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5 Views

未找到人,夜幽收回神識準備離去,卻在轉身時餘光掃到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

Written by
banner

眉梢一挑,這人有問題!


夜幽悄無聲息的跟上了上去,見那黑影貓著腰在一個無人注意的死角停了下來,然後左右張望確定沒人發現他,從手中的黑包里掏出一物放在牆角位置,再次謹慎地環顧四周,貓著腰退開兩步后直起身子大搖大擺的走向門外。

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黑影,怎麼也想不到,他自以為隱蔽的動作一分不漏的被一個女孩看在眼裡,剛邁出兩步身子便猛然頓住,而後無聲無息的倒下。

夜幽走到角落拿起黑影隱藏的物品,拆開外面包裹的袋子,露出一包白色粉狀物品,麵粉?掃了一眼地上的人,若是麵粉那人又豈會偷偷摸摸?恐怕,這絕對不會是麵粉這麼簡單。

靈力探入那人經脈,瞳色加深,古武者,是薛家!

驀地轉身,快速用神識勘察其他危險源,她相信薛家不會只在一個地方做手腳。

果然,僅用時三分鐘,就發現八處無人的角落藏有白色粉末,同時還發現三個形跡可疑的男人,將東西收進空間,走上前看一眼躺著的人,一揮手直接將人收進混沌空間,傳音讓小白看守,同時召喚出高長恭。

高長恭一現身,夜幽就直接下達命令讓他去指定的地點找到到東西,並監視整座月都大樓,這些人的安危雖然不關她的事,但月都是鳳月漓的,而薛家之所以會對付鳳月漓,是因為她。

而夜幽則去了十八層客房區,她神識感應到那三個形跡可疑的人就在那裡。

十八層1812號房

房間里住著三名中年男人,兩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不時聊上兩句,另一人躺在床上閉眼假寐,三人年齡約莫在四十至四十五左右。

「大哥,老三去了這麼久還沒過來,要不要我去接應?」削瘦的男人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他身旁的男人抽了一口煙,吐出,泛著精光的雙眼看著電視,道:「再等等,夜總會人多眼雜,或許是老三沒找到好機會耽擱了,一會等他回來,老二你馬上聯繫我們在警局的人過來,這一次家主是發了狠要對付鳳大少,五公斤的海洛因即使扳不倒他,也絕對會讓他沾一身腥,軍區首長的孫子沾毒,光繆論就夠喝上一壺。」

「好的,大哥。」被稱為老二的男人點應了聲,往沙發背上靠了靠:「也難怪家主會這麼生氣,大小姐到現在還躺在醫院裡,除了眼睛能動,連話都還說不清楚,大概這輩子都只能躺著度日了,沒想到鳳大少會為了個女人跟我們薛家對碰。」

「哼,鳳月漓一個人起不了什麼風浪,年輕人碰上感覺最容易頭腦發熱,鳳家應該也不支持他的做法,不然也不會過這麼久都沒人出面。」老大狠吸了一口,剩下的煙頭丟進煙灰缸。

這時,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開口:「大哥,二哥,這次任務完成,咱們就有半個月的假期,我聽說鳳大少護著的那女人很美,不如咱們兄弟一起把那女人擄來玩玩,過後再交給家主處置,如何?」

老大濃眉一挑:「玩鳳家大少的女人?這主意好是好,不過我們去哪找人?家主派人前往各地找了兩個月都沒結果。」

老二也道:「大哥說的沒錯,這人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要是能找到那女人,玩不玩我倒是沒多大興趣,如果交給大小姐說不定能得些好處,大小姐能有今天可都是那個女人的害的,肯定恨不得將她扒皮抽筋。」

老大瞄一眼腕錶,突然站起身,神色嚴肅道:「老二,老四,不對勁!老三去的會不會太久了點?老二你去看看怎麼回事!」

老四一咕嚕從床上跳起來:「大哥,我跟二哥一起去接應三哥。」

老大想了想,點頭道:「好,你們要小心,千萬別暴露了!」

「明白!」說罷,老二和老四抬腳朝外走去。

本書首發,請勿轉載!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人生贏家都在微信號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就在這時,房門被人從外一腳踹開。

三人頓時一驚,待看清只是一名年輕的少女,緊張的心鬆懈下來,老大厲聲喝道:「哪裡來的臭丫……」

只是,不待他說完,門外的少女抬手一揮,三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收了這幾個人,其他的事有高長恭那隻鬼去做,夜幽也不在擔心,慢慢的從電梯返回到一樓離開。

路過服務台時,先前那名前台小姐看到她不禁有些奇怪,這麼快就下來了?這女人這麼漂亮應該不會坐不上台啊?

此時她還沒注意到,她身旁的同事正兩眼直勾勾的盯著迎面走來的少女,突然驚呼一聲:「女神!」

這一聲,頓時引得周圍辦理業務的客人和服務人員同時側目,紛紛看向喊話的女人。

那服務小姐立馬反應過來,驚覺自己不小心喊出來了心裡想的話,整張臉都紅了,伸手指了指夜幽的背影,訕笑道:「女神…」

什麼女神?女神是什麼?眾人好奇之下,成功將視線轉移到那抹紫色身影上。

並不是每個人都熱衷於網路刷微博,所以,有些人根本不知道女神是誰。

但這裡也有個別經常關注微博的網友,早在看到少女那有些眼熟又分外出眾的外貌時,立刻在腦中搜索相關信息,待反應過來女神是何許人後,只見女神的背影已如一道風似的飄遠了。

於是,迅速有人拿出手機拍下那道紫色的背影上傳到微博:

「哈哈,看到女神了,可惜樓主反應太慢只拍到背影,女神真的好美,比之前看到的照片還要美數倍,啊啊啊啊啊!我的女神啊!晚上要睡不著覺了!」

微博發出后不到10秒,立馬有人詢問。

一樓:在哪裡?快告訴我地址,我馬上過去看女神!

二樓:樓主,快說地址?哇哦,不愧是女神!光看背影就能讓人無限遐想。

三樓:真的是女神嗎,為什麼只有背影,不會是樓主隨便拍一張照片忽悠我們吧?

樓主回復:千真萬確是女神,樓主當時只覺的眼熟,半天才想起來是她,等到樓主想起來,女神已經走遠了,淚!白白錯過和女神要簽名的機會,地點在月都賓館大堂,不過你們不用來了,女神已經走了。



與此同時,一輛疾馳而行的豪車裡,中年男子目光望向車窗外,聽著身邊的秘書彙報工作。

「明天上午九點,有一場重要會議,之前和您提過。」

「中午十二點,在華宮招待約瑟王子。」

「下午三天在……」

「停車!」中年男子突然出聲打斷,前排的司機聞言立刻將車開到路邊停下。

車還未停穩,中年男子迅速推開車門下來,雙眼緊緊盯著馬路對面那一道紫色身影,借著夜晚璀璨的霓虹燈,燈光下的那張臉,化成灰,他也認得!

男子心下激動不已,玉兒,是他的玉兒!

「玉兒!」隔著川流不息的車流,男人面色焦急地朝對面喊道。

而此時的夜幽剛走出賓館,就聽到一聲焦灼的喊叫聲,聽的不甚清楚,感覺到一道異常火熱的目光緊隨著她,順著直覺抬眼看向馬路對面,那個眼神火熱盯著自己的男人,那眼中的殷切焦急,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前身認識的?

搜索了下記憶,並未找到這個人,確定不是認識的,夜幽挑了挑好看的眉梢,莫非,這就是時下經常出沒在各種場所的怪大叔?搖了搖頭,轉身離去。

當對面的中年大叔終於穿過馬路,卻不見了那張讓他朝思暮想了十幾個春秋的熟悉面龐。

男人慌亂四下張望,終是未能再看到紫色的身影,他頹然地立在路邊,待平息下起伏的心跳,從胸前的口袋裡掏出一張保存完好的照片,鄭重道:「徐秘書,拿著這張照片,幫我找到這個人,要快!照片你去印一份,原件送回來,小心保管,別弄壞了。」

「好的,先生。」緊隨而來的秘書徐凱,接過那張照片,準確來說是一張純手工畫出來的人像,小心地拿在手裡看了一眼,一個美麗的女人?他經常看到先生一個人時,總是對著一張照片發獃,應該就是這張。


徐凱心下猜想,這應該是先生喜歡的女人吧。

如果夜幽在這一定會很驚訝,那照片中的女人,竟然與她有六七分相似,儼然像一對雙生姐妹。



另一邊,趙宇等人按照老大的吩咐埋伏在月都各個據點,發現情況后馬上趕去,明明是精準的監測到敵情,卻在趕到地點后一無所獲,一個點如此,兩個點如此、三個還是如此。

這下眾人糊塗了,這薛家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趙宇一陣鳳似的衝進辦公室,喘著氣道:「老大,那幫兔崽子不知道在玩什麼把戲,我們埋伏的人楞是沒找到一丁點線索。」

聞言,鳳月漓蹙起眉頭,指尖敲打桌面,正待發話,手機響了。

他隨手拿起,漫不經心的看了眼,待看到心心念念的兩個字后,幽深的鳳目驟然一亮:「幽兒?」

「嗯,我回來了,月都的人我已經幫你解決了,我現在還有事,回來再說。」夜幽說完便掛斷電話。

「喂?幽兒?」鳳月漓聽著手機傳來嘟嘟聲,怔了兩秒,騰一下站起身,奪門而出,只留下一個背影及遠處傳來的兩個字:「收工!」

此時,夜幽已經身處別墅中,不過眼下她還要去處理掉那幾個武者。

空間的一個角落,四個男人正射瑟瑟發抖的龜縮在一起,驚恐地望著緊盯著他們的一蛟一虎,不敢大聲喘息。

他們到現在也沒搞明白,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他們怎麼會到了這裡?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蛇和老虎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

特別是那隻白虎,盯著他們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們生吞了!

這地方太可怕了!

見夜幽進來,小白和白虎屁顛屁顛的迎上去:「主人!」

夜幽走近,點了點頭,掃一眼四人對小白道:「複製下他們的記憶,找出有價值的信息給我。」

「是,主人。」小白恭敬的應道,在四人驚恐的目光下,一道白光侵入他們的大腦。

------題外話------

怪蜀黍:玉兒~玉兒~你去哪了?

本書首發,請勿轉載!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人生贏家都在微信號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一炷香的時間,小白動了,而後,被複制了記憶的四人,目光變得獃滯空洞起來。

「主人,這四人是薛家地下組織頭領,他們直接聽命薛青山,腦子裡的信息和他們的主人差不多,不過,倒是有一些關於主人的。」小白瞄了眼夜幽,欲言又止道。

「嗯?說吧。」夜幽淡淡道。

小白的腦袋低了幾分,諾諾道:「他們想抓主人玩、玩玩,然後還想把主人送給薛家大小姐討好處。」

玩玩?

夜幽挑眉,她自然明白這個玩的意思,眼下這幾人已經廢了,她也犯不著為此生氣,不過,倒是提醒了她一點,薛曉姍那個女人,不能留!

薛青山想抓她給那個女人出氣,這幾個人也想抓她給那女人出氣,夜幽眸光驀然幽深,她有意饒她一命,她卻不知珍惜,看來那女人對她的恨意已然升到極點,並且成功的把這股恨意傳遞給身邊的人!

仇恨,可以使人頑強不息,這點夜幽深有體會。

縱使薛曉姍已經是個廢人,但畢竟還活著,只要活著就是潛在威脅,借刀殺人這招,從來都不是只有修真界的人會用,威脅不到她,卻能危害到鳳月漓的家人。

見四人已經沒了利用價值,夜幽指尖燃起一簇火苗,正準備燒了四人,卻見白虎眼巴巴的湊上來:「主人,能不能不要燒掉?我想……吃。」

「吃人肉?」夜幽抬眼。

「嗯!」白虎用力點了點腦袋,瞄瞄四個痴傻的男人,嘴角流著可疑的液體。

看他那幾百年沒吃過肉的摸樣,夜幽黛眉一挑:「你很餓?不是有靈獸肉嗎?」

聞言,白虎垂下腦袋,小聲道:「我吃不下,那些…曾經都是我的手下。」

夜幽嘴唇動了動,熄了火苗,開口道:「你吃吧。」

說完,轉身離開,她對看獸獸進食沒有興趣,這白虎倒還有幾分情義,回頭得再準備些肉食。

空間被幾獸佔領了,夜幽只得回到浴室洗澡,她思忖著要儘快結出元嬰,拓展空間,到時圈出一塊地兒給獸獸們用,這樣她做事也會方便很多。

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驀然撞進一個寬闊懷抱中,聞到熟悉的氣息夜幽也沒有推開他。

「幽兒,我好想你,很想,很想。」男人緊緊摟著懷裡朝思暮想了兩個月的小女人,埋頭在她發間,低訴著自己的思念。

夜幽心裡劃過一絲暖流,抬手拍了拍他的背,輕道:「不是回來了嗎,你修鍊的怎麼樣?有沒有偷懶?」

鳳月漓的手又收緊了一些,頭在她脖頸間蹭了蹭,聞著令人安心的香味,讓他的心慢慢安定下來,她回來了,真好!

「小沒良心的,你就一點都不想我嗎?走的時候也不跟我當面說一聲,趁我修鍊留下幾個字就溜了,你不知道我會擔心嗎。」

夜幽嘴角抽了抽,她還真是無話反駁,當初離開時,鳳月漓正在修鍊,她確實只寫了「外出歷練」四個字放在房裡就走了,這麼做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她怕麻煩,如果當面和他說,估計很難甩掉他。

男人抬起頭,看著她,委屈道:「自從發現你離開我就沒好好睡過覺,你看,是不是有黑眼圈了?皮膚也沒你在的時候水嫩了,幽兒,你摸摸,手感肯定變差了…」說著,拉起她的手覆在自己臉上。

「……」夜幽眼皮跳了一下,這是在控訴她呢?不過看向那雙狹長的丹鳳眼,眼瞼下的確一片青影,想來,薛家這段時間的為難讓他費了不少功夫。

「好了,以後不會讓你這麼辛苦了,薛家,我會找機會收拾了。」在男人臉上捏了一下收回手。

「幽兒,我不怕辛苦,但是你這次丟下我一個人出去,我這裡受傷了,你要補償我。」某男捂著自己的心口,做出一副心痛的模樣。

夜幽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不用問也知道他所謂的補償肯定不會是好事,乾脆不理睬,直接從他身旁走過,坐到沙發上擦起頭髮來。

豈料,她前腳剛坐下,鳳月漓後腳就跟了過來,接過她手裡的毛巾,認真的擦拭她的每一縷髮絲。


夜幽也不阻止,閉上眼睛,享受著他的服務。

「幽兒,你去哪裡歷練了?」

男人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夜幽嘴唇微動,輕輕道:「死亡谷。」

鳳月漓聞言,擦頭髮的手頓了一下,只一瞬又接著擦起來,他沒有再接著問下去,只道:「幽兒,你還沒答應補償我呢。」

又來了,夜幽直接裝作沒聽見。

「幽兒,你要是不說話,我會當你是默許了?」男人不依不饒道。

「……」夜幽默,依然閉目無視。

「幽兒,我就知道你不好意思開口答應,又捨不得拒絕我,只能用不說話來默許。」男人嗓音含著笑意道。

夜幽眉心的金蓮印記跟著黛眉一起抖了抖,這廝,又不安好心了。還未開口,突然身子一輕,整個人被騰空抱了起來。

她猛然睜開眼睛,男人帶著滿滿笑意的臉就近在眼前,她挑了挑眉:「你做什麼?」

「幽兒,我困了。」鳳月漓道。

「困了回去睡覺,你抱著我幹嘛?」夜幽無語道。

某男厚著臉皮:「你答應了,陪我一起睡。」?夜幽看著他,臉上掛著大大的問號,她什麼時候答應過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