話三姐再幫你想辦法。」

大姐劉心荷也拿出幾兩銀子,「家勝,你是家裡最會讀書的,考上后要多照顧你娘和你哥。」

其實劉家軒讀書也很厲害,可家裡這種情況,他早早就放棄了,讓給弟弟讀書。周氏喜極而泣,摸了摸眼淚,「家軒,娘對不住你。」

余氏安慰道:「你別哭了,家軒家勝都爭氣,只是家裡條件有限,只能讓一個人讀書,家軒這孩子頭腦靈活,日後跟著家成媳婦搞事業,也能做出成績來的。」

大姐劉心荷也道:「家軒這孩子雖然內向,可腦子好使,即使不讀書,日後也能過得好,二娘,你就不要擔心了。」

周氏用袖子將眼淚抹了抹,「也是,這歡歡喜喜的,我哭什麼呢。」

李採薇安慰道「我準備開墾了那十畝荒山種上果樹,那十畝地種上瓜果,還有水塘,我準備來養魚,這些都需要人手,我和家成兩個人肯定忙不過來,家軒哥如果過來幫助我,我很樂意。」

余氏點了點頭,「這家裡總算是有盼頭了,家軒你可要好好感謝家成。」

劉心梅站起來,興高采烈的樣子,「採薇,你知道我是開酒樓的,娘和我說你會種反季蔬菜,這可是稀罕事情,你若是願意,到時候你的菜賣給我,若是我這裡不需要那麼多,我認識很多酒樓的老闆,到時候我和他們說說,你這菜不愁賣不出去。」

大姐劉心荷點頭,「三妹這個想法不錯,這菜有人要,就不愁種出來后賣不出去。正好三妹認識的人多,採薇,你可得和三妹好好商量商量。」

李採薇點頭,「大姐,三姐,其實我早就有這個想法,只是我擔心種植反季蔬菜的時候會遇到各種問題,畢竟咱這裡也沒有人種過反季蔬菜,我怕萬一失敗了……」

三姐劉心梅阻止她繼續說下去,「採薇,我知道你是個聰明人,肯定不會失敗的,我們就這麼說定,十二月份的時候,我估計菜長得差不多了。到時候我再回來。」

有人支持,即使前方有困難,她也沒有之前那麼擔心了。

「行,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到時候我和你聯繫。」劉心梅知道家勝要去縣城參加科舉考試,「家勝,到時候你來縣城考試就住三姐家裡。」

這個中秋可算過得舒心,一家人歡歡喜喜的,考學的考學,做事業的做事業。三姐吃了中飯和三姐夫回了縣城,余氏要大姐大姐夫留下來吃晚飯,大姐說有點想睡覺,就先回去了。

李採薇幫忙將中午的飯菜熱了一遍,又做了幾個小菜。

楊氏也難得的露出了笑容,白天她可是板著一張臉,一言不發。「採薇啊,三娘也就是這麼個直性子,有什麼說什麼,不像是某些人藏著掖著,要是有什麼說錯的,你別放在心上。」

「三娘,咱都是一家人,沒有什麼介意不介意的。」

「採薇,你看家惠這丫頭,你不是缺人麽,要不讓家惠過去幫忙,你隨便開點工資就是,只要不要讓她餓著。」楊氏推搡了一下劉家惠。

余氏看過不去,「家惠才**歲,你就讓她去幹活?你這娘怎麼當的?」

「大姐,你現在可好了,三個女兒嫁得好,都過上了和和睦睦的日子,家成媳婦又這麼能幹,這十里八村都知道了,都在說你教子有方呢。」

余氏見此,「你還年輕,家林家惠還小,很多事情你還不懂,外面的人說的都是外人看到的,生活得靠自己過,冷暖自知。」

楊氏哼了一下,「你說的就是風涼話,你說我一個拉扯著家林家惠長大容易嗎?懷孕的時候,都是靠自己!」

「三娘,家惠如果想在我這邊做事,你就讓她過來吧。」李採薇拉著家惠,從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樣子,當初她還這麼小就要干各種農活。

楊氏擦了擦眼淚,對著家惠道:「家惠,你還不快點謝謝你嫂子,記得到時候勤快點。」劉家惠乖巧地點了點頭,「嫂子,我會努力幹活的。」

李採薇摸了摸劉家惠的頭。「家勝,你這次去縣城考試有沒有什麼不方便的,若是有什麼需要,你和我說。」


周氏在旁道:「家勝,你嫂子縣城裡認識人,你多向你嫂子問問,別到時候糊裡糊塗的就去考了。」

劉家勝搖了搖頭,「嫂子,我就是一個人有點不習慣,我也沒去過幾次縣城,對那裡人生地不熟的。」吃完飯後,和余氏說了會話才回去。

回到家的時候,鴨子居然自己回來了,躺在屋檐下,窩成一堆,小雞躲在家禽圈裡面也睡著了。將鴨子趕到了家禽圈裡面,給鴨子喂完食后,洗洗才躺倒了床上。

節日總算過去了,下一步應該好好規劃一下雇傭工人幫家裡幹活的事情。

她仔細盤算了一下,一個工人一天給50文錢,十畝山估計要一個月才能完成。茶樹苗去山裡挖就可以,果樹苗得去買才行。剩下的十畝地自己可以挖,有家軒的幫忙,20天也能完成,這十畝地種植當季蔬菜。

看來得準備招人啟示才行,明天拿去鎮上看看能不能找到人。

本以為很難招到人,不想第二日去鎮上的時候一下子就招到了10個人。每人簽了一個字據,預付了100文錢。當天工人就上了山,開始開墾土地。

劉家軒一早就過來了,和劉家成下了地。

劉家惠也過來幫忙,家惠年紀這麼小,也做不了什麼重活,只能讓她在家幫忙乾乾家務活。李採薇給她一把豆角,「家惠,你把豆角摘了,等我炒菜。」

劉家惠拿著豆角,又拿了一個碗,蹲在屋檐下開始摘菜。

她剛將屋內的茶籽搬出來,聽見家惠道:「嫂子,那裡有個人,一直往這邊看呢。」

李採薇一個人艱難地將茶籽抱到院子前的空地上,聽見家惠這麼說,她往家惠指的方向看去。這不是李才斌是誰?

嚇得她將手裡的茶籽趕忙放在地上,跑過去,見李才斌站在田埂上,差不多有三四個月沒見面了,這一下子見面讓她又驚又喜,「哥,你怎麼來了?」

這一見面,激動得話都不知道說了,「哥,走,去家裡坐吧。」

李才斌跟著走到竹屋前,四周打量了一下,也沒說話。李採薇趕忙端了一杯茶給他,「哥,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

李才斌接過茶杯,「我問人了。」

李採薇哦了一下,心中千言萬語,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哥,家裡怎麼樣?爹娘怎麼樣?」

李才斌也沒喝茶,話也沒說,便起身,「妹,我先回去了,看見你好我就放心了。」

李採薇知道肯定發生什麼事情了,一把抓住李才斌的手,「哥,是不是爹娘出事了?你別瞞著我,家裡要是出事了,你不告訴我,我現在立馬就回去。」

李才斌緊緊拽住拳頭,知道妹妹過得也難,尤其是看到她住的房子,當初就是因為要給自己娶媳婦才嫁過來的,以為是大戶人家,可想不到竟然住的是這種破房子。

李採薇著急地衝到李才斌的面前,「哥,你說啊,是不是家裡出事情了?」

老半天,李才斌才說話,「爹走了。」

李採薇有點不相信,這消息像是一個雷一樣一下霹在她的心頭,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根本無法接受爹離去的消息。走時,她便能知道爹肯定會過得很累,可想到哥娶了媳婦,也就沒有這麼擔心,「哥,嫂子呢?嫂子不會照顧爹嗎?爹怎麼就……」說完,她禁不住哽咽起來,這個消息她根本不能接受。

李才斌搖了搖頭,「妹,都怪我,我先回去了,看你過得好我就放心了。」

「不,哥,你把情況說清楚點,你這樣我也不會安安心心地生活!」

李才斌終於忍不住,「你嫂子跑了,把家裡的錢都偷走了,爹知道后氣得半死,舊病複發,一氣之下就……」

李採薇搖了搖頭,根本無法接受爹去世的消息,可她心裡明白自己也只能接受,不能讓家裡擔心,「哥,你等會兒,我現在就回去,讓爹連個像樣的葬禮都沒有」

「妹,不用了,我會想辦法。」

「哥,你等下我。」

她一下子全然沒有了平時的理智,帶上家裡所有的銀子,拿了兩件衣服,「哥,我們走吧。」

李才斌見家裡有雞鴨,院子前還曬著茶籽,知道家裡肯定很忙,她這一下子離開,肯定會耽誤很多事情。

劉家惠見嫂子這麼激動,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麽辦,只好往田間跑去,去找家成哥。

「哥,嫂子家出事了,嫂子現在哭得厲害,她要回家去了。」

劉家成一聽,將手裡的鋤頭一疼,往家裡跑去。

到家的時候,見她哭得厲害,旁邊站著一個男的。

「哥,你不要勸我了,我一定要回去。」李採薇見劉家成回來了,走到他面前,眼淚忍不住嘩啦啦地掉下來,「家成,我爹走了,我爹走了……」

劉家成見她如此傷心,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只緊緊將她攬在懷裡,「我們這就回去。」

劉家軒見此,「嫂子,家裡我幫忙照顧著,你放心回去吧。」

李採薇點了點頭,「家軒哥,謝謝你,這家裡里裡外外都需要人看著,我想讓二娘過來這邊幫我看著家裡的雞鴨。」

「嗯,嫂子你放心回去吧。」三人立馬上了路,回到荷溪村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爹的遺體已經放在了木棺內。她也來不及傷心,連夜請來了村裡的樂隊和法師。

辦喪禮需要辦喪禮酒席,請多少人,上多少菜,準備多少吃的,都需要規劃好。當晚,她便和村長商量了一下。

村長建議是準備八桌,每一桌九道菜,六葷三素,這是村子里的習慣。

每一桌大概一兩銀子,八桌就八兩銀子,加上樂隊等的錢,差不多要花掉十五兩銀子。

她還在和村長商量,龍氏過來了,一臉不悅,「採薇,聽說你在劉家村掙了大錢,你可算是回來了,不然啊你爹連棺材費都沒有。」

李採薇盡量讓自己保持著理智,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和其他人有什麼,生怕自己失去了理智,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不想龍氏不依不饒,「採薇,我知道在這個時候不應該說這種話,可你哥連媳婦都跑了,家裡連給你爹買棺材的錢都沒有,我和你叔把家裡的錢都拿出來才幫你爹買了這棺材,可你知道,我家情況也不是很好。」

「行了,你說多少錢吧。」

「不多,二兩銀子。」

李採薇從口袋裡拿出二兩銀子,「嬸,這是二兩銀子,現在我不欠你的了吧。」

龍氏立馬將銀子收下,將二兩銀子放在嘴邊咬了咬,「採薇,你哥可不止借這二兩銀子。」

「嬸,一共借了你多少錢?」

「你嫂子剛來的時候,說家裡沒錢過來借我的,前前後後有五兩銀子,我也不知道她用作什麼去了,你爹連治病的錢都沒有,可你嫂子花錢卻不手軟啊!」

李採薇氣得牙痒痒,從兜裡面拿出五兩銀子,「我幫我哥還清楚了。」

龍氏接過銀子,立馬笑道,「採薇丫頭,你可真了不起啊,當初嬸就沒看錯你。」

李採薇只忍著心裡的痛,不想龍氏有什麼爭執,「嬸嬸,我家裡很忙,現在也大半夜了,你回去吧,我這裡還有很多事情要忙。」

「行,我先回去了,明天你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過來幫你。」

送到村長和龍氏,徹底虛脫過去。

她才走進裡屋,走到床邊,見林氏躺在床上,比走的時候憔悴了許多。

蒼老的皺眉爬滿了整個額頭,臉色慘白,面色蠟黃,可想沒有吃好。自己不在的這段日子,肯定沒人照顧,爹又走了,娘雖然中風,可肯定知道。

她輕輕握著林氏的手,「娘,我回來了。」

接下來,她再也而耐不住,痛哭起來,「娘,我回來了,女兒不孝,回來晚了。」

林氏像是聽懂了一樣,渾濁的眼角流出幾滴眼淚,手也動了動,李採薇感覺到,「娘!」

林氏的手又動了動,李採薇緊緊握住她的手,「娘!」

李採薇激動道:「家成,娘是不是好了?」

劉家成眼眸處閃過一絲異樣,緊緊握住她的手。

李才斌拿了一盞燈走進來,「姐,你先去睡覺吧。」

「早點休息吧。」他的眸子往屋內掃了一眼,這便是她住的地方,她便是在這裡長大的,老實巴交的爹娘,慈祥善良的大哥,還有她姐姐。劉家成不禁握了握手,心裡滑過一絲心痛,「去睡覺吧。」

李才斌拿了床被子送到她以前住的屋,「姐,你屋我一直打掃,這裡很乾凈。」

李採薇點了點頭,「哥,你去睡覺吧。」

熟悉的床,熟悉的味道,她摸了摸被子,似乎能感覺到姐走時,姐和自己說的話,她溫暖的手緊緊握住自己的,爹娘老實,哥哥也樸實,姐姐善良,可為什麼就變成這樣?

「家成,都怪我,要不是我,爹不會走,娘不會病,哥也不會連媳婦都跑了,姐姐也不會沒有音信,你知道嗎,都是因為我,我就是一個掃把星。」

當他漸漸回憶起自己的身世背景,當他知道自己終究要回到榮華富貴裡面去,當他知道自己曾經的心有所屬時,當他明白自己不屬於這裡時,他已經做好決然離開的準備。

李採薇緊緊摟著他的腰,「家成,要是沒有你,我該怎麼辦?」

劉家成的手本想摟著她的腰身,可手在空中猶豫半會兒,最終還是落下,緊緊摟著她的。

「家成,你知道嗎?爹娘為了我付出了很多,世界上怕是再也沒有這麼好的爹娘,我對不起他們。現在爹走了,娘沒人照顧,我想把娘接到家裡去,你答應麽?」

「嗯。」

「可你知道,家裡也沒有住的地方,這個怎麼辦?」

「我搬回去劉家老宅。」

她明白這樣一來,余氏肯定會有意見,可她管不了那麼多。

第二天,樂隊來了,村裡的人都過來吃了飯,葬禮,傍晚到了下葬的時候。


看著漸漸沒入土裡的棺木,想到從此天人永隔,再也沒有像爹那樣的男人關心自己,心便痛苦不已,痛苦到幾乎暈厥過去,這種失去至親的痛是世界上最讓人無法接受的,忍著眼淚,可她不能脆弱,只能強裝著,這一切他都看在眼裡。

喪禮前前後後花去了天,將家裡的後事打點清楚后,她決定將林氏帶到自己身邊照顧。

三人坐在房間里,李才斌看著林氏,心裡擔心妹妹,自己過得本就不好,再說照顧林氏是自己的責任,「娘留在家裡就可以你,你想清楚了沒?」


李採薇將禮簿拿出來,喪禮辦完后剩下的最後一點錢,「哥,你一個人在家要記得照顧自己,要是家裡有什麼困難你就說。」

半晌,李才斌才接過錢,「天色也不早了,你們趕緊回去吧,回去晚了,路上也不安全。」過了會兒,李才斌從兜裡面拿出一個粗布做的布囊,「這是爹囑咐我給你的,你記得保管好,別丟了。」

李採薇打開布囊,一見是自己的生成八字和一個玉佩。當初她讓爹拿出去當了,可爹還為自己留著,想到此,她的心不禁抽痛起來。眼淚早已經哭干,只是心裡如翻滾的浪潮一般重重拍著自己的心,可她不能讓哥再為自己擔心,強裝鎮定,「哥,你不用擔心,娘我會照顧好的。」

「你那邊的情況我也知道,要是不方便,你記得告訴我,我去接娘回來。」

李採薇應道:「哥,你別操心我了,自己好好照顧自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