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1
127 Views

「那個,其實我們沒有什麼所屬…非要說的話,那就是【螢火】了~!」說出了自認為最好的回答,看了一圈眾人後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露玖在心裡鬆了一口氣。

Written by
banner

「為了相互在一起而各自離開自己的部族還有組的妖怪嗎?還真是了不起呢!」把筷子整齊地疊放在飯碗上,閑狼再次看向眾人的眼神里多了一份敬重。

雖然不知道這個可口…我是說可愛的女孩子誤會了什麼,露玖等人還是感覺到了她的善意。

「閑狼為什麼要參加比賽呢,也是為了獎金嗎?」看了看閑狼打滿補丁的衣服,露玖覺得眼前的孩子肯定和自己一樣在經濟上有什麼困難。

「別看咱這樣,咱可是很有錢的哦,參加這個比賽只是因為覺得很有趣而已啦。」拉起袖子,閑狼的右手手腕上赫然是一條鑽石手鏈!

「壕口牙!!!」被鑽石晃瞎了雙眼的露玖不禁流下了悲憤的淚水。

隨意地把別人的富裕程度拿來和自己做比較,露玖你果然還是太甜了。

「不知道各位選手對我們提供的食物是否滿意,剛剛得到通知,明天選美的主題也出來了,就是【性感】,而且比賽規則有所變更,不再是由觀眾評委投票,還是由我們邀請的三位特殊嘉賓來打分,最後平均分最高的前八位就能進入最後一場比賽,第二輪的比賽時間設定為明天早上八點,請各位入圍的選手準時參加。」廣播的聲音再次響起,播報著明天的賽程安排。

「那麼,咱也告辭了~」擺放好自己的餐具,對著露玖等人鞠了鞠身,閑狼起身離開了自己的席位。

還想挽留一下的露玖卻再也沒發現閑狼的身影。

「唔,回空艇吧,還得好好想想明天比賽要穿的服裝」打了個瞌睡,艾露莎伸了一個懶腰後站了起來。

「不過明天的主題居然和今天的完全背道而馳,是性感呢~這對露玖還有神裂你們真是有優勢呢~」其實亞絲娜的胸部也並不小,只是因為長期和露玖、神裂、艾露莎三個**星人呆在一起,從而有了亞絲娜的胸部是全團第二小的這個假象…

被亞絲娜灼熱的視線所干擾著,露玖緊緊地環抱住了自己「什、什麼優勢!!不要瞎說了亞絲娜!!我可是男子漢來著!!」

「哦吼~?」眯起雙眼只留下一條縫隙,亞絲娜的瞳孔就像能穿透障礙直達真實一般!

「你那奇怪的哦吼~是怎麼回事啊!!神裂、艾露莎你們也說幾句啊!」惱羞成怒的露玖果斷把皮球踢給了來自同一星系同一星球的兩人。

不過少女啊,下次請找一些靠譜的隊友吧。

完全無視了露玖,艾露莎挺了挺前胸,引起一陣波濤「嗯,寶刀未老,寶刀未老!」

「真想不到原本被我視為戰鬥中的累贅的無用脂肪還有能起到作用的一天」抓了抓自己的胸脯,神裂露出了一個自信的微笑。

喂!!你這是**裸的嘲諷吧!!

「可…可惡!!」來自浩瀚宇宙另一端——貧ru星的托莉亞已經陷入了人生的大危機!!

「不用擔心,可以彌補胸襟不夠寬廣的辦法很多,我會祝你一臂之力的!」撘住托莉亞的肩膀,艾露莎的需要彷彿有一股魔力,結束了托莉亞心中的不安,同時兩人的背景也突然變換成了『夕陽下被猛烈浪花拍打著的懸崖』這樣的景象。

——————小玉好久不見——————

「我回來了!!」對著空無一人的空艇大喊一聲,露玖在草坪上快樂地翻滾了起來。

「歡迎回來master。」睜開眼睛,想躺在草坪上欣賞一下星空的露玖卻發現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綠髮女僕擋住了自己的視線。

「嗚啊啊啊啊!!神裂,艾露莎,有入侵者!!!」迅速地使用了抱頭蹲防的神技,露玖指向小玉的手不斷上下揮舞著…

「那個…露玖,稍微冷靜一下…」蹲在露玖的身邊,神裂尷尬地解釋起小玉的事情「這是我們空艇的終端人工智慧…並不是什麼入侵者…」

「終端人工智慧??」

「嗯嗯」

「原來如此,嚇了我一跳…」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露玖動了動小巧的嘴巴「終端人工智慧是什麼!?」

你丫原來根本就什麼都不懂啊!!那還原來如此個屁啊!!做出一副嚇我一跳的樣子是想怎麼樣啊!!!

在花費了半個小時為露玖解釋什麼是終端人工智慧后,口乾舌燥的神裂一口灌下了亞絲娜遞過來的開水。

「為什麼以前沒見過你呢!?終端人工智慧!」歪了歪腦袋,露玖含住了自己的食指。

「那是因為master你並沒有召喚我,還有我叫做小玉,並不是什麼終端人工智慧,順道一提,根據資料記載master你剛才的行為被稱作賣萌,而這種行為唯一的作用就是增加異性腎上腺激素分泌的速率。」毫不客氣地狠狠吐槽著露玖的行為,小玉冰冷的眼睛里充滿了對智商捉雞者的藐視!!

「召喚??小玉平時不住船艙嗎?」啟用了吐槽免疫模式的露玖繼續提問。

「我並不需要睡眠和進食,平時居住在空艇的主要程序之中,這具身體也只不過是個投影罷了。」難得沒有吐槽,小玉認真的回答了露玖的問題。

好奇地把手指戳向小玉的臉頰,卻發現手指神器地「穿透」了小玉的身體。

「居然真的戳不到!!」一臉好厲害的露玖捧住了自己的臉頰,長大了嘴巴。

「master,請務必停止這種降低您在我心目中物種科目的行為,我不希望您從猿猴退化為阿米巴原蟲。」

「噗哈哈,小玉吐起槽來還是這麼不留情啊!」偷笑的艾露莎賊兮兮地看向一旁強忍住笑意的神裂和托莉亞以及已經笑趴下的亞絲娜。


小玉機械的眼睛環顧了一下四周「順道一提,就在master你下意識地賣萌時,在場的四位雌性居然加快了腎上腺激素的分泌,唯一沒有變化的居然是天上的那隻雄性,真是不可思議。」

「愛~?」

突然變得寂靜的甲板只留下了哈比的口頭禪……

ps:最近的我可是節cāo滿滿的呢!

ps2:明天可能大概也許會有福利吧? 「露玖,這就是我為你精心挑選的必勝戰衣!」舉著一件羞恥度極高(這次是真的,相信我!!)的衣服,艾露莎右手使勁地握成拳頭揮舞了一下,似乎已經看到了勝利的場景。

以極高的速度搖擺著腦袋,露玖雙手死死地抓住了哈比擋在前面「不要,絕對不要!!穿這樣的衣服,還不如讓我去死!!!」

「這可由不得你!!為了全團的溫飽問題,你就犧牲一下吧!!神裂,亞絲娜,動手!!」

身體突然被神裂和亞絲娜死死地鉗制住,露玖把最後的希望投向了唯一沒有參加剝奪自己男子漢尊嚴的托莉亞身上。


看著露玖投來的無助眼神,托莉亞狠下心來轉過腦袋…

對不起了團長,只有這一次,我愛莫能助…為了能保住這最後的六成飽!!

「求求你們了,放過我吧~」越是掙扎,露玖就覺得越是無力。亞絲娜和神裂的雙手不住地在身上摩擦著,全身都是敏感點的露玖現在整個身體都變成了粉紅色。

「咔嚓,咔嚓,咔嚓」艾露莎的手裡拿著剛剛照下的魔力印象,上面的圖案正是露玖一絲不苟的形象。

嘿嘿一笑,艾露莎的臉靠向了露玖的耳旁「要是拿不到獎金我可是會很困擾的,到時候說不定只能販賣露玖你的這些魔力映像維持生計了呢?」

「怎麼這樣!!」淚眼旺旺地看著艾露莎,然而後者確像鐵石心腸一樣不為所動。

「知道該怎麼辦了嗎?」用食指抬起露玖的下巴,艾露莎居高臨下地凝視著她。

「我,我會好好配合穿上決勝戰衣的…請務必不要外傳剛才的魔力映像。」果然露玖你就是個不調教就不會學乖的抖m嗎?

輕輕地撫摸著露玖蓬鬆的金色腦袋,艾露莎臉上的笑容變得無比柔和「這樣才對嘛~」

「惡魔…」看著吞聲忍泣的露玖,即使是身為艾露莎幫凶的神裂和亞絲娜,也不禁在心中暗自發怵。

「拿好~」遞給露玖一張紙條,艾露莎露出一個邪惡的笑容。

「這是什麼?」

打開紙條,考完內容后,露玖的臉突然紅的跟猴屁股似的,剛想抗議卻發現艾露莎正拿著自己的魔力映像當做扇子扇著風。

不甘地咬住下唇,露玖艱難地說出「我會乖乖地按照上面說的去做的~」

聽著露玖無比幽怨的聲音,艾露莎卻感到如沐chun風一般的神清氣爽。

「感謝各位的支持,chunchun大酒店選美比賽第二輪八強晉級賽即將開始請後台的選手們做好準備!!接下來,請允許我介紹一下三位擔任裁判的三位特殊嘉賓。」隨著廣播的響起,後台大屏幕上的畫面也轉到了三個被紅色簾幕遮擋住的座位前。

「第一位,是武術界的北斗泰山級人物——龜○人!!!讓我們掌聲有請!!」

隨著熱烈的掌聲響起,第一個紅色簾幕被拉開,一個穿著夏威夷風格襯衫和短褲,背著龜殼留著大大的白鬍子的光頭老人正坐在座位上。


「第二位和地三位評審分別是來自【嘩】和【嘩】的小明和小紅!!」簾幕拉開,兩個臉上分別寫著明和紅的人坐在第二和第三張座椅上。

「好,評審已經全部介紹完畢,接下來要登場的第一位選手是來自被寄予厚望的【螢火】的神裂火織!!」

「刷」舞台兩旁的簾幕被拉開,神裂的裝扮立即引起了台下觀眾的熱烈回應。

不同於亞絲娜昨天穿的女僕裝,神裂現在穿著的是一件露出度較高的工口女僕裝。純白的衣襟下是一個黑色的十字,脖子之下到上半胸的布料全都不翼而飛,手上戴著白色蕾絲邊的長袖手套,黑色的超短裙下是一雙質感極好的白色長筒襪和白色的高跟鞋,黑紫色的貓尾從短裙后伸了出來,上面原本系著的粉色蝴蝶結被換成了一個銀色的鈴鐺。

「叮鈴鈴,叮鈴鈴」紅著臉邁著貓步,走到了評委前,胸前的肉團隨著神裂的步伐以及尾巴上鈴鐺的響聲有節奏的抖動著。

緊張地擺了幾個pose,雖然神裂平時一直是大姐姐的影響,但畢竟還是個純情的少女,在這麼多人面前穿上這種令人害羞的衣服,多少還是會覺得羞恥的。

「唔,意外大膽的著裝呢,完美的凸顯了身體的曲線,除了動作有點僵硬外十分完美呢!!我代表小紅和小明還有我自己給你三個九分!!」捂住鼻血狂噴不止的小明和小紅的鼻子,龜○人不顧失血過多的危險舉起了三個9分的牌子。

「哦~?三個九分總分二十七分的成績,離滿分只有三分只差了呢~!第一名選手就創下了如此之高的成績,真是太厲害了!!接下來有請來自紅魔鄉的閑狼小姐!!!」

毫無動靜

「有請紅魔鄉的閑狼小姐!!」

毫無動靜

「閑狼小姐??」

依舊毫無動靜

三分鐘后

「抱歉,剛剛才得到通知,本來極具人氣的閑狼選手由於被媽媽喊回家碼字而退出了比賽,真是遺憾!!」

在神裂褪下羞恥的女僕裝換上正常衣著后,眾人就在廣播里聽到了如上的信息。

「唔,少了一個有力的競爭對手呢!!」躍躍yu試的艾露莎點了點腦袋又搖了搖頭,似乎在遺憾少了一個能一決雌雄的對手。

「真是可惜~你們看,第三名選手出來了,好像是那個叫秀吉的!!」指著屏幕上新出場的選手,露玖回憶了一下她的名字。

這名叫做秀吉的選手和上一輪比賽的著裝並沒有很大的改變,只是在校服上剪出了很多令人浮想聯翩的破洞。最後獲得了二十五分的優秀成績。

————黃瓜白菜各有所愛————

第四名選手是上一輪比賽中以小紅帽的形象脫穎而出的瑞德爾,這一輪比賽中的她彷彿完全換了個人似的,不僅僅是穿著,連性格也變得大膽奔放起來,最後得到了二十六分的成績。

第七名出場的是亞絲娜,一改之前可愛妹抖的印象,亞絲娜穿上了一件和秀吉的校服有異曲同工之處的破爛棕色裙子以及帶有破洞的黑色絲襪,腳上則踩著一雙粉紅色的魚嘴高跟。同樣是第一次穿這種情趣衣服的亞絲娜緊張兮兮地看著台下的觀眾,配合上破爛的衣服,完美地營造出了被強x凌o的少女形象。

在龜○人的鼻子塞上兩團鼻塞后,給出了二十六分的高分。

「接下來要登場的是第9位選手,和第一輪的序號相同,來自【螢火】的露玖·謝菲爾小姐,上一輪化身純情可愛修女的她在這一輪究竟會墮落成性感的妖精還是撩人的惡魔,讓我們拭目以待!!」

廣播聲再次響起,露玖懷揣著緊張和不安走上了舞台。

隨著簾幕被拉開,舞台的燈光完全集中在了露玖的身上。

腳上是一雙屢空的黑色高跟拖鞋,原本遷細又不失肉感的腿部被黑絲的絲質長襪緊緊地包裹住。再往上,是一件帶著蝴蝶圖樣的黑色蕾絲t字褲,金燦燦的尾巴圍繞著少女的下半身,給人一股俞隱俞現,想要一探究竟的衝動。肚臍上是一顆銀色的小飾品,為露玖的小蠻腰添加了一副別樣的色彩。手上帶著一副只連接著中指的短袖手套,嬌柔無骨的手指被塗上了妖異的黑色指甲油。視線轉移到人們最感興趣的部位,那裡只被堪堪一條黑色的蕾絲布條遮蓋住,一些銀質的小鎖鏈起著固定布條的作用。呼之yu出的左半隻白兔的上半部分,還印有一隻螢火蟲。

不知道為什麼,上次和凱恩特約會時明明習慣了踩高跟鞋的露玖再一次遺忘了這項技能,每走一步為了保持平衡,臀部就會帶著尾巴進行大幅度的搖擺。

觀眾們灼熱的視線讓露玖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這些灼熱的視線就好像無數的螞蟻在露玖的身上爬行一樣。

扭捏地走到舞台前部,想起艾露莎給自己的小紙條,露玖強忍內心的羞恥,兩眼汪汪地伏下上半身。

用右手護住胸部,背後的尾巴也多少起到了一點保護的作用,露玖的臉突然紅到了脖子根,認命地閉上眼睛,大聲地喊出了艾露莎所給的紙條上的內容「露玖是喜歡在修女服下穿好色內衣的工口修女~請大家務必好好疼愛露玖~!!」

「洒家…洒家這輩子值了…」一名老傭兵因失血過多倒下。

「實在是太佩服哈比大人的定力了…」又一位失血過多的老傭兵倒下了!!

「實在是太刺激了…」無數的老傭兵因失血過多而倒下了!!

「呃…呃啊……」艱難的塞好鼻塞,龜○人面無血色地舉起了三個十分的牌子后又緩緩地倒在了小明和小紅的屍體上。

「滿…滿分通過…噗嗤灑」在宣布成績后,廣播的那一頭傳來了液體噴射出來的聲音。

趁著大家沒回過神來,早已被羞恥感玩壞了的露玖胡亂地踩著高跟鞋回到了台下。

「艾露莎!!按照約定,請把魔力映像交給我!!」找到艾露莎,露玖依舊滿臉通紅地伸出了手,要求艾露莎履行約定。

笑的猶如一條yin謀得逞的狐狸(露玖才是狐狸你是兔子吧!!),艾露莎指了指更衣室「在我的更衣室,自己去拿吧!」

ps:福利在下一章~

ps2:貌似今天很多人都上學去了咩? 「太好了,果然在這裡!!可惡的艾露莎!!」拿起更衣室橫椅上的魔力映像,露玖在確認之後毫不猶豫地將其人工銷毀。


上下拍了拍手,看著滿天飛舞的紙屑露玖滿意地點了點頭。

轉過金色的腦袋,露玖的身後是一面巨大的全身鏡子,被擦的乾乾淨淨的鏡面反射出露玖的形象。

此刻的露玖並未脫下這一身羞恥度滿滿的著裝,看著鏡子里凹凸有質的身材,天使一般可愛的臉蛋,露玖的臉頰逐漸變得緋紅。

使勁搖了搖頭,把陷入奇怪瞎想的思緒拉扯回來「要冷靜,這可是你自己啊!!露玖,千萬要把持住。」

在回憶起爺爺和藹的面龐和悉心的教誨后,露玖灼熱的身體也漸漸冷卻了下來。

「啪」一道緋紅的身影打開了更衣室的門。

「還以為你在幹嘛呢,這麼久不出來,原來是在對自己的身體幻想啊」臉上寫滿了「原來如此」的艾露莎親昵地從背後環抱住露玖,溫熱的氣息吐露在露玖再度變成粉色的脖子上「明白自己的魅力了嗎~尤其是穿著這種引人遐想的衣服的時候呢~男~子~漢~露~玖~君」

感受著艾露莎噴打過來的溫吞氣息,想要掙扎的露玖卻發現身體居然使不出力氣來。

「艾,艾露莎,不要玩了…」

「你這yu拒還迎的姿態還真是讓人受不了呢~」舔了舔有點乾燥的嘴唇,艾露莎把腦袋看到露玖的肩膀上,長長的兔耳搔弄著露玖的臉頰「露玖你還記得嗎,我可是說過,我是你在失去記憶前的第一任哦~」

像小動物一樣把腦袋和脖子縮了縮,早已滿臉通紅的露玖一下子就聯想到了糟糕的畫面「艾露莎,不要玩了,身體變得好奇怪,嗚~使不上力氣了」

「還真是糟糕的身體呢…這樣如何?」一把扯掉由銀質小鎖鏈穩固的黑色蕾絲布條,露玖被禁錮住的白兔大膽地跳了出來。

「唔~!?」看著鏡子里狼狽的自己,露玖慌張地環抱住自己,遮擋住重要的部位。

強硬地把露玖的雙手掰開,艾露莎指了指鏡子里的映像「明明這麼誘人,卻說自己是男孩子,露玖你也該適可而止了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