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85 Views

賭氣的看着酣然入睡的美男子,蘇紫陌只能作罷,又不是沒在一起睡過,裝什麼貞節烈女呢?某女心裏自嘲。

Written by
banner

慢慢的下了牀榻,她居然回憶不起自己是怎麼回來的。

甩了甩頭,蘇紫陌開始梳妝打扮,雖然每天都帶着面具示人,但是她還是每天都給自己略施粉黛,讓自己也美麗動人一些。

沐雲軒睜開眼眸,看了一眼她正在描眉的倩影,笑得驚豔絕絕,讓人看着舒心到不能在舒心了。

遂磕上美眸,帶着美好的心情沉沉的睡着了。

蘇紫陌把自己整理好,剛剛出門,就碰到了過來伺候她的青蓮。

“莊主,你醒了,來客人了。”

青蓮笑看着蘇紫陌,那笑容有些怪怪的。

蘇紫陌不解,皺了皺眉頭問道。

“青蓮,我怎麼覺得你笑得有些賊兮兮的呢?”

命中注定偏愛你 “莊主,哪有啊!”

青蓮嘴上說沒有,可那脣角邊的笑容越笑越開,還帶着一股女兒家的嬌羞。

這讓蘇紫陌更加的奇怪了。

“你有意中人了?”

蘇紫陌斂眸,漫不經心的問道。

“啊!”青蓮眼眸一滯,噗嗤一聲又笑了出來,莊主怎麼扯到她身上了,明明有意中人的是她啊!

蘇紫陌一看青蓮的表情,搖了搖頭,“你說有客人,誰來了?”

“哦!是鎮國公府的姬芮和姬煜,一大早就過來了,要見莊主,便讓他們在正廳等着。”

“哦!”蘇紫陌直徑往外走。

剛剛出了明月軒,看到沐雲寒,沐鈺楓,還有兩個她只見過一次面的帥哥子默和錦程。

蘇紫陌猛的停下腳步,看了看周圍,她這是走錯了還是得了幻想症了?

美眸輕擡,看了看四周,是她的明月山莊不錯。

在看看眼前奇怪打量着她的四人,蘇紫陌敢確定,自己沒有得幻想症。

“你們一大早的幹什麼來了?”

蘇紫陌眼中怒火熊熊,敢情這裏成了他們沐家的了,一大早起來,看到的都是沐家的人。

某女也不擡眸看着,這還一大早嗎?都快午時了。

殊不知那正廳裏的姬芮已經發了三次火了。

一抹寒意一掃而過,四人只覺得身處寒冬臘月。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有率先開口。

只有錦程,緊緊的盯着她看,喉嚨滾動了幾下,始終沒有說話。

“兒媳婦,我們只是路過,順便來看看你們母子四人。”

沐鈺楓艱難的開口,瞪了瞪眼前三個不成氣候的,開口說句話能要了他們的命不成?

一句兒媳婦讓蘇紫陌瞬間炸開了毛,內心狂罵不已,腫麼扯着人就喊兒媳婦呢?她和沐雲軒八字不見一撇呢?

還有,這個理由誰信啊!路過,有這麼巧的事情嗎?他信,她可不信,不過誰會白貓鑽竈坑,自己給自己摸黑呢?

還有,幹嘛亂喊,她會白日做夢胡思亂想的?

“孃親。”

蘇櫟邁着沉着的步伐,慢慢的走了過來,那一臉的沉着冷靜的表情,讓在場的幾人覺得自愧不如。

“呀!寶貝,一眼的黑眼圈,沒睡好嗎?”

蘇紫陌寵溺的聲音讓幾人身影抖了抖。

這變臉咱比翻書還快了,剛剛他們還覺得寒冬臘月,瞬間又覺得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

蘇櫟脣角上揚,好心情已經寫在臉上。

“櫟兒昨天晚上睡的有些晚。”

蘇櫟輕描淡寫的解釋道。

眼尾掃了掃身後的四人,昨晚的情形在腦中劃過。

昨晚他本想把他們帶出來之後,他們會自己回家,沒想到幾人卻賴着不走,還個個一臉無辜的看着他,無奈之下,他只能安排他們住下。

“哦!那怎麼不多睡一下呢?有黑眼圈,不知道的還以爲孃親虐待我兒呢?”

蘇紫陌脣角泛着笑意,心情莫名的大好,就是在外人面前,她也忍不住開起玩笑來。

“孃親,有客人來了,孃親先過去,這裏交給櫟兒處理便可。”

蘇櫟隱去平時的戾氣,一臉的柔和。

四人一陣對視,深深的體會到什麼叫做有其母必有其子的事實。

“哦!孃親去了,這裏就交給你了。”

蘇紫陌衝着沐鈺楓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

遂帶着青蓮一臉疑惑的離開。

也許是心裏萌發的情愫,讓她今天的思維總是慢了半拍。

“你們是打算在這裏住下嗎?”

蘇紫陌一走,蘇櫟邊冷冷的問道。

“齊兒,我們等你爹爹起來一起回去呢?”

沐雲寒表情極不自然的指了指沐雲軒的院門,他大哥都這個時候都不起牀,昨天晚上是不是太激烈了。

某男腦海裏無限的擴大幻想……。

只有錦程,緊抿着脣,看着蘇紫陌遠去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那目光幽遠又懷念,讓人深深的不懂。

“先去吃早膳吧!”

蘇櫟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緊閉着的房門,心裏隱隱約約有了一抹期待。

“好啊!”沐鈺楓到是贊成,他這些天被趕到客房去睡了,那是吃睡不安,要不昨天晚上他也不會不回去。

正廳裏,姬芮已經等到快要摔茶杯的境界了,不知道深呼吸了多少次了。

“哥,這個明月莊主太過分了,我們都快等了一個時辰了。”

姬芮猛的起身,毒辣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門口。

“芮兒,稍安勿躁,不如坐下來欣賞一下這明月山莊裏的風景,你不覺得這莊裏的風景如畫嗎?”

姬煜淡淡的笑着說道,只是認真看去,那淡笑着的眼底,隱隱約約閃爍着怒火。

他,姬煜,從來沒有等過一個人半柱香的時間。

這明月莊主是一個例外,他居然耐心的等了一個多時辰。

看來,這以後的日子定不會像白水煮白菜那樣淡然無味了。

快要到正廳門口了,蘇紫陌停下腳步。

問青蓮:“那兄妹兩人是坐馬車來的還是騎馬過來的?”

“莊主,是坐馬車來的。”

猛的,青蓮像是想起了什麼?眼眸凜光閃爍。

蘇紫陌更是眼眸一沉。

快速的召喚出金蝶。

“金蝶,去四處看看。”

“是,主人。”

金蝶快速的煽動着翅離開,在陽光的照射下,她更加的漂亮,彷彿給天空中渡了一層金粉。

“走,進去。”

蘇紫陌從容不迫的進了大廳。

姬芮已經忍不住要發飆了,猛的回頭,看見款款而來的蘇紫陌。

一襲白衣,出塵不染,一抹金色的面具,看起來一點都不多餘,反而給人遐想的空間,那一舉一動從容不迫,彷彿眼前的一切都入不了她的眼,那渾然天成睥睨一切的眼眸,隱隱約約露着寒光。

姬煜眼眸裏一閃而過的驚豔,這個女人,的確有特別之處。

“讓二位久等了。”

沒有過多的寒暄,蘇紫陌語氣淡漠,眼神疏遠。

“確實是等得夠久的。”

姬煜冷笑着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白毛尖茶,瞬間口齒留香。

“這可是雪域白毛尖,一年產量不過二十斤,莊主卻用它來待客,真可謂是殘暴天物了。”

貌似漫不經心的話,讓蘇紫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賓至如歸,我明月山莊一向都是這樣招待客人的。”

蘇紫陌淡漠的回答道。

“好一個賓至如歸,我們兄妹二人已經等了莊主一個時辰多了。”

-本章完結- 姬芮冷嘲熱諷的看着蘇紫陌,恨不得把蘇紫陌那層僞裝撕個粉碎。

裝鎮定,裝從容不迫,裝高尚,看你能裝到幾時?

姬芮冷冷的打量着蘇紫陌,脣角緊抿在一起,給原本漂亮的五官增添了一份戾氣。

她可是還從來沒有等過人的,今天要不是爲了其她目的,一個小小的明月山莊,她拆了又何妨。

“哦!”蘇紫陌一臉不知道的表情,那漫不經心的表情讓人看了無端的想發火。

“真是不好意思?本莊主習慣晚起,睡覺的時候又不允許任何人打擾,怠慢之處還請二位見諒。”

夫人在拯救世界 蘇紫陌嘴上說着歉意,眼裏卻沒有一絲歉意。

“莊主也不必覺得不好意思,畢竟客隨主變嘛?”

姬芮也不知道想通了什麼?瞬間一臉笑容,怨毒狠辣的目光一閃而過。

來日方長,有的是機會討回這口怒氣。

蘇紫陌目光一轉,微微斂着,“不知二位有何貴幹?”

蘇紫陌直奔主題,話不投機半句多,她自認爲和這兄妹兩人沒有什麼話好說,有些人,像風,讓你不想去在意。

“莊主到也爽快,我們兄妹二人出去也有一個多月了,剛剛回來,明月莊主名聲大噪,大街上到處是有關明月山莊的傳言,又聽聞家父和明月山莊立了字據,任聽差遣,我們兄妹二人一回來,等不及一大早來這明月山莊,是想看看莊主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聽說莊主的十三家店鋪不是快要開張了嗎?”

姬煜說得有理有據,就憑這一點,他以後就可以大搖大擺的進明月山莊。

蘇紫陌脣角泛着冷笑,細想之下,她到是給這鎮國公府開了一個方便之門。

“眼下還沒有什麼地方想要鎮國公府幫忙的。”

蘇紫陌輕輕喝了一口茶,顯得更加的漫不經心。

幫忙,幫倒忙還差不多,一看這兄妹兩人就是白骨精送飯,有野心,不安好心。

哼!開張?到時候別砸了自己的招牌就好!

姬芮一臉的不安好心,牙槽死死的磨在一起,好一個囂張的女人,比她還要囂張幾分。

“聽說少莊主已經是金玄期九階了,而二公子已經是玄級七品煉丹師,莊主真是好福氣。”

姬煜桃花眼暗諷,優美的脣角泛着冷冷的笑意。

蘇紫陌淡淡一笑,眉目舒展,“公子繆讚了。”

姬芮,金玄期巔峯高手,姬煜,神玄期六階高手,這鎮國公府也算是人才濟濟一堂。

就拿那姬泓來說,又比眼前的這兩位更勝一籌。

姬泓被櫟兒打了一頓,到現在還下不了牀榻。

這兄妹兩人會那麼好心的放過櫟兒嗎?這兩個人可沒有

表面上的看着那樣善良,那經常一閃而過的毒辣,她可是都捕捉到了。

“二位還有事嗎?”蘇紫陌貌似漫不經心的問道。

摸了摸肚子,她貌似從昨天晚上就沒有吃過東西,現在餓得厲害。

“莊主這是在攆人嗎?”

姬煜嚴肅的臉剎那一變,眼眸裏劃過一抹淺如漣漪的冷冷笑。

在皓月國京城,他姬煜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直言不諱的被人攆過的,在這裏,出現的都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蘇紫陌眼中暗流轉瞬即逝,表情冷淡,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看得出來,此刻的她比素日裏那個冷心冷情的蘇紫陌更加的冷情。

難道她說的還不夠明顯嗎?

她蘇紫陌就是這樣的性格,對於心懷不軌的人,她歷來沒有好臉色。

“莊主的待客之道很特別,這都快過了午膳時間了,我們兄妹二人可是還沒有用午膳呢?”

姬芮沒有收到信號,還不能離開。

聽姬芮這樣一說,蘇紫陌到覺得他們是在拖延時間。

也不知道金蝶查得怎麼樣了?

這姬芮從她得到的資料上來看,可是一個矯揉造作的女人!囂張跋扈,仗勢欺人,她可謂是全部都佔盡了,今天卻這麼能忍她,到叫她更加奇怪了。

兄妹兩人在這裏待了快兩個時辰了,其目的不言而喻,算算時間,金蝶已經快回來了?

“莊主,有人闖藏寶閣,被機關裏的亂箭穿心,當場死亡。”

柳月飛身而來,金蝶也在同一時間回來。

金蝶?姬煜微微皺眉,心裏瞬間襲上一抹不好的預感,這個女人到底是誰?她怎麼會有金蝶的。

糟了,黑衣人?志揚?

姬煜眼眸裏閃過一絲的憤怒。

“藏寶閣?”

蘇紫陌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姬煜兄妹兩人。

姬煜那一閃而過的憤怒,蘇紫陌盡收眼底,嘴角邊的冷笑更是無限的擴大。

柔荑輕輕的敲了敲桌面,他們怎麼會想去藏寶閣呢?難道他們查到什麼了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