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4 Views

(全書完)

Written by
banner

後記

《輪迴眼異世縱橫》,準確地說,是第一部,到此就完結了。


不少童鞋們應該能看出來,很多坑是沒埋的,有幾個關鍵的給大家提示一下:

別忘了夜小沫有黑暗神王的秘密任務;

別忘了七大神王中幾乎沒有出手過的哈迪斯和堯神王;

別忘了七大神王,甚至諸多候補神王並不是跟項天宇一條心,尤其是項天宇以身補天,無法輕易出手之後;

別忘了被項天宇搞得無家可歸心懷恨意的刀鋒女王;

別忘了逃走的朱利安;

尤其是別忘了手持二翼到十六翼合成的半塊無天的血月雷霆,以及她的被稱為「聖主」的兒子練星華;

最最關鍵的是,項天宇要求蛇無忌繼續的那個實驗,那也是第二部的內容之所以能夠啟動的根本……

這些坑,都會在第二部當中被埋掉。

第二部開始的時間,作者君說過,會在三至五年後,或許,現在喜歡本書的童鞋們到時候早就各奔天涯了,上高中,上大學,甚至是工作了,結婚生子了,作者君提前預祝諸位一路順風!

下一本書,作者君已經確定是與「dota」有關,但是題材還未確定,作者思考出了末日流和競技流以及無限流三種,目前各人比較傾向於是現代競技流,也就是說,作者君要打造一部左手鍵盤右手滑鼠的平行世界dota最火的遊戲競技小說!

諸位童鞋有何高見,也可在輪迴眼群中發表出來,作者君會看到的。

敬請期待吧!

最後,容許情竇初開的作者君給或許是未來你們大嫂的那個她說句話:

敏,從來沒有對一個女孩如此上心和付出,如此強烈的心甘情願,希望咱倆能最終修成正果,一起好好地走下去,走下去……(未完待續。。)

… 這是來到縱橫后的首本書,也是小飛第一次寫玄幻。如果您看到這裡,謝謝一直以來對小飛的支持,說明這本書還有那麼些可看的意思。另外謝謝編輯一直以來的照顧,才讓我能走到今天。

多餘的不說,還是那句老話,請多多支持正版。其實創作真的很累,要想讓大家能看到喜歡又有新意並且不和別人重複的文章,每天思考的情節和功法快要撐破人腦袋。甚至在夢裡也會不自覺的進入自己創造的世界里。說這麼多呢,其實就是想說原創真的很累,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一個月就算我抱更也就是三四十萬,算下來您也就花了十元而已。一包普通煙的錢,可就這十塊錢便能讓我更加有信心的去創作。人人都需要一個動力,都需要一個創造的理由,能在一條路上堅持著走下去,總有許多的人和事留念著他,牽絆著他。

謝謝大家,恭祝新年快樂,全家幸福。神奇的世界交給我,您就托著清茶,慢慢品嘗吧!

… 龍魂大陸,幻化萬端!

傳說上古神龍死後身體化為山川,血液化為江河,骨骼形成山丘,經脈化為道路。本來蜷縮在一起的世界伸展出一幅吞天吐地的大好河山。

風吹雨打,時光流逝。在無數的征戰之中,神奇的功法逐漸被人們淡忘,留存下來的也被生活在這片大陸上的人們東鱗西爪的拼湊在一起。

但熱血沸騰的意志卻沒有消亡,不管時間如何變遷,在龍魂大陸的頂峰,總有那麼一群人,還沿承著神龍不朽的意志!

入秋時節,微弱的陽光透過密密雲層輕柔的灑在少年身上,枝頭上開滿了鮮紅楓葉,微風吹過,每一片似乎都在輕輕搖晃著手掌向樹下少年親昵的打著招呼。

少年靜靜坐在樹下,手裡捧著一副畫像。畫中穿著紅衣的女子淺淺對著他微笑,掛在臉頰上的笑容在深秋季節看來是如此的溫暖。

遠處人聲漸近,少年趕緊收起了手中畫卷,端正的坐在樹下,靜靜看著波紋不動的湖面,好似他就是一尊石人一般,和周圍的世界沒有半點關係。

「世子殿下您真是太了不起了,才剛剛十歲就突破了神龍九變第五重的境界,簡直是咱們盤龍城千古以來第一個奇才啊!」

「是啊,是啊,世子殿下聰明蓋世,我爹說了,世子殿下要是到了二十歲的年紀,一定能達到幻神境界,和當今城主一樣的修為,您可是未來盤龍城重振輝煌的希望啊!」

一群小孩不停的阿諛奉承著所謂的世子殿下,笑語歡天,腳步紛雜,似乎來了很多人。

突然,眾人的腳步齊齊停下,像是經過無數的演練一般,整齊劃一。

一個有些尖刻的聲音慢慢在坐在樹下的少年身後響起:「呦,這不是盤龍城的世子殿下嗎? 攻妻不備:老公不要啊 。龍大少,您怎麼坐這兒啊?」

坐在樹下的龍雲舟是上一任城主龍霸天的兒子,在他剛剛滿月時,他的父親和母親雙雙在一場和魔族的戰鬥中死去,他從此成了孤兒。而城主的位置,也讓給了龍霸天的弟弟。

龍雲舟本來不太想搭理這幫人,可人家已經講話了,他不得不轉過頭,帶著微笑對站在一幫孩子中間的少年說:「是雲心弟弟啊,怎麼?今年的修為測試結束了?」

龍雲心哈哈一笑,點點頭道:「是啊!今年我仍是第一,神龍九變第五重。莫離將軍說我只需要再修鍊一年多就可以突破第九重境界了,到時候盤龍城的所有修鍊法門,都可以手到擒來。」

「那真是恭喜。!」龍雲舟有些尷尬的笑笑:「叔叔一定高興壞了,有你這麼強的繼承人,盤龍城的復興之路是有希望了!」

「未必,未必。」龍雲心搖著小小的腦袋,神情刻薄的不像是十歲孩童,倒有些年長者的城府。

他眼神灼灼的看向龍雲舟,嘲弄的說道:「真正的世子可是你,我只不過是個候補的罷了。再說了,要是你也來參加測試,我這點水平怎麼可能得到第一呢。」

龍雲心剛說完,周圍立馬傳來了一陣鬨笑聲。

誰都知道龍雲舟這個上一任城主的兒子是有史以來盤龍城最大的廢物,都已經十四歲,到現在卻連強健體魄的龍神九變第一重都沒有突破,更別說修習術法了。

盤龍城裡住著的可全都是神龍後代,擁有真正的龍血,向來都是號令世人,而城主的兒子,怎麼可以是個廢物呢?

全天下都唯盤龍城馬首是瞻,將來能成為城主的,必將是通天徹地的大人物,像龍雲舟這樣的廢物,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服眾的!


龍雲舟呵呵一笑:「雲心弟又在開玩笑了,你明知道我在修習一途上是個沒用的人,又何必這麼說呢?」

「那是告訴你,早點死了做城主的心,有多遠滾多遠,廢物。」

龍雲心身邊的一個小孩大聲叫了起來,周圍的孩子們立馬哈哈大笑。他們圍住站在中間的龍雲心,每一個人臉上都現出了輕蔑之色。

龍雲舟猛地站起身,眼睛直視著前方的每個人。可他在孩子們的眼裡看到的全都是冷漠和不在,似乎他就是個透明人,他的開心與悲傷沒有人關心,大家只是想找他這個廢人逗點樂子罷了。

雖然他是個廢人,可廢人也是有尊嚴的。這麼多年來他都在各方面拚命的證明自己,可是得到的,永遠都是漠視。

龍雲舟倔強的抬起頭,清澈的眼眸如同秋天的水波一般:「雖然我不能修鍊,可我一定會證明給你們看,我有能力做盤龍城的城主,因為我是龍霸天的兒子!」

龍霸天是一個神一般的名字,盤龍城不世出的奇才。龍雲舟一直以自己的父親為驕傲,立誓要做父親一樣的人。

「切!」小孩們傳來了不屑的噓聲。

龍雲心更是鄙視的看著自己的廢柴哥哥:「都說將門虎子,你怎麼就是英雄老爹狗熊兒呢?真是壞了我們家的名聲,不過你跟你那死鬼媽媽倒是很像,她就是個狐狸精,就是因為她,才害死了你爸爸,還毀了盤龍城天下領袖的地位。如果給你當了城主,照樣會毀了我們盤龍城。」

「你住口,不許你侮辱我媽媽!」龍雲舟暴怒的吼道,全身肌肉在一剎那繃緊,閃著火光的眼睛里隨時可以噴出熊熊烈火。

「我就侮辱了,怎麼樣?」龍雲心傲慢的抬頭:「她就是個賤人,賤人,狐狸精!是鳳凰城派來禍害我們盤龍城的狐狸精,臭賤人!」

周圍的小孩們紛紛笑著附和起來,不堪入耳的話一句句鑽進龍雲舟的耳朵。

握在手中的畫像越來越緊,龍雲舟渾身都在顫抖。他像一頭突然失去了控制的獅子,瘋狂的向龍雲心撲去,張開的雙手狠狠伸向龍雲心的脖子。

砰的一聲大響,龍雲舟身子一輕,整個人騰空而起!

胸口像是被大鎚擊打一般,蠻橫的巨力讓他眼前一黑,差點就斷過氣去。

轟的一聲,後背結結實實撞在了樹上。無數楓葉飄落,紅色的葉身如同飛舞的仙子,輕笑著覆蓋在龍雲舟的身上。

刷!龍雲心打開了剛剛搶來的畫,一看上面火紅衣服的女人,龍雲心呵呵冷笑:「果然是個騷狐狸,長的天生一副賤相,怪不得能勾住大伯的心呢。」

「你給我住口。」一口鮮血奪口而出,龍雲舟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人人都能感覺到,龍雲舟的眼睛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一團血紅的陰影在他的瞳孔內急速旋轉,渾身更是散發出了一道炙熱的真氣,周圍的樹葉全都枯萎了,他整個人就像是站在一團火中一樣。

龍雲心不屑的看著龍雲舟,比哥哥要高了一個頭的弟弟俯視著哥哥,突然抓起手裡的畫像,用力撕成了碎片。

點點碎片在空中飛舞,龍雲心哈哈大笑:「廢物永遠都是廢物,龍魂大陸,我們龍族是天下之首。可你這個異族人生的雜種,到了十四歲都不能突破神龍九變第一重,果然和你那個賤人媽媽一樣,你們都是廢物。」

帶著女人微笑的碎紙片從空中飄落下來,可是再也看不清她的模樣。

龍雲舟的內心深處似乎有什麼東西破碎了,他感覺到身體內的鮮血在加快涌動,身體像是在火上煎烤一般難受!

血液似乎已經沸騰起來,他的眼睛里甚至看不到任何東西,只有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可以燒盡一切的烈火!

「我告訴你,沒有人,可以侮辱我的媽媽!」龍雲舟的聲音瞬間變得像是另外一個人,巨大的火焰瞬間包裹了他,他便像是地獄來的炎魔一般,帶著孩童們從沒見過的無上勁力一拳狠狠擊向了龍雲心。

火勢猛烈,這一拳擋無可擋,就連隔著好幾個人的楓樹葉也在瞬間枯萎!

被籠罩在火光中的孩子們似乎看到了世界末日,連逃脫的機會都沒有,身體死死的被釘在地上,喉嚨里發出嘶啞的吼叫。

龍雲心感覺全身都跟著燃燒起來,好像置身於巨大火爐之中,進退之路全被封死。

「轟!」漫天火光消散!

龍雲舟的拳頭狠狠打在了一隻大手上,瞬間的力量打的突然跳出來的男人連連退了好幾步,一口鮮血噴出了好遠。

「雲舟!給我醒醒!」


流著鮮血的高大男人指尖猛點龍雲舟身上各處經脈要穴,只是眨眼功夫已經連出九指,霎時間封住了龍雲舟九大經脈。

烈火退去,龍雲舟整個人癱軟下去,他無力的倒在高大男人的懷裡,面頰之上全都是淚水!

「莫離將軍,是他…………」

「滾!不想死的都滾!」鐵塔般的漢子高聲大吼,已經被嚇傻了的孩子們終於回過神來,在盤龍城神龍使之一青龍使的怒吼聲中,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嚇跑了。

「舟哥哥,舟哥哥!你怎麼了?你怎麼了?」一個溫柔慌張的聲音響起,好像在遙遠的天邊,又好像在飄渺的雲端。

絲絲溫暖的眼淚滴在龍雲舟的臉上,灼熱的感覺慢慢消退。

龍雲舟睜開眼,一個滿臉都是淚痕的小女孩和一個畏畏縮縮的小胖子正趴在他的身邊。

「雲兒,三胖,是你們啊!」龍雲舟勉強擠出一絲笑臉。

可看到了不遠處灑落在地上的碎紙片,他的內心之中立刻如刀絞一般疼痛,那是他唯一能懷念從未見面母親的方式,可現在,什麼都沒了。

「雲兒,那個!是他自己……….!」龍雲心還沒走,見到雲兒來了,他小心翼翼的站在一邊,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小心謹慎。

「你為什麼要欺負舟哥哥?他可是你的哥哥啊?」雲兒突然跳了起來,面頰閃著一絲盛怒的紅暈!


「我……….」

「好了,不要說了。」鐵塔漢子莫離站在一邊,冷冷看著龍雲心:「雲心少主,希望你記住自己的身份,雲舟可是盤龍城的世子,未來的城主。如果你再有這樣不尊的舉動,下次,我可以摘了你的腦袋。」

莫離的話語空洞,肅殺之氣席捲全身。龍雲心渾身都顫抖了一下,他不甘心的默默低下頭,恭敬的答道:「是,莫將軍,我記住了。」

沙沙聲響起,龍雲舟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沒有看任何一個人,只是默默的撿起地上的畫像碎片塞進自己的懷裡。

做完了一切后,他慢慢朝遠處走去。不想理任何人,現在他只想好好靜一靜。

「舟哥哥,你要去哪兒?」雲兒和小胖子同時站了起來,語氣里多了許多關心。

龍雲舟站住了,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頭,嘴角帶著倔強的微笑:「我是龍霸天的兒子,我是盤龍城的主人。放心吧,我絕不會輸的。」

龍雲舟越走越遠,孤獨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了紅色楓葉之中。

「雲兒,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碰巧遇到了…………!」龍雲心十分小心的靠近雲兒,低聲說道。

猛地,雲兒轉過頭,帶著恨意的淚水惡狠狠的說道:「龍雲心,我恨你。」

雲兒獨自跑了,小胖子也躲到了莫離的身後,龍雲心獃獃的看著雲兒的背影,漠然惆悵。

他的眼神轉到了龍雲舟消失的地方,嘴角露出了惡毒的微笑。

「爹,雲舟哥沒事吧?」小胖子躲在莫離的身後,傻傻的問道。

「差點就要血脈暴走,他身體里的龍鳳雙血剛才差點要了他的命。要不是我及時出手封住他全身九大命門,此刻怕我們所有人都死了。」莫離心有餘悸的說。

小胖子倒吸一口氣,做了個誇張表情:「這麼厲害?」

「那是當然。」莫離眼神帶著敬畏:「他可是萬年難遇的人啊,如果能好好控制血脈,一定是不世出的奇才!可是如果…….」

鐵灰色的眼眸中有著說不出的黑暗在翻滾,彷彿看到了整個世界在獻血中蒸騰!

… 龍雲舟靜靜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頭頂的鏤空燙金雕花床頂。身上蓋著金色怒蟒大條褥,面容憔悴,似乎對什麼也打不起精神。

床頭一尊金色斑駁古紋的銅爐內飄渺的散發出陣陣香氣,那獨特的味道一聞便知是上好的沉香配上了盤龍城特有的金縷葉所製成的香料。

只是剛到入秋時分,屋子裡的暖龍已經給點燃。

從琉璃金頂之上一直鋪滿了整層地板的暖龍微微發出淡淡的熱氣,空氣里有絲甜甜的味道,讓人不覺得乾燥,反而有種舒心的愜意。

「舟哥哥,來喝點葯吧,這是後山的僕人們早起登山現摘的千年靈芝,對身體有好處的,據說可以固本培元,暢通經脈,對修真很有幫助的。」

雲兒端著冒著熱氣的金絲翠玉碗慢慢走了過來,面帶關心的微笑捧到了龍雲舟面前。

「算了吧,都這麼多年了,喝了無數靈藥,吃了數不盡的仙丹。我這身體,恐怕永遠都修鍊不了任何功法了,一輩子只能做個廢人了吧。」

龍雲舟自嘲的把碗推到一邊,他還在想著母親的畫像。可只是短短兩天的功夫,腦海中母親的樣子卻已經有些模糊了。

「舟哥哥,你別聽他們胡說,在我心裡,你永遠都是最棒的。聽我哥哥說,你爸爸當城主時,天下臣服,那是龍魂大陸最了不起的人了。你是他的兒子,也不會差到哪兒去的。」雲兒試圖安慰龍雲舟,笑容裡帶著濃濃的溫柔。

龍雲舟慘淡一笑,他似乎看見了父親當年的威武,手持長劍嘯傲雲端,整個大陸都在他的腳下顫抖。人類低伏,魔族絕望嘶叫,羽族為他膜拜,就連鳳凰一族也要低頭稱臣。

「呵,那都是父親的榮耀罷了,我這個兒子,給他丟臉了。」龍雲舟掀起被子,一個縱身跳下了床。

「雲兒,雲兒!」突然,外面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可似乎男人十分忌憚這處地方,雖然聲音比較急,卻不敢進屋。

雲兒臉色一變,有些慌張的道:「不好,我哥哥來了。」

龍雲舟呵呵一笑,突然端過雲兒一直捧在手心裡的靈藥一口飲盡,入口時的苦澀讓他眯起雙眼,火熱的液體順著喉嚨一直流進了腹腔之中。


龍雲舟笑眯眯的把空碗還給雲兒:「去吧,不要讓你哥哥等了,給我這個廢物喝葯,他又得罵你了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