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109 Views

「我頂不住了!」

Written by
banner

周圍環境中基本沒有可供抽取的光元素,光球的光元素完全抽取自弗蘭克本人和魔化手套,弗蘭克的魔池轉化速度很快跟不上魔力的抽取,在眾人的防護圈中竭力支持了片刻。他大叫一聲,光球在他手中化成一顆耀眼的流星,瞬間和鬼面花交擊在一起!

圍攻的屍藤一下在半空中僵住,彷彿電影畫面突然定格!

下一秒,屍藤無力地揚起一道弧線,從末端開始化為無數沙礫,在半空中頹然落下!

「咔嚓——」

林安等人似乎聽到一聲似遠似近的破裂聲,以鬼面花為能源的結界再也無法支持,周圍的黑暗猶如一層蒙了黑色窗紙的玻璃,碎成無數塊。黑色一塊一塊剝落下來。

「不好,這裡要坍塌了!」

不知是誰驚慌失措地叫著,連聲音都扭曲了。

凝聚著負能量的黑暗碎塊從頭頂落下。紛紛擊在眾人的護罩上化成點點黑色煙氣,儘管支起護罩耗費的能量巨大,但誰也不敢去親身嘗試一下讓這些不明碎塊落到身上的後果。

「快跑!」丹尼斯法師失聲驚呼。

「可是我們還沒確定法陣中樞也沒有完全被破壞!」

約翰姆毛髮豎立,如一頭雄獅怒吼,但實際上他身上的鬥氣罩卻是最單薄的一個。最後還是林安丟了塊防禦符文石給他。

「已經完全被破壞了!」在能量這麼紊亂的環境中,也唯有林安的感知能夠確定情況了,「快跑!這個結界支持不了多久了!」

約翰姆再沒有反對的意思,眾人飛快地循著已經逐漸從剝落的結界缺口中露出冰岩的道路向出口狂奔,各種鬥氣和加速飛行法術再不吝惜。

逃跑中的眾人沒有注意,一塊不起眼的暗紅色結晶從鬼面花的殘骸中飛出。迅速靠近落在隊伍後方的林安,沒入了她的衣袖中。

林安的身體被一層淡白的水汽包圍,和雙臂化成鳥翼的西德尼后發先至。搶先衝到密門之前。

一道夾著一個白色光點的半透明紅色光柱光芒從林安袖子里飛出,迅速擴成一道四尺寬的出口,白色光點先行,林安和西德尼隨後毫無停滯地衝出密門。

夾雜在紅色光柱中的白色光點衝出了密門,直直落到某樣幾乎已經被雪埋沒的東西上。

地上的污穢的雪像開了一朵花。爆起一個純白的光環,將密門外擠擠挨挨的無數亡靈推擠到一邊。恰好清空出一大片落腳的地方。

光環的光元素無比凝聚,並沒有多少殺傷力,只是最前面實質接觸到光環的骷髏身上冒出陣陣黑氣,在後面亡靈的推攘下不停地向內圈壓迫。

「葬坑外的全部亡靈基本都在這裡了吧!」

林安環視一下周圍適量不下一千、但種類都只是低階骷髏和殭屍的亡靈,在無數森冷貪婪的靈魂之火的注視下,深呼吸了一下周圍惡臭卻不再是純粹負能量的環境,手裡一捏咒語:

「爆!」

半徑一丈的光環頓時炸開,又清出了一丈半徑,半徑外的那些行動遲緩的骷髏呈外放方向倒伏,空洞的眼孔中靈魂之火黯淡不少,然後一邊鍥而不捨地試圖拼湊起散落的骨頭,一邊向林安等人的方向繼續爬過來。

有了林安的這一下遲延,其他人也全都從密門中衝出,不必在出來的那一剎那就措手不及地碰上包圍在外面的這些骨頭和干肉架子。

弗蘭克法師愕然看著林安那個光元素光環的爆炸效果,來不及詢問林安什麼時候在密門外布置了個魔法陷阱,愕然道:

「這個光環爆炸效果怎麼這麼低!」

正常情況下,那些骨頭架子根本就不會有重新拼湊起來的機會。

林安臉色凝重,面無表情地看了看天空。

倒是西德尼平靜地回答了弗蘭克的問題:

「現在正是午夜。」

冰谷上方被濃重的死氣,幾乎不透光,大家一路用各種光系法術照明殺敵,又剛剛從一片黑暗的結界中衝出,到不覺得冰谷的的亮度和之前有什麼區別。

而西德尼是死靈法師,雖然不像這個法術派系的分支亡靈法師那樣有著光元素這個絕對弱點,但出於負能量對極端正能量的敏感,他一出來就察覺了時間的變化,因此對現狀毫無意外。一邊回答一邊還不忘記釋放法術。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這裡怎麼聚集了這麼多亡靈?」克魯姆法師在施放法術的間隙急聲道。他釋放法術的咒語短促,手指和法袍上墜飾的各種寶石連連爆開,顯然已經不打算繼續隱藏實力。

當然其他人也是如此,因為現狀已經沒有讓他們留手的餘地,一千多骷髏殭屍密密麻麻地圍攏著十四五人的小圈子,單是數量就看得人頭皮發麻。

而林安等人連番大戰,情況最好的一個,也已經消耗過半,一個擋在前面的親衛的鬥氣越來越黯淡。眼看就要被破開防護圈,約翰姆挺身堵住缺口,同時塞過一瓶綠色的藥劑和一塊孩童拳頭大的魔晶。

「萊姆斯。快喝下去,儘快回復!」

「『猩紅之冷血』,這是加快鬥氣恢復的藥劑,那麼他身上肯定還有以生命力換取爆發力的『猩紅之熱血』!」

眼尖的林安瞬間判別出藥劑的種類,意識到約翰姆背負秘密任務。為了能讓眾人支持更久,身上肯定帶了不少加持狀態的藥劑。

正在這時,另一個親衛開始滿面猙獰,大叫道:「隊長,我……不行了!」

「貝克,撐住!」

約翰姆畢竟只有一人。不用鬥氣憑藉技巧抗住壓力已經是他的極限,那裡還能如同以往戰場上那樣無所不能。

眼看那個叫貝克的親衛已經抵禦不住,即將被伸過來的數只骨爪撕碎。約翰姆看得目眥,一柄細劍從斜旁伸來,撐住岌岌可危的防線。

持著細劍的手屬於費斯。

但眾人並沒有鬆口氣的機會,因為外圍的親衛接二連三到達強弩之末,一個個缺口幾乎令防線撕裂。

被冰冷麵具遮擋的面容看不出表情。但手中的細劍在舞動中發揮出驚人劍技,在空中劃出條條殘影。最極限時候甚至一劍揮出近二十條殘影,劍氣縱橫一丈之內,發揮到極致的劍技令費斯幾乎獨擋了防線的一面。

但費斯這樣的爆發,無疑消耗也極為巨大,沒有被面具遮擋的四分之一皮膚逐漸變得蒼白,在負能量充溢的森冷環境中,費斯頭上卻冒出了陣陣白色的水汽——這是一個武者將實力發揮到極限的外在表現。

在武者們全力維持防線穩固的時候,裡面的法師也沒有閑著,一個個捲軸和符文石被激發,法術的聲光交相輝映。

「不行,外圍還有亡靈在補充!」

丹尼斯法師顫抖著嘴唇,在發覺那混跡於一個個身強體壯的殭屍之中的是什麼之後,嘶啞的聲音近乎絕望——

「是屍巫!有屍巫在用光環加持亡靈!」

眾人一陣絕望。

十五人之中,半數以上的人已經不是第一次輪換替補,有三四個親衛已經是第二次使用「腥紅之冷血」,但任何能夠在戰鬥中同時加快能量恢復的東西,都極為珍惜罕見,即使是約翰姆手中,也並不剩多少了。

而法師們除了有魔液這種等級的瞬回藥劑的,其他加快恢復的藥劑根本不起作用,周圍環境中的自由元素如此之少,法師們只能一邊施法,一邊拿著魔晶汲取,然而魔晶中的能量駁雜,大大增加了法術反噬的概率。

眾法師在生死壓迫下,也只能謹守50%的吸收底限,即使如此,也很有可能在過後留下相當大的後遺症,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重新純化魔力。

「琳法師!」

眾人都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約翰姆見林安遲遲沒有使用那件底牌的跡象,眼看包圍圈內層的低級亡靈逐漸被殺清,後面的長著長長利爪的劇毒殭屍湧上來,終於忍不住出聲叫起來。

(未完待續)

PS:屍巫……嗯,就定位上,大家可以想象成亡靈中的法師,算是低級亡靈的升階兵種,有基本的智慧和指揮低級亡靈的能力,能釋放光環和低級法術,類似亡靈中的中級法師。 「琳法師!」


轟!轟!轟!

火焰箭在劇毒屍群中爆炸,能將耳膜震裂的巨大聲浪掩蓋住了約翰姆的呼喚,人們只見他嘴唇翕動,看向林安,卻沒聽得出他那聲呼喚中的祈求和希冀。

釋放完一個大招的林安臉色蒼白,手臂微微顫抖,從表面看,她的魔力似乎也將近枯竭,一貫平和冷靜的表情因為激烈的戰鬥而略微扭曲,口中飛快地說著什麼。

等大家的聽覺稍稍從巨震中恢復,只聽到林安略微嘶啞的聲音說道:

「……情況已經無法逆轉,我們趕快撤退!」

「可是大人命令我們……」堪培拉下意識失聲反對。

林安立即打斷他,趁所有人還沒來得急冷靜思考,疾言厲色:

「你還沒看出來嗎?開頭那些亡靈被當成炮灰,目的是拖住我們!

——現在葬坑的亡靈已經有觸出動的跡象,如果我們能及時突圍出去,對大軍警示亡靈的夜襲,遠比我們在這裡坐困更好!」

頓了頓,林安立即緩和了一下態度,說道:

「堪培拉閣下,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如果這些亡靈為了夜襲而出谷,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只要順利將大部分亡靈軍隊拖在谷外,那麼轉化法陣中樞將不會在此戰中起任何作用,我們與亡靈作戰的最大恐懼,就消失了!此役必勝!」

疾風暴雨的語言攻勢之後,她深呼吸一口氣:

「機不可失!戰場形勢變化莫測,我們必須及早出谷告知軍情,不然就遲了!」

聽過這些分析,無論是打算以死相殉完成任務的親衛們,還是早有逃離之心卻因為各懷心思而沒有提出的法師們,臉色都是一亮!

「外面只有空蕩蕩的大營。哪裡還可能有什麼大軍!」


激烈的戰鬥中,約翰姆沒有機會說出這個林安與他都心知肚明的事實。菲利普面無表情,手中地不停施法,很難從表面上看出他在想什麼。

猛力招架開一個劇毒殭屍伸過來的毒爪,狠狠將其推倒,連帶壓倒殭屍身後的一片同類,約翰姆偷得一絲喘息之機,回頭逡巡一下眾人神色,知道所有人都已經被林安的一席話所打動。

這時,他才意識到了林安不肯拿出那張最後底牌的原因:

在這樣近乎沒頂的激烈戰鬥中。人心之中對求生的慾望才會最大程度爆發出來。放棄任務,其實已經是人心所向,林安再拿出一個足以打動人的合理理由。那麼連一心為任務殉死的堪培拉等人,也不會堅持下去!

約翰姆對上一束冷冷的目光,目光主人墨黑的瞳眸中是不見底的冷靜深沉。

約翰姆明白,這是林安對他的警告,如果他不按照她的計劃行事。甚至企圖說破事實的話,那麼她會毫不猶豫地放棄這裡所有人的生命——但不知道為什麼,儘管眼前情況已經惡劣到極致,並且立場相反,約翰姆卻無端對林安兩人有著某種說不明的信心,感覺林安一定有辦法將眾人保全。

「算了。如果她不肯將那東西拿出來,留在這裡,也只是讓弟兄們送死而已。還不如追上大軍,將這裡的消息及時送給大人。」

約翰姆想道。

「該死!不要放火了,這些殭屍體內有劇毒!」菲利普怒喝著。

他左邊克魯姆法師面前那一片劇毒殭屍身上燃起大火,一股令人暈眩的惡臭毒氣隨著烈火的擴散瀰漫出來,烈火殭屍後方。傳出了混在殭屍中的屍巫那森寒的桀桀笑聲。

林安不得不再次撕開一個「群體抗毒光環」的捲軸。

但即便如此,一個親衛還是雙拳難敵四手。被一個滿身是火的劇毒殭屍突破了防線,僥倖後面還有法師及時施法補防,而旁邊的親衛也及時將那個差點被拖進屍群的同伴搶了回來。

形勢,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候!

眾人的戰力已經到達極限,越到後面,亡靈那種不畏死亡的特性就會越發顯現出來,戰死的同伴還可能會被轉化還曾敵人的一員,正是因為這樣的特點,才令當年的亡靈大軍成為戰場上人族最深的夢魘。

「逃!趕緊逃!」

林安大喝著,說話的同時,一個飛行術直接飛到空中,下一秒,在眾人大叫小心的驚聲中,十多個朦朧的影子直接朝她撲過去,口中發出凄厲的尖嚎,空氣中泛起無形的波紋,集中向林安!

——「怨靈尖嚎」!

「等你們很久了呢!」


飛在空中,長長的法袍在狂風中烈烈飛舞,林安獰聲冷笑。

底下眾人也不知道她做了什麼,只見那些在昏暗光線中幾乎完全捕捉不到的怨靈在進入林安半丈之內后,陡的顯出身形,彷彿是無形絲線牽住的木偶,滿是怨毒的蒼白面孔上露出驚恐失措的神色——

下一秒,林安身體周圍像捲起了一場無形的風暴,十七八個蒼白的怨靈在一照面之間,千刀萬剮般被絞成碎片,紛紛落下,到了中途就完全化成負能量消散了!

下方眾人瞠目結舌,防禦時不由慢了一拍,所幸那些驅使劇毒殭屍的屍巫似乎注意力也被林安在半空的戰鬥吸引,放鬆了攻勢,否則立即要釀成大禍!

「看什麼,法師趕緊上來!武者變陣!

縮小防護圈,以費斯閣下為箭尖,馬上突圍!」

林安看向下方,厲聲喝道。

「可是……」

菲利普神色變化萬千,急轉直下的情形令他完全弄不清林安的意圖。但他身邊的克魯姆法師等人已經立即聽從林安命令,紛紛飛到了空中。

西德尼更不用說,在林安升空之後,他也立即釋放了化形咒,將雙臂化作了翅膀,巨大的羽翼邊緣似乎附著了某種法術效果,一翅膀劃過去。輕易將一個怨靈撕裂開來。

屍群後方有十多處發出了憤恨的尖銳厲嘯,下方的屍群立即加大了攻勢,與此同時,又有幾十個朦朧的影子從屍群後方浮起,向空中的法師們撲來,他們身後,屍群中一陣騷動,似乎有什麼隱而未動的強大亡靈開始現身了。

林安似乎沒有察覺那裡的異動,不退反進,向撲來的怨靈迎去。那些怨靈像是撞到了一堵無形的牆,甚至連屍巫釋放的瘟疫毒霧,在靠近林安之後。也被林安身邊的無形力量碾碎!

一時之間,林安竟然牢牢吸引了十多個屍巫的仇恨,並且以身化為屏障,將眾多怨靈死死擋在眾人近身範圍之外!

如果不是這一幕發生在不容分心的戰鬥之中,林安這樣以一己之力阻擋不十倍於己之攻擊的壯舉。會將眾人震撼到五體投地!


「馬上走,我和西德尼斷後!」

林安面容上已是一片猙獰,青筋根根浮起,雪白的面容失去了平日的美麗,但在眾人看來卻彷彿蒙上一層聖潔的光芒。

林安緊咬牙關,沉聲喝道:「你們儘快突圍。把消息送出去!!……」

見眾人似乎還有猶豫,她終於暴怒:「滾!我和西德尼有辦法突圍!!」

「……琳法師!埃爾維斯法師!」

堪培拉的聲音無比嘶啞,甚至略帶顫抖。他身旁的親衛們的戰鬥極為激烈,卻彷彿一下被激發了某種力量,在屍群強大的攻勢下完成了陣型的轉換!

菲利普法師也飛到了空中,由於林安和西德尼阻擋了亡靈來自空中的所有攻擊,他們飛在空中不但降低了親衛們的防禦壓力。而且還能對下方進行有效的施法守護!

於是一念之間,僅僅是林安兩人的一次變招和自我犧牲。一行人從瀕臨覆滅的危局中脫困,甚至看起來已經有了脫身突圍的希望!

費斯站在陣型箭頭位置,面具下的眼眸深深回望了空中背對他們的一高一矮兩個背影,狠狠向頭頂法師用法術辟開的一個缺口衝去——

突進的衝鋒陣型中,約翰姆收回自己極度複雜的目光,耳邊響起林安升空之前悄然向他傳出的傳音:「我會讓您看到我的誠意和實力!」

——約翰姆已經分不清楚,這位琳法師到底是欺世盜名的偽善者,還是懷有絕大魄力和勇氣的正義之人,但現在唯一可以猜想的是,這一次被迫的分離,絕不會是他最後一次遇到這位奇特而不可思議的女法師!


約翰姆回過頭,舉起手中崩出無數缺口的長劍,嘶啞而高昂地喝道:「衝鋒!」

「衝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