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104 Views

「這要從老巫師說起。」小玉說:「十年前,老巫師在臨終之前,曾用自己的命輪預言!」

Written by
banner

「命輪?」芝紗問。

「這是一種十分惡毒,但是很讓人信服的預言方法!」小玉說:「當時的梟雄流寇,無不是大狡猾之人,不用命輪預言,他們是不會信的。」

「這命輪究竟是什麼?」芝紗問。

「老巫師本來有三個月生命的,但是用命輪預言,耗去了他兩個半個月的生命。」小玉說:「我十分敬佩老巫師的偉大,人到了要死的時候,會十分貪戀這個世界,而老巫師卻是能以命輪預言,讓那些大凶者,蟄伏十年。」

「你可能也知道,在星演城創立之初,谷中是沒有這麼多走獸毒蟲的,因為那時候,存在著比走獸毒蟲更加可怕的東西——人!」小玉說。 密室中。

小玉的目光看起來很遙遠,似已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中。

「你曾見過,一人扛起一座城池的攻擊,而將一城人馬消滅的?」小玉說。

「不可能吧!」芝紗說:「即使是一名大乘修士,也是很難攻剋星眼城的。」

「而且星演城的防禦等級並不高,其中士兵的修力也不高?是不是?」小玉說。

「是。」芝紗答。

「而當初,不動明王,大戰十天十夜,卻是滅了一座比星演城更大、更強的城池。」小玉說:「還有那槍龍會的趙子龍,一桿龍膽槍,五天五夜,也是挑了一座城池。」

小玉嗟嘆一聲,道:「這些梟雄大能力者,都憑著自己的喜好做事,而老巫術以命輪預言,卻是能將這些梟雄大能力者逼隱。」

「迫得他們隱世去修行修力,因為他們不知道,十年後出現的霸主會如何厲害,而其中早早便是歸隱的,如毒手藥王,他是自願歸隱的,一些也如毒手藥王般,覺得爭鬥沒有意思,便是歸隱了。」

「十年之期已到,毀滅盟的背後操縱人,只怕也是知道,這其中的奧秘,所以,他在擴增自己的勢力,已是收服許多城池。」小玉說。

「所以,你跟著卡密,人家會忌憚魔盟的實力,而不敢出手,但是也會惹上了仙盟,顯得很危險。」小玉看著芝紗說到。

女人一談上話,就會越扯越遠。

龍風看著劍星子,他實在看不出劍星子用的是什麼控火之法。

劍星子的火靈之氣還在增長,不過幾十秒間,已是增長到了恐怖的地步。

游傑曹並不能感受火靈之氣,他一點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劍星子捏了一個劍訣,將手抵在額頭上,嘴巴偶爾動一下。

游傑曹腦中則是在思考著如何才能激怒劍星子。

也就在這時候,游傑曹眼中火光一閃,劍星子全身燃起了火焰,劍星子看起來就好似一個火人一般。

但是他的衣裳絲毫未損,火焰瑩瑩竄動,看起來就像是真的。

但是龍風知道,這些火焰並不是真真的火焰,而是火靈之氣。

龍風的眼中已是大駭,他記起了一個綽號『焚火人』的記載。

想到那神一樣的錘鍊速度,不禁絕望已極,哀哀嘆了口氣,龍風坐了下去。

劍星子身上的正如『焚火人』所持有的控『火』之法——『焚盡一切」。

劍星子已是施法完成,看著游傑曹,道:「曹兄,我要開動了,你也請開動吧!」

劍星子的話顯有些怒氣。

只見劍星子說完,劍也似的,奪到高柱前。

火靈之氣竟是幻化成一隻手,將鼎蓋抓了起來。

轟然蓋在了鼎爐上,只見劍星子手法變化,疊影重重,顯得很迷幻。

劍星子心中猛喝一聲,一股驚濤般的血色光束,自他的雙掌掌心中發出,激流般自鼎爐的孔洞鑽入。

劍星子又是猛喝一聲,驚濤般的血色光束,再次增粗一圈,如急流般流入鼎爐之中。

這時候,劍星子閉上了眼睛,心中又是猛喝一聲,已是粗了一圈,驚濤般的血色光束,再次增大一圈,鑽入鼎爐之中,其急如電,其勢如龍。

三次增大火靈之氣的輸出,已是讓劍星子身上的火焰黯淡了不少,本來雄厚的火焰,已是變得稀薄。

經過三次火靈之氣的灌溉,鼎爐之上,隱隱有氣霧翻騰,霞光隱現。

龍風的眼珠睜得大大的,已是驚呆了!

不過須臾之間,便已快要成了,這錘鍊術之高,技法之奇妙、經驗之老道,不得不讓龍風汗顏。

密室中,小玉已是皺起了眉睫,他雖不懂得這其中的門道,但是看到龍風大駭大驚的樣子,在看鼎爐上,與龍風飾品要成時一樣的霞光,再看看游傑曹怔怔而學習的眼神,他已覺得希望不大。

民眾中,一些看過幾次大比的人,已是明了了現狀,人群又是議論起來。

看著議論著的子民,芝紗顯得很煩躁,她現在真想衝出打爛游傑曹的腦袋。

莫問通過七年的培養工匠,已是懂得,這霞光是飾品要成的趨勢,看著游傑曹,他不禁冷笑,心中念到:「看來這妖法邪術,也不過如此。」

游傑曹雖不知道情況,但是他能感覺到人們的情緒,他從而也知道了,劍星子這一手,只怕厲害已極。

看著劍星子只是將火靈之氣注入鼎爐之中,他不禁思忖到:「難道錘鍊也與提煉一樣?」游傑曹不禁想到。

游傑曹決定試試,游傑曹剛伸出手。

只聽一聲清脆的鐵塊擊地聲,一件閃著霞光的東西,被血紅色的火靈之氣包裹,已是自劍星子的鼎爐之中飛出。

龍風雖不願站起,但是他卻不得不站起,朗聲到:「大比結束!震東城代表請把作品遞上來。」

龍風雖說得無比肅穆端重,但是他的心情正如他肅穆的臉色,顯得很低沉。

雖不願承認,但是他已覺得輸了。


雖然作品要鑒定,但是他已覺得希望不大。

想這麼一個會古控『火』之術的人,他不認為,連一個『颶風指環』都是錘鍊不成。

劍星子顯得很失望,這就好似找到一個劍道高手,但是一比才知道,這個劍道高手,卻是一個庸手。

不過他還是將錘鍊出來的颶風指環遞了上去。

游傑曹嘆了口氣,沒辦法,他實在沒學過什麼錘鍊法。

全能千金燃翻天 在裁判鑒定颶風指環的時候,劍星子走到了游傑曹的面前,道:「曹兄,我實在是看錯你了!」

「你沒有看錯,我其實一點也不會錘鍊。」游傑曹淡淡地說。

「是不是人輸了,都是喜歡用借口的?」劍星子說。

「這個倒是,不過我輸了,不會找借口!」游傑曹說。

不知為何,聽到劍星子的話,游傑曹隱隱有幾分不爽,說話之中,不免也帶著几絲戾氣。


劍星子是劍道名家,而且閱人無數,他知道這份戾氣,是不服之氣。

劍星子不禁低頭思忖起來,越想越不對。

他知道,游傑曹這種人,很少說謊,這份不服的戾氣,他年少時候,自己也曾有過,他明白,這份戾氣不可能作假。

「難道他真一點也不會?」劍星子不禁思忖到。 劍道需要實踐,而劍星子是一個劍士,劍術高絕的劍士。

他自然是懂得這個道理。

劍星子劍眸微轉,顯是在凝思。

他不禁想到開場的一幕幕。

劍星子知道,天地間有著大能力者,有些人天生出生,便是大能力著,不是出生修力強過別人,就是資質悟性極高。

而他漸漸認為游傑曹便是這種人,藥劑大比他也是看過了,關童他是見過的,而且還聽說他的提煉術十分高絕,精湛已極。

但是游傑曹的『隨心所欲』實在讓他驚嘆,就在剛才,他也驚嘆游傑曹『人靈合一』。

種種跡象中,他已認定,游傑曹便是那種大能力者,資質悟性只怕都極高。

劍星子的目光又是變得火熱,道:「曹兄,以前真不曾接觸過錘鍊之術?」

「豈止是沒見過,聽都沒聽過!」游傑曹說到。

劍星子的目光變得更熾熱,就好似發現了一個寶藏一般。

「曹兄有何疑惑,都說來,我為曹兄釋惑。」劍星子笑著說道。

每個人的笑,都是很美的,不管男人女人。

但是你如果見過一柄劍笑,那就會顯得十分森冷。

劍星子看起來就好似一柄劍,他的全部都像一柄劍,他笑起來就好似劍笑起來一般,難看死了。

但是誰又見過劍笑呢?

這是一種難以形容的詭異笑容,但是這笑容卻是透著友好之意。

游傑曹常流連網吧,見過的凶人並不少,那些外表越是凶的,其實內心比誰都柔軟,但也叛逆,稍有不順,便是大打出手。

劍星子雖看起來像一柄劍一般,但是游傑曹知道,他一點也不會凶。

他已從劍星子的目光中,看出了無盡的興趣,對於與自己對比的興趣。

過一個守圖,需要攻略,而要錘鍊飾品,自然是要有法子。

「劍兄,不知道這錘鍊之術,你懂得多少?」游傑曹說。

「我懂得不多,卻也不少。」劍星子說。

劍星子不笨,不僅不笨,他還很聰明。

他已是懂得了游傑曹為何那樣激他。

他已是知道,游傑曹並不懂得這錘鍊之術。

「你別看將火靈之氣一股腦,猶如注水一般注入鼎爐之中,其實這中間的門道多著。」劍星子說:「我施展『焚盡一切』后,第一次注入火靈之氣只是預熱,並不是真正錘鍊寶石,逼出寶石中的日月精華,而是將用火靈之氣將寶石包裹得更加嚴實,以免在接下來的強煉中,將寶石煉炸。」劍星子說。

「所謂錘鍊,不過是用火靈之氣將寶石中的日月精華錘鍊出來,構造成空間飾品,讓人得以儲存東西,方便出行。」劍星子說:「說起來雖很簡單,但是其中的難度,不是工匠師是不會明白的!」

「用火靈之氣包裹寶石后,我第二次便是加大火靈之氣的輸出,從而是這些寶石慢慢煉化,錘鍊其中的日月精華!」劍星子越說越興奮,道:「並不是火靈之氣輸出大,錘鍊的便是快,這其中求一個『巧』字。」

「而我這種方法,需要十足的火靈之氣。」劍星子說到這裡顯得十分得意。

至於如何巧,他並沒有說出來。

這秘密就好似劍士的劍術一般,他並不想說出來。

「反正你記住,用火靈之氣,將日月精華從寶石中錘鍊出來,將日月精華,錘鍊成空間飾品,便是對了。」劍星子說:「至於這方法,千種人有千種方法。」

就在這時,裁判席上的五個老頭已是看過了飾品,龍風肅穆地起身。

看到龍風起身,莫問已是鬆了一口氣。


他相信,這簡單的錘鍊,並不能難倒劍星子。

七年的培養工匠,使得他知道一些秘密,他也以這些秘密為驕傲。

出鼎的飾品,閃耀的霞光越是驚人,就說明飾品的品質越高。

他知道,出鼎的飾品的品質分良品、精品、上品、極品四品。

而這猶如螢火般的霞光,他知道,劍星子錘鍊的頂多是精品品質的飾品。

而古風也是知道,畢竟他曾幫小玉煉過上品的手鐲。

同時他也知道,這颶風指環的配方,恐怕還難不倒會古老的控『火』之術的劍星子。

這點莫問也知道,所以他臉上已露出笑容,看著站起的龍風,等到著他的老嘴張開,宣布星演城的敗績。

芝紗嘆了一口氣,她已不想打碎游傑曹的頭顱,而是想打碎游傑曹整個人。

小玉看著游傑曹,他也知道,這絕難不倒劍星子,他已知道,輸局已定。

無極、冶天、孔邈,三個老頭哀哀嘆氣,直叫可惜。

此刻心情最沉重的,只怕還是龍風老頭,他站著,長長吸入一口氣,道:「工匠大比,第二輪,星演城……」

每個字,都是那麼的沉重,好似千斤重鐵一般。

但是他還是要說,他非說不可,誰叫他是星演城的龍會長呢,從來大公無私。

這個捕快不太冷 「……代表出……」龍風話還沒說完。

只聽劍星子喊道:「慢!」

龍風看著劍星子,道:「友城代表何事?」

「剛才我與星演城代表交談期間得知。」劍星子看向游傑曹,沖著游傑曹打了一個眼勢,接著說到:「得知星演城工匠師因為食物中毒,心中煩悶,所以無心比賽,震東城代表要求重賽!」

劍星子的臉,顯得有些紅,他從未說謊,但是為了與游傑曹再次對決,不得不說。

龍風看向游傑曹,道:「可是如此?」

「確實如此。」游傑曹說到。

「容我與四城裁判討論一番。」龍風說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