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139 Views

「方言哥哥小心啊。」左詩蕊急得滿臉通紅,最後咬咬牙直接掏出一枚傳訊玉牌,玉牌靈光一閃,一道訊息就傳了出去。

Written by
banner

「哈哈哈。」歷飛熊大笑:「小子實力真不錯,本少實力全出居然只能壓制你,看來我又要有一個天才的奴僕了。」

「做夢!」方言爆喝一聲,雙眼直接變得猩紅,殺氣騰騰的還擊。

歷飛熊臉色大變,被方言殺得連連後退,這讓他異常的惱怒,也直接放棄了收服方言的打算。

「嘿嘿嘿,小子既然你不識好歹,那麼本少只能滅殺你了。」歷飛熊怪笑幾聲。

接著,他手中的大刀刀勢猛然一變,變得陰毒無比,瞬間朝方言肋下此去。這一擊迅猛無比,一般人根本就反應不過來,如果刺在肋下,那麼必死無疑。

左詩蕊嚇得臉色慘白,還沒驚呼出聲呢,歷飛熊的短刀就直接刺在了方言的肋下。

不過歷飛熊臉上的怪笑猛然一滯,就好像遇到了鬼一般,因為他那鋒利兇悍的短刀居然好像刺在了鐵塊一般,根本就刺不進去。

方言一陣慶幸,幸好有那件不知名的內甲護身,不然今天就死定了。就在歷飛熊大意的一瞬間,方言大笑著捏住了他的短刀。

「去死吧!」

方言大笑著一腳踹出,歷飛熊嚇得拚命想抽刀後退,但是卻根本無法和方言的巨力相比。無奈之下歷飛熊直接棄刀後退,但是他還是小看方言的速度了,他毫無反應能力直接被踹飛出去。


「噗」!

歷飛熊張口就吐出一口黑血,只感覺內臟都要被踢碎一般,他羞憤異常,一個不小心居然被方言打飛了,這簡直就是侮辱。

不過他還沒回過神來,只看到刀光一閃,方言手持他的短刀就殺了過來。

「不」!

歷飛熊嚇得拚命閃躲,但還是被方言一刀切中,他可沒有方言那強大的煉體之術,這一刀直接把他的左手切斷。

「啊!」

歷飛熊慘叫一聲,額頭上冷汗津津,戰鬥力直線下降,滿臉怨毒和驚恐的看著方言,轉身就想逃竄。

「逃得了嗎?」

方言不屑的一笑,既然局勢已經反轉,那麼就不可能讓他逃掉的,方言直接冷笑著撲了上去。

「方言住手!」一聲嬌喝,幾百道身影從遠處竄了過來。 「小朵,你不用擔心。」

「我擔心,我就擔心,我不準。」

「小朵……」

向凌睿有些無奈,但被小女子這麼緊緊抱著,沒想到她這麼倔,力氣真不小,讓他也有些動彈不得。

陳子墨道,「嘖,就游個泳而矣。我準備了潛水用的腳蹼,穿上誰也看不到。」

陶小朵呲牙,「不行,腳蹼那東西更惹眼,好不好?」

陳子墨插腰,「小桃花兒,阿睿自己都不介意了,你這麼介意,不會是居心……」

「去你的!」一腳踢過去,陶小朵很生氣,「說得這麼輕鬆,你怎麼不把自己的黃頭髮露出來,還要染得那麼漂亮?沒人喜歡把自己的缺陷展露在人前,供人好奇觀賞。」

她很堅持,瞪著男人說,「向凌睿,你的決心,我已經收到了。你不用再折騰了,聽到了沒?我不想讓一些不知所謂的陌生人,對我喜歡的人品頭論足。」

就像幼時,她被老師扳開嘴巴,展示自己口腔里的缺陷。

那種滋味兒,她不想讓自己喜歡的人償一遍。

這不是膽小,這只是人的本能自保。

向凌睿的氣息慢慢沉靜下來,他以為,他還需要用實際行動來向她證明的,沒想到她比自己想像的更大度,更溫柔,已經為他想了這麼多。

戴納道,「小桃花,其實,你不用擔心。他們把那個室內游泳池包下來了,除了管理員,和你的幾個朋友,沒有多少外人。

陶小朵一驚,「什麼?」

她這是又被套路了嘛!

嘩啦一聲響,巨大的水花在池子里綻開,激蕩出的波浪一直推過整個泳池。

比賽專用的跳水池,還提供了水下攝影裝置,可以全程撲捉入水者的每一秒畫面。

畫面里,陳子墨被水花打得變形的臉,真是不堪入目。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天,陳少的臉好像快要掉了。」

「哎呀,居然都有法令紋了。」


「我覺得他這個樣子,好像伏地魔哦!」

陶小朵帶頭不客氣地狂笑,和女孩子們品頭論足,可把陳子墨給氣得嗷嗷直叫,非要再來個什麼更高難度的轉體3.0高難度係數。

向凌睿走過來時,女孩們的聲音都低了幾分。

陶小朵忙起身,跑去接過他遞來的飲料。


此時,他腳上穿著一套專用的游泳用義肢,用一種柔軟似真有肌膚一般的材料包裹到了大腿處,顏色是與他的泳褲同一款設計。除了乍一眼看著有些奇特,整體效果是很酷的。

因為,他完美的身型外貌,氣質風采,足以讓人忽略他身上的那點不各諧。

這真是一個相當耀眼的男人啊!

「去游兩圈兒,別一直待在岸上,會受涼。」

「我還沒做準備運動呢!」

「我們一起做。」

「好呀!」

嗯,這個一起做準備運動的體驗,真是新鮮。

之前她在他的健身房裡運動過很多次了,像現在這樣的,還是頭一次。哦,某種閨房運動排除在外啦!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再來一次。」

「小朵,不用再來一次,換新動作。」

「哦!」

她只是想看他,展開雙臂、露出胸膛的樣子。

那手臂,好長好長啊,感覺可以一下子抱住兩個她了。

他站著的線條,筆直挺拔,好像專業訓練過的軍人似的。

形容的是,像標槍一樣。

「小朵,下身放鬆,你要自己做。」

「哦,這樣,對不對?」

她扭了兩下腳踝,就開始扭屁股。

旁邊傳來吆喝聲和流氓哨響兒。

她甩去一個大白眼兒,回頭繼續對著超級帥的「游泳教練」笑得像個花痴。

「你笑什麼,難道我做得不對。」

他微微別開臉一下,臉頰上有了小紅暈。

「不是。」

「那你為啥不看我正眼兒啊?是不是覺得,我正面兒有點失望啊?」

「小朵,不是。」他又被她激得轉回來,耳根子都紅了,「我怕我,忍不住。」

「忍不住,就不要忍了。」

她上前攥住他手,「來,我們一起下。」

她做出一副要手拉手,一起跳的樣子,不過一看那深幽幽的水,身體本能的剎僵住。

然而,他以為她已經做好了準備,膽兒那麼大,也跟著躬下身去,雙腳一蹬,躍了出去。

「啊——」

她只來得及慘叫一聲,水花都撲進了嘴裡,嗆得她一陣拚死掙扎,胡亂撲騰。

好在他立即發現了她的情況,將她撈出水面,拖著她,划回到岸邊。

「咳咳咳咳咳咳……」

嚇死寶寶了!

「向,向凌睿,你,你討厭,怎麼說跳就跳了啊!」

向凌睿,「……」

難道不是你說「一起下」的嘛!原來,這個指令還有第二層意思。

安撫了好一會兒,姑娘終於恢復過來,期間甩了男人好幾個大白眼兒,埋怨其魯莽、不細心,自以為是,等等等等。

男人都耐心地,一一接收了,送上美味兒,才填住了小女人的抱怨。

之後,她得意洋洋展示自己的泳技,他靠在岸邊,看她像一條白白的小胖魚,在水裡遊盪,翻轉,迂迴來去。

以他為中心,忽地就撲騰進他懷裡,被水花打濕的眉眼,乾淨清澈,就像校園裡的孩子。

她身上總留著一股子純凈的氣息,他想,也許從一開始,他就是被這種氣質吸引的。

遊了一會兒,她掛在他懷裡,打起了響哨兒,吹起那首她很喜歡聽的歌《三寸光》。

吹完后,她說,「我小時候,我爸說我嘴巴問題,沒法吹口哨。但是不知為什麼,我有好多晚上坐在他的自行車後面,嘟著嘴就吹啊吹,就吹出來了。那時候,我還沒做手術。」

「後來,不知為啥,我爸又說我這個毛病,大概學不會游泳的。你看,我不是一樣游得挺好的嘛!」

「所以我一直覺得很奇怪,他說啥我學不會,我都會了。」

「他覺得我應該會的,好像我還沒學會。」

「你說,我爸是不是是個實力坑爹?」


他聽她說話,看她的表情,就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有忍不住地悶笑。

笑完之後,問,「你這樣說泰山大人,他知道不會打你板子?」

「哎呀,我和我爸經常這樣抬杠的。難道,你背後說你爸不是,你爸知道了,會打你啊?」

向凌睿想了一下父親的模樣,道,「他會打,但是,母親會攔著。現在,他想打也打不到了。」

她噴笑出聲。

「我們再游一圈兒,比比誰游得快,好不好?」

「好。」

待到她還是一頭撲進他懷裡時,她才說,「誰先到,誰做飯!」

他一愣,「難道不是勝利的人享受失敗者的勞動果食嗎?」

她白他一眼,「那麼沒意思的賭局,還賭什麼。」

「早知道,我應該游慢一點。」

「瞧,早告訴你了,你還想作弊。還是我英明啊!」

「所以……」

他當著旁邊一群人的面兒,吻了她。


吆喝聲,巴掌聲,水花聲,還有拍照聲,把她的羞恥感都炸光了。

「勝利者必須有配得上的獎勵。」

他抱著她,藍眸霍霍放光。

這次游泳活動,看起來比她想像的還成功呢!

游完泳,眾人吃了一頓大排檔。

這次奈奈等人有了經驗,選的美食城,品種多樣,點了五花八門兒一大堆,一群人圍坐在大桌子前,吃得不亦樂乎。

當然,年輕人都喜歡吃麻辣湯、大火鍋。

向凌睿也堅持要來一鍋,陶小朵很機智地點頭,讓老闆上了一個鍋。

上來后,這個鍋當然與其他人是不一樣的,中間多了一個彎隔子。

向凌睿表情有些淡,問為什麼和別人不一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