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91 Views

蘇隆點了點頭,抬頭朝著東面的朝陽看了過去。蘇隆液晶確信,這裡的朝陽是真實存在的,說明龍之荒原並非是一處隔絕世外的所在。

Written by
banner

「走吧,追上去看看。」

一天,兩天,三天……


在經歷了三天完全沒有任何頭緒的追蹤之後,蘇隆終於又發現了新的線索。

「還是那個人,但是,他有同伴了。」林琪的手中捏著一根斷草,斷草上顯露出來的氣息,來自於另外一個靈修。

一個戰力更加強大的靈修!

就這樣,不斷的追蹤,不斷的發現新的線索。蘇隆和林琪發現。越來越多的靈修聚集在了一起。

兩個人的神情,也變得越來越凝重。

「小琪。你有沒有發現?」

「我發現了,都是火系靈修!」

不斷聚集在一起的靈修。全都是火系靈修!!!

「難道,龍之荒原里出生的嬰兒,全都是火系靈修?」

「可是,我並沒有感覺到這裡的靈力偏向火系。」

「難道說……」

蘇隆和林琪驚異的對視了一眼,他們兩個什麼話都沒有說,而是立刻展開身形,改變了行進了路線。

「果然,這一撥全是土系靈修!!!」

當蘇隆和林琪偏離路線,找到了新的靈修痕迹時。他們覺察到了一縷一縷淡淡的土系靈力波動。這個方向上已經聚集了十幾個靈修,十幾個土系靈修!

「還找嗎?」林琪輕聲問道。

「不用浪費時間了,情況已經很明顯。」蘇隆搖了搖頭,沉聲說道,「這裡有著八系靈修,他們分類聚集,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

「八系靈修。」林琪喃喃自語,「他們想要做什麼?」

「不管他們想要做什麼,我都要去看看。對了小琪。媽媽是哪一系的靈修?」

「火系。」

「走,我們回頭!」

沒用多長時間,兩個人重新回到了先前走過的路上。沿著這條路線,不斷的朝著東方前進。又過了三天之間。他們終於追上了那幾個火系靈修。

「看,又有人過來了。」

「呵呵,美女配帥哥啊。看起來就很厲害的樣子……咦?不對,為什麼那個男的是雷系靈修?」

幾個火系靈修的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

「你們都是哪一家的?為什麼不守規矩?」

「陳兄。還問什麼問?對於這種惡意破壞計劃的狗男女,先抓起來再說!」

「抓什麼抓?直接殺了!我有搜魂秘術。他們背後的家族也逃不掉!」

幾個火系靈修你一言我一語的咆哮起來,兇惡的戰意如滾滾巨浪,朝著蘇隆和林琪轟了過來。

這樣的強橫戰意,尋常低階靈王都難以抵擋。可是,對於蘇隆和林琪來說,卻根本不在乎這種轟擊。

血脈淬鍊時遇到的滔天巨浪,比現在更加強大!

蘇隆巋然不動,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什麼規則?什麼家族?我們兩個剛剛進來,什麼都不知道!」

「什麼?」幾個火系靈修吃了一驚,紛紛收手停了下來。

「你沒撒謊?」那姓陳的靈修沉聲詢問。這幾個火系靈修,以他的境界、戰力最為強大,眾人都以他為首,願意聽他的命令。

「我有必要撒謊嗎?」蘇隆指了指身邊的林琪,「這是內子,來這裡尋找媽媽。」

幾個火系靈修先是猛然一靜,而後,此起彼伏的驚呼了起來。

「難道她就是三十五年前被送出去的那個女嬰?」

「沒錯,是這個氣息。我還記得這個氣息,當時我就站在方蓉的身邊,她就是方蓉的孩子!」

唰的一下子,幾個火系靈修的目光齊齊看了過來。他們的臉色也變得和緩了起來,他們都經歷過當年的事情。

「呵呵,怎麼這就回來了?你們應該好好培養孩子,等到孩子有了靈帝水準之後,再進來救人也不遲啊。」

「是啊,孩子的年齡還小,正需要父母引導啊,你們怎麼就放心丟下孩子進來?」

「想媽媽了嗎?唉,多半是因為太想媽媽,有了心魔,所以只好進來吧。這個該死的地方,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幾個火系靈修你一言我一語的,看向林琪的眼神充滿了憐惜。

蘇隆和林琪卻越聽越不對勁了,什麼孩子,什麼好好培養,難不成,先前兩個人完全猜錯了。難不成,林琪並不是那閃靈符皇送出來,而是這些人聯手送了出來?

蘇隆和林琪對視了一眼,都沒有說話。這種時候要是敢吐露真相,事情就大條了。

那幾個火系靈修說了一會兒,就不再糾結孩子的問題。在他們看來,只要孩子還在外面,當年的計劃就沒有失敗。

「跟我們一起走吧。方蓉一直住在那個地方,我們帶你們一起去。來來來。我來介紹一些,這幾個啊。你們都應該喊叔叔伯伯。」

大家互相之間介紹了一番,蘇隆和林琪這才知道,這些人都是探險歷練之時,從不同地方陷入進來。比如那為首的陳緒升,是在探索一個上古洞府的時候誤入這裡。而另外一個低階靈王張琦,則是遭遇海難之後,被大浪捲入這該死的龍之荒原。

另外四個火系靈修都是巔峰靈寂,他們陷落至此的原因也各自不同。據他們所說,包括其他七系靈修在內。只有方蓉一個人,是從那重重禁制之外穿越進來。

「當時我們就都認為,只有方蓉進來的地方才是正路,其餘都是臨時攝取而已。再結合百餘年來我們的共同研究,所以我們就做出了這個計劃。」陳緒升微笑說道。

「我還記得,當年小琪離開后不久,就有一滴陽剛精血送了回來。契合度雖然不算完美,但是也足以誕生靈帝存在。呵呵,那個男孩子就是你吧。嘿嘿。真是便宜你了。以你的境界修為,正常怎麼可能跟小琪這種天才扯上關係?小琪可不簡單啊,她的身上,帶有我們八系靈修的共同祝福。潛力非凡啊。」

陳緒升並沒有看出來,剛才蘇隆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抵擋住了滾滾殺意。陳緒升看見蘇隆只是區區靈體高階,還以為蘇隆是靠著林琪的幫助。方才安然度了過來。

蘇隆簡直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了,看著陳緒升滿是笑容的臉龐。蘇隆不由得暗自嘆了口氣。

「你們為什麼要八系分開,涇渭分明?看你們剛才的反應。似乎不同系的男女都不能走到一起?」蘇隆只能將話題岔開,詢問其他事情。

陳緒升不疑有他,點頭說道:「是的,必須八系分開,涇渭分明。否則,誕下的孩子就會被那該死的靈符吞噬掉,增強靈符的威力!」

另一位低階靈王張琦,也介面說道:「正因為如此,所以這裡很難培養出來靈帝級存在。」

「為什麼?」蘇隆十分詫異。

張琦呵呵笑道:「原因很簡單,單系靈修連靈皇都很難成就,更別說是靈帝了。就算原本是單系靈修,等到渡過靈寂,成就靈王之後,也都會輔修其他系的功法,重新淬鍊自己的靈體。」

陳緒升連連點頭,感嘆說道:「正因為如此,我們才不得不強行把八系分開。有一些不理會規則的靈修跑到偏僻的地方躲藏起來,結果最後,誕下的孩子都被那該死的靈符吞噬掉,白白增加了靈符的力量!」

陳緒升和張琦兩個解釋得理直氣壯,蘇隆卻聽得一頭霧水。蘇隆敢肯定,單系靈修成就靈帝的難度,絕對不會比多系靈修更困難!

要知道,蘇隆曾經體會過巔峰靈皇的戰力。在那個時候,蘇隆對於如何才能進階靈帝,已然有了一些心得體會。蘇隆敢斷言,那些心得體會之中,絕對不存在陳緒升和張琦所說的事情。

而寧子月和寧子倩贈予的那本煉器秘典之中,也隱晦的提及了成就靈帝之法。那些隱晦方法之中,同樣不存在單系、多系問題。

不過,蘇隆也沒有糾結這個問題。等到陳緒升和張琦不再解釋之後,蘇隆方才繼續問道:「那麼,你們這又是要去哪裡?先前我們還發現了其他系的痕迹,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做?」

「沒錯,你們的觀察力不錯。」陳緒升讚許的點了點頭,當然,陳緒升的讚許是沖著林琪而去的。在陳緒升看來,蘇隆所知道的一切,都是林琪告知。

陳緒升指了指這片廣袤的荒原,沉聲說道:「這裡是一位強大存在所布置,靈帝能不能破解這個布置,我們無法確定。所以,除了將小琪送出去之外,我們還有著其他的手段。」

陳緒升還想繼續解釋,張琦卻擺了擺手,笑著說道:「不要再說了,趕緊走吧,不要遲到。等到了地方,讓方蓉跟他們解釋也不遲。」

陳緒升也呵呵笑了起來:「走,帶你們見方蓉去!」

幾個人腳步如風,快速朝著東方疾馳而去……

……

原來,這裡距離目的地已經不遠。陳緒升和張琦又聯手施展了疾馳之術。幾個人如同腳踩風火輪似得,很快就疾馳到了一方兇險的峽谷之邊。

站在峽谷之邊。低頭俯視峽谷內的情況。蘇隆和林琪就看見,谷內流光溢彩。這些彩光結成實質,如同浩瀚海洋一般來回蕩漾。

林琪驚異的說道:「這個禁制屏障,難道是你們布置出來?」

「沒錯,正是我們大家聯手布置出來。」陳緒升點頭笑道,「當然咯,這也多虧齊姥姥,若不是她老人家參悟出了一絲荒原的缺陷,我們也不可能布置出這等強大禁制。」

林琪點了點頭,這裡。應該是陷落此地靈修的唯一安全所在!

想到媽媽就住在這裡,林琪一直懸著的心也就稍稍安定了下來。繼而,林琪更加好奇,為什麼其他靈修並不住在這裡?

不等林琪詢問,陳緒升就主動說道:「等一下,你們就能看到,我們八系靈修為什麼會一起回來。」

張琦也揮了揮手,大聲說道:「都分散坐下來,等待其他人到來吧。」

等待的時間不算太長。每隔幾分鐘時間,就會有一批火系靈修抵達此地。當他們看見蘇隆的時候,都覺得十分吃驚。可是,等到他們知道了蘇隆和林琪的來歷之後。他們就都變得十分高興。


不是說,這些靈修秉性都很純良。只是因為,困在這裡的時間久了。大家都有了一個共同目標。乍一看見林琪,這個當年大家共同施展術法神通送出去的女孩子。大家的心裏面都有著一種認同感。

蘇隆和林琪一邊跟大家寒暄著,一邊抬頭四望。他們沒有看到其他系的靈修。想必其他系的靈修駐地距離這邊很遙遠。

大約這樣持續了三個小時的時間,這裡已經聚集了數百個火系靈修。

這時,陳緒升站了起來。

「諸位,可以開始了!!!」

數百個火系靈修一言不發,輪次朝著峽谷邊緣走了過來。在蘇隆和林琪的好奇注視之下,這些火系靈修先後從儲物戒中掏出來了一塊紅色晶石,快速投進了峽谷之中。

當這紅色晶石接觸到了峽谷里的流光溢彩時,紅色晶石就立刻融化了開來。蘇隆和林琪頓時就覺察到了,峽谷中的禁制力量變得更加強大。

蘇隆和林琪還注意到了,紅色晶石融化開來后,形成的是紅色光芒。但是,在這禁制之中,卻又有著青色、黃-色、白色……等等光芒遊動過來。這些多彩的光芒融匯在了一起,共同將禁制打造得更加強大。

「這些顏色不一樣的光芒力量,就來自於其他系的靈修!」

這時,蘇隆和林琪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八系靈修都沒有居住在這安全的峽谷之中。峽谷里的禁制雖然強大,但是卻需要不斷補充力量。八系靈修分散各地,平時努力收集力量。每隔一段時間,八系靈修就會回到這裡,將收集到的力量投入進來。

「恐怕,這個禁制也不只是有著保護作用。等到禁制力量足夠強大,他們就能破開龍之荒原,從這裡掙脫出去!」

無需陳緒升和張琦再做什麼解釋,蘇隆和林琪已經知道了許多信息。

看到所有人都井然有序的將紅色晶石投入進去,陳緒升爽朗的大笑起來:「怎麼樣,有沒有覺得一絲震撼?」

「是很震撼,沒想到,你們居然想出了兩種脫困之法!」蘇隆和林琪由衷的讚歎道。

「呵呵,這些都是齊姥姥的點子,我們只是跑腿的。」陳緒升揮了揮手,笑著說道,「再等一等,我們就可以進入峽谷了。三年一度的休息,十分難得啊。到時候還會有八系會武,你們也可以大飽眼福。」

頓了頓,陳緒升收起了笑容:「我也希望,等到八系會武過後,你們夫妻可以主動分開。」

不能給那靈符留下任何可乘之機,不能讓那靈符存有任何提升希望!

蘇隆和林琪齊齊皺了皺眉頭,並沒有立刻回答。一切,等見到了媽媽,以及那高深莫測的齊姥姥之後再說。

就在幾個人說話的時候,其他火系靈修一個個的施展身形,朝著峽谷之中急掠而去。只有進入了這裡,才能真正鬆一口氣。只有進入了這裡,才能徹底擺脫那龍形靈符的窺視。

「我們也走吧。」陳緒升指了指前方的峽谷。

「好。」

蘇隆和林琪齊聲應著,攜手前行,雙雙朝著下方的峽谷急墜而去。

當兩個人剛剛觸碰到這光芒禁制的時候,兩個人都覺察到了一股強大的阻力。不過,這股阻力存在的時間十分短暫。很快蘇隆和林琪就又不斷下墜,速度越來越快。

等到下墜了一段時間之後,兩個人就遇到了一層層微薄的阻力。在這一層層阻力的輔助之下,兩個人的下墜速度不斷減慢,減慢,再減慢。等到兩個人再次腳踏實地的時候,兩個人的下墜速度已經近乎為零。

「真是厲害!」蘇隆和林琪對視了一眼,他們發現,對方的眼中都充滿了驚訝與佩服。

數百個火系靈修,境界、戰力各個不同。就連蘇隆和林琪之間,情況差距也很大。但是,顯而易見,每個靈修落地之時,速度都能同樣趨近於零。那光芒禁制能夠做到這一點,可見其中已經蘊藏有強大的選擇能力。

這樣的選擇能力,已然接近靈道法則。換句話說,這個龐大的光芒,已經可以模擬出部分靈道法則!

這樣的手段,是那齊姥姥一手布置出來。其餘成百上千個靈修,都只用替齊姥姥找來足夠多的八系能量即可。那位齊姥姥,她的境界修為又達到了什麼程度?


帶著這樣的疑問,蘇隆和林琪手牽著手,朝著陳緒升的方向走了過去……(未完待續……) 「媽媽在哪裡?是不是在齊姥姥那裡?」林琪有些著急的詢問。

「不要著急。」陳緒升微笑說道,「你媽媽的確跟齊姥姥在一起,但是,距離這裡還有點遠。張琦已經先走一步送消息了。你們可以先在這火魘城中逛一逛,等待消息。呵呵,也許到時候還得你們自己去主城。一般來說,這個時候你媽媽應該正在輔助齊姥姥鞏固峽谷禁制。」


林琪急急說道:「既然如此,那還等什麼?咱們直接去主城啊,我想快些見到媽媽。」

陳緒升擺了擺手,笑著說道:「主城不是那麼容易去的,必須有人過來接你們,你們才能進入主城。好了,不要太著急。也不會等太久,頂多三兩天時間。先逛逛火魘城也不錯,這裡可是咱們火系靈修的聚集地,裡面的坊市經常有好寶貝賣,你們可以去開開眼界啊。」

陳緒升已經這樣說了,蘇隆和林琪也就不好再說什麼。

「好吧,那就麻煩陳伯伯帶路了。」

在陳緒升的帶領之下,兩個人朝著一片流光凝滯的地方走了過去。當兩個人走出了這片地方的時候,他們就發現眼前豁然開朗。

一副宛若世外桃源一般的恬淡畫卷,在兩個人的面前霍然舒展了開來。

「這是火魘城外的靈圃。」陳緒升指著前方那一個個田字塊,介紹道,「除了外出尋找能量晶石的靈修之外,其他人都居住在八系魘城之中。他們也需要生活,需要修鍊。而這裡的靈圃。可以保證他們衣食無缺,修鍊無憂。」

蘇隆和林琪從來都沒有看見過這麼龐大的靈圃。放眼看去,這些靈圃佔地面積超過了十萬平方米。這還是火魘城靠近禁制這一邊的靈圃。其餘地方顯然還有靈圃存在。

林琪詫異說道:「欲建靈圃,需要靈壤,難道火魘城四周都是靈壤?」

要知道,靈壤十分難得。就算那大禹國靈武總院里,也不可能擁有這麼多靈壤。至於那些個大帝國中,風聞存在廣袤的靈圃。可是,那也並非到處都有,每個大帝國中,也就只有一兩處面積過十萬平方米的靈圃而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