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88 Views

“趙小川,你知道執念境是怎麼形成的麼?按照你們這一世的說法,那是你們內心深處最真實想法的凝聚後產生的鏡像投射,也是成爲真正煉鬼士的第一步!”

Written by
banner

牧童的聲音頓了頓,話鋒一轉,說道:“你之前說你的想法是平庸?不,你錯了!你真正的想法應該是保護你身邊的人!”

趙小川眉頭的光點一陣顫抖,但是卻並沒有聲音傳出。

牧童嘆息道:“保護身邊的人成爲你的執念,就已經證明了我的想法沒有錯!我也很慶幸我的選擇!但是我聽到你說的,卻感覺我的想法似乎有些錯了!”

“每個人的出生不同,所以揹負了不同的使命!因爲使命我們承擔了自己的責任,又因爲責任我們在人生中有着不得不做的事情!”

“這一切看起來很合理吧,可是從一開始就錯了!因爲我們根本沒有考慮你的感受,只給了你一道單選題!不過我並不會像你說任何對不起之類的屁話!”

牧童臉色一肅,冷酷的說道:“你想要保護你身邊的人沒有錯,可是沒有力量的你所有的想法在現實面前不過是一個笑話!”

“沒有力量,所以郝大寶保護不了歐陽蘭若;沒有力量,所以你保護不了你身邊所有的人;更是因爲沒有力量所以你選擇不了你的人生,甚至想要逃避你的人生!”

“趙小川,因爲沒有力量,所以就放棄自己的使命,以爲用自己人生就可以換來身邊人的安全?你可真是天真!”

牧童冷笑道:“曾經有人這麼對我說過一句話,‘真正的強者,不是源於他的力量,而是來自他的心。’”

“心麼?呵呵,那種虛無飄渺的東西有用麼?說白了到了最後決定結果的還不是力量?”

趙小川眉心的光紋不斷地閃動,那個聲音再次傳出。

“你說的沒錯!”牧童並沒有反對他:“力量確實最後決定的結果的,但是如果你沒有強者之心又怎麼可能變成強者?正如你不邁出第一步,又怎麼可能走完漫長的路途?”

牧童胯下的黃牛不斷地扭動着自己的身體,變得有些躁動不安起來,而牧童身上也漸漸的籠上了一層淡淡的紅色光芒。

趙小川臉上一陣掙扎,接着趙小川大喊道:“該死的第九世,你要做什麼?這樣你會死的!”

牧童似乎沒有察覺,身上的紅色光芒越來越耀眼,將整個空間照的通紅無比。

✿тTk án ✿¢ 〇

“趙小川,沒有力量我可以借給你!”牧童說道:“不過我想讓你記得一件事情!那就是這一世是屬於你自己的,沒有人可以代替的!”

“只要你願意,你不僅可以守護你想要守護的,甚至連這世界都可以改變!”

牧童說完後,立刻化作一道紅光直直的竄入了趙小川的身體之中。

黃牛則仰天長嘯一聲,瞥了一眼趙小川,甩着自己的尾巴,向着石門外走去。

“吼~”

趙小川的身體上頓時一團團肉團不斷蠕動起來,渾身黑色環繞,口中更是不斷地發出了一聲聲的嘶吼聲。

而在他的眉心,那綠光一陣顫抖後,漸漸的消失不見。 「呼………」

飛機轟鳴一聲,緩緩離開了跑道,駛入高空之中。

秦穆然閉上眼睛,等待著飛機降落京城國際機場。

今天回去的消息,秦穆然已經告訴給了龍天正了,所以接下來應該會有特殊的通道離開,畢竟他的身份不能夠暴露出去,更不能讓寒國知道自己返回了夏國。

幾個小時后,飛機落地,秦穆然從飛機走了下來。

「秦先生嗎?」

秦穆然不過剛剛走出飛機,便是有人在飛機出口等待著秦穆然,看到他立刻走上前來問道。

「我是!」

秦穆然點頭道。

「首長好,奉龍老之命,前來迎接您!」

那名年輕男子說道。

秦穆然看了看他,從他身上的氣勢,能夠看出,這是一個職業的軍人。

「有勞!」

同妻夫人 秦穆然微微一笑,隨後便是跟著那名年輕的軍人上了車,車向著一旁的特殊專用通道駛去。

「老龍他人呢?沒親自來?」

秦穆然坐在後面,看了看時間,問道。

「額……」

秦穆然這麼一問,倒是讓來接他的那名年輕戰士有些猝不及防。

龍天正在夏國那是什麼樣的地位,那是什麼樣的存在,可是在秦穆然的口中竟然如此的親…..切…….實在是這名年輕的戰士找不到什麼詞來形容此時他心中的感受了。

「首長他來了。」

這名年輕的戰士還算是比較實誠的,面對秦穆然這隻「小狐狸」無論他怎麼提防都沒有用的,還不如老實交代,免得被套路了。

「他來了?我去!他真的來接我了啊!」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說道。

昨天告訴龍天正今天回來,不過是隨口一說,沒有想到龍天正他還就真的出現在了機場。

「龍老對首長還是上心的。」

年輕的戰士說道。

算一算,他跟著龍天正後面也有五六年了,時間不算長,可同樣也不算短啊!

可就是這麼多年,他也沒有見過龍天正親自來機場接待過誰,秦穆然可以說是破天荒的頭一個!

「他對我上心?別介!我怕他是對我有什麼企圖吧!看來一會兒我要好好提防下了,跟這個老狐狸講話就是費勁,稍不留神就被拐到坑裡了!」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

聽到秦穆然這麼說,那名年輕的戰士徹底無語了,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啊?看他的年紀跟自己差不多啊,怎麼能夠這樣對龍天正說話呢!

見到年輕的戰士被自己的話給嚇住了,秦穆然無奈地撇了撇嘴,便是看著沿途的風景,不在說話。

通過特殊通道,秦穆然很快便是來到了機場後方很是開闊的一處。

「我去!真假的啊!」

當秦穆然逐漸看到眼前的場面以後,整個人都有些震驚了。

因為沿途站滿了士兵,就好似閱兵一般,秦穆然的車緩緩地從他們的中央向著最前方搭建好的檯子駛去。

「不科學啊?今天他開竅了?」

越是看到這樣的場景,秦穆然的心越是慌得一批,龍天正可是標準的無利不起早的傢伙,他興師動眾弄出這麼一出,他可不覺得是因為自己摧毀了馬德系統就值得龍天正擺下這麼大的陣仗。

陰謀,十足的陰謀!

秦穆然想到這裡,開始警惕了起來。

「不會這就是老龍說的天大的驚喜吧?我怎麼感覺驚喜會變成驚嚇的?」

秦穆然的心裡突然產生了一種不好的感覺,他總感覺今天的氛圍有些不太對勁,是不是有些太過於隆重了?

「首長,你是緊張了嗎?」

坐在副駕駛上的年輕戰士透過後視鏡注意到了秦穆然的神情,好奇地問道。

「緊張?」

秦穆然一愣。

「是啊!面對這麼多的人,我也特別的緊張,緊張是正常的,畢竟龍老這樣的人物,即便是我跟隨著龍老這麼多年也沒有見過幾次。」

一念成婚,歸田將軍腹黑妻 年輕的戰士很是天真地笑了笑,他的笑容多麼的淳樸,多麼的善良,只是,他真的把秦穆然想錯了。

秦穆然剛才只是在單純的在想怎麼應對眼前的場景。

「呵呵,是嗎?那是該緊張,不過我這人天生不緊張。」

秦穆然笑了笑道。

「說實話,首長我挺羨慕你的,這麼年輕,就能夠被龍老親自接見,這是我們多少當兵的心愿啊!您是不知道,龍老在我們心中就是除了神以外最厲害的人!」

那名年輕的戰士崇拜地說道。

「哦?莫非你們心中還有神?」

秦穆然順勢問道。

「當然!我相信首長您也一定很崇拜他!」

年輕的戰士臉上露出自豪的笑容。

「哦?誰啊?」

秦穆然很是好奇。

「東皇!整個夏國軍人的典範,全軍各項記錄的創造者,一代戰神!從無敗績!」

年輕戰士說到東皇,眼中充滿著敬佩,那是對於偶像,對於神的崇拜。

「東皇啊?還好吧!其實他不僅這些厲害,他本人長的也挺帥的,跟我一樣!」

秦穆然笑了笑。

不得不說,能夠這樣臉不紅心不跳地誇讚自己的,除了秦穆然,恐怕還就真的沒有第二個人了。

「真的嗎?要是我的偶像能夠跟首長一樣帥,我就把我妹妹介紹給他!」

年輕戰士煞有其事地說道。

「據我所知,東皇結婚了。」

秦穆然咳嗽了一聲,有些尷尬地說道。

「結婚了怎麼樣!我妹妹也不差好吧!再說了,我妹妹就想要嫁給一個帥氣的軍人,除了我偶像,我覺得誰也配不上我妹妹!」

「呵呵,你妹妹?挺好的!加油,有機會見到東皇,我會跟他說的。」

秦穆然煞有其事地說道。

「那麻煩首長了,我叫周小波!」

周小波轉過頭來看著秦穆然道。

「好,我記住了。」

秦穆然點點頭。

就在他們聊天期間,時間過的飛快,不知不覺,車也已經逐漸行駛到了遠處的司令台上。

車緩緩停下,周小波連忙打開車門,然後從車前跑到了秦穆然的車旁。

「首長,請下車!」

周小波打開秦穆然所在位置的車門,對著秦穆然恭敬地說道。

「好!」

秦穆然說著便是走下了車。

當秦穆然走出車門,赫然便是注意到了司令台,此時,司令台上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而且無一例外,秦穆然都認識。

看見這麼多的熟人在場,秦穆然更加確定自己心中所想了,這麼大的場面,裡面有坑! 秦穆然向著前面走了過去,眼前的這些人,可都是熟悉的人啊。

「陳老,許老,周老…..」

秦穆然依次打了個招呼道。

「穆然啊,今天你的面子可是夠大啊!我們這幫老傢伙都被驚動了!」

陳老面帶欣賞的笑容說道。

若是真的要算起來,秦穆然與陳老還是有些淵源的,當初秦穆然剛剛入伍,所在的連隊便是屬於陳老的,所以,秦穆然也算陳老的兵。

只是秦穆然這塊精彩艷艷的玉在陳老還沒有來的及發現的時候,便是已經被龍天正給挖牆腳挖走了。

「陳老您說笑了,我哪裡有什麼面子啊!我可是您帶出來的兵呢!在你面前,我還是當初的那個小秦!」

秦穆然笑了笑,回道。

一旁周小波看到這個場景,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群老將軍最低的都是少將軍,可是他們見到秦穆然都是那麼的欣賞,關鍵是,秦穆然在面對這群他們見了都戰戰兢兢的老將軍,竟然就跟見到朋友一般,絲毫沒有壓力!

見鬼了,這位首長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即便是二代弟子,也不至於會受到這麼多位大佬的青睞吧!

「你這傢伙,還是那麼會說話!」

陳老對於秦穆然這話很是受用,雖然他之前跟秦穆然沒有太多的交集,但是僅憑著這點淵源,秦穆然還記得他,那就足以證明,他們這群老傢伙的眼光沒有錯!

秦穆然能夠被授勛成為少將,當時也是備受爭議,而陳老就是力挺秦穆然的人!

就在秦穆然和一眾將軍談笑間,今天的正主,龍天正也是出現在了這裡。

「小子,歡迎你回國!」

龍天正看著秦穆然,哈哈大笑地說道。

「老龍,今天你這個陣仗有點大,是不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啊?你別告訴我,你擺下這個陣仗是為了接我。」

秦穆然上下打量著龍天正,似乎是想要從他的目光中看出些什麼,只可以,他失算了,龍天正作為第三位的大佬,若是能夠讓秦穆然從表面看出些什麼,這麼多年都白練了。

「接你?呵呵,臭小子,你的臉皮還真的是挺厚的啊!不過這一次你倒是說對了,今天的這個陣仗還就是真的為了迎接你凱旋而歸!」

龍天正看著秦穆然笑道。

「我去?真的是迎接我的?」

秦穆然嚇了一跳,隨後目光看向一旁的幾位大佬,只見陳老等人也是笑著點點頭。

「這不會是又要嘉獎我什麼了吧?」

秦穆然有些好奇地問道。

「嘉獎你,呵呵,小子還記得我跟你說的天大的驚喜嗎?」

龍天正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笑意,問道。

「記得?別,你別跟我說什麼天大的驚喜了,我這個人膽子小,我怕驚喜變成驚嚇!」

秦穆然滿臉都寫著我聰明著呢,你別忽悠我。

「這小子……」

秦穆然的表現落到一眾大佬的眼中,那叫一個哭笑不得。

別人看到這種場景,再聽到是專門接待他的,開心還來不及呢,可你小子倒好,竟然懷疑這個裡面有問題,還說怕嚇著,這都哪裡跟哪裡啊!

「呵呵,到時候恐怕你會熱血沸騰!」

龍天正看著秦穆然,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別,我怕腦充血,一命嗚呼!」

秦穆然說話那叫一個毒。

這話,落在了周小波的耳朵里,周小波感覺整個天地都亂了,眼前無數的星星在飛,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