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81 Views

蜜金色捲髮的女人則全身赤(和諧)裸,皮膚是曬得健康的麥色,在酒水的淋漓下顯得尤為性感。她表情完全迷醉,隨著節奏瘋狂的搖晃著身軀,至少D罩杯的胸部被身後男人粗黑的手臂毫不避諱的用力揉搓著,姣好的身材一覽無遺。

Written by
banner

男人們一波接一波的起鬨,黑髮女人又舉起一大杯乾啤仰頭就喝,中間不知道嗆了多少口,多半的酒水順著她艷紅的唇和細嫩的脖子流下去。一杯乾盡,男人們吹哨起鬨,叫囂著再來一杯,然後又給她壓滿一整杯酒。女人則像無意識般接過酒杯,腳步不穩差點跌倒,身後的男人立刻托著她雪白的肩窩和酥胸支撐著她,她就這樣又飲完一杯。

桓熙根本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那兩個女人中的蜜金色頭髮的女孩子他見過,那是帝國娛樂新晉的女藝人。有著甜美清純的笑容和嬌美的臉蛋,主要走清純可愛路線而被公司培養并力捧。

包間裡面的沙發光線偏暗,坐著幾個男男女女。離桓熙最近的角落裡桓熙清楚的看見一個西裝男人上身的西裝一絲不苟,下身的褲子褪到了腳踝,一個男孩光著下身伏在他的胯間努力的動著頭部。而就在他們旁邊的沙發上,一個渾身□皮膚白凈的男孩騎在另一個男人身上,雪白的臀部被身下的男人瘋狂的頂弄,嘴裡發出銷(和諧)魂的呻(和諧)吟。沙發上其他人還有在進行這種「活動」的,桓熙根本看不下去,聞著空氣中的酒氣混合著男人□的腥味,他只感覺胃裡一陣翻湧欲嘔。

然後他就看見沙發盡頭熟悉的人影,聞洛癱坐在沙發上難受的皺著眉頭,身上壓著一個西裝凜然的男子死死捏著聞洛的嘴向里灌酒,另一隻手還在解聞洛的褲帶。意識模糊的聞洛下意識的伸手阻擋,卻根本用不上力。

巨大的怒火讓桓熙的第一反應就是衝過去推開男人扔掉酒杯,但是理智讓他冷靜下了心態。他走過去伸手按住了男人的手腕,微揚的唇角不帶一絲笑意,語氣冰冷道:「抱歉,我朋友不能再喝了。」

男人面色微醺,明顯喝的不少:「不喝?這賤B敢推老子的酒,老子非操(和諧)死他不可。」

拿著酒杯的手被桓熙死死按著,男人立刻不悅的向桓熙揮出拳頭。但是因為喝太多的原因力度和準度都大打折扣,被桓熙的手掌穩穩地接住。

桓熙用力將男人推回了沙發,男人罵了句:「操。」然後伸手用力拍了兩下手掌,一時間包間里的人們停下了舞動,有人關掉了震耳欲聾的音樂。只剩下沙發上達到□的男人女人們忘情的呻(和諧)吟尖叫,滿室的淫(和諧)靡頓時擴大了幾倍。

男人醉熏熏的朝其他兄弟們道:「把他的衣服給老子扒了!」

桓熙心底微微一驚,低聲喊道:「誰敢!」

這一聲令喝叫得渾厚有力,竟帶著不怒自威的氣勢,令正欲上前的人不由停了腳步。

桓熙看向坐在沙發角落的西裝男人,那人翹著二郎腿左擁右抱著一男一女,長相很是英俊。氣質儀態和其他人完全不同,他堅毅的臉龐此時正冷然的看著自己。

如果沒猜錯,這個男人才是是這裡說話最有分量的人。桓熙暗暗思忖,露出了恰到好處的微笑道:「我朋友現在醉的不省人事,如果做了什麼令您不悅的事,我代他向您道歉。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這杯酒算是一點小小的敬意,我幹了,您隨意。」他拿起桌上滿滿的一杯白酒仰頭一飲而盡,頓時一股股辛辣感順著喉嚨湧入胃裡。桓熙的話是對眼前的男人說的可眼神卻在看著西裝男人,他幹完白酒將酒杯反過來倒了倒,酒被喝的乾乾淨淨一滴不剩。

醉酒男人哪能這麼輕易就妥協的,他不懷好意的指了指杯盤狼藉的桌子上的一杯杯或滿或喝了一半的酒杯道:「你當老子這麼好打發呢?不把這裡的全部喝完你就別想出去!」

桓熙微微皺眉,那桌上的酒有白有啤,大大小小得有二十來杯,如果真要喝的話沒到喝完胃肯定就得穿孔。

他沖男人笑了笑:「我又不是千杯不醉,您還是別為難我了。這樣,我先送朋友回去好好安置他一下,改天我親自上門向您道歉。」

醉酒男人還想說什麼,西裝男人抬手一個手勢令他噤聲。西裝男人打量了桓熙一番,開口道:「你也是圈子裡的人?」

「小人物,不成名不成器。」

西裝男人看了眼倒在沙發上不省人事的聞洛:「你是他什麼人?」

「朋友。」

「不過是朋友,就能讓你什麼人都敢得罪?」西裝男子冷著眼問道。

桓熙極力掩飾自己的緊張:「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請您別跟我一般見識。」

身邊一名助理突然伏在他耳邊低聲道:「林董,江明說有人……」

林董?桓熙迅速轉著思維。帝娛董事會的幾大股東只有一個姓林的,莫非這個男人就是帝娛董事會的股東之一林銘……

那個看中並包養了魏詩寅的金主。

桓熙仔細打量著林銘的相貌衣著,他一直以為這個叫林銘的會是個挺著啤酒肚,肥的流油的禿頭老男人,沒想到本尊長得還蠻英俊瀟洒。

助理傳達完信息,林銘再次看向桓熙:「這裡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擅闖我的包房還想帶走一個人,那你得留下點『東西』才行。」

感覺身後有人上前用冰冷的東西抵住自己的背,桓熙不由自主的冒起冷汗,但表面上依舊維持著平淡的笑容,而身側緊緊攥緊的手則出賣了他緊張的心情。

怕是挺不住了。


他暗想了一會兒,抬起頭道:「我為我打攪了您的興緻實在是抱歉,雖然作為樊天王的首席執行助理,在帝娛里說話不夠分量,但是您這樣對我無論如何都恐怕有些不妥。」

林銘皺了皺眉:「你是樊夜的人?」

桓熙點點頭:「您就算不給我個面子,多少也得給我老闆點面子吧?」

林銘緊緊盯著桓熙,桓熙也禮貌的回視,兩人對視了一會,林銘擺了個手勢道:「OK,你可以把人帶走。」

醉酒男人不滿道:「區區一個破助理……」

林銘道:「樊天王的面子還是要給的。」他沖桓熙偽善的笑了笑,「你要現在就走,林某就不送了,代我向天王問候一聲。」

桓熙回以笑道:「謝謝。」然後架起沉醉的聞洛緩緩走出包間。精美的木門關上,掩蓋住林銘冰冷寒人的眼神。

桓熙以最快的速度駕著聞洛走出夜店,心中驚魂未定隱隱透著股不安。他不是先跑去叫輛計程車而是迅速帶著聞洛拐進夜店邊的小巷子裡面,兩人躲在巨大的垃圾桶後面透過牆和桶間的縫隙觀察著外面。

果不其然,很快便有一群男人凶神惡煞的從夜店出來挨個詢查門口的計程車,然後左顧右盼尋找了好一陣才回去。

桓熙這才鬆了口氣,他架著聞洛沿著小巷拐進一條小路,四拐八拐的走了好久才繞到離夜店很遠的街打了輛計程車。一路上他緊張的觀察車子四周,余驚未了的他生怕被什麼車子跟蹤。

到了自己破舊的公寓,累了一身汗的桓熙將聞洛放倒在卧室床上想要脫下他酒臭熏天的衣服和褲子,手卻被輕輕按住。

聞洛兩眼空洞的望著天花板,眼眶通紅濕潤。

桓熙驚訝道:「洛洛,你沒醉?」

聞洛眨了下眼睛然後閉上,有液體大顆大顆的滾下。

桓熙擔心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聞洛搖了搖頭道:「熙熙,你不要問了。」

稍微一細想,桓熙的心頓時冷了下去:「你的新角色就是這麼來的?」

聞洛緊閉著眼不說話。

桓熙嘆了口氣,起身道:「衛生間出門右轉,我去睡客廳沙發,你早點休息。」說完走出房間,留下聞洛自己在卧室里。 桓熙躺在窄小的沙發里,看著窗外的如墨黑夜漸漸染上魚肚白。這一夜,他徹夜難眠,過往的回憶充滿了思緒。

第一次遇到別人的性暗示,是在他剛出道兩個月,接拍第一部偶像劇的時候。

那時的他還不到二十歲,年輕單純富有朝氣。又長著一副漂亮的好臉蛋,自然心高氣傲。當時電視劇的總導演非常的看好他,對他一再的誇讚和關注令他覺得導演是真的很器重自己。

而就在一次酒會時,導演要求他和他一起去酒店的房間拿新劇本,他也單純的信了。到了房間和導演聊著劇本,喝了兩杯導演給的橙汁,然後頭腦就開始變得不清晰。

他躺在酒店大床上,渾身是折磨人的燥熱。他趁導演進浴室洗澡時用盡了力氣給信和雲打了通電話,雖然知道這個時候他一定在忙拍戲,但就是第一個想到要求助的人就是他。手機撥通之後就掉在了地上,桓熙已經連開口的力氣都沒有。

然後赤(和諧)身裸(和諧)體的導演就從浴室出來,甚至連浴巾都懶得圍。他將手裡的皮鞭和手銬之類的東西往床頭一扔,噁心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嘴裡「騷(和諧)貨」「騷(和諧)貨」的罵個不停,接著就將肥得噁心的身軀壓上桓熙。

桓熙絕望的看著導演餓狼一般扒著自己的上衣和褲子,而自己居然燥熱的不由的迎合他,張開嘴發出的是陌生的音節。

忍著前胸和大腿被導演的舌頭舔了個遍的噁心感,桓熙一直盯著地上屏幕黑下去的手機,心裡不斷祈禱會有奇迹發生。

然後,奇迹真的發生了。信和雲帶著一通保安闖門而入,看到床上赤(和諧)裸的自己后對著導演就是一通拳打腳踢。

然後自己就被他帶回了他的公寓,又是放熱水又是幫他擦身體。桓熙感覺從來沒有人對自己這麼溫柔,然後不知是藥力作用還是什麼,桓熙伸手勾過信和雲的頭就吻了上去。之後,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從那以後兩個人就暗暗確立了關係,很快他們就被公司安排與另一個男孩子成立了一個三人的偶像組合。一方面要沒日沒夜的趕無數通告,一方面又要瞞著組合里的另一名成員魏詩寅,他們談情說愛的時間幾乎少的可憐。

可是即使到後來,自己得罪了一個電影投資商而被冷藏,組合解散,信和雲和魏詩寅的事業先後變得如日中天,見面的時間也變得更少時,他們也依舊愛的那麼深刻,每一次有機會相處時都會如膠似漆的根本無法分開。

但是……事情怎麼就變成了這個地步……桓熙閉上濕潤的雙眼。

當著自己的面和自己的好朋友做,承認不和自己在一起的時間都是在和他戀愛,然後罵自己是千人騎萬人壓的賤貨,和八卦雜誌上寫的那些一樣的難堪。

怎麼就能在自己最低谷最無助的時候說出這麼狠的話……六年的時間啊,就算沒有愛,養條阿貓阿狗也會有點感情的吧?

再次睜開雙眼,溫熱的液體從眼角流出,但是眼睛里的傷痛全然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憤恨和隱忍。

桌子上的手機突然打破沉寂,桓熙迅速拿過電話,看了眼來電顯示——髙律凡。

桓熙拿著手機頓了頓,才接通。

「洛洛在不在你那裡?」髙律凡開門見山道。

桓熙看了眼卧室門道:「在啊,你找他什麼事?」

「沒什麼,剛剛去他那裡找他,合租的人說他整晚沒回去。電話也打不通,他昨晚是跟你在一起嗎?」

「嗯,我倆昨晚聊天到很晚還喝了點酒,他現在還在睡,要我把他叫醒嗎?」

「不必了。」髙律凡翻了翻手中的資料道,「實際上我有其他重要的事要告訴你,你的事我聽洛洛說了,陳浮昇不用你是他的損失。」陳浮昇指的便是《凄情之吻》的總導演。

桓熙忍不住一拍大腿:「凡哥您不愧是天王的首席經紀人,慧眼識珠眼睛雪亮啊。」

髙律凡依舊面無表情道:「我直接跟你說清楚吧,你試演林祈辰的整個過程樊天王全部看過,雖然他很不喜歡你這個人。但是作為帝皇娛樂的董事,他覺得你是難得的可塑之才。成功和平庸只有一線之隔,就看你肯不肯為自己爭氣。」

桓熙撓了撓耳朵道:「……您能再說的再通俗易懂點么?」

髙律凡感覺額頭的青筋一抖:「天王認為林祈辰的角色還是由你來擔當比較適合。」

桓熙坐直了身子:「可,可是電視劇已經開拍了不是嗎?……」

「才開拍,解決這點事對帝國娛樂來說不算什麼。」髙律凡的聲音斬釘截鐵。

桓熙張大的嘴巴足以塞下一個雞蛋,這,這樣也可以??

髙律凡最後留下一句話:「樊夜已經下達指令,公司會把你當做新人一樣力捧你。我暫時將Benson分去做你的經紀人,他現在在去你公寓的路上接你去趕第一個通告。還有這兩天留意一下電話,只要樊天王一開口,那個角色就是你的。」掛掉電話,電話里只剩下忙音。

掛斷電話,髙律凡將泡好的咖啡端起送到窗邊看夜景的樊夜面前:「林銘現在做事越發的膽大妄為目中無人,你借桓熙剛好可以狠狠打壓他一番。」

樊夜接過咖啡杯輕輕吹著上面的熱氣:「不給他點教訓,他就不會意識到這裡到底是誰做主。」

「我就說你怎麼會突然想要幫桓熙,原來是另有目的。」

樊夜微微抬眼,漂亮的眸子帶著絲冷然的不屑:「若不是有一箭雙鵰的好處我才懶得去幫他,他以為他是誰?」

「可是這樣一來,八卦媒體勢必會對他造成一定不利。」鑒於桓熙是自己戀人最好的朋友,髙律凡略有不安道。

樊夜則是冷笑一聲:「硬是突然換掉主角,我閉著眼睛都能知道那群記者會怎麼寫桓熙。」

髙律凡忍不住問道:「即便你再不喜歡他,這樣對他會不會有些過分了。」

「過分?只有成為人們談論的焦點你才有可能紅。底層藝人想紅就得有掀得起輿論的能力,受不了輿論就別踏進這娛樂圈。他想出人頭地,就得過得了這必經的檻。我為他做到這個地步,他該謝我都還來不及。」

髙律凡不再說話,這時,辦公室的玻璃門響起一陣敲門聲。

「進來。」

女助理抱著一隻黑色的盒子進來道:「manager高,這是剛剛前台送來的,說是聞洛的東西但是指名要送到你手裡。」

「誰送的知道嗎?」髙律凡接過盒子,盒子只比手掌大一點點,還未打開就能聞到一股難聞的酒臭味。

「不認識,不是公司里的人。」

打開盒子,裡面靜靜的躺著一隻4點7寸大屏手機,髙律凡頓時皺起眉頭,一眼便認出這是聞洛的手機。

他拿出手機,屏幕和機身上有些乾涸的液體散發著難聞的啤酒味。點開home鍵,一張照片頓時出現在眼前。昏暗的燈光下,聞洛和一名陌生男子在沙發上激情擁吻,男子甚至將手伸進了聞洛的上衣。髙律凡的眼神頓時冷至冰點。


桓熙目瞪口呆,完全的不敢置信。髙律凡的話反應了一陣才被他消化掉,他使勁捏了捏臉頰,疼痛感告訴他這一切是現實。剛要興奮的歡呼,轉念一想,如果一開始就能達到這個效果絕對會讓他感動到哭,但是現在這個消息絕壁是把雙刃劍,成功了的話他也許會迅速走紅,但同時他豈不是會得罪很多人……

桓熙獃獃的望著前面,先不說導演和其他演職人員的口無遮攔,光是林董和八卦媒體就能讓他頭疼好一陣子。



但是,如果能搶到魏詩寅的角色,這些詆毀又能算的了什麼?

桓熙勾唇一笑,如果能報復到魏詩寅和信和雲,讓他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髙律凡剛剛說Benson會做自己的經紀人,公司會力捧自己。桓熙的心又變得緊張起來,樊天王覺得自己是可塑之才,他這樣幫助自己,是不是也代表對自己演技這方面的認可?

桓熙滿心歡喜又覺得一切好不現實,他的心砰砰直跳,拿出手機翻開手機蓋,電話簿調到一個從來都只敢觀望著,卻不敢撥出去的號碼。

要不要致電給偶像好好表示一下自己的感謝,順水推舟再請他吃個晚餐?

可是天王這麼忙,自己被拒絕了多丟臉……

況且就算天王沒有拒絕,以自己現在做經紀人助理的薪水,根本只夠點一份五星級餐廳最便宜的餐點……

……桓熙生平第一次恨自己是個窮鬼。

然後他突然萌生了股想法,如果樊夜真的打算力捧他,那自己會不會被他潛規則?這種想法一出來,他居然興奮了……

這時門口傳來急促的敲門聲,桓熙忙跑過去開門。Benson站在門口捲髮微亂,他伸手抹了把臉緊緊瞪著桓熙道:「我剛接到電話時以為自己還沒睡醒。」

桓熙認真的點點頭:「我也是。」

Benson進來,眼睛盯著桓熙的臉好一會兒:「你這是什麼情況?看了一整宿的□?這大黑眼圈黑的,化妝師得塗多少粉才能蓋住啊。」

「呃……我沒有……」

「那是GV?哥們你看不出來啊。」

「……」桓熙汗顏。

卧室里傳來了輕微的響動。

Benson瞭然的揚起下巴,色眯眯道:「哦~原來不是看,是實戰。」

「咱能不能直接說重點?」 「你目前的通告有一部MV兩個娛樂節目以及兩個廣告的代言。」

桓熙大喜過望:「公司要給我出專輯拍MV?」

「哥們你想多了,不接受培訓就直接出專輯,你當帝國娛樂是你家開的啊?這幾個通告都是安排在接下來一個星期里,其餘時間每天要去帝娛的訓練基地進行八個小時的發音和歌舞訓練。我告訴你八個小時算短的了,這不過是剛開始的適應期,過幾周會給你專門定製魔鬼訓練。課程會從舞蹈,魔術,形體,聲樂,器樂,主持,節目製作到采編等多方面的專業訓練。不付出怎麼會取得成功,你以為全能藝人是天天睡覺睡出來的嗎?」

桓熙狠狠搖頭,大大的眼睛里閃著堅定的光:「謝謝組織的培養,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

Benson點點頭繼續道:「你的第一個通告是在孫菲菲的MV《愛戀》裡面充當男主角……你眼睛瞪這麼大幹嘛?顯你眼睛又大又圓是嗎?」

桓熙大睜著眼像看怪物一樣看著Benson。

「那難不成你不知道孫菲菲是誰?她可是公司最近力捧的新人,長相可愛笑容最甜美的那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