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76 Views

鼎內,一片通明!

Written by
banner

所有大陣,徹底全數融通。

「火水未濟陣也開了!原來,這火水未濟陣,和水火既濟陣,根本就是同一陣。水火之氣,融通之際,便是水火既濟;』既濟』之後,水火之力不再融通,便成了火水未濟!易經的真諦,便是如此的,古人誠不我欺!」慕容凡心中一片瞭然。

而就在最後一陣開啟的那一刻,竟有一道凌烈到極點的劍光,從鼎內驟然閃現。

劍光之下,卻是一道青影,被那道劍光,狠狠壓制於鼎內。

「吼!」一聲低吼,便從那道青影上傳出。

這聲低吼,慕容凡已然不是第一次聽到了,如今,終是看清了,發聲之源。

那竟是一條青龍之魂!正被一柄絕世仙劍,鎮壓著的青龍之魂!

鼎內,竟然封印著一條青龍?

慕容凡大吃一驚,渾身一抖,然而,卻也心念急轉,以自己的神識,徹底主持了最後兩陣。

此刻,九龍鼎徹底堪悟,全魏置於慕容凡神識籠蓋之下,慕容凡心念再一動,便即刻攝出了九龍鼎之內的那柄仙劍。

那仙劍劍氣凜然,劍柄之上,竟有著三個小字,熠熠生輝:「斬仙劍!」

「斬仙劍?上古靈寶斬仙劍,竟然在我的九龍鼎之內?」慕容凡心頭大震!

仙劍在手,哪來得及想這許多?慕容凡一抬手,便急催斬仙劍,沖著半空中那一陽子,一聲大喝,「師袓,接劍!」

一陽子手上仙劍,已然到了馬上碎裂之際,正心急如焚,卻聽得慕容凡大叫,與此同時一道劍光驟然閃現。

一陽子大喜過望,單手一招,那斬仙劍便落入戮仙門,一陽子心神一動,便以這柄神兵,替代了自己的仙劍。

紫郢劍、青索劍、魔神劍、斬仙劍,四柄上古奇兵,同時發動,其威力驚天!

一時間,誅仙劍陣之內,情勢徹底不同了。

殺氣滾滾,魔王們,徹底絕望巧

而之內,伴隨著一聲巨吼,那道青龍之魂,徹底擺脫了鎮壓,騰身而起,巨大的身軀,一陣盤旋。

那朱雀、玄武之靈,亦是連聲巨吼,吼聲中,帶著無盡的歡欣。

三道影子,即刻一動,便驟然躍出了九龍鼎。

眾人眼見著慕容凡身上,三道靈元射出,都不由得大吃一驚。

而那道青龍神魂,卻是即刻停駐在慕容凡身前,連點三次頭,致謝慕容凡。

而後,更來到了洛公身前,沉聲拜道:「參見人皇!」

「人皇?」眾人聽得那青龍之魂的稱呼,震驚不已。


洛公耳聽得這稱呼,再看著眼前的青龍之魂,亦是渾身一顫,沉聲問道:「青龍神獸?你怎麼會在這裡?」

「回人皇的話,當年,您大仁大義,不願骨肉相殘,選擇把江山,拱手讓給了燕王朱棣,可是,您的仁慈,卻不曾換來他的仁心。他非但對於您的舊部斬盡殺絕,更是對我等當年追隨您的神獸,連下殺手。龍之九子,全數遭難。老龍亦是被那惡賊,以奸計,誘騙到九龍鼎之內,更騙來了劉先生的斬仙劍相鎮壓。這一困,就是幾百年。幸得蕭公得了九龍鼎,本事通天,短短時日內,堪破了六十二陣,老龍的神識,方能得以探出。又機緣巧合,怡遇朱雀、玄武之靈,最終,合力,堪破了六十四陣,終是將老龍放出。」青龍神魂,語氣蒼涼,沉聲說道。

而眾人耳聽得青龍神獸這一番話,看向洛公的眼神,便不由得變了。人皇!燕王朱棣!江山!

這幾個詞,聯繫在一起,眾人焉能猜不出這位洛公的身份?

原來,他竟是當年大明的皇帝,建文帝,朱允炫!

那段歷史,紛擾複雜。

儘管燕王朱棣登基以後,極力篡改歷史,然而,建文帝的仁慈和朱棣的殘暴,還是不脛而走,流傳了下來。

人們在晞噓那段歷史的時候,為建文帝深深地鳴不平,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總是對於其仁慈懦弱的性格,大搖其頭。

大家也都在猜想,建文帝的最終歸宿,是否如史官所言,命絕於宮中那場大火?

只是,眾人卻是沒想到,眼前儒雅不凡的特勤組組長洛公,便是朱允炫,建文帝!

這個當年」懦弱」到拱手讓出了江山之人,如今,卻是一直在壓抑著修為,於暗中維護華夏安全,深藏身與名。

這麼多年,他到底經歷了什麼,做了什麼?恐怕也只有誅仙劍陣之內的那老幾位,能知道個大概了吧!

看看誅仙劍陣內的李自成,再看看眼前的洛公。同為曾經的人皇,各自所做的一切,卻是相去甚遠。

眾人心頭,五味雜陳!

只是不及晞噓,那羅天封靈印之下,便再度傳來了妖獸門的奮力一擊。

羅天封靈印,即將不支。

主持羅天封靈印的八人,在那劇烈的震蕩下,嘴角齊齊流出了鮮血。

洛公本就神識受損,如今,面如金紙,卻強壓傷勢,一聲大喝:「龍、朱雀、玄武三神獸,四象陣在妖獸阻撓之下遲遲難以啟動,汝等本是鎮壓四方之靈,如今,當需汝等相助一臂之力!」

「明白!正邪之戰,怎可少了我等3青龍、朱雀、玄武,即刻齊齊一聲低吼,直撲羅天封靈印,各自到了自己該當主持之位。

眾人心頭,一片歡呼。

能在此關頭,三隻上古靈獸靈元現身,這便是天大的吉兆,邪不壓正啊,終究是邪不壓正。

可是,這欣喜之情未盡,便又看出了問題。

三獸歸位,三道光華閃過,四象陣的三個角,終於緩緩啟動。可是,最後一個角,卻是依舊難以匯聚。

「獨缺白虎陰金之力,如此下去,羅天封靈印更將不堪重壓!」慕容凡一聲高喝,大叫不好

彷彿是為了印證慕容凡的話,羅天封靈印最西側,咔的一聲悶響,果然呈現即將碎裂之象,

「啊!」眾人一陣驚呼。

正在這緊要關頭,一道倩影,卻是從人群外掠進,雙眸閃爍,看著慕容凡,小心翼翼地說道:「讓我來試試!」

慕容凡心頭一抖,抬頭看去,卻是正看到,一人嬌羞獨立,身著粉紅衣裙,鬢間一朵嬌艷欲滴的薔薇花。

不是薔薇,又是哪個?

只是,眼見著薔薇出現,慕容凡心頭卻是咯噔一下,本能地一聲低吼:「不!」

可是,薔薇,卻是不理慕容凡的阻攔,向前邁了一步,看向了洛公等人,疾聲說道:「諸位,我乃玄叱陰體,此陣獨缺白虎陰金之力,就讓我來試一試吧!」

「薔薇!不要!」人群后的泠瓔珞一聲痛呼。

「師妹!」正氣門眾弟子,亦是齊聲驚呼。

洛公等人,抬頭看向了薔薇。

看著這嬌滴滴的小女子,走上前來,聲稱自己是玄叱陰體。

玄叱陰體,俗稱白虎,這其中的關結,眾人一想便知。

只是,此刻這羅天封靈印上,有多少威壓?薔薇一介元嬰初期修士,安能和上古神獸之靈相比擬?

然而,此時此刻,薔薇的現身,便是一種」象」,乃是天數,無可逆轉!

「讓我試一試吧,我試一下,或許有一線生機,再耽擱片刻,印毀了的話,就再無希望了。若這大印,必得一人以身祭奠的話,薔薇死而無憾!」薔薇說著,即刻元嬰出竅,嗖地一聲,化為了一道白光,直奔羅天封靈印最西側白虎之位。

薔薇的元嬰一落入那白虎之位,那最暗淡的白虎之位,便瞬間亮了起來。


「哄」的一聲悶響,四靈之力,終於齊聚。

四道濃郁到了極點的光華,衝天而起,漸漸化為了兩道,而後,緩緩彙集成一個不斷轉動的陰陽魚,逬射出無盡的至剛至陽之力。

終於轟得一聲巨震,徹底安然落於出口之上。

至剛至陽之力,四散散開,徹底與結界融合在一起,徹底封印了這妖魔界處心積慮上百年,所破出的出口。

而幾乎就在同一時刻,半空中的誅仙劍陣,一陣光華劇烈閃動。

最後一波殺氣,徹底碾過大陣。

大陣內,再無任何生息傳來。

「成了!」

「成了!」

「成了!」

無數人,同時叫道。

語氣中,是從未有過的欣喜。

洛公面如金紙,在羅天封靈印徹底重新封印的那一刻,口噴鮮血,萎靡不振。慕容凡亦是嘴角流血,卻是振臂一聲嘶吼:「誅殺餘孽,徹底滅魔!」

「是!」眾人一聲震天巨吼,精神大震,各展手段,撲向了散落各處的妖魔。

妖魔們眼見魔王伏誅,出口被封,便知道大勢已去,四散奔逃,慌不擇路。

被正道人士,一擁而上,滅殺無數。

天空中,七星連珠之象,徹底消散,東方隱隱現出了白光,黎明快來到了!

這一戰,終是勝了!

而慕容凡,卻是即刻撲到了羅天封靈印之上。

大印之上,青龍、朱雀、玄武之靈,已然全數溢出,沖著慕容凡和洛公連連叩拜,而後,回天複位。

而薔薇元嬰,卻是遲遲不見躍出。

慕容凡撲了過去,卻是悲痛地發現,那白虎之位內,已然空空如也,此刻,竟只餘一片柔白的光點。

薔薇,在剛剛四靈合聚那巨大的威壓之下,元嬰已然徹底被擊散了。

「薔薇!」慕容凡一聲痛呼,卻也雙手連番疾出,以真元,小心翼翼掏起了那些光點。

當所有的光點,全數齊聚慕容凡手心之際,終是組成了一個虛無縲緲的影子。

那是薔薇僅剩下的一點真靈不昧。

「薔薇妹妹!」泠瓔珞撲了過來,失聲痛哭。

「薔薇師妹!」正氣門眾人,亦是圍攏上來,眼淚橫流。

「薔薇!」慕容凡的心頭,猶如被萬箭穿心一般,仰天大呼,難受欲絕。

「慕容凡,馬上送其入輪迴,再耽擱下去,真靈一散,便徹底神滅了!」洛公強撐著,嘶聲對慕容凡叫道。

「輪迴?」這個字眼,一傳入慕容凡耳朵中,慕容凡便渾身一抖。

然而,卻也知道,洛公此言不虛。


心痛欲絕,卻也不得不扔出了幾枚玉籽,布下了一個輪迴法陣。

片刻之後,輪迴之門出現。

薔薇的真靈,飄忽著,飄向了那輪迴之門。

慕容凡的耳邊,隱約傳來了一個幾不可聞的聲音:「慕容凡,來生,我身上一定會有一朵薔薇花的標記!你一定要找到我啊!找到我……」

「一定!我保證,縱使上天入地,我一定找到你!」

……

夕陽下,慕容凡獨立山巔。

「小子。」滄月文問道:「魔王已死,你作何打算」

「看!」慕容凡凝望遠方,淡然的說道:「我來至塵世,自然永世看護塵世!」

(全書完)

… 地面劇烈的顫動起來,靈獸森林深處傳來一聲驚天嘶吼。

馬蹄聲掠過,一隊人馬匆忙向聲音傳出的位置疾馳。

「不好,靈獸森林裡的大傢伙就要蘇醒了!」

「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能耐,那可是十級靈獸,就算天靈之境的強者想要對上抵抗都難說勝負!」

幾個在森林中獵殺靈獸的男人一臉驚駭的看著裡面,眼底露出濃濃的恐懼之色。

一道瘦弱的身影和一個巨大猛纏在一塊,陸雲瓊雙眼凌厲的眯了起來,猛然一拳對著面前巨獸的腦袋砸了過去。

誰知一道勁風吹過,長長的蛇尾狠狠的揍在她的身上。

「倒霉倒霉倒霉……」一連串的怒吼聲刺破虛空,黑影很快激射出去。

巨大的能量波動直接讓整個靈獸森林顫抖起來,所有在這個範圍內的人,都感覺到渾身靈力瘋狂的翻滾沸騰。

就在靈獸森林不遠處,出現了一輛裝飾十分豪華的馬車。

趕車之人是穿著一身簡單布衣的中年男人,感受到那濃郁的靈氣之後,眼底涌動著一抹興奮之色。

「少主,到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