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83 Views

可這名鍊氣境修士的遭遇並沒有嚇退其他人,反而越發兇悍,各自運轉法力,向易玄猛攻。

Written by
banner

「奼nv毒火**」

「乾坤大手印」

「飛雷神掌」

這不是修士們利令智昏,忘記了易玄的厲害,也不是被身邊雷罡境高手挾持,不得不上前送死,而是他們非常明智,知道畏畏縮縮只會為人所乘,反而葬送x-ng命,倒不如捨命一搏,這麼多人同時出手,不信易玄能夠對付。

「可惡,竟然全都悍不畏死」

面對眾人極度瘋狂的猛攻,就連易玄也是面s-大變,極為忌憚。

他雖然天賦異稟,但卻終究還是雷罡境修士,不得以一掌虛按,然後提起,猛地在空中劃了個半圓,宛若盤龍般的猩紅火焰陡然憑空燃起,護住自身。

「紅蓮業火」

瞬息之間,無窮罡氣紛紛涌至,但卻被這一道火焰吞噬,如同泥牛入海,全部消失不見。

「好厲害的天賦,竟然能夠燃燒法力,把所有攻擊化為無形不過你的法力已經不足,難道還有餘力對付我們?易玄,你識相的話,馬上乖乖把所有取得的寶藏都jiāo出來,我們可以放你平安離開,否則休怪我們無情」

人群之中,曾經bī迫孫平的黑衣修士朗聲說道,充滿冷酷決然的味道。

「做夢」易玄看著眾人,口中冷冷地吐出了兩個字。

仙器之爭,不死不休,如今的局面,絕不可能善了了。 「留在船上,在我回來之前,至少要熟悉一種海船技術!」唐崢瞪了方芷文一眼,他太好脾氣,讓白富美越來越沒規矩,總是胡鬧。

方芷文還要再說,贏商舞走了過來,揮手就抽在了她的臉上。

「你打我?」白富美怒了,抬手就要打回來。

贏商舞沒有廢話,反手又是一巴掌,這一次力量很大,抽的方芷文嘴角都裂開了,踉蹌了幾步。

「唐崢,她打我!」白富美知道自己打不過贏商舞,趕緊向唐崢求助,她覺得自己資歷比黑長直御姐高。

「商舞姐,她交給你了。」唐崢囑咐完,找了一塊布料,包裹住海盜船長的腦袋后,幾個箭步沖向船舷,跳了下去。

「你別怪唐崢,以你這種性格,絕對必死無疑。」贏商舞淡淡地看著方芷文,完全沒有在意她眼中的恨意。

「唐崢就是太爛好人,管她做什麼,反正死定了。」蔣修明朝著甲板上吐了一口口水,看著海鷗翱翔的天空,嘆了一口氣,「這一場,可以活下來的人屈指可數,儘力而為吧!」

「我不會死的,我還要抓到銀色木馬。」董梓萱無知者無畏,反駁蔣修明。

穿過人流洶湧的街道,唐崢先去了市鎮大廳,那裡是領取賞金的地方。

「你殺了海盜?跟我進來吧!」一個女秘書上下打量了唐崢幾眼,登記了一下姓名后,帶著他去見警察局長。

在五層的走廊內,唐崢等了足足十分鐘,依然沒有看到女秘書走出辦公室,正猶豫是不是直接硬闖,裡面傳來了急促的呻吟聲。

「尼瑪!」

反正都準備做海盜了,那還在乎什麼法律,唐崢走到房門,抬腿就是一腳。

砰,木質的大門直接被踹爛了,木屑亂飛,還夾著一個男人的怒罵和女人的尖叫。

「你是什麼人?」市長沒想到居然有人敢硬闖他的辦公室,氣的目瞪口呆。

女秘書衣衫不整,露著胸部,一隻***正在市長的揉捏下變換著形狀,下半身的裙子被撩到了腰間,露著兩條穿著弔帶絲襪的長腿,兩瓣肥碩的臀部正壓在辦公桌上。

看到唐崢進來,女秘書尖叫一聲,推開了市長,快速的整理衣服。

「滾出去。」市長臉色鐵青,朝著唐崢怒吼。

唐崢將布料包裹的人頭丟向了市長懷中,打量了他幾眼,看到那身肥肉,就知道沒什麼實力。

「這是什麼?」市長根本沒聽女秘書的彙報,看到她進來,就迫不及待的就要推到她。

「人頭!」

聽到唐崢的話,下意識打開包裹的市長看到了那顆死不瞑目的人頭,嚇的腿一軟,坐在了地上。

「趕快付我賞金,我很忙!」唐崢拔出了一柄匕首,磨了磨指甲,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你不會說沒錢吧?」

市長本來說沒有,可是看到唐崢的神態,立刻改口。

「有,還不快帶他去辦手續,拿錢!」市長朝著秘書大吼。

「不必了,我就在這裡等著。」

唐崢放秘書離開,也沒浪費等待的時間,用匕首頂著市長的下巴,詢問一些有關這個世界的情報。

大航海時代怎麼賺錢?當然是當海商了,但是這生意太耗費時間,一趟航路,就需要幾個月的時間。

唐崢可不認為木馬會讓他們玩這麼久,那麼剩下的自然是做海盜了,等在航路上,搶劫那些滿載貨物的海船,一定可以大賺一筆。

「你有沒有海商貿易線的地圖?」唐崢拿著匕首捅了捅市長的肚腩,後者頓時打了一個哆嗦。

「有,不過那些都是大致的航線!」市長暗道不妙,這傢伙不會是新晉的海盜頭子吧。

「別擔心,我是準備殺海盜,保護那些海商,非法的事情,咱不做。」唐崢笑了,門外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是士兵們趕來了。

市長還沒開口,就感覺肚子上的匕首用力了。

「你知道該怎麼做吧?」唐崢完全不介意給他開一個洞。

「還不快滾出去,他是我的客人。」市長大吼。

拿著火槍的士兵們面面相覷,可是不敢多問,退了出去。

「記得關上房門。」唐崢的鎮靜,讓市長都開始害怕了。

「你到底想要什麼?」市長決定談判,先保住小命。

「那些海盜頭子的頭顱會不會給你帶來聲望?」唐崢詢問,「別忙著否定,能航海的都是大商人吧,肅清了航路上的危險,他們肯定會感激你吧?」

「嗯!」市長點頭,因為那些海盜,商人們丟掉了不少貨物,天天逼著他下令,清剿海盜。

「這就好,你提供情報,我給你殺他們,怎麼樣?」唐崢循循善誘,「放心,我只在幕後,除了賞金,什麼都不要,名望全是你的。」

市長迅速的判斷著這個計劃的可行性。

「嘗試一下吧,反正你也不會損失什麼?」唐崢聳了聳肩膀。

市長點頭了,把那些大商人的情報都拱手送上。

女秘書這一次的動作很快,不到五分鐘,就把賞金帶來了。

那是一個大皮箱,裡面全都是一張張散發著油墨味的嶄新紙幣。

「那麼市長先生,合作愉快!」唐崢檢查完賞金數額,拿起一疊,塞進了女秘書的乳~溝中,然後提著箱子離開。

「要不要派士兵抓捕他?」女秘書嘴上向著市長,眼神卻是不由的瞟了一下胸前的紙幣,「真慷慨,又可以買幾件新衣服了。」

「不用了。」市長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棄了,對方這麼有恃無恐,肯定有底牌,「來,趴在桌子上。」

驚嚇過後,市長準備發泄一番。

「可惡的糟老頭子。」女秘書撩起裙子,趴在了辦公桌上,然後幻想身後站的是剛才那個走掉的英俊青年。

市長還還沒來得及下手,已經破掉的門再一次被踹開了。

「呼,性質真高。」於德業曾經在輪船上看到過的白人佛珠男吹了個輕佻的口哨,將一顆還滴著血的首級丟向了辦公桌,「麻煩你結算賞金,我趕時間,請快一點。」

女秘書這次有經驗了,忙不迭的竄了出去。

「看來有人比我快了一步,可以形容一下他的樣子嗎?」佛珠男坐在了沙發上,朝著市長做了一個請坐的手勢,「對了,麻煩來一杯紅茶。」

市長掏出了手帕,不停地擦著汗水,這個白人雖然一直在笑,但是比剛才那個青年,要可怕多了,渾身都是殺氣,似乎隨時都會掏出火槍,崩掉自己的腦袋。

十分鐘后,佛珠男離開,市長一下子癱軟在地上,他發現後背整個濕透了,至於享受女秘書的心情和能力,都被嚇的軟掉了。

唐崢踏入酒館,一股亂糟糟的聲浪和酒氣立刻拍向了面門,讓他不由的皺起了眉頭,他討厭這種地方。

十幾個傢伙眼神不善,打量著唐崢后,目光落在了他的皮箱上,貪婪的像一隻嗅到血腥味的惡狼。

「這裡可以買到情報嗎?」

唐崢叫了一杯啤酒,當女服務員過來的時候,他慷慨的送上了一張大額紙幣,人生地不熟,只能靠這種辦法來撬開對方的嘴巴了,當然,這種大手大腳的花錢法,也必然也引來覬覦。

「吧台左邊第三個男人,看到了嗎?他就是個情報販子。」服務員笑眯眯地指了指,因為對方給錢多,她多了一句嘴,「不過你要小心,他還兼職海盜。」

「謝謝,我如果向找一些膽大手狠的水手,去哪裡?」唐崢打量情報販子。

服務員的嘴巴立刻長成了一個『O』型,顯然猜到了唐崢的潛台詞,不過她並沒有害怕,那些海盜還不敢明目張胆的在城市中鬧事。

「這裡就可以,只要你出的錢。」服務員壓低了聲音,說完后匆匆離開了,她不想和海盜打交道。

「哪裡可以買到海船?」唐崢坐到了男人身邊,直接開口詢問,「價錢不是問題。」

「你懂不懂規矩?」男人白了唐崢一眼,琢磨他的來歷,結果下一刻,一隻手就抓在了他的頭髮上,狠狠地砸向了吧台。

砰,男人的額頭立刻破了,鮮血流了下來。

嘩啦,十幾個人站了起來,惡狠狠地盯著唐崢,顯然男人也是有同伴的。

「我這個人最討厭浪費時間,三分鐘,你如果沒有說出我想要的所有情報,那麼你會死。」唐崢將男人的頭扯了起來,「別忙著拒絕,你可想好了,就算他們事後為你報仇,殺了我,但是那時候你已經死了,還有什麼用?」

男人本來要放狠話,拒絕配合,可是唐崢的話,讓他改變了主意,是呀,只要活著,隨時都可以找他麻煩。

「想買船,就去船廠,只要你有錢,什麼都能買到!」


砰,唐崢又將男人的頭砸在了吧台上。

「我不喜歡被人耍,所以你還有一次機會。」唐崢重新詢問,「說吧,哪裡可以買到海船,要炮口超多的那種。」

一些人圍了上來,可是被唐崢冰冷的目光一掃,又停下了腳步。

「這傢伙絕對是一個悍匪。」

「又是一位新晉的海盜?最近海盜界越來越亂了。」

「我喜歡這種霸氣,海盜,就是得無法無天。」

「一個老頭,他有船!」男人被打怕了,趕緊開口。 「帶我去找他!」唐崢將幾張紙幣拍在吧台上,扯著情報男就要離開。

那十幾個人立刻圍了上來,就連情報男也開始掙扎。

「你想要的我都告訴你了,你還要怎樣?」

唐崢的回答很簡單,直接大耳刮子抽了過去,扇的情報男嘴角腫了起來,噗噗的吐出了兩顆牙齒。

「你沒有拒絕的權利,要麼服從,要麼死。」唐崢拖死狗一般,拉著情報男離開。

一個男人不想讓道,直接被踹飛了,砸翻了一張桌子。

酒館的打手出現了,只是看到唐崢要離開,就沒有出手,這種硬茬,能不招惹,還是盡量放過。

老頭的家在一個衚衕里,趕過去需要十分鐘。

這段時間唐崢也沒有浪費,詳細地詢問著情報男關於海上的信息,這傢伙根本沒機會說謊。

唐崢的聽力和觀察力太出色了,只要情報男一猶豫,或者是心跳加快,就是一頓毒打,嚇的不敢廢話。

「沒聽到嗎?去把海圖拿來,不然就等著替他收屍吧!」唐崢朝著後面跟著的男人們吼了一句,「不然我宰了他。」

唐崢本來還沒在意,可是看到那些男人驚慌失措,一直跟在後面,就知道自己抓了一條大魚,不管手中的男人是什麼身份,總之對他們很重要。

老頭的家住在一條破舊的巷子里,走過去需要十五分鐘。

「就是這裡?」看著眼前爬滿了爬山虎的破舊房子,唐崢皺起了眉頭,因為大門禁閉,外面站著幾個男人。


這些人雖然偽裝過了,但是脖子露出的防護衣證明著他們的身份,是倖存者。

看到唐崢到來,這些人立刻如迎大敵,都亮出了武器。

轟,唐崢頭頂白矮星,重力壓制全力輻射。

「陌生人,這裡不允許戰鬥,不然你不會從我這裡得到任何東西!」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出來,警告唐崢。

唐崢提著情報男,走向了大門。

一個征服者虎視眈眈的盯著唐崢,不準備讓開,反正這裡不讓動手,看他怎麼辦。

「找死!」唐崢才不管這些呢,重力束縛全力壓制他,抬腿就是一腳,不殺人,教訓一下總可以吧?

砰,征服者儘力阻擋,可依舊摔進了房間,雖然沒有受傷,但是面子大丟。

「把我的話當耳旁風的陌生人,這裡不歡迎你。」

倖存者門立刻開心了,只要把唐崢趕走,他就買不到海船。

「我有大生意找你,這個人攔著你發財,難道不應該教訓嗎?」唐崢進入客廳,就看到一個老頭坐在沙發上,正喝著茶水,對面是那個眉心有一點硃砂的印度女。

不等老頭說話,唐崢打開皮箱,直接將裡面的鈔票倒了出去。

「只有你沒有的東西,沒有我買不起的東西。」唐崢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盯著硃砂女,和老頭交談,「比起這種垃圾,我更適合合作。」


「大言不慚。」老頭雖然否定,但是看在錢的面子上,沒有計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