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74 Views

「誰說不是呢,我還以為這大豐幫能有幾個不錯的,沒想到就這兩下子,真是貽笑大方!」

Written by
banner

「這你們就有所不知了吧,這幾個人都是大豐幫小羅咯,大豐幫還是有高手的,我聽說他們這次整幫進入青龍軍團,就是想出人頭地的,怎麼可能就這點實力!」

「你好像知道的還挺多的呢?你難道認識大豐幫的人?」

「到是不認識,只是我也是來自北方,同他們一路北下來到了青龍軍團的!」

「原來是這樣,那這大豐幫被砸了場子是不是還會回來報仇?」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聽說好像他們是分批進的,精英說不定是進入了第一區!」

「第一區?我聽說這次試煉最後還會讓我們每個區的在一起混戰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估計是真的,我有個親戚在這青龍軍團當差,以前就聽他跟我說過,最後的大區戰鬥非常的精彩,不知道到時候會發生些什麼呢!」

「你親戚已經在青龍軍團當差啦,那豈不是很厲害,我們這種實力的不知道最後能不能成為這青龍軍團的一員呢!」

「努力唄,快到你,你快接任務吧!」

「嗯,是啦!」

這時楊寧前面幾個人也不在討論了,楊寧也就沒有在關注這個了,回身,卻發現小美女珊珊和胡血兩個也在那裡豎起耳朵聽,不禁有些想要發笑,但是最終還是忍住了,咳嗽了一聲道,「大哥,珊珊妹子,快到我們了!」

「哦哦!」兩人醒轉了過來,一臉尷尬的點頭道。

很快,三人就領了日常任務,這日常任務比想象的簡單的多,楊寧的是採集幾種比較常見的治療傷口的藥材,而小美女珊珊的是擊殺一頭靈獸,最簡單的莫過於胡血,居然是讓他撿些石子回來,也不知道是那個挨千刀的發的任務,胡血氣的在那裡叫囂著要換任務,要不是楊寧攔著,估計真的要給鬧將起來呢。

此時…… 此時,楊寧和小美女珊珊勸說了胡血半天,這才讓他消停了下來。三人踏上了完成任務的路上,按照日常任務的難易程度,楊寧和胡血準備先幫助小美女姍姍完成她的日常任務,小美女姍姍要擊殺的靈獸是一種以現在流行的劃分標準的四級靈獸,可以說是非常低等級的靈獸,按照靈獸們自己的劃分等級,其實也僅僅只是黃階中段的靈獸,對於楊寧等人來說,基本上沒有什麼挑戰性,但是小美女姍姍一個人完成,兩個大男人多少有些不放心,於是三人就準備一起先完成這個任務了。

這種四級靈獸是青龍森林一直比較兇狠的靈獸,名月閃魂魔豹,顧名思義,這魔豹的速度非常的快,非常的難以捕捉,楊寧等找了很多地方,在摸到了一些蛛絲馬跡,最終在一個山澗里發現了一隻閃魂魔豹,為了不錯失這次良機,三人呈包圍之勢,準備擊殺這隻閃魂魔豹。

看的出來,這小美女姍姍的實力也很是不俗,擁有很厲害的身法武技,這閃魂魔豹跟本就沒有發現三人靠近的痕迹,還在那裡悠閑的喝著溪水。

三人很快的逼近了這閃魂魔豹,就在楊寧等要出擊的時候,七彩玲瓏鼠在獸靈之玉裡面很快的說了一聲道,「我打賭你們肯定捉不住他!」

楊寧箭在弦上,哪裡還能顧忌到七彩玲瓏鼠的話,沖了出去,與小美女珊珊以及胡血迅速的圍剿這閃魂魔豹,游龍身法第二層見龍訣呼之欲出,輕輕的龍吟,已經攔在了這閃魂魔豹的身前,擋住了其逃跑的去路,胡血和小美女珊珊也不甘示弱,分立兩側,封鎖住了其他的退路,閃魂魔豹意識到了危險的存在,在那裡放出低吼,好像很害怕的樣子,小美女珊珊也不在等什麼了,抽出一把紫色的小劍,就閃身向前。

小美女珊珊使用的步法是韋陀逐鹿,是很神秘的一種的步法,楊寧也只是聽說過,沒有見過哪個人真的使用這樣的身法,而這身法的神奇之處就是在於其神乎其技的騰挪技術,傳說只要會這樣的步法,就沒有人能夠近的了你的身。

楊寧心中不禁對這小美女珊珊的身法開始有些疑惑,能夠有這樣的身法武技,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小美女珊珊要麼有些奇遇,要麼就是身份顯貴,皺了皺眉,楊寧暫時還是將這點給擱置了,畢竟自己也從來沒有詢問對方的來歷,人家也沒有刻意隱瞞。

收起心神,卻發現眼前的情況有了很大的變化,雖然小美女珊珊的韋陀逐鹿步法非常的神奇,但是這閃靈魔豹卻已經有所動作了,幾乎是電光火石之間,與這小美女珊珊錯身而過,楊寧和胡血雖然察覺到了這一點,但是無奈卻被小美女珊珊擋住了去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閃靈魔豹揚著尾巴,得意而去。

「耍我們!」楊寧見行動失敗,第一時間意識到了這點,忍不住吐槽道。

「這閃靈魔豹智商有這麼高嘛?」胡血有些難以置信的道。

「千真萬確,直到我對上他眼睛的一剎那,他才露出那種鄙夷的眼神,真的是非常厲害的演員啊!」小美女珊珊愣在當地,皺著眉道。

「看來是我們低估他了,我們分開找吧,我還不相信了,這小小的靈獸還能逃脫我們的掌控!」楊寧提議道。胡血和小美女珊珊聞此,點了點頭,這是日常任務,如果這都完成不了,別說起他的任務了,所以三個人就分散開來,開始追逐這閃靈魔豹。

當然,分開來追是固然好,但是在這青龍森林裡,處處隱藏殺機,這樣分開可能有很大的危險,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楊寧隱隱覺得似乎都不會有太大危險,胡血本就實力高強,而小美女珊珊本來,楊寧還挺擔心的,但是自從這妹子用了韋陀逐鹿的身法武技后,他不怎麼擔心了。最關鍵的是,他想詢問七彩玲瓏鼠一些事情,如果跟胡血和小美女珊珊在一起,就不大方便,所以,選擇了獨處一會。

「其實你不用故意支開他們,我們暗暗溝通也是可以的!」七彩玲瓏鼠如是道。

「嗯,但是我想如果跟在他們身後,如果不怎麼交談,也不好,所以還是單獨出來的好!」楊寧笑了笑解釋道。

「總之,你就是有很理由吧,算了,我知道你想問我什麼,這閃靈魔豹雖然實力不強,但是卻有異招,而且最關鍵的是,他的性格很狡猾,你們封鎖過他一次,想要他在出來很難咯!」七彩玲瓏鼠聞此,笑了笑道。

「不會吧,這麼鬼的靈獸,那我們豈不是要放棄這任務了嗎?」楊寧皺了皺眉道。

「我發現你最近是真的懶了,你不是有搜靈寶鑒嘛,怎麼不拿出來看看?」七彩玲瓏鼠突然道。

「呃,不是你說,有了你,還用什麼搜靈寶鑒啊,現在又說這個那個的,小七,你越來越彪了啊!」楊寧撇撇嘴道。

「我還不是為你好,再說了,我彪怎麼滴,你想干架嗎?」七彩玲瓏鼠一副無所謂的態度道。

「好了,小七,你就告訴我該怎麼辦唄,翻書也不知道會翻到什麼時候去!」楊寧頗有些無奈的道。

「你這個人就是這麼無聊,多聊一會會死啊,好了,我告訴你把,其實很簡單,這閃靈魔豹雖然狡猾,但畢竟是個靈獸,最喜歡吃的呢,是一種叫做蹬蹬羊的靈獸,你只用用這蹬蹬羊就是引這傢伙出來了,至於怎麼捉,你自己在好好想想辦法吧,畢竟,你也算是智神星啊!」七彩玲瓏鼠意味深長的一笑道。

「呃,好吧!」楊寧聽到這些,想想,覺得這七彩玲瓏鼠說的也有道理,點了點頭道,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繼續道,「對了,小七,你知道韋陀逐鹿秘法嗎?」

「韋陀逐鹿,好久遠的名字,怎麼有人使用了這個身法秘技嗎?」七彩玲瓏鼠聞此,一驚道。

「嗯!我記得沒錯的話,這韋陀逐鹿是當時盛極一時的司凌廟獨門秘技,曾經獨步天下,沒有任何一個身法武技可以出其側!」楊寧想了想道。

「那到不是,不過這司凌廟確實非常的強悍,就算是黑暗聖殿那樣的存在,當時也被司凌廟製得服服帖帖的。」七彩玲瓏鼠答道。

「小七,我發現你不但對靈獸的情況很了解,居然對人類的歷史也很了解,我感覺我越來越佩服你了呢!」楊寧聞此,點點頭道。

「先是黑暗聖殿的人,後事司凌廟的人,難道天下又要亂了嗎?」七彩玲瓏鼠皺了皺眉,如是道。

「小七,你嘟囔什麼呀?」楊寧似乎沒有聽到這一句,好奇的問向七彩玲瓏鼠道。

「你趕快去對付那閃靈魔豹吧,這青龍森林是個很好的修鍊的地方,我覺得你的機緣很有可能是在里,好好修鍊吧!」七彩玲瓏鼠想了想,還是沒有說出心中所想,如是道。

見七彩玲瓏鼠沒有在說話,楊寧也不在打擾他,動身前往他指的地方,很快他就發現了胡血河小美女珊珊的身影,只見他們在一顆很高的樹上,盤坐著等待自己到來,見楊寧趕了回來,小美女珊珊有些失落的道,「浩哥哥,你總算來了,看來今天我是不能完成我的任務,怎麼找也找不到這傢伙的影子。」

「別急,我不是來了嗎,你們在附近有沒有看見蹬蹬羊啊?」楊寧聞此,心想這七彩玲瓏鼠說的果然是對的,淡定的問道。

「蹬蹬羊,好像在前面的小林里有些,怎麼了,現在還沒到中午,就準備吃午飯了嗎?」胡血聽到蹬蹬羊,頓時想到了跟吃的有關道。

「大哥,你還三句不離吃啊,嘿嘿!」楊寧聞此,不禁笑了笑道。

「嘿嘿,兄弟,你就別笑我了,那你要這蹬蹬羊幹什麼啊?」胡血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道。

「釣魚要魚餌啊,不過你這麼說,我中午的確是還有些想法呢,來個烤全羊如何?」楊寧笑了笑道。

「原來是這樣,哈哈,中午有口福了哦!」聽到有吃的,胡血喜不自禁道。

「是啊,浩哥哥的手藝真的沒話說,妹子我也有口福了!」小美女珊珊聞此,也甜甜的笑道。

「好吧,那大哥你就去弄幾隻來吧,我來做圈套!」楊寧聞此,點點頭道。

「那我做什麼呢?」小美女珊珊眨眨眼問道。

「你幫我弄陷阱吧,蹬蹬羊我大哥應該一會兒就能弄好!」楊寧聞此,想了想道。小美女珊珊乖巧的點點頭,開始幫著楊寧弄陷阱,本來小美女珊珊以為楊寧弄得是什麼簡單的獵人陷阱,卻發現並非如此,楊寧居然在這裡擺出了一種陣法,雖然不知道是什麼陣法,也不懂陣法,但是看楊寧鼓弄了好一陣子,居然還用上了靈石,不禁對這陣法有點好奇,此時…… 此時,楊寧擺出了一陣很奇怪的陣法,小美女珊珊也算是見多識廣了,沒想到,卻根本不認識楊寧擺的這個陣法,想要問,但是斟酌了一會還是選擇了沉默,只是微笑著看了看楊寧,見楊寧還在布置,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神情變化,這才放下心來繼續幫著楊寧布置陣法。

但是,其實楊寧早就將小美女珊珊的一些動作收進了眼底,之所以不說,是楊寧覺得沒有太大的必要,自己現在這個身份也沒值得人家好算計的,之所以小美女珊珊瞞著自己什麼,無非是她自己的身份,但是楊寧又對這個不感興趣,所以,楊寧才能表現的如此淡定。

而這些小美女珊珊自然是不知道,搞的她還有些不好意思,其實也不是她要故意隱瞞什麼,只是從小她就比較低調,凡是喜歡靠自己,所以野慣了,也就無所謂了,但是這次來青龍軍團試煉是瞞著她父母的,所以她隱隱有些不想讓人知道罷了。

兩人擺陣這麼長時間,居然一點都沒有聊天,思緒都飄向了很遠,直到胡血扛著蹬蹬羊回來,才反應過來,胡血不禁在楊寧面前偷偷吐槽道,「我說兄弟,你也太沒效率了,兩人單處了這麼久居然一句話都沒有說,到底是啥意思呢?」

「大哥,我都說了我沒有其他的想法,蹬蹬羊呢,快擺進去吧,我們也好快點去完成我們的任務!」楊寧如是答道。

胡血無奈的聳了聳肩,回身看時,卻有些驚訝的道,「四靈鎖魂陣!」而此話一出,不僅僅只是胡血自己感到驚訝,就連楊寧和小美女姍姍都感到非常的驚訝,小美女姍姍自然是因為不知道什麼是四靈鎖魂陣而感到驚訝,而楊寧則是驚訝胡血一口就叫出了自己所布的陣法的名稱。

「居然是傳說中的四靈鎖魂陣,浩哥哥,血哥哥,你們倆真厲害啊!」小美女姍姍連連稱讚道。

「嘿嘿,不足掛齒,我們還是躲到樹上去吧,有人的味道,這傢伙估計沒有那麼輕易出來!」楊寧雖然面露驚訝之色,但是很快就恢復了過來,楊寧和胡血此刻扮演的是兄弟,如果表現的太奇怪,肯定會被小美女姍姍懷疑的,所以為了避免引起小美女姍姍的懷疑,楊寧提議道。

但是,雖然楊寧知道了這一點,但是胡血卻沒有想到這個,還在那裡不停的說道,「兄弟,你居然會這麼古老的陣法,真是太厲害了,好佩服你哦!」

「呵呵,哪裡,一般般啦!」楊寧對胡血擠了擠眼睛,希望他能看見,但是胡血就是胡血,認準了什麼事情,就會一個勁的在那裡訴說,還好小美女姍姍比較單純,不然早就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了。

「好了,大哥,別說了,這傢伙估計要出來了!」楊寧只能無奈的指了指下方道,胡血這才意識到什麼,點點頭,不再做聲。

三人都沉默了下來,而周圍也非常的安靜,之聽到蹬蹬羊時不時的叫幾聲,不知過了多久,這閃靈魔豹還是沒有出現,胡血有些不耐煩了,正準備出聲,卻被楊寧一把捂住了嘴巴,胡血吃了一驚,但是很快發現下面有了些動靜,不禁感到非常的疑惑。

按道理說,胡血的實力,這閃靈魔豹只要進入了方圓百米之內,他就能很輕鬆發現這傢伙的蹤跡,可是沒想到的是,楊寧居然還先發現了,雖然楊寧實力不俗,但是跟自己相比,胡血知道,那也不是一個檔次的,所以胡血此刻感到非常的好奇。本來打算一問究竟的,但是這時,閃靈魔豹已經上鉤了,只見他撲上了一頭蹬蹬羊,正準備大快朵頤之際,卻發現情況不對,想要逃跑,卻早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從四個方位射出四道顏色各異的光柱,接著,光柱像是有生命的軟繩一樣,封鎖住了閃靈魔豹所有的去路,接著,結成一道光網,迅速的罩住這魔豹的身體,死死的將他按在了地上。


楊寧等見此,相視一笑,跳了下來,「哼!小樣,還抓不住你!」

「浩哥哥,你真厲害,這法陣也太強了吧!」小美女姍姍見此,開心的道。

「不值得一提,這只是個普通的陣法而已,呵呵!」楊寧聞此,摸了摸後腦勺笑道。

「這還只是個普通的法陣啊,據說,這是當時名噪一時的四靈教創的的法術,專門用來禁錮人的,兄弟你無師自通,真的是太強悍了!」胡血擺擺手,稱讚道。

「大哥,你好像知道的很多啊,呵呵!」楊寧白了一眼胡血,這胡血雖然有些摸不著頭腦,但是似乎好像明白了些什麼,訕笑道,「呵呵,也就書上隨便看了點,嘿嘿!」

說著來到了這閃靈魔豹的跟前,對小美女姍姍道,「妹子,你動手吧!」

「嗯!」小美女姍姍握著紫色的軟刀來到了這閃靈魔豹的跟前,提手準備刺,突然,一股凌厲的靈力襲來,幾人還沒反應過來,一道白色的身影就迅速的閃過,到是胡血眼明手快,一個跨步,拉住這個人的長袖,想要扯回來,卻硬生生的被對方給掙脫了。


「你沒事吧,姍姍妹子!」楊寧急忙上去道。

「我沒事,只是這閃靈魔豹被那人搶走了!」小美女姍姍皺著眉道。

「大哥,這人是誰?」楊寧見胡血在那一臉的憤慨,好奇道。

「還能是誰,不就是那個女人嘛,奶奶的,我一時間不查,讓那個小娘們鑽了空子,氣死我了!」胡血沒好氣的道。

「你是說我們在操場上遇到的那個女的?」楊寧有些訝異,自己三人跟這女人又沒有什麼仇又沒有什麼怨,這女人跟自己等人做什麼對啊。

「我們現在怎麼辦啊?」小美女姍姍都要哭了,好不容易到手的獵物被人搶去了。

「我們追!」楊寧和胡血異口同聲的道。說著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各自使用著身法開始急追。楊寧溝通七彩玲瓏鼠道,「小七,這人在什麼方向?」七彩玲瓏鼠很快反饋回了信息,楊寧等也很快就發現了這個女人的蹤影,胡血一馬當先,抽身向前,擋住了這白衣女子的去路,楊寧和小美女姍姍斷後,小美女姍姍很生氣的道,「你怎麼能這樣,這是我們的獵物!」

「是嘛,那你看到他身上的傷痕了嘛?」白衣女子雖然被三人圍攻,但是依然非常的平靜,不卑不亢的道。

「你什麼意思!」楊寧皺了皺眉,將視線移到了這閃靈魔豹的身上,卻真的發現這閃靈魔豹的脖頸之處有一很明顯的傷痕,應該是才傷不久,旋即明白了些什麼,但是卻沒有說出來,只等待這女子說話。

「如果你們看見了,那就是說,這魔豹是我先發現的,自然是我的獵物!」白衣女子淡定的道。

「你怎麼這麼不講理,這魔豹身上的傷痕就一定是你弄的嘛,再說了,他剛剛明明是被我抓住了,你是從我們的手上搶走的!」小美女姍姍沒好氣的道。

「這魔豹是被我傷了之後,才被你們抓住的,所以,這魔豹是我的獵物,我不想在跟你們浪費時間了,要打就來吧!」白衣女子一臉的坦然道。

小美女姍姍雖然非常的生氣,但是她也不敢立即動手,看了看楊寧,只見楊寧還在那裡思索,於是又看了看胡血,卻見這胡血也看向了自己,想必都是在等楊寧的意思。

「浩哥哥,怎麼說!」小美女姍姍問向楊寧道。

「算了吧,跟她打沒有意思,這次就算是你欠了我們一次,下次如果你還這樣的話,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楊寧斟酌了一會道。

「哼!」白衣女子聞此,秀眉一皺,但是也沒有說什麼,就離開了,小美女姍姍和胡血十分疑惑,上前詢問道,「浩哥哥,為什麼要讓她走啊?」

「她實力不俗,而且似乎不是個好惹的主,我們跟她耗沒有意思,還不如在去捉下一頭,來的輕鬆!」楊寧想了想開口道。

胡血和小美女姍姍聽楊寧這麼說,想想也覺得有些道理,就抽身離開了,重新布置了陷阱,等待其他的閃靈魔豹上鉤,楊寧一個人坐在一旁,裝作沉思的樣子,其實是在悄悄的跟七彩玲瓏鼠溝通,「小七,你說的是真的嘛?」

「千真萬確,這個女孩子雖然化成了人形,但是她的氣味還在,我敢肯定!」七彩玲瓏鼠答道。

「這白家的人,難道都是他的後裔嘛,那豈不是都是靈獸?」楊寧有些駭然的道。

「那到不是,我懷疑這個女孩應該是繼承了她先祖的血脈也說不定,總之,還是不要惹她的好,那個人冷冰冰的,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完全沒有必要啊!」七彩玲瓏鼠如是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不然大哥那麼生氣,我也不是看不見!」楊寧看了一眼胡血道。

此時…… 此時,七彩玲瓏鼠點點頭道,「你最好跟你大哥解釋一下,我看他氣還么有消呢!」

「嗯!」楊寧看了看胡血,開口道,「大哥,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氣啊?」

「沒有啊!」胡血聞此,撇了撇嘴道。

「我知道大哥你生氣了,能聽我解釋解釋么!」楊寧見胡血如此表現,知道是生大氣了,如是道。胡血不說話,楊寧只好繼續道,「我知道,大哥你很想跟她打一場,但是剛才那地方,我感知到了很多靈力流,如果我們在那裡開戰,我怕會有漁翁之利啊!」

「是嘛!」胡血聞此,回想剛才的情景,自己確實非常的生氣,沒有注意周邊的環境,搞不好真的是如同楊寧所說。

「嗯,我想我們在這森林裡面還要待上一段時間,如果受了傷,以後的情況肯定不樂觀,所以我才想息事寧人的!」楊寧找了個借口繼續道。

「兄弟,以後這種事情咱能不忍嘛,我又不是打不過那些人!」胡血聽楊寧這麼說還是有些道理,但是還是咽不下這口氣道。

「我知道了,只是大哥,畢竟我們是來試煉的,不是來鬧事的,我們的目的是要獲得高的積分,不是嘛?」楊寧解釋道。

「好吧,我明白了!是大哥有些莽撞了!」胡血聞此,想想也覺得有些道理,只是還是有些怏怏的道。

「大哥,今天中午我們吃點新鮮的怎麼樣?」楊寧見此,也有些於心不忍,如是道。

「新鮮的?什麼啊,說說看啊!嘿嘿!」胡血聽楊寧說到好吃的,立即流了一地的口水道。

「豹子肉,你們吃過沒啊?」楊寧瞥了一眼正慢慢逼近楊寧等的閃靈魔豹,笑了笑道。

「呃,不是呃,浩哥哥,這豹子我們不是要上交嘛,難道還可以自己烤著吃?」小美女姍姍在一旁明白了楊寧的意思,好奇的道。

「我覺得只要我們擊殺了這閃靈魔豹,就行了,肯定不會管我們拿這魔豹幹什麼的!再說了,我們可以多抓一隻,不是嘛!」楊寧指著另一隻逼近的閃靈魔豹,笑了笑道。

「太棒了,中午居然有豹肉可以吃,哈哈哈!」胡血開心的笑道。

「動手吧,他們差不多要進圈套了!」楊寧示意兩人噤聲,看著兩隻閃靈魔豹摸進了陷阱,被四靈鎖魂陣牢牢的扣在了地上,小美女姍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結果了一頭的性命,胡血眼明手快,也結果了另一頭,很快小美女姍姍就交了任務,也正如楊寧所說,這軍團根本就不要他們上交閃靈魔豹的屍體,於是中午,他們三人就有兩頭閃靈魔豹可以吃了,為了節省時間,楊寧讓胡血去幫他採藥材了,而自己和小美女姍姍去河邊給他撿石子外加清理這豹肉。

豹肉其實很好處理,因為閃靈魔豹是最快的捕食者,所以身上都是發達的肌肉,一會兒的功夫,兩頭閃靈魔豹就處理好了,回身卻發現這小美女姍姍還在那裡跟石頭較勁。

「姍姍妹子,你怎麼了?」楊寧皺了皺眉問道。

「浩哥哥,我,我找了半天,完全沒有發現血哥哥任務中提到的那種清鵝石!」小美女姍姍帶著哭腔,如是道。

「什麼,怎麼會,那麼常見的石頭,我來看看!」楊寧有些不相信的來到了小美女姍姍的身邊,仔細查看了一下周圍的石頭,讓他感到驚訝的是,真的如同小美女姍姍說的那樣,這裡沒有一顆清鵝石,又走了一段距離,還是絲毫沒有收穫,皺著眉對小美女姍姍道,「真的沒有,這!」

「浩哥哥,這讓我們怎麼完成任務,完全沒有啊!」小美女姍姍忍不住吐槽道。

「是啊,完全沒有,讓我們怎麼完成!讓我稍微想一想,你先別急!」楊寧說著,就在心裡溝通了七彩玲瓏鼠,七彩玲瓏鼠也很無奈的道,「這個我也不清楚,活物我還能感知一下,這石頭,我無能為力!」


「可是,這清鵝石不是很普通的石頭嘛,為什麼湖邊一顆都沒有,難道有人將清鵝石給全部搜集走了?」楊寧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