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77 Views

羅布還未答話,上官金洪就笑著打圓場說進去慢慢談。

Written by
banner

於是,羅布跟著上官金洪,在甘珠發獃的目光中進了屋。

上官玲兒遠遠地喊了聲「爸」,本來還洋溢著笑容的臉,因為突然看見羅布進來就冷下來了:「爸,你怎麼讓他進來了?」

上官金洪輕鬆地笑了笑,不答反問:「上官玲兒,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找羅布來嗎?」上官金洪說出這句話,顯然是做了準備的。

羅布冷靜地看著雖然沒有笑臉,但眼神中卻並沒有憎惡之色的上官玲兒,心想:前兩天上官玲兒不是這樣的,好像她給自己臉色,是因為前天晚上她無意中看見了陳菲兒親吻自己臉的原因。

想到這裡,羅布心裡就踏實多了,如果女孩對你無所謂,那你反倒更沒機會。

上官玲兒也沒料到他爸會突然反問,頓時就怔住了,不擅掩藏的甘珠卻驚喜地叫了起來:「上官叔,原來羅布就是你朋友的兒子啊?」

上官金洪笑著點了下頭,說:「上官玲兒,我聽說你和甘珠得罪人了,所以就找羅布來保護你們。」

甘珠馬上歡喜地叫道:「太好了。」

上官玲兒撅了下嘴,又用複雜的眼神瞥了眼羅布說:「我不需要他保護……」

羅布一看,頓時覺得有戲,努力閉著嘴,不讓自己笑得很得意。

上官金洪招呼著羅布坐到沙發上,然後才又一本正經道:「玲兒,我知道你們得罪的人正是保安部祝部長家的少爺,我們小老百姓惹不起啊,只好請羅布來保護你們。」

上官玲兒撒著嬌說:「爸,其實是羅布得罪?得罪的。」

上官金洪正色道:「不管誰得罪的,總之是得罪了。據我了解,羅布身手不錯,而且他也樂意來保護你,而我又經常不在家,所以,有他在,我才更放心。」

羅布一聽,心下巨汗,暗道:你主動叫狼來保護羊,竟然還能放心?

上官玲兒似乎也並非想趕羅布走,所以就勉勉強強地答應下來,甘珠自始至終都眉開眼笑的,彷彿上官金洪給她甘珠提供了一個咪西小狼的機會。

正說話間,門鈴響了,上官金洪忙示意上官玲兒去開門。

門剛打開,上官玲兒剎時看見一大簇香水玫瑰堆在了身前!這些玫瑰全都種在了一個足有半人高的透明雕花玻璃瓶中,非常漂亮,而且香氣尤其濃郁。更重要的是,這簇開得極其茂盛的玫瑰花竟然採用了無土培植,顯然十分珍貴。

上官玲兒只看了一眼,頓時就驚喜地叫了起來:「哇,好漂亮!」

甘珠也趕緊跑過去,伸手卻從花叢中取出一個粉紅色的卡片,掃了眼,便嘟著嘴遞給上官玲兒:「哼,什麼東西,寫得真肉麻!這麼多花,竟然全是送給你的,花心蘿蔔!」說完,甘珠又扭頭不悅地瞪了羅布一眼。

羅布差點便想問一句:這花是誰送的?上面到底寫了什麼字?

但聰明的羅布看見甘珠的眼神時,一下就猜到了,這花可能是紅狼打著自己的名義送給上官玲兒的。

他媽媽的紅狼,看起來長得五大三粗,沒想到玩起浪漫來還很有一套!

上官玲兒看了眼卡片上的字,臉色頓時就羞紅了,馬上把卡片扔回到花叢中,垂著頭害羞地走了回來。


上官金洪笑著問:「玲兒,你不是最喜歡玫瑰花嗎?怎麼不高興呢?」

上官玲兒羞羞答答地斜睨了羅布一眼,眼裡閃過一絲落寞,低聲說:「他已經有女朋友了……」

上官金洪笑道:「玲兒,你別騙自己了,羅布心裡只有你……咳咳!」說到這裡,上官金洪趕緊又閉上了嘴,他終究是個當爹的,怎麼能像個拉皮條的呢?何況對象還是自己的女兒。

上官玲兒撲閃著大眼睛,忽又抬頭嗔怪道:「爸,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怎麼啦?有你這樣做老爸的嗎?」

上官金洪站起身,意味深長地笑道:「我那邊還有事做,今晚得趕回去,玲兒,你們和羅布可得和平共處喲!」

上官玲兒又跺了下腳,似乎早就習慣了來去匆匆的上官金洪。

打扮成花匠模樣的黑狼馬上指揮著兩個同樣打扮的男子,趁機把這瓶特殊的玫瑰花搬進了屋子裡面,放在了窗邊,然後一臉壞笑地對羅布眨了下眼,意思是,接下來的革命工作就靠你自己來完成了。

上官金洪也呵呵地笑望著羅布,叮囑他要保護好自己的女兒。

等到上官金洪走後,羅布止不住搖了下頭,心道:哪有這樣當爹的?

關上房門,甘珠突然喧賓奪主地沖羅布叫道:「你過來!」

羅布有些詫異,上官玲兒也怔了下,不明白橫眉豎眼的甘珠要做什麼。

羅布心下明白,紅狼做事還是馬虎了一點,他只知道幫自己討好上官玲兒,卻忘了給甘珠獻殷勤。

兵來將當,水來土掩!

羅布暗暗告誡了自己一句,起身走向了甘珠,鎮定地問:「甘珠,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甘珠哼了一聲,說:「羅布,你為了追求上官玲兒,竟不惜拋棄你那個漂亮的表姐,還收買了上官叔,我真不明白,你哪來這麼大的能耐?」

被甘珠這一提醒,上官玲兒忽然也清醒了,她收斂住笑容,清冷地看著羅布。

羅布不露聲色道:「我打架是個好手,上官叔認為我能保護你們,所以才請我過來暫住幾天……」

羅布避重就輕地解釋了幾句,哪知甘珠卻轉身對上官玲兒提醒道:「上官玲兒,羅布用心險惡,我們一定要提防他!」

羅布心下暗驚:靠,這不是賣老子的葯嗎?

上官玲兒點了點頭,似乎也有點困惑不解:「我覺得這件事有些蹊蹺,平時我爸從來不准我和別的男孩子多說一句話,但今天卻完全變了個人似的,他好像生怕我嫁不出去,哎,可是我還在讀高中呀!」


羅布眼見甘珠誤導著上官玲兒越想越遠,趕緊爭辯道:「我只是來保護你們的……」

甘珠輕哼了一聲,指著那瓶漂亮的玫瑰花說:「羅布,你再看看那張卡片上寫的什麼,就不難發現,你的狼子野心已經昭然若揭了!」

羅布心裡突地跳了下,連忙走到那瓶玫瑰花前,拾起那張粉紅色的卡片,定睛一看,臉頓時紅了起來,原來紅狼寫得太他媽的露骨了,卡片上面是這樣寫的:親愛的玲兒,我願意和你廝守一生一世。落款人:羅布。

寫得如此肉麻,紅狼根本不該叫紅狼,不折不扣就是一匹紅娘啊!

羅布偷眼瞧向了上官玲兒,發現她的神情居然有些嬌羞,似乎也想到了這張卡片上的文字。

甘珠伸手在上官玲兒的額頭上敲了下,說:「我尊敬的大校花,你最好清醒一點,你不覺得你爸今天有點反常嗎?」

上官玲兒說:「有一點。」

甘珠嚴肅道:「豈止有一點?上官玲兒,我懷疑你爸叫羅布進來保護我們,極有可能是被人脅迫的!」

上官玲兒秀眉擰了下,緊張道:「有可能。」

紅狼不是善類,他混跡黑社會已經很多年了,估計什麼壞事都做過!於是,羅布條件反射地點了下頭,等他反應過來時,早已被眼尖的甘珠抓住了把柄:「羅布已經承認了!」

羅布趕緊鎮靜自若地反問:「甘珠,我什麼也沒做,怎麼承認?」

甘珠板著臉,數落著羅布:「你早上讀書的時候,有一個面帶惡相的大漢開大奔送你,看得出來,他十之**是個黑社會的,可是,為什麼他對你那樣恭敬呢?羅布,請你解釋一下。」

羅布張了張嘴,當真不知如何辯解。

羅布這副表情更加重了上官玲兒的猜疑,甘珠又趁熱打鐵道:「羅布,你打架那麼厲害,背後一定有個身手更好的老師,就算你不是黑社會的,你老師也是!」

只要不一棍子把我敲死,我就有翻身的機會。羅布鬆了口氣,平靜著問:「甘珠,你到底想說什麼?」

甘珠沒有回答,轉頭卻問上官玲兒:「你打算怎麼辦?」 上官玲兒輕輕地搖了搖頭,附在甘珠耳邊低低地說:「如果我爸真被威脅了,那我還真不能趕他走,否則,他們會害我爸的,甘珠,我們不如虛與委蛇,暫且留他在這裡,先拖延一段時間,我一直不怎麼理他,等他知難而退,我爸自然就安全了。」

甘珠喜道:「好主意,上官玲兒,那我們趕快給他約法三章!」

上官玲兒面有得色地應了聲好。

兩女說得非常小聲,她們以為羅布聽不見,所以笑得很得意。

羅布卻一字不漏地聽進了耳中,但他沒有露出聲色,心道:你們太狡猾了,那本狼只好將計就計了!


兩女又嘰嘰咕咕地商量了會兒,然後笑吟吟地抬起了頭,看樣子已經拿出了一個不平等條約。

羅布依舊念著那句老話:我現在是賊,我怕誰?

甘珠清了清嗓子,鄭重其事地代表上官玲兒對羅布宣布了政策:「第一,你只能住樓下,樓上是我和上官玲兒的私人空間,未經允許,你不得踏入半步!」

羅布點了下頭,表示接受,畢竟不接受也不行,這是人家的地盤。

「第二,你不準帶其她女子進來,尤其不能帶你表姐進來鬼混!」

羅布無辜道:「我和她沒有鬼混……」

甘珠哼了聲,說:「你現在是我們的保鏢,不用告訴我們你那些見不得人的私生活!」

上官玲兒推了下甘珠,小聲說:「不要把羅布說得那麼壞嘛……」

甘珠嘟了下嘴,說:「玲兒,反正這是在你家裡,他也只對你圖謀不軌,你既然要縱容他,那我就不管你了。」

上官玲兒淡淡地看著羅布,輕聲道:「我只有一點要求,你別和其他同學說,你住在我家裡……」

羅布順從地點了下頭,心裡卻又覺得有點彆扭,我這是在做保鏢,還是在做跟班?老子在仙界調戲仙女的時候,也沒這麼老實過!

原以為小狼入室,就有肉吃了,可惜上官玲兒和甘珠整個晚上都沒再理會羅布,更讓羅布有點鬱悶的是,上官玲兒家這套房子設計得非常不合理,兩層樓之間居然有一道門,上官玲兒和甘珠上樓過後就關上了門,好像真的打定了主意要給羅布來一個冷處理。

不過,羅布卻一點也不感到失望,因為一天二十四小時,幾乎都和上官玲兒在一起,就算自己吃不到肉,別人也沒機會染指。

羅布沒有再讓黑狼來接送自己,以免給上官玲兒和甘珠留下自己是黑社會的不良印象。


第二天晚上正好是周末,由於上官玲兒自己有車,而羅布卻只能打車,所以,他比上官玲兒晚一步回家。

進了屋,羅布意外地發現,上官玲兒居然坐在樓下客廳的沙發上,用那種審視的目光望著自己,但沒看見??看見甘珠。

不知道甘珠是否在樓上,總之有一點,上官玲兒彷彿在等人的姿態令羅布有點詫異。

上官玲兒目不轉睛地盯著羅布,奇怪地問了句:「羅布,你會不會欺負我?」

上官玲兒的五官生得太精緻了,她一動不動坐在沙發上時,就好像粉雕玉琢似的。羅布第一次看見她這樣久久地望著自己,又似乎在戒備著什麼。

羅布想了想,本想說一聲我不會欺負你,但這樣的話卻又顯得有些蒼白無力,於是,羅布反問:「你為什麼這樣問?」

上官玲兒沒有回答,她拍了拍身邊的沙發,柔聲說:「你先過來。」

羅布依言走過去,臨近上官玲兒時,也不知是不是受了玫瑰花香的感染,羅布竟又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這個小美女太逗人了,她的氣場就可以殺死自己所有的理智。

羅布不敢離她太近,怕自己一衝動就可能做出違反常規的動作。實際上,羅布這種擔心是多餘的,因為他自從第一眼看見上官玲兒時,心裡想得更多的卻是保護她。

之所以升起這樣的想法,羅布突然有個直覺,這個上官玲兒說不定也是某位仙女下凡,只是,她下凡之前可能被封存了記憶。

這個猜測對於羅布來說,本身就沒有根據。

直到上官玲兒再次叫羅布過去時,羅布才大著膽坐到了她身邊,但兩人之間還是保持著一個身位。

「甘珠回家去了……」

上官玲兒忽然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羅布竟然條件反射地站了起來,難怪上官玲兒剛才問羅布會不會欺負她,原來是有理由的。

羅布深吸了口氣,暗道:我不是禽獸,要真想吃人,早就把你給咪西了。這樣一想,羅布就已經冷靜下來了,他笑著問:「那你還不上樓?」

上官玲兒眼裡閃著淚花,委曲道:「我不敢……」

羅布詫異道:「為什麼不敢?」

夢幻西游之虛擬 ,輕聲道:「羅布,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羅布答:「當然是真話。」

上官玲兒幽怨地瞥了羅布一眼,轉開頭,低聲說:「羅布,我爸剛才給我打了電話,問我這兩天和你相處得好不好。我告訴他,我沒怎麼理你,他就急了,說我在玩火……」

說到這裡,上官玲兒又停下來,猶豫不決地看著羅布,似乎在觀望羅布的態度。

羅布心裡已經明白了**分,紅狼對上官玲兒的老爸有恩,這可能是事實,但更重要的是,紅狼暗中也一定威脅過上官金洪。沒想到黑社會的人做事這麼霸道,恩威並濟。

羅布心情有些複雜,望著嬌美的上官玲兒,忽又覺得紅狼採用這樣的手段,倒真是為自己好!羅布又看了看上官玲兒不太高的胸部,心道:如此漂亮的小妞,要是不撈到手上,還真是對不起自己。

上官玲兒見羅布沒有發表意見,只好繼續往下說:「羅布,我雖然不知道你們對我爸做了什麼,但我明白一點,他對你們似乎還是相當顧忌的。他還說,如果我不能對你好一點,他就要和我斷絕父女關係!」

羅布心下竊喜:紅狼,你媽媽的雖然手段狠了一點,但還真的立功了,不然,眼前這個嬌滴滴的大小姐肯定不會給自己好臉色。不過,強扭的瓜好像不太甜吧?

想歸想,但羅布還是直言道:「上官玲兒,我真沒有威脅過你爸……」

上官玲兒柔柔地看了羅布一眼,說:「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別人!羅布,我不管你有什麼背景,但是,你不能強求我,好不好?」

羅布只得應道:「好……」

上官玲兒展顏一笑,又溫柔道:「羅布,還有啊,我們現在只是中學生,早戀對我們大家都沒有好處,我們做朋友不是更好嗎?」

羅布垂下頭,覺得心裡有點堵,哪會不明白她在變相地拒絕自己。

上官玲兒連忙移近了羅布,又給了他一個遙遠的希望:「羅布,你努力學習,將來我們一起考個好大學,再慢慢開始好嗎?」

分明就是個緩兵之計,但羅布抬起頭,無奈地看向了上官玲兒,卻見她眼裡全是真誠的目光,一時之間也說不出別的話出來,只得又應了聲好。

上官玲兒非常高興,馬上又給了羅布一個「糖」:「你真好!我們明天到雁雲山去玩吧!」

羅布心裡這才舒暢了一點,忙問:「我們倆去嗎?」

上官玲兒狡黠道:「上次我們不是商量好了嗎?三人一起去!」

羅布怔了下,暗道:帶上甘珠那就沒戲了,那小妮子為了保護上官玲兒,寧可把自己賠進來。

正這樣想著,手機響了,羅布掏出來一看,原來是紅狼打過來的,心裡隱隱覺得有種不好的感覺,趕緊接了起來,只聽得紅狼在電話那頭急切地叫道:「老大,不好了,出事了!」

羅布瞥了眼有些詫異的上官玲兒,淡定地問:「你說吧,什麼事?」

「老大,斧頭幫剛才綁架了你老婆和你丈母娘!」

羅布心下吃了一驚,赫然起身道:「我老……,你是說,他們綁架了菲兒姐姐和杜阿姨?」

「是的,他們還專程給我們下了一道戰書,叫老大你親自和他們談,談得不好他們就撕票……」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