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85 Views

「古怪!古怪!實在太古怪了!之前,還沒有怎麼注意,但如今一想,整件事情,處處都透著一股古怪啊!」帝星辰心中百思不得其解,雖然整件事情都十分的古怪,但帝星辰如今也沒有去考慮這些問題了,因為九大強者已經撲到了他的面前,他必須出手了。

Written by
banner

九大強者同時對帝星辰發起來了凌厲的攻勢,雖然這九大強者皆是被黃龍異火重創了,但是他們聯手起來,威力還是異常可怕的。

就算是帝星辰,也不敢大意。只見帝星辰並不和他們硬碰硬,而是選擇避其鋒芒,整個人飛快的朝後退開。

九大強者的速度皆是奇快無比,但帝星辰如今是全盛時期,又有《逆央八步》這一門玄妙的身法,面對受了傷的九大強者,速度自然更快,一下子便避開了眾人的攻勢,使得眾人第一輪攻擊落空了。

「哼!帝星辰,有種不要閃避,和本尊者一戰!」萬人龍並不甘心,大喝一聲,整個人一躍而起,首先撲向了帝星辰。

帝星辰這一回倒是沒有閃避,之前九大強者一起攻擊,神仙也得避其鋒芒啊。但如今,萬人龍居然膽敢一個人先殺過來,帝星辰也自然不會客氣,只見他長袖一揮,右手之中便出現了一柄通體烏黑的長槍,正是弒神槍。

「無畏衝鋒!」只見帝星辰一揮手中的弒神槍,不退反進,一槍刺向萬人龍,全身上下爆發出來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就連空氣也被這一槍撕裂了。 第九百三十三章三人臣服

青雲劍尊、黑風老祖、萬人龍三人的臉上皆是露出十分複雜的神色,這三人都是中原有頭有臉的人物,跺一跺腳,整個凌天城甚至整個中原都要抖一抖。要他們臣服在一名後生晚輩的腳下,這是多麼屈辱的事情,他們自然不願意。

但如今,他們被種下了靈魂種子,身不由己了,身在屋檐下,已經不得不低頭了。只見黑風老祖咬了咬牙,突然跪在地上,對著吳昊雙手抱拳,喝道:「主人饒命,我黑風老祖還有整個黑風傭兵團,願意臣服於主人,聽憑主人號令,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哦?」吳昊見到黑風老祖願意臣服,頓時雙眼一亮,哈哈一笑,甚是愉悅道:「不錯,不錯,黑風老祖果然是識時務之人,你第一個向本尊者表納忠心,本尊者不會虧待你的,等到本尊者達到神玄之境之後,會替你醍醐灌頂,讓你達到玄尊巔峰,來日有機會,在將你的修為提升到神玄之境。」

黑風老祖一聽,雙眼頓時不由一亮,露出一臉喜色,黑風很清楚,背後是紫陽門的吳昊的確有那個手段,黑風老祖頓時歡喜的拜謝吳昊道:「多謝主人,多謝主人,日後若有任何吩咐,儘管吩咐!」

萬人龍眉頭皺了一下,突然也是跪倒在地,恭恭敬敬道:「主人,我萬人龍願意真心臣服,任何吩咐,刀山火海,絕不皺一下眉頭。」

「哈哈哈哈,好!好!好!」吳昊見到萬人龍也臣服了,心中大悅:「你們萬家,有一個叫做萬長火的,如今便在替本尊者辦事,你臣服於本尊者,你們兩個也可以作伴了。」

見到黑風老祖和萬人龍都已經臣服於吳昊了,青雲劍尊咬了咬牙,也跪倒在地,恭聲道:「小人拜見主人,願為主人效犬馬之勞!」

「好!」吳昊見到三人都已經臣服,頓時不由大悅,雖然吳昊知道這三人不是真心臣服的,但是他已經在三人的識海之內種下了靈魂種子,也不在乎三人是否真心臣服了。

「好厲害的手段,眨眼之間,便給這三大強者種下了靈魂種子,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後只能選擇臣服。就算是我,現在也沒有辦法做到這一點,看來如今的吳昊,實力的確遠在我的想象之上啊!」帝星辰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心中深深的明白了,如今的吳昊,的確已經今非昔比了。

如今的吳昊,已經變得無比的可怕,可怕到就連帝星辰也無法匹敵了。

「帝星辰,現在,你明白了本尊者的強大么?」吳昊似乎也不著急擊殺帝星辰,臉上露出了一絲掌控一切的笑容,突然轉過身來,目光看向帝星辰。

吳昊洋洋得意的看著帝星辰,帝星辰心中十分清楚,吳昊之所以並不著急動手,是因為他十分的自信,自信帝星辰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不僅如此,吳昊想要先瓦解帝星辰的信念,讓帝星辰在無盡的恐懼之中慢慢死亡。這樣,吳昊才會有殺死帝星辰的暢快感。

「看來,今日是沒有報仇雪恨了,甚至就連我自己的性命也有危險。如今之計,唯有先保住性命,逃離此處,回去苦修,然後再等五大學院切磋大會之上,再和吳昊一決生死了!」帝星辰目光冷冽的注視著吳昊,心中閃過無數個念頭,很快他便做出了一個決定。

緊接著,只見帝星辰並沒有回答吳昊的話,反而一躍而起,一揮手中的弒神槍,一槍朝著吳昊刺去。


「冰封三尺!」沒錯,帝星辰這一槍,正是《弒神九殤》第一式——冰封三尺。

早在帝星辰認出吳昊的身份之時,他便已經開始暗暗醞釀力量,準備施展這一招了。

「冰封三尺」這一招一施展出來,頓時只見弒神槍之上釋放出來無盡的冰寒之氣,這一股無比寒冷的力量,無比的寒冷,寒徹心扉,彷佛不屬於這個世界一般,就好似來自無比寒冷的寒冥之地,要將世間的一切,全部凍結。嗤嗤嗤!

嗤嗤嗤!弒神槍所到之處,就連空氣,也是不斷的發出一道道「嗤嗤」聲,居然緩緩凝結成為了冰塊。

不錯,居然就連空氣都被凍結住了,足可見這一槍的威力是何其的恐怖。

吳昊本來見帝星辰主動發起攻擊之時,眼中還有一絲不屑之色,但他看到這種變化,臉色頓時變了。

只見他的臉色刷的一下,就變得陰沉了起來,整個人一躍而起,便打算退開躲避這一股恐怖的力量。

但是,太遲了!

嗤嗤嗤!就在這時候,弒神槍之上釋放出來的這一股無比寒冷的力量,已經席捲到了吳昊的身體之上。


頓時,吳昊的身體之上就好似裹上了一層銀霜一般,但這銀霜卻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厚,很快,吳昊整個人都被銀霜包裹,眨眼之間,便被凍結住了,成為了一座冰雕。

「什麼?這是什麼招數,居然如此厲害……」

「這帝星辰,真不愧為修羅傭兵團團長,原來還有后招,果然厲害……」

黑風老祖、青雲劍尊、萬人龍等人看到這一幕,皆是大吃一驚。

他們倒是有些希望,帝星辰能夠打敗吳昊,好讓他們掙脫吳昊的控制。但是,他們三人都被吳昊種下了靈魂種子,吳昊一死,他們也會隨之死去,這個事實他們又不得不接受。所以,這三人猶豫了片刻之後,便準備出手,對付帝星辰。

畢竟,吳昊一死,他們也活不成。但是,就在這時候,令他們吃驚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帝星辰佔了上風之後,居然沒有繼續攻擊,而是縱身一躍,便朝著反方向飛快的奔去。

逃走!不錯,此刻的帝星辰,居然正是選擇了逃走。帝星辰很清楚,吳昊乃是玄尊初期的玄修者,加上他是紫陽門門主的兒子,功法,秘技都不遜與自己,論實力遠在他之上,和他正面交鋒勝利的可能性極低。

如今,吳昊又收服了黑風老祖、青雲劍尊、萬人龍三大強者。

這三人雖然不是真心臣服於雲天成的,但他們被種下靈魂種子,吳昊一死他們也就活不成了,為了活命,這三人肯定會拼盡全部力量阻止他擊殺吳昊的。這樣一來,帝星辰想要殺死吳昊,更是難上加難。

而且,吳昊之所以被凍成冰雕,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帝星辰醞釀了極長時間的力量,以及吳昊太輕視大意了,這兩個原因,才導致了帝星辰攻擊的僥倖成功。但是,帝星辰很清楚,這一招冰封三尺是困不住吳昊的,很快吳昊便會脫困,到時候更會爆發出來強大的力量,就連帝星辰也無法匹敵。

帝星辰唯一的辦法,就是迅速離開此地,回去苦修,等到五大學院切磋大會之上,再和吳昊公公平平、堂堂正正的一決生死。

看到帝星辰快速逃走,青雲劍尊、黑風老祖、萬人龍三人皆是微微一怔,緊接著心中卻是有些暗暗佩服帝星辰的果斷了。

的確,在這種情況之下,唯一的選擇也只有逃走了。先用冰封三尺困住吳昊爭取一點兒時間,然後逃走,手段雷厲風行,就算三大強者也是沒有把握能夠做到帝星辰這麼好。

本來青雲劍尊、黑風老祖、萬人龍是打算出手的,但看到帝星辰反而逃走了,三人皆是愣了一下,卻是沒有追擊。

雖然他們跟帝星辰有著不共戴天之仇,但他們如今卻是有著更大的敵人,那便是吳昊,他們可不願意主動去給吳昊清路。

轟隆!果然不出帝星辰所料,這「冰封三尺」是困不住吳昊的,這時候,只聽見一道巨響聲響了起來,吳昊身上的冰塊,突然炸裂開來,化成齏粉,而吳昊則是成功的脫困了出來。

吳昊脫困出來之後,顯然是因為著了帝星辰的道臉色變得十分的陰沉,他看到帝星辰正飛快的逃離此地,臉上頓時浮現出來一絲充滿殺意的猙笑,目光掃視了青雲劍尊、黑風老祖、萬人龍三人一眼,大喝一聲,道:「你們還站著幹什麼,還不快追,若是讓他給逃走了,你們一個也休想活命!」

青雲劍尊、黑風老祖、萬人龍三人聞言心中皆是一寒,雖然心中不願意替吳昊賣命,但如今也只得乖乖的展開身形,朝著帝星辰追去。

吳昊見到這一幕,冷哼一聲,一躍而起,展開身形,也是朝著帝星辰追去。

不過,吳昊的速度,居然快如閃電,就連青雲劍尊、黑風老祖、萬人龍三人,也是一下子便被吳昊甩在了身後,足可見吳昊速度的恐怖了。

青雲劍尊、黑風老祖、萬人龍三人見到吳昊速度居然是如此的恐怖,心中暗暗震撼,這下子不得不感慨吳昊的強大了,被吳昊所控制,不甘心也只能甘心了。

「帝星辰,原來你早就計劃好逃命了,哈哈哈哈,想不到,你居然是這樣一個膽小鬼,你不是要殺我嗎?我就在你眼前,你卻是不敢報仇,哈哈哈哈哈,可笑,可笑,真是可笑啊!」吳昊在帝星辰的身後飛快的追擊著帝星辰,一邊追趕,一邊不斷的冷嘲熱諷。

!! 第九百三十一章吳昊的計謀

「什麼?你不過才玄宗後期的修為罷了,但你的力量,怎麼會如此強大,這一槍的力量,恐怕有足足六十萬斤了!」萬人龍本來見帝星辰只有玄宗後期的修為,所以輕視帝星辰,首先出手。但此刻,帝星辰一出手,他臉色頓時大變,內心深處產生一種極為恐懼的顫抖。

「快退!」其他眾人見狀,臉色皆是一沉,齊齊撲向了帝星辰。

雖然,他們之中大部分人不在乎萬人龍的死活,但他們如今見識帝星辰的可怕之後,明白之後同心協力,才有機會打敗帝星辰。

他們可不想,最後被帝星辰逐個擊破,落得一個身死道消的下場。

萬人龍這才回過神來,當即朝著人群之中退去,施展出來了全部的力量,速度奇快無比。

但是,帝星辰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要驚天動地。他這一槍,早就打定主意,就算殺不死萬人龍,也要讓他重創再無抵抗之力,所以看到萬人龍暴退,帝星辰這一槍的速度反而更快了,一下子便刺到了萬人龍的面前,眼看著就要刺穿萬人龍的身軀了。

「可惡!你的速度,居然也是如此之快,你這傢伙,根本不是人,難怪我們萬家好幾名族人都死在了你的手中,原來你的實力如此的變態!只可惜,我現在受傷了,否則以我全盛時期的力量,絕對足以擊殺你了!」萬人龍臉色陰沉,他已經避無可避了,只得咬了咬牙,將全身上下的力量運轉到雙手之間,護在胸前。

「裂!」帝星辰看到這一幕,眼中露出一絲嘲諷之色,不屑的冷笑一聲,雙手連連揮舞,手中的弒神槍當即一攪,頓時萬人龍便慘叫一聲,雙手裂開,被生生攪斷了,掉落在地面,噴出無盡鮮紅的血液。

但是,如今同時,其他眾人也已經撲了上來,擋在了萬人龍的身前。不過,他們看到萬人龍雙手已經斷掉,鮮血染紅了他的身軀,一副無比凄慘的摸樣,心中不由一寒,不免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覺。

「啊啊啊啊……該死!該死!該死啊!帝星辰,你居然膽敢斷掉本尊者雙臂,我們萬隆傭兵團,還有我們萬家,都和你不死不休!」萬人龍雙臂被斷掉,除非是找到天材地寶重新接好,才能夠恢復,不過就算恢復,實力也是大不如從前了。當然,他若是能夠找到那些非常稀有的寶物,重新凝練一對手臂,倒是有可能恢復全部的力量。

「不死不休,嘿嘿,今日你們若是還膽敢阻攔小爺,便全部都要死在這裡了,還談什麼不死不休!萬氣朝元!」帝星辰冷笑一聲,雙手連連揮舞,手中的弒神槍之上,頓時激射出來數千道槍氣,洞徹九霄,整個石室都不斷的顫抖了起來,似乎隨時都要毀滅掉了一般。

眾人見狀,臉色皆是一變,紛紛出手,抵擋這些凌厲的槍氣。

而這時候,帝星辰卻是冷笑一聲,不再理會眾人,一躍而起,便朝著漂浮在半空之中的黃龍異火的本源火種抓去,一下子便將黃龍異火的本源火種抓在了手心之中。

這黃龍異火威力異常巨大,十分的炎熱,但它變幻成為了火種本源之後,卻是一點兒也不熱,帝星辰將它抓在手心中,也沒有感覺到什麼異樣之處,甚是奇怪。

「放下黃龍異火!」

「這黃龍異火是本尊者的,天地之間只有本尊者才配擁有它!」黑風老祖、青雲劍尊、萬人龍等人見到這一幕,臉色皆是一變,齊齊躍起身來,朝著帝星辰撲去,想要爭奪帝星辰手中的黃龍異火火種本源。

帝星辰如今得了黃龍異火,也懶得和眾人糾纏了,當即便打算帶著黃龍異火的本源火種離開這裡。

但是,就在這時候, 異域——美麗新世界 ,這一道陰風,速度奇快無比,來勢異常兇猛。

感覺到這一股陰風,帝星辰當即便知道不妙,想要閃避。

但是,帝星辰這個念頭剛剛產生,一股巨大的力量便轟擊在了帝星辰的身上,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力量,也讓他的手臂一軟,不由自主的放開了手中的黃龍異火的本源火種。

「哼!」受到了這樣一股強大的力量攻擊,帝星辰不由發出一道悶哼之聲,胸口一悶,一股鮮血便噴射了出來,整個人也是隨之倒飛了出去,足足飛出了十幾丈的距離,足可見這一股攻擊帝星辰的力量是多麼的恐怖。

「哈哈哈哈哈,一群白痴,全部都被本尊者玩弄於鼓掌之中,這黃龍異火的本源火種,從今往後,便歸本尊者所有了!」這時候,一道身影如同閃電一般,一下子便抓住了黃龍異火的本源火種,哈哈大笑了起來。

此刻的帝星辰,在半空之中翻了一個身,這才安穩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心中十分的吃驚,剛才究竟是誰突然出手打傷自己的,居然擁有那麼恐怖的實力。

可是帝星辰仔細一看,發現這突然之間出現的一道身影,這個打傷自己的人,居然是一名年紀不大的少年,似乎僅僅比帝星辰大上一兩歲的模樣。只見這一名少年,俊朗洒脫,氣度不凡,黃麥一般的皮膚,穿著一身白色的錦衣,腰纏玉帶,眼中充滿了桀驁不馴的神情。

帝星辰目光一掃,便發現這一名少年居然是玄尊初期的修為,氣息異常的雄厚。

從這一名少年出現的時機看來,這一名少年多半也是早就潛伏在暗處等待時機了,帝星辰居然沒有發現,足可見這一名少年的恐怖了。

原來,就在帝星辰打敗萬人龍,奪取了黃龍異火的本源火種的時候,出手偷襲了帝星辰。

「這人,為何看起來有些面熟啊,似乎很熟悉一般,他究竟是何人?」帝星辰看著這一名少年,突然有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似曾相似一般。但一時之間,帝星辰卻是又想不起來這一名少年究竟是誰。

「你又是什麼人?」「該死!該死!該死!本來出現一個暗中埋伏的帝星辰便已經夠頭疼的了,怎麼又殺出一個程咬金來了。這少年,究竟是什麼人,怎麼實力如此的恐怖?」青雲劍尊、黑風老祖、萬人龍等人見到突然之間,又殺出了一名神秘的少年,似乎比帝星辰更加的恐怖,頓時臉色不由變得更加的陰沉了。

「你們問本尊者是什麼人?」這一名少年聽到此話,突然眼中露出一絲譏笑之色,不屑的大笑一聲,道:「好笑!好笑!好笑啊!你們問這個問題,便實在是太好笑了。也罷,反正如今本尊者已經奪取了黃龍異火的本源火種了,將事情的真相告訴你們,讓你們明白,你們有多麼無知也好!」

「哼!黃毛小兒,有什麼好笑的,只不過是暫時奪取了黃龍異火罷了。你的修為雖然高,但我們這麼多強者聯手,便不信還奈何不了你區區一個黃毛小兒!你這不敢報出姓名的黃毛小兒,只不過是一個膽小之輩罷了。」青雲劍尊、黑風老祖、萬人龍等人在這名神秘少年面前,都是感覺到了一股深深的屈辱。

「哈哈哈哈,你們不必激本尊者,本尊者知道你們想要知道本尊者的身份,好日後再找本尊者報仇雪恨,奪回黃龍異火。不過,很可惜,你們這一輩子,都註定沒有那個能力了。至於本尊者的身份嘛,哈哈哈哈,難道你們忘記了,你們是怎麼知道黃龍異火的下落的?」這一名神秘的少年戲謔的看著眾人,特別是他看向帝星辰的目光之中,充滿了一股得意的神色,好似特別針對帝星辰一般。

「是我會中的一名弟子無意之中聽聞的……」青雲劍尊喃喃自語一聲,但他說到此處,臉色頓時大變,好似明白了什麼一般,其他的幾股勢力的首領,黑風老祖、萬人龍臉色也是大變,一臉震驚之色,齊齊看著這一名神秘少年,震驚道:「難道這煉丹師洞府擁有黃龍異火的消息,還有這煉丹師洞府的位置,都是你故意告訴我們的弟子的?」

三人感到異常的震驚,若真是這樣,那麼毫無疑問,他們一直以來都被這一名神秘的少年給算計了,掉進了一個天大的陷阱之內。

「哈哈哈哈,不錯,不錯,還算你們不是蠢到無可救藥!」這一名神秘的少年哈哈大笑一聲,臉上浮現出來一絲得意的神色,點了點頭:「實話告訴你們吧,正是本尊者第一個發現這黃龍異火的,不過這黃龍異火異常厲害,本尊者想要降服它也不容易,而且本尊者一個人,很難圍困住它,讓它無法逃脫。於是,本尊者便想出來了一個計謀,那便是將這黃龍異火的消息散布出去,吸引其他強者前來,然後本尊者再坐收漁人之利。像這麼重要的消息,你們當然不肯透露給別人,因此知道這煉丹師洞府的,便只有本尊者算計的這些人了。」

原來,這一切,居然都是眼前這一名神秘少年布置的陰謀。他第一個發現了煉丹師洞府和黃龍異火,但卻降服不了黃龍異火,因此這才設計出來了這樣一樣計謀。而所有,都只不過是他手中的棋子罷了。

「好算計啊! 霸道總裁心尖寵 ,原來如此啊!」帝星辰聽到這一名神秘少年的話,雙眼頓時不由眯成了一條細縫。

「原來如此,想不到我們居然都只不過是你的棋子罷了,被你玩弄於鼓掌之中,卻還不知道!不過,你為什麼選擇我們呢,中原的玄修者這麼多,你為什麼非要選擇我們,我們和你有何過節?」青雲劍尊、黑風老祖、萬人龍等人都是有些不甘心,但他們上了別人的當,這也是事實。 第九百三十四章無底深淵

「哼!吳昊,你不必用這種低劣的激將法了,小爺是不會上當的。我們之間的恩怨遲早會報的。今日,我不是你的對手,也無話可說,你不要給小爺機會,最好不要讓小爺逃掉了,否則不久之後,便是你的死期!」

帝星辰很是清楚吳昊是想要用激將法刺激自己,卻是一點兒都不上當,帝星辰更加瘋狂的催動《九轉雷神訣》這一門奇功,又將《逆央八步》運轉到了極致。

《逆央八步》這門身法,帝星辰早就已經領悟出來了第四步「無影無蹤」了,如今施展出來,整個人頓時好似一道虛影一般,有著一股「心似浮雲常自在,意如流水任東西」氣度,讓人捕捉不到身影,十分之快。就算吳昊速度飛快無比,也是難以追上帝星辰。

「可惡啊!你的速度,為何如此之快,本尊者如今可是擁有玄尊初期的修為了,居然還追不上你,這怎麼可能,太可惡了!」吳昊見帝星辰的速度陡然增加,居然拉開了和他之間的距離,臉色頓時不由變得鐵青,又是震驚,又是憤怒。

「好玄妙的身法,這樣下去,根本追不上帝星辰的,只會讓他給逃掉!」黑風老祖看到這一幕,臉色微微一變,心中也是暗暗感慨起來帝星辰身法的玄妙。

「不好,若是讓帝星辰給逃掉了,吳昊盛怒之下,說不定本尊者就得倒霉了,得想個辦法,追上帝星辰!」青雲劍尊、萬人龍心中暗暗盤算。

「好!好!好!帝星辰,你果然有些手段,看來本尊者也得拿出真正的手段出來了,今日,也讓你見識一下本尊者的速度吧,本尊者還不信了,還追不上你區區一名玄宗後期的玄修者!」吳昊臉上突然露出一絲猙獰的笑容,大喝一聲,全身上下爆發出來一股恐怖的氣息,整個人速度也是暴增,速度居然還超過了帝星辰,逐漸追上了帝星辰。

「不好!這吳昊,果然今非昔比了,速度居然如此之快!不行,這樣下去,我非被追上不可!拼了!」

帝星辰回頭一看,見到吳昊居然速度暴增,就快要追了上來了,臉色頓時不由一沉,拚命的催動《九轉雷神訣》,將全身的力量都融入了雙腿之中,又將《逆央八步》這一門玄妙的身法運轉到了極限,如此一來,帝星辰速度也是大增,這才隱隱拉開和吳昊之間的距離。

「什麼?這帝星辰,這是要逆天不成,速度居然快到了這樣一種程度?」吳昊見到這一幕,頓時大吃了一驚,臉色變得鐵青。如今的他,已經施展出來全力的,卻是依然無法追上帝星辰,這樣下去,恐怕今日是追不上帝星辰,只能夠放虎歸山了。

「只可惜,這是在洞穴之中,若是在外面的天地,我施展《弒神天翼》,就算十個吳昊也休想追上我!」帝星辰見到終於和吳昊拉開了距離,頓時不由鬆了一口氣。

「咦?前面是什麼?」然而,就在這時候,帝星辰卻是臉色一變,因為帝星辰發現,前面已經沒有了後路, 子夜鴞 。這一座深淵,處在煉丹師洞府之內,一眼望不到邊際,帝星辰此刻已經來到了這深淵的邊上。帝星辰目光掃視了這一座深淵一眼,發現這深淵居然深不見底,是一座無底深淵,其中隱隱閃爍著一股股詭異的紅光,讓人忍不住心悸。「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帝星辰啊帝星辰,這一回,看你怎麼逃!」這時候,吳昊、青雲劍尊、黑風老祖等人也已經接連追了上來,當他們看到這一座無底深淵的時候,臉上卻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因為這一座無底深淵的出現,直接阻斷了帝星辰的去路,而這時候,吳昊、青雲劍尊、黑風老祖等人已經追了上來。

「天意!天意!這是天意啊!」吳昊快步追了上來,臉上浮現出來一絲得意的神色,戲謔的注視著帝星辰:「帝星辰,這是天意,就連老天,也要本尊者獲勝!今日,你註定將隕落在此,註定要死在本尊者的手中,我們之間的恩恩怨怨,今日便徹徹底底的了結了吧!哈哈哈哈……」

「真是天意啊,想不到這煉丹師洞府之內還有這種地方,這深淵一眼望不到邊際,深淵又深不可測,哪怕葉楓會飛,今日也難逃一死了……」

「看來,大名鼎鼎的修羅傭兵團團長帝星辰就要隕落在此了,只可惜,我被吳昊控制住了,否則這對於本尊者而言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帝星辰一死,我們便可以趁機吞掉他的勢力了,不過如今本尊者卻是被吳昊種下了靈魂種子,也不知道這吳昊殺死帝星辰之後會怎麼對付我們……」青雲劍尊、黑風老祖、萬人龍三人看到這一幕,心中皆是思緒萬千。

然而,帝星辰卻是並沒有馬上回答吳昊的話,因為帝星辰如今正在打量著眼前這一座無底深淵。

這一座無底深淵,深不可測,其中隱隱閃爍著一陣陣詭異的紅光,讓人不由產生一種莫名的恐懼感。

若僅僅如此,帝星辰施展出來《弒神天翼》便可以飛過去了,但是,更麻煩的是,這一座無底深淵的另外一邊,也不知道在哪裡,居然一眼看不到邊際。很顯然,這一座無底深淵恐怕十分的巨大。

《弒神天翼》這一門玄通,極為消耗玄氣,帝星辰不久前和青雲會、黑風傭兵團、萬隆傭兵團的強者搏鬥,又為了逃避吳昊的追殺,耗掉了太多的玄氣了,如今也是強弩之末,奄奄一息了,就算施展出來《弒神天翼》也飛不遠。

而這一座無底深淵卻是巨大無比,一眼看不到邊際,帝星辰若是施展《弒神天翼》橫渡,飛到一半的時候沒有了玄氣,那可就倒霉了。因此,此刻的帝星辰也感覺十分的棘手。

「不行!想要橫渡無底深淵是根本不可能的,看來只有背水一戰,殺出重圍了!」帝星辰看了一眼那無比詭異的無底深淵,又看了一眼吳昊,突然咬了咬牙,雙眼之中露出一絲堅定的光芒:「吳昊,你真是可笑,太可笑了,像你這樣可笑之人,居然還敢如此得意,太可笑了,哈哈哈哈……」帝星辰突然冷冷的注視著吳昊,戲謔的大笑了起來,也不知道要耍什麼花樣。

「嗯?」吳昊見狀,臉上頓時不由露出一絲惱怒之色,冷冷的看著帝星辰,喝斥道:「本尊者可笑?帝星辰,你究竟想玩什麼花樣,本尊者如今實力強大,掌控你們所有人的性命,本尊者哪一點可笑了。我看,真正可笑的是你,帝星辰。你千方百計,想要殺我。只可惜,你技不如人,如今也落到了本尊者的手中了,就快要隕落在本尊者的手中了!」

「哈哈哈哈,吳昊,若非你父親,你早就死在小爺的手中了。當初,你在凌天城,靠紫風等人相助才能戰勝我。如今,你又靠黑風老祖、青雲劍尊、萬人龍才能戰勝了,你這一生,都是無比的失敗,無比的可笑,永遠都只會靠別人。來吧,你不是想要取我性命嗎,你們所有人一起上吧,我帝星辰有何懼之?」帝星辰長袖一揮,冷笑連連。

「哼!帝星辰,我吳昊從來都不會靠任何人!你說這些話,不過是擔心我們以多勝少罷了,你放心,今日乃是你我之間的恩怨,只有你我二人一決生死,他們是不會出手的!」吳昊說道此處,目光掃視了青雲劍尊、黑風老祖、萬人龍等人一眼,喝斥道:「今日,乃是本尊者和帝星辰之間的戰鬥,待會,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們都不許出手,否則死!」

「是、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