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82 Views

「請太子妃贖罪!」墨海拱手請罪。

Written by
banner

「何罪之有?」花琉璃瀲灧的雙眸中劃過一抹凌厲。

「屬下不該才逞一己之私,拒絕和皇家合作!」墨海垂首說道。

墨海說完,房間之內是死一般的寂靜,所有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忐忑的目光落在花琉璃那張冷艷的小臉上。沒有人敢說話。

良久,當這種壓抑的情緒幾乎讓人無法承受住的時候,只聽花琉璃突然開口道「做的好!」

墨海猛然抬頭,嚴謹的雙眸中劃過一抹喜悅,他原本以為太子妃會責怪他的擅自主張,他聽小峰迴來說,當時太子妃似乎不高興,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接受太子妃的懲罰,卻不料,今日她來,竟是說了三個字「做的好!」

「太子妃?你說這話是真的好嗎?」墨海忐忑的看著她。

「嗯,當然是真的好了!」花琉璃薄唇牽起一抹笑意。

「這就好,我這顆心可就放肚裡了,我就看不慣那太子竟然會這樣對太子妃,我們給他們皇家提供兵器,還竟做這些事情來,取消交易,必須要取消!」墨海眼看著花琉璃贊陳他的決定,隨也變得心情愉悅了起來。

「墨叔,皇家那邊怎麼說的?」花琉璃看著墨叔的表情瞬間變化,不禁莞爾笑道。

「說是派了太子來和我們商談!」小峰搶著說道。

「他?」花琉璃雙眉一凜,眼底深處一點淡淡的傷心在悄然蔓延。

「嗯!」小峰和墨叔同時點頭。

「好,說好地點在哪裡談了嗎?」花琉璃很快穩住了自己的情緒,緩緩的開口。

「城郊的皇家獵場!」墨叔開口。、

「皇家獵場?」花琉璃一愣,她這可是在穿越過來之後,第一次聽說到皇家獵場這個地方。

「是的,皇家獵場是供皇室們專門狩獵的地方,因地處險惡,大多都是原始叢林,裡面豺狼虎豹很多,所以,那裡從來不會給百姓們開放!」墨海嚴肅的說道。


「既然如此,為何選在那麼一個險惡的地方啊?」花琉璃不解的問道,怪不得自己竟然不知道,原來平常老百姓根本就沒辦法到這麼一個險惡的地方去。

「這恐怕是皇家忌憚我們的實力吧!」墨叔沉吟著說道。

花琉璃靈動的雙眸閃爍著,想起燕昊每每在她提起幽冥兵皇的時候,那不悅的表情,莫不是這一次他想出手對付幽冥兵皇。

想到這裡,她便說道「好,我去!」

「你?」墨叔臉色一變,顯然他沒有想到花琉璃竟然要求自己去。

「是」花琉璃點了點頭。

墨叔沒有反對,只是安排了屬下去保護她,當秋蘭給她穿好幽冥兵皇的裝備的時候,心裡還有些擔擾「小姐,可不可以讓我跟著你去,奴婢不放心!」

「秋蘭,這樣的陣勢不適合你!」花琉璃看著她的眼睛說道。

「可是,奴婢真的擔心你!」秋蘭緊緊咬著下唇說道。

「有小峰和墨海陪著我,沒事的!」花琉璃安慰著她。

話音剛落,只見秋蘭撲通一聲便跪倒在了地上,對著墨海就拜了起來。

「墨叔,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保護好我家小姐,可千萬不要讓太子傷了我家的小姐,你不知道府里出了事了!」秋蘭哽咽著說道。

「秋蘭!」花琉璃拔高了聲調喊了她一聲。

墨海眸光閃爍,彎下了身子便將秋蘭扶了起來「放心吧,無論出了什麼事情,我們都會陪在她的身邊的」。

「謝謝墨叔,小姐她真的好可憐!」秋蘭哭著說道。

墨叔心裡有數,邊和小峰走了出去,安排待會去皇家獵場的事情了。

此時房裡只剩下花琉璃和秋蘭還有劉家娘子三個人了。

「秋蘭,你說什麼呢,我哪裡可憐了,你這丫頭,我看你是我寵的你無法無天了,竟然編排起你家小姐的不是了!」花琉璃嘴裡呵斥秋蘭,心裡卻是因為秋蘭的關心,而感到滿滿的感動。

「奴婢沒有編排小姐的不是,打死也不會這樣做!」秋蘭連連擺手,連臉上的淚水也顧不得擦了。

花琉璃走近了她,幫她拭去了臉上的淚水,嘴裡安慰道「好了,好了,我自己能調整情緒,也能保護好自己,倒是你,肩上的傷怎麼樣了,趕緊的去讓劉家娘子給你敷藥吧!」

一旁的劉家娘子得令,連忙拽過了秋蘭,拉開她微微有些破損的衣服,解開一看,便看到了肩頭上一片青紫。

「傷的那麼重?你這丫頭怎麼也不說?」劉家娘子責怪著她,手裡卻輕輕的幫她按摩了起來。 兩人皆是在說這些不着邊際的客套話,但這一個小小的插曲,卻讓蕭震龍心中對許鋒多了幾分好感。

“許鋒啊,你現在是在哪裏工作啊?”幾番客套之後,蕭震龍笑呵呵的回到了太師椅上,端起茶杯泯了一口茶水。

聞言許鋒下意識就想說自己還在上學,但馬上意識到這樣說有問題,旋即稍一琢磨道;“我現在在做些自己的小生意,小子生性不愛受人拘束,雖然賺不了幾個錢,但還算可以養活自己。”

許鋒這麼說是要讓蕭震龍覺得自己有所作爲,因爲他本身就是大企業家大富豪,他肯定不想自己的女人嫁給一個工薪階層的上班族,再者許鋒本身也是想要有自己一番事業的人,只不過此時還沒找到合適的入手點而已。

果不其然,蕭震龍聽罷點點頭道;“年輕人就是應該如此,有衝勁有動力,現在生意做的很大了吧?年收入有多少?”

“爸,你說什麼呢。”一旁,蕭琳琳不滿的瞥了蕭震龍一眼,她當然知道許鋒是什麼身份,哪裏是什麼個體,那就是自己班一個學生。但許鋒說這話的時候臉不紅氣不喘,那感覺真像是頗有成績的年輕企業家,搞的蕭琳琳既想笑又不敢笑。

見狀許鋒打了個哈哈,笑道;“伯父是在取笑小子了,小子這點成績在伯父面前簡直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哪裏稱得上什麼成績。”

從剛剛的接觸來看,蕭震龍是那種十分注重臉面的人,所以跟他說話,許鋒可以說是不吝褒語,或者說是拍馬屁也差不多。

聞言蕭震龍哈哈大笑;“年少有爲,年少有爲啊,許鋒你家裏現在都有什麼人,你爸媽是做什麼工作的?”

話一出口,蕭震龍還沒覺得有什麼,但一旁的蕭琳琳卻頓時心中一顫,她下意識看了許鋒一眼,頓時在他的目光裏感受到一股冰冷,跟她第一次詢問許鋒父母情況的時候一模一樣,即便是第二次看到,仍舊是讓蕭琳琳骨子裏有些發寒,不敢正視許鋒的眼睛。

只不過這絲冰冷的目光只在許鋒的眸子裏持續了一瞬間,就被許鋒強行壓制了下去,臉上的笑容絲毫不減道;“我爸媽他們不在這座城市,他們在別的地方。”

許鋒只能用這個理由來回答蕭震龍的問題,也就是蕭震龍是蕭琳琳的父親,若是換做其他人問這個問題的話,許鋒可能早就翻臉了,因爲那是他心中一塊永遠無法癒合的傷疤,每一次被人提及都是在用刀子劃他的傷口。

或許從許鋒的語氣中聽出了幾分異樣的味道,蕭震龍眉頭暗皺,但表面上卻是含笑道;“原來是這樣。”

這個話題很快被扯過去,蕭震龍跟許鋒閒聊幾句後,忽然話鋒一轉道;“許鋒,你當過兵麼?”

當兵?

聞言許鋒心中一動,目光盯住了蕭震龍的眼睛,只見後者也是在全神貫注的看着自己,且在蕭震龍的眼神中,許鋒甚至嗅到了幾分血腥的味道,那是隻有當過兵打過仗的人才會擁有的眼神。

片刻,許鋒搖頭道;“沒有。”

“哦。”

蕭震龍哦了一聲,像是在琢磨些什麼一般,目光不時在許鋒身上若即若離,似乎是在打探一些什麼。對於蕭震龍的目光,許鋒視若無睹,只是含笑看着他,也並沒有將自身的氣場釋放出來。

許久,蕭震龍緩緩從椅子上站起身來,走到許鋒跟前道;“小子,我實話跟你說吧,琳琳是我唯一的女兒,也是我生命中最寶貴的東西,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她,其實在你來之前,我已經爲琳琳尋找一個各方面條件都很不錯的男人,現在他應該快到這裏了,如果你真的喜歡琳琳的話,那麼等會就要讓我看到你對琳琳的真心,以及照顧她一輩子的能力,你明白我的意思麼?”

“爸!”

蕭琳琳又在一旁小聲道,然而這一次,蕭震龍卻只是擺了擺手道;“女兒,爸爸這麼做也是爲了你好,如果不能找到一個有能力保護你照顧你的人,我怎麼能放心?”

щшш⊙ tt kan⊙ ¢o

兩父女在低聲交談,許鋒卻落得個清閒在旁邊喝起了茶水,茶的味道跟蕭琳琳辦公室的一樣,應該是蕭琳琳從家裏帶去學校的。

對於蕭震龍的話,許鋒怎能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他無非是想在那個秦磊跟自己之間挑選一個更優秀的,如此一來自己難免與那秦磊之間要發生點什麼。

想罷許鋒搖頭而笑,他卻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會爲了一個女人而去趟這樣的渾水,尤其是這個女人只是他的大學老師而已。若是放在以前,恐怕有人要讓他幫這樣的忙的話,自己連話都懶得多說一句,因爲在以前的許鋒看來,那只是多管閒事而已。

但是現在這種自己,卻讓許鋒無奈之中又多了幾分歡喜,因爲只有正常人才會樂意去幫朋友的忙,因爲只有正常人才會有豐富的感情,去陷入任何事情。

“現在的我,應該算是稍微正常一點的人了吧?”

心中默默問了自己這樣一個問題,許鋒靜靜看着杯中沉澱漂浮的茶葉,旋即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笑容中有着幾分滿足與得意。只不過這種笑容,只有他自己纔會懂罷了。


就在許鋒獨自發呆的時候,房門外傳來兩聲敲門的聲音,同時從門外傳來聲音道;“老爺,秦家的人來了。”

聞言蕭震龍拍了拍蕭琳琳的後背,道;“我知道了,告訴他們我們這就下來。”

“是,老爺。”

來了。

許鋒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擡腳走到蕭琳琳面前,與蕭震龍一同朝樓下走去,在出房門的時候,蕭琳琳忽然抓住許鋒的手,溫軟的掌心似乎有些潮溼,那應該是汗。

見狀許鋒停下腳步,笑道 ;“怎麼了?”

“許鋒,我…我有些後悔讓你這麼做,如果秦磊對你生恨的話,日後很可能會找你麻煩,要不你走吧。”蕭琳琳將頭低下去,聲音細若蚊蠅。

聞言許鋒心中一動,感情自己的老師是在爲自己緊張,好笑之餘,許鋒又有幾分感動,起碼蕭琳琳是在爲他擔心。

旋即許鋒拍了拍蕭琳琳的手背,笑道;“如果你現在讓我走的話,我只能從窗戶跳出去了。”

“啊?”蕭琳琳一愣,傻傻的看着許鋒。

見狀許鋒仰面輕笑道;“別說我現在走不了,就是能走的話我也不會走。”

“爲什麼?”蕭琳琳一臉不解。

“能給這麼漂亮的女人當一天男朋友,我想世界上哪個男人都不會拒絕的。”許鋒笑眯眯的看着他,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隙。

聞言蕭琳琳小臉一紅,雖然知道許鋒是在開玩笑,但心中還是暖暖的,嬌嗔道;“討厭,這個時候還開我玩笑。”

“哈哈,走吧,去看看我的‘情敵’倒是什麼模樣。” 花琉璃也看到了她肩頭上的傷口,雙眸劃過一抹狠厲,這許美玲簡直是太渣了,竟然對這麼一個小丫頭下如此重的手。

「哎呀,姐姐,你可輕點,疼,疼的厲害!」大家不提還好,這一提,秋蘭便感覺到肩膀上一陣一陣的火辣辣的疼痛傳來。

「既然知道她那麼狠毒,你啊,就該長個心眼,提防著她,弄的自己現在受了傷,讓我們大家都心疼!」劉家娘子嘴裡嘮叨著,眼圈卻也漸漸的紅了。

「姐姐啊,這有什麼啊,在說啦,那個蛇蠍毒婦也沒討的了好去,被小姐賞了一巴掌,我可看的清楚了,那一巴掌打的真狠,半邊臉隨著就腫了起來,小姐替我報仇了的!」秋蘭開心的說道。

「秋蘭,你可要記清楚了,以後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記得要學會保護自己,能不要招惹她的便躲著,切莫要傷了自己!」花琉璃叮囑秋蘭。

「嗯!」秋蘭用力的點了點頭,眼圈漸漸的紅了。

「小姐,秋蘭想跟著你去皇家獵場!」秋蘭懇求道。

「秋蘭你又來了,小姐不是剛剛說了你嗎?像我們這樣不會武功的,去了皇家獵場,只能是徒增小姐她們的累贅,倒不如安全的待在彎月布莊裡面,等著他們回來!」劉家娘子勸道。

「可是,姐姐,我好擔心小姐!」秋蘭紅著眼圈說道。

「傻瓜,有什麼好擔心的,橫豎都是去見太子,又不是去見別人,誰還能把小姐怎麼著了啊,你就別瞎擔心了,安心的在我這彎月布莊給我賣一天的布吧!」劉家娘子掩嘴而笑。

「對,劉家姐姐說的對,你啊,還是在這裡賣布啊!」花琉璃輕笑一聲,眼見墨叔他們已經準備妥當,她便站起身來。


「小姐!」秋蘭緊張的看著她,眼神里滿是不舍。

「我們要去皇家獵場了,劉家姐姐,你可要記得清楚,如果我們沒有從獵場回來,一定切記不要跟皇家交易,明白嗎」花琉璃慎重的說道。

「嗯,奴家明白!」劉家娘子嚴肅的點頭。

「那我們就走了!」花琉璃沖著她們輕輕點了點頭,便拔腿就走出了廂房。

「小姐!」秋蘭突然追上去。

劉家娘子用力的拽住了她的胳膊,並沖著她搖了搖頭,秋蘭才咬了咬牙,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出了彎月布莊。

此時天近黃昏,十幾個人騎了快馬,全都身著一身黑袍,在血色的黃昏里,更顯得突兀。

花琉璃坐在烈馬之上,緊緊攥緊了手裡的馬鞭,她雙眸中射出駭人的冷意,心裡沉吟,這燕昊能把見面地點選在這皇家獵場,肯定是存了別的心思,她倒要看看,他將如何對付幽冥冰皇。

一陣冷風吹來,吹起她黑色的面紗,露出她原本嬌媚的小臉,涼薄的唇角微微揚起,帶著些許的譏諷,大夫人許美玲的話還清楚的在她的耳邊響起,昨夜我們若曦侍寢了。燕昊啊,燕昊,你果真是等不及了,寧願與別人沉浸在溫柔鄉里,原來你那嘴裡的誓言竟也是哄騙人的把戲。

眼角深處劃過一抹深深的受傷,她狠狠的揚起了馬鞭,猛然抽在烈馬的屁股上,只聽一聲尖銳的嘶叫聲,烈馬便是猶如那離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

「快追!」墨叔擔擾的看著那疾速離開的身影,匆忙的打馬追了上去。

烈馬揚起的灰塵,逐漸的在整個官道上瀰漫開來。

城郊的皇家獵場,逐漸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內,微微的薄霧將他們的身形籠罩了起來,不知名的的野獸吼叫著,整個環境讓人陡然生出一絲冷寂。

「墨叔,就是這裡嗎?」花琉璃坐在馬上,在一處空曠的地方打著圈圈,此時她的嗓子發出的再也不是清脆的聲音,而是一種嘶啞的略帶了滄桑的聲音,這是墨叔給她吃了一種可以變聲的藥丸,她的蒙面巾,從眼下,一直垂到了胸前,渾身被一種極致的黑色包裹了起來,寬大的黑袍穿在她的身上,看不清楚身形,劉家娘子的巧手早已替她準備好了一雙厚底靴,這樣在身高上她便高了一些,乍一看去,已經無法認出她到底是誰了。

「嗯!」墨海輕點頭,冷峻的臉上滿是戒備,約好的時間,太子他們竟然還沒到。

「正好他們沒有來,不如我們先探查一下地形!」花琉璃目光瞭望著遠方說道,每每到了陌生的環境,她總是希望能徹底的把這裡觀察清楚,哪裡可以進攻,哪裡可以防守,哪裡可逃脫,她都要觀察個仔細,這也是她一直都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從沒有失過手的原因,如今來到這陌生的皇家獵場,她原來那種極致的戒備心理又開始出現了。

「小姐,這林子還是不要進去的好!」墨海提醒她。

「墨叔!」花琉璃看了他一眼。

墨海驚覺失言,連忙環顧四周,只見周圍除了自己帶來的十幾個人之外,便是瑟瑟的風聲,一片靜寂,讓他頓時舒了一口氣。

「墨叔,若是剛才有敵人的眼線在這裡,你就把我的身份暴露了!」花琉璃提醒他。

「是,屬下知錯!」墨海恭敬的認錯。

「兵皇,不如我們就在這裡等他們吧!」墨海開口說道。

「不,我們還是進那林子裡面去吧!」花琉璃淡淡的說道。

「可是,這種原始密林一直多是大燕王朝子民的禁地,裡面時常有野獸出沒,若不是因為隔了那座山做屏障,恐怕這靠近城郊的百姓們都不能安寧!」墨海勸道。

「墨叔,越是兇險的地方,就越是安全的地方!」花琉璃靈動的眼眸深處,豁然出現的色彩,讓一直注視著她的墨海一驚。

「既然兵皇如此堅持,那不如我們就進去吧!」墨海大聲說道。

「是!」後面跟著的侍衛們齊齊的應了一聲。

短暫的休整之後,十幾個人闖進了密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