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41 Views

唐崢傻笑,低頭吻了一下欣蘭的嘴唇,左手扶住她的後背,右手滑到腿彎處,用一個公主抱,把她抱了起來,走向卧室。

Written by
banner

「不要!」李欣蘭被嚇了一跳,不由地抱住了唐崢,整個身體都貼了上去,隨即想起將要發生什麼,便下意識的拒絕,只是不太果斷而已。

唐崢是個笨蛋,哄女人的經驗太少,不過好在少婦也不奢求這些,當被壓到床上時,她放棄了掙扎。

……

日上三竿,陽光透過窗戶,鋪在了地板上,李欣蘭睜開惺忪的睡眼。

「快起來,洗漱后滾蛋!」李欣蘭去推唐崢,手被抓住了。

「人生在於運動,所以來一次晨運如何?」唐崢笑眯眯地看著少婦黑色的眼睛,在她的額頭吻了一口,「謝謝你,欣蘭姐!」

「不行,再不起床要被人笑話了!」李欣蘭雙臂驟然用力,把唐崢掀翻,「我去做早餐。」

「好吧,我去沖個冷水澡,冷靜一下!」唐崢很哀怨,也沒敢強硬要求。

欣蘭做飯,洗漱完畢無所事事的唐崢開始打掃房間,出門的時候正巧碰上了隔壁的家庭主婦。

「你是?」四十歲的女人看到唐崢,有些疑惑,她沒記錯的話,隔壁那位漂亮的空姐應該是單身才對。

「我是他男朋友,要倒垃圾嗎?我幫你!」唐崢展現出了他最具親和力的笑容,讓人如沐春風。

「哦,那怎麼好意思。」主婦面露笑容,推辭,一身運動服的唐崢顯得氣質爽朗,有著年輕人特有的朝氣和蓬勃,讓主婦大生好感,不免的就想多說幾句話,打聽一下八卦,「你們怎麼認識的?應該不是同事吧?」


「不是!」

「你做什麼工作呀?總不會還是學生吧?」主婦雙眼發亮,觀察著唐崢的每一個神態,確定他說話的真假,「我跟你說,欣蘭可是個好女人,你可不能辜負她!」

「不是,自己開了個小公司。」唐崢算是領教了主婦的難纏,要是剛才回答是同事就好了,不過按照對方的眼力,也會從年齡上疑惑,要說是學生,那質疑會更多,為什麼少婦會和一個大學生成為情人?不過顯然這個隨口胡謅的答案依舊沒有滿足主婦。

「自己的公司?多大的規模呀?」主婦瞬間把唐崢歸於了有錢人的行列,沒辦法,太年輕了,是硬傷,肯定是繼承了家產,她已經開始懷疑李欣蘭被這個英俊的青年包養了。

「一般,勉強糊口。」丟完垃圾,唐崢趕緊閃人,再問下去他會瘋掉的,因為欣蘭的關係,他想和鄰居和睦一些,看來有些失算。

「哎,這年頭,世風日下呀,連欣蘭這麼好的女人都擋不住金錢的誘惑。」主婦一回家,就開始抱怨。

「瞎說什麼呢?欣蘭怎麼可能是那種人?」在家休息的男人聽到她的話,皺起了眉頭。

「那是你沒看到,他們差了將近十歲呢。」主婦絕對不允許別人質疑自己的判斷。

「你小點聲,另外把門關上,都讓人聽見了。」

「飯做好了!」李欣蘭顯然聽到了鄰居夫妻的對話,神色有些黯然,這一直是她的心病。

「沒必要因為別人的話鬱悶,自己活著開心就好。」唐崢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欣蘭。 青帝離開時間靜止結界的時候,星尊帝君終於忍不住開口:「這片空間已經快崩潰了。你——不要再來了。」

青帝忽然頓住了,滿不在乎:「你不是已經安排你的兩個弟子開始補天了嗎?」

「小青是你的血脈。」星尊帝君臉色一沉。

「逆夜,修仙,修神,仙路漫漫,天道無情,誰會在乎血脈這種事情?」青帝似謂嘆似嘲諷地瞧了星尊帝君一眼。

星尊帝君再好的涵養此刻也不禁有些怒了:「你真是變了!變得不可救藥。」

青帝似看好戲似的看了他一眼:「逆夜,紫薇星尊大帝,你當年成神,證的可是無情道,什麼時候改證蒼生道了?」

星尊帝君也感覺自己有些失態,遂不再說話。

青帝卻似乎有了些談性,純黑幽深的眼睛里滑過一絲趣味:「難道——是那兩個孩子改變了你?」


星尊帝君不置可否。

青帝看了星尊帝君半晌,眼神有些莫測。

星尊帝君眼神也微微有些凌厲和警告的神色。

青帝忽然笑了笑:「逆夜,讓我來看看你的弟子和繼承了我的血脈的人能做到哪一步吧!」

「重明,你究竟想做什麼?」星尊帝君此刻越發看不懂這個幾十年不見的好友了。

區區幾十年的時間在神袛的眼裡,也不過匆匆一瞬,怎麼一轉頭就物是人非了?

是他在凡世待得太久,沾染了一些凡人的習性嗎?

青帝笑而不答,轉身出了結界。

他一出結界,就看到了一個絕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人,饒是以他的鎮定,此時也忍不住微微感到意外。

但是,也僅是一點意外而已,一雙純黑色的眼睛似多情似無情,隱隱含著一絲笑意,宛如慈悲渡世的佛陀。

羽仙歌心裡微微一跳,死寂的胸腔里,那顆冰冷的心似乎又開始復跳,一聲聲,細微而清晰。

但是,羽仙歌微微吸了口氣,看著青帝:「你來做什麼?」

「恭喜你重生歸來。」青帝淡淡一笑。

「恭喜?」羽仙歌靜若止水的心裡忽然衍生出一股怒氣,「我還沒死,你應該感到很失望吧?」

那****被處以火刑的時候,她雖然會魂飛魄散,但是一年以後便能自行聚攏魂魄歸來,親自教養婉晴涼,將她撫養長大成人。如果不是在最後的關頭上,他突然對尚且是胎兒的婉晴涼下手,她也不會迫於無奈要保下婉晴涼而使用「逆生」,導致她徹底魂飛魄散,機緣巧合之下,才耗費了整整十六年才凝聚成形。

如果不是偶然遇到了她的女兒,可能她還會花上更久的時間。

這件事在心裡一直是個疙瘩,即使魂飛魄散一次,也永不忘卻。

「是有些意外。」青帝絲毫不否認。

羽仙歌薄青色的眼睛里掠過一絲殺意,青色的藤蔓蜿蜒,眨眼間纏上了青帝的脖子:「既然你已經和我斷絕一切關係,那就別來找小青。否則,我殺了你!」

青色的藤蔓收緊,宛如利刃一樣切割這青帝的身體,但是,青帝臉上卻依舊保持著淡淡的笑意,整個人化為碧綠的光點,一片一片迅速消散。縛再在青帝身上的藤蔓鬆開,彷彿她束縛的而只是一截空氣。

這是身外化身!羽仙歌臉色微微有些難看。不好,如果任他在鴻蒙上行走,那小青豈不是更叫危險了?

羽仙歌展開水鏡,開始在鏡面上尋找婉晴涼的蹤跡。

但是,剛剛的找到婉晴涼的蹤跡,羽仙歌就像被雷劈了一樣,愣住了,啪的一聲,把水鏡的鏡面打碎。

……

顧傾宇一離開證道山,就開始感應婉晴涼的位置。

他生平最煩的就是他找不到婉晴涼,所以,當他知道他的一些追蹤術法被打破,便又重新在婉晴涼身上設下了不少追蹤用的術法。

隨著他實力的提升,他設下的禁制也越來越刁鑽古怪,連婉晴涼自己都沒有察覺出來。

他察覺到婉晴涼正往諸神山的逍遙宮趕回去,便先行回逍遙宮等她,準備給她一個驚喜。

婉晴涼的確很驚喜,但她也是個大方的人,也給了某隻妖孽一份驚喜和——驚嚇,美其名曰買一送一……

婉晴涼剛剛見到他,極為激動,也不顧眾目睽睽之下,便不顧形象地保住了他,然後給了他一拳和一腳。

顧傾宇還沒來得及享受一下美人在懷的感覺,冷不防便挨了婉晴涼一拳一腳,頓時蔫了——幸福來得太突然,走的也太快!

婉晴涼這些時間本來心裡就憋著一口氣無法發泄出來,本以為此生不復再見,她在十八歲生辰時會變成妖鬼,而他會證道成神,生死殊途,卻不料他現在就回來了,心裡充斥著一股巨大的驚喜,忍不住撲到他懷裡,但想起他不告而別的惡劣行徑,心裡還是感到委屈和遺憾,忍不住在他面前發泄出來。

婉晴涼此時的功夫雖然也極為不錯,但哪裡比得上顧妖孽?

顧傾宇手臂一緊,便將她撈回自己懷裡:「阿青,我回來了,想不想我?」

顧傾宇惡趣味地,故意貼著她得耳朵來說,溫熱得氣息吹拂著敏感得耳際,婉晴涼渾身半邊身子都酥酥麻麻的,瑩潤的耳垂幾乎變成了粉紅色。

顧傾宇看得心痒痒的,平抑下去的狼血隱隱有沸騰的趨勢。

婉晴涼臉蛋爆紅,將他猛地一推,像只受驚的兔子一樣,一下子蹦出好幾尺遠,離開了一個相當安全的距離:「不想!誰會想你。」

這丫的說走就走,一聲招呼也不打,她憑什麼要想他?

顧傾宇明知道她口是心非,但聽到這句話還是感覺有些刺耳,一張俊臉頓時微微一沉……

婉晴涼正想再說他幾句,不准他再這樣不告而別,但是婉晴涼還沒來的及宣之於口,足下一陣眩暈,眼前一花,整個人已經被顧傾宇橫抱在懷裡。

婉晴涼心裡一慌,一股無法控制的羞窘漫上來,整張粉嫩的小臉宛如紅蘋果一樣。

這丫的知不知道現在那麼多宮人看著呢?

婉晴涼悄悄掃了一眼四周,卻連一個人影都找不到,原來密密麻麻的宮侍不知何時已經不見了。

婉晴涼心下稍稍安定了,但臉上的紅暈卻不是那麼容易消下去的。

佳人一入懷,顧傾宇心裡也猛然一個擺盪,一股無法抑制的歡喜悄悄漫上來,也隱隱有些無奈和悲哀。 第十四卷開始了,因為這一卷提綱非常詳細的緣故,更新應該會快起來,

正如卷名,罪惡都市,這裡法律不是用來遵守,而是被打破,

陰暗,暴力,卑鄙,與狡詐橫行,而主角一行的任務也變成了賺取罪惡點,顧名思義,就是要犯罪,嗯,似乎很邪惡,比如打劫一個妓女,會漲一個罪惡點,毆打一個悍匪,會漲兩個罪惡點,

當然,作為主角,自然不能幹這麼沒品的事情,他會用另一種方式來刷罪惡點,大家可以猜一下,

對了,這一卷還會掛一位征服者,大家可以期待,

總之一句話,下一卷會很精彩,更新也會加速,好想快點把它們寫出來呀!

……

說完新卷展望,再說下月票,上個月我以為沒機會五百票了,準備很平淡的度過,結果書友們太熱情了,最後一天投了將近一百票,差一些五百票,雖然還是沒夠,但是讓咱感動死了,

這個月,也僅僅是一點的差距了,希望書友們再給力一把,拜謝了!

本不想開單章的,但是後面的黑籍大大追的好快呀,眼看著就被人家超越了,求月票支援!

這個月咱真的很悲劇,去了兩次醫院,然後七夕那天還發生了一件讓人挺鬱悶的事情,然後昨天,大概是將近一個月的抑鬱情緒,終於導致了感冒加發燒,嗓子發炎,這三天,幾乎沒怎麼說話了,接了個對話,沙啞到朋友以為我把手機給丟了,讓陌生人撿到了呢。

不到38度我是不會去打針的,只吃布洛芬退燒,畢竟大學時候學的專業,對這個還算了解一下,不過為了能保證更新,趕緊去挨了一針,

(恩,小診所,不是女醫生呢有點小傷感,好吧,開個玩笑!)

……

哎,這麼訴苦,感覺很丟人呢,不過也算是一種傾訴吧,畢竟你們都是最善解人意的人呢!

那天見別人把咱的恐慌沸騰批評的一無是處,我就覺得我更應該努力,絕對不會萎! 「你吃完飯就走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李欣蘭沒胃口了,轉身要回卧室。

「別,一個人吃太寂寞了。」唐崢拉住了欣蘭,「不是說不做了么?難道你忍不住了?」

「你才忍不住呢!」李欣蘭知道唐崢再逗自己開心,不過還是白了他一眼,在他的手臂上掐了一把,「鬆手。」

「那就快點吃飯,然後出去逛街,盡情的享受生活。」

兩個人終究是一起出門了,畢竟李欣蘭也很期待,而且她還精心打扮了一番,足足折騰了半個小時,即便是以前工作,都沒這麼用心。

「不許笑,女人打扮,天經地義!」昨晚過後,少婦覺得和唐崢的關係親密了很多。

「我沒笑,只是嘴角裂開了而已。」唐崢想去牽少婦的手,被她躲開了,「欣蘭姐,你真美。」

「肉麻。」李欣蘭快走了幾步,甩下了唐崢。

……

「志堅,這件衣服我穿會不會顯得肚子太大了?」某位相貌最多四十五分,完全長歪了的富婆拿著一件衣服,站在試衣鏡前比劃著,一臉期待地詢問不遠處的那個比她年輕了足足二十二歲的男友。

「不會,你穿什麼都好看。」尹志堅面帶笑容,讚美著宋彤,視線落在她凸起的肚子上,心底卻是一陣噁心,忍不住誹謗,你穿什麼,都掩蓋不住小腹上的贅肉,不過這話他不敢說出來,不然明天就的滾蛋,那樣又會變得一窮二白。

「討厭,就會哄女人開心。」宋彤很喜歡這種讚美,只可惜笑的臉上的粉底都掉了下來。

尹志堅矜持的笑著,只有趁宋彤不注意的時候,才敢去偷偷地打量那些商場中路過的女人,不然被宋彤發現,少不了又是一頓臭罵。

「嘖,好漂亮的少婦!」李志堅看到了李欣蘭,豐腴的身段讓他禁不住吞了口吐沫,然後嫉妒地瞟向了她身邊的男人,愣住了,「唐崢?」

「你看什麼呢?」宋彤扭頭,看到尹志堅正盯著一個少婦猛看,當即怒了,走了過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是不是比我漂亮?」

「她怎麼會比你漂亮?」尹志堅趕緊解釋,「我在看那個男人,好像是我的初中同學。」

旁邊的幾個營業員暗笑,朝著這裡指指點點,讓尹志堅窘迫不已,不過當務之急是打消宋彤的怒氣,不然晚上必然又要被虐待了。

「真的?是那個穿運動服的嗎?」宋彤看到了英俊颯爽的唐崢,眼睛立刻一亮。

「是的。」尹志堅頓感不妙,產生了強烈的危機感,可是太遲了,宋彤已經抬腳走了過去,這位富婆才不管是不是初中同學呢,見到這樣的男人,當然要搭訕。

「你好,我是尹志堅的朋友。」宋彤伸手,隱晦地打量唐崢,雖說是初春,天氣還是有一些寒意的,可是眼前的男人除了運動服,裡面只穿著白色的緊身背心,將肌肉輪廓彰顯的一覽無餘,非常的健美,讓宋彤恨不得咬上一口。

「尹志堅?」唐崢的目光越過宋彤的肩膀,看到了初中同學,微笑著打了個招呼,「好久不見。」


「這位是你的女朋友嗎?」尹志堅尷尬的笑著,他怎麼可能不明白宋彤的意思,所以想證明唐崢兩人的身份,讓宋彤知難而退,當然,他也對李欣蘭很感興趣,能要到電話號碼就更好了。

「是呀!」

聽到唐崢毫不猶豫的回答,三個人的心思各有不同,李欣蘭感覺到了濃濃的幸福。

宋彤是嫉妒,不由的打量少婦,相貌、衣著,琢磨著自己搶到唐崢的可能性有多大。

尹志堅面無表情,瞟了眼李欣蘭,他心底就羨慕嫉妒的要死,為什麼命運這麼不公平?

「你不是上了重點高中嗎?怎麼,沒考上大學嗎?」尹志堅要找優越感,不然他會瘋掉的。

「退學了。」唐崢倒是沒有隱瞞。

「哦,看來你過的也不如意呀!」尹志堅挺起了胸膛,露出了自認最有魅力的笑容,他覺得唐崢很可能和自己一樣,做了鴨,於是對李欣蘭的映像也變得醜陋起來。

「又是一個賤女人。」尹志堅心底謾罵。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