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75 Views

陳林的心中,洞若觀火。

Written by
banner

將一切,都算計得清清楚楚。

「蘭蒼世家的強者,還不出手?」

他在等待著這一刻。

就算是他燃燒上百枚本元種子,畢竟,這都是達不到強者層次的力量,只有量得龐大,卻在質的層次上有所不足。

還不足以達到打破界限的力量,不能夠令這一方小世界中鎮壓的虛空之核碎片出現。

唯有強者。

真正的強者出手!

並且,達到一定的層次,才能引動這一方小世界之中的虛空之核碎片。

一方小世界中,可能存在許多虛空之核碎片,而陳林所需要的,只是一片,哪怕之極微小的一片,就已經足夠。

足以令他在日後對蘭蒼世家徹底動手時,一舉找到這一方小世界的真正所在,奪取到手。


至於此刻,他還遠不可能奪取這一方小世界。

轟!

天地翻覆。

葬魂之丘的地面,劇烈崩塌,形成恐怖的深壑。

這是陳林駕御蘭霄玉殿,在葬魂之丘的地底深處,燃燒大量本元種子,瘋狂出擊,造成的恐怖破壞了。

可以說,他比蘭蒼世家的人都要清楚,這一方小世界之中,虛空之核碎片,其中相當一部分,都潛藏在這葬魂之丘的地底深處,鎮壓著整個小世界之中的一切運轉、變化。

天穹之上,一尊風之大手,從天而降,抓殺下來。

蘭霄玉殿之中,陳林仰望蒼穹。

他的目光中,深邃的色彩不斷閃爍,沒有絲毫的驚懼,只剩下濃烈的戰意,狂暴的殺意,以及對一切都把握完全,絲毫怯弱之意都沒有的成竹在胸。

「一名中階的道魂強者?好,好……蘭蒼世家,倒也算得上是看得起我。」陳林油然感慨。

面對著這一擊抓下,他淡定如常。

隨即,他突然展開了動作。

他張開了口。

猛一下狂暴吞吸!

嘩啦啦……

蘭霄玉殿之中,原本儲存起來,專門用來困殺一切鎮入蘭霄玉殿中敵人的蒼雲玉液,此刻竟然是被他大口一張,鯨吞猛吸,開始瘋狂吸取!

「無敵劍種!」

雷霆劇震!

陳林的腦域深處,兩大無敵劍種,急劇變化。

煉化這些蒼雲玉液。

他要借用一切力量,對抗這尊蘭蒼世家降臨的強者,從而達到打破這一方小世界界限的力量,使得虛空之核碎片出現!

「小畜生,你該死了!」

雷鳴巨吼,回蕩天地之間。

「強者,任何強者,都阻止不了我陳林!」

陳林毅然出手。


… 今天開始正常更新。每天二章保底。

——這是一名中階道魂強者。

也就是說,此人的修為在道魂之境四階到六階。這等境界的強者,如果不是修為超出其一籌,則很難簡單辨別出其具體的修為層次。

只能得到大體的判斷。

不過,陳林有著隱約的估測。

此人是一名五階道魂之境強者的可能性最大!

五階道魂之境的強者,放眼整個蘭蒼大平原,絕對是最巔峰的那一小部分存在,這種人物,舉手投足之間,都有影響整個大平原局勢的能力。

陳林的舉動,的確可謂是瘋狂,竟然引得如此強者出手了。

一瞬之間,天空似乎都被打爆,這位蘭蒼世家的道魂強者,蘭蒼淺風,震怒出擊,風之大手擎天霹靂般抓殺下來,直入地底深處,要將蘭霄玉殿擒拿在手,損失將藏身其中的陳林也一舉煉殺。

這種時候,陳林竟是出乎意料的,並沒有選擇強勢反擊。

他在蘭霄玉殿之中,猛力出手,同時開始兇猛煉化那蒼雲玉液,以無敵劍種的力量,依靠著無敵劍碑的神秘特質,將這一罕世珍直接開始煉化,用來壯大自己的修為。

與此同時,一道道光輝,被他從蘭霄玉殿之中打出,卻不是反擊對方,而是向著地底深處,迅猛鎮壓,震爆重重地層,向更深處前進。

蘭蒼淺風這名道魂強者,本是已經算計得清清楚楚,一擊抓殺,就是自己辛苦修行的絕殺手段,完全可以抓攝住蘭霄玉殿,將陳林鎮壓在其中,這一下,卻完全失算,已經不可能得手。

「煉風道拳!」

蘭蒼淺風震怒無比,立刻化爪為拳,氣勢更猛,凶威更甚,五階道魂強者的戰力,被徹徹底底爆發出來,這一拳,勢如流星,颯沓奔行,狂暴追殺下去。

原本風之大手之中,所抓攝的無盡狂風,強猛飆射的亂流,這一刻似乎被一舉凝聚,在此人的這一拳之中,藏著一座混茫烘爐,將這些風飆亂流,統統都進行再一次的煉化。

煉化成為一股更為凝練,一旦爆發便會有著駭人殺傷力的勁力,緊緊凝練在這一拳之中,打殺下來。

這是「道」。

不再是簡單的術。

道術,已經進於道。

所以,是「道拳」。

此時此刻的陳林,修為節節攀升,在進階到達二階大劍師之後,論到修為的渾厚,簡直是不下於任何低階的煉元化魂之境強者,然而,和這種五階道魂強者,仍然是有著一些差距。

這一次,終於被追殺達到。

蘭霄玉殿之中,陳林的雙目之中,沒有絲毫的驚懼之色,只剩下濃濃的戰意,以及彷彿智珠在握,一切盡在掌控之中的鎮定。

煉風道拳。

狠狠轟擊在蘭霄玉殿之上。

「哈哈,好!好!蘭蒼世家,四大鎮族宮殿,這蘭霄玉殿,就是其一。你要將蘭蒼世家老祖傳承下來的蘭霄玉殿毀去,果然是不肖子孫,其罪當誅……」

蘭霄玉殿中,陳林登時間氣血翻騰,簡直是被震得全身都要崩潰開來。五階道魂強者的一起,進於道的一擊,果然非同小可,就算是此刻的他,也簡直不能承受。

不過,他對一切,都有所準備。

這一開口,果然,這名五階道魂強者,立刻就有一種投鼠忌器的心態滋生。

蘭霄元殿,蘭元元宮,蘭神元宮,以及最為重要的,蘭蒼道殿。

這四大宮殿,可以說是蘭蒼世家的鎮族之寶,先祖傳承,後輩子孫可以運用,但是,如果是毀壞一絲一毫,都是天大的罪責,任何人都承擔不起。

然而,蘭蒼淺風豈是一般人物,只是短暫的心神紊亂,立刻就清醒過來。

「小畜生,你膽敢在我蘭蒼世家的葬魂之丘,干下如此大事,罪大惡極,不能夠將你滅殺,才是真正的不敬先祖!」

的確,陳林是挖了蘭蒼世家的祖墳!

這才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如果不能擊殺陳林,那才是子孫不肖……

相比之下,就算是毀壞蘭霄玉殿這件上品元器法寶,又算得了什麼?

「那就來戰吧!」


陳林傲然長嘯,在蘭霄玉殿之中,叉手猛抓,一道道蒼雲玉液,就被他抓入掌中,兇猛煉化入體。


他的腦域深處,兩道無敵劍種,不斷震動,爆發強大威力,強行鎮壓體內的震蕩,抬手之間,凜冬之劍掃過虛空,一道劍芒飆射而出。

離合大劍道!

這一劍,有分離清濁,解合萬世的奧義。

清清楚楚,顯現出這是一門劍道,是劍術進於道,而絕不僅僅是劍術而已。

「劍道?」蘭蒼淺風震驚不已,「這是什麼劍道?小畜生,你到底是什麼來路,修為如此渾厚,完全不符合修行的常理,足足超越一個大境界對抗強者,現在,區區大劍師的修為,竟然能夠施展劍道?」

然而,此人的震驚,絕不僅僅於此。

緊隨其後,他就深刻震撼於陳林的這一劍之中,所施展出來的強大劍道,所蘊藏的可怖威力。這是一種他作為五階道魂強者,都前所未見的劍道。

至少,十萬里蘭蒼大平原上,從未出現過這一種劍道。

這一劍,不但有著凜冬之劍如同寒冬一般的凜然之意,更是一劍之下,彷彿劃分兩個世界,將陳林所在的蘭霄玉殿,以及他追殺而去的那一記道拳,直接分割。

任憑他的這一擊道拳轟殺,擁有無匹的威能,竟然也無力追擊得上,不得不就此分離,被這一劍橫隔開來。

陳林嘿然冷笑道:「你太弱了!」

「什麼?」

蘭蒼淺風簡直是要憤怒的發瘋!

他是什麼人物?

五階道魂強者,蘭蒼世家的老祖級別人物!

居然被一個區區二階大劍師的小角色嘲諷「太弱」?!

……

咚!

突然,一聲劇烈震動。

蘭霄玉殿居然已經撞暴不知多少重地層,直接轟入一道地底炎流之中,足以消融金石的炎流,卻也奈何不了一件上品元器法寶,這座宮殿轟入其中,立刻濺開無窮灼浪熱流,將大片的地底土石燒熔。

蘭霄玉殿中,陳林的力量,已經積蓄到達頂點。

上百枚本元種子,被他燃燒!

他此前掠奪的大量高手的藏虛囊中,各種天材地寶,古元,丹藥,只要是可用之物,全部都被他調用出來,統統煉化掉!

他更是在兇猛煉化蒼雲玉液,使得自身力量不斷攀升,甚至,幾乎是已經來到了二階大劍師的巔峰。

也在猛烈爆發。

他在等待著一個契機。

追殺他的那名五階道魂強者,動用最強一擊的時刻!

這一刻,終於到來!

蘭蒼淺風完全暴怒,猛地再度一拳!

紈絝教師 ,他的拳頭之上,一層濃烈的漆黑光輝產生,閃爍著點點金芒。

打壓了下來。

「又是黑金不破身?」陳林微微吃驚,「也是真正黑金不破身這門魔道功法衍生出來的產物,根本不完全,威力有限。不過,此人的修行,比那蘭蒼玉子,卻是要強出許多……」


「就是這一刻!」

陳林目綻精光。

「戰吧!」

轟隆隆……

所有力量,在這一刻,被他全部強行打出!

上百枚本元種子燃燒的力量,大量古元、天材地寶、丹藥的力量,蘭霄玉殿的威能……一切種種,全部轟出!

……

「不好?」蘭蒼淺風頃刻之間,幾乎是要被嚇傻,「這小畜生,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簡直,簡直是不下於任何中階的道魂強者……」

的確,此時的陳林,本身的戰力,就不遜於任何低階煉元化魂之境的強者,而他掌握上品元劍,上品元器,又有諸多外力,一起爆發。

僅僅是在力量上,已經達到中階煉元化魂強者的層次!

這一刻,相當於是兩名五階道魂強者,在葬魂之丘的地底之下,狂暴對擊!

天翻地覆,勢在必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